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5b0295 道教靈驗記--杜光庭 (master)


[005-001a]
道教靈驗記卷之五六同/卷常四
    廣成先生杜光庭集
 尊像靈驗
   張仁表太一天尊驗
左街道士張仁表辨博多才應内殿講論逗
機響答抗敵折衝莫能當之也而所履浮誕
未嘗有由衷之言及於儕友險躁詭妄人多
薄之因疾作逾月醫不能效夢爲司命所攝
步卒騎史就所居以捕之亦如世上之擒宼
索姦爾竄隱無所縻束將去歷荒徑曠原皆
[005-001b]
荆棘之地牽頓舁曳其速如飛衣罥藂棘肉
碎芒刺苦不可堪行可三十餘里遥見黑城
上有煙焰漸近視之乃鐡城也擁關衛門守
陴抗敵皆獸頭人身蛇臂之士或四口八目
或十臂九頭齒若霜雪牙如劔鋒真世之所
畫地獄狀也入門則珠宮瓊堂玉樓金殿非
常目所覩頓異於冥關之中行四五里一無
所覩徐問所驅捕者此何處也與門外所見
不同或答曰此太一天尊宮耳過此方到本
司仁表聞太一之名忽記得平常講說之處
[005-002a]
多勸人念太一救苦天尊今此乃天尊之宮
何可不念即髙聲念太一救苦天尊十餘聲
牽頓者皆笑曰臨渴穿井事同噬臍胡可得
也既聞衆笑不阻其念更唱十餘聲其調哀
楚其音悲切亦淚下沾衣如是忽有赤光照
其左右牽頓者一時捨去獨在光明之中顧
盻四方山川明媚雲物閑暇頃之天尊與侍
從千餘人現其前矣仁表禮謁悲咽叩搏稽
顙述平生之過願乞懴悔天尊坐五色蓮花
之座垂足二小蓮花中其下有五色獅子九
[005-002b]
頭共捧其座口吐火焰繞天尊之身於火焰
中别有九色神光周身及頂光中鋒鋩外射
如千萬鎗劔之形覆七寳之蓋後有騫木寳
花照矅八極真人力士金剛神王玉女玉童
充塞侍衞隂陽太一四十六神自領隊從亦
侍左右雲車羽蓋徧滿空中天尊謂仁表曰
人之在生大慎三業十惡三業之中口過尤
甚一人妄說萬人妄行妄說之人首當其罪
汝之三業罪無不爲吾不救護永淪幽苦汝
壽命已盡不當復還今赦汝七年誘化於世
[005-003a]
以吾此像廣示於人開引進之門爲趨善之
要冝勉行之即使童子引還疾已瘳矣數日
後以己之財帛於肅明觀畫天尊之像東洛
關外畿輔之間傳寫其本徧今開悟仁表因
出城於春明門外見蒿棘之中如曾行之處
視棘剌之末有所罥掛衣線紫縷及棘上微
有血痕果是所追之夕經行其路七年而終
   袁逢太一天尊驗
袁逢峽中人也崇好至道嘗於仙都觀得太
一天尊像焚修奉事泝峽入蜀江波所驚逢
[005-003b]
念太一救苦天尊百餘聲見赤光自水面亘
天不知丈尺之度光中見天尊通身青衣良
久乃隱波浪亦定舟舸無虞同侶云逢所乘
之舟於濆潦中廻旋数帀衆疑傷損皆爲驚
焉忽有赤光照船乃安定衆人但見赤光之
異及安靜之事不見天尊唯袁逢隨念得見

   李邵太一天尊驗
李邵者爲葭萌縣令云其妻亡已八九年素
不在京國忽因叅選入京税居於三洞觀側
[005-004a]
客院之中偶見其家亡婢自隣居而出熟視
之果其婢小玉也以名呼之歛袵而至問其
故即云某隨娘子在此已歲餘矣暫出買物
逡巡即迴迴即與報娘子矣邵待之食頃方
至買果實茶餅之屬奔馳還家良久延邵相
見所居兩間自有庭除少許既見敘存沒之
