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5f0017 集註太玄經--揚雄 (master)


[003-001a]
集註太玄經卷之三心三
二方一州一部一家更
 更居亨切陰家水準革入更初一二十分
 九秒穀兩氣應次八日舍天畢
陽氣既飛變勢易形物改其靈
 宋曰在天稱飛
初一冥化否貞若性測曰冥化否貞少更方

 少詩照切一爲思始而當夜幼少之時習
 於不正如其天性不可復改也賈誼曰幼
[003-001b]
 成若天性習慣如自然少更方者道變於
 幼少之時也
次二時七時九軫轉其道測曰時七時九不
失當也
 七者陽之盛也九者陽之衰也軫輪也二
 爲思中而當晝君子消息盈虚隨時盛衰
 如輪之轉應變無窮不失至當也
次三化白于泥淄測曰化白于泥變不明也
 王曰凡改更之道貴於變惡從善今反爲
 泥淄失更之宜光謂淄黑也三爲思上而
[003-002a]
 當夜與不善人居如以白物涅於泥中與
 之皆黑也
次四更之小得用無不利測曰更之小得民
所望也
 王本不利字下更有我否非其有恥六字
 今從諸家四爲福始而當晝變更之小得
 者也變更小得合於民望用無不利
次五童牛角馬不今不古測曰童牛角馬變
天常也
 王曰五居盛位而當夜是改更之道大不
[003-002b]
 得其所牛反童之馬反角之不今不古無
 其事也光謂無角曰童小人得位妄變法
 度反易天常既不適於今又不合於古若
 劉歆王莽之類是也
次六入水載車出水載杭宜于王之更測曰
車杭出入其道更也
 諸家皆無王字今從范本杭與航同舟也
 水舟陸車理之常也如履雖新必施於足
 冠雖敝必冠於首然湯武達節應天順人
 君臣易位其道當然不得不變也
[003-003a]
次七更不更以作病測曰更不更不能自臧

 諸家本皆作能自臧也今從王本七爲禍
 始而當夜俗化之敝失於當更而不更故
 也董仲舒曰爲政而不行甚者必變而更
 化之乃可理也
次八駟馬跙跙能更其御測曰駟馬跙跙更
御乃良也
 范本作而更其御今從宋陸王本跙才與
 切范曰跙跙不調也王曰得位當晝更之
[003-003b]
 以道駟馬跙跙行不進也更以良御乃得
 其宜光謂八爲禍中故曰駟馬跙跙以象
 國家不安也然當日之晝故曰更其御也
 更御以象改任賢人使修政治也
上九不終其德三歲見代測曰不終之代不
可乆長也
 范本無久字今從宋陸王本九爲禍極而
 當夜小人不終其德驕淫失位人將代之
 也
 二方一州/一部二家
[003-004a]
 陽家火準夬
陽氣彊内而剛外動能有斷决
 范本作動而能有斷决王本作動而能斷
 决今從宋陸本
初一斷心滅斧冥其繩矩測曰斷心滅斧内
自治也
 一爲思始而當晝能以法度内斷於心而
 人不見其迹者也
次二冥斷否在塞耳測曰冥斷否中心疑也
 二爲思中而當夜心識蒙暗不能决斷雖
[003-004b]
 有嘉謀不知適從聽之不聦故曰塞耳也
次三决其聾𪖣利以治穢測曰决其聾𪖣利
謀也
 𪖣丁計切王曰𪖣鼻疾也光謂三爲成意
 而當晝能决去蔽塞通納善謀者也
