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f0021 居易堂集-明- (master)


[009-1a]
居易堂集卷之九
 論
  封建論上
王者之治天下其立大經作大法亦適乎時會而已
適乎時會者宜乎民者也作法而宜乎民雖暴君汙
吏之所建可以施久逺歷變更而不廢作法而不宜
乎民則極賢智之規畫遵先王之陳迹然一舉而措
之天下非亂則亡吾葢有見於封建矣封建者唐虞
三代聖人之制也郡縣天下者秦皇李斯之事也人
君雖至愚然不致慕乎堯舜禹湯文武而慕秦皇者
未之有也人臣雖至愚然不致慕乎臯䕫稷契伊尹
[009-1b]
周公而致慕乎李斯者未之有也然而聖人之制必
不可復而亾秦之法必不可易者何也宜乎民也後
世固常封建矣封建而變計者亂封建而不變計者
亾無封建之名而有封建之實者篡漢髙懲秦孤立
之弊於是衆建諸侯礪山帶河聯城裂地而韓彭首
惡七國繼叛天下岌岌卒用主父偃之謀解而更張
而漢室始定其後晉以八王相殘卒喪中夏唐以强
籓世繼遂禪朱梁嗟乎封建之不可行於後世也如
是哉而後世之謀國者不知變通不適時會尼古跡
而行之鮮有不敗者矣或曰然則昔人所論封建非
聖人意不得已而行之者信乎曰否上古之世民人
[009-2a]
衰少而風俗醇厚醇厚則不爭不爭則上可以無阻
兵攘地之虞衰少則難伇難伇則下不可以供征輸
徭伇之無藝故聖人因時致宜衆建之君大國百里
次七十里次五十里環地中而爲之國都君有所教
於民朝建令於朝而夕遍乎四境民有所效於君朝
發之里閭而夕可附乎國都也則所以愛養休息於
民者寧有既哉故取於民者什一而足用民不過三
日上下相安如臂使指固聖人視民如傷之道也後
世則不然地醜則奪勢敵則軋與之兵則日尋干戈
與之民則視同草芥弱之肉强之食以兼幷吞噬於
其中不至於滅亾不止也漢晉唐可見矣故後世居
[009-2b]
重京師奔走天下雖徭伇之愁苦征戍之流離近者
千里逺者常不下萬里而輸將之費或至三十鍾而
致一石民力亦敝矣然而審時勢權利害斷不以彼
而易此者誠以與民無孑遺亾不旋踵者不可同日
而語也故曰後世之不封建以宜民也而三代之封
建亦以宜民也若三代而不封建則不宜乎民與後
世之封建等雖然非秦之所能爲也時也
  封建論下
或曰夫子曰其人存則其政舉其人亾則其政息然
則三代聖人而生於今也其必封建乎曰否不然後
世之不封建時也聖人不能爲時時之所悖不可立
[009-3a]
也三代之治亦因時致宜而革政刑更禮樂矣故周
之文不能返而爲忠殷之忠不能返而爲質若聖人
生於今而必封建是欲返周之文而爲忠返殷之忠
而爲質也有是理哉且封建之廢也三代已見之矣
非於秦而然也禹會塗山執玉帛者萬國殷之受命
歸者三千焉周之受命歸者八百焉則亦削而衰矣
衰者息之機削者廢之漸也至於春秋而六十餘國
矣至於戰國而七國矣至於秦而幷爲一矣夫繇萬
國而至於三千繇三千而至於八百繇八百而至於
六十繇六十而至於七繇七而至於一其勢然也江
河日下歸於海而後止此不可以人力爭也今有人
[009-3b]
焉曰吾必遏四海之水而復爲溝渠陂堰於天下吾
見其畢世而無成功矣非特無成功也必且死亾淪
溺魚鱉其人民也後世而復封建何以異於此哉吾
故有以知聖人之必不爲也或曰殷之三千周之八
百亦止言其歸命之國耳曰否文王三分天下有其
二以服事殷至武王受命而紂之惡益稔矣其貫已
盈矣則其去殷而歸周者亦益多矣若天下猶萬國
則歸之者無十一國猶三千則歸之者不及其半而
曰三分有二可乎且以列爵分土之制而絜之於萬
國則盡周之天下不足以供周之封爵矣吾是以知
其日削且衰也天下有衰而不至於息削而不至於
[009-4a]
