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6i0438 佛說除恐災患經-乞伏秦-聖堅 (master)



No. 744
《佛說除恐災患經》


乞伏秦沙門釋聖堅譯


聞如是:


一時,佛遊王舍城竹林精舍,與四部
弟子大眾俱會,說上妙法。


爾時,維耶離國
厲氣疫疾,威猛赫赫猶如熾火,死亡無數,
無所歸趣,無方療救。國王、大臣、長者、居士、婆
羅門集會博議:「國遭災患,非邪所摧,疫火
所燒,死亡無數。當以何義,設何方便,以除
災害?」婆羅門議言:「當於諸城門,設祠祀壇。」或
有議言:「當於城中四衢路頭,立大祠祀,禳
却害氣。」或有議言:「當用白馬、白駝、白牛、白羊、
白雞、白狗,種種百頭而以祠祀,鎮厭解除,以
禳却之。」


時眾會中,有一長者名曰彈尼
晉言才明,奉佛五戒,修行十善,為清信士,諦證道
迹,時發議曰:「唯聽所言,國遭災患,死亡無
數;如仁等議,害生救命,豈得然乎?以先世時
所行不善,今遭斯厄。當設方便,以善禳惡,
永與苦別;如何反倒,行害求安,長夜受苦,
無有出期。」


時諸大會,問才明曰:「當設何議?」


才明對曰:「世有大怙,三千世界、天人之師,一
切覆護,慈愍眾生,號名為佛,獨步三界。若
能降致,光臨國者,災害可除。」大眾聞之,皆然
其議,莫不稱善。


才明又曰:「佛無數劫,修治六
度,布施無限,國城財寶、象馬車乘、頭目髓
腦、肌體妻子,戒忍、精進、一心、智慧,每生自
尅,不可計量,以求佛道,不為己身,但為眾
[001-0552b]
生,救濟危厄,消除眾患,生老病死,地獄、鬼
神、畜生之苦。今成佛道,順其本誓,周行濟救,
授甘露藥,消除眾生今世、後世苦毒之患,永
令獲安。」


眾會咸曰:「如仁所言,甚誠大快。佛在
王舍,阿闍世王與吾國嫌,豈當聽佛來至此
耶?」或復有言:「儻聽佛來。」


時,才明曰:「佛興出
世,救眾生苦,猶如虛空,無所罣礙,誰能制
止?猶如日光,萬物萌生,莫不蒙育!佛憐國
厄,必來無疑。但遣重使,貢遺琦珍,溫辭雅
謝,詣阿闍世;又別歸佛,委命酸切。心雖懷
嫌,信使賢重,貢遺妙寶,辭理柔軟,事無不
泰。自古已來,隣國不恊,還相侵叛,皆由明
使,名寶重貢,軟辭遜順,而得和恊。」展轉相
謂,思誰任使。


爾時,大眾、國王、大臣、長者、居
士皆同意言:「唯清信士長者才明,是佛弟
子,可以為使,往行請佛。所以者何?先眾開建
請佛之議。」便告才明:「唯仁可往,詣王舍國,與
王相問,求請佛來。」


爾時才明,受使欲往。於
時,大眾皆起退坐,向佛方面,叉手長跪,五體
投地,以頂禮佛,跪告才明:「佛天中天,慈悲喜
護,加於群生,唯憐鄙國遭遇大患,疾病死
亡,猶猛野火焚燒草木,普遭困厄。幸佛世尊
猶冥求曉,寒願朝陽,渴暑陰飲,病追良醫,
迷者求導。唯願,世尊!垂降救濟,授甘露法,
令得穌息。」


於是,才明受命為使,詣羅閱祇,涉
路徑達,到王舍城,詣門求通書命貢遺。時王
聽見,才明啟言:「奉使詣國,前雖不和,無他
重隙,故先致虔,除前不恊,俱綏萬民。佛興於
世大慈普覆,國有重患,因命請佛。唯願大王,
[001-0552c]
勸佛迴光,顧臨鄙國,救濟災患,冀蒙神祐。」



