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6a0099 雜阿含經-劉宋-求那跋陀羅 (master)





《雜阿含經》卷第八


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


(一八八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當正觀察眼
無常。如是觀者,是名正見。正觀故生厭,
生厭故離喜、離貪,離喜、貪故,我說心正
解脫。如是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離喜、離貪,離喜、貪
故。比丘!我說心正解脫,心正解脫者,能自
記說:『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
不受後有。』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
說,歡喜奉行。


如無常,如是苦、空、非我,亦如是說。


(一八九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於眼當正思
惟、觀察無常。所以者何?於眼正思惟、觀察
無常故,於眼欲貪斷,欲貪斷故,我說心正
解脫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正思惟、觀察故,欲貪斷,欲
貪斷者,我說心正解脫。如是,比丘!心正解
脫者,能自記說:『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
已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
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一九〇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於眼不識、
不知、不斷、不離欲者,不堪任正盡苦。耳、鼻、
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。諸比丘!於眼若識、若知、
[008-0049c]
若斷、若離欲者,堪任正盡苦。於耳、鼻、舌、身、
意,若識、若知、若斷、若離欲者,堪任正盡苦。」



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一九一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
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於眼若不識、不
知、不斷、不離欲者,不堪任越生、老、病、死苦。
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不識、不知、不斷、不離欲者,不堪
任越生、老、病、死苦。諸比丘!於色若識、若知、若
斷、若離欲者,堪任越生、老、病、死苦。於耳、鼻、
舌、身、意,若識、若知、若斷、若離欲,堪任越生、
老、病、死苦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
歡喜奉行。


(一九二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於眼不離
欲,心不解脫者,不堪任正盡苦。於耳、鼻、
舌、身、意不離欲,心不解脫者,不堪任正
盡苦。諸比丘!若於眼色離欲,心解脫者,
彼堪任正盡苦。於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離欲,心解
脫者,堪任正盡苦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
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一九三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於眼、色
不離欲,心不解脫者,不堪任越生、老、病、死
苦。於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不離欲,心不解脫
者,不堪任越生、老、病、死苦。諸比丘!若於
眼、色離欲,心解脫者,堪任越生、老、病、死苦。
於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離欲,心解脫者,堪任越生、
老、病、死苦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
歡喜奉行。
[008-0050a]


(一九四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於眼生喜
者,則於苦生喜,若於苦生喜者,我說彼
不解脫於苦。於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生喜者,則
於苦生喜,於苦生喜者,我說彼不解脫
於苦。


「諸比丘!若於眼不生喜者,則於苦
不生喜,於苦不生喜者,我說彼解脫於
苦。於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不生喜者,則於苦不生
喜,於苦不生喜者,我說彼解脫於苦。」



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一九五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一切無常。云何
一切無常?謂眼無常,若色、眼識、眼觸,若眼觸
因緣生受,苦覺、樂覺、不苦不樂覺,彼亦無常。
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。多聞聖弟子如是
觀者,於眼生厭,若色、眼識、眼觸、眼觸因緣
生受,苦覺、樂覺、不苦不樂覺,於彼生厭。耳、
鼻、舌、身、意,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、意識、意觸、意觸因緣
生受,苦覺、樂覺、不苦不樂覺,彼亦生厭,厭
故不樂,不樂故解脫,解脫知見:『我生已盡,
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」


佛說
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如無常經,如是苦、空、無我,亦如是說。


(一九六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一切無常。云
何一切?謂眼無常,若色、眼識、眼觸、眼觸因緣
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彼亦無常。如是
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若法、意識、意觸、意觸因緣
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彼亦無常。多聞
[008-0050b]
聖弟子如是觀者,於眼解脫,若色、眼識、眼觸、眼觸因緣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彼亦
解脫。如是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、法,意識、意觸、意觸
因緣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彼亦解脫,我
說彼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憂、悲、惱、苦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
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如說一切無常,如是一切苦、一切空、一切
非我、一切虛業法、一切破壞法、一切生法、一
切老法、一切病法、一切死法、一切愁憂法、一
切煩惱法、一切集法、一切滅法、一切知法、一
切識法、一切斷法、一切覺法、一切作證、一切
魔、一切魔勢、一切魔器、一切然、一切熾然、
一切燒,皆如上二經廣說。


