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5b0295 道教靈驗記--杜光庭 (master)


[002-001a]
道教靈驗記卷之二常二
    廣成先生杜光庭集
 宮觀靈驗
   周真人上經堂基驗
周真人名太玄陶隱居弟子也年二十一歲
得道先於隱居證位其所居即今紫陽觀處
茅嶺之前平陸爽塏實爲福地堂側一片地
稍髙如舊屋基而無甎甓蹤跡太玄於其上
植花木時見有人髙𠜍褒衣或三或二亦有
介金之士明月靜夜立於其中家有小兒名
[002-001b]
小豆纔五六歲遊戲其上逡巡有人送置庭
中如是者數四而無傷損一旦問陶君說此
祥異陶曰晉朝許君舊宅乃上經堂基正當
其地速作靜室爲焚香之所不可䙝瀆也太
玄因問上經所安之地何神明如此耶陶曰
三洞實經所在之地萬靈侍衞百神朝揖豈
可不尊之耶太玄曰真經已去其地久虚而
猶真靈衞之耶陶曰上經所安之地地祇守
之七百年法宇之地千年正一所安之地善
神護之三百年經法雖去年限未滿所以然
[002-002a]
耳太玄遂作靜室毎旦夕香燈而不敢於此
室朝拜存修恐法位尚卑有眞凡之隔爾
   南嶽魏夫人仙壇驗
魏夫人壇在南嶽中峯之前巨石之上是一
片大石方可丈餘其形方穩下圓上平浮寄
他石之上嘗試一人推之似能轉動人多即
屹然而定相傳以爲靈異往往神仙幽人遊
憇其上竒雲靈氣彌覆其頂忽有衲僧十餘
人乗炬挾杖夜至壇所欲害候仙姑入其居
處仙姑在牀上而僧不見乃出詣壇所推壞
[002-002b]
夫人壇轟然有聲若已顛墜廻燭照之元不
能動知其靈異奔迸遁去及明有至遠村者
太都不過走十餘里十人同志九人爲虎噬
殺一人推壇之時不同其惡遂免虎害乃以
其事白於村郷之人逺近驚異焉
   洪州鐡柱驗
洪州鐡柱神仙許君所鋳也晉朝豫章有巨
蛟長虵水獸肆害於人許君與其師呉君得
正一斬邪三五飛歩之術制御萬精自潭州
井中奮劎逐蛟岀於此井君出謂呉君曰此
[002-003a]
井之下蛟螭所穴若不鎭之毎三百年一度
爲民之害後來復何人制之役鬼神運鐡數
百萬斤鑄於井中溢於井外數尺屹若柱焉
於井之下布巨索八條以銷地脉自是鍾陵
之境無妖惑之事無墊溺之災誓之曰後人
壤我柱者城池浛沒江波泛溢人皆知之固
不敢犯或有漁人敲柱上之鐡用墜網網所
損頗甚近亦官中禁之嚴譔節制江西信誹
毀之詞使人掘鐡柱將欲碎之迅霆大擊江
波遽溢掘未二三尺城池震動內外驚懼誤
[002-003b]
方信之焚香告謝而止柱側道院爲其所毀
近亦再修矣
   廣州菖蒲觀驗
廣州菖蒲觀安期先生修真之所藥竈丹井
靈溪古松爲州中遊賞之最古有觀宇歲久
爲僧所侵以置禪院雖人衆同居常多驚恐
之事不然則論訟毆擊亦時有殺傷有老人
過之謂僧曰此仙官所居道家靈跡僧雖䕶
持且非其類若不移去當有虎狼爲災遭其
㗖食矣殊不信旬月而虎暴尤甚損傷者十
[002-004a]
餘輩掩蔽不敢言稍稍逃去時進士許三畏
偶題七言長句於壁上曰本是安期燒藥處