默思惟:「適欲留佛,令不出國,無理得爾,非力
所制。佛以大慈,普許十方,等視憎愛,救濟為
務,以是之故,不可留之。」便告才明:「可詣佛
所,宣貴國命。」


於是,才明辭詣竹林,行到精
舍。見佛世尊,盡虔禮敬,五體投地,右遶三
匝,長跪叉手,而白佛言:「維耶離國諸王、大
臣、長者、居士,遙禮佛足。唯天中天,普慈眾
生,莫不蒙濟。鄙國遭厄,唯願世尊,垂恩降
光,憐愍苦厄,令得穌息。」時佛默然,許其所
請。才明見佛受請許往,歡喜無量。


時王舍國
境內神祇、天、龍、鬼神,知佛受請,當詣他國,莫
不躁動,慘然不悅,便現感應,語其國王阿闍
世曰:「大王如何安然無憂?於今不久,當違
離佛,猶如嬰兒失其二親,喻行曠路斷失水
漿,譬如猛寒亡失衣裳。今佛當行,國失恃怙,
其喻如是。」


王聞神祇降應說是,情即愴然,甚
懷愁苦,默然思惟:「眾生頑愚,志性鈍濁,今離
世尊,安從復得智慧之礪磨瑩鈍心?誰當濟
其塵勞重愆、宿世重責?誰當誨除一切眾生
重罪令輕?吾等久在生死牢獄,重關所閉,誰
當復以正法之鑰,開生死獄重關牢閉?吾等
普為勞垢,盛陽暑熱所炙,安從復得佛清涼
教月精明珠,消除炎熱?」


王即勅嚴駕,出詣
佛所,稽首佛足,右遶三匝,却坐常位。時佛為
王說正法化,初中竟善,淨身口意,清淨微
妙。王心歡喜,叉手白佛:「頃維耶離,使請世
尊,承已許往,心甚懷慘,無方留尊。唯垂矜
愍,特受鄙請,住宮三月。」


佛告王言:「眾生可
[001-0553a]
傷,若住三月,何時當周眾苦厄者?吾無數劫,
苦身求道,為眾生故,願欲成佛,以甘露藥,施
於眾生。今願已成,猶如有人合和神藥,欲救
眾患;值遇病者,違其本誓而不授與,則非良
醫。若在江側,見漂流人,不往救度,非賢士
宜。若於曠野,見失路者,不示正道,是則非
仁。吾以大慈,普愍眾生,故遊諸國,縣邑村
落,救濟眾苦,賦甘露藥,無恃者恃,無歸者
歸。」


王重白佛:「唯垂慈恩,許受二月。」佛故不
許。王重慇懃,長跪叉手,垂泣白言:「命難可
保,猶露然燈,遇無常風,奄忽便滅。今與佛
別,何時當復更覩尊顏,幸受二月?」佛重不許。
王便投身於佛足下:「唯願世尊特加大慈,與
弟子眾,許住一月。」世尊不忍,即便許受。


王便
還起,心悅懷敬,遶佛三匝,禮辭還宮。勅厨饌
具百味之飯,極令精好,鮮甘香潔,宮裏張施,
繒綵幡蓋,雜寶床机,綩綖坐具。掃除繕治,香
汁灑地,眾事辦畢。明日時至,王於正路,遙
向世尊,燒香長跪:「佛天中天!聖達知時,願與
聖眾迴降神光,到宮蔬食。」


於時,世尊勅諸弟
子,法服執器,行詣王請。佛與聖眾俱到王
宮,王即盡虔,花香伎樂,宮門迎佛,入各就
坐。王自行水,周遍聖眾,手自斟酌,百味飯
食,鮮潔香甘,一切平等。日日供養飯食、臥具、
疾藥所須。令勅外宮,治填道路,種植街樹;
七行街路乃至江水,頓息帳幔及床座具,嚴
飾幡蓋,猶如天街;更新造作五百七寶蓋。



耶離國,聞佛當至,亦復平治七行階路,種
植行樹,帳幔床座。國王、大臣、長者、居士各從
[001-0553b]
大眾,出國迎佛。一月期滿,佛與聖眾出宮臨
路,王從大眾,以花散佛,周遍覆地。大眾來
集,猶秋水長投於大海。白明月珠校七寶
蓋,王以恭敬,手執奉上,以覆世尊。佛與大
眾尋路而行,至江水側。