次四斷我否食非其有耻測曰斷我否食可
恥也
 四爲下禄而當夜處非其位食非其禄不
 能自斷而去誠可恥也
次五大腹决其股脱君子有斷小人以活測
[003-005a]
曰大腹决脱斷得理也
 王本股作服今從諸家五爲著明而當晝
 斷之盛者也大腹决不容姧也其股脱所
 存大也
次六决不决爾仇不闊乃後有鉞測曰决不
决辜及身也
 六過中而當夜當斷不斷仇讎不遠必將
 受其戮辱者也
次七庚斷甲我心孔碩乃後有鑠測曰庚斷
甲義斷仁也
[003-005b]
 范曰庚義也甲仁也孔甚也碩大也鑠美
 也光謂庚金主羲甲木主仁七爲刀有用
 刑之象君子以羲斷仁舍小取大然後有
 治平之美也夏書曰威克厥愛允濟
次八勇侏之傠盗蒙决夬測曰盗蒙之决妄
斷也
 小宋本傠作𣣢音移今從諸家王本無夬
 字今從二宋陸范本侏音株傠音伐范曰
 無道爲侏反義爲傠
上九斧刃蛾蛾利匠人之貞測曰蛾蛾之斧
[003-006a]
利征亂也
 九爲兵爲鉞又爲禍極故曰斧刃蛾蛾匠
 人執斧以伐木君子秉羲以征亂
 二方一州/一部三家
 陰家木亦準夬致果爲毅夬揚于王庭故毅
 兼有言語之象
陽氣方良毅然敢行物信其志
 信與伸同宋曰善而不橈爲良
初一懷威滿虚測曰懷威滿虚道德亡也
 一爲思始而當夜小人懷威滿心恃力滅
[003-006b]
 羲者也
次二毅于心腹貞測曰毅于心腹内堅剛也
 二爲思中而當晝君子守正堅剛不可奪
 也
次三戴威滿頭君子不足小人有餘測曰戴
威滿頭小人所長也
 三爲成意而剛毅外露故曰戴威滿頭君
 子居之則自以爲不足小人居之則自以
 爲有餘
次四君子説器其言柔且毅測曰君予説器
[003-007a]
言有方也
 范本言作人今從宋陸王本四爲下禄而
 當晝君子之言皆有法度適用如器柔而
 不懦毅而不愎也
次五不田而穀毅于揀禄測曰不田而穀食
不當也
 宋陸王本揀作棟今從范本五當日之夜
 無德而享盛禄剛果所施施於擇禄而已
 故曰不田而穀毅于揀禄詩云不稼不穡
 胡取禾三百廛兮
[003-007b]
次六毅于棟柱利安大主測曰毅于棟柱國
任彊也
 六爲上禄而當晝國之大臣忠力强毅能
 勝其任以安社稷者也
次七觥羊之毅鳴不類測曰觥羊之毅言不
法也
 范曰觥羊大羊也光謂羊很物也類善也
 七爲禍階而當夜小人剛很言無所擇不
 顧法度也
次八毅于禍貞君子攸名測曰毅于禍貞不
[003-008a]
可幽蔀也
 宋陸本蔀作都王作却今從范本蔀蒲口
 切王曰八居禍中故毅于禍而當位當晝
 不失其貞是君子之所名也光謂君子守
 正遇禍剛毅不撓身雖可殺而名不可掩
 也蔀覆也
上九豨毅其牙發以張弧測曰豨毅其牙吏
所獵也
 王本吏作人今從諸家豨音喜王曰居毅
 之極位且當夜若野豕之毅其齒牙必有
[003-008b]
 張弧之斃也光謂豨大豕也小人極毅以
 取禍如豕毅其牙適足自招射獵而已
 一方一州/二部一家
 陽家金準旅入裝次四三十八分三十二
 秒日次實沈立夏氣應斗建巳位律中仲
 吕裝治行也
陽氣雖大用事微陰據下裝而欲去
 陸曰陰氣據下故陽裝束志在去也
初一幽裝莫見之行測曰幽裝莫見心已外