(一九七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迦闍尸利沙支
提,與千比丘俱,皆是舊縈髮婆羅門。


爾時,
世尊為千比丘作三種示現教化。云何為
三?神足變化示現、他心示現、教誡示現。


神足
示現者,世尊隨其所應,而示現入禪定正受,
陵虛至東方,作四威儀,行、住、坐、臥,入火三
昧,出種種火光,青、黃、赤、白、紅、頗梨色,水火俱
現、或身下出火,身上出水,身上出火,身下
出水,周圓四方亦復如是。爾時,世尊作種
種神變已,於眾中坐,是名神足示現。


他心
示現者,如彼心、如彼意、如彼識,彼應作
如是念、不應作如是念、彼應作如是捨、
彼應作如是身證住,是名他心示現。


教誡
示現者,如世尊說:「諸比丘!一切燒然。云何
一切燒然?謂眼燒然,若色、眼識、眼觸、眼觸因
緣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彼亦燒然。如
[008-0050c]
是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燒然,若法、意識、意觸、意觸因
緣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彼亦燒然,以
何燒然,貪火燒然、恚火燒然、癡火燒然,生、
老、病、死、憂、悲、惱、苦火燒然。」


爾時,千比丘聞佛
所說,不起諸漏,心得解脫,佛說此經已,
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一九八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王舍城耆闍崛
山。


爾時,尊者羅睺羅往詣佛所,稽首佛足,
退住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云何知、云何見我
內識身及外一切相,令我、我所、我慢使繫著
不生?」


爾時,世尊告羅睺羅:「善哉!羅睺羅!能
問如來甚深之義。」


佛告羅睺羅:「眼若過去、
若未來、若現在,若內、若外,若麁、若細,若好、
若醜,若遠、若近,彼一切非我、非異我、不相
在如實知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。


「羅睺羅!
作如是知、如是見我此識身及外一切相,
令我、我所、我慢使繫著不生。羅睺羅!如是
我、我所、我慢使繫著不生者。羅睺羅!是名斷
愛濁見,正無間等,究竟苦邊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尊
者羅睺羅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如內入處,如是外入處,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,眼
識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識,眼觸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觸,眼觸
生受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觸生受,眼觸生想,耳、鼻、舌、
身、意觸生想,眼觸生思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觸生
思,眼觸生愛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觸生愛,亦如上
說。


(一九九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
竹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羅睺羅:「云何知、云何見,
於此識身及外一切相,無有我、我所、我慢使
[008-0051a]
繫著?」


羅睺羅白佛言:「世尊是法根、法眼、法依。
善哉!世尊!當為諸比丘廣說此義,諸比丘
聞已,當受奉行。」


佛告羅睺羅:「善哉!諦聽,當
為汝說。諸所有眼,若過去、若未來、若現在,
若內、若外,若麁、若細,若好、若醜,若遠、若近,
彼一切非我、非異我、不相在如實正觀。羅
睺羅!耳、鼻、舌、身意亦復如是。


「羅睺羅!如是
知、如是見我此識身及外一切相,我、我所、我
慢使繫著不生。羅睺羅!如是比丘越於
二,離諸相,寂滅解脫。羅睺羅!如是比丘斷
諸愛欲,轉去諸結,究竟苦邊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
羅睺羅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如內入,如是外入,乃至意觸因緣生受,亦
如是廣說。


(二〇〇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尊者羅睺羅往詣佛所,稽首
佛足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善哉!世尊!為我說
法,我聞法已,獨一靜處,專精思惟,不放
逸住;獨一靜處,專精思惟,不放逸住已,如
是思惟:『所以族姓子剃除鬚髮,正信非
家,出家學道,修持梵行,見法自知作證:「我
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後
有。」』」


爾時,世尊觀察羅睺羅心,解脫慧未熟,
未堪任受增上法。問羅睺羅言:「汝以授
人五受陰未?」


羅睺羅白佛:「未也。世尊!」


佛告
羅睺羅:「汝當為人演說五受陰。」


爾時,羅睺
羅受佛教已,於異時為人演說五受陰,
說已,還詣佛所,[禾*尤/上/日]首佛足,退住一面,白佛
言:「世尊!我已為人說五受陰,唯願世尊為
[008-0051b]
我說法,我聞法已,獨一靜處,專精思惟,不
放逸住,乃至自知不受後有。」


