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e0153 華泉集-明-邊貢 (master)


[009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華泉集巻九
             明 邊貢 撰
 文集
  封事
   言邊患封事
具官某謹題為急處邊患事近該大同鎮守等官題稱
邊患復熾等因奉聖㫖這所報兵部看了來說欽此欽
[009-1b]
遵除抄行外臣㸔得一本之内五日之間共計五十七
次事勢異常誠有如聖慮之所及者臣惟將士無功責
在主兵今日之事不暇逺舉請以太監苖逵保國公朱
暉右都御史史琳節次奏報之詞論之其㨗音本内開
稱官軍對敵計出萬全現在已邊境寧謐為萬萬年無
疆之休矣今旋軍一日而大同即化為戰塲臣不知所
謂萬全之計無疆之休者何在也其旋軍本内開稱議
留總兵等官吳江等十餘員於大同各路分布周宻防
[009-2a]
備戰守苖逵等復回宣府節制隨宜調度今敵入如蹈無
人之境臣不知防備戰守隨宜調度者何在也及查前
項聲息本内有殺人者有傷人者有搶人者有剽掠頭
畜者有蹂奪田禾者有四散駐劄拆我邊墻者總而計
之四十餘處而徃來出沒者不與焉然此特所知者耳
其知而不報報而不盡者又不知其有幾矣臣愚竊料
彼先因小㨗誇張過實故為虚詞以遮飾耳若果將領
分布周宻何至貽患耶臣又查得先次吳江劉祥部下
[009-2b]
千户戴賢等所獲賊首一顆苖逵等即稱係彼議調夾
攻𠞰殺之數夫官旗之績既可以坐收則地方之患當
誰任其咎耶况賞罰者主兵之大權賞罰不明號令不
行苖逵等一獲㣲功各領家人子姪苖翥史鶴朱天麟
報㨗希寵其軍門之賞罰臣不悉知以是觀之無怪乎
將士之解體也伏望陛下上計社稷下憫生靈特勅多
官㑹議將苖逵等取回治其欺妄失事之罪以懲後人
别推内外文武大臣素有猷望者數員列名上請簡命
[009-3a]
三員前徃二鎮以代其事惟須將領京營人馬就擇彼
處堪任將官管領尅期𠞰殺務在成功則雖失之于前
猶可收之于後也若再今日寫勅明日切責臣恐秋髙
馬肥敵勢益熾人民漸空城堡難守意外之患豈惟不敢
言而亦不忍言矣此事先該户科右給事中張𢎞至具
題于時聖意將從其請臣之愚昧亦嘗論之已而因有
㨗報未賜施行臣蓄憂于心不敢再瀆今大同殘破果
至如此盖被髪纓冠徃救垂涕泣而道之秋也故不敢
[009-3b]
輙避讐怨復以上陳惟陛下少垂聽焉則社稷幸甚生
靈幸甚縁係急處邊患事理未敢擅便謹題請旨
  疏
   乞終養致仕疏
河南按察司提學副使臣邊某謹奏為乞恩致仕以便
養母事臣見年四十二嵗山東濟南府厯城縣人由進
士厯陞今職臣父止生臣并臣弟賦二人正徳六年臣
父病故後二年臣弟又復病故臣與臣弟俱未生有子
[009-4a]
女臣上有老母不止臣身内無所托後無所承零丁孤
單宦心銷减但臣年力未衰不敢遽甘丘壑以此奉母
就官强勉供職豈期臣體綿命薄到官數日痔瘡遂發
乆卧床褥備嘗痛苦醫更十餘藥百劑病雖小愈根竟
未除又兼考校生徒坐必盡日前病遇勞則發遇發則
眠去年科舉取試士觸暑冒濕風雨靡停積勞成虚積
虚成損臣痰火舊疾遂致併作怔忡眩暈寝食兩妨臣
