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6d0069 法華經合論-宋-慧洪 (master)



玅法蓮華經合論卷第七
經 姚秦三藏法師 鳩摩羅什 譯
論 宋寶覺圓明禪師 慧洪 造
附論 宋丞相無盡居士 張商英 撰


「玅法蓮華經玅音菩薩品第二十四


爾時釋迦甚深智慧。」


【論曰放大人相肉髻光明者開示頂法故及放眉
間白毫相光者顯發中道義故頂法無上而覆以
肉髻無自見相無他見相故眉間毫相不高不下
而適於中故前文佛亦放眉間白毫相光止照東
方萬八千土此則加以肉髻之光徧照東方至百
八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諸佛世界葢其廣大殊
勝十倍過之也問曰肉髻之光廣大殊勝足矣何
必更放眉間之光乎曰欲顯發中道義則示因緣
果報靈驗之瑞耳如前所論如是因緣果報本末
究竟等者非為中道義為第一義也如前所放眉
間毫相光者密示無量義處三昧之體如人以指
指月也而今放眉間毫相光者顯示因緣果報靈
驗之瑞又如以指月之指染羮也若謂此指但可
[007-0421c]
指月不可染羮則陋矣妙音菩薩因中以十萬種
伎樂供養雲雷音王佛故今成菩薩號妙音又以
八萬四千寶鉢為施故今獲種種三昧眷屬莊嚴
又以解一切眾生語言陀羅尼故今得一切色身
三昧其因果報施之清淨非止如此而巳夫大人
相者大相海也有三十二種大人之相八十種隨
形之好較其勝異自足至頂倍倍增勝徧體毛孔
功德不及一好眾好功德不及一相眾相功德不
及眉間毫相功德而肉髻功德冠於諸相此淨業
之相從弟子孝順其師所致而放此光所召弟子
則又知染羮之指或可以撚楊柳枝也其因果報
施之清淨又非止於如此而巳諸佛國土皆以金
繩界道寶樹行列而為莊嚴獨此佛國唯以淨光
莊嚴豈妙音菩薩所成就法因中清淨殊勝而致
然邪寶鉢清淨之器一切眾生語言陀羅尼無分
別智之光也維摩經曰因其心淨即佛土淨夫豈
不然哉。】


「得妙幢相藥上菩薩。」


【論曰此十六種三昧十地菩薩所遊行處唯證乃
知其未證者但以一切聖教而知如道路之人聞
從都邑來者說紛華盛麗雖非目見猶賢於不聞
唐僧窺基者曰妙幢相者如幢高顯眾德莊嚴故
法華者達一佛乘法故淨德者斷雜染得勝德故
宿王戲者如星之光明如王之遊戲以是三昧開
[007-0422a]
悟眾生故無緣者即滅盡定無所緣定離攀緣故
智印者以智為印印三世一念無始終故解眾生
語言者即詞無礙定離一切分別故集一切功德
者即集福王定得如意自在故清淨者能生七淨
九淨四淨等故四淨則所謂所依淨所緣淨及心
淨智淨也神通遊戲者即資發變化定以能起大
神通故慧炬者照明真俗諸境界故莊嚴王者能
具內外莊嚴故淨光明者放神光故淨藏者含眾
德故不共者不共二乘得故日旋者如日之明徧
照四生故三昧者正定也華嚴論曰冬至之月為
一陽十二月為二陽正月為三陽則三為定也方
五蘊冥昧未有分別時則昧為定也圓覺經又曰
三昧正受則於正定中不受諸受故。】


