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529 圭峯集-元-盧琦 (master)


[003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圭峯集附録
 行實
  故前村居士盧公墓誌銘 前國子生三山吳鑑
   撰
蓋惠安盧琦登至正二年進士第授將士郎台州錄事
蹄自京師之五月丁父憂明年七月來福州以善状乞
銘於吳鑑曰吾先世光州固始人也唐末避亂從王諸
[003-1b]
入閩居泉之惠安宋乾逍間有曰曕者隱登髙山下以
八行摹邑人名其山曰登科山其後遷邑東之圭峯下
乃吾髙祖之父也髙祖諱汝華曾祖諱達叔祖諱義先
以至元丙子之三月生吾父名慶龍字雲從其年束六
岳亂吾祖偕柤母李氏避之海&KR3426中逾年而歸憐里親
戚咸劉子兵而吾廬栢然獨遺祖父冒難阻躬劬勩以
収役舊業雖倥偬不遑而教子必有禮法敖吾父羈貫
知自力學問從槐庭王先生齊芒楊先生遊吾父事親
[003-2a]
孝居祖母李氏䘮哀毁骨立祖父病侍湯藥食飲衣晝
夜不解帶至剔股肉為糜進之祖父殁䘮塟盡禮比老
猶孺慕不衰歲時祭祀未嘗不悲思垂涕泣間遇人親
䘮亦為之泣蓋深痛二親之不復可見也生平不飲酒
惟喜啜茗讀古書為歌詩取適己意客至必治酒且清
談窮日夜樂之不為厭州里疏戚咸稱善人人無間於
言吾母鄭氏有賢徳先二十七年卒時吾兄弟㓜穉吾
父絶甘分少俾得就保傅嘗誨琦等曰汝母早殁吾敎
[003-2b]
汝兄弟讀書非圖富貴利達惟願世先徳為好人行好
事而已及琦歸自京又嘗命琦曰汝承祖宗休澤幸已
成進士吾日暮途逺恐不能待汝禄養矣然吾居鄉見
世吏以貪傲敗名節人唾猶虫蛆汝惟廉謹守道則吾
地下之目瞑矣後數日感微疾端黙而逝時癸未二月
十二日也得年六十有八子男四人長嶼次琦次琥次
瑛皆已娶女一人適張某孫男五人孫女一人諸孤将
以丙戌十二月廿四日丁酉奉柩塟于縣北仙境山之
[003-3a]
原惟先生知吾父也審敢請銘余曰先大人存善積徳羨
有成趾若銜詞不違篤勤為孝子而又登巍科錚然顯
聞天下揚光烈信來世宜謁達官聞人銘而君以屬余
是其有尚也已余何敢辭銘曰閩海之壖圭峯所蟠有
美隱君康盤其間野藝澤漁于以自老孝善世繼委祉
子後及見子貴禄奉弗逮凛乎若存有訓有戒仙岡之
阡孝思烝烝銘以勸善乆戴是徴
  盧平陽哀辭       三山陳忠
[003-3b]
予始從亡友余君子賢識盧希韓氏經學該貫下筆無
凝滯而為人簡重子賢每語余曰盧生在吾門十餘年不
見其有惰容既登進士第居官所至以循廉稱閩中進
士如希韓者不多見也晚以近臣薦除守平陽州命下
而希韓殁矣後三年其門人陳中立裒其遺文偕其子
昺來訪予廬州予嘆曰嗟夫希韓死不可見矣得見其
子與其弟子又得見其遺文庸非予之願哉抑希韓之
不殁非徒以文辭為也予觀希韓性孝友奉父命從學
[003-4a]
百里外常惴惴如在親側其在家也温被扇枕侍湯藥
而不解帶居䘮不近酒肉不内寢家人皂𨽻皆信之事