母見臣孤身多病亦遂憂畏成疾臣欲日在膝下奉寛
[009-4b]
母懐則有瘝官廢事之誚臣欲嵗厯境内盡心王事則
有倚門噬指之嗟臣之進退實為兩難兢愓所迫前病
愈深春徂夏交病形轉劇尅期考巡屢發屢止是臣上
無以報國下無以娛母是愒日竊禄而乆妨賢路也臣
曩誦匪躬之爻味四牡之詠以為回車九坂不若捧檄
動色盖子有以忠為孝親有以離為樂者臣今所遭實
出其變離不足以揚名顯親病不能以移孝為忠則何
益矣况臣踰强無子宗祀如綫勢至孤危如䝉矜憫乞
[009-5a]
勅該部放臣致仕歸里調理前病奉侍老母以終餘齡
則未死之年皆感恩之日也為此轉某人謹具奏聞
   患病乞休疏
南京刑部右侍郎臣邊貢謹奏為自陳患病自劾不職
乞恩休致事臣東鄙野人麤習章句濫竽科第厯轉今
官於嘉靖七年十二月十九日陛辭南行途中因感風
寒舊患痰火胃痛偶爾大作沿途訪醫服藥不効只得
兼程便道抵家即請徳府候缺良醫胡嗣亷登州府蓬
[009-5b]
萊縣醫士毛翔議方調治比因為急於赴任過用凉劑
以致元氣大傷脾胃虚損飲食日减病勢日增腰足酸
輭頭目虚眩四月以來水瀉不止五月以來轉成痢疾
卧床日乆未能起步臣思一身之𦕈諸疾交攻未老先
衰浸成殘痼方欲具本奏乞致仕五月二十五日准吏
部咨文該吏科給事中劉世揚等具題為催促南京法
司堂官赴任脩舉政務事節該奉聖旨你每説的是南
京法司係是問刑𦂳要衙門近日推補堂上官員徃往
[009-6a]
便道抵家不行作急赴任以致推鞫無統獄囚淹滯好
生有負委托且不查究邊某著吏部行文催促上𦂳赴
任等因欽此備咨到臣臣惟言官論列區畫周詳可謂
深事宜仰上心者矣荷䝉聖徳包容不即加誅止令該
部移文催促真如古人所謂舍罪責功者明君之舉矜
愚愛能者慈父之恩也殞身粉骨何以為報臣今五十
四嵗入仕三十四年虚受國恩涓埃未補陛下龍飛之
始拔臣草野之中七年之間五遷華秩何才何能堪以
[009-6b]
收録重以明命赫嚴湛恩汪濊正臣鞠躬盡瘁竭力圖
報之秋也但以刑部者邦禁之地侍郎者叅佐之官即
使洞知法典明習條章之人尚有差忽如臣瞀昬而多
病必至僨事以干誅伏望皇鑒俯賜垂憐悃愊特勅該
部查照近日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張琮等災異自陳
放回事例容臣致仕俾得專意調養以延殘喘則臣雖
沒齒敢忘天地之至仁哉臣觸犯威嚴不勝恐怖待罪
之至縁係自陳患病自劾不職乞恩休致事理為此具
[009-7a]
本專令義男某抱齎謹具奏聞
  序
   同年㑹别詩序
𢎞治乙卯秋八月山東之士之舉于其鄉者七十有五
人焉曰張子行恕其最長者也既宴鹿鳴因語于衆曰
士之同舉也四海之廣有兄弟之義焉是惡可無講也
矧吾黨之士同兹土也耶乃始卜㑹于濟城西僧舍中
觥斚有容少長秩秩陶然其為樂也丙辰㑹試禮部再
[009-7b]
㑹于京師逆旅舍中其觥斚有容也少長秩秩也陶然
之樂猶之在濟城也己未再㑹壬戌乙丑又㑹而是七
十五人者之中有為部者為寺者為衛叅軍者為學職
為御史者為中書進士舉人者出處遷變錯然莫齊而
其為樂則固未嘗不陶然也戊辰春三月其舉人就選
于吏部者十有三人則皆美才也而顧皆領縣焉踰旬
持檄將仕于四方凡我同年之在京師者九人醵酒殽
