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5c0111 道德真經註(六)--李榮 (master)


[001-001a]
道德眞經註卷之一
    元天觀道士李榮注
 道經
道可道非常道
 道者虚極之理也夫論虚極之理不可以
 有無分其象不可以上下格其眞是則玄
 玄非前識之所識至至豈俗知而得知所
 謂妙矣難思深不可識也聖人欲坦玆玄
 路開以教門借圓通之名目虚極之理以
 理可名稱之可道故曰吾不知其名字之
[001-001b]
 曰道非常道者非是人間常俗之道也人
 間常俗之道貴之以禮義尚之以浮華喪
 身以成名忘己而徇利失道後德此教方
 行今既去仁義之華取道德之實息澆薄
 之行歸淳厚之源反彼恒情故曰非常道
 也
名可名非常名
 名者大道之稱號也吾强爲之名曰大哉
 名非孤立必因體來字不獨生皆由德立
 理體運之不壅包之乃無極遂以大道之
[001-002a]
 名詔於大道之體令物曉之故曰名可名
 也非常名者非常俗榮華之虚名也所以
 斥之於非常者欲令去無常以歸眞常也
 名有因起縁有漸頓開之以方便捨無常
 以契眞常陳之於究竟本無非常之可捨
 亦無眞常之可取何但非常亦非無常既
 非無常常亦無常亦非非常非無常也
無名天地始有名萬物母
 道玄德妙理絶有無有無既絶名稱斯遣
 然則虚通之用于何不可是以非無而無
[001-002b]
 無名爲兩儀之本始也非有而有有名爲
 萬物之父母焉故道生德畜其斯之謂乎
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
 人之受生咸資始於道德同禀氣於陰陽
 而皎昧異其靈靜躁殊其性若也夷心寂
 路濯志玄津可欲不足亂其神紛鋭無能
 滑其意靈臺皎而靜玄鏡湛而明則可以
 照希微通要妙此無欲行也若未能遺識
 情在有封馳騖於是非躁競於聲色但歸
 有爲之事跡豈識無爲之理本此有欲行
[001-003a]
 也徼跡也歸也來也此謂依道德以爲行
 觀妙理以入環中失虚靜以爲非染麤法
 而流徼來也
此兩者同出而異名
 近而言之有欲無欲兩者也此謂人也共
 受五常之質俱懷方寸之心同也黜聰明
 而恬憺洞徹道源則稱於妙競前識而紛
 紜迷淪俗境則稱於徼此異名也遠而言
 之聖人欲暢清虚之理遂以道德爲宗是
 以此之一章盛明斯義雙標道德故言兩
[001-003b]
 者混沌理一則所以云同自靜之動從體
 起用故言出道生之功著道也畜養之義
 彰德也道德殊號是曰異名也
同謂之玄
 虚寂之道深妙之德怳惚非易側冥默本
 難言無能名也寄曰同玄玄之妙也無物
 可建唯道與德可以言玄故曰玄德深遠
 至道玄寂
 玄之又玄衆妙之門
 道德杳冥理超於言象眞宗虚湛事絶於
[001-004a]
 有無寄言象之外記有無之表以通幽路
 故曰玄之猶恐迷方者膠柱失理者守株
 即滯此玄以爲眞道故極言之非有無之
 表定名曰玄借玄以遣有無有無既遣玄
 亦自喪故曰又玄又玄者三翻不足言其
 極四句未可致其源寥廓無端虚通不礙
 總萬象之樞要開百靈之户牖達斯趣者
 衆妙之門
天下皆知美之爲美斯惡已
 美樂也言人之禀性咸不能以道爲娱而
[001-004b]
 以欲爲樂樂不可極樂極則哀來欲不可
 縱縱欲則傷性故曰人皆以色聲滋味爲
 上樂不知色聲滋味禍之大樸既爲禍樸
 復爲哀本滅性傷身斯惡已也
皆知善之爲善斯不善已
 天下地上君子小人並寡能虚心虚己而
 各縱欲縱情情性之愛雖復不同各任情
 情同有愛愛名則以名爲善愛利則以利
 爲善以利爲善求利不以其道以名爲善
 徇名以致亡身稱情雖以爲善亡身是爲
[001-005a]
 不善故伯夷死名於首陽之上盜跖死利
 於東陵之下此斯不善已也
故有無相生
 天下之物生於有有生於無從無出有自
 有歸無故曰相生
難易相成
 天下難事必作於易難起於易易成難也
 易由於難難成易也
長短相形
 夫物離之則無大無小聚之則有短有長
[001-005b]
 大山秋毫之相殊白鶴青鳧之脛異故知
 忌之則無大無小存之則有短有長也
高下相傾
 傾危也夫水所以載舟亦所以覆舟高以
 下爲基下亦危於高也下之賤也猶乃危
 高高之貴焉誠能滅下失道則高下相危
 得道則君臣俱泰
音聲相和
 上之化下猶風之靡草下之從上猶響之
 應聲譬之宫商更相唱和夫調高則絃絶
[001-006a]
 上躁則下急是知五聲和則八音克諧其
 政和則其人歡悦故曰王者人之師而下
 取則
先後相隨
 君先而臣隨父先而子隨故爲君父者不
 得輕躁而失道心宜重靜以契德也
是以聖人治處無爲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
作而不辭
 緬觀萬古或澆或淳遐覽百王時歩時驟
 未有紀尊號於金簡照聖録於王篇皇上
