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072 嘉祐集-宋-蘇洵 (master)


[002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嘉祐集巻二
            宋 蘇洵 撰
 權書上
  權書引
人有言曰儒者不言兵仁義之兵無術而自勝使仁義
之兵無術而自勝也則武王何用乎太公而牧野之戰
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齊焉又何用也權書兵書也
[002-1b]
而所以用仁濟義之術也吾疾夫世之人不䆒本末而
妄以我為孫武之徒也夫孫氏之言兵為常言也而我
以此書為不得已而言之之書也故仁義不得已而後
吾權書用焉然則權者為仁義之窮而作也
  心術
為將之道當先治心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
左而目不瞬然後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敵凡兵上義不
義雖利勿動非一動之為害而他日將有所不可措手
[002-2a]
足也夫惟義可以怒士士以義怒可與百戰凡戰之道
未戰養其財將戰養其力既戰養其氣既勝養其心謹
烽燧嚴斥堠使耕者無所顧忌所以養其財豐犒而優
游之所以養其力小勝益急小挫益厲所以養其氣用
人不盡其所欲為所以養其心故士常蓄其怒懐其欲
而不盡怒不盡則有餘勇欲不盡則有餘貪故雖并天
下而士不厭兵此黄帝之所以七十戰而兵不殆也不
養其心一戰而勝不可用矣凡將欲智而嚴凡士欲愚
[002-2b]
智則不可測嚴則不可犯故士皆委已而聽命夫安得
不愚夫惟士愚而後可與之皆死凡兵之動知敵之主
知敵之將而後可以動於險鄧艾縋兵於穴中非劉禪
之庸則百萬之師可以坐縛彼固有所侮而動也故古
之賢將能以兵嘗敵而又以敵自嘗故去就可以决凡
主將之道知理而後可以舉兵知勢而後可以加兵知
節而後可以用兵知理則不屈知勢則不沮知節則不
窮見小利不動見小患不避小利小患不足以辱吾技
[002-3a]
也夫然後可以支大利大患夫惟養技而自愛者無敵
於天下故一忍可以支百勇一静可以制百動兵有長
短敵我一也敢問吾之所長吾出而用之彼將不與吾
校吾之所短吾蔽而置之彼將强與吾角奈何曰吾之
所短吾抗而暴之使之疑而却吾之所長吾隂而養之
使之狎而墮其中此用長短之術也善用兵者使之無
所顧有所恃無所顧則知死之不足惜有所恃則知不
至於必敗尺箠當猛虎奮呼而操擊徒手遇蜥蝪變色
[002-3b]
而却步人之情也知此者可以將矣袒裼而按劒則烏
獲不敢逼冠胄衣甲據兵而寢則童子彎弓殺之矣故
善用兵者以形固夫能以形固則力有餘矣
  法制
將戰必審知其將之賢愚與賢將戰則持之與愚將戰
則乘之持之則容有所伺而為之謀乗之則一舉而奪
其氣雖然非愚將勿乗乗之不動其禍在我分兵而迭
進所以持之也并力而一戰所以乘之也古之善軍者
[002-4a]
以刑使人以賞使人以怒使人而其中必有以義附者
焉不以戰不以掠而以備急難故越有君子六千人韓
之戰秦之鬬士倍於晋而出穆公於淖者赦食馬者也
兵或寡而易危或衆而易叛莫難於用衆莫危於用寡
治衆者法欲繁繁則士難以動治寡者法欲簡簡則士
