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f0062 揅經室一集-淸- (master)


[014-1a]
揅經室一集卷十四
  浙江圖考
 唐書地理志
杭州餘杭郡 鹽官
 有捍海塘隄長百二十四里開元元年重築
  元案海塘始見於此是時海塘止在鹽官一帶
  鹽官今海寕州海鹽縣地也所云百二十四里
  葢卽今海寕城外一帶之海塘也
富陽
 有隄登封元年令李濬時築東自海西至筧浦以
[014-1b]
 捍水患
 明陳觀吳公隄記曰富春居杭上游下通錢塘上
 接衢婺睦歙諸水會流矧自觀山起至筧浦橋止
 三百餘丈適當邑城之南其捍潮禦浪惟築隄爲
 可備自唐萬歲登封六年縣合李濬所築者去舊
 城一百步許迄今數百年雨洗風淘隄因以壊
 萬厤舊志曰李濬萬歲登封六年爲富陽令嘗築
 捍江隄自莧浦至東觀山計三百餘丈
  元案東至海葢卽尖山一帶西至筧浦卽今筧
  橋筧橋在艮山門北十餘里恰合百二十里耳
[014-2a]
  南江絕流葢由於此
通鑑
唐乾寕三年辛未安仁義以舟師至湖州欲渡江應
董昌
 胡氏三省注曰安仁義自潤州以舟師至湖州何
 從而渡江哉葢欲自湖州舟行入柳浦而渡西陵
 耳
 胡氏渭禹貢錐指曰江水自湖口以東厤烏程南
 通餘姚與浙江合者其故道無可攷葢從烏程南
 以東達于餘姚必經歸安德淸石門界中至海寕
[014-2b]
 由浙江以入海海寕地獨高境內諸水皆北流故
 宋元嘉及梁大通中以滬瀆不通嘗欲穿渠引吳
 興之水以瀉浙江而功卒不立葢水性就下地勢
 有所阻也
 趙氏一淸水經注釋曰東樵之言非也南江與浙
 江合由太湖長瀆口上通臨平湖以合浙江自有
 纏絡何必載之高地乎通鑑唐乾寕三年楊行密
 遣安仁義以舟師至湖州欲渡江應董昌錢鏐遣
 顧全武守西陵仁義不得渡胡三省曰自湖州舟
 行入柳浦可渡西陵又柳浦卽今浙江亭東跨浦
[014-3a]
 橋之浦也劉昫唐書曰隨于餘杭縣置杭州又自
 餘杭移治錢塘又移于柳浦今州城是又曰柳浦
 埭卽今杭州江干浙江亭北跨浦橋埭則其時水
 道尙未盡湮也
 顧氏祖禹讀史方輿紀要曰柳浦在府城東南五
 里候潮門外江干有浙江亭亭北有跨浦橋六朝
 謂之柳浦埭劉宋泰始二年遣吳喜擊孔覬于會
 稽喜自柳浦渡取西陵齊永明二年富陽民唐寓
 之作亂進至錢唐錢唐令劉彪遣將張圩禦之敗
 于小山寓之進至柳浦彪棄城走
[014-3b]
  元案安仁義自湖州由柳浦渡西陵此正合酈
  注南江枝流自烏程餘杭之道也然則六朝以
  來至于唐末其迹尙有可尋者
咸淳臨安志
梁開平四年八月錢武肅始築捍海塘在候潮通江
門之外潮水晝夜衝激板築不就因命强弩數百以
射潮頭又致于胥山祠仍爲詩一章函鑰海門山旣
而潮水避錢塘東擊西陵遂造竹落積巨石植以大
木隄岸旣成久之乃爲城邑聚落凡今之平陸皆昔
時江也
[014-4a]
  元案自杭南有山處至海寕州築塘永絕南江
  之流當是開元登封之年度此時浙流已極小
  弱故能絕之至於吳越時加修耳柳浦之地甚
  高於艮山門外所云自柳浦渡者於此略狹處
  渡江非眞以内江之舟直渡至西興也大約南
  江之正流總在筧橋一帶不在柳浦以上
 宋王氏安石曰此見傅氏禹貢集解所/引葢其所撰新經書義一江自義