[003-009a]
 一爲思始而當晝君子見微潜有去志而
 人莫知之也
次二𪃿鵝𢡖于冰翼彼南風内懷其乘測曰
𪃿鵝之𢡖懷憂無快也
 宋陸本𢡖作摻今從范王本𪃿音哥又音
 加或作𪃿乘時證切又食陵切王曰𪃿鴈
 也失侶後時𢡖于寒冰然後翼風之南内
 懷其侶憂而無快乘者四鴈也光謂方言
 飛鳥曰雙鴈曰乘乘匹也鴈避寒就温自
 北徂南猶人之去危就安也二爲思中而
[003-009b]
 當夜小人懷寵耽禄不能避患於微如鴈
 之内懷其乘而不能遠游也易曰係遯有
 疾厲
次三徃其志或承之喜測曰徃其志遇所快

 三爲思上而當晝雖爲羈旅徃得其志故
 或承之喜也
次四鶤鷄朝飛踤于北嚶嚶相和不輟食測
曰□鷄朝飛何足賴也
 宋陸本踤作咵王作跨今從范本□與鵾
[003-010a]
 同古魂切踤與萃同又慈恤切王曰大鳥
 朝飛宜就陽以自反之於北失其所向
 雖相和嚶嚶然終不輟其求食之意既失
 其道亦何利焉
次五鴻裝于淄飲食頤頤測曰鴻裝于淄大
將得志也
次六經六衢周九路不限其行賈測曰經六
衢商旅事也
 王曰六衢九路無所不歷勞而求利者小
 人之事也光謂六爲盛多而當夜小人周
[003-010b]
 流天下不限其行非爲行道也其志徇利
 而已與商賈無異也
次七裝無㒧利征咎測曰裝無㒧禍且至也
 宋陸王本㒧作離今從范小宋本㒧與儷
 同音麗
次八季仲播軌泣于道用送厥往測曰季仲
播軌送其死也
 范王本泣于道作泣于之道今從宋陸本
上九裝于昬測曰裝于昬尚可避也
 王曰處裝之道宜處於先今居極位頗失
[003-011a]
 違難之道然得位當晝如整裝避禍於昬
 昧之時雖云太晩猶可避也光謂九爲禍
 終而當晝君子遇禍之窮裝而去之雖於
 時已晩猶愈於宴安不去者也
 二方一州/一部二家
 陰家土準師入衆次四日舍觜觿次八日
 舍參
陽氣信高懷齊萬物宣明嫭大衆多
 信與伸同嫭音護陸曰嫭美貌
初一冥兵始火入耳農輟馬穀尸將班于田
[003-011b]
測曰冥兵之始始則不臧也
 王本穀作轂今從諸家王曰班布光謂一
 以幽微在兵之初兵端已萌而未著者也
 故曰冥兵始夫兵者不祥之器人聞之驚
 遽故曰火入耳農輟其耕爲給饋餉食馬
 以穀爲將用之尸布于田言死者多也
次二兵無刃師無陳麟或賓之温測曰兵無
刃德服無方也
 王本麟作鄰今從諸家陳直刃切范曰麟
 獸有角不觸王曰二居下體之中而又得
[003-012a]
 位當晝得衆之宜故能兵不交刃師不置
 陳而彊鄰敵國皆或賓之光謂二爲思中
 而當晝君子修德於心而四海率服兵無
 所用故曰兵無刃師無陳賓者自外來者
 也麟或賓之象有武而不用也温者不威
 暴也
次三軍或纍車丈人摧孥内蹈之瑕測曰軍
或纍車廟戰内傷也
 宋陸本丈作大孥作弩王本摧作推孥作
 奴今皆從范本三爲思終未戰而先謀於
[003-012b]
 内者也車被纍絓覆所載也丈人家之長
 也孥妻子也謀之不臧如丈人而自摧毁
 其家也夫敗豈外來哉由在内之時已踐
 瑕釁故敵人得而乘之孫子曰未戰而廟
 算不勝者筭少也
次四虎虓振廞豹勝其私否測曰虎虓振廞
如鷹之揚也
 王本勝作騰今從宋陸范本二宋陸范本
 私作秘今從王本虓許交切廞許金切否
 方九切范曰虓怒聲也振廞盛怒貌王曰
[003-013a]
 處衆而近尊位將帥之任也得位當晝善
 用其衆如虎之虓振起廞興也光謂四爲
 下禄得位用衆者也虎豹皆武猛之象用
 兵者雖闞如幀虎時惟鷹揚然不以之争
 利决忿能自勝其私心故可用而不用也
 法言曰或問武曰克能勝其私曰克
次五躆戰喈喈若熊若螭測曰躆戰喈喈恃
力作王也
 躆與踞同當作劇劇甚也五居盛位而當
 夜恃力取勝不足以服天下也
[003-013b]
次六大兵雷霆震其耳維用詘腹測曰大兵
雷霆威震無疆也
 王本維作候今從諸家詘與屈同屈腹猶
 言服其心也六爲極大而當晝王者之兵
 非務殺傷憚之而已故如雷如霆以威聲
 震之使其心服也詩云震驚徐方如雷如
 霆徐方震驚白虎通曰戰者憚也
次七旌旗絓羅干鉞蛾蛾師孕唁之哭且䁲
測曰旌旗絓羅大恨民也
 范王本鉞皆作戈今從宋陸本絓户卦切
[003-014a]
 唁音彦䁲莫佳切范曰弔生曰唁竊視稱
 䁲光謂七爲禍始而當夜師之覆敗者也
 旌旗絓羅干鉞蛾蛾敗亂之貌也師衆也
 夫死婦孕民之愁苦尤劇者也衆孕相唁
 既哭且竊視其上怨恨之也
次八兵衰衰見其病不見輿尸測曰兵衰衰
不血刃也
 衰衰罷弊貌八爲疾瘀爲耗爲剥落爲禍
 中而當晝能罷弊敵國不戰而屈人兵者
 也
[003-014b]
上九斧刃缺其柯折可以止不可以伐徃血
測曰刃缺柯折將不足徃也
 王曰徃必見血而自傷也光謂九爲用兵
 之極逢禍之窮窮兵而不知止者也
 二方一州/二部三家
 陽家水準比密者比近也周密也
陽氣親天萬物丸蘭咸密無間
 王本咸作盛今從諸家王曰丸蘭盛大貌
 萬物乘陽氣皆盛大周密而無間隙也光
 謂陽氣上而親天高之極也
[003-015a]
初一窺之無間大幽之門測曰窺之無間密
無方也
 宋曰事事皆密故以無方言之光謂一爲
 思始而當晝君子潜心於密以立事定功
 人莫能窺者也幾事不密則害成
次二不密不比我心即次測曰不密不比違
厥鄉也
 比頻寐切下同君子愛近以懷遠小人反
 是二爲思中而當夜不能懐近而勞心於
 遠即就也次旅舍也違去其鄉而欲就次
[003-015b]
 於旅舍舍近而圖遠者也詩云無田甫田
 維莠驕驕無思遠人勞心忉忉
次三密于親利以作人測曰密于親爲利臧