「爾時淨華那由他佛。」


【論曰文殊師利菩薩於耆闍崛山釋迦牟尼佛法
座之前見八萬四千蓮華皆眾寶所成就光明開
敷問佛所以發現此瑞而佛告之曰有妙音菩薩
者當自淨華宿王智佛國而來也於是文殊師利
有願見妙音之意而致詞焉佛許之曰多寶佛當
為汝現其相即時多寶佛謂妙音曰文殊師利欲
見汝身自是觀之則多寶佛葢與妙音周旋之舊
也不然何以能與文殊為地哉巳而妙音見釋迦
牟尼佛則有詞曰久滅度多寶如來在七寶塔中
來聽法不又致辭于多寶如來曰安隱少惱堪忍
[007-0422b]
久住不乃白釋迦牟尼佛曰我今欲見多寶佛於
是佛語多寶如來曰妙音菩薩欲得相見自是觀
之則妙音方藉釋迦牟尼佛為之先容以求見多
寶如來則葢雅未相識矣文殊則求於多寶願見
妙音而妙音則求於釋迦轉語多寶則其不相知
明矣然前則嘗與妙音相語是其巳相識亦明矣
釋迦多寶之兩佛文殊妙音之二菩薩既巳相語
矣而不相知經之旨其安在哉曰皆象也亦此品
敘因緣果報靈驗之瑞然因緣果報之相皆無生
之相故也何以知之華嚴經文殊師利問覺首菩
薩言佛子心性是一云何見有種種差別所謂往
善趣惡趣諸根滿缺受生同異端正醜陋苦樂不
同業不知心心不知業受不知報報不知受心不
知受受不知心因不知緣緣不知因智不知境境
不知智時覺首菩薩以頌答曰仁今問是義為曉
悟童蒙我如其性答惟仁應諦聽諸法無作用亦
無有體性是故彼一切各各不相知譬如河中水
湍流競奔逝各各不相知諸法亦如是亦如大火
聚猛𦦨同時發各各不相知諸法亦如是又如長
風起遇物成鼓扇各各不相知諸法亦如是又如
眾地界展轉因依住各各不相知諸法亦如是眼
耳鼻舌身心意諸情根以此常流轉而無能轉者
法性本無生亦現而有生是中無能現亦無所現
物眼耳鼻舌身心意諸情根一切空無性妄心分
[007-0422c]
別有如理而觀察一切皆無性法眼不思議此見
非顛倒若實若不實若妄若非妄世間出世間但
有假言說以是頌證因緣果報靈驗之瑞弗差毫
髮而求其作用體相皆不可得文殊根本智也一
切眾生因之而迷因之而悟圓覺會中首問本起
因地法行者也釋迦報身佛也般若會上謂眾曰
我於一切法無所執故報得常光一尋者也釋迦
文殊則因緣果報之象而不相知因緣果報之無
生也多寶如來寂滅之體自心之象妙音菩薩清
淨之行無作妙力淨業之象然亦不相知心不知
業業不知心而心與業皆無生也。】


「華德汝但見得法華三昧。」


【論曰於此敘一切色身三昧一切色身三昧者所
證之法而以妙音菩薩為能證之人故經言善男
子其三昧名現一切色身妙音菩薩住是三昧中
也葢慈善根力冥熏法界故能不動真際應迹十
方經言妙音菩薩其身在此而是菩薩現種種身
為諸眾生說是經者推涅槃經三機之義若合符
契所謂聖行天行梵行為三種慈悲妙音於此三
機能圓應之故言或現梵王身或現帝釋身或現
自在天身乃至或現優婆塞優婆夷身者以天行
慈悲應其機而令其各各自然見如是身也又言
或現長者居士婦女身或現婆羅門婦女身乃至
摩睺羅伽人非人等身而為說是經諸有地獄餓
[007-0423a]
鬼畜生及眾難處皆能救濟乃至於王後宮變為
女身而說是經者以聖行慈悲應其機而令其各
各自然見如是身施是無畏事也又言若應以聲
聞形得度者現聲聞形而為說法應以辟支佛形
得度者現辟支佛形而為說法乃至如是種種隨
所應度而現其形乃至應以滅度而得度者示現
滅度者以梵行慈悲應其機而令其各各自然見
如是身也是所謂現一切色身三昧皆依慈善根
力故華嚴經曰諸菩薩摩訶薩以一念智普知三
世一念遍入一切三昧如來智日常照其心於一
切法無有分別了一切佛悉皆平等如來及我一
切眾生等無有二知一切法自性清淨無有思慮
無有動搖而能普入一切世間離諸分別住佛法
印悉能開悟一切眾生所言無有思慮無有動搖
者即妙音菩薩其身在此之意也所言而能普入
一切世間者即而是菩薩現種種身處處為諸眾
生說是經之意也。


無盡居士張商英論曰宣說此經不離六根合掌
恭敬以身說法也作是思惟以意說法也瞻仰世
尊以眼說法也聞未曾有以耳說法也聞香悉知
以鼻說法也宣說顯示舌說法也六門說法苟非
舌出妙音耳聞普聞則開示悟入於斯路絕此妙
音菩薩觀世音菩薩二品所以次於囑累之後也
佛放大人相肉髻光及眉間白毫相光徧照東方
[007-0423b]
百八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諸佛世界過是數巳
有世界名淨光莊嚴其國有佛號淨華宿王智有
一菩薩名曰妙音久巳成就百千萬億諸大三昧
白彼佛而來禮拜親近釋迦佛及見文殊藥王勇
施宿王華等菩薩前此放光止於萬八千今放光
百倍而又倍之者光愈遠世界愈不可窮非妙音
孰宣之哉故於普門品曰妙音觀世音梵音海潮
音此二菩薩現一切天龍四眾等應身說法功德
略同葢說而知之聞而修之所以成此經之終也
觀世音以聞思修入佛法不曰聞而曰觀所謂耳
如眼眼如鼻鼻如舌一根返源而六根解脫矣。】