爾時,世尊復
觀察羅睺羅心,解脫智未熟,不堪任受增
上法。問羅睺羅言:「汝為人說六入處未?」



睺羅白佛:「未也。世尊!」


佛告羅睺羅:「汝當為
人演說六入處。」


爾時,羅睺羅於異時為人
演說六入處,說六入處已,來詣佛所,[禾*尤/上/日]
首禮足,退住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我已為
人演說六入處,唯願世尊為我說法,我聞
法已,當獨一靜處,專精思惟,不放逸住,
乃至自知不受後有。」


爾時,世尊觀察羅睺
羅心,解脫智未熟,不堪任受增上法。問羅
睺羅言:「汝已為人說尼陀那法未?」


羅睺羅
白佛言:「未也。世尊!」


佛告羅睺羅:「汝當為人
演說尼陀那法。」


爾時,羅睺羅於異時為人
廣說尼陀那法已,來詣佛所,[禾*尤/上/日]首禮足,退
住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為我說法,我聞法
已,獨一靜處,專精思惟,不放逸住,乃至自
知不受後有。」


爾時,世尊復觀察羅睺羅心,
解脫智未熟……廣說乃至告羅睺羅言:「汝當
於上所說諸法,獨於一靜處,專精思惟,觀
察其義。」


爾時,羅睺羅受佛教勅,如上所聞
法、所說法思惟稱量,觀察其義,作是念:「此
諸法一切皆順趣涅槃、流注涅槃、後住
涅槃。」爾時,羅睺羅往詣佛所,[禾*尤/上/日]首禮足,退
住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我已於如上所聞
法、所說法獨一靜處,思惟稱量,觀察其義,
知此諸法皆順趣涅槃、流注涅槃、後住涅
槃。」


爾時,世尊觀察羅睺羅心,解脫智熟,堪
[008-0051c]
任受增上法。告羅睺羅言:「羅睺羅!一切無
常。何等法無常?謂眼無常,若色、眼識、眼觸……」
如上無常廣說。


爾時,羅睺羅聞佛所說,歡
喜隨喜,禮佛而退。


爾時,羅睺羅受佛教已,獨一靜處,專精思
惟,不放逸住:「所以族姓子剃除鬚髮,著袈
裟衣,正信非家,出家學道,純修梵行,乃至見
法自知作證:『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
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」成阿羅漢,心善解脫。


佛說此經已,羅睺羅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〇一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時,有異比丘來詣佛所,稽首佛足,
退住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云何知、云何見,次
第疾得漏盡?」


爾時,世尊告彼比丘:「當正觀
無常。何等法無常?謂眼無常,若色、眼識、眼觸、
眼觸因緣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當觀
無常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當觀無常。若法、意識、意
觸、意觸因緣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彼
亦無常。比丘!如是知、如是見,次第盡有漏。」


時,彼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作禮而去。


如是,比丘所說經。若差別者:「云何知、云何見,
次第盡一切結,斷一切縛、斷一切使、斷
一切上煩惱、斷一切結、斷諸流、斷諸軛、
斷諸取、斷諸觸、斷諸蓋、斷諸纏、斷諸垢、
斷諸愛、斷諸意、斷邪見生正見、斷無明
生明。比丘!如是觀眼無常,乃至如是知、
如是見,次第無明斷,明生。」


時,彼比丘聞佛
所說歡喜,歡喜已,作禮而去。


(二〇二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[008-0052a]
孤獨園。


時,有異比丘往詣佛所,稽首佛足,
白佛言:「世尊!云何知、云何見,次第我見斷,
無我見生?」


佛告彼比丘:「於眼正觀無常,
若色、眼識、眼觸、眼觸因緣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
苦不樂,彼亦正觀無我。如是乃至意觸因
緣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彼亦正觀無
我。比丘!如是知、如是見,次第我見斷,無我
見生。」


時,彼比丘聞佛所說歡喜,歡喜已,作
禮而去。


(二〇三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毘舍離耆婆拘摩
羅藥師菴羅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有比
丘能斷一法者,則得正智,能自記說:『我生
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」


諸比丘白佛言:「世尊是法根、法眼、法依。」唯願
演說,諸比丘聞已,當受奉行。


佛告諸比丘:
「諦聽,善思,當為汝說。諸比丘!云何一法斷
故,乃至不受後有?所謂無明,離欲明生,得
正智,能自記說:『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
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」