 三爲思上而當晝君子愛其親則知愛人
 之親推其心以及他人故曰利以作人
次四密于腥臊三日不覺殽測曰密于腥臊
小惡通也
 王曰密于腥臊親惡德也光謂四爲外佗
 而當夜與不善人相親者也與不善人相
[003-016a]
 親久則化之矣孔子曰與不善人居如入
 鮑魚之肆久而不知其臭則與之爲一矣
 小惡通者始於小惡弗去久則與之通而
 爲一也殽混殽也
次五密密不罅嬪于天測曰密密不罅并天
功也
 罅呼嫁切嬪音頻王曰居中體正得位當
 晝爲時明君親於可親故曰密密不罅謂
 無間隙也如此則能功配於天矣光謂密
 密不罅者君臣百姓靡不親密無有間隙
[003-016b]
 也
次六大惡之比或益之恤測曰大惡之比匹
異同也
 六爲福終而近於禍故比于大惡而或益
 之憂也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異類相匹適
 足自累也易曰比之匪人
次七密有口小鰓大君在無後測曰密口小
鰓賴君達也
 王本無無字小宋本無作其今從宋陸范
 本范小宋本達作逢今從宋陸王本鰓蘇
[003-017a]
 來切
次八琢齒依齦三歲無君測曰琢齒依齦君
自拔也
 齦語斤切王曰齒之與齦相親者也或琢
 其齒而依其齦則失其所親矣
上九密禍之比先下後得其死測曰密禍之
比終不可奪也
 九爲禍極而當晝君子同志相比堅不可
 奪先相謙下則其志益親故雖遇大禍而
 終得其死力也
[003-017b]
 二方一州/三部一家
 陰家火亦準比入親次八日舍東并一十
 六分七秒小滿氣應親者相愛厚也
陽方仁愛全真敦篤物咸親睦
 陽氣純粹故曰全真
初一親非其膚其志齟齬測曰親非其膚中
心閑也
 王本無親字今從二宋陸范本王曰居親
 之初而失位當夜失其親道非其膚謂踈
 遠之人非其肌膚之親而或親之則其志
[003-018a]
 齟齬不相入矣心相防閑失其親道光謂
 一爲思始而當夜親非其親者也外雖相
 親内志不合終必乖離閑者隔礙不通之
 謂也
次二孚其内其志資戚測曰孚其内人莫間

 范本内作肉間作聞王本内作肉間作閑
 今從宋陸本王曰資取也戚親也其志惟
 取於相親附也光謂二爲思中而當晝君
 子以誠信相親之深者也故曰孚其内
[003-018b]
次三螟蛉不屬蜾蠃取之不迓侮測曰螟蛉
不屬失其體也
 王本不迓侮作蠃侮今從宋陸范本蜾音
 果蠃郞果切螟音冥蛉音零屬之欲切螟
 蛉桑蟲蜾蠃蒲盧也屬綴也迓侮猶言御
 侮也三爲思終而當夜小人不能屬綴其
 親以御外侮而使之乖離與佗人相合如
 螟蛉不能自育其子而爲蜾蠃所取也詩
 云螟蛉有子蜾蠃負之教誨爾子式穀似
 之
[003-019a]
次四賓親于禮飲食几几測曰賓親于禮賓
主偕也
 王曰几几有法度也光謂四爲條暢而當
 晝君子以饗燕之禮交通親愛者也賓所
 以親親其有禮不在飲食也孔子曰吾食
 於少施氏而飽少施氏食我以禮賓主偕
 言皆有禮也
次五厚不厚比人將走測曰厚不厚失類無
方也
 比頻寐切王曰五雖居中而失位當夜當
[003-019b]
 厚者不厚則其所比附之人皆將去之光
 謂不能親其所當親厚其所當厚使比近
 之人皆棄之而走失類孤立危無日矣子
 太叔曰晋不鄰矣其誰云之
次六厚厚君子秉斗測曰厚厚君子得人無
疆也
 六爲盛多而當晝能親其所親厚其所厚
 者也夫君子厚近而遠者至親親而䟽者
 附如斗居中央而衆星拱之故曰君子秉
 斗
[003-020a]
次七高亢其位庳於從事測曰位高事庳德
不能也
 宋陸本從作周范作同今從王本庳便是
 必至二切又音卑王曰七居過滿之地失
 位當夜位雖高亢而所行之事則甚庳細
 也
次八胏附乾餱其幹已良君子攸行測曰胏
附之行不材也
 宋王本胏作脯幹作乾行作徃王本附作
 腑今從范本餱音侯范曰削曰胏胏
[003-020b]
 附如胏之附木王曰有胏附之親而生乾
 餱之怨君子去之詩云民之失德乾餱
 以愆光謂肺附以諭族人附著宗主也民
 雖微賤猶當分乾餱以濟其親也胏附之
 親至薄也猶當以乾餱收恤之況良幹而
 棄之乎此微子所以歸周也
上九童親不貞測曰童親不貞還自荄也
 荄古哀切宋曰謂自盡其根荄也王曰居
 親之極而失位當夜若童昬之人所親者
 必不正矣
[003-021a]
 二方一州/三部二家
 陽家木準小畜
陽氣大滿於外微陰小斂於内
 陸曰謂陰小斂萬物之根荄
初一小斂不貸利用安人正國測曰小斂不
貸其道當也
 貸它代切自一至三微而未著故皆有韱
 小之象一當日之晝君子賦斂薄而有常
 不稱貸於民故利用安人正國一曰貸當
 □吐得切
[003-021b]
次二墨斂韱韱𥧲我匪貞測曰墨斂韱韱非
所以光也
 小宋本韱作截王本𥧲作𥧲今從宋陸范
 本韱息廉切范曰韱韱少也光謂墨貪也
 小人貪於聚斂喜見小利漸而入於匪正
 非所以爲光美也
次三見小勿用以我扶䟽測曰見小勿用俟
我大也
 王曰三得位當晝得斂之宜見小勿用是
 因我滋以至扶踈盛大也光謂物方微
[003-022a]
 小君子養之以俟大而後取之禮不麛
 不卵不□胎不殀夭草木零落然後入山
 林皆此意也
次四斂利小刑小進大退測曰斂利小刑其
政退也
 范本政作正今從宋陸王本
次五畜槃而衍繭純于田測曰畜槃繭純不
奪時也
 槃樂也純美也五爲繭又居盛位而當晝
 賦斂不妄生之有時用之有節故六畜蕃
[003-022b]
 衍蠶桑饒美也
次六閔而緜而作大元而小人不戒測曰閔
緜之戒不識微也
 王本閔緜之戒作閔緜不戒今從宋陸范
 本閔緜小貌元始也六在斂家過中而當
 夜斂怨者也怨始於小而至於大小人不
 戒故怨及之而不自知也
次七夫牽于車妻爲剥荼利于王姑不利公
家病測曰牽車剥荼斂之資也
 陸曰資財夫妻斂財利家不利國也王曰
[003-023a]
 牽車重役而其利微剥荼苦菜而其功寡
 可以給私室利于王姑不足以供公上也
 光謂爾雅王父之姊妹爲王姑
次八大斂大顛測曰大斂之顛所斂非也
 陸范王本顛作巔今從二宋本王曰八居
 斂極而失位當夜大斂者也處禍之中而
 求大斂必有顛隮之患矣
上九斂于時利圉極菑測曰斂于時奚可幾