以㑹别于逆旅舍中且卒爵張子行恕又以語衆曰吾
[009-8a]
黨之愛也猶兄弟然然故是友朋也語曰朋友切切偲
偲兄弟怡怡今諸君仕矣可直陶然為樂已耶願為之
詩以宣其志然毋忘于箴也于是衆皆賦詩而以其最
少者一人序而送之送者某子某某地人今為某地令
尹序之者某官某地某人也
   雲衢履厯後序
雲衢履厯圖者掌太常寺事禮部尚書正菴崔公之所
自為也公嘗以告予曰吾少孱且病奉老氏教盖將終
[009-8b]
身焉而幸通仕籍事四朝今且老矣每念吾身所以生
之成之食之者恐其耄而遂忘之也爰自童子以至于
今衰其事之可紀者二十四條圖且名之而䟽其事于
下其圖屬乎親者六屬乎師者一屬乎君者十有七他
不與焉吾將朝于斯夕于斯觀乎吾親則不忘身之生
觀乎吾師則不忘身之成觀乎吾君則不忘食之所自
又將教吾之宗人與吾之為弟子者孝以事其親忠以
事其君全恩義以事其師也然是圖也白洲公題之石
[009-9a]
齋公序之子其謂何予揖而進曰卓矣哉公之見也夫
民生有三事之如一自上世以來未之有改焉而忠孝
恩義云者乃孔氏之所以為教也公不居老氏而自附
於孔門卓矣哉公之見也且老氏者孔子盖嘗與之逰
而問禮焉則其道固相近而公䔍于是三者之倫亦可
謂善學老氏而不囿于其教者矣宜二公之有取也予
不敏退書所對于末簡以記嵗月若公履厯之詳見于
自敘者兹不贅云
[009-9b]
   登樓拱夀圗詩序
登樓賦者我巡撫大都憲矩菴先生之所作也何名乎
拱夀志孝也曷志曰先生之仕四方也以别其大人公
幾年矣是故董學於山東叅佐於江西而旬宣于湖南
登髙望逺則莫不有思焉而亦莫不有所志焉至是巡
撫之命下則先生禄益厚爵益尊而所謂思者日益深
矣乃於庚午之冬十一月某日南巡至於岳陽至之明
日實惟大人公懸弧之辰其邦之賢曰中丞栁先生者
[009-10a]
知先生䔍於孝固不能無思也設供張具紙筆觴先生
於其樓而登焉是日同雲布虚雪霰交下先生攬洞庭
眺吳㑹舉酒酹江百拜稽首真若承大人之顔而親介
其夀也于是登樓之賦作焉越明日放舟遡江而西巡
於江陵客有以君山圖獻者發而眡之又若指授登樓
之事而為之者也于是藩府諸王曰長垣曰光澤曰肅
寧以及我巡按先生咸異其事為之歌以咏之而以序
屬貢貢不敏又弗文也樂先生有以悦大人之心樂大
[009-10b]
人公有以享先生之報樂諸王公之有以善頌而善禱
也謹再拜而志之
   榮恩介夀詩序
正徳庚午冬我矩菴先生巡撫湖陽則既為登樓之賦
以夀其大人公矣比至荆而適有詔至既開讀則我皇
上上徽號兩宫推恩臣下凡兩京未及考三載績者其
親之階得與子同於是大人公之階由天官郎進而之
中丞矣荆之藩王自長垣光澤而下聚而言曰維是中
[009-11a]
丞既徳且文用惠于楚之人而其大人則又躬受其封
而口食其禄也此不為異數耶于是繪圖為冊大書其
巻之端曰榮恩介夀又各為之詩以歌之時我巡按清
戎二執法先生者各以事至荆則皆曰是盛美也不可
以弗傳也乃相繼而歌之繼而藩臬諸公有與者有不
與者聞之則皆曰維先生撫兹土也憂衆人之憂今兹
之榮恩而介夀也是先生之樂亦吾衆人之樂也則相
繼而歌之下至縉紳士以及于吏民商工則歌之雖里
[009-11b]
言巷謡不盡以獻而樂先生之樂者固百口一詞也於