「玅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第二十五


爾時無盡意皆得解脫。」


【論曰一切音聲語言之相從耳所聞之境一切形
色分別之相從眼所見之境是諸眾生無始戲論
六妄分隔而成於自分境不相踰越而經言觀其
音聲皆得解脫則是以眼觀聲音語言之相也聲
音語言之相若可以眼觀而了別則形色差殊之
相亦可以耳聞而成就矣耳不可見形色差殊之
相則眼豈能觀聲音語言之相乎而名為觀世音
者根境俱絕非特見聞之境俱絕而巳凡六根所
對之境皆然故言皆得解脫也首楞嚴經曰觀世
音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世尊憶念
我昔於無數恒河沙劫於時有佛出現於世名觀
[007-0423c]
世音我從彼佛發菩提心彼佛教我從聞思修入
三摩地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動靜二相
了然不生如是漸增聞所聞盡盡聞不住覺所覺
空空覺極圓空所空滅生滅既滅寂滅現前問曰
何以分生滅寂滅乎曰如鐘鼓俱擊而不同知此
不同者即生滅之法也然知鐘非鼓鼓亦非鐘兩
者之聲同時而不相參即寂滅也問曰觀世音之
名義幸巳聞其旨然勸請說法菩薩名無盡意其
必有謂也邪曰示度生必乘願力故爾阿差末經
曰菩薩行六波羅蜜四攝法等種種妙行誓度眾
生眾生界盡菩薩之意乃盡眾生未盡菩薩之意
無盡故名無盡意也。】


「若有持是巍巍如是。」


【論曰修多羅曰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
遇時果報還自受則經之所敘遭水火之焚溺入
羅剎之鬼國臨形致冦鎻禁桎梏經歷險難虎狼
蛇虺之怖邂逅冤仇呪咀毒藥之厄皆其定業會
遇因緣者也而經言誦持觀世音名皆得解脫審
如此義則百千劫不亡之論為非若如百千劫不
亡之論則此義可疑也何以明之曰涅槃經曰未
入佛法名決定業巳入佛法名不定業金剛般若
經曰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
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
先世罪業則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
[007-0424a]
夫所謂業者果何物哉若有決定則不可轉重以
為輕而登佛果矣方其未受持經則有惡道可墮
則涅槃經所言未入佛法者也及其既受持經矣
則有佛果可得則涅槃經所言巳入佛法者也自
是而觀之則業之體相遂離生滅如空中華而瑜
伽論又曲折其詞曰業有二種一定異熟業謂思
業若作若增長業二不定異熟業謂故思巳作而
不增長故思巳作猶言悔作之也葢諸作不增長
業若無追悔不修對治當可受果名增長業若追
悔等則名不增長然則於所作不亡之業會遇險
難之中稱觀世音菩薩名者追悔之謂也菩薩之
愛念苦難眾生如慈母之不忘念其亡子子佚蕩
不歸無懷仰慈母之意則百年莫由相見亡子猛
省念母疾馳而返則見慈母必矣眾生之哀號於
菩薩大悲願力其忍不一援手哉首楞嚴三昧經
曰佛告堅意有一藥樹名曰除滅大軍鬬時有無
量人為毒箭所中是時良醫持藥王樹用塗鼓面
於眾人中擊之出聲無量毒箭一時自拔諸佛菩
薩住首楞嚴三昧力故有人稱名懷念之者無量
罪垢自然除滅如一醍醐能愈眾患經言觀世音
菩薩摩訶薩威神之力巍巍如是者首楞嚴三昧
之力歟。】


