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5c0136 南華真經新傳--王雱 (master)


[019-001a]
南華眞經新傳卷之十九積九
   宋 王 元 澤 傳
  漁父篇
 夫能忘憂保眞脱於世俗之拘係而樂於
 江海之游者此惟林漁父若是矣莊子因
 而作漁父篇
孔子遊乎緇帷之林休坐乎杏壇之上弟子
讀書孔子弦歌鼓琴奏曲未半有漁父者下
船而來鬚眉交白被髮揄袂行原以上距陸
而止左手據膝右手持頤以聽曲終而招子
[019-001b]
貢子路二人俱對客指孔子曰彼何爲者也
子路對曰魯之君子也客問其族子路對曰
族孔氏客曰孔氏者何治也子路未應子貢
對曰孔氏者性服忠信身行仁義飾禮樂選
人倫上以忠於世主下以化於齊民將以利
天下此孔氏之所治也又問曰有土之君與
子貢曰非也侯王之佐與子貢曰非也客乃
笑而還行言曰仁則仁矣恐不免其身苦心
勞形以危其眞嗚呼遠哉其分於道也子貢
還報孔子孔子推琴而起曰其聖人與乃下
[019-002a]
求之至於澤畔方將杖挐而引其船顧見孔
子還鄉而立孔子反走再拜而進客曰子將
何求孔子曰曩者先生有緒言而去丘不肖
未知何謂竊待於下風幸聞咳唾之音以卒
相丘也客曰嘻甚矣子之好學也孔子再拜
而起曰丘少而脩學以至於今六十九歲矣
無所得聞至教敢不虚心客曰同類相從同
聲相應固天之理也吾請釋吾之所有而經
子之所以子之所以者人事也天子諸侯大
夫庶人此四者自正治之美也四者離位而
[019-002b]
亂莫大焉官治其職人憂其事乃無所陵故
田荒室露衣食不足徵賦不屬妻妾不和長
少無序庶人之憂也能不勝任官事不治行
不清白群下荒怠功美不有爵禄不持大夫
之憂也廷無忠臣國家昏亂工技不巧貢職
不美春秋後倫不順天子諸侯之憂也陰陽
不和寒暑不時以傷庶物諸侯暴亂擅相攘
伐以賤民人禮樂不節財用窮匱人倫不飭
百姓淫亂天子有司之憂也今子旣上無君
侯有司之勢而下無大臣職事之官而擅飾
[019-003a]
禮樂選人倫以化齊民不泰多事乎且人有
八疵事有四患不可不察也非其事而事之
謂之總莫之顧而進之謂之佞希意導言謂
之謟不擇是非而言謂之諛好言人之惡謂
之讒析交離親謂之賊稱譽詐僞以敗惡人
謂之慝不擇善否兩容頰適偷拔其所欲謂
之險此八疵者外以亂人内以傷身君子不
友明君不臣所謂四患者好經大事變更易
常以挂功名謂之叨專知擅事侵人自用謂
之貪見過不更聞諫愈甚謂之狠人同於己
[019-003b]
則可不同於己雖善不善謂之矜此四患也
能去八疵無行四患而始可教已孔子愀然
而歎再拜而起曰丘再逐於魯削迹於衛伐
樹於宋圍於陳蔡丘不知所失而離此四謗
者何也客悽然變容曰甚矣子之難悟也人
有畏影惡迹而去之走者舉足愈數而迹愈
多走愈疾而影不離身自以爲尚遲疾走不
休絶力而死不知處陰以休影處靜以息迹
愚亦甚矣子審仁義之間察同異之際觀動
靜之變適受與之度理好惡之情和喜怒之
[019-004a]
節而幾於不免矣謹修而身愼守其眞還以
物與人則無所累矣今不修之身而求之人
不亦外乎
 夫造物者之造物均受其命而各付其分
 矣惟人一受成形而不變以待盡故憂患
 從而以爲累此漁父所以有四憂八疵四
 患之言也夫有心者必有我有我則外不
 能冥其極也外不能冥其極則衣食之不
 足爵禄之不持貢職之不美財用之匱乏
 皆所爲憂而已矣憂旣生而務役其物以
[019-004b]
 解憂故總佞謟諛讒賊險慝之疵亦從而