時王上佛五百七寶
蓋,大海龍王亦復敬奉五百七寶蓋,恒水諸
龍亦俱上佛五百七寶蓋。時天帝釋將諸天
眾亦復獻佛五百七寶蓋。時維耶離大眾迎
者,服飾嚴麗,青馬、青車、青蓋、青幡,服飾皆青;
赤馬、赤車,服飾皆赤;黃馬、黃車,服飾皆黃;白
馬、白車,服飾皆白;黑馬、黑車,服飾皆黑;色色
部別,將從無數。佛遙見之,告諸弟子:「欲知
天帝出遊觀時威儀,如是。」


維耶離國,奉迎上
佛五百七寶蓋,各以其蓋前至佛所,各白佛
言:「佛天中天!普世覆蓋,願受蓋施。」佛受其
施,餘留一蓋。


時諸大眾,心各懷疑,不審為是
宿世積德行善之報。海龍、恒龍、忉利天帝、
維耶離國、羅閱祇王,各各奉上七寶妙蓋,同
時俱會,又疑何故不受一蓋?


於是,阿難知眾
懷疑,長跪叉手,前白佛言:「惟,天中天!大眾
普疑,今日何緣,有是二千五百七寶寶蓋,同
時俱至,奉上世尊,為是前世善本報乎?今現
福耶?唯願世尊,決一切疑。」


佛告阿難:「一心專
聽,今當決除汝等所疑。乃往過去無央數劫
時,有轉輪聖王,名曰摩調晉言大天,典主四域。
王有千子,七寶導從。王末少子,見其父王七
寶御蓋,還問母曰:『我當何時得服此蓋,以自
光飾?』母言:『惟子,王千子中汝最末小,若無
大王,太子承嗣;若太子崩,以次承繼,展轉
[001-0553c]
千子,汝骨朽腐,未央得蓋。』重問母曰:『無蓋
望耶?』因聞有死,形骸當朽,宿福追逮,悚然心
恐,惟人生世,必當有死。因報母曰:『唯願見
聽,捨家學道。』母甚愍傷,不違其願。母告之
曰:『聽汝捨家,若卿道成,要還見吾,爾乃相
聽。』對曰:『如勅,道成當還。』


「即詣林藪,除剃鬚
髮,被著法服,靜處勤修,精進不懈,竭盡塵
勞,成緣覺道。遊行諸國,縣邑村落,福度眾
生。所種善本,忽憶母要,便上昇空,猶如鴈
王,還本國宮,與母相見。闔宮大小,見道士
神通,莫不歡喜。王諸婇女八萬四千,共請令
住;道士慈仁,不逆一切,便受其請。諸婇女
輩,於宮後園,為設廬窟,止宿其中。舉宮供
養衣食、床臥、疾藥所須,朝暮禮事。


「一切世間,
壯者皆老,強健必病,生者皆死。時辟支佛於
其宮園,便捨壽命。舉宮綵女,薪油花香,供養
以禮,斂骨起塔,朝暮禮拜,燒香然燈。


「時王大
天巡四域還,臨幸後園,見有此塔,顧問侍
臣:『何故有是?』婇女對曰:『此是聖王最下少子,
離家學道,於此壽終,為立是塔。』因重發問:『是
誰之子?何緣捨家?』便召其母而問之曰:『是卿
子耶?』對曰:『唯爾。』又復問曰:『何緣學道?』其母白
王:『是兒往昔見王出遊,即還見問:「王七寶蓋,
不審何時在我上旋?」妾便告言:「太子應繼,承
嗣聖王,展轉千子,汝骨朽敗,永無蓋望。」子
聞妾言,慘然畏死,求行學道。妾輒聽之,勤學
道成。妾等請住供養盡壽,建立此塔。』王復問
曰:『子以蓋故,行學道耶!』對曰:『如是。』