兄如事其父愛諸弟甚于子鄉閭率相戒以盧君為法
初從師子賢君試浙省師道病卒希韓不顧試期與其
友陳彦博經營大事以歸迨得禄視師之家如師在時
載其弟之官與分廪而食希韓僅少予一歲每别去見
必納拜曰是吾師行也嘗記在郡城秋雨連日與對榻
彦慱家中夜劇談立已濟人之道希韓奮然誓曰某必
[003-4b]
不敢負師友卒果如其言蓋其為政有古人風諸公所
作碑銘皆實録無愧予目擊其在三山提舉鹺事番大
商以貨得叅省政勢振中外有咈意立箠殺之脅户部
令奪下四塲引鹽自為市希韓曰是上棄國課下毒亭
户及食鹽民皆我所為斷吾腕不署牒人為希韓危希
韓曰以是重得禍固所宜竟堅執卧不顧此尤人所難
者昔欒子有言曰民生於三惟其所在則致死焉希韓
於是蓋兼之矣世之士大夫以斯文名惟務纂組粉澤
[003-5a]
為干譽取悦之具要其所為與詩書不啻秦越云觀希
韓海口祈晴永春喻賊等作言一出口如天人之應如
響斯答是果浮華之末所能致哉然以希韓之學行歴
官二十年未脱州郡以片言屢弭冦變而不一録切當
民窮財匱之秋天不畀之年以究所施以拯斯世而僅
止中夀此予所深哀也今其門人之義汲汲然為求斯
文於四方惟恐散墜亦可謂幸矣於其再至而歸也敢
述此辭洩予之哀俾為告於墓既以痛斯文之澤不得
[003-5b]
大被於時又幸希韓施未究而見於文辭者猶克傳於
後也希韓名琦泉之惠安人宋乾道間舉八行名瞻者
其祖也中立字誠中莆田人世號忠門云辭曰
猗希韓兮粹美所鍾惇孝友兮實行諸躬隆師篤義兮
靡間始終有本如是兮宜流之豐嗟所美兮豈文藻之
為工牛刀小試兮屢奏其庸頌聲載路兮何渢渢使天
假齡兮騫以沖福我民兮流澤何窮鸞鳯伏海兮羣鶚
厲空謂蚊之饒兮孰可養而為龍𤣥雲八表兮尚寐無
[003-6a]
聰歌以哀之兮夫孰知予之沖沖
  永春平賊記 元奉政大夫同知福州路總管府
   事致仕林以順撰
盧琦字希韓惠安人登至正二年進士第十二年稍遷
至永春縣尹始至賑饑饉止横斂均賦役減口鹽一百
餘引蠲包銀𣙜鐵之無徴者已而訟息民安乃新學宫
延師課子弟月書季考文風翕然鄰邑仙遊盜發琦適
巡邑境盜遙見之迎拜曰此永春大夫也為大夫百姓
[003-6b]
者何幸之大乎吾邑長乃以暴毒驅我故至此爾琦因
立馬喻以禍福衆皆投刀槊請縛其首以自新琦許之
酋至琦械送帥府自是威惠行於境外十三年泉郡大
饑死者相枕藉其能行者皆老㓜扶攜就食永春琦命
分諸浮屠及大家使食之所存活不可勝計十四年安
溪冦數萬人來襲永春琦聞召邑民喻之曰汝等能戰
則與之戰不能我當獨死之爾衆皆感憤曰使君何言
使君父母我民赤子其忍以父母畀賊耶彼冦方將擄
[003-7a]
掠我妻子焚爇我室廬乃一邑深仇也今日之事有進
無退使君其勿以為憂因踴躍爭奮琦率以攻賊大破
明日復傾巢而至又破之大小三十餘戰斬獲一千二
百餘人而邑民無死傷者賊大衂遂遁去時兵革四起
列郡皆洶洶不寧獨永春晏然無異承平時十六年改
調寧徳縣尹而去
  恭人陳氏壙志
恭人姓陳氏諱懿字孤徽世家惠安之烏石曾祖諱嗣
[003-7b]
