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5b0295 道教靈驗記--杜光庭 (master)


[004-001a]
道教靈驗記卷之四
    廣成先生杜光庭集
 尊像靈驗
   南平丹竈臺金銅像驗
丹竃臺在渝州南平縣南界南平即古江州
也湘東王曾領其地陶隱居鍊丹於此臺有
石階古壇基址猶在臺側山上石龕中有金
銅像皆天尊道君老君眞人之形大者三二
尺小者八九寸雖無風雨飄漬且年祀久逺
而金色鑠人精光奪目製作精巧異於常工
[004-001b]
既重且潔皆疑其真金也古老相傳取者必
有神理所責故無人敢侵縣吏文才者巡行
郷里知而取之潜有鎔鍛之意既取三四軀
將到家忽自捽其頭匍匐階下曰實起愚意
欲損害功德又如鞭捶痛楚之聲舉身自撲
耳鼻流血乃謂其子曰速將功德送於本處
戒後來子孫大道威靈不可輒犯其子孫數
歲立在其前文才指之曰此兒可令名畏道
言訖而死視其形已爛壞糜碎矣至今郷里
相傳永以爲戒衆像皆在無敢犯者里人不
[004-002a]
知呼爲佛子龕爾
   蜀州天尊碑驗
蜀州天尊碑無制置年代云營使楊叔觀好
善畏慎之人也因營中早起見空中有天尊
影在雲氣中纔見半身而已去地丈餘儀相
燦然上有焰光寳繖良久乃隱如此日日見
之問左右即無覩者叔覲因思之此下恐有
尊像藏在地中託以他事乃穿阬出土深丈
餘得古碑有天尊像一如所見自膝已下碑
已折矣更左右穿斸尋求亦不能得洗拭焚
[004-002b]
香置於淨所毎祝之曰但更得餘碑即送紫
極宮供養别加粉飾月餘夢曰吾足在北三
十餘歩礪石是也汝能全而安之可加二十
年壽脫今歲死災既而自所得碑處直北三
十歩有一片石數寸出土上人用礪刀遽令
掘之果折碑矣洗而勘之屈曲相契遂加金
彩裝瑩立於紫極宮是冬遽病月餘自此二
十年乃卒二十年間衣食豐贍家無疾苦焉
   唐興堰石天尊驗
唐興堰村渠小堰也在縣西南十里許郷人
[004-003a]
毎冬修築以備春耕功用極至而水至即壞
莫知其故也忽寓夢於堰長曰我聖人之像
萬國所尊郷人無知用以堰水靈官所責其
人今已死矣汝能出之堰可成也明日告衆
人持鍤求焉果於堰底見一方石掘而岀之
乃是天尊像倒在土中久爲浸渍而頭𠜍金
色鬢髮紺緑皆無所傷里人築室以事香火
祈神甚靈堰亦自此無損矣
   常道觀鐡天尊驗
常道觀鐡天尊鎔範精妙儀相炳然髙三尺
[004-003b]
餘久置於南廊之下金彩銷剥左手一指已
損邑人費和臥疾半年日以瘦銷醫藥巫祝
不能致良忽夢一道士年可四十餘著舊山
水帔拳其左手而謂之曰我住在山中姓樂
天下之人皆貴重我而山中人少衣服欲弊
左手指痛汝爲我理之當今汝所疾立愈年
命延益汝今歲筭盡若早見我可加得十年
和令人入山求訪姓樂尊師数日不得乃自
力疾上山覺心神輕朗因徧於功德前炷香
乃見南廊鐡天尊與夢無異衣帔暗剥驗其
[004-004a]
左手一指少損因發願漿修宿於山中設齋
䖍祝三日而所疾平復歷問道流不知天尊
之姓後有引思微定志經說樂靜信證果爲
元始天尊之事契其言矣己亥年夢至庚戌
年冬費和方卒
   木文天尊驗
木文天尊者開元十七年蜀州新津縣新興
居寺四月八日設大齋聚食之次有一道流
後至就衆中坐衆人輕侮之不與設食齋畢
道流起入佛殿中良久不出人皆異之爭入
[004-004b]
殿尋求無復蹤跡忽見道流隱形在殿柱中
隱隱分明以刃斧削之益加精好其像於殿
柱中自然而見髙三尺五寸以來雲𠜍霞衣
執手爐寳香右手炷香於煙上𠜍中有鳥如
鴛鴦形足下方頭履履下蓮花花後荷葉上
有神龜之形左肘後有雲片連焰光中有青
龍之首右肩之前有虎形迴顧於左此外周
身火焰如太一天尊眉髯鬢髮細於圖畫自
外繞身有雲葉天花一十二處頭光之上有
大花如蓋以廕其身長史張敬忠具以上聞
[004-005a]
初内官林昭隱就川迎取像柱令作寳輿好
好竪安至京進於內殿上躬親禮謁三日大
齋訖令衛尉寺於東明觀陳設宣送天尊就
觀安置大開道塲許臣庶瞻禮仍令兩街大
觀毎處作道塲七日是時僧等上表抗論云
寺中示見必是維摩詰之像非關道門所有
上令宣示曰朕觀像柱之上是天尊之𠜍非
維摩詰巾也僧等既慙於妄奏乃雇有力之
士使於東明觀道塲中𥩈之既供養數日人
心怠倦力士夜於道塲中抱取像柱以絹繩
[004-005b]
擊縛負之而行出觀院之外歷街坊極遠約
十餘坊力疲而坐歇須臾既暁只在道塲之
前衆遂擒之訊其所以乃西明寺僧召募三