 生矣八疵生則貪叨矜狠又從而繼生是
 皆有心有我不能冥極之所致也惟庶人
 大夫諸侯天子皆冥其極而無心無我則
 衣食爵禄貢職財用皆度外之物爾豈能
 累我而爲憂乎故不憂而已矣不憂則自
 得自得則入於無疵也八疵四患又何見
 其交生乎此莊子託漁父以言其冥極之
 事也周之所言豈爲得己乎
孔子愀然曰請問何謂眞客曰眞者精誠之
[019-005a]
至也不精不誠不能動人故强哭者雖悲不
哀强怒者雖嚴不威强親者雖笑不和眞悲
無聲而哀眞怒未發而威直親未笑而和眞
在内者神動於外是所以貴眞也其用於人
理也事親則慈孝事君則忠貞飲酒則歡樂
處喪則悲哀忠貞以功爲主飲酒以樂爲主
處喪以哀爲主事親以適爲主功成之美無
一其迹矣事親以適不論所以矣飲酒以樂
不選其具矣處喪以哀無問其禮矣禮者世
俗之所爲也眞者所以受於天也自然不可
[019-005b]
易也故聖人法天貴眞不拘於俗愚者反此
不能法天而恤於人不知貴眞禄禄而受變
於俗故不足惜哉子之蚤湛於人僞而晚聞
大道也孔子又再拜而起曰今者丘得遇也
若天幸然先生不羞而比之服役而身教之
敢問舍所在請因受業而卒學大道客曰吾
聞之可與往者與之至於妙道不可與往者
不知其道愼勿與之身乃無咎子勉之吾去
子矣吾去子矣乃刺船而去延縁葦間顔淵
還車子路授綏孔子不顧待水波定不聞挐
[019-006a]
音而後敢乗子路旁車而問曰由得爲役乆
矣未嘗見夫子遇人如此其威也萬乗之主
千乗之君見夫子未嘗不分庭伉禮夫子猶
有倨傲之容今漁父杖挐逆立而夫子曲要
磬折言拜而應得無太甚乎門人皆怪夫子
矣漁父何以得此乎孔子伏軾而歎曰甚矣
由之難化也湛於禮義有間矣而樸鄙之心
至今未去進吾語汝夫遇長不敬失禮也見
賢不尊不仁也彼非至仁不能下人下人不
精不得其眞故長傷身惜哉不仁之於人也
[019-006b]
禍莫大焉而由獨擅之且道者萬物之所由
也庶物失之者死得之者生爲事逆之則敗
順之則成故道之所在聖人尊之今漁父之
於道可謂有矣吾敢不敬乎
 内直而不假於物者眞也内直者本於精
 也不假於物者出於誠也故曰眞者精誠
 之至也故精全則與天爲一也誠至則可
 動於天也如此則豈不動於人歟惟不精
 不誠不能與天爲徒而動於天亦不能於
 人矣故曰不精不誠不能動人此篇亦屬
[019-007a]
 於寓言
   列禦寇篇
 夫知道達德而外不能遺形忘己而與物
 同則未爲至人而已矣此莊子因而作列
 禦寇之篇
列禦寇之齊中道而反遇伯昏瞀人伯昏瞀
人曰奚方而反曰吾驚焉曰惡乎驚曰吾嘗
食於十漿而五漿先饋伯昏瞀人曰若是則
汝何爲驚已曰夫内誠不解形謀成光以外
鎮人心使人輕乎貴老而𩐎其所患夫漿人
[019-007b]
特爲食羹之貨多餘之贏其爲利也薄其爲
權也輕而猶若是而況於萬乗之主乎身勞
於國而知盡於事彼將任我以事而效我以
功吾是以驚伯昏瞀人曰善哉觀乎汝處己
人將保汝矣無幾何而往則户外之履滿矣
伯昏瞀人北面而立敦杖蹙之乎頤立有間
不言而出賔者以告列子列子提屨跣而走
暨乎門曰先生旣來曾不發藥乎曰已矣吾
固告汝曰人將保汝果保汝矣非汝能使人
保汝而汝不能使人無保汝也而焉用之感
[019-008a]
豫出異也必且有感揺而本性又無謂也
 夫至人者内所以藏其眞外所以和其光
 藏眞者固欲遺其形和光者要不異於物
 故所處則使人不貴己所爲則使人不可
 知與俗況冥而中心自得此至人之道如
 此也至于禦寇則不然雖曰乗風適性而
 未能遺形齊物而外有所矜飾之齊則致