「王愍其子
不得蓋故,學道盡壽,生不得蓋,今便以蓋,覆
[001-0554a]
其塔上。王因發願:『今以此蓋,奉得道塔,緣是
福報,願成佛道,濟度眾生生老病死。』王心悚
然,知世非常,無免死者,因立太子,承嗣聖
位。王捨四域、七寶、千子、八萬四千後宮婇
女,除剃鬚髮,行作沙門,靜處學道,修四淨
行,慈悲喜護,畢其形壽,上生梵天。」


佛告大
眾:「於卿等意,所志云何?王大天者,豈異人
乎?莫造斯觀,則吾是也。時以一蓋,上緣覺
塔,緣是福報,於此地上為轉輪王,不可稱
數。上為天王,天上世間,受福無限。一蓋餘
福,吾應於世二千五百返為轉輪王,主四天
下。」


阿難又問:「世尊!何故不受一蓋?」


佛言:
「是吾一世轉輪王福,所以捨置而不受者,以
此福報,施後末世受吾法化為弟子者、學士、
學女,欲令此等不乏衣食、床臥、疾藥。過去諸
佛,法沒盡時,其有學道,或因恐怖、或因飢
窮,不得行道。正法沒盡,其有末世,於吾法
化,捨家學道,被服法衣,稱佛為師,畜妻養
子,此等皆尚得人供養,何況精勤修奉禁戒,
守淨行者,至吾法盡不得供養耶?」


羅閱祇
王,勅其部界,令於江上更造新橋,佛與聖眾
得乘度江。維耶離國亦復造橋,欲使佛過。
恒水、諸龍還相交編結龍為橋,請佛乘度。
時佛思惟:「若乘羅閱祇所造橋度,恐維耶離
國及諸龍王心懷微恨。乘維耶離所造橋
度,恐阿闍世及龍懷恨。欲乘龍橋,恐二王
有恨。」佛又思惟:「今當分身,令於三橋皆有佛
過。」


佛垂臨橋,王阿闍世與其將從數億眾
生,香花雜寶伎樂,供養佛法聖眾。王與群臣
[001-0554b]
一切大眾,數億千人,五體投地,自歸悔過,垂
泣送佛。佛現神化,於二王橋及諸龍橋,皆現
有佛與聖眾俱,天、龍、鬼神乘橋度江。王舍
國王、維耶離王、恒水諸龍,各自見其所作橋
上,佛將大眾乘橋度江;各不知見更有佛
在餘橋上,獨自見橋,佛登度江。


佛適度
江已竟,見八萬四千餓鬼,身出煙火。其中未
得道者,見此火皆恐怖,是何大火?譬如燒其
大山,見此大火,或來近水,或遠於水。阿難悉
知一切人意,長跪叉手,白佛言:「佛天中天!佛
至尊至重,天上天下最尊,一切眾生見此火
者,無不恐怖。此何等火?願佛為一切眾生,說
此何等之火。」


佛語阿難:「此今餓鬼,先世不
逢佛,亦不聞法,亦不見比丘僧,亦不知世間
有罪福,生為餓鬼。」如今見佛,奔趣歸向,皆為
頭面著地,長跪叉手,白佛言:「佛天中天!至尊
至重,天上天下憐愍一切眾生、蠉飛、蠕動有
形之類,佛為一切眾生之父母。使我墮餓鬼,
佛度我,我亦如一切眾生之類。」


佛亦知餓鬼
先世所種,佛為一切眾生故,問餓鬼:「前世所
種行,今為餓鬼?」餓鬼曰:「先身雖見佛,不知有
佛;雖見法,不知有法;雖見比丘僧,不知有比
丘僧。我亦不作福,教他人亦不作福,作福有
何等福?不作福有何種罪?見人作福,言恒笑
之。見人作罪,意常歡喜。」


佛問餓鬼:「生此餓鬼
之中以來,至今更歷幾百年歲?」餓鬼報言:「我
生中七萬歲。」


佛問餓鬼:「生中七萬歲,食飲何
種?為得何食?」餓鬼報言:「我先世種行至惡,遇
值小水,即化不見。至於大水,便為鬼神、龍、羅
[001-0554c]
剎所逐,言:『汝先世種惡,今何以來近此江海?』
雖值大龍普天放雨,謂呼得雨漬其身,方
便礫石熱沙,或值炭火以墮其身。」