十人令其𥩈取像柱具事宻奏明皇不令尋
究收像柱於大內其後模寫絹本宣賜諸道
及宰臣焉
   什邡縣興道觀鐡像天尊驗
漠州什邡縣鐡像天尊髙丈二三俗謂之鳥
金像元在金堂峽中崖壁之下大水石摧像
乃露現或浮於水上出五六尺其側即昌利
[004-006a]
化也道衆焚香備旛花迎引尋即沉隠不見
稍晴又泛泛而出昌利三迎之皆不可致明
年夏大水泛濫乃泝流至什邡興道觀後水
脉甚小不知其所來之由邑人迎引上岸初
只百人引拽已及平地欲置於大殿之中数
百人挽之竟不能動因構堂以蓋之至今頻
經亂離雖堂宇盡焚此像不損
   洪州信果觀木天尊驗
洪州信果觀木像天尊即古跡豫章木之所
雕也其觀亦在豫章舊跡古老相傅頗有靈
[004-006b]
應洪州閭井沃壞戸口殷繁多水居戸以竹
木作筏結竹舍於其上至於陸居之家亦以
竹瓦蓋屋毎風浪鼓擊竹木相摩自然火出
火燭之患無歳無之信果觀在要閙之所毎
有失火止於觀之四隅尋即滅矣或反風拒
焰或宻雨交至未嘗有焚灼之害觀側之人
有火之時常見黑氣從天尊殿上而起立爲
蒙霧周蓋觀宇由是火不能焼一郡之人謂
之火不焼觀其像至今猶在
   彭州三台觀鐵天尊驗
[004-007a]
彭州濛陽縣三台觀鐡像天尊則天朝郷人
衆力所鑄鎔範之日作大齋有紫雲如蓋覆
於爐上中有三星光明皎潔日爲之曀瑞鶴
十餘隻飛翔空中其匠廖元立喜曰我曾鑄
三處天尊皆有異應陽安開元觀天尊有三
鶴下繞其爐梓州玄德觀天尊有紫光五色
焰從爐中岀今此天尊靈應最多相好必當
圓備既成之後累有感通郡邑之人歸依如
市疾苦祈願者立愈小有𣀮竊失物者焚香
祈告賊即立敗由是井邑郷里無有小盜皆
[004-007b]
畏其靈驗矣近者以觀爲營頗損良馬人多
輕侮聖跡猶未爲意矣
   青城山丈人真君驗
青城山丈人真君像𠜍蓋天之𠜍著朱光之
袍佩三亭之印以主五嶽威制萬神開元中
明皇感夢乃夾紵製像送於山中自天國祠
宇移觀於今所蓋取春秋祭山去縣稍近以
天國太深故也數十年金𠜍之色宛如新製
有村人無知以賦稅所迫徵促鞭箠一夕走
投觀中齎三數錢神香於真君前燒香告以
[004-008a]
官稅所切累遭杖責乞真君頭𠜍賣以充稅
因忽夢見真君謂之曰我頭上𠜍非是純金
乃金箔耳賣無所直汝或得金亦爲官中所
責損汝性命其禍不小山門廟前有十千錢
碑傍木葉下可以取之官稅之外資汝家産
此人禮敬致謝出山得錢租稅既畢家亦漸
富自是毎月送香油觀中至今真君頭𠜍低
俯向前傳云令此人看驗𠜍非純金所以然

   雲頂山鐡天尊驗
[004-008b]
雲頂山鐡像天尊髙三四尺亦是則天朝濛
陽匠人廖元立所鑄其山本是仙居觀有兩
處洞門及盧照隣碑近無道士住持爲僧徒
所奪爲寺碑及洞穴亦已掩蔽摧損惟天尊
一軀每有僧徒創意欲毀之立有禍患捶擊
不壞鎚鍜不傷僧徒託言山神有靈掩閉天
尊之驗遠近莫能知之廖元立初鑄天尊之
時有紫雲如城其上吐五色氣以捧於日衆
共瞻禮忽有靈鶴數隻引一大鳥翼廣丈餘
通身赤色其形如鳳衆鶴繞罏盤旋嘹唳相
[004-009a]
應大鳥飛勢迅疾徑八罏中衆方驚異即有
火焰髙三五十丈其聲如雷邐迤屬天迸散
流溢直遍山上衆人奔駭但聞異香之氣彌
日方歇既鋳成天尊儀相竒妙四方禱請立
蒙福祐靈驗如此豈常凡之意可以毀傷哉
   洵陽望仙觀天尊驗
金州洵陽縣望仙觀天尊古跡所造極多靈
應縣境之人有論訟難理之事公私攘竊之
徒但焚香披陳即有響答有隱情誣蔽者即
夜有神人詣門喚之遽令對會被喚者見宮
[004-009b]
闕官署在大殿之後别有樓閣十餘間兩面
廊下列曹吏鞠勘一如人間官府矣故有匿
情校蠧黨惡朋姦者亦見送於獄中送獄者
於此即死對會者俱具情狀即復放還由是
境内畏威各洗心改過而爲善矣其邑中走
失猫犬巨細論訟陳狀於殿壁之上動盈百
幅矣至今常然
   蘇鵠偷尊像驗
蘇鵠常州無錫人也貧而好酒日日須醉家
産既盡遊匃於他方至衡州偷觀中法物及
[004-010a]
銅錫功德貨賣沽酒永嘉二年八月入觀中
擬揀銅像之次迷悶呌喚人皆聞之果見倒
在殿門之側道流扶於階上方能言曰某欲
取銅像偷賣見有金甲神將數人以戈向之
將欲斬刺乃呌乞命爾道流哀而捨之自此
風癩人皆惡見道士梅有方聞其所說爲作
靈寳齋拜章懴謝眉鬚再生平復如故鵠感
此恩捨身爲洞靈觀行者終身持經不復飲
酒年七十餘方死
道敎靈驗記卷之四
[004-010b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