戯盛哉維貢之先大父昔官南都于先生有一日之雅
而貢之出守又得為屬郡吏幸莫大焉故不敢竊自鄙
逺以其冊之題分為四韻為短詩四章以歌之盖貢之
受愛於先生也有年而領教于坐右者亦親且乆知先
生之所以夀于大人公不獨于名位之間而已也故於
篇中少見意焉不然則是僣矣
   送虞部郎中唐仁夫序
[009-12a]
予往嵗為黄門郎給事兵科監十庫之入凡十庫之藏
者得縱觀焉其金玉鐵沙石丹鉛齒角革羽之物楩楠
豫章桐栢之材弓矢甲胄刀劍戈矛盾之器積之山如
也就而閲之則伊威之與居蝘蜓之與親文䑕巢之網
塵羅焉其實者蠧堅者脆利者鈍而光者晦矣而于其
中見所謂金若玉者拭之瑩然扣之鏘然也予有感焉
夫鐵也沙也石也丹鉛也齒角革羽毛也楩楠豫章桐
栢也弓矢甲胄刀劍戈矛盾也其始進未嘗不精且良
[009-12b]
也而乆之不試則從而變焉究其所遭雖有幸有不幸
然獨司藏者之咎耶其為體則固亦有弗貞者也士之
仕也何異于是養于家教于學簡拔于有司而進之于
天子之庭固以為精且良其幸焉者為鏞為琮為棟為
梁為國之武器以禦侮于四疆其不幸而伊威之與居
蝘蜓之與親文䑕巢之網塵羅焉者不少矣求其不蠧
不脆不鈍不晦者幾人也予有感焉唐子仁夫自進士
拜官行人司副轉為司正凡十二年于兹矣再轉而為
[009-13a]
南京虞部郎中虞部之掌者山林川澤之禁鳥獸之賦
而所謂金玉沙石丹鉛齒角革羽毛之物楩楠豫章桐
栢之材弓矢甲胄刀劍戈矛盾之器皆其所有事也于
其行予有感焉故以是告之夫仁夫者是固能貞其體
者也詩曰有斐君子如金如錫如圭如璧仁夫之謂歟
   送皞齋先生序
皞齋先生既拜胙城訓導行有日間語某曰吾弗偶于
世栖栖至今命也吾居鄉五十年鄉之人且不吾知他
[009-13b]
又何求也吾行且逺去子矣子柰之何先生娶于貢之
姑恒子眡貢而貢眡先生亦若父然夫安能已於言也
先生少質直不茍屈然貧也而安於貧先大父竒之故
以婚媾先生治尚書能通其隠又能傳之人人以不昏
昏也在學宫嘗與其同舍生四人者飲一人醉暮偕寝
學宫時天大寒御火中夜火灼醉者之履烟㶿㶿滿舍
至使人氣不得達也先生覺而起裭置水中反以水沃
火火弗得延比旦醉者醒求履弗得顧見在水中乃大
[009-14a]
怒詈曰吾醉也而寐也而非死也而何至火灼履弗覺
也是必四人者之為之也償吾值則已否則訟先生卒
與三人者償其直弗言也踰三年醉者將仕如京師别
于先生先生曰子且仕矣昔學宫之醉也吾拯若焚而
又償若履也子弗知也子仕矣茍若是民有弗寃者乎
醉者驚愧以謝曰長者長者故凡鄉之人率以先生質
直不屈為憚而不知其中有容如此而其達于政又如
此也胙之風俗古稱重義鄉學彬彬有文得先生為之
[009-14b]
師吾知後之數良師良弟子云者必自胙始而先生且
有聞矣豈終弗偶者邪朝之諸大夫鄉之士舊與先生識
與因貢以識先生者皆欲有以贈先生謂貢猶子也宜
有以言嗚呼貢固不能已于言也
   送董蘭序
縣之有令也昉于周官而其有丞也自秦始也丞之下
有尉有主簿主簿尉雜起秦漢間然皆有分職而丞則
貳于令者舉縣之事盖無所不當問也國家財賦之辦
[009-15a]
倚于江南而馬政寄之江北故丞之設在北者多典馬
而在南者多司糧丞有分職則自國朝始也太學生董