 王曰圉與禦同光謂九爲禍極而當晝君
[003-023b]
 子當豐穰之時重斂而民不以爲暴所以
 豫備凶歳禦此極灾也幾當作譏言斂得
 其時雖重無譏也孟子疾狗□食人食而
 不知檢塗有餓莩而不知發
 二方一州/三部三家
 陰家金準乾
陽氣純剛乾乾萬物莫不彊梁
 范王本純作統今從宋陸本
初一彊中否貞無攸用測曰彊中否貞不可
與謀也
[003-024a]
 否方乆切一爲思始而當夜彊心而不正
 者也故無所可用
次二鳳鳥于飛修其羽君子于辰終莫之圉
測曰鳳鳥于飛君子得時也
 范曰圉止也光謂辰時也二爲思中而當
 晝君子得時彊於爲義人莫之止如鳳鳥
 之飛其羽修長不能制也凡中者皆
 有得位得時之象
次三柱不中梁不隆大厦微測曰柱不中不
能正基也
[003-024b]
 三居下體之首而承於上梁柱之象也當
 日之夜小人不彊而弱不勝其任者也不
 勝其任則國基墜矣
次四爰聦爰明左右㩖㩖測曰爰聦爰明庶
士方來也
 宋陸王本㩖皆作橿小宋作彊今從范本
 王本方作永今從諸家范曰四在其行行
 數相扶㩖㩖盛也王曰㩖㩖然衆扶之貌
 也吴曰㩖從手字書無之從木者音薑范
 以四爲金而本首爲金故云行數相扶不
[003-025a]
 以彊爲扶也光謂四爲條暢而當晝君子
 有聰明之德故庶士方來左右助之所以
 爲彊也
次五君子彊梁以德小人彊梁以力測曰小
人彊梁得位益尤也
 王曰五居君位而失時當夜無君之德小
 人之彊梁也彊梁以力必有顛危
次六克我彊梁于天無疆測曰克我彊梁大
美無基也
 王本無基作無疆今從宋陸范本宋曰無
[003-025b]
 基謂無疆界言廣遠也王曰六爲彊主得
 位當晝能克彊梁自彊其德則君道益光
 故至于天而無窮也光謂五以消六過
 乎中而當晝君子能與時消息自勝其彊
 者也如是則享有遐福與天無疆矣
次七金剛肉柔血流于田測曰金剛肉柔法
太傷也
 王本無流字今從諸家七爲敗損而當夜
 小人用法太傷者也以剛金斷柔肉無有
 不勝血流于田不仁之甚也
[003-026a]
次八彊其衰勉其弱測曰彊其衰勉自彊也
 八爲疾瘀而當晝君子能彊衰勉弱不自
 淪溺者也
上九太山拔梁柱折其人顛且蹶測曰山拔
梁折終以猛也
 王本太山拔作大枝拔今從諸家王曰處
 彊之極而失位當夜彊而過亢者也光謂
 小人彊梁過甚山拔梁折自取顛蹶者也
 二方二州/一部一家
 陽家水亦準乾睟與粹同陸曰乾純粹精
[003-026b]
 也
陽氣袀睟清明物咸重光保厥昭陽
 王本袀作初今從諸家袀與均同宋曰保
 安也是時陰氣斂藏於下陽氣袀睟清明
 故萬物高者下者皆重光華安其性命而
 煦陽之德矣陸曰袀睟猶純睟也
初一睟于内清無穢測曰睟于内清無穢也
 一爲思始而當晝君子純粹在心清明不
 雜故能總群元成萬務也
次二冥駮冒睟𥅡于中測曰冥駮冒睟中自
[003-027a]
□也
 𥅡與恧同女六切□於計切陸曰□隱也
 范曰𥅡慙也駮不純也光謂二爲思中而
 當夜小人於冥昧之中以駁雜之心冒没
 純粹雖外以欺物而心不免慙也
次三目上于天耳下于淵恭測曰目上耳下
聰察極也
 王本無恭字今從諸家三爲思終而當晝
 君子思慮純粹則聰明無所不通故曰目
 上于天耳下于淵雖然不敢以此自恃猶
[003-027b]
 嚴恭寅畏所以能全其粹也
次四小人慕睟失禄貞測曰小人慕睟道不
得也
 王曰失位當夜其道已駁雖慕純粹之道
 而失其福禄與貞正也
次五睟于幽黄元貞無方測曰睟于幽黃正
地則也
 陸曰則法也王曰居中體正得位當晝爲
 睟之主純德大明睟于幽玄之中而有黄
 中通理之德元始貞正其道無方不可名
[003-028a]
 也光謂元者善之長也五爲中和而當晝
 君子雖有幽隱不失中和之道所以爲粹
 也守其元正以應萬務無施不適如地之
 德亦以幽黄元貞成萬物也
次六大睟承愆易測曰大睟承愆小人不克