 興一江自毗陵一江自吳縣皆入海二江在震澤
 之上一江在震澤之下震澤水有所洩故底定也
 上二江今中絕故震澤有水災於是見此書所記
[014-4b]
 禹迹尙足用以知水也
  元案唐省陽羨置義興宋太平興國改宜興王
  氏以宋初縣名釋班志之陽羡而毗陵吳縣則
  仍班氏此以班志之三江爲禹貢之三江是也
  但不知班志分江水爲南江又不知岷江自江
  都入海之江卽毗陵以北之北江故曰上二江
  今中絕也
 毛氏晃禹貢指南曰王荆公謂以一江自義興一
 江自毗陵一江自吳縣義興古之陽羨毗陵今之
 丹徒春秋所謂延陵季札所居之地吳縣今之吳
[014-5a]
 江三江介于蘇常潤三州之閒而震澤瞰乎三州
 之界尾通吳興苕霅之水岀焉此言殆與班固相
 表裏然雖詳而無統
  元案此知王氏之說出于班志而斥爲詳而無
  統亦不足以知王氏
 林氏之奇尙書全解曰經旣有北江中江必有南
 江顔師古注漢書志亦曰三江謂中江南江北江
 也師古此說必有所據而云爾如郭景純以爲岷
 江松江浙江王介甫以爲一江自義興一江自毗
 陵一江自吳縣此說皆據其所見之江而爲言非
[014-5b]
 禹之舊迹也
  元案顔師古注漢志三江爲南江中江北江卽
  本班志之南江中江北江也以班氏自注于郡
  縣之下故不復實指何地郭景純王介甫皆本
  班志林氏耶師古而斥郭景純王介甫非也
 薛氏季宣書古文訓曰職方揚州三江卽大江吳
 江浙江禹貢三江震澤下流自爲三江耳吳地記
 東江東南爲谷水卽今松江東蘆瀝浦至秀州鹽
 官界入浙
  元案此以郭景純所謂三江專屬職方而以禹
[014-6a]
  貢之三江爲庾仲初之三江而以酈氏所稱之
  谷水爲庾氏三江之東江
 傅氏寅禹貢集解曰班氏所指南江今吳江也所
 指中江今蕪湖&KR0856港也所指北江今京口江也古
 毗陵疆界廣京口江東行正在京口北也自宜興
 縣航太湖逕溧陽至鄧步凡兩日水路自鄧步登
 岸岸上小市名東壩自東壩陸行十八里至銀林
 復行水路繫大江之支港自支港行百餘里乃至
 蕪湖界卽入大江也銀林之港鄧步之湖止隔陸
 路一十八里耳故老相傳謂大江此港本入震澤
[014-6b]
 禹塞之愚得此說于友人王益之再得于孟逹甫
 猶未詳也三山陳子禮聞其往還宜興蕪湖道甚
 熟諏之遂得其詳因圖之于此用以知班氏所說
 中江古葢有之堯水橫流爲震澤害禹因塞之也
  元案傅氏說中江最詳然不知蕪湖&KR0856港塞于
  漢以後乃信傳言以爲禹塞則迂矣知南江卽
  吳江尙未知吳江之上流本于石城下流入于
  餘姚故其爲三江圖亦未盡善
 程氏大昌禹貢山川地理圖敘說曰班固謂蕪湖
 有水東至陽羡入海以爲中江則不習地勢甚矣
[014-7a]
 陽羨者今常州宜興縣也與建康溧陽接境兩境
 中高又皆有堆阜閒之其兩邑水分東西流其東
 流而下陽羨者固可通海而蕪湖之水乃皆西北
 流合寕國廣德建康南境之水北向以入大江元
 非蕪湖之水可以分江派而南流以上陽羡也班
 固必詢之嘗行溧陽者謂有水道可以入海遂數
 之以爲中派一江不知溧陽之水不與宜興通也
 桑欽所著北江與班固正同其敘南江乃謂自牛
 渚上桐水今廣/德過安吉縣厤長瀆今太/湖出松江入
 海不知桐水安吉中高水不相通亦猶溧陽之與