君孔猗者故涿鹿人既選來謁予予見其體充充也而
其容歛焉若有戒心者問其官曰丞也問其地曰蘓之
吳江也問其職曰司其糧者也又磬折以請曰蘭得附
于名公之門而有𤓰葛也實惟有榮焉是往也亦惟弗
職以辱名公是愳願有以誨蘭蘭將佩焉予應之曰今
之仕者之為仕也得大縣以為喜其得江南也則尤喜
[009-15b]
也夫縣大則民多而江南則民富其喜之也將以利之
也若曰才可以有為而以其地足以施布之者上也民
多而賦易就以不勞其躬者中也利其有而取之者下
也則未有不敗焉者也蘇州為府甲天下而吳江又其
屬縣之大者孔猗之往也宜大喜而乃愳焉其容歛焉
若有戒心焉則吾知其必有成已孔猗才雋而器宏端
雅藻飾足宜于民家業裕不利其有又年甫强仕其進
而之通顯也有餘地則吾知其必有成也已孔猗勉哉
[009-16a]
   送柴少尹還無錫序
少尹初仕無錫也予嘗為丞説贈之丞之説無他辭盖
所以處其民與令尹之道也少尹仕無錫一年所錫之
令尹甚安之以語人必曰吾良佐貳良佐貳今年五月
受太守召督運來京師錫之諸大夫仕京師者則又亟
稱之曰是吾良有司也吾鄉人莫不言也於戯若少尹
可謂不予負已常州故江南大府其統縣凡五輸運之
粟嵗凡若干萬而錫又最大且繁少尹之來也實兼其
[009-16b]
四縣之運而總之乃不勞而事集也于是司徒公進之
于庭而嘉賞之以勵其衆曰是錫之丞也是能總其他
縣之運者也而又不勞而事集也是可式也今夫尹安
之也諸大夫亟稱之也司徒進之庭而嘉賞之以勵于
衆也是三者之譽也得其一人以為難而少尹何以有
是耶曰勤而静順而道惠而慤而已矣順非道則諛惠
非慤則偽勤非静則𤨏𤨏者事弗集偽者人弗孚諛者
君子弗説也少尹反是是以有三者之譽也雖然則既
[009-17a]
有譽矣而弗終猶勿有也諺曰人而無恒不可以作巫
醫故勤也順也惠也少尹之所能也而弗恒則慤者變
而偽静者變而𤨏而順者變而諛也可無愳乎詩云庻
幾夙夜以永終譽在是行矣
   送楊氏子入武學序
宗人府儀賔楊侯天徳之子曰承業者敏而習于文甚
鋭也正徳丁夘年十七出而就鄉試試于御史御史竒
之曰是他日之英也列之上列已而試弗偶踰二年侯命
[009-17b]
之入武學見司馬大夫司馬大夫試其文則又竒之曰
是他日之英也從之卜日以入入之前一日乃偕其伯
兄承祖者來謁予承祖者予姨兄錦衣衛千户天章君
之子先承業一年入武學盖亦嘗見竒于司馬大夫者
也請于予曰惟予二子之父也與叔氏為昆弟則猶骨
肉然叔氏視予二子則猶子也夫然則何以教我使旦
暮勵乎予曰然㣲是請予且將有以告也則問之曰武
學之業也幾何曰有二文事也武備也文以文武以射
[009-18a]
曰射有道乎曰有曰習之乎曰習之曰射何上曰中的
為上曰何謂的曰鵠為的曰何以中曰内志正也外體
直也持弓矢審且固也曰然則内志不正也外體不直
也持弓矢不審且固也其亦有中者乎曰未有能中者
也即有之則觀者譁然以譟曰幸也非正也予曰然子
之習于文亦猶是矣夫文亦有的焉曰道也者文之的
也六經者道之的也晰于理以正其志放于文以真其
體叅之史以驗之博之諸子以貫之夫如是有不審固
[009-18b]
者乎有不百發百中者乎即弗中則觀者固將曰非正
也命也孟軻氏之言曰羿之教人射必至于彀學者亦
必至于彀又曰中道而立能者從之是二子之所嘗誦
