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047 都官集-宋-陳舜兪 (master)


[007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都官集巻七      宋 陳舜俞 撰
  説
   説祭
説曰鷹獺猶知祭可以人而不知祭乎然祭之不以禮
鷹獺之道也先王之制天子祭天地諸侯祭社稷然後
天下莫敢不事上天子事七世諸侯事五世而民無有
遺其親故記曰明乎郊社之禮禘嘗之義治國其如示
[007-1b]
諸掌乎祀享之禮人皆有之聖人為能享帝孝子為能
享親孔子曰我祭則受福蓋得其道矣斯之謂也昔者
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於明堂以配上帝記
曰周公其達孝矣乎是周公之郊禘未有非禮也周衰
天子諸侯壊法紀不郊用致夫人逆祀天下之禮盖紛
然矣秦亡漢因俗儒不明先王之法九天八神羣畤之
屬歲率四百餘祭天子之廟滿天下月游更衣園陵殿
寢嘗以百數其文豈足道耶後世卒不可復甚而有妃
[007-2a]
后之獻齋娘之奠為褻瀆天地之道嗚呼神其享乎由
是觀之郊禘之禮雜然無復治𨗳民識上下之别案雜/然以
下十二字文義不明當有脱/訛無别本可校姑仍其舊此陛下正千載之失禮全
一代之恭孝前王無以比其隆而後世守其法矣臣愚
不佞故為祭説
   説財原闕/
   説兵
説曰兵者國之利器文徳之輔助也治亂安危繫焉黄
[007-2b]
帝以來未有能改也五帝之兵師而不陣三王之兵陣
而不戰五覇之兵戰而不敗六國之兵敗而不亡五帝
之民循法令而化徳義雖有刑辟盖有畫衣冠而不犯
者矣故曰師而不陣三王之民簞食壺漿以迎王師東
征則西怨南征則北怨故曰陣而不戰五覇之民勤諸
侯以伐諸侯小事大弱事强伐必服攻必取故曰戰而
不敗六國之民合從連横争城殺人盈城争地殺人滿
野朝囚而暮王朝遁而夕返其勢無常故曰敗而不亡
[007-3a]
噫兵之亡乆矣古之兵自為今之兵為人古之兵自養
今之兵人養之自為者必盡其勇則多勝不幸而死其
民無怨為人者驅則進不驅則退法令不明而人未服
盖有不出其力者不幸而死將軍曰在予一人奈何欲
其能戰也自養者易蓄而兵農不易業兵雖日繁田日
加闢而粟日贍養於人者難厭飢則求餉寒則索衣能
益一兵而亡一民兵日繁而民日困財日益不足矣奈
何欲其不亡也秦之兵土崩魚爛而不可用不足道也
[007-3b]
兩漢之兵盖不及六國兵皆命於中然一養於京師出
而勝負繫於人晉宋隋唐之兵不及兩漢兵養於上而
不得制人知為帥而不知為天子賞賜且不給矣君子
視六國以來所謂兵者皆取亡之道也後世冗而不能
去飽食煖衣而無所用為之計者以為無可奈何嗚呼
兵其可得見乎今天下田無不耕而耕者長飢桑無不
蠶而蠶者長寒山海林澤之利無一不障蔽而民冒刀
鋸鞭扑以一竊衣食於其間闗市者不厭錙銖毫毛之
[007-4a]
征以補公利商旅以命令持粟與糧轉而輸於邊者還
握虛劑以待縣官而有積歳不能給總是數者天下之
財日匱而國家日不足天下之獄日煩而民日困皆兵
之由臣竊計天下之兵無慮百萬其受衣食於縣官無
慮千等斷長補短一人之受歳五十千則天下之費歳
五千萬天下之户纔千餘萬以十户養一兵天下之賦
歲入未能以億數而兵受其大半矣奈何天下不窮且
