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i0059 師友詩傳錄-清-郎廷槐 (master)


[002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師友詩傳續録
               劉大勤編
問蕭亭先生嘗以平中清濁仄中抑揚見示究未能領
 㑹
答清濁如通同清情四字通清為清同情為濁仄中如
 入聲有近平近上近去等字須相間用之乃有抑揚
 抗墜之妙古人所謂一片宫商也
[002-1b]
問五言古七言古章法不同如何
答章法未有不同者但五言著議論不得用才氣馳騁
 不得七言則須波瀾壯濶頓挫激昻大開大闔耳
問嘗見批袁宣四先生詩謂古詩一韻到底者第五字
 須平此定例耶抑不盡然耶
答一韻到底第五字須平聲者恐句弱似律句耳大抵
 七古句法字法皆須撑得住拓得開熟看杜韓蘇三
 家自得之
[002-2a]
問古詩以音節為頓挫此語屢聞命矣終未得其解
答此須神㑹以粗迹求之如一連二句皆用韻則文勢
 排宕即此可以類推熟子美子瞻二家自了然矣專
 為七言而發
問唐賢三昧集序羚羊掛角云云即音流絃外之㫖否
 間有議論痛快或以序事體為詩者與此相妨否
答嚴儀卿所謂如鏡中花如水中月如水中鹽味如羚
 羊掛角無迹可求皆以禪喻詩内典所云不即不離
[002-2b]
 不粘不脱曹洞宗所云㕘活句是也熟看拙選唐賢
 三昧集自知之矣至於議論叙事自别是一體故僕
 嘗云五七言詩有二體田園丘壑當學陶韋鋪叙感
 慨當學杜子美北征等篇也
問律詩論起承轉合之法否
答勿論古文今文古今體詩皆離此四字不可
問律詩中二聨必應分情與景耶抑可不拘耶
答不論者非拘泥者亦非大概二聨中須有次第有開
[002-3a]
 闔
問律中起句易涉於平宜用何法
答古人謂元暉工於發端如宣城集中大江流日夜客
 心悲未央是何等氣魄唐人起句尤多警䇿如王摩
 詰風勁角弓鳴將軍獵渭城之類未易枚舉杜子美
 尤多
問謝茂秦論絶句之法首句當如爆竹斬然而㫁古人
 之作亦有不盡然者何也
[002-3b]
答四溟闕/説多學究氣愚所不喜此叚愚亦謂然
問七言絶五言絶作法不同如何
答五言絶近於樂府七言絶近於歌行五言難於七言
 五言最難於渾成故也要皆有一唱三歎之意乃佳
問沈休文所列八病必應忌否
答蜂腰鶴膝雙聲疊韻之類一時記不能全須檢書乃見
問蕭亭先生論詩修辭為要辭佳而意自在其中未達
 其㫖
[002-4a]
答以意為主以辭為輔不可先辭後意
問樂府何以别於古詩
答如白頭吟日出東南隅孔雀東南飛是篇是樂府非
 古詩如十九首蘇李録别是古詩非樂府可以例推
問唐人樂府何以别於漢魏
答魏漢樂府髙古渾灝不可擬議唐人樂府不一初唐
 人擬梅花落闗山月等古題大概五律耳盛唐如杜
 子美之新婚無家諸别潼闗石壕諸吏李太白之逺
[002-4b]
 别離蜀道難則樂府之變也中唐如韓退之琴操直
 遡兩周白居易元稹張籍王建創為親樂府亦復自
 成一體若元楊維楨明李東陽各為新樂府古意寖
 逺然皆不相蹈襲至於唐人王昌齡王之渙下逮張
 祐諸絶句楊栁枝水調伊州石州等詞皆可歌也