[014-7b]
 陽羨也
  元案中江南江上流中塞故各水分入耳程氏
  據目前以測三代秦漢之迹豈然也哉中江自
  蕪湖至陽羨者自緣築五壩而&KR0856其迹尙有可
  尋則南江亦如是也九河北播明見于經而今
  則江合于淮故瀆已成陸地向非經有明文將
  亦謂禹治之河本爲南注乎古今之事不可以
  形迹求也葢亦多矣
 又演緐露曰說文釋浙江云江水東至會稽山陰
 爲浙江又漸水出丹陽黟縣東入海皆今錢塘浙
[014-8a]
 江也秦始皇渡浙至會稽又莊子有淛河則浙名
 舊矣桑欽載漸水所逕所入正今浙江而不名爲
 浙若謂浙漸字近久而相變如邾鄒之類則浙之
 得各旣見先秦而桑欽更以爲漸何也許氏浙水
 漸水又復兩出皆不可曉黟縣今徽州也休寕縣
 有浙溪溪上有漸嶺而婺州亦有浙溪二州水皆
 會桐廬而遂從杭越閒入海則本其發源各名爲
 浙未有牴牾苐以古語爲證則出歙者正也
  元案程氏謂說文漸浙兩出爲不可曉葢不明
  南江爲浙江與漸本屬兩水也謂休寕有漸嶺
[014-8b]
  此正漸水所由名又謂徽州婺州俱有浙谿此
 則後人名稱之譌所謂徽州之浙谿卽漸水所
  謂婺州之浙谿卽穀水程氏不信班氏之說而
  不暇深求故浙漸終于莫解耳
 元陳氏師凱書傳旁通曰若以漢江在荆州之域
 不當如東坡三江之說而又不必涉中江北江之
 文而止求其利病之在揚州之域者則水勢之大
 者莫若揚子大江松江浙江三者耳
  元案此所取三江同于郭景純卽同于班孟堅
  但以揚州之三江不必渉于導江導漾之中江
[014-9a]
  北江則非也
 王氏天與尙書纂傳曰今吾邑耕齋劉氏嘗見諭
 云頃年之官吳門郡遣舟來迓一夕問所宐宿舟
 子曰晚宿震澤洎至其所屋室綿豆里門扁以震
 澤二字且有底定橋登岸問塗之人曰此去太湖
 近耶曰近矣又問三江何在曰此去不遠有三江
 口又問三江曷謂曰浙江吳江松江也耕齋所言
 與朱子所問吳人合
  元案以古言之吳江卽浙江以今言之吳江卽
  松江耕齋問諸塗人自不足爲典要然問三江
[014-9b]
  而舉浙江以對其故老相傳之說尙有存于里
  巷之口者耶
 明歸氏有光三江圖說曰古今論三江者班固韋
 昭桑欽之說近之但固以蕪湖東至陽羨入海昭
 分錢塘江浦陽江爲二桑欽謂南江自牛渚上桐
 上過安吉厤長瀆爲不習地勢程大昌辨之詳矣
 然孔安國蘇氏所論亦未必然也今從郭璞以岷
 江松江浙江爲三江葢自揚州斜轉東南揚子江
 吳松江錢唐江三處入海而皆以江名其爲三江
 無疑直學邊實修崑山志言大海自西㳌分南北
[014-10a]
 由轉斜而西朱陳沙謂之揚子口由徘徊頭而北
 黄魚垛謂之吳松江口浮子門而上謂之錢塘江
 口以此驗之禹迹無改
  元案歸氏從郭氏之三江而疑班氏之三江者
  葢以上流一自蕪湖至陽羨一自石城至安吉
  其水道多湮也然以浙江松江岷江爲禹迹無
  改識過于宋元諸儒遠矣
 胡氏渭禹貢錐指曰漢志丹陽石城縣下云分江
 水首受江東至餘姚入海過郡二行千二百里此
 卽南江之原委過郡二謂丹陽會稽也其在吳縣
[014-10b]
 南者卽吳松江乃中江之下流班氏不知分江水
 至餘姚入海者卽古之南江遂誤以松江當之耳
 水經沔水與江合流又東過彭蠡澤又東至石城
