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169 默成文集-宋-潘良貴 (master)


[000-1a]
欽定四庫全書    集部四
 黙成文集      别集類三宋/
  提要
    臣等謹案黙成文集八巻宋潘良貴撰良貴
    字義榮一字子賤號黙成居士婺州金華人
    政和五年以廷試第二人釋褐為辟雍博士
    累遷提舉淮南東路常平靖康元年召還坐
    事除監信州汭口排岸髙宗即位召為左司
[000-1b]
    諌厯除徽猷閣待制提舉亳州明道宫坐與
    李光通書降三官卒贈左朝奉大夫事蹟具
    宋史本傳良貴學術醇正侃直不阿首論何
    㮚等之不可為相又與黄潛善吕頤浩相忤
    又面劾向子諲屢坐屏斥而所守不移故朱
    子亦稱其剛毅近仁其論治體箚子等篇悱
    惻沈痛足以感人又足以覘其節㮣其集見
    於史者十五巻久佚不傳此本乃康熈中其
[000-2a]
    裔孫所刋僅文二十首詩二十七首詞一首
    皆掇拾於散亡之餘粗存梗概然以集中除
    謝諸表與本傳年譜相較亦多足資參訂如
    年譜載良貴既至嚴州任請祠得主管亳州
    明道宫轉秘書少監遷起居郎拜中書舍人
    今集中有辭免祕書少監申省狀可與年譜
    相證而本傳不云轉祕書少監又良貴知嚴
    州之後凡再為中書舍人集中有謝中書舍
[000-2b]
    人誥表又有謝中書舍人表可證而本傳但
    云起為中書舍人不著前後再命皆可以補
    宋史之闕誤惟是篇頁寥寥而强分巻帙未
    免有意求多又一巻二巻皆載本傳及年譜
    誥勅等文至三巻乃及其著作雖用宋敏求
    編李白集之例而喧奪太甚究為編次無法
    至潘畤乃良佐之子於良貴為猶子而亦附
    其傳誌於末編尤為不倫今姑仍舊本録之
[000-3a]
    而附糾其叢脞如右乾隆四十三年二月恭
    校上
          總纂官臣/紀昀臣/陸錫熊臣/孫士毅
          總 校 官 臣/ 陸 費 墀
[000-4a]
黙成文集原序
天地之化包括無外運行無窮然其所以為實不越乎
一隂一陽兩端而巳其動靜屈伸往来闔闢升降浮沉
之性雖未嘗一日不相反然亦不可一日而相無也聖
人作易以通神明之徳類萬物之情其所以為説者亦
若是焉耳矣然及其推之人事而擬諸形容則常以陽
為君子而引翼扶持惟恐其不盛隂為小人而排擯黜
抑惟恐其不衰何哉蓋陽之徳剛隂之徳柔剛者常公
[000-4b]
而柔者常私剛者常明而柔者常暗剛者未嘗不正而
柔者未嘗不邪剛者未嘗不大而柔者未嘗不小公明
正大之人用於世則天下䝉其福私暗邪辟之人得其
志則天下受其禍此理之必然也且非獨於易之説為
然蓋凡自古聖賢之言雜出於傳記者亦未有不好剛而
惡柔者若夫子所謂剛毅近仁而又嘗深以未見剛者為嘆及
乎或人之對則又直以有慾病棖也之不得為剛蓋専
以是為君子之德也嗚呼若故中書舍人金華潘公者
[000-5a]
其真夫子所謂未見者哉熹雖不幸而不及洒掃其門
然讀其書而猶喜於有以得其所存之彷彿也蓋公自宣
和初為博士則已不肯託婚富貴之家而獨嘗論斥大
臣䝉蔽之奸矣及為館職又不肯遊蔡京父子間使淮
南又不肯與中官同燕席靖康召對因論時宰何㮚唐
恪不可用恐誤國事以是謫去曽不旋踵而言果騐建
炎初召為右司諌首論亂臣逆黨當用重典以正邦法
壯國威且及當時用事奸邪之狀大為汪黄所忌書奏
[000-5b]
三日而左遷以去其言雖不大傳然劉觀所草謫詞直
以揣摩詆訾為罪則其事固可知已紹興入為都司又
忤時相以歸復為左史一日直前奏曰先王之所以致
治者以其合於大公至正之道此年之所以致亂者以
其反此而已陛下今日誠冝仰思祖宗創業之難二帝
䝉塵之久俯念生靈塗炭之苦土地侵削之多夙寤晨
興不敢少置每行一事必先念此然後發之務以合於
所謂大公至正之道勿以一毫私意曲狥人情則天下
[000-6a]
庶有休息之期矣服喪還朝又以廷叱奏事官而忤㫖
以去自是之後秦檜擅朝則公遂廢於家而不復起矣
然公平生亷介自將自少至老出入三朝而前後在官
不過八百六十餘日所居僅庇風雨郭外無尺寸之田
經界法行獨以丘墓之寄輸帛數尺而已其清苦貧約
蓋有人所不能堪者而處之超然然未嘗少屈於檜其
子熺暴起鼎貴勢傾中外亦未嘗與通問也嘗誦君
子三戒之言深以在得之規痛自儆飭至於造次之間
[000-6b]
一言一行凡所以接朋友教子弟亦未嘗不以孝弟忠
敬節儉正直防微謹獨之意為本其讀書磨鏡之喻切
中學者之病當世蓋多傳之而所論汲長孺蓋寛饒之
為人尤足以見其志之所存已嗚呼若公之清明直諒
確然無慾其真可謂剛毅而近仁矣夫以三代之時聖
人之世而夫子已嘆剛者之不可見况於百世之下幸
有如公者焉而不得少伸其志以沒其條奏章藁有補
於時可為後法者又以公自焚削而不復存平生之言
[000-7a]
頗可見者獨有賦詠筆札之餘數十百篇而已後之君
子蓋將由此以論公之世其可使之沒沒無傳而遂已
乎公之兄子今廣州使君畤謂熹盍序其書而傳之熹
不敢當而亦不得辭也於是三復其書而掇其梗槩附
於書首以告觀者且時出而伏讀之以自勵焉公諱良
貴字義榮一字子賤自號黙成居士集凡十有五巻廣
州字徳鄜少學於公植志行巳甚有家法數為郡守部
使者愛民戢奸不憚大吏所至皆有風績云淳熙丙午
[000-7b]
春三月已卯朔旦具位新安朱熹謹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