問王孟詩假天籟為宫商寄至味於平淡格調諧暢意
 興自然真有無迹可尋之妙二家亦有互異處否
答譬之釋氏王是佛語孟是菩薩語孟詩有寒儉之態
[002-5a]
 不及王詩天然而工惟五古不可優劣
問蕭亭先生曰所云以音節為頓挫者此為第三第五
 等句而言耳蓋字有抑有揚如平聲為揚入聲為抑
 去聲為揚上聲為抑凡單句住脚字必錯綜用之方
 有音節如以入聲為韻第三句或用平聲第五句或
 用上聲第七句或用去聲大約用平聲者多然亦不
 可泥須相其音節變換用之但不可於入聲韻單句
 中再用入聲字住脚耳此説足盡音節頓挫之㫖否
[002-5b]
答此説是也然其義不盡於此此亦其一端耳且此語
 專為七言古詩而發當取唐杜岑韓三家宋歐蘇黄
 陸四家七言諸大篇日吟諷之自得其解
問又曰每句之間亦必平仄均勻讀之始響亮古詩既
 異於律其用平仄之法於無定式之中亦有定式否
答無論古律正體抝體皆有天然音節所謂籟也唐宋元
 明諸大家無一字不諧明何李邊徐王李輩亦然袁
 中郎之流便不了了矣
[002-6a]
問唐賢三昧集所以不登李杜原序中亦有説究未了
 然
答王介甫昔選唐百家詩不入杜李韓三家以篇目繁
 多集又單行故耳
問宋詩不如唐者或以氣厚薄分耶
答唐人主情故名蘊藉宋詩主氣故多徑露此其所以
 不及非闗厚薄
問宋詩多言理唐人不然豈不言理而理自在其中歟
[002-6b]
答昔人論詩曰不涉理路不落言詮宋人惟程邵朱諸
 子為詩好説理在詩家謂之旁門朱較勝
問昔人論七言長古作法曰分段曰過段曰突兀曰用
 字貫曰讃歎曰再起曰歸題曰送尾此不易之式否
答此等語皆教初學之法要令知章法耳神龍行空雲
 霧滅没鱗鬛隠現豈令人測其首尾哉
問有以尖岔二字評鍾譚王李者何如
答王李自是大方家鍾譚餘分閏位何足比擬然後人
[002-7a]
 評之者有言王李以矜氣作之鍾譚以昏氣出之亦
 是定論
問詩中用典故死事何以活用
答昔董侍御玉虬文驥外遷隴右道龔端毅公鼎孶禮
 部尚書及予輩賦詩送之董亦有詩留别起句云官
 程西北去河水東南流初以為常語徐乃悟其用魏
 主此水東流而朕西上之語歎其用事之妙此所謂
 活用也
[002-7b]
問鍾嶸詩品云吟詠性情何貴用事白樂天則謂文字
 須雕藻兩三字文采不得全直致恐傷鄙朴二説孰
 是
答仲偉所舉古詩如高臺多悲風明月照積雪清晨登
 隴首皆書即目羌無故實而妙絶千古若樂天云云
 亦是而其自為詩却多鄙朴特其風味佳故雖云元
 輕白俗而終傳於後耳
問有謂詩不假修飾苦思者陳去非不以為然引蟾蜍
[002-8a]
 影裏清吟苦舴艋舟中白髪生等句為證二説宜何
 從
答苦思自不可少然人各有能有不能要各隨其性之
 所近不可强同如所謂詩檄用枚皋典冊用相如又
 潘緯十年吟古鏡何涓一夕賦瀟湘及所謂揮豪對
 客曹能始簾閣焚香尹子求皆未可以此分優劣也
問范徳機謂律詩第一聨為起第二聨為承第三聨為
 轉第四聨為合又曰起承轉合四字施之絶句則可
[002-8b]
 施之律詩則未盡然似乎自相矛盾
答起承轉合章法皆是如此不必拘定第幾聨第幾句
 也律絶分别亦未前聞
問作律詩忌用唐以後事其信然與
答自何李李王以來不肯用唐以後事似不必拘泥然
 六朝以前事用之即多古雅唐宋以下便不盡爾此