 縣分爲二其一過毗陵縣北爲北江其一爲南江
 東至會稽餘姚縣入海今案大江自西南來至石
 城枝分爲分江水至餘姚入海又東北流至蕪湖
 枝分爲永陽江由吳松入海其經流則東逕毗陵
 至江都入海毗陵江都最北故謂之北江石城餘
 姚最南故謂之南江蕪湖吳縣居二江之中故謂
 之中江雖與禹貢導江不合而辨方命名次弟秩
[014-11a]
 然與郭景純之松江浙江源異而流則同也葢中
 江貫震澤松江卽其下流不得復析爲南江南江
 首受石城之大江其自湖口洩入具區者乃枝流
 而東至餘姚入海者其正流也酈氏恐違漢志反
 以厤烏程縣南者爲枝流而中江盡于荆谿南江
 卽是吳松矣非古人命名之本意也
  元案胡氏敘班氏三江極爲明晰惟惑于初學
  記所引鄭注而不能辨其僞故以爲與禹貢導
  江不合至班志所記吳南之南江卽石城之分
  江水所經未嘗錯誤酈氏水經注謂長瀆入具
[014-11b]
  區者爲南江由烏程者爲南江支流葢據班志
  三江確爲禹迹胡氏駮之未足以知班志也
 又曰酈道元云江水自石城東入爲貴口東逕石
 城縣北今攷池州府志分江水貴池水皆在貴池
 縣西貴池水入江處名曰貴口葢分江之流久已
 中絕故其水還注于江南江必衰周時吳越以人
 力爲之易至壅塞厤世久遠不可得詳而南江卽
 分江水與松江之非南江則固可以理&KR0856
  元案此云分江之流中絕其水還注于江極爲
  精確又必以南江爲衰周吳越以人力爲之者
[014-12a]
  惑于僞鄭注而不能與班志合也
 又云禹貢三江之不明誤自班固始漢志會稽吳
 縣下云南江在南東入海毗陵縣下云北江在北
 東入海今本漢書脫上北/字今據宋本增入丹陽蕪湖縣下云中江
 出西南東至陽羨入海皆揚州川也葢北江爲經
 流至江都入海中江由吳松入海南江合浙江入
 海皆北江之枝瀆也導水明言漢自彭蠡東爲北
 江江自彭蠡東爲中江誠如班氏所言則蕪湖之
 中江何以知爲江水之所分毗陵之北江何以定
 爲漢水之所獨乎以比當禹貢三江之二雖愚者
[014-12b]
 亦知其非矣
  元案胡氏誤仭鄭注而不能辨其眞僞遂至詆
  班志三江而以爲皆北江之枝流南江中江在
  南彭蠡北江在北江漢由分而合由合而分禹
  貢分應之磪有精義胡氏以此駮班志三江非
  禹迹不亦拘乎詳見前
 顧氏炎武日知錄曰北江今之揚子江也中江今
 之吳淞江也東迆北會于匯葢/指固城石臼等湖不言南江而以三
 江見之南江今之錢塘江也本郭/璞記禹貢該括衆流
 無獨遺浙江之理而會稽又他日合諸侯計功之
[014-13a]
 地也特以施功少故不言于導水爾三江旣入一
 事也震澤底定又一事也後之解書者必謂三江
 之皆由震澤以二句相蒙爲文而其說始紛紜矣
  元案顧氏此說本于郭景純同于歸熙甫謂禹
  貢該括眾流無獨遺浙江之理極爲精確乃以
  東迆北會于匯爲中江會于石臼諸湖異于鄭
  氏以東迆者爲南江而錢唐江之達于吳南亦
  未詳
 閻氏若璩古文尙書疏證曰或又問職方氏揚州
 其川三江解孰爲定余曰鄭無注賈疏非當郭景
[014-13b]
 純解三江者岷江松江浙江也以當之斯爲定一
 州之内其山鎭澤藪川浸至多選取最大者而言
 揚州之最大川孰有過岷浙二江者卽松江之在
 當時與揚子錢塘相雄長而後可以稱禹迹非如