時,有異比丘從坐起,
整衣服,偏袒右肩,為佛作禮,右膝著地,
合掌白佛言:「世尊!云何知、云何見無明,離欲
明生?」


佛告比丘:「當正觀察眼無常,若色、眼
識、眼觸、眼觸因緣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
彼亦正觀無常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。比
丘!如是知、如是見無明,離欲明生。」


佛說此
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〇四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毘舍離耆婆拘摩
羅藥師菴羅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尊者阿難:「於眼
當如實知、如實見,若眼、色、眼識、眼觸、眼觸
[008-0052b]
因緣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彼亦如實知、
如實見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。彼如實知、如
實見已,於眼生厭,若色、眼識、眼觸、眼觸因
緣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彼亦生厭。耳、鼻、
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。厭已不樂,不樂已解脫,
解脫知見:『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
知不受後有。』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
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〇五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毘舍離耆婆拘摩
羅藥師菴羅園。


爾時,世尊說一切優陀那偈
已,告尊者阿難:「眼無常、苦、變易、異分法,若色、
眼識、眼觸、眼觸因緣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
樂,彼亦無常、苦、變易、異分法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
復如是。多聞聖弟子如是觀者,於眼得解
脫,若色、眼識、眼觸、眼觸因緣生受,彼亦解脫。
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法、意識、意觸、意觸因緣生受,若
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彼解脫,我說彼解脫生、老、
病、死、憂、悲、惱、苦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尊者阿難聞
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〇六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毘舍離城耆婆
拘摩羅藥師菴羅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當
勤方便禪思,內寂其心。所以者何?比丘!方
便禪思,內寂其心,如是如實知顯現。於何
如實知顯現?於眼如實知顯現,若色、眼識、眼
觸、眼觸因緣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彼
亦如實知顯現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。此
諸法無常、有為,亦如是如實知顯現。」


佛說此
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〇七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毘舍離耆婆拘
[008-0052c]
摩羅藥師菴羅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當
修無量三摩提,精勤繫念。所以者何?修無
量三摩提,精勤繫念已,則如實顯現。於何如
實顯現?於眼如實顯現……」如是廣說,乃至「此
諸法無常、有為,此如實顯現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
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〇八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毘舍離耆婆拘
摩羅藥師菴羅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過去、
未來眼無常,況現在眼。多聞聖弟子如是
觀者,不顧過去眼,不欣未來眼,於現在
眼厭、不樂、離欲、向厭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
是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
行。


如無常,苦、空、無我,亦如是說。


如內入處四經,如是外入處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
四經,內外入處四經,亦如是說。


(二〇九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毘舍離耆婆拘
摩羅藥師菴羅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
六觸入處。云何為六?眼觸入處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
意觸入處。沙門、婆羅門於此六觸入處集、滅、
味、患、離不如實知,當知是沙門、婆羅門去
我法、律遠,如虛空與地。」


時,有異比丘從
坐起,整衣服,為佛作禮,合掌白佛言:「我具
足如實知此六觸入處集、滅、味、患、離。」


佛告
比丘:「我今問汝,汝隨問答我。比丘!汝見
眼觸入處是我、異我、相在不?」


答言:「不也,世
尊!」


佛告比丘:「善哉!善哉!於此眼觸入處
非我、非異我、不相在,如實知見者,不起
諸漏、心不染著、心得解脫,是名初觸入處
[008-0053a]
已斷、已知,斷其根本,如截多羅樹頭,於未
來法永不復起,所謂眼識及色。汝見耳、鼻、
舌、身、意觸入處是我、異我、相在不?」


答言:「不也,
世尊!」


佛告比丘:「善哉!善哉!於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
觸入處非我、非異我、不相在,作如是如實
知見者,不起諸漏、心不染著,以得解脫,
是名比丘六觸入處已斷、已知,斷其根本,
如截多羅樹頭,於未來世欲不復生,謂意
識、法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
奉行。


