KR6i0522 佛說道神足無極變化經-西晉-安法欽 (master)




《佛說道神足無極變化經》卷第三


西晉安息三藏安法欽譯


於是月星天子語月天子言:「如是菩薩學,名
為學菩薩。」復問:「何所是菩薩學?」


報言:「天子!
菩薩學於菩薩,於是無身無身行、無口無口
行、無意無意行,是為菩薩學。菩薩於身無所
學亦無所獲,亦無所失亦無所亡,如是,天子!
菩薩學。」


復言:「天子!如是學,為如來所授決耶?」


月天子語月星天子言:「不。作是學者世尊不
與決。何以故?不念於是學、不念有所說、亦不
念我、亦不念有所求、亦不念我有所學,是名
為學。語分部於世不合會、其有言我作是學,
為不諦、為非說,不念言有我;亦不言是諦;亦
不言我是菩薩學。」


復問:「若有幾事,天子!得審
諦報住?」


答言:「於所願常高舉而不下亦不中
間,於願常在心未曾休懈,雖有是而不作是
[003-0808c]
法,為最是法,不如於是法審諦覺知,是名為
住,為審諦住。」


復問言:「天子!持何所法得如來
授決?」


報言:「不於凡人法有所捨,亦不於佛法
有所得,用是故如來授決。天子!如是法無所
捨,於是法無所得,我以是故為如來所授決。」


復問:「如是,凡人為皆授決。何以故?如者不捨
凡人,亦不捨凡人法,於佛法亦無所得。」復言:
「天子!何因緣為凡人法?」復言:「法空,法界亦空?」
復言:「天子!何因緣為佛法如者拘利佛亦如?」


報言:「天子!能於虛空界、於法界,能有所捨不?」
報言:「天子!不於如如者於拘利佛為可有所
得?」報言:「不久。天子!如是天子!次第說,於
凡人法無所捨;於佛法無所得。用是為如來
所授決。」


復言:「云何於空界、法界,於如、於拘利
佛,從是得決耶?」


報言:「天子!不爾。」


復問言:「云
何,天子!於空界、於法界、於如、於拘利佛,於是
不得決,餘諸佛復從何所得決?」


報言:「怛薩如、
受決如,空界、法界怛薩拘利佛。如是天子!法
乎法如此,法乎法也如是授決,是為受決。為
得決已,不離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不離阿
惟三佛。」


於是月星天子前白佛言:「世尊!是月
天子逮得深慧,所說乃爾?」


佛言:「如是說法,天
子!菩薩為逮得忍,若求索、若發遣;若於一切
諸法界,若說、若有所說,不能於法界有所見,
不能有所語,亦不能有所傳。何以故?於法界
無所語亦無所說:如是法界、如是人界。如是
人界是為佛力處,如是佛力處一切諸法如
是!如是天子!如是菩薩為如法住,如是住不
復信餘事,亦不隨餘事,如是者當復因何等令
[003-0809a]
佛有所說?」


爾時賢者大目揵連於釋提桓因
宮紫紺殿上,為諸天子眾說法。爾時大目揵
連從座起便彷佯,心念言:「如來、無所著、等正
覺在此,閻浮提為已空。閻浮提有無央數人
飢虛,欲作功德,不見佛、不聞法,於所作為轉
減。」於是大目揵連作是念已,持天眼遍視閻
浮提,便見佛、如來、無所著、等正覺在萍沙宮
中食,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。是時大
目揵連復自見在佛左而坐,自見身形被服
坐在佛邊無有增減,復自思惟:「得無世尊還
閻浮提?」復更視巴質樹下,見佛世尊與無央
數諸天眾圍繞而為說法,見舍利弗坐佛之
右,自見目連與諸比丘坐佛之左,復與大比
丘俱。