 五漿之先饋也夫漿之先饋者此人之所
 以致恭也恭而不已則生悦慕之心悦慕
 之心生則皆歸從而保聚是己之所以反
[019-008b]
 爲於物先也豈爲至人之道歟此伯昏瞀
 人所以有人將保汝之言也
與汝遊者又莫汝告也彼所小言盡人毒也
莫覺莫悟何相孰也巧者勞而知者憂無能
者無所求飽食而遨遊汎若不繫之舟虚而
遨遊者也
 巧者愈務其巧也其形所以嘗勞矣故曰
 巧者勞智者慮其有失也其心所以嘗憂
 矣故曰知者憂此皆矜能役物之累也惟
 聖人敦兮若朴而未嘗見其能寂然無心
[019-009a]
 而未嘗見其求逍遥於天地之間若虚舟
 之不繫也故曰無能者無所求飽食而遨
 遊汎若不繫之舟虚而遨逰者也
鄭人緩也呻吟裘氏之地祗三年而緩爲儒
河潤九里澤及三族使其弟墨儒墨相與辯
其父助翟十年而緩自殺其父夢之曰使而
子爲墨者予也闔胡嘗視其良旣爲秋栢之
實矣夫造物者之報人也不報其人而報其
人之天彼故使彼夫人以己爲有以異於人
以賤其親齊人之井飲者相捽也故曰今之
[019-009b]
世皆緩也自是有德者以不知也而況有道
者乎古者謂之遁天之刑
 夫鄭緩之爲儒弟翟之爲墨因其性之所
 然也性者天之所付也人受天之性而其
 才各有所從也縁其所從而習貫則同於
 自然而已矣故緩之才性從於學其終所
 以爲儒也翟之才性從於儉其終所以爲
 墨也故曰造物者之報人不報其人而報
 其人之天報其人之天者所謂使之習貫
 而同自然也緩不知其所以而以弟由己
[019-010a]
 化而反勝己故感激怨憤以傷生所謂大
 惑而已矣莊子所以譏其所惑也
聖人安其所安不安其所不安衆人安其所
不安不安其所安
 聖人安其所安者所謂存其正正也不安
 其所不安者所謂亡其不正也衆人安其
 所不安者所謂存其不正也不安其所安
 者所謂亡其正正也正正存則所以爲聖
 人不正存則所以爲衆人矣
莊子曰知道易勿言難知而不言所以之天
[019-010b]
也知而言之所以之人也古之人天而不人
宋泙漫學屠龍於支離益單千金之家三年
枝成而無所用其巧
 道若大路然知之所以爲易也故曰知道
 易知於大道則勿言所以爲難也故曰勿
 言難夫知道而晦默則無爲也故曰知而
 不言所以之天也知道而騰說則有爲也
 故曰知而言之所以之人也惟聖人心得
 於道而無爲不有爲故曰古之人天而不
 人也
[019-011a]
聖人以必不必故無兵衆人以不必必之故
多兵順於兵故行有求兵恃之則亡
 道者無爲之朴也兵者有爲之器也聖人
 體道無爲而順物情所以無兵而已矣故
 曰聖人以必不必故無兵衆人亡道有爲
 而迕物情所以多兵而已矣故曰衆人以
 不必必之故多兵多兵則順兵而外求也
 故曰順於兵故行有求然兵者聖人不得
 已而用之也豈務樂用而持之歟持之則
 固難以存也故曰兵恃之則亡
[019-011b]
小夫之知不離苞苴竿牘敝精神蹇淺而欲
兼濟道物太一形虚若是者迷惑于宇宙形
累不知太初彼至人者歸精神乎無始而甘
冥乎無何有之鄉水流乎無形發泄乎太清
悲哉乎汝爲知在豪毛而不知大寧
 天下之世俗以遺問之具爲其道而以蹇
 淺之知爲其智勞形敝神而欲以澤世而
 導物是迷於妙有之至道而暗於太初之
 眞理所謂心惑而力不贍也安知至人之
 所爲乎夫至人入道之至妙逰心於太初
[019-012a]
 出處寢卧於無盡之域而其行所以不窒
 其用所以無方澤世𩐎物而天下莫知其
 爲也豈若世俗之所爲乎故曰彼至人者
 歸精神乎無始而甘瞑乎無何有之鄉水