易以察不然則士不任戰矣惟衆而繁雖勞不害為强
以衆入險阻必分軍而疎行夫險阻必有伏伏必有約
軍分則伏不知所擊而其約攜矣險阻懼蹙疎行以紓
[002-4b]
士氣兵莫危於攻莫難於守客主之勢然也故地有二
不可守兵少不足以實城城小不足以容兵夫惟賢將
能以寡為衆以小為大當敵之衝人莫不守我以疑兵
彼愕不進雖告之曰此無人彼不信也度彼所襲潛兵
以備彼不我測謂我有餘夫何患兵少偃旗仆鼓寂若
無氣嚴戢兵士敢譁者斬時令老弱登埤示怯乗懈突
擊其衆可走夫何患城小背城而戰陣欲方欲踞欲密
欲緩夫方而踞密而緩則士心固固則不懾背城而戰
[002-5a]
欲其不懾面城而戰陣欲直欲鋭欲疎欲速夫直而鋭
疎而速則士心危危則致死面城而戰欲其致死夫能
静而自觀者可以用人矣吾何為則怒吾何為則喜吾
何為則勇吾何為則怯夫人豈異於我天下之人孰不
能自觀其一身是以知此理者塗之人皆可以將平居
與人言一語不循故猶且&KR0787而忌敵以形形我恬而不
怪亦已固矣是故智者視敵有無故之形必謹察之勿
動疑形二可疑於心則疑而為之謀心固得其實也可
[002-5b]
疑於目勿疑彼敵疑我也是故心疑以謀應目疑以静
應彼誠欲有所為耶不使吾得之目矣
  强弱
知有所甚愛知有所不足愛可以用兵矣故夫善將者
以其所不足愛者養其所甚愛者士之不能皆鋭馬之
不能皆良器械之不能皆利固也處之而已矣兵之有
上中下也是兵之有三權也孫臏有言曰以君下駟與
彼上駟取君上駟與彼中駟取君中駟與彼下駟此兵
[002-6a]
説也非馬説也下之不足以與其上也吾既知之矣吾
既棄之矣中之不足以與吾上下之不足以與吾中吾
不既再勝矣乎得之多於棄也吾斯從之矣彼其上之
不得其中下之援也乃能獨完耶故曰兵之有上中下
也是兵之有三權也三權也者以一致三者也管仲曰
攻堅則瑕者堅攻瑕則堅者瑕嗚呼不從其瑕而攻之
天下皆强敵也漢髙帝之憂在項籍耳雖然親以其兵
而與之角者葢無幾也隋何取九江韓信取魏取代取
[002-6b]
趙取齊然後髙帝起而取項籍夫不汲汲於其憂之所
在而彷徨乎其不足䘏之地彼葢所以孤項氏也秦之
憂在六國蜀最僻最小最先取楚最强最後取非其憂
在蜀也諸葛孔明一出其兵乃與魏氏角其亡冝也取
天下取一國取一陣皆如是也范蠡曰凡陣之道益左
以為牡設右以為牝春秋時楚伐隋季梁曰楚人上左
君必左無與王遇且攻其右右無良焉必敗偏敗衆乃
攜葢一陣之間必有牡牝左右要當以吾强攻其弱耳
[002-7a]
唐太宗曰吾自興兵習觀行陣形勢每戰視敵强其左
吾亦强吾左弱其右吾亦弱吾右使弱常遇强强常遇
弱敵犯吾弱追奔不過數十百步吾撃敵弱常突出自
背反攻之以是必勝後之庸將既不能處其强弱以敗
而又曰吾兵有老弱雜其間非舉軍精鋭以故不能勝
不知老弱之兵兵家固亦不可無無之是無以耗敵之
强兵而全吾之鋭鋒敗可俟矣故智者輕棄吾弱而使
敵輕用其强忘其小喪而志於大得夫固要其終而已
[002-7b]

  攻守
古之善攻者不盡兵以攻堅城善守者不盡兵以守敵
衝夫盡兵以守堅城則鈍兵費糧而緩於成功盡兵以
守敵衝則兵不分而彼間行襲我無備故攻敵所不守
守敵所不攻攻者有三道焉守者有三道焉三道一曰
正二曰竒三曰伏坦坦之路車轂擊人肩摩出亦此入
亦此我所必攻彼所必守者曰正道大兵攻其南鋭兵
[002-8a]
出其北大兵攻其東鋭兵出其西者曰竒道大山峻谷
中盤絶徑潛師其間不鳴金不撾鼓突出乎平川以衝