事或泣或悲而頻令小玉看時節久之小玉
報云來矣顏色𢡖悴語聲哽咽揖邵請去邵
未出門有一少年張蓋而入邵怱遽避之小
玉即引於簾後且立其妻出迎少年拜亦不
[005-004b]
顧擲蓋於地化爲大鑊水滿火起煙焰蓬勃
少時即沸少年去大帽即牛頭神人也持叉
立於鑊前以叉叉其妻拋於鑊中號呌痛楚
不久即爛骨肉分張尋亦火滅以又挑其骨
排於庭中張蓋而去其妻身復舊蘇而徐起
泣謂邵曰平生罪業合受三年今已一年餘
矣毎日如此痛苦難言邵見變化苦楚亦深
自悲歎問其妻曰今既相見所須何物莫要
作功德救拔不妻曰適令小玉相邀全爲功
德相託爾此處隣里有受苦者畫太一天尊
[005-005a]
一身便得免罪知之數月無託人處今得君
來將有離苦之望矣邵於三洞觀中訪太一
天尊之像殿上即有古本剥落厚以金帛召
良工畫之亦就觀設齋醮表祝只三日内事
事周畢躬自檢校無暇到妻所居功德既了
方得往報見其所止已空屋耳留託隣母深
荷太一功德已得解脱徃生矣昨日辰巳間
與小玉俱去也邵毎勸人作太一天尊像其
福報可以立待矣
   孫靜真救苦天尊驗
[005-005b]
咸通庚寅歲海風翻浪漂浸江淅溺陷居人
明越蘇杭尤甚水災既退因疫疾作焉所患
之家十口不存一二至於無人瘞埋投尸於
水浮泛江河中蛆穢累月孫靜真家兄弟精
勤世奉救苦天尊香火其家五十餘口不爲
災癘所侵郭外有莊戸三十餘家已數戸臥
疾此疾既作親戚隣里不相往來靜真聞之
於其家靜堂之内焚香祈祝以求保護是夕
夢救苦天尊自堂中飛出舟舟乗空向西而
去及明焚香之時已失救苦天尊幀像數日
[005-006a]
莊戸云某夜忽有異香光明似聞鍾磬之響
團頭王立起出亭子中檢校見亭内如有燈
燭進前看之見有似人移閤子中立案當亭
子中間壁前案邊有救苦天尊幀前有香鑪
灰火未滅光照亭内如燈燭之明疾患者一
十七戸皆聞香氣並見天尊執柳枝水椀到
其家水灑病人當夜一時平復不知此幀從
何而來驗是靜堂内飛去矣又有異香光明
之事遂於其莊設大齋謝恩置道堂畫像常
令人戸旦夕供飬剌史黎郁聞其徵異助送
[005-006b]
香花亦畫太一天尊像以修奉焉
   啓靈觀天尊驗
秦州啓靈觀者昔老君與尹喜將適流沙駐
駕之所自天竺迴幽演大道亦栖止焉故其
地有伯陽川幽王之時老君猶居其處幽王
荒淫不可以佐道德尊大國人仰之號爲伯
陽父古有祠宇國朝爲啓靈觀山谷敻逺自
相國髙燕公爲防禦使箿修之後久無人居
大宼犯關車駕在蜀避地僧三十餘人寓止
觀内晝則遊食村落夜宿其間欲壞天尊像
[005-007a]
以其殿爲禪堂聚議累日持疑未決一僧唱
言曰此是老君古跡但存老子一堂天尊土
塑去之有何不可率先毀其座忽有大黑蛇
現于座側長十餘丈吹毒嘘氣逡巡曛黑衆
乃奔走風雷隨之迸諸林野傷者四五人率
先者殞於山外節度使景端侍中聞之命工
增葺度道士張法相以居之巨蛇徃徃亦出
郷里咸見之無所傷害焉
   白鶴廟茅君像驗
茅山三茅君像即漢朝所塑也大茅君名盈
[005-007b]
字叔申得道於華陽爲司命君賜九錫文主
吳越生死之籍理金壇句曲之洞華陽之天
弟固及衷年已衰暮棄官尋兄亦皆得道居
于洞中毎年三月十八日三君皆乗白鶴現
於三峯之上故有大茅峯中茅峯小茅峯焉