 今所見之淺狹此豈專指洩震澤之下流者之江
 國語申胥曰吳與越三江環之范蠡曰我與吳爭
 三江五湖之利夫環二國之境而食其利正職方
 之三江我故曰周禮一三江禹貢又一三江也
  元案閻氏于地理之學最精謂周禮三江卽國
  語之三江是也惟其解禹貢三江則專取庾仲
[014-14a]
  初之說尙未盡合耳
 全氏祖望水經注七校本曰葉夢得避暑錄話曰
 水經謂漸江出三天子都取山海經爲證三天子
 都在彭澤西安得至此今錢塘江乃北江下流雖
 自彭澤來葢眾江所會不應獨取此一水予意漸
 字卽浙字水經誤分爲二名注引漢志浙江者是
 已今自分水縣出桐廬號歙港者與衢婺之谿合
 而過富陽以入大江大江自西來此江自東來皆
 會于錢塘案山海經三天子都有三一曰在閩西
 海北卽浙江之源也一曰在衡山卽廬江之源也
[014-14b]
 一曰在海中則不知其處石林謂但在彭澤則謬
 矣又謂錢塘乃北江下流來自彭澤是仍水經沔
 水篇以立文者
  元案葉石林言錢塘江爲北江下流是也識見
  出王安石傅同叔之上惟以浙爲漸則非耳又
  云歙港合衢婺之谿過富陽入大江大江指北
  江也又云大江自西來此江自東來會于錢塘
  此有譌誤當是大江自北來此江自西來葢體
  會于班志分江水逕吳南至餘姚入海之說爲
  趙宋諸儒之所莫及全氏以爲仍沔水篇以立
[014-15a]
  女其駮非也
 趙氏一淸水經注釋曰胡東樵云北江爲經流中
 江由吳松入海南江合浙江入海今據班志而言
 實則班志蜀郡湔氐道下云禹貢㟭山在西徼外
 江水所出東南至江都入海而廣陵國江都下急
 著江水祠以應之又于臨淮郡海陵下復云有江
 海會祠以明之海陵江都非揚域乎非中江入海
 之道乎其于會稽郡之吳毗陵丹陽郡之蕪湖雖
 列南北中之名而無禹貢字則亦可知是秦漢以
 來見行之川作志者自不關禹迹也後人乃欲據
[014-15b]
 志以釋經反謂志與經不合則亦誣矣
  元案趙氏說班志極精密乃以無禹貢字&KR0856
  不關禹迹則非也秦漢時見行之川旣如是則
  班氏用以作地志鄭氏卽本以注禹貢何得如
 蘇氏時三江合而爲一遂以合漢彭蠡爲三江
  耶
 又曰說文有漸江又有浙江云江水東至山陰爲
 浙江則黟縣之漸江至錢唐乃有浙名班志有浙
 江無漸江浙江下但云東入海不計道里之數至
 錢唐武林水亦云東入海行八百三十里補此一
[014-16a]
 句以見浙江之卽漸江也
  元案趙氏知說文漸浙分兩字矣又拘于漢志
  八百三十里一語以浙江卽漸江非也漸江自
  是歙港浙江自是南江漢志八百三十里自是
  譌文疑屬穀水下誤寫于武林水下也
 錢氏塘三江辯曰禹貢之三江職方之三江也班
 孟堅地理志謂南江在吳縣南入海北江在毗陵
 縣北入海中江出蕪湖縣西南東至陽羨入海皆
 揚州川此釋職方也卽釋禹貢矣自鄭康成注尙
 書始別爲之說曰左合漢爲北江右會彭蠡爲南
[014-16b]
 江岷江居其中爲中江若然則自夏口以北者北
 江也湖口以南者南江也夏口以至湖口者中江
 也而自湖口以下惟有一江以禹貢導水經文質
 之于漢曰東匯澤爲彭蠡東爲北江入于海于江
 曰東迆北會于匯東爲中江入于海則自湖口而
 下分爲三江殆不如康成之說矣
  元案錢氏辯三江一依班孟堅郭景純爲說惟
