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209 唯室集-宋-陳長方 (master)


[005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唯室集巻五
  附録
   陳長方字序       宋 胡嶧
陳氏二子㓜端慧不羣未名而孤請名於父友東陽胡
嶧嶧竦然曰尊公所以名之不早盖重其事余敢易之
哉子其自擇焉一日謂余曰昔吾宗太丘有賢子紀字
元方諶字季方父子並著髙名時號三君毎讀其傳心
[005-1b]
忻慕之輒欲以長方為名而請字焉余嘉其擇之審而
知所以自勵因字之曰齊之同之將見伯仲異時齊徳
同行無愧前人則名字之設非虚語也或曰世之陳其
姓者衆矣孰無二子者乎何獨取此余應之曰此長樂
陳後之之子也名之何愧宣和甲辰八月望日如村書
   陳唯室先生行狀    宋 胡百能
公諱長方字齊之其先浮光人十世祖魏公顯唐僖宗
時任太保福建道節度使終𦵏于福州侯官縣子孫因
[005-2a]
家焉髙祖校書清髙叔祖司户易則以道徳為鄉閭表
率見閩中名士傳曽祖衮故不仕祖勸故承事郎父侁
故左宣教郎洪州司錄事母林氏故太僕卿旦之女公
生而英爽髫齓記誦過人十有四嵗而孤豫章公蚤嵗
入洛師友賢士親得心傳自得之學與游察院定夫楊
祭酒中立鄒正言志完陳大諌瑩中許右丞少伊諸公
游志将行古道於當世詆斥蔡氏白首州縣臨終之年
一日為公極談天下善類治道邪正學問源委顧公太
[005-2b]
息曰吾嘗有聞於先賢恨汝年㓜未足告語士之處世
本於治心修身兩言而已小子識之是年六月豫章公
終扵官舍公奉母来客於吳貲産付之仲父一切不問
與弟同之杜門安貧刻意問學聞著作王先生昔嘗聞
道于程氏之門遂以先豫章之訓為請先生知其器可
大受黙無所告遇咨叩輒峻詞不假公夙夜憤悱求于
六經體之騐之不敢少釋一日讀論語至參乎吾道一
以貫之曾子曰唯始而疑終而信喟然而嘆曰六經之
[005-3a]
書淵深浩博無踰此一言而已因榜其便坐曰唯室年
十八叙伊洛答問力贊二夫子之道謂得絶學於千五
百年之後發其關鍵直覩堂奥補助天地有功聖門然
理義人心之同然學者胡不由斯言而體之于身優柔
涵泳然後知聖學之傳實在于此右丞許公一見竒之
謂公不負家世真陳後之子也兵部江公子我聞公令
名一日得所為文曰此子他日當與東坡抗衡因貽書
公曰文章議論前輩未到足下性識超邁學之所造便
[005-3b]
自髙眀公所謂豪傑之士不待文王而興者也建炎中
祭酒楊公請祠南下吳中學士大夫争先願見公方弱
冠一拜先生於稠人中見謂所知得聖人之淵奥且曰
子之學知至而行未至故志剛而氣勁在常人則已為
美學者反以為病子視顔子之為人如何行其所知則
剛勁不足為子道矣子其勉之他日未易量也年三十
一凡三上春官紹興戊午擢進士第調太平州蕪湖尉
縣多猾吏鬻獄舞文循習無憚公訪其尤者繩之以法
[005-4a]
一縣肅然公為政尚恩信事無劇易臨之曉然民有兄
弟訟者公教以孝弟之道戒而遣之兄弟雍如無復為
隙當路以公道文才薦於朝者十二人公與焉秩滿代還邑
人老㓜扶泣拜送數舍父老言前所未有用薦者關陞
左從政郎授江隂軍學教授毎謂親朋曰教官惠不及
民幾於尸素要當教育人材使聞孔孟之道庶足以報
吾君置官設學之意也未行以疾終享年四十有一母
夫人林氏以六十之年哭其息子行路悲之士大夫識
[005-4b]
與不識咸以材徳之大百未一試為斯文惜也公天姿
英發絶出等夷㓜之所造不汩流俗壯而學成清明端
亮其學本於正心誠意終于窮理盡性雖其㓜嵗志剛
氣勁及其乆也痛殺芒角履踐益壯至扵教人隨問意
滿嘗與學者辨學之邪正曰黄老以清淨無為為宗吾
聖人之教則時止時行不主於一以時為中而仲尼不
可得而見也所謂清淨無為得吾之止而已不知聖人
之所謂時止西方見性之說主於見性而已吾聖人之
[005-5a]
教則致知以知性格物以窮理知性則極髙眀窮理所