(二一〇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毘舍離耆婆拘
摩羅藥師菴羅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莫
樂莫苦。所以者何?有六觸入處地獄,眾生
生彼地獄中者,眼所見不可愛色、不見可
愛色,見不可念色、不見可念色,見不善色、
不見善色,以是因緣故,一向受憂苦。耳
聲、鼻香、舌味、身觸、意識法,見不可愛、不見
可愛,見不可念、不見可念,見不善法、不
見善法,以是因緣故,長受憂苦。


「諸比丘!
有六觸入處,其有眾生生彼處者,眼見可
愛、不見不可愛,見可念色、非不可念色,
見善色、非不善色,以是因緣故,一向長受
喜樂。耳聲、鼻香、舌味、身觸、意所識法,可愛非
不可愛、可念非不可念、見善非不善。」


佛說
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一一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毘舍離耆婆拘
摩羅藥師菴羅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我
昔未成正覺時,獨一靜處,禪思思惟:『自心
多向何處觀察?』自心多逐過去五欲功德,
[008-0053b]
少逐現在五欲功德,逐未來世轉復微少;
我觀多逐過去正欲心已,極生方便,精勤
自護,不復令隨過去五欲功德。


「我以是精
勤自護故,漸漸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汝
等諸比丘亦復多逐過去五欲功德,現在、未
來亦復微少,汝今亦當以心多逐過去五
欲功德故,增加自護,亦當不久得盡諸漏,
無漏心解脫、慧解脫,現法自知作證:『我生已
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


「所
以者何?眼見色因緣生內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
苦不樂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法因緣生內受,若苦、
若樂、不苦不樂。是故,比丘!於彼入處當覺
知,若眼滅,色想則離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滅,法想則
離。」


佛說:「當覺六入處。」言已,入室坐禪。時,有
眾多比丘,世尊去後,作此論議:「世尊為
我等略說法要,不廣分別,而入室坐禪。世
尊說言:『當覺六入處,若彼眼滅,色想則離;
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滅,法想則離。』我等今日於世尊
略說法中猶故不解,今此眾中,誰有慧力,
能為我等於世尊略說法中廣為我等演
說其義?」


復作是念:「唯有尊者阿難,常侍世
尊,常為大師之所讚歎,聰慧梵行。唯有尊
者阿難堪能為我等於世尊略說法中演
說其義,我等今日皆共往詣尊者阿難所,
問其要義,如阿難所說,悉當奉持。」


爾時,眾
多比丘往詣尊者阿難所,共相問訊已,於
一面坐。白尊者阿難言:「尊者!當知世尊為
我等略說法要,如上所說,具問阿難,當為
我等廣說其義。」


尊者阿難語諸比丘:「諦聽,
[008-0053c]
善思,於世尊略說法中,當為汝等廣說其
義,世尊略說者,即是滅六入處有餘之說,
故言:『眼處滅,色想則離;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入處滅,
法想則離。』世尊略說此法已,入室坐禪,我
今已為汝等分別說義。」


尊者阿難說此義
已,諸比丘聞其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一二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我不為一切比
丘說不放逸行,亦非不為一切比丘說不
放逸行。


「不向何等像類比丘說不放逸行?
若比丘得阿羅漢,盡諸有漏,離諸重擔,逮
得己利,盡諸有結,心正解脫。如是像類比
丘,我不為說不放逸行。所以者何?彼諸比
丘已作不放逸故,不復堪能作放逸事,我
今見彼諸尊​得不放逸果,是故不為彼
說不放逸行。


「為何等像類比丘說不放逸
行?若諸比丘在學地者,未得心意增上安
隱,向涅槃住,如是像類比丘,我為其說不
放逸行。所以者何?以彼比丘習學諸根,心
樂隨順資生之具,親近善友,不久當得盡
諸有漏,無漏心解脫、慧解脫,現法自知作證:
『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
後有。』所以者何?彼眼識所可愛樂、染著之色,
彼比丘見已,不喜、不讚歎、不染、不繫著住;
以不喜、不讚歎、不染、不著住故,專精勝進,身
心止息,心安極住不忘,常定一心,無量法
喜,但逮得第一三昧正受,終不退滅隨於
眼色。於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識法亦復如是。」


佛說
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[008-0054a]


(二一三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當為汝等演
說二法。諦聽,善思。何等為二?眼、色為二。耳
聲、鼻香、舌味、身觸、意法為二,是名二法。