源祖諱旃澤父諱怡孫母許氏以至大己酉八月廿七
日生年二十八我先君受於烏石之廟而歸於盧氏先
君諱琦自號立齋登元進士第累官至漕司提舉例始
封恭人殁時則大明洪武癸丑五月七日也享年六十
又五子男四長暹次果次昺次晏長蚤世女三皆殤孫
男三源汝魁女六諸孤卜以次年八月廿八日辛酉奉
柩葬於龜鼈山之源與平陽君合窆焉尊治命也恭人
生而孝敬温惠㓜涉書史有載忠臣烈婦孝子順孫之
[003-8a]
行未嘗不三復嘆慕既歸奉吾祖南昌君視滫瀡問燠
寒唯謹南昌君嘗語人曰自吾得新婦増一孝女南昌
君殁脱簪珥以營𦵏事春秋享祀盡禮事平陽君三十
年始終賔敬如一日恒銖累黍約以羨周貧乏奉賔客
間遇事箴規獻替𢎞多故平陽君所至以循廉稱恭人
實有助焉平陽君殁吏民咸致奠賻恭人曰君生而不
貨死而貨之非其志也一無所受既葬御績絍課子孫
讀書常誨果等曰汝祖遺訓在家乗汝父遺績在國史
[003-8b]
汝兄弟勿替引之嗚呼恭人已矣尚復聞斯言哉兹逺
日有時而孤等未克承紹不敢圖死又不敢請銘於當
世君子扳號摧痛昊天罔極敢述卒葬年月以納諸幽
云孫果等泣血謹誌莆田陳中填諱
  立齋盧先生文集後語   延平孫伯延
公諱琦字希韓號立齋温陵人以詩明經領薦江浙遂
魁禮闈登壬午進士第授台州録事予時弱冠始習舉
子業每觀公科文未嘗不三復數嘆恨不得拜門下以
[003-9a]
從授業比公調延平郡幕職前鄉貢進士陳立大薦予
於公以教誨其諸子始終三年獲親炙焉公以詩經啓
發於予者必盡其藴凡平日所為詩文亦必以示予予
見其矩度嚴整而㫖意幽逺近世作者鮮能及之或謂
公長於科文而詩文尤工公弗自以為是也至正庚寅
秋江浙省禮公較文予忝預選列士大夫咸謂予之得
所傳其疑公之私者公則曰師友傳授固欲學者之底
於成設有所私焉亦因其可取而取之耳己亥秋福建
[003-9b]
大比多士公適任鹽司提舉督課於莆不與考試予復
預選明年公還署予謁見公笑曰君再捷科場吾嚮者
之謗可以白矣壬寅之春予又與同郡尤英舉於鄉公
時寓海口聞之喜曰尤英又中矣尤英嘗與子偕學於
公者也論者亦信夫公之有所傳矣是年秋七月公以
疾終於所寓歸葬惠安于時賽甫丁搆難官軍討之道
阻予與尤英不得奔訃㑹葬惟南望抱哀而已歳乙巳
二月福建復大比予掌卷簾内公之子昺亦就試場屋
[003-10a]
主文掲榜得詩經一卷經義頗佳賦䇿尤善以限榜額
弗登名逮出院始知其為昺之所作也予既為之悵惜
且喜公有子能紹其家學矣公之徒莆陽陳誠中氏適
至三山與予學同寓僧舍誠中訪求得公所為詩文而
編次之凡十三卷將鋟梓以乆其傳且求諸名公為之
序予請而讀之既悲公之早殁不及大用於時使其文
不得見之館閣以黼黻皇家之盛治猶幸餘膏賸馥之
存使誠中得以掇拾於亂離散失之後以傳之不朽懿
[003-10b]
矣哉誠中因書此以附於卷後一以明夫公傳授之素
一以嘉夫誠中用心之勤以公之子觀之其亦知所勉
哉其亦知所慕哉
 
 
 
 
 圭峯集附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