 理亦不可解總之唐宋以後事須擇其尤雅者用之
 如劉後村七律專用本朝事直是惡道
[002-9a]
問孟襄陽詩昔人稱其格韻雙絶敢問格與韻之别
答格謂品格韻謂風神
問少陵詩以經中全句為詩如病橘云雖多亦奚為遣
 悶云致逺思恐泥又如丹青不知老將至富貴於我
 如浮雲之句在少陵無可無不可或且歎為妙絶苦
 效不休恐易流於腐何如
答以莊易等語入詩始謝康樂昔東坡先生冩杜詩至
 致逺思恐泥句停筆語人曰此不足樂故前輩謂詩
[002-9b]
 用史語易用經語難若丹青二句筆勢排宕亦自不
 覺耳
問羅隠詩雲中雞犬劉安過月下笙歌焬帝歸人謂之
 見鬼詩然與
答二句最劣此雖謔語亦定論也
問詩有平仄字一句純用而音節自諧者如桃花梨花
 參差間有客有客字子美此遵何法
答五平五仄體自昔有之頗近游戲
[002-10a]
問右承鹿柴木蘭柴諸絶自極淡逺不知移向他題亦
 可用否
答摩詰詩如㕘曹洞禪不犯正位須㕘活句然鈍根人
 學渠不得
問荆公謂漢人語仍以漢人語對用異代則不類此定
 式否
答在大家無所不可非定式亦非確論也如以左氏國
 語檀弓國䇿語對漢人語何不可之有推之魏晉巳
[002-10b]
 下皆然古人又謂經語對經語史語對史語差有理
問詩中用古人及數目病其過多若偶一用之亦謂之
 㸃鬼簿算博士耶
答唐詩如故鄉七十五長亭紅䦨四百九十橋皆妙雖
 算博士何妨但勿呆相耳所云㸃鬼簿亦忌堆垜高
 手驅遣自不覺也
問太白送羽林陶將軍詩蕭亭先生謂古有六句律體
 疑此即是而諸選皆入七言古中何也
[002-11a]
答六句律體於古有之升菴先生撰六朝律祖記曽載
 之今記憶不真矣
問六朝清平調本是樂府而諸選皆選七言絶句何也
答如右丞渭城朝雨亦絶句也當時名士之詩多取作
 樂府歌之中晚間如伊州石州涼州楊栁枝蓋羅縫
 穆䕶砂等亦皆絶句耳
問短歌行長歌行似非以句之多寡論
答又有滿歌行艶歌行行之屬當時命名之㫖即呉
[002-11b]
 兢辭亦不能盡通曉更有長歌續短歌歌之名皆非
 以辭之繁簡也三曹樂府多以起句首二字命題如
 惟漢十四世所任誠不良即名惟漢行是也
問七言古仄韻韻用平韻其法度不同何如
答七言古凡一韻到底者其法度悉同惟仄韻詩單句
 末一字可平仄間用平韻詩單句末一字忌用平韻
 若換韻者則當别論
問古詩換韻之法應何如
[002-12a]
答五言換韻如折梅下西州一篇可以為法李太白最
 長於此七古則初唐王楊盧駱是一體杜子美又是
 一體若倣初唐體則用排偶律句不妨也
問古詩忌頭重脚輕之病其詳何如
答此似為換韻者立説或四句一換或六句一換須首
 尾腰腹勻稱無他秘也
問五言忌著議論然則題目有應用議論者只可以七
 言古行之便不宜用五言體耶
[002-12b]
答亦是看題目何如但五言以藴藉為主若七言則發
 揚蹈厲無所不可
問或論絶句之法謂絶者截也須一句一㫁特藕㫁絲
 連耳然唐人絶句如打起黄鶯兒松下問童子諸作
 皆順流而下前説似不盡然
答截句截句謂或截律詩前四句如後二句對偶者是
 也或截律詩後四句如起二句對偶者是也非一句
 一截之謂然此等迂拘之説總無足取今人或竟以
[002-13a]
 絶句為截句尤鄙俗可笑
問排律之法何如