廢者乎故曰後世之不封建非秦之所能爲也時也
  井田論
井田之不可施於今猶塵羮塗飯之不可以飽也不
原聖人立法之大意不知古今之異宜舉而施之施
之而不當而必求所以濟之則是以塵羮塗飯之不
飽而以烏喙療饑也幾何而不殺人哉或曰古聖人
體國經野其制詳矣古可作之於前今必可行之於
後古法無過豈欺我哉曰古聖人嘗巢居而穴處矣
亦將去而宮室夷而城郭以從之耶堯常以天下禪
舜舜常以天下禪禹矣今之有天下者亦必無子之
授而求其人以禪之耶古聖人之所行而不可行於
[009-4b]
今者多矣何獨於井田而不然哉上古生齒不煩户
口衰少天下必有土滿之憂故人限之田而取之賦
生生之道與日俱增勢也繁衍孶息不可窮已而以
有限之田供日增之民而可以不變計乎常以天下
之大勢論之天下之田固爲豪右之所兼幷然農民
之賃田出租者可計而數也今天下之民去本逐末
者常十之四而胥徒戍卒游手無籍浮屠道士以至
仕而在朝出而爲吏又十之四農民止十二而已然
而身無立錐貧不能賃田者有矣賃田而或數畆或
不滿數畆或數十畆所謂數十畆者上農也然稽其
寔常父子力作其中則天下之田固少矣若准井田
[009-5a]
之制人授百畆即以滄海爲田豈能給哉昔王莽常
行井田矣而農民失業涕泣道路四海愁怨天下嗷
嗷卒速其斃其後王安石亦放周官之制爲方田之
法遂亂天下嗟乎非燕噲子之而學堯舜之揖讓乎
  吳王闔廬論
孔子曰泰伯其可謂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讓民無
得而稱焉嗚呼泰伯與其弟仲雍黙承太王之志欲
讓位季歷故斷髪文身以逃荆蠻期於不違其父之
志而已豈期於子孫千祀相繼爲王也哉迨荆蠻義
而歸之以開國承家綿綿延延既十九世至春秋僖
文之際而吳益大壽夢稱王楚亾大夫申公巫臣教
[009-5b]
以乗車戰射于是通會盟於中國壽夢有四子長諸
樊次餘祭次餘沫次季札季札賢王壽夢欲立之季
札讓不可乃立長子諸樊兄終弟及欲以次必致位
季札及餘沬卒季札終讓於是吳人共立餘沫之子
僚爲王立十三年而諸樊之子光以吾父四人當傳
位季子季子不受光適嗣當立乃令專諸刺殺王僚
而自立爲王是爲闔廬當是時用孫武伍胥之謀敗
越伐楚取番入郢楚至徒都闔閭爲霸及敗於姑蘇
爲越人所傷而死太子夫差立乃報越使爲臣妾復
伐齊伐魯爭長於晉而卒爲越所滅嗚呼後之論者
謂吳蠻夷伏處自泰伯至壽夢十九世不通中國而
[009-6a]
吳晏然自壽夢用巫臣乗車戰射之法後與晉楚兵
爭中原以至於亾又謂夫差罷民以成私縱過而翳
諫一夕之宿臺榭陂池必成六畜玩好必從夫是以
亾二者皆非也夫吳不亾於壽夢不亾於夫差而亾
吳者闔閭也何也楚語稱闔廬口不嘉味耳不逸聲
目不淫色聞善若驚得士若賞遂以霸吳然其所以
得立也乃倍其讓國之義而出於弑奪則小善不足
以救大惡而祖宗之澤斬焉盡矣夫國於天地必有
與立失所以立喪亾隨之譬如氓庶之家其前人勤
勞節儉纎悉積累克有成業而其子孫一旦侈泰無
度無不立破其家者葢侈泰未必爲天下之大惡顧
[009-6b]
爲人子孫而盡反其前人之所爲未有不爲天之所
棄者也况祖宗以三讓天下之至德創業垂統甚光
美而其子孫乃忍以篡弑刼奪之禍繼之不亾何待
乎故宜其身之不免而其子遂以斬其祚也嗚呼以
泰伯之至德先文武而開基綿歷千&KR2420而卒以子孫
之篡弑不祀忽諸悲夫
  范蠡論
豪傑之士俯仰身世能斷然有所割然不能使其傑
然精悍之氣即銷亾於一割之中故往往有所寄託
以豁其雄心阮藉陶潛逃於沉湎彼其於天下豈遽
忘於情乎廣武之歎荆軻之詠所謂傑然精悍之氣
[009-7a]
略己見之彼其以天下無所於容故寄之於酒范蠡
佐勾踐滅强吳雪讐恥盡有江淮之地俾其主稱霸