於是賢者大目揵連見甚大可怪:「諸佛
世尊所作為不可思議,諸佛世尊為威神為
大,為能為大,分於閻浮提說法如故,而不
斷絕於第二忉利天上為諸天說法。」


爾時大
目揵連復大疑怪,復更諦視。見佛在舍衛祇
洹給孤獨園,與無央數眾圍繞而為說法。復
自見在於會中如其像貌,舍利弗、摩訶迦旃
延、分耨、須菩提、離越賢者、子劫頻奴,一切諸
大弟子眾皆悉見,如在舍衛、如在羅閱祇、如
在忉利天。


於是大目揵連復重思惟閻浮提,
復見迦維羅衛大國尼拘類,見佛從尼拘類
園出,入迦維羅衛大國而行分衛。復見比丘
形像如目連,於是復見佛在維耶離大國與
大比丘眾俱,至離垢月童子家飲食。目連復自
見色像貌與大比丘眾俱,於是大目揵連見
佛在波羅柰大國從分衛還,自見色像貌亦
[003-0809b]
在其中。復思惟遍視閻浮提,所在處皆見有
佛,若樹下、若巖石間,及閻浮提地上佛悉遍
滿,皆見佛、比丘僧俱圍繞。若干百千所在、聚
落皆悉遍見。


於是目連重復甚大疑怪?更思
惟已,持天眼視欝單曰,見佛與比丘僧俱受
食,亦自見身在其中、亦見餘弟子。復視弗于
逮,亦見佛在大身眾人中而為說法;於拘
耶尼地亦復如是,見佛世尊坐禪,無央數千
眾皆見,為佛作禮。諸弟子眾亦各各隨其色
像貌而坐三昧三摩越,亦自見身在其中。



是目連倍復疑怪?復坐思惟地上諸神,於是
復見佛與諸弟子眾,亦復自見在其中及眾
弟子,如是虛空中諸神亦見佛在其中,為虛
空中諸無央數百千諸天而為說法,亦自見
身與眾弟子在其中。如是第一四王天、上炎
天、兜術天、尼摩羅提天、波羅尼蜜惒耶拔致
天,乃至梵天遍視,復見佛在梵天與無央數
百千梵天圍遶而為說法,亦自見身色像貌,
及一切眾會者皆悉如大目揵連,神足變化
在所作為皆悉爾,自見在中為一切而說法
皆如目連。復變諸會者皆如舍利弗比丘,智
慧光明於大眾中為師子吼。如是比各各自
以慧力為說大弟子法。


於是大目揵連驚怖
衣毛為竪甚可怪,踊躍歡喜則生善心,三反
自稱譽言:「乃爾乃爾!諸佛世尊甚大可怪,無
罣礙行所作亦甚可怪。」大踊所成歡喜踊躍,
五體投地讚歎言:「南無佛!」


爾時聞大音聲響,
忉利天皆為震動,於是無央數百千天聚會,
俱到佛所白佛言:「唯,世尊!何因緣有是大音
[003-0809c]
聲,感動是地乃爾!所問如是。如來!」


佛言:「如是
天子!大目揵連於佛大地踊躍自歸,五體投
地,感動使爾!」佛言:「如是天子!是比丘目連當
自來問於是。」


比丘目連起住,疾疾往到佛所,
前以頭面著佛足,遶佛三匝已住佛前,叉十
指為佛作禮。是時目連於佛前說偈言:


「 「持力不可稱,
 佛為已逮得;
 如佛之所行,
 世雄難思議。
 垢垢已離三,
 心意皆已調;
 天人之中尊!
 一切所供養。
 雖有百千日,
 滿於虛空中;
 盲者無所見,
 盲者不蒙光。
 十力放光明,
 弟子因所見;
 一切諸弟子,
 不能及佛明。
 從胎盲無見,
 弟子行亦爾!
 不能知佛慧,
 亦復不能持。
 雖有信受是,
 如來之法教;
 於是無能知,
 不及尊所行。
 譬若如大海,
 欲比牛跡水;
 其德如須彌,
 喻之於芥子。
 如日之光明,
 寧與螢火等;
 佛世尊之德,
 弟子不能及。
 不可以須彌,
 方之譬芥子;
 日月之光明,
 比之於螢火;
 比之牛跡水,
 不可以大海;
 比之於弟子,
 不可以菩薩。
 譬若如盲人,
 以比有目者;
 若復有乞人,
 以比遮迦越!
 譬如月光明,
 比之以星宿;
[003-0810a]
 如佛世尊德,
 弟子不能當。
 在於人間行,
 復現須彌頂;
 所現譬如幻,
 一切蒙福祐。
 不知佛在彼,
 我憶天下空;
 不復得見佛,
 及與比丘僧。
 我於此宮舍,
 常止坐其中;
 為諸天婇女,
 教誡說法事。
 便自以天眼,
 觀視閻浮利;
 即見諸百國,
 謂之無福地。
 思惟是天下,
 便即見世尊!
 在於羅閱祇,
 與弟子共食。
 在萍沙王家,
 處於大宮中;
 與諸眾會俱,
 眷屬而圍遶。
 在於是見佛,
 譬視氷山雪;
 自見目連身,
 住止在佛左。
 又見舍利弗!
 侍在佛之右;
 并復及於餘,
 一切諸弟子。
 我自憶呼佛,
 下在閻浮利;
 還在忉利天,
 佛故在其處。
 於是熟自視,
 止在忉利天;
 諦復自思惟,
 處在閻浮利。
 又復見世尊!
 在於舍衛國;
 坐於大眾中,
 一切廣說法。
 亦復自見身,
 在於大會中;
 亦見舍利弗!
 及與諸弟子。
 復現於釋種,
 現行而分衛;
 見在維耶離,
 而行受人食。
 現住波羅柰,
 行步而出入;
 諸有所在處,
 皆自見其身。
[003-0810b]
 現到欝單曰,
 與諸弟子眾;
 共行而分衛,
 見到阿耨達。
 亦現在於彼,
 與其弟子眾,
 皆坐而共食。
 又復見世尊!
 現至拘耶尼,
 復在弗于逮,
 為無數拘利,
 而為說其義。
 皆自見目連!
 在彼作變化;
 自現神足力,
 示人本所行。
 於是諸地神,
 見其所居處;
 虛空諸神天,
 為之理法事。
 皆悉具示之,
 今覩無上法;
 在於四王天,
 皆為說正法。
 於炎天所見,
 亦復悉如是!
 見在兜術天,
 亦復見魔天。
 現於尼摩羅,
 波耶尼蜜天;
 悉見諸弟子,
 并及與世尊!
 在於梵天上,
 所見亦如是!
 為諸拘利梵,
 皆為其說法。
 於是自見身,
 遍在諸梵中;
 一切餘弟子,
 其眾皆如是。
 前諸過去佛,
 所行皆如是;
 經行及與樹,
 若龕及臥處。
 於是皆悉見,
 無數諸法王;
 其如是比類,
 皆如釋師子!
 我自在是間,
 所見甚可怪;
 其所見法事,
 雄特無過是。
 諸佛之世尊!
 可怪放光明;
 乃作是變化,
 神足中最尊。
 在於忉利天,
 說法不往來;
[003-0810c]
 悉遍閻浮提,
 處處皆悉見。
 國邑與郡縣,
 聚落及餘處;
 常等讚歎之,
 為其而說法。
 如我之所覩,
 為皆見世尊!
 并見諸弟子,
 為皆得寂定。
 大拘路拘路,
 復及與離越;
 迦旃延、分耨,
 及與大迦葉。
 我皆為已見,
 諸佛世尊跡;
 無數所讚歎,
 聞之若如海。
 於是悉自見,
 其身皆在中;
 無央數之德,
 其場聚如是!
 如是大音聲,
 為在須彌頂;
 以是禮世尊!
 其德難思議。
 恐怖求自歸,
 衣毛為之竪;
 今願持五體,
 頭面自歸禮。
 如是大音聲,
 普周無不聞;
 諸是三千界,
 皆為大震動。
 在於須彌頂,
 廣放大光明;
 我亦於是住,
 皆悉而遍見。
 我於是驚怖,
 疾疾到佛所;
 時即便往詣,
 前見人中尊!
 而問於是法,
 恐懼心所怪;
 皆施行何等?
 能作是變應。
 何所是佛事?
 惟願為說之。
 如是閻浮利,
 天上亦如此,
 於東西南北,
 四面俱皆是;
 若在於梵天,
 虛空亦復爾!
 我自呼有德,
 施祐謂為益;
 自恃得道時,
 神足為無比。
[003-0811a]
 我求甚使疾,
 焦燒道根本;
 違失如來行,
 遠離於佛慧。
 於是自思念,
 是心無解脫;
 本造當如是,
 發心求佛道。
 今悔無所益,
 於行為了盡;
 諸情悉已斷,
 於佛法無益。
 譬如人入海,
 行採求眾寶;
 捨摩尼不取,
 而更求污泥。
 自察如我智,
 并復及餘人;
 棄於世尊行,
 而反求弟子。
 若疑有懈怠,
 是行不得佛;
 精進發道意,
 合會諸善德。
 如是勤苦行,
 可得過三界;
 其能作是行,
 佛慧可疾得。
 惟願稽首禮,
 歸命諸世尊!
 其有逮得是,
 持最尊佛慧。
 能現無極變,
 獨有釋師子!
 諸有見聞者,
 疑惑為永除。」」