答唐人省試皆用排律本只六韻而止至杜始為長律
 中唐元白又蔓延至百韻非古也其法則首尾開闔
 波瀾頓挫八字盡之
問五言排律七言排律作法何如
答七言排律即唐人作者亦少近人惟見彭少宰羨門
 曽賦至百韻
[002-13b]
問排律有多至幾十韻者與短篇作法同否
答章法一也特短篇波瀾少耳
問竹枝詞何以别於絶句
答竹枝詠風土瑣細&KR0008諧皆可入大抵以風趣為主與
 絶句迥别
問竹枝與栁枝相類否
答栁枝專詠栁竹枝泛詠風土竹枝詞古人間有專詠
 竹者乃引栁枝之例然不過偶一見耳非原㫖也
[002-14a]
問五言短古似與五言絶相類但中多二句然則中二
 句或如律中頷聨頸聨應實寫耶
答此不必拘
問有一字至七字或一字至九字詩此舊格耶抑俗體
 耶
答格則於昔有之終近游戲不必措意他如地名人名
 藥名五音建除等體總無闗於風雅一笑置之可耳
問樂府是就其題直賦其事耶抑借以發已意耶
[002-14b]
答古樂府立題必因一事如琴操亦然後人擬作者衆
 則多借發已意
問今人作樂府有用其題而絶不與題相照顧者何也
答古如董逃行與漢末事實更無闗涉雁門太守行乃
 頌洛陽令王稚子耳不始今人
問天馬引天馬行之辨
答天馬引是琴曲
問又云錬句不如錬字錬字不如錬意意何以錬
[002-15a]
答錬意或謂安頓章法慘淡經營處耳
問昔人論詩之格曰所以條達神氣吹嘘興趣非音非
 響能誦而得之猶清氣徘徊於幽林遇之可愛㣲徑
 紆迴於遙翠求之逾深是何物也
答數語是論詩之趣耳無關於格格以高下論如坡公
 詠梅竹外一枝斜更好高於和靖暗香疎影又髙
 於雪滿山中月明林下至晚唐之似桃無緑葉辨杏
 有青枝則下劣極矣
[002-15b]
問昔人謂韻不必有出處字不必有來歴其然豈其然
答杜子美蘇子瞻詩無一字無來歴善押强韻莫如韓
 退之却無一字無出處也
問虞侍制謂詩有十美第二為抛擲何為抛擲
答亦不解或謂撇脱耳
問范徳機謂唐人李淑詩苑六格為十三如一字血
 脈二字貫穿三字棟梁等名目不㡬穿鑿乎
答以上二條皆涉穿鑿説詩不必爾
[002-16a]
問蘇李詩似可以配十九首論者多以為賡作何也
答録别真出蘇李與否亦不可考要不在古詩十九首
 之下其為西漢人作無疑
問髙岑似亦㣲不同或髙優於岑乎
答唐人齊名如沈宋王孟錢劉元白皮陸皆約略相似
 惟李杜髙岑迥别髙悲壯而厚岑竒逸而峭鍾伯敬
 謂髙岑詩如出一手大謬矣
問王季友詩似晚唐語而所以異於晚唐者何居
[002-16b]
答王季友詩不多在盛唐自是别調亦非諸大家名家
 之比又如篋中集中諸人皆别調也
問元人詩亦近晚唐而又似不及晚唐然乎否耶
答元詩如虞道園便非晚唐所及楊鐵厓時涉温李其
 小樂府亦過晚唐他人與晚唐相出入耳晚唐如温
 李皮陸杜牧馬戴亦未易及
問明人詩可比何代弇州可比東坡否
答明詩勝金元才識學三者皆不逮宋而宏正四傑在
[002-17a]
 宋詩亦罕其匹至嘉隆七子則有古今之分矣弇州
 如何比得東坡東坡千古一人而已惟律詩不可學
 
 
 
 
 
 
[002-17b]
 
 
 
 
 
 
 
 師友詩傳續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