王於天下謀之二十二年而後功成而名遂而遂扁
舟去於五湖而隠於陶乃復以財自雄而蘇子論之
以爲好貨天下賤士之所爲也嗚呼人之不好貨孰
有如蠡者當蠡之辭勾踐而去也勾踐約與分國而
有之而彼不難拂衣而去之迨其後積纍數千萬而
復能盡散其財顧詆之爲好貨此固蠡之所笑也然
而彼區區而爲之者特其傑然精悍之氣無所發舒
而一寓之於財耳舅犯從公子重耳亾十九年將返
國及河犯以璧授公子曰臣從君廵於天下臣之罪
[009-7b]
多矣請從此亾公子投其璧於河與之盟而遂入畱
侯子房爲韓報仇佐髙祖定天下及後辭封辟穀曰
願棄人間事從赤松子遊而卒未能去嗚呼少伯之
功逺過子犯而其成功之難實倍子房而子犯不能
决去於前子房不能引退於後而少伯獨何如乎彼
其去卿相之位如棄涕唾去韓魏之家如洗塵壒翛
然長往而莫知所極 乎渺矣不可幾及矣非千古
一士耶嗚呼阮籍陶潛吾尚不能以酒訾之而能以
財累蠡乎嗟乎子瞻迨失之矣雖然蘇子亦千古士
也彼豈不知蠡者而云然吾以爲子瞻有爲言之也
  俠士論
[009-8a]
賢者誠重其死乎曰非然也賢者誠不自重其死乎
曰非然也吾死而重於泰山則賢者視死知鴻毛矣
吾死而輕於鴻毛則賢者視死如泰山矣曰吾聞俠
士輕生然乎否耶曰然諾不侵爲知已死俠士之所
積也然其感激一言捐身不惜未嘗不傅於義謀於
道以殉於所知而要其所以必死者有三焉謀人軍
國置人死地則義不獨生一死也社稷存亾决機俄
頃則計不旋踵一死也吾事己立而吾言未酬則示
信萬世一死也有此三者則一言爲重七尺爲輕赴
湯蹈火斷脰絶吭怡然甘之則其爲死也何嘗不重
於泰山哉何也義不獨生則任其死者勸計不旋踵
[009-8b]
則决其機者奮示信萬世則厲其防也密吾於古得
三人焉曰侯嬴也田光也程嬰也當信陵君竊臥内
之兵符矯奪晉鄙軍欲以却秦而存趙誠萬死不顧
一生之計也侯生定其䇿舉其人則杖䇿從軍同其
生死義也侯生既不能從顧能髙枕牖下身居事外
乎使幸而得成其功此五霸之伐也不然則侯生受
知之公子及其所知之屠者同時灰滅而魏之社稷
隨之當是時成敗未可知而爲之首謀者奮然一死
則人心震動正所以謝後死而决成功也此所謂義
不獨生者也計不旋踵者也而田光之舉荆軻也不
其然乎太史公論光欲自殺以激荆卿亦僅得其一
[009-9a]
耳至程嬰之一死也此所謂示信萬世者也何也屠
岸賈討靈公之賊盡滅趙氏之族而大索趙氏孤兒
趙朔之客程嬰公孫杵臼相與匿之將再索公孫杵
臼曰立孤與死孰難嬰曰死易立孤難耳於是杵臼
遂死之嬰乃出萬死存其孤是爲趙武武既立復其
位乃誅屠岸賈而復趙氏後嬰之功已成矣事已立
矣獨死易一言無所驗於世嬰恐天下後世以我爲
需忍而適會其成功也以我爲能言而不能行也故
事成而卒自殺嗚呼聖逹節次守節若程嬰者可謂
能守節矣彼其硜硜一死以揭吾之心跡於萬丗者
正所以厲人道之大防於萬世也自其一死而天下
[009-9b]
萬世之偷生以誤國負諾而賣友者亦可以少沮矣
則其死也雖與日月爭光可也嗚呼三人者可謂俠
士矣而嬰尤錚錚哉至如荀息之不食言陳元逹之
以尸諫若而人一死不足以洗失身之辱奚論其他
乎此誠輕於鴻毛矣若三人者吾雖爲之執鞭所欣
慕焉
  刺客論
太史公作刺客列傳曰曹沫曰專諸曰豫讓曰聶政
曰荆軻凡五人顧此五人者非刺客也特古有刺客
之名太史公求其人而不得故以此五人者實之耳
然太史公即已言其非刺客矣何也太史公既傳而
[009-10a]
論之曰此其義或成或不成夫既曰刺客未有不成
者也曰或成或不成者言其非刺客也又終之以魯
勾踐之歎曰惜哉其不講於刺劒之術也不講於刺
劒之術此言其非刺客也吾略而論之曰豫讓忠臣
孝子也聶政荆軻俠士也能委身以殉所知而未能