  未辯初學記所引之鄭注非眞鄭注故駮鄭耳
  葢鄭注云自彭蠡分爲三孔正是謂自湖口而
  下分爲三江矣
[014-17a]
 揆孟堅所言江過湖口實分爲三而以行南道者
 爲南江行北道者爲北江行中江者爲中江合乎
 禹貢導水之經誠不易之論也
  元案班氏地志最爲精密攷古地理者舍此莫
  有所主也故鄭注禹貢職方專本之得錢氏此
  說可辟駮班志者之非
 攷之水經沔水自沙羡縣北南入于江合流至居
 巢縣南東至石城縣分爲二其一東北流過牛渚
 毗陵以入海者爲北江自石城東入貴口至餘姚
 入海者爲南江自丹陽蕪湖縣東至會稽陽羨入
[014-17b]
 海者爲中江具載沔水經文及附記中皆與孟堅
 合惟孟堅謂南江從吳縣南入海耳然孟堅又謂
 石城分江水首受江東至餘姚入海酈道元引桑
 欽地理志亦謂江水自石城東出逕吳國南爲南
 江葢餘姚入海之江卽吳縣南入海之江也餘姚
 吳縣之閒爲由拳海鹽烏程餘杭錢塘諸縣南江
 由之入海固在吳國之南國後爲縣是以孟堅志
 南江入海處旣系之餘姚又系之吳縣也
  元案此可見班志水經相合分江水至餘姚入
  海卽南江至餘姚入海
[014-18a]
 水經附記不詳中江所由而今尙有其迹自楊行
 密築五堰江流始絕永樂時設三壩則陸行者十
 八里矣然自銀林以西鄧步以東其流固在也可
 知二江雖自石城蕪湖分行而同會具區故酈道
 元以南江卽合于浙江浦陽江之谷水而咸淳毗
 陵志以荆谿爲中江惟北江自從毗陵入海耳此
 足以證三江之實有其三非如康成之合爲一江
 也
  元案此可破程大昌陽羨安吉高隔之說惟不
  辨鄭注爲僞故駮之然鄭氏自謂分爲三孔未
[014-18b]
  嘗言合爲一江也
 且二家之是非愚請以左氏内外傳折之吳語云
 吳王夫差起師伐越越王句踐起師逆之江卽内
 傳哀公元年之敗越于夫椒也又曰越王句踐乃
 率中軍泝江以襲吳入其郛卽經書十二年於越
 入吳也又曰吳王軍于江北越王軍于江南卽内
 傳十七年越子伐吳也十七年之内傳以爲笠澤
 而外傳以爲江則笠澤卽江矣其元年十二年之
 外傳以爲江者亦卽此江矣韋昭曰江吳江也又
 曰江松江去吳五十里是已笠澤也吳江也松江
[014-19a]
 也實出自具區之一江左氏謂之江則中江之自
 陽羨入海明矣是故今之松江卽古之中江也若
 夫外傳之名南江爲江也則伍員范蠡之言三江
 舉之矣員謂吳越之國三江環之蠡謂吳與越爭
 三江五湖之利以二國在江湖閒也許愼謂江水
 東至會稽山陰爲浙江闞駰謂江水至會稽與浙
 江合酈道元謂南江于海鹽縣秦望山東出爲澉
 浦其枝分厤烏程餘杭二縣與浙江合浙江于餘
 曁東合浦陽江自秦望分派東至餘姚又爲江此
 南江與浙江浦陽分合之迹也
[014-19b]
  元案此言南江卽浙江極明晰可破謂吳越三
  江非禹貢三江之謬
 越語言句踐之地南至于句無北至于禦兒東至
 于鄞西至于姑蔑韋昭以爲今諸曁嘉興鄞縣太
 末之地然則中江以南爲越中江以北爲吳而南
 北二江分行二國王都之北是爲三江環之而二
 國之必爭其利不待言矣
  元案此仍吳仁傑之說辨見前
 韋昭以松江錢塘浦陽爲三江然錢塘何江乎卽
 浙江也浙江從餘姚入海南江旣先後合于浦陽
[014-20a]
 浙江則止一江耳烏得而二之是故今之錢塘江