[001-006b]
 應千年之運隆七百之基不用干戈樂推
 無厭是以宗聖遠彰於未兆先定於無形
 故言是以聖人治處無爲之事也猛士上
 將承威以定四方宰輔阿衡論道而清百
 揆化不以言故云行不言之教也作者云
 云動作也四民各安其業萬物不失其眞
 任化自然無所辭謝
生而不有
 付之於獨化日用而不知也
爲而不恃
[001-007a]
 以萬物爲芻狗不恃德以爲功
成功不居
 雖有榮觀宴處超然遠之問道軼於襄城
 凝神邈於姑射也
夫唯不居是以不去
 至道彌綸於宇宙上德範圍於兩儀雖忌
 功用百姓戴之垂拱而清九野無爲而朝
 萬國凝神常湛故言不去也
不尚賢使民不爭
 王道蕩蕩無偏無黨貴賤將玉石同塗賢
[001-007b]
 者與愚人共貫此大道之化無爭者也夫
 賢當於位賞須以功愚受於役罰須以過
 若賞賢過度則極以驕奢役愚越分則困
 於貧窶驕奢必欺侮獸窮者亦能鬥則忿
 爭生也是以日月曜彩不爲賢不肖易光
 天地覆載不輕仁爲善不善改度也
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爲盜
 棄十城之璧擲千金之珠視如瓦礫豈有
 盜乎
不見可欲使心不亂
[001-008a]
 耳不聞鄭衛絲竹之聲眼不見褒姒妲己
 之色洗心潔己遺情去欲豈有亂乎
是以聖人治
 皇一積德積仁盡善盡美老君欲重揚聖
 德故亦言之也
虚其心
 除嗜慾絶是非遺萬慮存眞一
實其腹
 道實於懷德充於内
弱其志
[001-008b]
 心志柔弱順道無違
强其骨
 唯道集虚虚心懷道道在物無害者得成
 仙骨自强
常使民無知無欲使夫知者不敢爲也爲無
爲則無不治矣
 上扇無爲之風下行淳樸之化下從於上
 上下皆安則無不化之化矣
道沖而用之或不盈
 沖中也盈滿也道非偏物用必在中天道
[001-009a]
 惡盈滿必招損故曰不盈盈必有虧無必
 有有中和之道不盈不虧非有非無有無
 既非盈虧亦非借彼中道之藥以破兩邊
 之病病除藥遣偏去中忘都無所有此亦
 不盈之義
淵兮似萬物之宗
 海深故百谷朝而歸之道深故萬物宗而
 奉之
挫其鋭
 前識傷性長惡害人鋭也虚懷忘己以道
[001-009b]
 折之挫也
解其紛
 可欲亂正得失滑心紛也遺彼忘我遠欲
 制情解也
和其光同其塵湛兮似或存
 光而不耀涅而不緇和而不昡於體同而
 不累其眞故知湛然清靜而常存也
吾不知誰子象帝之先  
 道深甚奥虚無之淵迎隨之所不能知終
 惡乎而可定故言不知誰子開自然之治
[001-010a]
 闢之以三才運造化之功羅之以萬有考
 之事用在天帝之先象天也
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
 長短相形是非相對理自然也仁愛也有
 愛則有憎天地無心絶於憎愛以無愛故
 故曰不仁芻狗者結草爲狗古人祝所用
 已而棄之言人於芻狗用之不以爲愛棄
 之不以爲憎喻明天地暖然若春氣之自
 和生者不以爲仁凄然若秋霜之自降殺
 者不以爲義
[001-010b]
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
 聖人無心與天地合德不仁芻狗義可知
 矣雖恩霑草木澤被豚魚宣風闡化必先
 於人故云百姓也
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虚而不屈動而愈出
 橐排橐籥樂管屈竭也間中也夫橐籥中
 空故能出聲氣而不竭天地中空故能生
 品物而無盡言人若能虚心空身運用智
 德無窮極也
多言數窮不如守中
[001-011a]
 窮困也若言當理滿天下而無過言而不
 中亦出口而禍入禍云入也是困窮然禍
 福在當與不當得失非多今言多則數窮
 欲戒多言之失勸以守中之得使無滯教
 内契忘言也
谷神不死是謂玄牝  
 河上以爲養神乃是思存之法輔嗣言谷
 中之無此則譬喻之義雖眞賢之高見皆
 指事之說也今則約理嘗試言谷空也玄
 道也牝靜也夫有身有神則有主有生有
[001-011b]
 死不可言道流動無常豈得言靜若能空
 其形神喪於物我出無根氣聚不以爲生
 入無竅氣散不以爲死不死不生此則谷
 神之道也生死無常浮動之物也幽深雌
 靜湛然不動玄牝之義也
玄牝門是爲天地根
 道之靜也無形無相及其動也生地生天
 氣象從此而出名之曰門天地因之得生
 號之曰根也
綿綿若存用之不勤
[001-012a]
 綿綿微妙也玄牝之道不生不滅雌靜之
 理非存非亡欲言有也不見其形欲言亡
 也萬物以生不盛不衰不常不斷故曰綿
 綿也勤者苦也得玄牝之道運用無窮無
 爲逸樂故曰不勤也




道德眞經註卷之一


[001-012b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