期於必成者也未能期于必成者固不得爲刺客即
幸而成矣而委身以殉之使人得而甘心者又豈得
爲刺客乎彼刺客者出無入有不可端倪所詣必臻
所擊必中又如&KR0743鳥一擊瞬息滅沒未可以轍跡尋
也禆官侈言刺客事疑鬼疑神太過要必有近似者
至舉則必成成則必不可得而踪跡者則信史之所
[009-10b]
同也子房使東海力士爲博浪之椎碎其副車亦成
也以始皇之威力大索天下十日不可得其後如袁
盎之被刺來歙之被刺岑彭之被刺如武元衡裴度
之被擊從未有獲其賊者也夫排警蹕而擊萬乗無
論矣即其人身爲將相擁嚴兵踞禁近侍衞之森嚴
刁斗之呵防何如者而彼懷刃而來剚刃而去如刈
草木如御風雲不畱聲影豈若入宫塗厠披圖把袖
者之多其曲折哉吾故曰五人者非刺客也自史册
可考刺客之不成者有二人一則鉏麑之於趙盾一
則初刺袁盎者也然此二人者非不能成也特不欲
成之耳吾故曰刺客未有不成者也顧刺客多爲利
[009-11a]
用其誅擊多未合於道且其人名跡不可得傳太史
公以必有關於國家治亂得失者而後可故傳此五
人而仍微言其非刺客以明我之非昧於其義也不
然則世有報仇之孝子白日刺人於都市又有惡少
年以一朝之忿操刀而殺人者俱可名之曰刺客乎
嗚呼世之所稱刺客者既不可爲訓而此五人者又
未能盡其術而無憾又安得以真刺客之術而必爲
豫讓忠臣孝子之舉其庶幾乎嗚呼吾安得而見之
  荆軻論上
太史公傳刺客而論之曰此其義或成或不成然其
立意較然不欺其志嗚呼豫讓之不成也行之過難
[009-11b]
而荆軻之不成也處之過審故其始則備愈多而氣
餒其既則機不赴而氣盡皆必敗之道也天下無萬
全之事也操必得之劵行康莊之塗而往往蹉跌者
機變於瞬息而事乖於俯仰也凡事且然而况於蹈
不測之地刺萬乗之主而乃欲萬全而後行吾見其
必不全矣荆軻受太子丹之命以刺秦王一則須樊
將軍之首再則須督亢之地圖三則須吾友與俱嗚
呼又何其持重而周詳也夫豪傑之士而間行擊刺
之術如風霆之猝至也完其氣赴其機瞬息相遇而
事已决矣若使其風紆徐而披拂其雷殷殷而填填
必不能有所震蕩而鋤殛矣今與秦王周旋於殿陛
[009-12a]
之間雍容言笑多其往復其氣已鑠其機己逝矣而
又何以逞於一擊之間乎公子光之殺王僚也身與
之爲周旋而使鱄諸注心於一刺趙襄主之殺代王
也身與之爲酬酢而使厨人專精於一擊猝然而來
間不容髪故魚炙進而王僚斃熱歠進而代王殞無
他完其氣赴其機也今軻之見秦王也其如是乎人
有以抗直自命者常欲面數其友之過及見其友言
未及吐其友與之握手道故絮及生平於是其言終
不發其過終不聞無他挫其機也嗚呼友朋之間一
言之遺猶有機焉而况刺萬乗之主乎故氣完而機
赴者雖庸奴如厨人可以集事如其不然雖賢如荆
[009-12b]
軻徒足以湛其族覆其國而已此魯勾踐之所以歎
其不講刺劒之術也雖然豈特不講於刺劒之術而
已哉
  荆軻論下
侯子曰荆軻英雄而感恩者也徐子曰荆軻非英雄
也特俠士耳太子丹之命軻也曰燕小弱數困於兵
今計舉國不足以當秦諸侯服秦莫敢合從愚以爲
誠得天下之勇士使於秦闚以重利秦王貪其勢必
得所願矣誠得刼秦王使悉返諸侯之侵地若曹沫
之於齊桓公則大善矣則不可因而刺殺之及軻刺
秦王不中斷左股被八創箕踞以罵曰事所以不成
[009-13a]
者以欲生刼之必得約契以報太子也嗚呼軻不獨
不講於刺劍之術也而又不明夫時勢當齊桓公一
霸而爲盟主欲申信義於天下故曹沫得以一劒之
任而使悉返魯之侵地然桓公嘗發怒而欲倍其約
賴管子之信而後魯三戰之所失一朝而復之今秦
之爲秦何如者信陵君曰秦與戎翟同俗有虎狼之
心貪戾好利而無信不識禮義德行不顧親戚兄弟
若禽獸耳客謂韓王曰秦之欲幷天下也不與古同
