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529 圭峯集-元-盧琦 (master)


[000-1a]
欽定四庫全書    集部五
 圭峯集       别集類四元/
  提要
    臣/等謹案圭峯集二卷元盧琦撰琦字希韓
    號立齋惠安人圭峯其所居地鈔本或作圭
    齋集傳寫誤也至正二年進士授州録事遷
    永春縣尹改調寧徳厯官漕司提舉除平陽
    州命下而卒事迹具元史良吏傳徐燉茟精
[000-1b]
    曰圭峯集嵗乆弗傳近嵗惠安莊户部徴甫
    蒐而梓之誤入薩天錫詩六十餘首此本為
    元陳誠中所編明萬厯初邑人朱一龍福州
    董應舉序而刻之在莊本之前然已多竄入
    他作如五言古詩春日思逺逰則在陳旅集
    中又五言古詩中過嶺至崇安送吳甫至揚
    州題焦山方丈壁秋日池上度閩闗宿臺山
    寺絶頂早發黄河等萹七言古詩中有事居
[000-2a]
    庸闗走茟贈孟禮樂陵臺望月夜泊釣臺江
    南樂江南怨雪山辭崔鎮阻風逰吳山駞峯
    紫陽菴江上聞笛别友寒夜聞笛黯淡灘歌
    清湖曲海棠曲儒有薩氏子等篇七言律詩
    中髙郵城樓晚望燕將軍出獵寄鶴林長老
    和王維學海南還韻三衢守索題爛柯石橋
    登鎮陽龍興寺閣寄參政許可用送僉憲王
    君實金陵道中再過鍾山萬夀寺等篇共三
[000-2b]
    十二首皆在薩都拉集中至于薩都拉溪行
    中秋玩月一篇自序稱余乃薩氏子云云班
    班可考此集乃改題曰儒有薩氏子序末又
    刪其至元丁丑仲秋書一句尤為顯然作偽
    不得謂之誤收葢編輯之時務盈卷帙以誇
    蒐采之富故真贗溷淆如此也琦官雖不髙
    而列名良吏可不藉詩而傳即以詩論其清
    詞雅韻亦不在陳旅薩都拉下編録移甲為
[000-3a]
    乙亦非無因矣集又載賦三篇記六篇誌詺
    二篇祭文一篇啓三篇雜著九篇則確出琦
    作非由假借今刪其詩之妄録者併其文録
    之以存琦之真焉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
    上
       總纂官臣/紀昀臣/陸錫熊臣/孫士毅
       總 校 官 臣/ 陸 費 墀
[000-4a]
圭峯集原序
予産惠北里髫丱始知學即聞先君子暨諸長老言知
有元進士盧公希韓者時惠文運未興縉紳學士大夫
無多見去古未逺太朴猶存人知景崇先哲往往能談
盧公遺語予亦竊慕之問其居即今巴圗峯尾去予家
不及二十里而近予暇日至其地嘗訪公故居則見其
有古堂三四椽左傾右頽不蔽風雨中有元平陽知州
盧公木主四壁之外廢垣敗瓦過而見者莫不為之躊
[000-4b]
躇而悽愴訊其子孫皆飄零流落隱於人間為傭作曾
不知先世之有賢士相繼至於其鄉之氓又皆以海為
市朝夕鬻販魚蝦麤鄙狡獪陋甚比屋不聞詩書之聲
未見有一秀民出於其間者竊歎夫山川不變時代互
遷大賢之後古多陵夷而於其地之微陋亦逕相懸絶
昔之所聞如此今之所見如彼不亦良可慨哉盧公遺
文予未仕時嘗見抄本半集於先君子舊篋中薦經倭
亂散逸無存求之二十餘年不獲一日得於吾鄉王君
[000-5a]
玉流氏乃元陳誠中所編為圭峯集與公之子昺所次
為平陽集欲鋟梓而未就者當兵燹之餘家比為燼不
知藏於何名山大川以得無燬或者鬼神呵䕶將使之
竢後世君子以廣其傳也歟予不類竊喜為之校閲叙
録遂令鋟梓如左於戲公古之賢者也予公之鄉人也
先後不同時而惟賢我師也惠之先哲固未可謂無人
唐宋諸賢邈矣文行不可概見居址亦無復尋惟公去
今時未逺而居又近在其學與政固於予心若曠世而
[000-5b]
相感者是之取爾隆慶壬申九月後學崐東山人朱一
龍于田甫序
惠安盧希韓先生圭峰集若干卷莊徴甫得之於于田
朱大參家而猶病其雜也則使莊吳二山人損焉以授
我又令我損焉以傳葢存者厪十五六而古風獨全讀
之金石發而星河流也又淙淙然若急澗寒響從以風
雨漰湃四下百怪出而萬壑移躍躍於吾目何其竒也
及考其行事先生生於元季方值傾仄多事之秋兩為
[000-6a]
縣令能以一言感悟鄰盜使之投戈縛其酋又能激用
其民戰安溪流突數萬方張之巨冦持之踰年不得逞
竟完其邑逮遷漕司提舉海口鹽場又能持法抗番大
商以貨得㕘省政立能箠殺人者使不得奪國家之利
雨敗場又能減算以禱以一言回暘其精神貫徹上變
天地下變盜賊如此使其生逢休運都將相之權得盡
所施設其勲烈可勝道哉元刑政不綱授盜以柄揭竿
四起而㨿高位操朝政者方事賄奪忘國恤雖有蹟烈
[000-6b]
章章如先生僅置之猥冗凌雜間不得究其施後雖以
近臣荐起平陽而先生没矣明興雲龍奮起一時佐命
建功諸臣大抵皆元遺獻或以節顯者亦有之先生生
不究當時之施死不逢興王之運獨留其詞章照耀天
地越二三百年兵火灰燼烟消雨滅之餘而流風餘韻
猶傳於士大夫之口沈淪幾晦乆而復章此豈偶然之
故哉吾觀先生文雖不如詩然皆有闗政紀喻冦祈晴
諸作通於幽明其論常平利害纚然指掌矣予見往年
[000-7a]
和糴擾民大率亦若此世季弊滋何法而不為害安得
盡如先生者而用之耶先生生平孝義初從其師余子
賢試浙省師卒不顧試期而歸恤其家如在有加雖貴
見師之友必拜則其撫暴化頑動幽明而名後世者良
亦有本士非積於仁義而徒欲襮以文其長存也可冀
乎先生名琦號立齋希韓其字圭峯則其所居之山取
為集名者也萬厯已酉秋日閩中董應舉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