 王本賛云大睟承愆小人不克測云大睟
 之道小人不克今從諸家王曰六居盛位
 睟之大者而失位當夜故承之以愆光謂
 五以上作消六過中而當夜不能全其純
[003-028b]
 粹者也夫白玉易瑕清水易污故大粹者
 非小人之所能全必將承以過差也
次七睟辰愆君子補愆測曰睟辰愆善補過

 王曰七居禍始是睟時之愆然以得位當
 晝不失君子之德故能補過無咎也光謂
 時之有過惟君子能補之以成其粹也詩
 云衮職有闕惟仲山甫補之
次八睟惡無善測曰睟惡無善終不可佐也
 王曰失位當夜純于惡德則善無由而入
[003-029a]
 矣光謂八爲疾瘀而當夜純惡無善之人
 何可輔也
上九睟終永初貞測曰睟終之貞誠可嘉也
 王曰九居數極而得位當晝是能保其純
 粹不失善道永如初之正也光謂九爲粹
 極能慎終如始全其純正者也
 二方二州一部二家盛
 陰家火準大有入盛次二三十三分三十
 秒日次鶉首芒種氣應斗建午位律中蕤
 賓
[003-029b]
陽氣隆盛充塞物窴然盡滿厥意
 王本窴作冥今從宋陸范本窴音田宋曰
 窴然滿也
初一盛不墨失冥德測曰盛不墨中不自克

 宋陸本中作終今從范王本陸曰克勝也
 不能自勝其嗜欲王曰一居盛始而當夜
 盛而不能默者也如此則失其闇然之德
 矣光謂墨法也凡盛之道非致盛之難處
 盛難也一爲思始而當夜盛而無法以自
[003-030a]
 制約則喪其幽隱之德也
次二作不恃克大有測曰作不恃稱玄德也
 稱尺證切王曰居盛之時得位當晝明乎
 自然之道是有作爲之功而不恃其功如
 此則能至於大有矣光謂二爲思中而當
 晝作而不恃爲而不有惟其不有故能大
 有也稱當也
次三懷利滿匈不利于公測曰懷利滿匈不
私門也
 三爲思上而當夜君子諭於義小人諭於
[003-030b]
 利小人思慮求盛不過營利而已故曰懷
 利滿匈利於私斯害於公矣
次四小盛臣臣大人之門測曰小盛臣臣事
仁賢也
 王本仁作人今從宋陸本四爲福始故曰
 小盛也臣臣自卑賤之意也君子當小盛
 之初能自卑賤承事仁賢以致大盛凡爲
 大人者未有不由此道而出故曰大人之
 門也
次五何福滿肩提禍撣撣測曰何福提禍小
[003-031a]
人之道也
 宋本撣撣作闡闡今從范王本何胡可切
 王曰撣音纏義亦取其相纏不去之象陳
 音丹又使丹切曰五居盛位故云何福福
 至盛故云滿肩極盛必反故云提禍光謂
 凡賛當夜者皆小人之道也以小人而享
 盛福禍必隨之故曰何福滿肩提禍撣撣
次六天賜之光大開之彊于謙有慶測曰天
賜之光謙大有也
 范王本賜作錫今從宋陸本六爲盛多極
[003-031b]
 大而當晝君子受天明命大啓上宇者也
 夫極盛難處也故必用謙然後有慶
次七乘火寒泉至測曰乘火寒泉禍不遂也
 范本測曰乘火泉至禍不遠也今從宋陸
 王本王曰當盛之時七居過滿又與本首
 同爲火數二火之盛炎炎上干爲六所忌
 故寒泉將至而有撲滅之憂也光謂七爲
 禍始而當夜乘火者盛之極也寒泉至者
 滅不乆也
次八挹于滿熒幾後之傾測曰挹于滿幾不
[003-032a]
免也
 宋陸本挹作拘今從范王本王本無熒字
 今從宋陸范本范本幾不免也作幾危也
 今從宋陸王本幾音畿又音機王曰得位
 當晝善於處盛滿而能挹必後之傾危而
 不傾蓋謙挹以免也處盛之極非挹滿之
 道殆不免乎
上九極盛不救禍降自天測曰極盛不救天
道反也
 九居盛極當日之夜逢禍之窮盛極必衰
[003-032b]
 者也
 二方二州/一部三家
 陽家木準家人
陽方躆膚赫赫爲物城郭萬物咸度
 范本萬物咸度作物咸得度今從宋陸王
 本躆音據宋曰爲物城郭欲萬物皆安其
 居陸曰躆充實貌陽爲城郭萬物皆居其
 中故曰咸度也王曰城郭在外之象光謂
 膚亦當作躆躆動作彊梁貌爲物城郭者
 言養衛萬物使陰氣不得傷也度當作定
[003-033a]
 𡧪古宅字宅居也
初一匪譽匪咎克守厥家測曰匪譽匪咎其
道常也
 一居家之最下子孫之象當日之晝能守
 常道無咎無譽保家之主也
次二家無壺婦承之姑或洗之塗測曰家無
壺無以相承也
 壺者承上以養人者也家無壼下不供養
 也二居下體之中有婦之象婦者所以承
 姑也今反使姑承之爲之先塗服勞辱之
[003-033b]
 事上下失序逆莫大焉
次三長幼序子克父測曰子克父乃能有興