行雖如伯夷猶將亾之也事之雖如子之事父猶將
亾之蘇代曰秦取天下非行義也暴也秦之行暴正
告天下必令其言如循環用兵如刺蜚困則使太后
[009-13b]
穰侯爲和贏則兼欺舅與母則秦之爲惡天下之人
能知天下之人能言之而軻獨以桓公望之始皇而
以管子望之不韋李斯之徒斯必敗矣且當時曹沬
之所以得志於齊者獨求返其所失故其求易給而
其言易酬若沫逞其一時之雄而有好大之心而謂
桓公必盡返其所得於他國者則桓公必不能從而
管子亦必不能信矣今不特以桓公管子望之始皇
之君臣而且以桓公管子之所不能者望之不亦謬
哉即果得所欲吾見其匙首一去而六國之侵地不
可得而燕之危亾立至王翦李信之軍㧞薊城而擊
遼東者無異於軻之被誅也嗚呼不忍帝秦寧蹈東
[009-14a]
海而死當時稱義士焉太子丹以不忍召公之苗裔
而屈服仇讐之暴秦獨非志士仁人乎顧其所見則
嬰兒之謀也而荆軻乃以身狥之吾故曰荆軻非英
雄也特俠士耳彼所知者士爲知已者死耳嗚呼惜

  師說上
世之盛也師道在君及其既衰而師道在下道之盛
也以道爲師及其既衰而以經爲師矣書曰亶聰明
作元后又曰作之君作之師言聖人首出庶物而踞
大君之位以教天下也又曰皇建其有極汝則錫之
福使羞其行而邦其昌言大君立教於天下而錫福
[009-14b]
於率教者造就其行以善我國家也於是鄉飲大射
則於學授鉦飲至則於學以禮樂征伐皆大君教天
下之事也教化既行長育人材育材既盛克處在位
故其詩曰菁菁者莪在彼中阿又曰芃芃樸棫薪之
槱之此大君爲師而教行於天下之效也及周室東
而王迹熄學較廢而子衿刺佻逹城闕風俗衰遲爲
人君者不能舉其師之職無以爲教於天下而孔子
崛起而設教於洙泗之間文行忠信循循善誘天下
翕然宗之受業身通者七十有二人於時號爲素王
葢言師者王者之事也而以布素尸之此師道之一
變也孔子既沒微言絶而大道衰然七十子之徒各
[009-15a]
負其道以友教天下子貢居齊子張居陳澹臺子羽
居楚子夏居西河而段干木田子方孟子荀卿各師
其師各道其道以爲教此又師道之一變也迨秦之
季焚書坑儒漢興而六藝殘缺鮮能兼通於時田生
言易申培公轅固生韓太傅言詩伏生言尚書髙堂
生言禮胡母生董仲舒言春秋儒者各以一經爲師
而師道又一變矣嗚呼師不以道而以經非師道之
極衰乎所以馬融堂羅妓樂徐遵明懸質絲粟王式
貽恥狗曲轅固生來譏馬肝貶師儒之風而爲後世
笑也浸淫至於今日而今之爲師者又何如乎以一
經爲師又可得乎向之所謂極衰而今又邈然其不
[009-15b]
可幾乎爲可悲也余不佞㓜而好學負奇志迨乎成
立不汲汲於榮利慨然有志於聖人之道而病未能
也然學固不專一家而冀以躬行爲先及遭喪亂閉
門隠居四方之問奇請益者一㮣謝去癸卯歳潘生
次耕以其所業詩問業於余而余欣然有以教之於
是潘生既中心悅而誠服於余余亦爲之師而不疑
兩人固相得也平居相與講道論德稱說詩書詠歌
先王之風上下古今成敗得失之林天人消息往來
之微輿地山川形勝之奇災祥圖緯歷數之異以至
前言往行奇節異能之魁偉人妖物祟氣感風移之
變態以至幽經怪牒廋詞隱語雜家小說之荒忽事
[009-16a]
無所不言言無所不盡推其極致要其指歸抵掌而
談流連感激或泣或歌不能自已而簟食屢空不改
其樂藜藿不糝歌聲若出金石所謂以躬行先之者
然乎否耶嗟乎余於潘生又豈世人之所能知哉潘
生從余遊一年余亦命兒子叔然受業於潘生且昌
言師道以正告之固願余之於潘生潘生之於叔然
共相與以有成也嗚呼今何時乎庠序學校之事不
明於國灑掃辟咡弦詩象勺之事不明於家進無所
程退無所資而師道絶矣夫天之所廢不可以興亦
勉其人力之所可至者耳吾固願爲師者奮乎百世
之下起師道屢變之餘廻江河日下之勢毅然以洙