今爲達麽坐禪宮數僧梵響滿樓月深谷猿
聲半夜風金磬韻停松閣逈浮雲散盡海山
空我來不見修真客却得真如問逺公節度
使鄭公愚因遊兹院僧徒寂寥復聞有摯獸
之事及老叟之言顧見此詩喟然曰此亦志
之所之也能無感動乎遂表奏改置菖蒲觀

   青羊肆驗
[002-004b]
成都青羊肆在正見坊羅城之外乃太上老
君自終南與尹喜相别將適流沙會期之所
也是歲老君自說經臺上昇入太微尹喜千
日修行功成入蜀尋覓青羊肆得見老君即
其地也荒涼既久曾未興修教門雖具詳知
亦無力收買於是地屬居人但有千載古松
髙十餘丈徑三四尺修竹荒臺巋然存矣時
百姓楊玟負販於市肆買其地以居焉鄰里
咸言大松之下竹林之中不可穢瀆玫亦常
敬䕶之因晚自市歸至竹林之内見一老人
[002-005a]
謂玫曰我此靈跡十年間有人興之爾亦不
可久住我欲置一宮宇來往憩遊汝可爲之
也玫云無巨力以窮困爲辭老人以杖指地
曰此下有金汝取之爲我作舍板閣層欄必
令周備餘以答爾護持之心事畢還居外郡
勿多言於人也玫喜其言認取金之地而忘
問其姓氏尋已不見但謂之龍神亦不知是
道門靈跡掘三二尺得瓷瓶以甎覆之乃上
金三四十兩取金藏之置瓶於巨松之下市
材瓦作十六柱天宮一區其下自地布甎列
[002-005b]
斗栱作板閣欄干精詳如法其中一壁不敢
圖形像但炭灰泥之以香案供飬而已事畢
乃移家彭州賣酒爲業日益富贍以其地賣
與度支院官陳評事乃丙申年春也余詣陳
訪其地已有此宮因問其所以陳爲余道之
不二年陳隨相國髙燕公下江陵其地屬隨
軍蘭肇辛丑年大駕到蜀壬寅年八月獲靈
甎之瑞九月十二日敕置青羊宮賜錢二百
千收贖其地一千八百貫製屋宇
聖駕三幸其中丙申至此七年耳其驗昭然
[002-006a]
時讓帝房奪特立道士李無爲見夜赤光如
彈丸跳於地上於其沒處掘獲古甎一口有
古篆六字云太上平中和災節度使侍中陳
敬瑄行在指揮使軍容田令孜以表奏進宣
示百官模勒文字賜軍前李特立賜緋授太
子校書龍州江油令李無爲賜紫疋帛有差
自是明年收宮闕後年誅黃巢乙巳年駕還
京師斯則太上玄祖爲中和聖孫盪㓂平災
之驗信矣
   益州龍興觀取土驗
[002-006b]
成都龍興觀即後周至真觀也基址廣袤四
面通街唯大殿講堂玉華宮碑碣皆在有王
峯者事頴川王於小蠻坊創置私第以基地
卑濕乃使力役者斸觀門土牆及廣掘觀地
取土数千車築基址土木未畢已數口凋亡
一旦自衙歸宅於其門外見二黃衣人曰爲
觀中取土事要有對勘應答之間下馬而卒
其觀内有鍾臺曰靈響臺有門樓宏壯制度
精巧節度使吳行魯奏移門棲於天王寺拆
其鍾樓遺蹝勝賞併爲毁蕩矣頃年駕在蜀
[002-007a]
明道大師尹嗣玄云行魯之吏因疾入冥數
日復活言見行魯爲鬼吏所驅般運龍興材
木鐡鎖繋械畫夜不休木纔積垜又却飛去
如是槤運不知何年當得息耳欲求子孫爲
立觀門贖其罪子孫貧窘固不及耳
   靜福山分界驗
連州静福山觀神仙廖冲得道之所其居枕
小溪有石筍竒木頗爲幽勝其孫廖神璬紹