「若
有沙門、婆羅門作如是說:『是非二者,沙門
瞿曇所說二法,此非為二。』彼自以意說二
法者,但有言說,聞已不知,增其疑惑,以
非其境界故。


「所以者何?緣眼、色,眼識生,
三事和合,緣觸觸生受,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。
若於此受集、受滅、受味、受患、受離不如實知
者,種貪欲身觸、種瞋恚身觸、種戒取身觸、
種我見身觸,亦種殖增長諸惡不善法。如
是純大苦集皆從集生,如是耳、鼻、舌、身,意、
法緣,生意識,三事和合觸……」廣說如上。


「復次,
眼緣色,生眼識,三事和合觸,觸緣受,若苦、
若樂、不苦不樂,於此諸受集、滅、味、患、離如
是知。如是知已,不種貪欲身觸、不種瞋恚
身觸、不種戒取身觸、不種我見身觸、不
種諸惡不善法。如是諸惡不善法滅,純大
苦聚滅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法亦復如是。」


佛說此
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一四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二因緣生
識。何等為二?謂眼色、耳聲、鼻香、舌味、身觸、意
法……」如是廣說,乃至「非其境界故。所以者何?
眼、色因緣生眼識,彼無常、有為、心緣生,色若
眼、識,無常、有為、心緣生,此三法和合觸,觸已
受,受已思,思已想,此等諸法無常、有為、心
緣生,所謂觸、想、思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。」
[008-0054b]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一五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尊者富留那比丘往詣佛所,
稽首佛足,退住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說現
法、說滅熾然、說不待時、說正向、說即此
見、說緣自覺。世尊!云何為現法,乃至緣自
覺?」


佛告富留那:「善哉!富留那!能作此問。富
留那!諦聽,善思,當為汝說。富留那!比丘
眼見色已,覺知色、覺知色貪,我此內有眼
識色貪,我此內有眼識色貪如實知。富留
那!若眼見色已,覺知色、覺知色貪,我此
內有眼識色貪如實知者,是名現見法。


「云何滅熾然?云何不待時?云何正向?云何即
此見?云何緣自覺?富留那!比丘眼見色已,
覺知色,不起色貪覺,我有內眼識色貪,不
起色貪覺,如實知。若,富留那!比丘眼見色
已,覺知已,不起色貪覺,如實知色,不起
色貪覺如實知,是名滅熾然、不待時、正向、
即此見、緣自覺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。」



說此經已,富留那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
行。


(二一六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言大海者,愚
夫所說,非聖所說,此大小水耳。云何聖所
說海?謂眼識色已,愛念、深著,貪樂身、口、
意業,是名為海。一切世間阿修羅眾,乃至
天、人,悉於其中貪樂沈沒,如狗肚藏,如
亂草蘊,此世、他世絞結纏鎖,亦復如是。耳
識聲、鼻識香、舌識味、身識觸,此世、他世絞結
[008-0054c]
纏鏁,亦復如是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
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如身、口、意業,如是貪、恚、癡,老、病、死,亦如是
說。如五根三經,六根三經,亦如是說。


(二一七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所謂海者,世
間愚夫所說,非聖所說。海大小水耳,眼是
人大海,彼色為濤波。若能堪色濤波者,
得度眼大海,竟於濤波迴澓諸水、惡蟲、
羅剎女鬼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是人大海,聲、香、味、觸、
法為濤波,若堪忍彼法濤波,得度於意海,
竟於濤波迴澓、惡蟲、羅剎女鬼。」


爾時,世尊
以偈頌曰:


「 「大海巨濤波,
 惡蟲羅剎怖,
 難度而能度,
 集離永無餘,
 能斷一切苦,
 不復受餘有,
 永之般涅槃,
 不復還放逸。」」
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一八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我今當為汝
等說苦集道跡、苦滅道跡。諦聽,善思,當為
汝說。


「云何苦集道跡?緣眼、色,生眼識,三事
和合觸,緣觸受,緣受愛,緣愛取,緣取有,
緣有生,緣生老、病、死、憂、悲、惱、苦集,如是。耳、
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。是名苦集道跡。


