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276 自鳴集-宋-章甫 (master)


[006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自鳴集巻六       宋 章甫 撰
  五言絶句
   秋曉五首
忩間耿殘燈屋角照落月披衣啟柴關呼帚掃黄葉
曉色殊未分江風飄然起開忩看芭蕉露重葉如洗
不雨巳三月草木無光輝籬邊舊菊叢生意良亦微
鴻鴈何時來肅肅楚天曉悲鳴向江南江北稻梁少
[006-1b]
擾擾世間事悠悠眼中人幽懐與誰語獨立望秋旻
   西湖遊上人相訪于白沙翌日如金山求詩
剥喙驚春睡蕭然湖上僧篝燈夜深語多說鑒巴陵
宗師貪寂滅祖道益衰遲只有青山色相逢似舊時
江草隨春逺沙鷗伴我閑殷勤東去水送子過金山
   趙再可以通一所作梅雀求題
老去詩情在逢春秪欲狂飛來枝上雀似亦愛幽香
   雨後十小絶以一雨洗殘暑萬家生早凉為韻
[006-2a]
閑居何所宜把酒䇿第一石田今有秋痛飲事可必
去秋旱太甚百神無不舉今歲感天公時有容易雨
暄濁氣未收夜雨聊一洗心清不受塵眼净豈容眯
哦詩思逺人欲往無羽翰焚香閉門睡睡起香未殘
百歲巳踰半知復幾寒暑此事當究觀勿共俗子語
長安卿相家一食費幾萬有功享固宜我輩且蔬飯
新凉可穿衣出門造誰家城頭有髙樓散我兩脚麻
夢作吳淞去膾鱸擣香橙道逢湖海人歡宴如平生
[006-2b]
却扇情未忍補衣計當早騷人愛悲秋秋色政自好
交情易翻覆世態多炎凉倦游將何之可樂唯醉鄉
   書壁
禽聲春後變栁色夜來深老子關門坐無人識此心
  六言絶句
   浙江觀潮
萬仭銀山鐵壁三軍貔虎熊羆不怕蛟龍作横輸他解
事吳兒
[006-3a]
   太湖秋晚
處處橙黄橘緑家家蓴菜鱸魚昨夜秋風又起扁舟誰
賦歸歟
   鄂渚春光
黄鶴樓中月白鸚鵡洲前水流更有何人吹笛空餘春
草關愁
   題兩盡軸
緑樹無多雨過青山一半雲遮斷岸野橋春水閉門茆
[006-3b]
屋誰家
晞髪松風蕭爽濯纓溪水清寒着我舂容石上憑誰遊
戲毫端
   題惠老松竹圖
江湖上懶行脚松竹邊聊卜隣妙處即三即一畵圖非
幻非真
風細聲音互答月明體用全彰二士為君提唱老僧無
法商量
[006-4a]
   送劉道士之山隂閱藏書四首
破屋頻來叩户殘尊俄惜離羣揮翰他時說我圍棋暇
日思君
世事雲烟變滅人生魚鳥飛沉古錦空多妙句朱弦誰
是知音
拄杖横肩自如醯雞無甕從渠著脚千巖萬壑專心琳
札青書
羨子孤雲野鶴笑儂枯木寒灰呵手自題詩送逢人早
[006-4b]
寄書來
   題畫
一牛鳴東西寺春雨洗南北山脚力未窮蒼翠夢魂曽
聽潺湲
   寺居
池水平鋪碧玉靈山側布黄金未就日邊清夢夜忩風
雨驚心
   海門殘照圖
[006-5a]
斜日淡籠吳楚暮煙欲閉金焦未暇乘桴浮海那船曽
趁春潮
  七言絶句
   書祖顯墨梅枕屏
我曽醉卧勇菴床酒渴依然夢吸江晚角吹回燈尚在
眼花錯認月横忩
   郡圃殘雪
半依籬脚半依城多傍梅邊水際亭最是晚晴斜照裏
[006-5b]
黄金日射萬銀星
南風融雪北風凝晚日城頭巳可登莫道雪融便無迹
雪融成水水成氷
城外城中雪半開逺峯依舊玉崔嵬池氷綻處纔如線
便有鴛鴦浮過來
   寄金山良書記
浮玉山頭屋數椽同龕彌勒憶當年秪今輸與良書記
睡起晴忩看釣船
[006-6a]