續居葺香火精䖍以爲州里所重無何有僧
於其鄰近置院侵觀地置倉及溷神璬陳牒
[002-007b]
理之州差官吏往驗其地僧猶固執乃指觀
地更欲吞侵詞欵縱橫官不能定忽聚議之
次風雷暴起震霆擊碎石柱劈開陸地分别
界畔倉厠基址還屬觀地之中是夕又有猛
虎哮吼囓樹斷草攫地爲跡分别僧界刺史
蔣防立碣以紀其事
   劉將軍取東明觀土驗
劉將軍者𨽻職右神策軍居近東明觀大修
第宅於觀内取土築基脫墼計数千車功用
既畢劉忽得疾沉緜旬日稍較忽如風狂於
[002-008a]
其階庭之中攫土穴地指爪流血而終不已
骨肉扶救之似稍歇定又須匍匐穴土似有
驅迫之者時聞爲物捶撃痛楚之聲但流淚
鳴咽而已問之竟無所答月餘日又沉困垂
命巫醫殫術畧無徵應偶召瞽者巫云求道
法救之劉素不信道未嘗有道士過其家妻
子既切因詣金仙觀請符理之置符於牀前
又焚數道和水飲之劉乃言曰我以無知犯
暴道法取東明觀土修築私舍地司已奏天
曹罰令運土填陪不知車數計我獨力般運
[002-008b]
二三百年恐未可足稍或遲怠官考責鞭
撻極嚴卒無解免之日言訖嗚咽號呌若有
所訴一家聞之俱爲嗟痛其妻子就東明大
殿上焚香祈乞請買淨土五千車塡送所穿
坑處設齋告謝求賜寬赦疾乃稍定一早又
自言曰天符有敕穿掘觀土修築私家雖已
陪填尚未塞責有十二年禄命並冝削奪所
連累子孫即可原赦是夕遂死余按道科凡
故意凌毀大道及福地靈壇殃流三世今劉
生以陪填首謝罪止一身得不爲戒耶
[002-009a]
   樂温三元觀基驗
涪州樂温縣三元觀梁宋間所置獨占一峯
傍臨江岸前有龍潭基址闊七八十畒猶有
石像鐡碑石獅子工用精巧不同於常有李
㣧衙推者以爲宅開拓其地以爲園圃多植
葱蒜貨鬻規利其家疾瘵聯緜死傷十餘口
識者以福地不合穢瀆勸其悔謝殊不介意
尋爲江陵府奪其地置把截營版築垣墻制
置𠫇宇亦甚宏麗觀側古柏貞松巨材嘉木
皆被誅斫營使馬述採伐尤甚其居止寢息
[002-009b]
頻有不安即烹殺豬雞禱祀鬼神人或勸其
護持像設覆蓋功德聵若不聞因校闘棹船
戲於江上溺水而死其後營使三人皆所不
利今營亦廢矣而榛蕪荒穢尊像摧殘余亦
勸誘邑人再爲整葺常伺賢儒上士以復勝
跡靈墟爾觀有元始天尊像篆額八分書刻
於鐡碑之上碑廣三尺長六七尺乃中書侍
郎庾子山文也
   李福相公修玄元觀驗
相國李福咸通元年居守東都頃常侍楚國
[002-010a]
太夫人發願修觀事竟未就此年既爲留守
亦遺忘前願矣至都三日夢青童七八人執
花香前引至一山觀入山似深至觀乃平坦
松柏森茂臺閣崇髙若曾所遊歷入殿見天
尊像貌若塑運動如生但不言頷之而已福
拜乞一言天尊亦不答以手指殿外鍾樓隨
手看之樓已傾矣明日到玄元觀果如所夢
及廻顧鍾樓亦似傾朽因命工修之撤瓦毀
垣損者多矣唯棟桁一條周廻純漆外無所
傷觸之則中已空矣工人亦請别換不欲更
[002-010b]
用舊材福令鈲普賜/切之當中有竅長尺餘内
有方木刻文曰山水誰無言元年有福重修