「若有眾生福德之利。」


【論曰彌勒菩薩曰貪瞋嫉妬放逸憍慢自以為明
[007-0424b]
不知是暗放逸味著欲而加貪多於婬欲者也嫉
妬為執礙而加憍慢多於愚癡者也瞋而恚則多
於瞋者也三者皆喑相眾生顛倒反以為明觀世
音亦名光世音能以智慧破諸結業之暗故經偈
曰無垢清淨光慧日破諸暗寶積經曰佛言譬如
然燈一切黑暗皆自無有無所從來去無所至非
東方來去亦不至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不從彼來
去亦不至而此燈明無有是念我能滅暗但因燈
明法自無暗明暗俱空無作無取如是迦葉實智
慧生無智便滅智與無智二相俱空無作無取迦
葉譬如千歲冥室未曾見明若然燈時於意云何
暗寧有念我久住此不欲去邪不也世尊若然燈
時是闇無力而不欲去必當磨滅如是迦葉百千
萬劫久習結業以一實觀即皆消滅其燈明者聖
智慧是其暗相者諸結業是故經言若有眾生多
於婬欲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便得離欲若多瞋
恚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便得離瞋若多愚癡常
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便得離癡謂是故也問曰然
則何以求男女者亦隨願而獲邪曰此無作妙力
自在成就者也夫無作妙力無生滅相但應眾生
自心清淨則能隨其所願使之成就智嚴經曰譬
如大地瑠璃所成帝釋毗闍延宮殿供具等影現
其中閻浮提人見瑠璃地諸宮殿影合掌供養燒
香散華願我得生如是宮殿我當遊戲如帝釋等
[007-0424c]
彼之眾生不知此地是宮殿影乃布施持戒修諸
功德為得如是宮殿果報文殊師利如此宮殿實
無生滅以地淨故影現其中彼宮殿影亦有亦無
不生不滅菩薩無作妙力實無生滅所求男女之
影亦有亦無但以女人心淨故能現也無生無滅
則無與無奪亦有亦無心淨則見不淨則無故經
言常念恭敬者所求必獲也。】


「無盡意菩薩施無畏者。」


【論曰妙音菩薩以解一切眾生語言陀羅尼得現
色身三昧而觀世音菩薩以聞思修入三摩地故
對現色身皆非意識所到之境唯慈善根力之所
成就涅槃經曰我欲涅槃於初發足向拘尸那城
有五百力士於其中路平治掃洒中有一石眾欲
舉棄盡力不能我時憐愍即起慈心彼諸力士尋
即見我以足拇指舉此大石擲置虗空還以手接
安置右掌吹令碎粖復還聚合令彼力士貢高心
息即為略說種種法要令其俱發阿耨多羅三藐
三菩提心善男子如來爾時實不以指舉此大石
在虗空中還置右掌吹令碎粖復合如本善男子
當知即是如來慈善根力令諸力士見如是事此
則三十二應身所以圓具也問曰何以謂之應以
此身得度者即現此身而為說法乎曰唐文宗嗜
蛤蜊大和中沿海官吏先時遞進人亦勞止一日
御饌中有不可擘者帝以其異即焚香禱之俄變
[007-0425a]
為菩薩形梵相具足乃貯以金粟檀香合覆以美
錦賜興善寺令眾僧瞻禮因問羣臣斯何祥邪或
言太一山僧惟政者於佛法博聞強識於是召至
問其事對曰臣聞物無虗應此乃啟陛下信耳故
契經曰應以此身得度者即現此身而為說法帝
曰菩薩身則巳現然未聞說法政曰陛下睹此為
奇瑞而敬信之乎帝曰朕實深信惟政者賀曰陛
下巳聞法竟於是皇情欣悅得未曾有詔天下寺
院各立觀世音像以答殊休又問曰何以謂之施
無畏者宋僧求那䟦羅者此云功德賢中天竺人
也以元禧十二年至建業為南譙王義宣所敬王
有逆謀諫之至流涕王雖不聽亦不敢怒梁山之
敗墮江水中一心誦觀世音菩薩手捉竹杖顧見
童子牽其衣曰汝小兒乃能爾邪即及岸脫衲衣
欲賞之而童子忽失所在嗚呼菩薩之出文宗御
饌童子之牽衣求那䟦羅衲衣何自而至哉。】


「無盡意菩薩三菩提心。」


【論曰謂之法施珍寶瓔珞者非世之瓔珞也瓔珞
莊嚴之具也無盡意欲施之言仁者愍我等故受
此瓔珞者著其願之至也觀世音即時愍諸四眾
及天龍人非人等受其瓔珞者示其悲之相也如
經前文釋迦牟尼佛入多寶佛塔竝座而坐者示
生而無生之象多寶佛久巳滅度而言為聽法華
經來者滅而不滅之象夫生而無生滅而不滅則
[007-0425b]
自心之體法身佛也無盡意則大願也而又著其
願之意觀世音則大悲也而又示其悲之相而瓔
珞則莊嚴之具經之旨其以悲願莊嚴法身也歟
何以深切著明也故言受其瓔珞分作二分一分
奉釋迦牟尼佛一分奉多寶佛塔者如此。