佛問餓
鬼:「生中七萬歲,由來飲食何等?」餓鬼報佛言:
「或有世間父母、親里,稱其名字,為作追福者,
便小得食;不作福者,不得飲食。」諸餓鬼叉手
白佛言:「從來飢渴。佛天中天慈愍一切眾生,
今賜餓鬼小飲食。」


佛語阿難:「捉鉢取水,用布
施餓鬼。」阿難便捉鉢取水,與餓鬼。


餓鬼白佛
言:「今此一鉢水,不飽一人,況乃八萬四千!」



語諸餓鬼:「八萬四千捉此鉢水,至心布施佛
及諸弟子。」諸八萬四千餓鬼捉此鉢水,長跪
布施:「以我先世不布施,今生餓鬼中。如今
無所有,持此鉢水,布施佛及諸弟子,使諸餓
鬼緣此功德遠離三惡道,後所生得師如佛
無異。」餓鬼過水與阿難,阿難捉水與佛甞一
口,過與千二百五十弟子各甞一口。


佛語諸
餓鬼:「入大江飲水,并可洗浴。」江海龍、鬼神遮
不得洗浴、飲水。佛語海龍王及諸鬼神:「無極
之水,何以愛惜?」諸龍、鬼神言:「不惜此水,以餓
鬼不淨故。」佛語海龍王、鬼神:「卿身自從無數
劫以來,亦作此身,愛惜無極之水,卿後還
作此身,以慳貪故,生為餓鬼。」諸海龍王、鬼神
聞佛言,盡還入海,聽諸餓鬼盡得飲水飽滿、
洗浴。還出,遶佛三匝,為佛作禮,叉手白佛言:
「佛天中天!知當來過去,何時當脫此餓鬼之
身?」佛言:「以一鉢水故,後當彌勒佛出世,人壽
八萬四千歲,現諸餓鬼盡得人身,皆得阿羅
漢道;其諸眾會,聞此布施功德者,皆得正
[001-0555a]
真道意。」諸一切餓鬼遶佛三匝,作禮而去。



耶離國諸王、大臣、長者、居士、國人無數,五體
作禮,自投佛足,歸命三寶,香花伎樂,繒蓋幢
幡,奉迎世尊華遍覆地,尋路供養,日日不絕,
至于國城。佛與聖眾、天、龍、鬼神往于城門,以
金色臂德相之手,觸城門閫,以梵清淨八種
之聲,而說偈言:


「 「諸有眾生類,
 在土界中者,
 行住於地上,
 及虛空中者,
 慈愛於眾生,
 令各安休息,
 晝夜勤專精,
 奉行眾善法。」」



說此偈已,地即為之六返大動,佛便入城。空
中鬼神,昇空退散;地行鬼神,爭門競出,城
門不容,各各奔突,崩城而出。於時城中,諸有
不淨,廁穢臭惡,下沈入地,高卑相從,溝坑皆
平。盲視聾聽,瘂語躄行,狂者得正,病者除
愈。象馬牛畜,悲鳴相和,箜篌樂器,不鼓自
鳴,宮商調和。婦女珠環,相𢾊妙響,器物𤬪
甖,自然有聲,柔軟和暢,妙法之音。地中伏
藏,自然發出。一切眾生如遭熱渴得清涼水,
服飲澡浴泰然穌息;舉城眾病,除愈解脫,亦
復如是。


佛與大眾便還出城,垂大慈哀,欲為
眾生施大擁護,遶城周匝,門門呪願,敷演妙
法,除凶致祥,普國疾患,災疫悉除,國界盡
安。


於是,才明前禮佛足,長跪叉手,白世尊
言:「前許垂愍,唯願明日與諸大眾,愍眾生
故,迴光顧臨至舍蔬食。」佛默聽許。歡喜踊
躍,右遶三匝,禮佛而退。歸家供辦百味飯食,
清淨香潔,色鮮味甘,嚴飾家裹懸繒幡蓋,床
[001-0555b]
坐綩綖,香汁灑地,散花燒香。供設備辦,遙
於門中,長跪燒香,遙白佛言:「幸時降神。」