敵人腹心者曰伏道故兵出於正道勝敗未可知也出
於竒道十出而五勝矣出於伏道十出而十勝矣何則
正道之城堅城也正道之兵精兵也竒道之城不必堅
也竒道之兵不必精也伏道則無城也無兵也攻正道
而不知竒道與伏道焉者其將木偶人是也守正道而
不知竒道與伏道焉者其將亦木偶人是也今夫盜之
[002-8b]
於人抉門斬闗而入者有焉他戸之不扃鍵而入者有
焉乗壊垣坎牆趾而入者有焉抉門斬闗而主人不之
察幾希矣他戸之不扃鍵而主人不之察大半矣乘壊
垣坎牆趾而主人不之察皆是矣為主人者宜無曰門
之固而他戸牆隙之不䘏焉夫正道之兵抉門之盜也
竒道之兵他戸之盜也伏道之兵乘垣之盜也所謂正
道者若秦之函谷吴之長江蜀之劒閣是也昔者六國
嘗攻函谷矣而秦將敗之曹操嘗攻長江矣而周瑜走
[002-9a]
之鍾㑹嘗攻劒閣矣而姜維拒之何則其為之守備者
素也劉濞反攻大梁田祿伯請以五萬人别循江淮收
江南長沙以與濞㑹武闗岑彭攻公孫述自江州泝都
江破侯丹兵徑㧞武陽繞出延岑軍後疾以精騎赴廣
都距成都不數十里李愬攻蔡蔡悉精卒以抗李光顔
而不備愬愬自文成破張柴疾馳二百里夜半到蔡黎
明擒元濟此用竒道也漢武攻南越唐䝉請發夜郎兵
浮船牂牁江道番禺城下以出越人不意鄧艾攻蜀自
[002-9b]
隂平由景谷攀木緣磴魚貫而進至油江而降馬邈至
綿竹而斬諸葛瞻遂降劉禪田令孜守潼闗闗之左有
谷曰禁而不之備林言尚讓入之夾攻闗而闗兵潰此
用伏道也吾觀古之善用兵者一陣之間尚猶有正兵
竒兵伏兵三者以取勝況守一國攻一國而社稷之安
危係焉者其可以不知此三道而欲使之將耶
  用間
孫武既言五間則又有曰商之興也伊摯在夏周之興
[002-10a]
也吕牙在商故明君賢將能以上智為間者必成大功
此兵之要三軍所恃而動也按書伊尹適夏醜夏歸亳
史太公常事紂去之歸周所謂在夏在商誠矣然以為
間何也湯文王固使人間夏商耶伊吕固與人為間耶
桀紂固待間而後可伐耶是雖甚庸亦知不然矣然則
吾意天下存亡寄於一人伊尹之在夏也湯必曰桀雖
暴一旦用伊尹則民心復安吾何病焉及其歸亳也湯
必曰桀得伊尹不能用必亡矣吾不可以安視民病遂
[002-10b]
與天下共亡之吕牙之在商也文王必曰紂雖虐一旦
用吕牙則天禄必復吾何憂焉及其歸周也文王必曰
紂得吕牙不能用必亡矣吾不可以乆遏天命遂命武
王與天下共亡之然則夏商之存亡待伊吕用否而決
今夫問將之賢者必曰能逆知敵國之勝敗問其所以
知之之道必曰不愛千金故能使人為之出萬死以間
敵國或曰能因敵國之使而探其隂計嗚呼其亦勞矣
伊呂一歸而夏商之國為決亡使湯武無用間之名與
[002-11a]
用間之勞而得用間之實此非上智其誰能之夫兵雖
詭道而本於正者終亦必勝今五間之用其歸於詐成
則為利敗則為禍且與人為詐人亦將且詐我故能以
間勝者亦或以間敗吾間不忠反為敵用一敗也不得
敵之實而得敵之所偽示者以為信二敗也受吾財而
不能得敵之隂計懼而以偽告我三敗也夫用心於正
一振而羣綱舉用心於詐百補而千穴敗智於此不足
恃也故五間者非明君賢將之所上明君賢將之所上
[002-11b]
者上智之間也是以淮隂曲逆義不事楚而髙祖擒籍
之計定左車周叔不用於趙魏而淮隂進兵之謀決嗚
呼是亦間也
 
 
 
 
 嘉祐集巻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