 范本作長幼序序今從宋陸王本王曰得
 位當晝故居室有倫長幼各得其序子能
 幹父之業者也光謂三居下體之上而當
 晝幼能事長子能任其父事者也
次四見豕在堂狗繫之迒測曰見豕在堂其
體不慶也
 迒音剛又户郎切繫與系同迒獸迹也狗
[003-034a]
 豕皆汙穢之物堂尊者之處也四爲下禄
 而在中體位稍尊矣然當日之夜小人之
 道也凡爲家之道正其身然後可以齊家
 今四在堂自有豕行則在下者亦如狗系
 迹而進不可止也慶善也
次五舳艫調安利富貞測曰舳艫安和順其
疆也
 舳直六切艫落胡切王曰不失其居而無
 遠不適處舟之義也五既得位當晝爲居
 之主徃必濟者也故舳艫調安而有所利
[003-034b]
 富不失其居室之道乎光謂舳船後用柂
 處也艫船前刺棹處也五居盛位而當晝
 君子能治其家者也舳艫調安則衆賴以
 寧上下和順則家賴以齊富者家之福也
 富不失正所以爲美也其當作無
次六外其井竈三歲見背測曰外其井竈三
歲不享也
 王曰三歲數之終也光謂井竈者飲食之
 資要務也而外之則家何以養矣六
 過中而當夜小人不能睦其宗族之賢者
[003-035a]
 而踈外之不過三歲則親皆叛之矣不享
 者不得飲食也
次七老父擐車少女提壺利考家測曰老父
擐車其體乃莊也
 王本考作于今從宋陸范本擐音患擐貫
 也以手貫車轅而行之所以載物也提壺
 者承上以養也考成也七居上體有尊長
 之象老父者家之至尊也少女者家之至
 卑也尊能載衆卑能承上故利以成家也
 夫齊家者不可以不嚴也故其體莊嚴然
[003-035b]
 後能載衆也易曰家人嗃嗃悔厲吉婦子
 嘻嘻终吝
次八反其几雙其朼其家不旨測曰反几雙
朼家用不臧也
 二宋陸本朼皆作牝王作牡今從范本其
 家宋陸作九家范小宋作几家按古其字
 作兀因此致誤耳今從王本朼與匕同几
 當上承匕當用一理之常也八爲禍中而
 當夜反其几者幼不承長而上不獲安也
 雙其匕者家不統於尊而用事者衆也旨
[003-036a]
 美也幼不承長尊不統卑家道壞亂故不
 美也
上九株生糵其種不絶測曰株生糵其類乃
長也
 蘖魚列五葛二切種章勇切王曰九居過
 亢枯朽之象得位當晝株而生蘖者也光
 謂木斬而復坐曰蘖九爲禍極家已絶矣
 而當日之晝是尚有遺種能復興其家者
 也
 二方二州/二部一家
[003-036b]
 陰家金準井改邑不改井無喪無得徃來
 井井有法之象
陽高縣厥法物仰其墨莫不被則
 縣音玄宋曰墨者法之繩墨也光謂是時
 陽氣極高物咸象之莫不蒙被其法
初一造法不法測曰造法不法不足用也
 王曰作法之初而失位當夜不足法者也
 光謂一爲思始故曰造法法言曰模不模
 範不範爲不少矣
次二摹法以中克測曰摹法以中衆之所共
[003-037a]