爾時,
世尊勅諸弟子,著衣持鉢,行詣長者才明受
請。即到其門,才明肅恭,花香伎樂,請佛入
舍,佛與聖眾,以次就位。於時,才明執持金
瓶,躬行澡水,手自斟酌,上下平等。飯食畢
訖,重行澡水,長跪叉手,前白佛言:「唯願世
尊,垂四等心,更受三日如今之請。」佛默便許。
於是,才明供佛聖眾,種種香潔,如其初日。四
日已竟,以金色疊價直十萬,次到上座,九
萬價疊,以次轉下,末下坐者萬錢價疊,以
為噠嚫。


其妻即起,長跪叉手,白世尊曰:「惟
天中天,慈加人物,願留神光,受賤妾請,更住
四日。」佛默然許。其妻供養,初日後日,至于
四日,飯食香潔,等無差異。四日已竟,又以金
色十萬價疊,奉上世尊,次九萬疊,最下萬
錢。


時才明子,起至佛前,長跪叉手,白世尊
言:「惟天中天,已受父母各四日食,幸垂慈
哀憐愍,受我四日之請。」佛亦默許。其子恭
勤,四日供養,飯食甘美,亦如父母。即以金
色十萬價疊,奉獻世尊,次坐九萬,末下萬
錢。


子婦又起長跪,白佛:「世尊弘慈,已受公姑
及夫供養,幸如前比,復受四日。」佛又默受。所
設餚膳,如前無異,亦至四日,亦以金色十
萬價疊,次坐九萬,下坐萬錢,以為噠嚫。



家大小,於佛前坐,奉受訓誨,佛為頒宣,敷演
四諦苦集盡道,八賢聖路,斷除勞意二十二
結,證諦溝港。


維耶離國諸王、大臣、長者、居
士、合國人民,皆生心念:「佛來至國,為獨以
[001-0555c]
一才明故乎?」意皆懷嫌,象馬車步皆共來集,
向才明家,欲壞其舍得見世尊。大眾震動,響
響有聲,佛悉預覩,故問阿難:「外有何聲?」


阿難
白佛:「維耶離王、大臣、長者、國人巨細,皆懷怨
心。世尊入國,才明請歸,獨固在家,至十六
日,餘不得見。以此為嫌,故集會來,欲見世
尊。」


佛告阿難:「出慰諸人,莫齎恨意,欲見佛
者,便聽使入。」阿難宣命,謂諸大眾:「以啟聽入。」


國王、大臣及一切人,聞佛教告,怒心霍除,無
餘微恨,如雨淹塵,便入見佛,五體投地,稽首
佛足。大眾浩浩,其舍不容。在外者眾,佛悉慈
愍,化才明舍令為琉璃,表裏清徹,悉通相見。


於是,才明為設床座,氍毺𣰅㲪,種種食具,
水精琉璃,金銀雜寶,以為器物,大眾食訖。於
是,才明前白世尊及諸貴賓:「居儉蔬食,枉屈
顧臨,願以食器及床座具,以相貢遺。」


時會大
眾,莫不愕然,皆共歎咤:「長者才明,立名不
妄,與德相副。興設大施,貢遺寶器,莫不周
遍。家中財寶,豈可訾計四部弟子及與大
眾?」心皆懷疑:「長者才明,有何功德?請佛大
眾,至十六日,及王臣民,供養貢遺,周遍一
國,得服甘露。前世福耶?今世德乎?」


阿難即知
眾會心疑,長跪叉手,前白佛言:「大會懷疑長
者才明,於何福田,廣植德本?遭何明師,受其
教誨,今逮影報,財富無限,心明行淨,先服甘
露?惟願世尊,現說本行,決一切疑。」


佛告阿
難及諸大會:「一心善聽!今當解暢心之所疑。
往世有城,名波羅奈。去城不遠,山名仙居,山
中池水,林樹花果,快樂無比。世有佛時,與諸
[001-0556a]
弟子遊處其中;若世無佛,緣覺居中。若無緣
覺,外學神仙則居其中,初無斷絕。以是之
故,斯名仙居。