 卽古之南江也可知孟堅之說與左氏内外傳合
 而康成則否卽二家之是非判然矣
  元案康成本班志立言原無異同異于班志者
  初學記之譌文也
 宗康成者曰漢志所謂中江南江皆吳通江于湖
 之道耳不得爲禹貢之三江然我聞吳嘗溝通江
 淮矣不聞其溝通江湖也說者皆援史記河渠書
 爲據不知史記固言通渠三江五湖未嘗謂通江
 于湖也今江湖之閒枝渠相通者甚多安知非吳
[014-20b]
 人所爲而可以爲卽此二江乎使吳果通此二江
 曷爲記無明文若左氏所云掘深溝于商魯之閒
 北屬之沂西屬之濟也
  元案此破謂南江爲衰周時人力所爲之謬
 況三江上流内傳亦有可攷者襄公三年楚子重
 伐吳克鳩兹杜預謂在丹陽蕪湖縣東劉昭據以
 注郡國志蕪湖中江在西之文是楚克吳中江以
 東邑也哀公十三年楚子西子期伐吳至于桐汭
 杜預謂宣城廣德縣西南有桐水此卽酈道元所
 謂南江逕宣城之臨城縣南又東與桐水合者是
[014-21a]
 楚又越南江而東矣此必二江當吳楚之交故楚
 之伐吳皆越二江足以明非吳人始爲之也地志
 目高淳之中江爲胥谿謂伍員伐楚時所鑿此傅
 會之說耳内傳定公四年蔡侯吳子唐侯伐楚舍
 舟于淮汭自豫章與楚夾漢不聞由胥谿也其地
 有伍牙山卽魏氏春秋所謂烏邪山者而今謂之
 伍員山此名中江爲胥谿之所由來矣
  元案以中江爲胥谿明韓邦憲廣通壩攷之說
  也此可破其謬
 然則江漢旣合後之分而爲三也孰從辨之曰漢
[014-21b]
 源于北故以北江屬之江源于南故以中江南江
 屬之江漢各爲瀆故各自入海所謂江漢朝宗也
 使合而爲一漢安得有入海處耶
  元案此解禹貢北江中江分屬江漢極精可破
  從前諸說之謬
 曰孟堅于湔氏道何以言江水至江都入海曰北
 江中江禹貢雖分屬江漢已同謂之江矣孟堅烏
 得不謂之江夫以北江爲江可也以爲無南江中
 江不可也如此而已矣江旣有三禹貢何以僅書
 其二曰北江固宐書書中江者舉中以見南也言
[014-22a]
 中江而南江見言南江而中江不見故舉中焉耳
  元案鄭氏特注東迆者爲南江所以爲解經之
  妙
 曰康成之說經學之宗也子柰何非之曰予豈不
 宗康成顧質之經傳而不合故不敢從焉耳禹貢
 三江之注不復見于職方安知非康成已自悟其
 失歟然則予之不從康成未必非康成之意也
  元案說經惟求其是雖康成何可執之錢氏此
  言眞可爲學者法余旣辨鄭注之僞復有取乎
  錢氏此言者明非曲爲鄭解也鄭氏果非何妨
[014-22b]
  違之鄭氏果是又何可違惟其本非鄭注而傳
  寫者譌以誣之則正宜爲鄭氏白非深求乎鄭
  氏不能知其是非亦不能明其眞僞也
 郭景純庾仲初何如曰景純之說孟堅之說也孟
 堅志其地景純述其名仲初則一隅之見耳我無
 取焉
  元案郭景純所謂浙江卽班氏分江水至餘姚
  之浙江也學者不知浙之非漸而疑郭氏之說
  殊于班氏錢氏此言明班郭無異不易之說也
  錢氏說三江極詳明一滌唐宋以來諸謬說故
[014-23a]
   備錄于末以爲百川之海云
             弟亨梅叔校
[014-23b]
[014-23b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