[009-16b]
泗爲宗而一反諸道毋徒硜硜爲經生也余與潘生
共勉乎哉吾觀潘生其才大其氣靜其志㴱長固將
窮天人以爲學故告之如此雖然人之患在好爲人
師余與潘生又當共自懼者也
  師說下
吾觀於師而後知道之重也無其道天子而不能教
一時有其道匹夫而可以教萬世道之所在師之所
在也非必升堂而入室也非必親炙而私淑也聞其
風範其防者皆是矣當春秋之時弑君三十六亾國
五十二日食三十六地震五水災十四以至山陵崩
陁雷霆失序星隕晝晦夏霜冬實夫戎翟交侵而亂
[009-17a]
賊接踵烝報成風於是天變動於上地變動於下而
人道幾滅孔子起而刪詩書定禮樂作春秋然後君
君臣臣父父子子天地得以復位日月得以復明萬
物得以遂其生上下數千䙫綿延不墜者皆孔子以
道爲師有以維持而永久之也夫師者道也道絶則
師絶矣自孔子至今盛衰既殊汚隆不一雜亂糾紛
湮沉晦塞無時無之而其中瀕絶者亦屢矣火於秦
不瀕於絶也黃老於漢不瀕於絶也佛於六朝不瀕
於絶也然而瀕絶者必有在也嗚呼今何時乎吾始
言師道之變而今言師道之絶不更痛矣乎嗚呼亦
危矣然而不終絶也夫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以春秋
[009-17b]
之亂人道幾滅而孔子正之綿延至今苟今之人能
推明孔子之道師以是傳之弟子弟子以是受之於
師則於今乎何有而吾世其有瘳乎夫大聖不再生
孔子不可復作苟得聖人之一端亦足以廻人心而
風教於天下而師在是矣而今誰其人也雖然事未
有剥而不復者故當瀕絶之時天必篤生其人以維
繫於一綫亦猶澤中之有火而一陽之生於極隂也
今正其時也嗚呼今正其時也而謂今無其人乎
  寒花說
仲冬之月羣象閉塞萬木憔悴大地無萌芽之生極
目無含榮之秀而余庭前籬壁之間有紅花自開凌
[009-18a]
霜吐葩風前獨笑偏反娟媚殆難爲倫或顧而歎曰
此花有松栢之後凋蘭蕙之自芳經秋不隕當比小
山之招先春而開可入羅浮之夢乃離騷香草曾未
擬於江蘺何草木之亦有幸不幸歟余曰否不然物
固取於大者逺者非所論於瞬息之觀也昔有匠氏
刻木爲人能持鉢乞錢又刻木爲鳬鵠能奮飛百里
之外則其巧過公輸矣而不得厠名方技之傳無他
小之也亦或有偶然之奇寸節之峻幸垂史册著其
名字然而傳之後世知者鮮焉是故一羽之翠不如
六翮之純白也一寸之錦不如全機之疋布也况朝
榮暮落同於蒸菌則雖凌霜吐葩固不如春花之爛
[009-18b]
熳而以儗之歲寒後凋過矣君子亦務其大者逺者
而已管子曰崇山之隈奚有於㴱平原之隰奚有於
髙知言哉
  貧病說
子貢結駟連騎排藜藿以見原憲憲攝敝衣冠見之
子貢曰夫子豈病乎原憲曰憲貧也非病也固也然
吾以爲貧則未有不病者客曰噫甚矣子之憊也夫
子謂君子謀道不謀食又曰食無求飽居無求安今
吾子言貧則必病何若是之惡貧也得無悖先師之
訓乎且吾子動法前賢彼歌聲出金石而不改其樂
者獨何人哉噫甚矣子之憊也徐子曰唯唯否否夫
[009-19a]
人生平行不茍合義不取容而一旦緩急盜泉是飲
亦病乎客曰然昔平原君朱建義不與辟陽侯交既
母死貧不能發喪而卒受其金失身亂人竟以是敗
非耶夫人而尚志居貞不縻世爵而饑來驅人隳節
干禄亦病乎客曰然昔馬融始不應鄧氏辟命既遭
饑困而遂違初志黨附成譏非耶夫人而残身辱親
殄先人之緒亦病乎客曰然昔史遷遘李陵之禍徒
以家貧財賂不足以自贖故卒從吏議而陷腐刑非
耶夫人而湛身覆嗣死輕鴻毛亦病乎客曰然昔王
尼以無食而噉車牛牛盡而父子俱餓死非耶之數
子者皆抱人傑之譽負天下之才平時抵掌言事忼
[009-19b]
慨伸睂其鋒莫圉及事會交困金盡氣索而或死或
辱正同腐鼠悲夫悲夫安在其非貧之爲病也乎客