 摹與模同摹猶制也二爲思中而當晝制
 法以中然後能成也洪範皇極衆之所共
 由也
次三準繩不甫亡其規矩測曰準繩不甫其
用爽也
 甫美也爽差也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
次四準繩規矩莫違我施測曰準繩規矩由
身行也
 君子先修其身其身正不令而行
[003-037b]
次五繘陸陸瓶窴腹井潢洋終不得食測曰
缾窴腹非學方也
 宋陸本窴作冥今從范王本繘音繘窴音
 田潢音黄陸曰方道也王曰缾窴腹不可
 以盛也井潢洋水多之貌也終不得食者
 汲引之道非也光謂繘汲索也陸陸索下
 貌缾腹先實則水不得入井雖潢洋終不
 得食也學者虛以受人則人樂告之五居
 井之盛而當日之夜小人先自驕滿不能
 納物者也
[003-038a]
次六于紀于綱示以貞光測曰于紀于綱大
統明也
 王曰以貞正光明之道俾人不惑光謂六
 居上禄以施其法能紀綱天下示人正光
 之道者也
次七密網離于淵不利于鱗測曰密網離淵
苛法張也
 王曰七居過滿而當夜作法太密網麗于
 泉而鱗不寧法施於國而人不便者也光
 謂七爲網又爲敗損而當曰之夜法苛民
[003-038b]
 駭者也故曰密網離于淵不利于鱗
次八正彼有辜格我無邪測曰正彼有辜敺
而至也
 敺與驅同宋曰敺百姓使至無邪也王曰
 八居上體之中而當晝能用其法正其有
 罪以至於人無邪心也光謂格至也正有
 辜以至無邪用刑之善者也舜曰刑期于
 無刑
上九井無幹水直衍匪谿匪谷終于愆測曰
井無幹法妄恣也
[003-039a]
 王本匪溪匪谷作利心匪谿今從宋陸范
 本幹音寒范曰幹以檢扞於井泄取有時
 王曰處法之極而當夜無法者也國而無
 法則人易犯井而無幹則水衍溢也光謂
 九爲禍極而當夜法妄恣無常與無法同
 民志迷惑不知所從則冒犯而終亂耳如
 并無幹水將衍溢非谿非谷而注射妄行
 終於愆過而已矣
 二方二州/二部二家
 陽家上準咸入應次六一十八分五秒夏
[003-039b]
 至氣應故兼準離
陽氣極于上陰信萌乎下上下相應
 信猶聲兆也
初一六幹羅如五枝離如測曰六幹羅如附
離君也
次二上歷施之下律和之非則否測曰上施
下和匪其真也
 范本真作肯今從宋陸王本和胡卧切歷
 謂十二辰也律謂十二管也斗建十二辰
 於上律布十二管於下上下相應苟非其
[003-040a]
 合則不應也
次三一從一横天網□□測曰一從一橫經
緯陳也
 從即容切□陳音郞吴郞宕切范曰□□
 廣大貌王曰天網□□者踈而不漏之義
 光謂三爲思上而當晝君子能經緯天地
 者也離爲文明又有網罟之象
次四授我罘罟絓羅于野至測曰援我罘罟
不能以仁也
 授音爰罘音浮絓胡卦切四者陽氣將熄
[003-040b]
 陰氣將生德去而刑至者也又離有網罟
 之象故曰援我罘罟絓羅于野至者言其
 事將至如云履霜堅冰至也
次五龍翰于天貞栗其鱗測曰龍翰之栗極
懼墜也
 翰胡安切王曰居中體正得位當晝爲應
 之主故象龍飛于天光謂龍以諭陽翰飛
 也五爲純陽盛大之極故曰龍翰于天君
 子居盛大之極不可不正不可不懼故曰
 貞栗其鱗
[003-041a]
次六熾承于天冰萌于地測曰承天萌地陽
始退也
 王本熾承作𡑠古熾字今從宋陸范本熾
 陽之盛也冰陰之極也六當夏至之初陽
 極陰生之際小人道長君子道消故曰熾
 承于天冰萌于地敬戒之微盡在於是也
次七日彊其衰應蕃貞測曰自彊其衰惡敗
類也
 惡烏故切七爲禍始而當晝君子能自彊
 其衰則應之者蕃多而不失其正也
[003-041b]
次八極陽徵陰不移日而應測曰極陽徵陰
應其發也
 王本徵作微其作時今從宋陸范本治極
 召亂盛極召衰福極召禍不移日而應也
上九元離之極君子應以大稷測曰元離之
極不可遏也
 范本作不可遏止今從宋陸王本陸曰遏
 止也王曰大稷日將暮也吴曰稷音義與
 昊同光謂元離大明也大明之極極盛必
 衰君子應時與之消故曰君子應以大昊
[003-042a]





集註太玄經卷之三






[003-042b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