無盡居士論曰勝彼世間音者出世之音也慈眼
視眾生者聞其音而觀之也無盡意聞說觀世音
菩薩因緣以瓔珞上觀世音觀世音順佛勅而受
之分作二分一分奉釋迦牟尼一分奉多寶佛塔
此則慈悲救苦之功歸於二佛而持經功德不必
重以言宣也妙音來往品者說之者或語或默故
也觀音普門品者聞之者無滅無生故也二品相
須則此經廣布矣。】


「妙法蓮華經陀羅尼品第二十六


爾時藥王得無生法忍。」


【論曰舊疏曰昔有窶人之子智而多瞋逃至他國
以有智故謁其國王紿之曰我亦鄰國之王子也
以失愛於父王流離失所而歸大王大王幸哀憐
之彼國王愛其舌辯又聞其亦王者之子使沐浴
衣冠與子弟遊久之以女妻之女難其多瞋俄聞
有客自其國來遣人問窶人子之家世且告之曰
吾夫好瞋柰何客默笑祝之曰若當瞋時即為說
偈曰毋浪遊他國欺誑一切人食麤亦常事何必
故作瞋窶人子方瞋妻即前跪說此偈於是默然
[007-0425c]
不復瞋然其妻及餘人但聞其偈不知其意呪亦
如是謂之密默語非也又曰如王有所欲即索先
陀婆如欲飲水先陀婆即汲水以獻之如欲乘馬
先陀婆即馭以獻之在𨑲之臣屬皆莫能知之而
有智之臣獨知之呪亦如是亦非也然則何以謂
之呪哉曰陀羅尼者總持也天親菩薩曰以念慧
為體以少略密無義文字神力所加靈驗莫測此
說近矣如涉公為符堅致雨以呪為檄以檄其龍
龍為下鉢中而雨隨至龍則有情識者也如佛圖
澄以呪為石勒致奇瑞而青蓮輙華鉢中青蓮則
無情識者也龍可檄而至蓮其可檄而華哉若以
有思惟心籌量是事非愚即狂嗚呼豈無心無理
乃能得萬物之情歟豈特萬物之情天地鬼神亦
莫能違也而佛於惡世弘經者謂菩薩當護持之
而藥王勇施二菩薩毗沙門天王持國天王及羅
剎女毗藍婆等皆願以呪守護者豈非以其為少
略密無義文字而神力所加者乎。


無盡居士論曰陀羅尼者此云總持皆是先佛所
說威靈不測謂之神降制諸魔知其所由謂之呪
藥王得之於六十二億恒河沙佛勇施菩薩得之
於恒河沙佛持國天王乾闥婆眾得之於四十二
億諸佛毗沙門天王十羅剎女與鬼子母各於佛
前說呪擁護讀誦受持是經者若不如是魔強法
弱豈可久住於世間哉。】
[007-0426a]


「玅法蓮華經妙莊嚴王本事品第二十七


爾時佛告二名淨眼。」


【論曰華嚴論曰為真智慧無體性不能自知無性
故為無性之性不能自知無性故名無明金剛藏
菩薩曰不了第一義故號無明將以真智慧本無
性故不能自了是以諸佛更須示現出世說法利
樂人天本無眾生可度既先賢得道利樂世間明
知真智要得了緣方能現也問曰誰為了緣乎曰
唯善知識是眾生成佛了緣如下文曰當知善知
識者是大因緣所謂化導令得見佛然善知識之
示教善利當用四法以攝化一切眾生使其淳熟
乃可入道一名利行二名布施三名愛語四名同
事經於此品示其法故言雲雷音宿王華智佛者
利行也有王名妙莊嚴者布施也其王夫人名淨
德者愛語也有二子一名淨藏二名淨眼者同事
也何以知之曰以經辭意之著知之所謂利行者
利他人之行也雲含潤以慈致雨雷音怒以威發
生故言雲雷音舒光所以破暗開敷所以結實故
言宿王華智宿王謂月天子也以是知利行為雲
雷音宿王華智佛也所謂布施者捨所甚難也金
剛般若論曰施二種報未來有大福德於今眾美
歸往福德則莊嚴義眾美歸往則王者義以是知
布施為妙莊嚴王也所謂愛語者卑柔巽順故以
夫人言之愛人以德而語和美故言愛語以是知
[007-0426b]
愛語為淨德夫人也所謂同事者非獨善者必與
人同故言二子深藏若虗故謂之藏曉了無惑故
謂之眼以是知同事為淨藏淨眼也此釋其象耳
至於深義則見於下文雜阿含經云善知識者如
貞良妻善知識者如宗親財善知識者如商主導
善知識者如子臥父懷葢妻貞良則愛其夫非愛
語乎財出於宗親則不匱非布施乎商主導之則
必有以利我非利行乎子臥父懷則信之至也非
同事乎。】


