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5h0047 化書(譚子化書)--覃峭 (master)


[004-001a]
化書卷之四
 仁化
  得一
曠然無爲之謂道道能自守之謂德德生萬
物之謂仁仁救安危之謂義義有去就之謂
禮禮有變通之謂智智有誠實之謂信通而
用之之謂聖道虛無也無以自守故授之以
德德清靜也無以自用故授之以仁仁用而
萬物生萬物生必有安危故授之以義濟安
拔危必有否臧故授之以禮禮秉規持範必
[004-001b]
有疑滯故授之以智智通則多更故授之以
信信者成萬物之道也
  五行
道德者天地也五常者五行也仁發生之謂
也故君於木義救難之謂也故君於金禮明
白之謂也故君於火智變通之謂也故君於
水信整然之謂也故君於土仁不足則義濟
之金伐木也義不足則禮濟之火伐金也禮
不足則智濟之水伐火也智不足則信濟之
土伐水也始則五常相濟之需終則五常相
[004-002a]
伐之道斯大化之徃也
  畋漁
夫禽獸之於人也何異有巢穴之居有夫婦
之配有父子之性有死生之情烏反晡仁也
隼憫胎義也蜂有君禮也羊跪乳智也雉不
再接信也孰究其道萬物之中五常百行無
所不有也而教之爲網罟使之務畋漁且夫
焚其巢穴非仁也奪其親愛非義也以斯爲
享非禮也教民殘暴非智也使萬物懷疑非
信也夫羶臰之慾不止殺害之機不已羽毛
[004-002b]
雖無言必狀我爲貪狼之與封豕鱗介雖無
知必名我爲長鯨之與巨虺也胡爲自安焉
得不恥吁直疑自古無君子
  犧牲
犧牲之享羔鴈之薦古之禮也且古之君子
非不知情之憂喜聲之哀樂能動天地能感
鬼神刀杌前列則憂喜之情可知矣鷹犬齊
至則哀樂之聲可知矣以是祭天地以是禱
神明天地必不享苟享之必有咎神明必不
歆苟歆之必有悔所以知神龍見喪風雲之
[004-003a]
象也鳳凰來失尊戴之象也麒麟出亡國土
之象也觀我之義禽必不義也以彼爲祥禽
必不祥也
  太和
非兔狡獵狡也非民詐吏詐也慎勿怨盜賊
惟我召慎勿怨叛亂叛亂禀我教不有和睦
焉得仇讎不有賞勸焉得鬥爭是以大人無
親無踈無愛無惡是謂太和
  海魚
海魚有吐黑水上庇其身而游者人因黑而
[004-003b]
漁之夫智者多屈辯者多辱明者多蔽勇者
多死扃鐍固賊盜喜忌諱嚴敵國幸禁可以
越者號也兵可以奪者符也蜀敗於山晋敗
於馬夫大人之機道德仁義而已矣
  神弓
譽人者人譽之謗人者人謗之是以君子能
罪己斯罪人也不報怨斯報怨也所謂神弓
鬼矢不張而發不注而中天得之以假人人
得之以假天下
  救物
[004-004a]
救物而稱義者人不義之行惠而求報者人
不報之民之情也讓之則多爭之則少就之
則去避之則來與之則輕惜之則奪是故大
義無狀大恩無象大義成不知者荷之大恩
就不識者報之
  書道
心不疑乎手手不疑乎筆忘手筆然後知書
之道和暢非巧也淳古非朴也柔弱非美也
强梁非勇也神之所浴氣之所沐是故點策
蓄血氣顧盻含情性無筆墨之跡無機智之
[004-004b]
狀無剛柔之容無馳騁之象若黃帝之道熙
熙然君子之風穆穆然是故觀道者其心樂
其神和其氣融其政太平其道無眹夫何故
見山思靜見水思動見雲思變見名思貞人
之常也
  鳳鴟
鳳不知美鴟不知惡陶唐氏不知聖有苗氏
不知暴使陶唐氏恃其聖非聖也有苗氏知
其暴不暴也衆人皆能寫人之形而不能寫
己之形皆能求人之惡而不能求己之惡皆
[004-005a]
能知人之禍而不能知己之禍是以大人聽
我聲察我色候我形伺我氣然後知人之情

  知人
觀其文章則知其人之貴賤焉觀其書篆則
知其人之情性焉聞其琴瑟則知其人之道
德焉聞其教令則知其人之吉凶焉小人由
是知唐堯之容淳淳然虞舜之容熙熙然伯
禹之容蕩蕩然殷湯之容堂堂然文王之容
巍巍然武王之容諤諤然仲尼之容皇皇然
[004-005b]
則天下之人可以自知其愚與賢
  螻蟻
螻蟻之有君也一拳之宫與衆處之一塊之
臺與衆臨之一粒之食與衆蓄之一蟲之肉
與衆咂之一罪無疑與衆戮之故得心相通
而後神相通神相通而後氣相通氣相通而
後形相通故我病則衆病我痛則衆痛怨何
由起叛何由始斯太古之化也
  歌舞
能歌者不能者聽之能舞者不能者觀之巧
[004-006a]
者不巧者辯之賢者不賢者任之夫養木者
必將伐之待士者必將死之網之以冠冕釣
之以爵禄若馬駕車輅貴不我得彘食糟糠
肥不我有是以大人道不虛貴得不虛守貧
有所倚退有所恃退者非樂寒賤而甘委棄
  躑躅
躑躅之酒烏喙之脯莨浪菪蕩之膏冶葛之
乳初噉之若芥再噉之若黍復噉之若丸又
噉之若脯小人由是知彊弩可以漸引巨鼎
可以漸舉水火可以漸習虎兕可以漸侣逆
[004-006b]
者我所化辱者我所與不應者我所命不臣
者我所取所以信柔馬不可馭漸賊不可禦
得之以爲萬化之母
  止鬭
止人之鬭者使其鬬抑人之忿者使其忿善
救鬭者預其鬭善解忿者濟其忿是故心不
可伏而伏之愈亂民不可理而理之愈怨水
易動而自清民易變而自平其道也在不逆
萬物之情
  象符
[004-007a]
術有降萬物之藴毒者則交臂鈎指象之爲
符是故若夭矯之勢者鱗之符若飛騰之勢
者羽之符若偃蹇之勢者毛之符若拳跼之
勢者介之符所以知拱折者人之符夫拱手
者人必拱之折腰者人必折之禮之本也而
䟽之爲萬象别之爲萬態教之蹈舞非蹈舞
也使之禱祝非禱祝也我既寡實彼亦多虛
而責人之無清固無情也而罪禮之無驗固
無驗也
  善惡
[004-007b]
爲惡者畏人識必有識者爲善者欲人知必
有不知者是故人不識者謂之太惡人不知
者謂之至善好行惠者恩不廣務竒特者功
不大善愽奕者智不遠文綺麗者名不乆是
以君子惟道是貴惟德是守所以能萬世不



化書卷之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