歷示百司周問官屬莫能解之福自解之曰
山水誰無言指御名也有福重修余之名也
聖人垂夢指此鍾樓今之所修已叶前兆矣
   韋臯令公修葛璝化驗
南康王太尉中書今韋公臯爲成都尹相國
張公之愛婿而量深器大舉止簡傲不狎於
俗張公奕世相家德望清貴張族皆輕侮於
韋以此見薄亦未之悟也忽夢二神人謂之
[002-011a]
曰天下諸化領世人名籍吾子名係葛璝禄
食全蜀富貴將及何自滯耶勉哉行矣異日
富貴無以葛璝爲忘也由是韋有干禄之志
謀於其室室家復勉勵之以粧奩數十萬金
資其行計至鳳翔張鎰辟爲推宮會隴州闕
守命韋權領郡事俄而朱泚亂德宗幸奉天
泚遣使授韋隴州剌史韋斬其使傳首行在
時車駕卒至征鎮皆未及赴難韋表既至城
中羣心始固詔韋爲隴州剌史兼御史中丞
賜金紫賊平入爲金吾大將軍出鎮興元改
[002-011b]
授西川節度與張公交代既而累年蜀境大
穰金帛豐積南詔内附乞爲臣妾威名益重
而貢賦不虧朝廷𠋣注戎蠻懾伏由是請許
南詔置習讀院入質子學生習詩書禮樂公
文翰之美𠜍於一時南詔得其手筆刻石以
榮其國而葛璝之事久已忘矣又夢二神人
曰富貴而忘所因其何甚耶公夢覺流汗驚
駭久之乃躬詣雲林炷香禱福遂命工度木
揆日修崇作南宮飛閣四十間巨殿脩廊重
門邃宇範金刻石知無不爲支九隴租賦於
[002-012a]
山下作屯輸貯糗粮山積匠石雲趨自製碑
刋于洞門之側上搆層樓𤏡僮七十人以供
洒掃良田五百畒以贍齋儲在鎮二十餘年
封以王爵矣即本命子卯屬葛璝化也
   果州開元觀驗
果州開元觀接郡城頗爲爽塏以形勝之美
選立觀額雖州使旋具結奉而制置之内猶
闕大殿州司差工匠及道流將泝嘉陵江於
利州上游採賣材木臨行道流工匠同夢有
人云朱鳳潭中有木可以足用如此者三因
[002-012b]
聚議曰夢兆如斯必有大商貨木沿江而至
可躊躇三五日以伺之或免逺適頗以爲便
一匠曰吾於朱鳳山下江中尋之莫不有商
筏已到來否即往山下尋求潭水澄徹忽見
潭底有木因使善沉者鈎求得梓木千段構
成三清殿鍾樓經閣廊宇咸得周足又市甎
甃壇内有黄赤色者疑其火力未足棄而不
用信宿皆化爲金起觀之費過於豐滿殿宇
既成將塑尊像又於白鶴山觀掘地得鐵數
萬斤鑄三尊鐡像僅髙二丈今謂之聖像逺
[002-013a]
近祈禱立有徵驗起觀道流何氏家代豐足
今爲冑族焉至今負販之徒錐刀求利者毎
以三日五日必詣聖像前焚香祈祐或闕而
不精信者即貿易無利貨鬻不售焉
   開州新浦花林觀祥異驗
開州新浦縣花林觀者乃邑民所居之地也
其家巨富門枕江岸開元年中民家晨起聞
異香滿庭光景朗徹紫氣連之四面瀰浸數
里其庭除及江上皆竒花異木水心紅白蓮
花廣皆尺餘下窮其數神仙往來鸞鶴飛翥
[002-013b]
移時方散邑中人只聞異香不覩花木神仙
靈鶴之事因以上聞以其宅爲觀仍以花林
爲名及創天尊之殿則異香光景之瑞如初

道教靈驗記卷之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