「是二子有微妙之色。」


【論曰四攝深義願遂聞之曰所謂同事而經必言
二子者如前文長者之念窮子則曰密遣二人無
威德者經必言生邪見家者脫珍御服著弊垢衣
執持糞器狀若所畏之謂也六波羅蜜者三乘菩
薩不刊之行修多羅名曰六度此經獨於淨藏淨
眼所行之行六度之外增方便波羅蜜豈同事化
人者必以方便為先乎此則件唱其名至於為其
父現十八變令其父王心生信解則施其方便之
用也經必言二子化其父王捨邪見巳即白其母
俱求出家者葢同事方便權也權以濟事事濟則
捨之固其所也所謂利行而經必言彼佛欲導妙
莊嚴王及愍念眾生故說法華經者利他無先以
法利相濟故又言彼佛為王說法示教利喜王大
歡悅乃至於四眾中稱其精進受記其成佛終告
[007-0426c]
之曰善知識是大因緣所以開發激勸而安慰之
者皆利他之行也所謂愛語而經必言母告子言
汝父信受外道深著婆羅門法而囑令當現神變
幸其見之必發信心者愛其夫之至也然不自化
其夫必語其子令往化之者其愛語之指也所謂
布施而經必言時父見子神力如是心大歡喜得
未曾有者悔其歸向之晚之辭也於是妙莊嚴王
與群臣眷屬俱淨德夫人與後宮婇女俱其王之
二子與四萬二千人俱一時共詣佛所者淨德夫
人及王二子皆正見者王今與之俱至佛所則捨
邪見而歸正法之意見於此矣施有二種謂財施
法施也捨其所學婆羅門法則法施也解頸真珠
瓔珞價直百千以散佛上則財施也經必言爾時
妙莊嚴王及其夫人施真珠瓔珞則是布施而及
愛語豈非愛語亦布施之法類耶謂以美辭至意
生其善心故經言真珠瓔珞於虗空中化成四柱
寶臺者布施必生慈悲喜捨四無量心何以知四
柱寶臺為四無量心之象如前文方便波羅蜜之
下便言慈悲喜捨乃至三十七品助道法故也臺
中有寶床者於是四無量心當以法空為座言床
則座之辭變也敷百千萬天衣者又當以忍辱深
自覆護之耳問曰布施而以慈悲喜捨助發之足
矣更令觀法空持忍辱何也曰施之行為難若住
心則退墮舍利弗初欲修六度發心施內外所有
[007-0427a]
忽一婆羅門從求眼睛舍利弗欣然取以付之婆
羅門輙以投于地曰我以為寶珠光明可愛不知
其腥血彈耳以脚踐碎之而去於是舍利弗念曰
不用則巳何至脚壞踐之也因是退墮四十劫若
能觀法空持忍辱而以慈悲喜捨助發施心則名
不住相布施故言有佛結加趺坐施大光明金剛
般若經曰須菩提若菩薩心住於法而行布施如
人入暗則無所見若菩薩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
人有目日光明照見種種色此其證也。】