曰古人之事則吾既聞之矣今請言子之病徐子曰
夫葬親愼終之大事而教子俯育之鉅責追逺則潔
蘋蘩於歳序平居則衞軀命以衣食一家之内婦子
雍容有禮有則固生人之常道亦中人之所能也苟
或悖此病莫大焉而今者天道周星猶遲反壤先人
孤櫬藳葬兩楹一病也兒曹年逾象勺而家塾無師
恐詩禮箕裘自我墜地二病也歲時伏臘時缺蒸嘗
霜露既濡松楸莫展三病也邂逅疾病診療不時衣
食不適致不訾之軀幾於橫死四病也兒曹衣不掩
[009-20a]
脛蓬頭跣足客至不能揖祀先不能拜故年雖長大
而未閑禮則見客而慙不能仰視五病也凡此五病
繇於一貧中夜焦心令人次骨奈何未處其地不及
身親驗之而輕肆悠悠之口哉至於藜藿不糝而不
廢嘯歌簞食屢空而吾樂自在僕雖不敏猶爲庶幾
而非所以語於此也嗟乎嗟乎事固未易一二爲俗
人言也客無以應默然而退
  宋生名字說
宋克昭氏少執經於吾宗子瞻明之門而亦私淑於
余者十五餘年矣間嘗請余曰某聞名以制義字以
敬名今某之名與字實未有以啓吾志而朂吾行願
[009-20b]
先生有以命之余重嘉其請而未有以應之也吳中
山多名勝而大樵山介於天平石屋靈巖琴臺之間
顧幽靚卓越若不屑吳山之嫵媚而獨古處者宋生
樂其泉石之美林麓之䆳流連晨夕讀書其下余於
是躍然有以字之曰古人命名與字其義有三一曰
取諸人則司馬長卿之名相如袁愍孫之名粲以至
顧雍之雍桓温之温皆是也一曰取諸事則袁賀之
字元服髙琳之名琳是也一曰取諸地則魯苫越之
子名陽州趙岐之字臺卿是也今宋生既讀書大樵
之麓而又愛此山之勝因字之曰大樵取諸地也學
朱百年之伐樵采箬置諸道頭不與世接胡叟之曳
[009-21a]
柴而行客至不輟取諸事也學孫樵之文繼昌黎之
正傳學鄭樵之學爲一代儒宗取諸人也字之大樵
而三義備矣於是名之曰采采者取也擇也夫人之
能坐而進於聖賢之域者皆其善采者也故顏子之
擇一善大舜之取於人皆是也茍如是以采於山奚
止芝蘭之芳松栢之貞澗泉之潔煙雲之潤皆備於
我乎如是以采於古人又奚止百年之隱胡叟之逸
可之之文漁仲之學皆備於我乎學猶殖也仰有取
而俯有拾進之而靡已則其所詣未可量也噫是其
所以爲大樵也歟
  恒軒說
[009-21b]
吾友歸子元㳟天下士也性不可一世目中空無人
遭亂坎軻不少挫其氣自號曰恒軒徐子問之曰子
之自號其有說乎玄㳟曰人而無恒不可以作巫醫
又曰得見有恒者斯可矣則是恒者聖人之所㴱有
取而復歎息慨慕若庶幾望見之者且吾自經世變
吾深悲夫素絲之終染荃蕙之爲茅是皆無恒者也
故以爲吾號以自期亦自儆也徐子曰固然然吾有
所進矣夫不一於恒以爲恒者聖賢之學也一於恒
以爲恒者德之棄也此不可不察也孔子之自敘也
自十五志學以至七十之不踰矩其爲道也屢遷而
孟子之稱孔子則曰仕止久速無可無不可其亦無
[009-22a]
恒甚矣譬如天地物之最恒者也然觀其造化之功
則歲月日時推遷變革無一息之停斯無一息之恒
矣以是而成其生生不息之真恒聖賢所以日有孜
孜時異而月不同而經德立乎其中也夫天地以日
新其化爲恒聖賢以日新其德爲恒非不一於恒者
乎不然則易之所謂恒其德貞而夫子㐫而洪範直
以恒言咎徵矣其可思也夫其亦可懼也夫吾知歸
子以不挫之氣成日新之德也
  故給諫東萊姜公埰私謚貞毅先生議
行出於已名生於人易名之典俾民興行所以彰往
哲詔來兹此誠砥世之大經名教之干城也茍其人
[009-22b]
而行合謚法則雖在草莽雖有一節猶所不廢如東
漢之季所稱文範先生文德先生玄文先生或逸民
獨行之流有其德則舉其謚無不標領史牒炤耀古
今而况始則位叅禁近名顯朝廷既則堅臥山林起
徵九列面折廷諍則事關君國卷懷遯世則身繫綱
常者乎而時異典湮缺焉未舉門人故舊相與哭弔