也可無法乎夫二子者固上之人之所悦而竒之者也
吾見子之中于的也雖然中不中無患也患無失其道
而已矣于是二子出户充然相對以喜俯而拜仰而謝
曰敬聞命矣
   送忽子歸斛陽山中序
[009-19a]
正徳庚午七月斛陽山人來通判荆州至則病于履凡
起若步皆需于人也居數日以其病之状請于布政分
司布政分司曰是視事未乆也柰之何去下其状不受
明日以請于按察分司按察分司曰是尚未衰可以有
為也柰之何去下其状亦不受又明日山人庭謁免冠
請益力于是二分司知其志不可敓也乃以其状各上
于其長其長以上于中丞御史中丞御史上于天官天
官上于天子天子允之是為辛未正月命既下而山人
[009-19b]
之病脱然去矣乃即日束装歸歸之日荆之縉紳士與
府僚佐以及于屬之吏民皆莫不嘆慕其賢而惜其去
之早也乃相與設供張祖道于城之北郊曰華泉子者
府之長吏也爵而問之曰異哉斛陽山人之為病也胡為
乎仕而劇耶胡為乎去其仕而愈耶髮則鬒鬒體則廪
廪起坐晏笑無異少夫然而固以病去異哉斛陽之為
病也客有捧觴而進者曰子謂斛陽山人為真病者乎哉
是吾嘗聞之矣其少也好山水之觀鹿豖是偕木石是
[009-20a]
鄰視聲利淡然無與于中以故壮也而仕嘗尹于介休
又倅于鍾離矣又進而守于中山而佐于邵陵矣去來
南北者十有八年雖往往獲休譽被旌薦其心之思歸
固如痿人之夣不忘于起是以病于履今其歸也入其
函谷之關曰是吾秦之邦也過其華之隂與灞之涘曰
是吾秦之山與水也又指其斛陽之麓曰是吾少時之
所居而逰耕而讀之所也有不洋洋而喜者乎夫人有
思弗遂斯心弗紓心弗紓斯氣欝氣欝斯病思而遂則
[009-20b]
喜喜則其心暢其心暢則其氣宣以達其氣宣以達則
所謂病者脱然逺矣斛陽山人非真病者也華泉子曰世
之仕也躬磬折黄馘而俯行跛曵而越閾病于踰垣喘
呻以臨案牘若是者非真病也乎哉問之則曰吾非病
也夫病也而以為非病也與非病也而以為病也之二
者其為均矣而其人之賢不肖何如耶于是諸客者各
以大斗酌而飲華泉子曰歸請筆之郡乗以為仕者勸
又酌而飲斛陽山人曰歸矣歸矣處之榮多于仕之辱矣
[009-21a]
斛陽山人忽姓忠名蒲城人成化丁酉舉人荆州知府邊
貢華泉子也
   别唐子詩序
唐子舉壬戌進士乙丒拜秋官郎秋官郎號稱劇曹唐
子居嘗㑹客賦詩奕棋談笑以終日也人曰是有餘力
也戊辰唐子以秋官員外郎出為穀城令令之以郎官
為者無弗戚戚也甚者恚而寝弗能飲食唐子得命則
㑹客賦詩奕棋談笑以終日也人又曰是有養者也不
[009-21b]
然何以若是裕也踰旬唐子具車馬將辭闕以行京師
之與唐子逰者數人皆觴餞唐子而太常丞華泉子某
與焉問之曰令也者邑之主也夫既為邑之主則凡邑
之人之饑之寒與疾若苦無所弗責也子則能㑹客賦
詩奕棋以談笑終日也耶唐子引滿而酌以復華泉子
曰是何其不知我也是何其不知我也于是數人者盡
醉而别各為之詩以贈唐子而以某也序之
   河南鄉試録序
[009-22a]
監察御史毛伯温奉命之按河南也嵗在正徳丙子㑹
河南鄉試届期至則嚴事肅官覈士程物咸集咸允及
試庻寮職分内外惟貞棘扄餼廪範防咸則亹亹翼翼
無弗慎者某等文乎是司亦日夜翻閱心殫目赤怠失
是愳是時巡撫右副都御史李充嗣振弛激頽士勃焉