「時雲雷音得法眼淨。」


【論曰經言其王即時以國付弟與夫人二子并諸
眷屬於佛法中出家修道者謂四攝法皆眾生所
欲因其所欲而施方便化令成佛故維摩經曰先
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布施之心非同事教化罕
能自發借能自發亦宿世善知識勸導熏習之力
成熟所致非愛語稱贊莫能輔助激其勇銳故經
言王出家巳乃至二子者是我善知識為欲發起
宿世善根饒益我故來生我家然二子之能施是
方便葢其母淨德夫人其實使之問曰妙莊嚴王
於此贊佛佛三十二大人之相八十種隨形之好
獨稱肉髻之光明照其眼眉間毫相映其口何也
曰以此品亦示因緣果報故也故經言妙莊嚴王
豈異人乎今華德菩薩是其淨德夫人今佛前光
照莊嚴相菩薩是乃至其二子者今藥王藥上菩
[007-0427b]
薩是也如肉髻光明示頂法微密唯佛能見故稱
眼眉間毫相示中道義則因緣果報所以巧譬善
導之者未能忘言故又稱口也問曰前文或曰得
一切眾生語言三昧或曰得無生法忍或曰得法
華三昧或曰得現色身三昧或曰發無等等阿耨
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獨此品但曰八萬四千人遠
塵離垢於諸法中得法眼淨而巳何也曰以此證
知所示者四攝法耳四攝之法方便導助之權故
其得之者不過遠塵離垢於諸法中法眼清淨耳
無盡居士論曰甚矣正法之難信難解也既示之
以罪福之報又示之以神通自在之力舉藥王身
命布施之因以昭其供養之果集妙音殊妙眷屬
以起其希有之心發惡趣鬼神誓願說呪以固其
護持之力可謂叮嚀審諦矣猶以為未也故又因
會中藥王藥上菩薩舉其宿命以告勅大眾雲雷
音宿王華智佛者往古無量不可思議劫之佛也
雲雷音者德蔭萬物聲震十方者也宿王者宿植
善根而至尊也華智者開敷妙慧以嚴智體者也
有王名妙莊嚴者雖學外道而聰利易化也其夫
人曰淨德者清淨不染可以導引也有二子一名
淨藏一名淨眼淨藏者淨而包含者也淨眼者淨
而徧照者也王學外道而二子出家此則過去受
佛付囑護持法華經者以願力故來為父子情親
語通善巧引導回其邪心破其邪見然後父母二
[007-0427c]
子及其臣民眷屬婇女反然歡喜知佛難值如優
曇鉢華相與出家當作娑羅樹王佛而二子者今
藥王藥上是也如是則佛說妙莊嚴王本事品時
八萬四千人遠塵離垢於諸法中得法眼淨不其
然乎。】


「玅法蓮華經普賢菩薩勸發品第二十八


爾時普賢等陀羅尼。」


【論曰智度論曰普賢菩薩一一毛孔常出諸佛世
界及諸菩薩遍滿十方以化眾生無的住處則普
賢菩薩為難見難知也而此經乃言普賢菩薩以
自在神通力威德名聞與大菩薩無量無邊不可
稱數從東方來則普賢菩薩又若易知易見也經
之旨安在哉曰菩薩之於一切眾生以悲願之力
故無所棄遺雖至愚暗者僅別方隅亦可授法非
必奇英神頴者也如學者不識文殊普賢及觀世
音之義則問其師師曰汝識東方乎萬物發生之
始如萬行之增長此普賢住處也又曰汝識西方
乎萬物肅殺之所以悲救之此觀世音住處也又
曰汝識東北方乎東北萬物之所終始之位如因
智而迷因智而悟此文殊住處也以是觀之皆言
其所易見易知所以勸發之若示之以高深昭之
以微妙則彼將望崖而返尚何能悅聞而願從之
耶推智度論所言普賢無的住處以信華嚴論所
示曰十地道滿見普賢行以十地中三昧三度倍
[007-0428a]
倍入無量三昧畢竟不見普賢身及所有境界況
如來果後常行普賢行十方國土悉遍於中功德
如何可見哉則果難見難知也經言是人若行若
立讀誦此經乃至若坐思惟此經我皆乘六牙白
象王與大菩薩俱詣其所現身於其人前何十地
菩薩入無量三昧乃不能見而凡夫眾生四威儀
中讀誦受持法華經便能見之耶嗚呼是亦易見
易知之意也宋僧普明者精嚴誦持不捨晝夜每
至此品必見菩薩乘白象王與諸眷屬威光照曜
現於其前菩薩豈欺予哉所言法華三昧旋陀羅
尼者諸佛甚深境界謂如走波回旋而為渦則必
極深處也亦名旋𣸪海三昧無量三昧中之王也
乃言以見我身故即得之豈佛甚深三昧三賢十
聖菩薩莫能測知而以一見普賢則便得之乎此
又以易解之語勸發之也經言我於寶威德上王
佛國遙聞此娑婆世界說法華經則是巳聞之矣
及見佛則為俱來菩薩勤請曰願佛當為說之此
又晦其廣大無量神通之力百千微妙三昧知見
之力而示以未聞之相以勸發之也凡此皆普賢
所行之妙行一切菩薩莫能知其意而佛獨知之
故告之曰善男子善女人成就四法於如來滅後
當得是法華經一者為諸佛護念二者植眾德本
三者入正定聚四者發救一切眾生之心夫諸佛
護念則志樂佛乘者也植眾德本則集諸善法者
[007-0428b]
也入正定聚則常不忘念者也發救一切眾生之
心則有淨願者也新學菩薩於是四法如人之飲
食服用不可一日缺者何待佛言而後知耶憂學
者以為易解易知而莫肯遵奉故曲折之耳晉僧
耆域者天竺人也以惠帝時至洛陽久之會洛中
亂將西歸僧竺法行請曰願乞一言終身行之乃
集道俗升座曰守口攝身意慎勿犯眾惡修行一
切善如是得度世言訖默然法行曰願聞所未聞
之法若此偈八歲童子能誦之域笑曰八歲能誦
百歲不行不行而誦之何益哉人皆知敬得道者
不知行之自得道於是掣肘徑去域可謂知授法
之要得佛菩薩之遺意者也。】