「時有緣覺,在山中止。早起澡
漱,法服持鉢,出山求食,未至聚落,遇暴風
雨。去道不遠,有官果園,中有園監。見有煙
出,道士往詣,報語主人:『行遇風雨,幸聽入
舍,向火曝衣。』即請令入,取薪然火,為曝衣
裳,衣乾體暖。風雨小歇,著衣欲出。園監問
曰:『惟聖道士!欲何所至?』答曰:『賢者!一切有
形,衣食為命,吾捨家學乞食自存。若不得
食,身命不濟,諸根不定,不能思道。』園監對
曰:『貧家蔬食,色麁味酸,若垂甘受,幸住勿
行。』緣覺答曰:『學道求食,不著色味,充軀而
已,若相許食,便住不行。』


「於是園監,便歸取
飯,至家問婦:『飯食辦未?』對曰:『已辦。』其國食
法,分飯別食。夫語婦曰:『取吾分來,偶有要
客,欲以食之。』妻即念言:『夫為男子,當執勞
役,涉冐寒暑,假令不食,不能執勞。妾為女
人,在家閑處,可持妾分,以𠋫此客。』其子又
言:『父母年老,便可自食,以我分與。』其子婦
曰:『公姑及夫以許食客,妾年幼壯,堪忍飢
渴,乞以妾分,持用食客。』大人便言:『汝等各
各善心欲施,可共減取眾人之分,足以食客。』
即便各減己之飯分。


「園監又念:『道士衣裳
裂壞形露。』因問其婦:『家中少有衣裳調無?』其
妻對曰:『家中惟有一領疊衣,會賓應門,更
共衣之,餘無所有。』夫答婦言:『以前世時無所
惠施,今守貧賤,不及逮人。今者不施,貧窮下
賤,何時當竟?富貴豪尊、衣食自然者,皆是
[001-0556b]
前世惠施之福。今續惠施,無有厭足;我亦不
用會客應門、改易服飾。』取疊并飯,家屬皆
往,到道士所,澡手奉食。道士食訖,澡漱滌
鉢,四人奉疊,供授緣覺,即便衣之。


「緣覺不
以說法教化,現通神足悅寤眾生,令發道
意,告主人曰:『以能惠施供養道士,堅強汝
志,發弘誓願。』語竟昇空,結交趺坐,住立經
行,變現緣覺,充滿虛空。各各現化,身出水
出火,水不滅火,火不侵水。若干變化,乘空
飛行,還仙居山。園監眷屬,歡喜踊躍,叉手作
禮,叩頭求哀,便發誓願:『以今日惠施聖明神
聖道士,緣是福報,離三惡道地獄、餓鬼、畜生
之趣,所生之處,常共聚會,天上世間,饒富安
隱,覺慧道力,服甘露味,如聖明師,若遭明
師,神德殊勝。』」


佛告大眾:「時園監者,則才明
是;妻、息、子婦皆是本人。爾時同心施尊緣覺,
自是以來九十一劫,不更三塗,受弘福
報,天上世間,室家聚會,不相遠離。爾時發
願,願服甘露,覺道得解,遭殊勝師。緣是之
故,今遭值我,得遇勝覺,無限無喻,今服甘
露,如其先師。」


爾時,大會聞佛頒宣功德報
應,莫不歡喜,心悅意清,自歸三寶,佛法聖
眾,嶮結除解,或受五戒,或捨家學。於是會
中,有四千人皆得道迹、往來、不還、無著之
果。無央數人,發大乘意,心不退轉。於是,世
尊起出其舍,一切大眾,稽首各退。


佛與大
眾遊至柰女林樹精舍,柰女聞佛從大聖眾
至其樹園,心喜無量,即便嚴駕,與其僕從詣
園見佛。到下寶車,如雲降電,趨翔入園,如吉
[001-0556c]
利天服飾、姿容,殊天玉女。園樹諸天,莫不
迴目。