 流乎無形發泄乎太清
宋人有曹商者爲宋王使秦其往也得車數
乗王悦之益車百乗反於宋見莊子曰夫處
窮閭阨巷困窘織屨槁項黄馘者商之所短
也一悟萬乗之主而從車百乗者商之所長
也莊子曰秦王有病召醫破癱潰痤者得車
[019-012b]
一乗䑛痔者得車五乗所治愈下得車愈多
子豈治其痔邪何得車之多也子行矣
 闕傳
魯哀公問乎顔闔曰吾以仲尼爲貞幹國其
有瘳乎曰殆哉圾乎仲尼方且飾羽而畫從
事華辭以支爲㫖忍性以視民而不知不信
受乎心宰乎神夫何足以上民彼宜汝與于
頤與誤而可矣今使民離實學僞非所以視
民也爲後世慮不若休之難治也施於人而
不忘非天布也商賈不齒雖以事齒之神者
[019-013a]
弗齒
 聖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陰陽同其功不
 露其神而付物自化不顯其迹而使人相
 慕窈兮無爲而復歸於朴素豈欲爲臣於
 時歟此魯哀欲用仲尼而顔闔告之以殆
 哉圾乎也夫奥妙虚靜者聖人之道也窈
 冥悔默者聖人之迹也道不可以知而迹
 不可以見今用於魯而爲輔臣則是道可
 知而迹可見天下必飾外尚辭而擬之矣
 如此則聖人不得不有爲而天下不得不
[019-013b]
 喪眞非所以爲致治之理也故曰方且飾
 羽而晝從事華辭以支爲㫖又曰難治也
 此顔闔能知聖人無用之用矣
爲外刑者金與木也爲内刑者動與過也宵
人之離外刑者金木訊之離内刑者陰陽食
之夫免乎外内之刑者惟眞人能之
 闇蔽之人所以有我有心也故有我則與
 物不齊諧有心則與物相靡刃此所以離
 内外之刑也夫與物不齊諧者自拘而所
 以傷生也故曰離外刑者金木訊之與物
[019-014a]
 相靡刃者焚和而亦所以傷生也故曰離
 内者陰陽食之此非不爲闇蔽之人乎故
 曰宵人惟眞人無我無心而物莫爲之累
 安有傷生之患也故曰夫免乎内外之刑
 者惟眞人能之
孔子曰凡人心險於山川難於知天天猶有
春秋冬夏旦暮之期人者厚貌深情故有貌
願而益有長若不肖有順懷而達有堅而縵
有緩而釬
 人之心處於至虚之地而居於杳寂之際
[019-014b]
 不可以智度而已故曰人心險於山川難
 於知天天由有其用而可知人心亦有其
 用而不可以知之故春秋冬夏旦暮之期
 是天之用也情貌願達緩釬之殊是心之
 用也天之用所期必至而可以知心之用
 所爲難副而不可知此孔子之深歎也
故其就義若渴者其去義若熱
 就義若渴者見義而爲如得於飲也其去
 義若熱者見而不爲而必熱於中也是有
 爲而已安若不爲之爲歟非至人孰能與
[019-015a]
 比
故君子遠使之而觀其忠近使之而觀其敬
煩使之而觀其能卒然問焉而觀其知急與
之期而觀其信委之以財而觀其仁告之以
危而觀其節醉之以酒而觀其則雜之以處
而觀其色九徵至不肖人得矣
 夫君子之人端而虚勉而一内直而外不
 役物也故其忠足以致主其敬足以奉上
 其能足以剸煩其智足以應變其信足以
 不約其仁足以兼濟其節足以拯危酒不
[019-015b]
 足以亂其神色不足以悦其心此君子所
 藏如此而挫鋭解紛而與物無異小人所
 以同之而難也然而必欲知於君子者此
 莊子所以有遠使之以觀其忠近使之而
 觀其敬煩使之而觀其能卒然問焉而觀
 其知急與之期而觀其信委之以財而觀
 其仁告之以危而觀其節醉之以酒而觀
 其則雜之以處而觀其色之言也夫忠敬
 智能仁信節法者此君子皆備於身而可
 以觀之也觀之而不僞則小人固可以别