「世尊若後世衣之所覆。」


【論曰經敘受持讀誦修習書寫而正憶念者則親
見佛而聞法者也謂於此經不忘念則為見佛見
佛為難況復口聞經典況復得佛讚嘆況復受其
摩頂況復蒙以衣覆葢愛念親信悲憐保護之至
也華嚴經曰德雲比丘語善財童子曰我得憶念
諸佛智慧光明門以止心勿念妄想不生正慧現
前名為憶念以正慧與一切諸佛無相妙理合故
以此無相正慧現前普照心境身見邊見等五見
總亡萬境虗寂見亡業謝名為光明故言憶念諸
佛智慧光明門所謂則見釋迦牟尼佛者身合也
所謂如從口聞者語合也供養釋迦牟尼佛者意
[007-0428c]
合也嗚呼能不忘念則與佛身語意合學者當盡
心焉。】


「如是之人作禮而去。」


【論曰此段經文義大略如安樂行品葢佛最後清
淨明誨也外道經書手筆誡勿貪著者以其於正
憶念為滲漏耳譬如近城之乳乳味淡故諸惡境
界誡勿親近者以其是障道增上之緣恐緣差故
佛之意惟欲汝山間林下經行燕默破衣壞衲隨
緣粥飯其心自然清淨其身自然閒暇此隨順法
華三昧之要門也經言如是之人心意質直正憶
念有福德力渠不信夫。


無盡居士論曰世尊說法文殊普賢未甞不在獨
此法會十方無量無邊諸大菩薩皆集而說法巳
竟普賢菩薩始從東方寶威德上王佛國來聽受
又問善男子善女人於佛滅後云何能得是經佛
告普賢如來滅後成就四法當得是經一者為諸
佛護念二者植眾德本三者入正定聚四者發救
一切眾生之心如是成就必得是經然則不待受
持讀誦解說而得之則行此四法不求經而經自
得矣此普賢請問於佛而勸發後人也佛言若法
華經行閻浮提有受持者應作是念皆是普賢威
神之力閻浮提者乃吾此一天下也昔思大和尚
於法華經不通利夢普賢乘六牙白象來摩其頂
遂證法華三昧此乃行於閻浮提之感應歟。】
[007-0429a]
玅法蓮華經合論卷第七



音釋




郎自切
紿
佗亥切

去聲

No. 603-B


重刻玅法蓮華經合論䟦語


宋覺範洪禪師有法華論行於世達觀師為余言之
搆之十年矣而不得余於覺範著述巳得披覩僧寶
林間智證諸書愛其議論直截痛快能為人解粘去
縛獨不見是書慕之頗切一日詣楞嚴靜室達觀師
出以示余云得之精嚴僧舍余喜甚欲狂不意至寶
再耀於世因得盡讀之夫世尊出現為說法華諸大
弟子等得受記莂為悟法華然蓮華是喻至於孰為
玅法則七軸文字中竟無一語說破欲於此旁施註
脚大難大難覺範此論大都就自巳所悟印正法華
橫說豎說無不如意而亦未甞有一語說破讀是論
者當從不說破處猛著精采忽然拶破靈山一會儼
然未散始信覺範老人婆心太切若束於教者見其
眨駁人師操戈相向遺其天機而索其玄黃牝牡豈
[007-0429b]
敢謂盡無哉每品末有張商英附論一篇議論亦直
截可喜足以羽翼覺範鏤版完達觀師巳先期北去
是書流通想見其欣欣於數千里外也時。


明萬曆已酉冬十一月晦日淨心居士馮夢禎書於
淨業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