不向金山作主人春江鷗鳥定相親憑君與問寒岩樹
今見桃花幾度新
   葡萄
馬乳酸甜自舊知眼寒久不見生枝中原有路人難到
北客思鄉淚欲垂
磊落堆盤亦快哉無人能寄一枝來平生不識凉州酒
漢水遥憐似潑醅
   睡起
[006-6b]
日長睡足傍簾櫳庭院初收落絮風葉底櫻桃渾可摘
黄鶯不離緑隂中
  襍說
   襍說一
吾兒時不喜佛老以學佛者先壊其身亡其家敗國常
而為天下螙作排佛又以從老子法流而為荘周周之
說謬悠無當作辨荘特楊墨之遺說耳比因閒居稍讀
西方書所謂首楞嚴者始知天地之所以成壊人物之
[006-7a]
所以生死因果之根源聖凡之階級明白徑直如指諸
掌孔子之所謂性近而習逺亢倉子之所謂耳視而目
聽列子之所謂有生生者莊子之所謂真君存焉孟子
之所謂心莫知其鄉周易之所謂神寂然不動盡在是
矣特不須注解殊易解也雖然聞歇即菩提知見無見
斯即湼槃不歴僧祗獲法身之言尚有所惑又讀圓覺
經曰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息滅住妄想
境不加了知於無了知不辯真實是即名為隨順覺性
[006-7b]
成就一切種智現世即菩薩之說則㒺象之得𤣥珠混
沌之鑿一竅可以立契於嚬呻謦欬之頃故以證悟了
覺為賊作止住滅為病者南華之所謂禍莫大於徳有
心而心有眼宣父之所以毋意毋必毋固毋我也又讀
維摩詰經獨以黙然深入不二法門則冉求之失問夫
子之不答得於眉睫間矣猶疑其所謂非凡夫行非聖
賢行不厭生死不樂湼槃一切塵勞煩惱為如來種衆
生心行中求諸佛解脫等語近讀華嚴經云於有為界
[006-8a]
示無為法亦不破壊有為之相於無為界示有為法亦
不分别無為之性不以世間法礙出世間法不以出世
間法壊世間法如來性即菩薩行菩薩行即如來性念
念嚴净無量世界而心無所着念念調伏無數衆生而
我無所想然則固所謂尸居而龍現淵黙而雷聲體性
抱神以遊世俗之間無思無為感而遂通天下之故者
雖顯諸仁而藏諸用然洗心退藏於宻而吉凶與民同
患盖以道之真治身其緒餘土苴可以治國家天下古
[006-8b]
之欲明明徳於天下者必自正心誠意始夫帝王之業
皆聖人之餘事爾况其么麽者乎甞試論之實際理地
不受一塵文殊之一吹也如師子王振迅萬行門中不
舍一法普賢之一噓也如象王回旋乃至毘盧著&KR0034
蓮花在水合而言之一也但體用交參正偏回互耳是
故至别峯徳雲始遇入三昧則普眼中昏逝多林之神
變迦葉尊者定中不見彌勒閤之莊嚴善財童子斂念
即開竪說之則五十五聖位行布於彈指頃如海印頓
[006-9a]
現横說之則五十三法門圓融於一毛頭許如帝罔相
羅杜順禪師立四法界曰理曰事曰理事不二曰事事
無礙豈非伯陽之所謂常無常有同謂之𤣥𤣥之又𤣥
衆妙之門仲尼之所謂道與噐變通與事業邪論至於
此舉足而入道場低頭而成佛道洒掃應對得君子之
傳飲食日用知中庸之味孰為佛者孰為老者又孰能
辨之哉近代李習之王介甫父子程正叔兄弟張子厚
蘇子由吕吉甫張天覺張九成張栻吕祖謙朱熹劉子
[006-9b]
翬之徒心知此說皆有成書苐畏人嘲劇未敢顯言耳
或疑其以儒而盜佛以佛而盜儒是疑東隣之井盜西
隣之水吾兒時之童心也悲夫神人以道之真治其身
緒餘土苴可以治國家天下聖人洗心退藏於密而吉
凶與民同患盖不離於道之神可以發於兆外變化之
聖大而化之之聖可以藏於不可知之之神道家之說
與儒者之言其相合如左右劵但老莊與孔孟或出或
處耳彼楊朱者知神人之先治其身而已雖㧞一毛而