興前御史袁宗儒先事飭務諧明有徴而提學副使邊
貢鑒士惟式故士入者無弗材者也是故試也有不公
憂者矣無私焉䝉者也故謄無潦草之書掌無混遺之
[009-22b]
卷取無弗協之次刋無靡程之文始而無罔恫之議終
也而罔歉也而人人充焉若有獲于心者是故是試也
稱獲人焉録也稱獲文焉心也稱獲公焉而諸事事者
弗敢自謂其然也録成某序之曰夫試者科舉之謂也
厯代求士孰非兹由而儒者則曰自媒者汚自售者賤
夫棘圍而邏防檢其巾衣鈐縫糊名書易隙投凡此者
士奚以應上之求而求之者亦奚使士此為哉然纁聘
輪徴之徒固亦有引經飾詐曲學附人者矣而光偉峻
[009-23a]
超之業如宋王李韓范諸人則又往往自科目中出故
知儒言者非言心者也程朱二公教人初不使之舉業
廢也第曰勿令奪志耳然朱公實亦科目中出斯不可
以觀學乎哉夫天下有不可易之勢亦有不可易之學
自選舉之法亡而科舉之制興于是上不得不科目設
而求而士亦不得不科目應而出是謂不可易之勢研
經以求心因文以彰學措功考業罔惑初志是謂不可
易之學故曰易勢非時易學非士今仁聖之朝治融化
[009-23b]
濡文禮陶士設科賓之不可謂非時矣非經不業切務
則文斥浮屏華鏤雕靡尚士不可謂非學矣賔之于鄉
偕計吏而上又不可謂非其應而出矣夫學出而必行
者也士自今求初志如程朱教哉抑以科目為筌蹄將
遂兎魚乎計也夫志士尚友近則景其鄉先生河南宋
所都也實王李韓范諸人立業之地然二程倡心學又
實起于洛伊士出將景之以行其學乎抑飾詐曲學者
倫也且夫獲士者獲文焉耳不敢謂獲非士者獲公焉
[009-24a]
耳士他日誠易其學諸事試事者將文焉公焉委矣士
何以自委哉於乎慎哉慎哉是試也御馬監太監孫清
以鎮守至工部右侍郎趙璜以治河至監察御史袁澤
以清軍至刑部郎中馬文以録刑至工部員外張正䝉
唐昇以考工至行人孫慎以秉禮至而河南諸司贊試
于外者則右布政使胡玥按察使陳奎左㕘政楊志學
右㕘政王震副使文皓韓俊左㕘議宋冕右㕘議石昭
僉事何正王鏜李鉞韓亷閻欽而諸在内者録有姓名
[009-24b]
兹不書云
   孫生送行巻後序
贈行詩一巻凡若干篇盖朝之諸大夫為孫生作也生
故鄒平人年十六入太學能脩其業有聲譽籍籍縉紳
間故諸大夫皆内交焉太學五年入譯館為譯館生又
能脩其業有聲籍籍也居六年業成而將仕乃一旦翻
然曰吾乆在外吾親老孰為養者不歸吾無以為子也
即日上書皇帝闕下上憫其情而允之遂束装歸諸大
[009-25a]
夫相告曰吾屬在朝所内交者亦衆矣然少年而脩其
業有聲譽籍籍如孫生者幾人也即有能脩其業有聲
譽籍籍如孫生者然將仕矣而又能思其親遂一旦去
者幾人也是惡可以弗有言也此詩之所以作也詩之
作盖在𢎞治丁巳春又十一年為正徳戊辰生來京師
㑹予逆旅中出其巻以相示已而愀然曰鄉也吾得諸
大夫之詩也以為吾親榮吾未嘗以去左右今吾親墓
木已拱而巻中之人有去者有死者有仕於四方者而
[009-25b]
吾亦老矣而在朝者幾人也言既欷歔以泣予感其意為
之辭以志之然又恨諸大夫之不及見其終身慕也
 
 
 
 
 
 華泉集巻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