爾時佛讚賢者大目揵連:「如汝境界能視能
見。復次目連!如諸佛世尊境界不可思惟,
令一切人及蜎飛蠕動,皆得辟支佛,都合會
是智、共消息,不能知不能見,何況汝一弟子
而欲計量知是?一處之所作尚不能知,況佛
境界而欲得知耶?如是目連!復次當來輩皆
共聚會,是輩聚會已,共坐一處視道變化,如
是如來等正覺變化現道神足,名為道變化、
神足變化、無極變化,法言所說。」


目連則言:「如
是。世尊!」賢者大目揵連聞佛所說已,自見身
在蓮華上,放身光明而在梵天,自於其處所
[003-0811b]
語,四天下皆聞。於是目連說偈言:


「 「佛出於世間,
 甚為難得值;
 無數億百千,
 難計拘利劫。
 譬如優曇鉢,
 其華甚難值;
 如是佛難見,
 世尊過於是。
 譬之若尊王,
 飛行遮迦越;
 常而有神足,
 福德力亦爾!
 其子有千人,
 七寶皆悉具;
 往到於佛所,
 聽受上法言。
 梵天與帝釋!
 所欲得自在;
 若欲樂天上,
 復樂於人間。
 五樂以自娛,
 恣心歡喜樂;
 往到法王所,
 一切可得願。
 若能有棄離,
 一切諸愛欲;
 到於泥洹寂,
 如服甘露味。
 其欲逮無極,
 得最神足力;
 當詣世雄所,
 聽受上法言。
 若有辟支佛!
 及與諸弟子;
 於是兩足中,
 佛為最尊上。
 降伏於魔王,
 并及諸官屬;
 當往到如來!
 見於法之主!」」



於是大目揵連發起無央數那術億百千天
子,欲界、色界疾疾各以所有天華、天香、天傅、
飾華、天澤香,皆持欲往到佛所,各持是華供
養散於佛上,以頭面稽首禮佛足,却住一面。
於是目揵連以神足力聚會諸天眾共在一
處已,便往到佛所,前以頭面著佛足,皆却住
一面。


佛爾時語目連言:「目連!聽我所說道神
足變化無極法言。」於是目連受教而聽。


「復次
[003-0811c]
目連!三千大千剎土,百億日月、百億大海、百
億須彌山、百億四天下,是名三千大千世界,
為一佛剎。於目連意云何?呼一閻浮利謂我
於是中得道?目連!莫作是視。何以故?目連!
於一切四天下,隨其所願上中下而為說法,
知誰當得阿惟三佛、誰在母腹中、誰在兜術
天、誰復般泥洹,皆悉知。