「云何
苦滅道跡?緣眼、色,生眼識,三事和合觸,觸
滅則受滅,受滅則愛滅,愛滅則取滅,取滅則
有滅,有滅則生滅,生滅則老、病、死、憂、悲、惱、苦
滅,如是純大苦聚滅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如是
[008-0055a]
說,是名苦滅道跡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
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一九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我今當說涅
槃道跡。云何為涅槃道跡?謂觀察眼無常,
若色、眼識、眼觸因緣生受,內覺若苦、若樂、不
苦不樂,彼亦無常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,
是名涅槃道跡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
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二〇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似趣涅槃道
跡。云何為似趣涅槃道跡?觀察眼非我,若
色、眼識、眼觸因緣生受,若內覺若苦、若樂、不
苦不樂,彼亦觀察無常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
是,是名似趣涅槃道跡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
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二一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趣一切取道
跡。云何為趣一切取道跡?緣眼、色,生眼識,
三事和合觸,觸緣受,受緣愛,愛緣取,取所
取故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。取所取故,是
名趣一切取道跡。


「云何斷一切取道跡?緣
眼、色,生眼識,三事和合觸,觸滅則受滅,受
滅則愛滅,愛滅則取滅;如是知耳、鼻、舌、身、
意亦復如是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
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二二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當知一切知
法、一切識法。諦聽,善思,當為汝說。


「云何一
[008-0055b]
切知法、一切識法?諸比丘!眼是知法、識法,
若色、眼識、眼觸、眼觸因緣生受,內覺若苦、若
樂、不苦不樂,彼一切是知法、識法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
意亦復如是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
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二三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我不說一法
不知、不識而得究竟苦邊。云何不說一法
不知、不識而得究竟苦邊?謂不說於眼不
知、不識而得究竟苦邊,若色、眼識、眼觸、眼觸
因緣生受,內覺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亦復不
說,不知不見而得究竟苦邊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
亦復如是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
歡喜奉行。


(二二四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一切欲法應當
斷。云何一切欲法應當斷?謂眼是一切欲法
應當斷,若色、眼識、眼觸、眼觸因緣生受,內覺
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彼一切欲法應當斷。耳、
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
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(二二五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我不說一法
不知、不斷而究竟苦邊。云何不說一法不
知、不斷而究竟苦邊?謂不說眼不知、不斷
而究竟苦邊,若色、眼識、眼觸、眼觸因緣生受,
內覺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彼一切不說不知、
不斷而究竟苦邊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[008-0055c]


(二二六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我今當說斷
一切計。諦聽,善思,當為汝說。


「云何不計?謂
不計我見色,不計眼我所,不計相屬,若
色、眼識、眼觸、眼觸因緣生受,內覺若苦、若樂、
不苦不樂,彼亦不計樂我、我所,不計樂相
樂;不計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。


「如是不計
者,於諸世間常無所取,無所取故無所著,
無所著故自覺涅槃:『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
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
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如上所說,眼等不計,一切事不計亦如是。


(二二七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計者是病,計
者是癰,計者是刺,如來以不計住故,離病、
離癰、離刺。


「是故,比丘欲求不計住,離病、離
癰、離刺者,彼比丘莫計眼我、我所,莫計
眼相屬,莫計色、眼識、眼觸、眼觸因緣生受,
內覺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彼亦莫計是我、我
所、相在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。


「比丘!如是
不計者,眼無所取,無所取故無所著,無
所著故自覺涅槃:『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
作已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
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如眼等所說,餘一一事亦如是。


(二二八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我今當說增長
法、滅法。云何增長法?謂緣眼、色、生眼識,三
事和合觸,觸緣受……」廣說乃至「純大苦聚集,
[008-0056a]
是名增長法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,是名
增長法。


「云何滅法,緣眼、色,生眼識,三事和
合觸,觸滅則受滅……」廣說乃至「純大苦聚滅。耳、
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復如是,是名損減法。」


佛說此
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如增長、損減,如是起法、處變易法、集法、滅
法,亦如上說。


(二二九)



如是我聞:

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
孤獨園。
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我今當說有
漏、無漏法。云何有漏法?謂眼色、眼識、眼觸、眼
觸因緣生受,內覺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。耳、鼻、
舌、身、意法、意識、意觸、意觸因緣生受,內覺若
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世俗者,是名有漏法。


「云何
無漏法?謂出世間意,若法、若意識、意觸、意
觸因緣生受,內覺若苦、若樂、不苦不樂,出世
間者,是名無漏法。」
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
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《雜阿含經》卷第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