[019-016a]
 矣故曰九徵至不肖人得矣
正考父一命而傴再命而僂三命而俯循墻
而走孰敢不軌如而夫者一命而吕鉅再命
而於車上儛三命而名諸父孰協唐許
 曾子再仕而心再化正考父三命而身愈
 恭蓋曾子以禄秩雖厚而不足以爲貴考
 父知軒冕儻來而不足以爲榮汝曾子謂
 之心化而考父可謂形化者乎不如是則
 莊子安得取之也
賊莫大乎德有心而心有眼及其有眼也而
[019-016b]
内視内視而敗矣
 夫不思而得則所謂德之無心也求而後
 得則所謂德之有心也有心之德則害性
 也故曰賊莫大乎德有心有心則心悦於
 外也故曰心有眼有眼則不能反視而觀
 於復惟務自内視外而喪其眞故曰及其
 有眼也而内視内視而敗矣
凶德有五中德爲首何謂中德中
有以自好也而吡其所不爲者也窮有八極
達有三必形有六府美髯長大壯麗勇敢八
[019-017a]
者俱過人也因以是窮縁循偃佒困畏不苦
人三者俱通達知慧外通勇敢多怨仁義多

 窮有八極達有三必形有六府者皆生有
 我者也惟能無我則八極不足以爲累三
 必不足以爲役六府不足以傷生非至人
 敦能與於此
達生之情者傀達於知者肖達大命者隨達
小命者遭
 達於生則無生也達於智則無智也達於
[019-017b]
 命則順命也無生則形復於無爲也故曰
 達生之情者傀無智則心無所係也故曰
 達於智者肖順命則任其壽天也故曰達
 大命者隨達小命者遭然而達生所謂窮
 理也達性所謂盡性也達命所謂至命也
人有見宋王者錫車十乗以其十乗驕穉莊
子莊子曰河上有家貧恃緯蕭而食者其子
没於淵得千金之珠其父謂其子曰取石來
鍜之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淵而驪龍頷
下子能得珠者必遭其睡也使驪龍而寤子
[019-018a]
尚奚微之有哉今宋國之深非直九重之淵
也宋王之猛非直驪龍也子能得車者必遭
其睡也使宋王而寤子爲𩐎粉夫或聘於莊
子莊子應其使曰子見矢犧牛乎衣以文繡
食以芻菽及其牽而入於太廟雖欲爲孤犢
其可得乎
 莊子者可謂無心於物也前有楚之召則
 引在笥之龜以自況而後有人之聘則指
 人廟之犧以爲喻以貴富不能累心也貴
 富不能累於心則死生焉足以動乎此所
[019-018b]
 以繼言其死也
莊子將死弟子欲厚葬之莊子曰吾以天地
爲棺槨以日月爲連璧星辰爲珠璣萬物爲
齎送吾葬具豈不備邪何以加此弟子曰吾
恐烏鳶之食夫子也莊子曰在上爲烏鳶食
在下爲螻蟻食奪彼與此何其偏也以不平
平其平也不平以不徵徵其徵也不徵
 夫死者時之適去也氣之暫散也去必有
 其來而散必有其聚至人知其如此而豈
 顧形骸之不葬歟此莊子所以有吾以天
[019-019a]
 地爲棺槨以日月爲連璧星辰爲珠璣萬
 物爲齎送吾具豈不備邪何以加此之言
 以言不葬之葬也夫不葬之葬反眞也弟
 子尚惑而恐其烏鳶之所食非所以知莊
 子之達觀也
明者唯爲之使神者徵之夫明之不勝神也
乆矣而愚者恃其所見入於人其功外也不
亦悲乎
 神明者佛氏之所謂大神大明也大神無
 方大明有徼明不勝神用有差别故曰明
[019-019b]
 不勝神夫神之所用見獨也明之所用見
 有也見獨則所以入於天而見有則所以
 入於人入於人則未免於惑也故曰愚者
 恃其所見入於人其功外也不亦悲乎
南華眞經新傳卷之十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