「復次目揵連!於是三千大千剎土東方,去是
四天下,萬二千四天下。其四天下世界名無
塵,有佛號字比羅耶摩提晉言:如鏡明無垢,今現在說
法。復次目連!彼四天下世界人民無婬、怒、癡,
常親近道法,樂聽受奉行;彼有求菩薩道者,
少求辟支佛道者,求弟子行者甚眾多。


「復次
目連!彼佛(如鏡明無垢)一一所說法,九十九
億人解弟子乘,於彼不說沙門之四德,不如
是聞說沙門之四德。何等四德?須陀洹、斯陀
含、阿那含、阿羅漢。


「復次目連!彼世界人在一
坐,皆得六通之證,逮八惟務禪,皆自念知為
脫於生死,歡喜踊在虛空中,去地七仞,坐於
虛空便般泥洹,身中出火還自燒身,亦無有
骨亦不見灰,都無所有。如是目連!彼佛現在
說法,寂然度人、寂然般泥洹。彼世界無取無
與,若飢渴,所念飲食皆自然在前,衣被服
飾譬如忉利天上。若起若滅若生,不因母人
胞胎生,無有女人,因福自然而生。其地皆作
黃金色。


「復次目連!彼佛如來國土,人民壽五
百歲,有長有短。於目連意云何?能知彼佛(如
鏡明無垢如來)不?」


目連則言:「不知。」


「彼土如來
則我身是!我於彼間以法而教導。如是目連!
[003-0812a]
如是比名為道神足無極變化也,一切弟
子、辟支佛皆悉過其上。


「復次目連!於是三千大千剎土南方,去是萬
八千四天下,世界名羅陀那三披晉言:寶等有世界,其
世界有三寶(黃金、白銀、水精),彼世界佛號羅
陀那揵頭晉言:寶品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,今現在而
說法。如是目連!復次彼佛如來為辟支佛行
者說法,彼佛世界少菩薩、弟子。行者於彼剎
沒,生於空無佛處,於彼處皆當得辟支佛。於
目連意云何?知彼佛(寶品如來、無所著、等正
覺)不?」


目連言:「不知。天中天!」


佛言:「則我身是!
我於彼間說法以教導人,如是名為道神
足無極之變化也。一切弟子及辟支佛去佛
甚遠。


「復次目連!於是三千大千剎土西方,去是四
天下二萬二千四天下,其世界名羅陀那質
晉言名:寶意,其世界有七寶(黃金、白銀、琉璃、水精、
瑪瑙、赤真珠、車渠是為七寶)。如是目連!彼
世界以寶為樹,其經行處皆寶,以寶為交露
帳,以寶為欄楯,皆以雜寶而挍莊之,以寶為
浴,池中有八味之水,食飲皆自然,念便自然
至,譬如兜術天上諸天被服、飲食,彼土人民
亦如是!彼國土不聞母人,亦不見母人;亦無
有母苦生者;亦無男子、母人合會者;亦無婬
泆於欲;亦不婬泆於財;亦不婬泆於懈慢;亦
不從胞胎生。彼世界一切人,生皆從蓮華藏
化生於彼。目連!復次寶意世界,佛號寶等有
如來、無所著、等正覺,於彼說法。彼佛如來不
說餘事,純以菩薩篋藏令一切發三菩心,令
[003-0812b]
不可復計阿僧祇人皆得無所從生法忍,復
不可計阿僧祇人皆受決,當為阿耨多羅三耶
三菩。彼佛世界無有弟子、緣一覺行者,皆悉菩
薩,亦無有恩愛,心亦不念,滿彼四天下。彼
國如來壽八萬四千歲;其土人民壽亦如是,
有長有短。彼國人壽盡,不墮三惡道,不生邊
地。彼國菩薩若於是壽盡,倍復生清淨剎土,
面見諸佛世尊!於彼天若天龍、揵沓惒,其心
不念一等無異,皆有薩芸若意。諸天龍、揵沓
惒,雖有是名悉願同一,雖若干智等以無上
智,若諸天龍、揵沓惒,若人,常服於智。如是,於
目連意云何?彼寶等有如來現在說法,汝知
不?」