而摭其懿行揭其大節以相與謚之亦猶行古之道
也故東萊姜公埰於癸丑歲六月丙午以疾卒於吳
門之舎舘逺近聞之莫不悲歎遺民故老尤懷衋傷
痛故國之流風悼哲人之斯萎於是起而議曰任天
下之大事立天下之大節非貞無以守之非毅無以
[009-23a]
成之無往而非然矣公早歳聲華滿天下以進士起
家爲令惠政及民有如膏雨當官而行恤民則止不
畏强禦不通津要治績既最十年不遷而守身不滓
爲淸白吏入爲給諫拾遺禁闥時權奸誤國國事日
壞公慨焉有澄淸之志於是譏切時政上書極言無
所諱遂觸逆鱗之威遘蜚語之禍禍不測下詔獄治
始終鍛鍊三木囊頭身備楚毒而公辭色如一視死
知歸上疑刑官有所狥復震怒公復拜杖闕下杖至
百迨歸司宼公槖饘不入肌膚不完而復遘太公殉
難之變慟絶不欲生時天下無不冤公爭訟公而公
無幾微倖心惟自安於纍囚以待天心之悔悟既得
[009-23b]
㫖謫戍宣城而國變隨之公聞變慟而仆地既天下
亂戍所不可居公以吾罪臣有君命即不能就戍必
客處母還鄉邑於是往來儀真吳門之間天下稍定
搜訪遺老公㴱避之之死靡二以久不還故里遂得
免天下於是敬公之髙節而益服公之㴱見也如是
者三十年俯仰如一日一言一動不忘故君疾既篤
猶諄諄遺言必塟我宣城使我千秋無違君命其忠
誼如此至其家庭孝友敦倫備禮又所衆著者也於
是議者曰公篤行於家施於民效於君狥於國生平
偉績簡不勝書而要之人之所不能者有三焉葢濡
十年而不喪其守瀕九死而不失其黄閱三十載而
[009-24a]
不變其操也夫確乎操持而不㧞者貞也卒焉臨蹈
而莫奪者毅也以公之聲華久紆墨綬淹跡腴邑而
不涴淸白不慕通顯此公守身之貞也而斷然有以
成其不滓者非毅乎以公之忠諫黃門北寺傳攷備
毒而坐待天心不欲自理此公蒙難之貞也而斷然
有以成其不撓者非毅乎以公之位望而違墳墓去
親戚隱身避世不遑寧處逾歷歳紀殆三十年爲晉
徵士爲宋故相而簡書無聞干旌不及此公完節之
貞也而斷然有以成其不屈者非毅乎嗟乎此非蔡
邕氏所謂忠兼三義文備三德者乎有一於此猶可
以稱於是合而舉之曰貞毅以謚之按之謚法質之
[009-24b]
羣議僉曰允矣吾無間焉遂謚爲貞毅先生
  春王正月辯
春王正月者周正月也周正月者建子之月也建子
月者夏之仲冬月也仲冬不可以爲春正而春正之
者葢王之春正月也王者周王也此夫子尊王之特
筆而行夏之時之精意見之矣何也三正皆以歳首
爲春自然之理也然言正而不悖天時不失物性者
惟夏正有之故直言春而無所系者時之正也夏之
春也言春而必系之以王者此非時之春而特王之
春耳亦明冬之必不可以爲春而周正之必不可以
不言春也故曰此夫子尊王之特筆而行夏之時之
[009-25a]
精意見之也曰松陵朱氏鶴齡之所謂三正皆可以
爲春或亦然乎曰否惟必不可以爲春故系之以王
也不然則夫子固周人也以周人而遵周正何不渾
然統之以春而必系之以王乎且聖人立人倫之極
以教萬世者也苟周正之無悖又何心以行夏之時
乎哉曰豳風七月之詩何謂也曰此正夏時也曰然
則朱氏所謂豳風歳令出於民間之話言而非朝廷
之政令信乎曰否此直當夏之世而言夏之時耳非
居今而反古者也又何疑於春王正月哉何也夫周
之始以后稷后稷之子不窋即失其官至公劉復修
后稷之業始立國於豳而周道興焉此豳風之所繇
[009-25b]
詠也自后稷至公劉僅四世耳非夏時而何此孟夫
子之所以論其世也今之儒者大率以周正之不能
通於豳風便謂春王之或非建子是以聚千古之訟
而滋百世之惑也惟確見豳風之直當夏時即可以
見春王之必爲周正矣
居易堂集卷之九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