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584 東山存稿-元-趙汸 (master)


[000-1a]
欽定四庫全書     集部五
 東山存稿       别集類四元/
  提要
    臣/等謹案東山存稿七巻附錄一巻元趙汸
    撰汸字子常婺源人績學著書隠居不仕至
    正末以輔元帥汪同起兵保鄉井授江南行
    樞宻院都事其於諸經無所不通而尤邃於
    春秋所作春秋集傳師説屬辭諸書皆已著
[000-1b]
    錄經部中此本乃其詩文存稿也當元之季
    汸築室東山閉户著述明初屢徵不起僅一
    出修元史事畢即辭歸制行極為髙潔其文
    亦多淳實典確不為浮聲猶見先民矩矱之
    遺詹烜作汸行狀稱其嘗謁黄溍於杭州溍
    大異之又嘗至臨川見虞集授館於家一嵗
    葢其所與講習者皆當世名儒故所為文章
    能具有師法若此又集中載汸自作黄澤行
[000-2a]
    狀一篇於經術傳授源流剖晰詳至其生平
    學術之醇正得力所自尤可以概見焉乾隆
    四十二年五月恭校上
          總纂官臣/紀昀臣/陸錫熊臣/孫士毅
          總 校 官 臣/ 陸 費 墀
[000-3a]
東山存稿原序
洪武二年冬休寜趙君子常以史事召至京師既竣事
歸未逾月以疾終明年春二月葬于里之東巖親友畢
來㑹葬其門人汪䕃乃集其所為詩文若干巻屬予序
之已諾多疾未遑也未幾䕃以賢良召而范生準乃續
録之旁搜靡遺復申前請嗚呼吾子常平生篤志古學
豈專在於詩與文哉初予年十有五學于族祖古逸先
生之門子常先受業焉先生每稱其苦學善思有疑問
[000-3b]
弗得弗措且約今年再來因問其年曰長汝五嵗躍然
喜曰果來願兄事之以求益迨至而先生已捐館予方
耕稼為養乘間讀書而子常乃遊江西學于九江黄楚
望之門再客虞文靖公所比歸搆精舎于東山期與同
志共學焉予適與一二友生讀書于邑東崇夀觀相見
甚懽交勉厚規志惟古人之求凡所得于師若友者各
無隠自後别歸則嚴守程期㑹敘則通宵警飭未乆而
風濤横潰奔竄無所不相聞問者再越嵗予不獲已尋
[000-4a]
授州牧膺省檄什伍其民以禦冦攘而子常亦輔贊郡
鎮帥以寜鄉里既而予以憂制退處荒僻子常亦避地
吾里之閬山時結屋擕書相期畢志廬室茍完變故莫
測遂有逺役六載方還疾疢衰憊情况異昔子常復于
東山所著春秋集傳與屬辭左氏補註咸就厥緒復留
心於四聖人之易予則感激愧汗尚願養氣畢力旦夕
叩擊以卒業而遽殁矣噫是果餘生之不幸抑亦吾斯
文之不幸耶人非不學其墮于俗學之卑陋者不足論
[000-4b]
苟不溺于佛老尚空寂則必事權謀勢利况有文譁一
世而心尚虛𤣥誠心乎聖人之訓以極天地之元全天
地之德闡天地之用者幾何人哉此吾夫子所以莫克
立君道以正萬方故發吾已矣夫之嘆其立師道以教
萬世意尚隠昧而弗昭為可慨也子常深潛本源力探
閫奥體察&KR0636涄完養日固學于黄先生凡誦聖人之經
必以積思自悟得聖人之心為本因諸儒訓釋尋繹其
所已言者而融通以得其所未言者故於易之象春秋
[000-5a]
之書法禮之大綱小紀節文度數之詳具有端緒惜乎
年止於是而未遂成書也文多因人推迫或應酬問答
不得已而為之詩因感發而形之咏歌雖不專乎是然
長篇短哦亦不一字茍為也子常名汸學者稱之曰東
山先生因汪范二生之請故推在昔交承之契期待之
深以見其設施之有在嗚呼觀其文者尚亦效於是也
哉星源汪仲魯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