目連言:「不及。天中天!」


佛言:「彼佛則我身是,
我於彼間以法而教導。如是比名為道神足
無極之變化也。非是羅漢、辟支佛所能及知。


「復次目連!於是三千大千剎土北方,去是四
天下世界三萬六千四天下,名無恐懼世界。
其世界有兩寶(黃金、白銀)。彼佛世界,無泥犁
身、無畜生身、無餓鬼,不畏生邊地。於彼無有
虧戒者,於所見亦不毀;亦不虧種姓;亦不於
餘道及尼揵波惒而有所信知。彼,目連!無恐
懼四天下世界,佛號無畏與如來、無所著、等
正覺,於彼說法。其佛如來便往到佛樹下,到
佛樹下已,七十二億那術魔往到其所。是諸魔,是時如來現如菩薩求道未逮薩芸若;是
時魔便化作七十二億那術樹;是時菩薩亦
化作七十二億那術菩薩,各坐一一所作樹
下。是時魔恐怖而大驚怪,自念言:『何所為?』審
是菩薩者,欲於是座牽出之。是時諸化菩薩
[003-0812c]
語魔化幻:『如汝諸魔眾,一切諸法皆亦如是,
云何言何所?審是菩薩者而欲牽出之?我於
是間禪念思惟,如我前後所作福,常發阿耨
多羅三耶三菩心,以勸人令發意求菩薩
道,汝云何無勸助意,反欲牽出?』菩薩禪定思
惟:『若我所作惡事,不勸人令求菩薩者,自然
滅去,何須乃欲相牽耶?以是故非汝所能牽,
莫於是而作自侵。』於是魔復問菩薩言:『汝作
幾所福而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心,復能
勸人令索菩薩道?』報言:『眾魔!譬如恒邊沙,一
沙為一佛剎,滿其中珍寶持是施與;持是發道
意,其所作功德復過於是!如是復次眾魔!如
恒邊沙等世界,一切人皆滿其中,施以所安、恭
敬承事至千劫中,如是功德福祐持用求道。』
魔復問言:『卿所作功德乃爾!其有索菩薩
𡙸處者,其罪云何?』菩薩報言:『如所說,爾所
恒邊沙一切人,若有索,鑿是人眼皆出之,
則作罪如是為多不?』魔報:『甚多。』菩薩報魔言:
『若牽菩薩者,其罪甚倍多於是,為牽阿耨多
羅三耶三菩。』爾時魔眾七十二億那術,以
是方便見是變化,皆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
心。


「是時諸發意菩薩,天華、天香、天不飾華、
天澤香,皆舉持散菩薩上,天上千種諸伎樂
持用供養娛樂菩薩,如是音樂聲皆說如是:
『疾疾令三界之導師,疾成阿耨多羅三耶三
菩阿惟三佛。』作是讚歎已,便見菩薩坐於樹
下,已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。於是
更有異百千天子心念:『如是諸魔眾今來到
是,不復入三惡道,亦當得脫,便當為阿耨多
[003-0813a]
羅三耶三菩心?』於是無恐懼施言:『今得佛,是
故名無恐懼如來!何以故名?為無恐懼施。』無
恐懼與審如是說是名時,諸世界皆聞知佛
為得道。」


佛言:「如是目連!彼世無恐懼施如來
則我身是!我於彼世界以法而教導。如是目
連!如來名為道神足無極之變化也,一切弟
子、緣一覺所不能持。
《佛說道神足無極變化經》卷第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