佛見其然,是魔使來,壞敗淨戒、定、慧、解
脫、度知見品,即以梵音告諸沙門:「柰女來至,
各撿汝意,各自執持精進刀弓,皆自嚴辦智
慧之矢,被定意鎧,乘禁戒車,與塵勞戰。汝等
當計女人所有,欺誑一切如金塗錢,皮薄如
蠅翅以覆惡穢,筋骨連綴,血肉之聚,目眵洟
唾,身體汗垢,若不洗拭;作是計念,觀女人
身,以制迷惑色欲之意。諦觀骨舍,束縛以筋,
塗以血肉,覆以衣服,飾以華綵,猶如畫師立
牆,以𡐊埿塗惡露、畫以綵色,女人之身亦
復如是,當諦計知,除滅婬心。夫欲學道,先
調其心,後可獲安,不先調心,後悔無及。邪行
迷旋,譬如櫪馬,臨其壽終,願與意違,終不解
脫。其有視色,心隨惑者,無常計常、苦有樂
想、無我計我、不淨淨想;慧覺無常、苦、空、不淨,
達如是者,即離長途生死患難。」佛以是教,告
諸弟子,皆共受持,一心奉行。


柰女見佛,如日
出雲,金光照耀,發清淨意,五體投地,稽首
佛足,却坐一面。佛告柰女:「女人情逸惑著
五欲,汝能御心迴屈詣佛所,樂妙法化,是
汝最利。男子安重,塵勞垢薄,樂受法化,此不
為奇。女人纏綿,塵勞羅網,盤旋周障,不識
出要,一切世間,苦空無常,不可怙恃。強疾侵
壯,老失顏色,死劫壽命,危侵安隱,欲離是
患,專精受法,勤修奉行,乃免斯苦。女人怨
憎,相遇甚惡,亦甚戀慕,恩愛之別。凡為女
人,每不遠離於此二事。是故女人,當勤奉法,
可離怨會、恩愛離別,不復遭遇生老病死,眾
[001-0557a]
苦都滅。」


柰女聞佛若干妙化女人之穢,心懷
慚愧,即起長跪,叉手白佛:「願垂慈哀,與聖眾
俱,至舍受食。」佛即默受。


於是,柰女稽首而
退,還歸辦具百味之食,甘脆精美,張施幡蓋,
床座綩綖,香汁灑地,燒香散花,長跪請佛:「日
時已到,願與聖眾垂迴臨覆。」佛與弟子著
衣持鉢,至柰女家,花香伎樂,請佛入舍。各就
坐位,手自斟酌,行水奉食,食訖澡漱。佛為廣
說布施福報、戒慎之果,天人快樂不得長久,
危亡別難不可恃怙,唯四聖諦、八賢聖路,
以獲大安,永無憂患。心皆歡喜,疑除結解,得
須陀洹。


眾坐懷疑:「柰女前世有何功德,從樹
花生,端正姝好?」


賢者阿難,知眾懷疑,長跪叉
手,前白佛言:「眾坐悉疑,柰女前世於何福
田,植何德本,今遇世尊,服甘露藥?」


佛告阿
難:「乃前過世,迦葉佛時,人壽二萬歲,佛事
終竟,復捨壽命。爾時有王,名曰善頸,供養舍
利,起七寶塔,高一由延。一切眾生,然燈燒
香,花蓋繒綵,供養禮事。時有眾女,欲供養
塔,便共相率,掃除塔地。時有狗糞,污穢塔
地。有一女人,手撮除棄。復有一女,見其以
手除地狗糞,便唾笑之曰:『汝手以污,不可復
近。』彼女逆罵:『汝弊婬物,水洗我手,便可得
淨。佛天人師敬意無已。』手除不淨已,便澡
手,遶塔求願:『今掃塔地,污穢得除,令我來世
勞垢消滅清淨無穢。』


「時諸女人掃塔地者,今
此會中諸女人是。爾時掃地,願滅塵勞,服
甘露味,爾時以手除狗糞女,今柰女是。爾時
發願,不與污穢會,所生清淨。以是福報,不因
[001-0557b]
胞胎臭穢之處,每因花生。以其爾時,發一惡
聲,罵言婬女,故今受是婬女之名。」


佛為廣說
善惡報應,天上世間榮樂歡娛,三惡道苦,更
相吞噉愁毒號哭。


爾時眾會,聞佛所說,歸命
三尊,佛法聖眾,除身口意,奉行十善。無央數
人,各於三乘,建立道意。一切歡喜,遶佛三
匝,作禮而去。於是,世尊還至精舍。
《佛說除恐災患經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