以道中庸極髙眀而不道中庸安能君臣義父子親長
㓜叙夫婦别從容乎規矩繩墨之間超然乎天地萬物
之表佛老之説與吾聖人之道似是而非聖人之道於
二宗之説似同而異要當先得聖賢之權度于胸中持
此斟酌以别是非及夫霜降水落之際必有所成就也
紹興六年冬朝廷罷趙公鼎用張公浚公作里醫一篇
以諷侍郎劉公無慮數百言君子以公之言為至當公
[005-5b]
於經史無所不讀家貧不能置書假借手抄幾數千巻
有文集十四巻春秋私記三十二篇尚書講義五巻兩
漢論十巻歩里談錄二巻辨道論一巻嗚呼孟子歿而
微言絶千數百年間士之白首窮經者或汩於専門或
沒于章句道之不明也乆矣間有特立獨行之士質疑
無師問學無友道之不行也乆矣二程夫子以天民之
先覺振聖學于既墜受業其門非一時賢公巨卿則皆
自㧞於流俗之士然夫子無所不與學者無所不受及
[005-6a]
其成就或駮或粹隨其所資公當二夫子𢎞道于伊洛
雖不及升堂入室親炙於當年由其言而察諸已以其
言而體于心所謂資之深而粹者也進將致君堯舜措
俗成康退將立大本斥異道以私淑諸人惜乎早世皆
有所不及也紹興二十七年九月二十一日始克葬于
平江府吳縣常山鄉銅井之原夫人趙氏左朝散郎直
秘閣子璘之女賢淑靖恭事姑以孝治家有法後公三
月而歿今以祔焉二男子正學右文林郎正行舉進士
[005-6b]
孫男三人曰度曰康曰庠百能與公有世契且嘗從公
㳺故知公為甚詳謹錄其行事之大槩尚俟作者為之
銘焉乾道戊子十月左奉議郎守諸王宫大小學教授
致仕胡百能述
   陳唯室埋銘       宋 唐瑑
禀既異充之至學行卓然出乎類位不究道則富歸藏
于斯安且固嗚呼有宋君子陳君齊之之墓
   祭陳唯室文       宋 章憲
[005-7a]
嗚呼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祛蔽解惑導其所向也得
師矣必取友焉以輔吾行也始余未壯與吾㓜弟就師
術業得子王子也已又得君與其令季出入師門吾四
人也相與究往聖之微言尋干載之墜緒任重而道逺
也磨礱浸灌聞所未聞從師之樂也講貫習復辯問所
疑取友之適也庚戌之秋我哭同氣君亦如之握手相
弔俱失聲也余固知事道之難而同志之易失也逮一
星終君復長逝哭君未已而子王子即世也嗟乎二十
[005-7b]
年間師友淪喪至此極也道之不行哀哉無徒古已然
也天實為之謂之何也昔始見君我壯君少比及君壯
我固衰也君壯我衰譬長江之浪意前後之相催也孰
謂壯而強者奄然而逝衰而病者纍然而在也先後參
差物固不齊理亦難究也抑有甚可悲者君逝方初萊
婦繼往髙堂鶴髮哭不成聲而室有呱呱之子也凡此
行路罔不䀌傷况扵吾徒交契之厚也具區之濱君即
真宅從吉卜也有酒斯清有肴斯馨設祭棺前餞君于
[005-8a]
泉也陳辭溢幅冩我心曲君聞乎其不聞也儼然遺想
如見其容不聞其聲有淚如㵼也嗚呼已矣獨有遺文
尚克傳世而能見君之學也
   祭陳唯室文      宋 洪興祖
嗚呼齊之力學究微材足以發其所學言足以行其所
知自視古人濶略等夷強禦弗畏小官弗卑湖隂一尉
牛刀割鷄貪夫為之革面偷兒莫敢潜窺志達則已不
露角圭朅来震澤養氣待時扁舟過我麈尾相揮老馬
[005-8b]
伏櫪知我者希君氣如虹挑戰出竒論議忼慨逺到不
疑我適臨安君病在茲云何不淑而至于斯堂有夀母
室有孤嫠松楸云逺歸葬未期撫棺一慟涕泗交頥嗚
呼自古皆有死顔冉其如台吾子平日自謂達性命之
理故應神眀超軼而無所絏羈聊陳薄奠以冩我悲
   祭陳唯室文      宋 張九成
嗚呼道之不眀也乆矣言是道者雖多而躬行者十不
見其一二也行是道者雖多而知之者百不見其一二
[005-9a]
也昔余逺竄履艱難飽憂患烱然若有知也萬里歸来
莫與對談尚有望于吾友也吾友乃遽至於此嗚呼悲
哉死生常理亦奚足悲獨悵斯世之莫余知也此余之
所以悲也有酒在尊有肉在俎庶吾友之或臨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