郷里祠之置廟於山上號曰白鶴廟室宇塑
像已千餘年符驗光靈累代攸顯咸通中有
劉至孝者既冠之年䘮其父母禮制雖畢而
不易其服不衣絲緜願終身麻衣而已其後
來徃住廟中入道修奉勤瘁數年因修大殿
[005-008a]
工人於殿前海石榴花下見物如桃以其臘
月非有桃之時擘而無核棄之至孝聞桃香
取而食焉味與桃無異是日晚又於前處得
物如拳外青緑内紅赤與前氣味無異又食
之明日又於舊處得物如掌而有五指背如
桃色掌中亦紅其香如桃味益珍美亦食之
自是不復飲食精修香燈超然有出世之志
殿宇既畢遂遊名嶽諸山雲水而去
   合州慶林觀尊像驗
合州慶林觀多年摧朽殿宇不修穿漏尤甚
[005-008b]
雨滴太上尊容刺史楊師謨夢太上示見而
左目有淚痕乃巡謁諸觀朝禮功德至慶林
方驗尊像左目有漏滴之痕宛若垂淚因剗
薙荒蕪恢張制度創兩殿二樓重門邃宇壯
麗華盛𠜍絶一時既畢復夢太上謂之曰子
以崇葺之功上簡玄府當作十郡矣其後師
謨累典符節日深渥恩凡一十一郡享壽九
十焉大中年間卒
   蜀中唐興縣芝草天尊驗
蜀州唐興縣天寳六年丁亥甘露郷百姓鮮
[005-009a]
隱忠地内柘樹之上忽然生芝草一𦮨自然
成天尊之像眉目髭髮𠜍簮衣帔裾履手足
一一詳備圖繢莫及時採訪使郭虚已夢唐
興之邑有雲物之異翌日果聞芝草之應命
縣令崔光逺入京進獻宣示中外編於史册
隱忠度爲大通觀道士賜名靈應光逺拜爲
鴻臚丞賜之朱紱焉
   唐興縣天尊現驗
唐興縣天寳七年戊子安樂郷人楊寳家樹
上生靈芝亦成天尊之像形相周備而作金
[005-009b]
色有愚人欲觸而除之雷雨大至晝日昏曀
益州命縣令立子遊詣闕上進宣示中外編
入國史子遊賜衣一襲絹三十匹楊寳賜絹
三十匹特蠲邑役髙
   益州唐隆縣大通觀驗
益州唐隆縣大通觀晋義熈元年乙巳建至
後周末摧殘僅存基址武德中邑人口細因
過其地遇一道士乗青驢自天而下於觀基
之内盤迴指畫良久昇天呂細與花仲良同
受其教即日共出金帛特造觀宇有紫微閣
[005-010a]
髙八十餘尺尤爲宏壯太尉南康王韋辠再
加修飾焉其側有市城觀在縣西南八里有
石像天尊一十三身各髙一丈三尺毎至齋
月吉辰鐘或自鳴夜有神燈晝有仙人來徃
逺近共知焉
   梓州飛烏白鴉觀驗
梓州飛烏縣太陽山白鴉觀居鎮縣之間頗
有形勝有古跡鐡天尊一軀髙丈餘古老相
傳甚彰靈驗道士許上善居焉光化中兩川
用軍所在土團聚結有景義全者紏率数千
[005-010b]
人握衆顧望雄據縣邑暴橫彌甚僧輩欲毁
除觀宇因矯謂義全曰太陽山是此縣福地
全利鎮中縁有觀舍鐵像壓却岡脉此鎮無
由興盛若除得鐵像及觀明公即受符竹節
鉞世世榮貴可以立待矣景生庸愚貪毒聞
之欣然夜令節級數人殺許道士一家六七
口焚其屋室節級輩推壞天尊像堅然如山
勢不可動又懼𠒋帥所怒以力排之終莫能
損逡巡諸輩皆身手痛楚殆欲殞斃相與𥩈
議召白衣師醮謝祈乞復立舍宇供養此像
[005-011a]
然後疾愈景生父子然朝廷授官亦不果赴
任竟以𠒋橫爲梓帥平原公屠其家焉



道敎靈驗記卷之五






[005-011b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