[006-10a]
利天下不為也墨翟者知聖人之與民同患而已雖摩
頂放踵以利天下而亦為之觀其為人足以疑天下後
世天下後世亦以此疑之列禦冦之弟子逺取楊朱之
說襍寘於其書韓愈氏稱孔墨之師必相用不相用不
足為孔墨吁亦怪矣吾自讀金剛經可以徑破二家之
誤有道心者雖胎卵濕化有想無想皆滅度之肯㧞一
毛以利天下而不為乎心未入道雖初中後日以恒河
沙身命布施亦無益也而况止於摩頂放踵哉所謂聖
[006-10b]
人神人者殆亦不可以此為之也
   襍說二
吾自讀書至孟子為聖人也孟子曰性善荀子曰性惡
楊子曰善惡混韓子曰有性有情蘇子曰有性有才歐
陽子曰性非學者之所急也吾從孟子不得不與諸子
辨荀子曰性惡荀子果肯為惡乎楊子曰善惡混楊子
之為善也其為惡者果安在乎韓子曰有性有情韓子
之為善者其性乎其情乎蘇子曰有性有才蘇子之才
[006-11a]
其非性乎歐陽子曰性非學者之所急也歐陽子之學
何等事乎當孟子之時固有以食色為天性者有以為
有善有不善者有以為無善無不善者有以為可以為
善可以為不善者孟子獨以為性善又曰乃若其情則
可以為善矣又曰若夫為不善非才之罪也又讀莊子
書謂和理出於性和理生道徳道徳生仁義仁義生於
禮樂然性善之說愈明後讀佛書以真如性為如來藏
從本以來唯有過恒沙等諸净功徳一切煩惱法皆是
[006-11b]
妄有性自本無故曰白净無垢識為無明所薰習一變
而為含藏識闇然無記楊子之所謂善惡混者再變而
為執受識我愛初生荀子之所謂惡者三變而為分别
意識好惡交作韓子之所謂情也四變而為支離五識
視聽亦具蘇子之所謂才也學道者復以真如薰習無
明轉四識而四智其一曰大圓鏡其二曰平等性其三
曰妙觀□其四曰成所作初無増减故號為如來特人
昧其性耳性何負於人哉此孔子所謂性相近而習相
[006-12a]
逺也唯上智與下愚不移吾即佛所謂阿鞞䟦與闡提
非了義也歐陽子平生不喜佛老而罪學者言性吾儕
豈可為此翁所欺哉繫辭尚以為非聖人語彼何有於
佛老云
   襍說三
吾觀佛者皆談仁義竟不知何者為仁何者為義比讀
莊周書曰古之治道者以知養恬以恬養知和生於恬
理出於知徳和也道理也徳無不容仁也道無不理義
[006-12b]
也然則道徳為仁義之體仁義為道徳之用後世人忘
其本止知有仁義而不知有道徳故老子有激而云逆
求其言盖欲合仁義於道徳而言之也豈真搥提仁義
者哉彼韓愈氏者斬然臆斷以道徳為虛位以仁義為
定名欲離仁義於道徳而言之也果誰坐井而觀天乎
孔子曰志於道據於徳道徳其虛位乎孟子曰由仁義
行非行仁義也仁義其定名乎然則韓愈氏亦不知仁
義為何物也近世二程氏之學始講明仁義之說至以
[006-13a]
仁為覺者是知慈惠寛愛不足以盡仁之實求其意而
未得耶甞試思之盍反其本而巳莫如莊周之言為有
次序也方寸之地本静而明明而静故曰治道者以恬
養知以知養恬恬以致其静知以致其明静極則無所
於忤明極則無所於蔽無所於忤則無所不受無所於
蔽則無所不達故曰徳和也道理也徳之字曰仁道之
字曰義故曰徳無不容仁也道無不理義也其明白徑
直也如此正如學佛者以妙明之心修止觀之法以止
[006-13b]
觀之力得定慧之稱或以慈心定為悲増菩薩或以無
礙慧為知増菩薩悲智圓修同登大覺儒者之所謂仁
義老子之所謂道徳盡在其中矣吁安得圓機之士共
談真仁義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