盜也夫匹夫蓄牛馬以為引重致逺之器者則日糜芻
[007-4b]
豢而無所辭故用之以負萬鈞以致千里力不足則鞭
䇿加焉牧牛馬者為不任責矣此兩漢以來養兵之道
也今夫衡朱轡玉丹廐粉皁不獨有甘芻美草之費及
加一輿薪而就夷路且日不百里動有蹄齧泛放敗壊
之憂主人有隣國之車則日出帛與金求傭保厮養之
力然後勉其不逮積歳如是牧牛馬者不為愧主人不
為改轅易御之道嗚呼蓄牛馬之愚者未聞若是况其
蓄治亂安危之繫乎此臣之所以寒心也臣愚不佞故
[007-5a]
為兵說
   說戰原闕/
   說河
說曰萬物之性不同順之則治逆之則亂是以孟子曰
禹之行水也行於地中智者行其所無事所惡於智者
為其鑿也孔子作禹之法常存孟氏出禹之法益明嗚
呼不以禹之法而治者皆拂其性也古之於水也導而
深之後世塞而障之禹導河積石至于大陸播為九河
[007-5b]
入于海導而深之也後世搴長茭隤林竹揵石菑塞而
障之也後世以民避河今也以河避民戰國之時堤之
去河嘗二十五里而逺漢之築或百步或數里而近桑
麻耕稼不在焉今世澶魏之民其居古堤之間矣水之
欲至於是則壞我耕稼桑麻矣為民計者不遷其土田
不徙其城郭而求寛閑之地以避之徒日抱土石薪竹
與河争區區之力而求其避信不可得也今夫以五㪷
之罇為五㪷之受則滿而不溢復加之一勺則傾覆傷
[007-6a]
敗乃至理勢之常也今以一河之量而為九河之受且
非行於地奈何欲其無決溢之患乎不決於此必決於
彼不災於春必災於夏横壠塞則商胡危矣商胡塞則
大韓危矣亦理勢之常也今其計者恃生民無告之力
憑縣官不給之費所求一切幸以邀一時之賞非有經
逺持乆之識愛民勤國之節也在上者從而任之惑矣
今夫薪藁之糜歲且數十萬而朽敗攘竊者三之一兵
民之力歲亦數十萬而逋逃墊溺者三之一竭民之財
[007-6b]
耗上之賦泥塗吾民之命非河之禍也計者之不善也
夫適天下之宜者興天下之利通天下之權者除天下
之害以今視禹不知幾千百年其迹不可復而河之虞
自漢酸棗以來未有能免也以今望漢亦不知幾千百
年而其敝無常語曰善為川者决之使道此後世之權
宜也若夫絶邀功興利之人惜生民塗墊之命紓縣官
億萬之費則徙民寛閑而縱其流當世之善計也六塔
之役不曰計之不熟矣商胡益其危而金堤之憂不紓
[007-7a]
然濵棣徳博之民巳蕭然矣此其效也臣愚不佞故為
河説
   説豫立太子原闕/
   説倖原闕/
   説節原闕/
   説勢
說曰夫君人者以一人獨立於兆人之上不出户牖之
間而能號令四海又垂之子孫或數百載危而復持顛
[007-7b]
而復扶是豈獨恃名器位號之力哉由天子之勢自有
興衰之繫也後之言勢者推本前世興廢之迹一出於
勢之彊弱謂不封建不親親賢賢王道不備為是語者
未足以適道矣天下之勢不以諸侯存不以郡縣亡勢
之存諸侯有諸侯之勢郡縣有郡縣之勢天下之治一
也勢之亡也諸侯者彊郡縣者弱彊弱之勢不同而天下
之亡亦一也秦懲六國之合從割天下為三十六郡而
亡秦者耕夫戍卒漢鑒秦之孤而分王功臣子弟而亡
[007-8a]
漢者外戚大家光武戒功臣之彊封邑不過三四而亡
東京者彊臣豎妾晉魏之君或耗於王侯或剥於郡邑
其興廢無常唐初魏李數君子其議前世之廢興亦熟
矣而卒簒唐者藩臣孽帥由是而言天下之勢不在封
建之與郡縣明矣然今之郡縣古之諸侯地也古之親
親賢賢今之郡縣守宰也顧制使之道如何耳制使之
道必因其治亂審其彊弱雖王侯而不驕雖郡縣而不
削制之而不彊天下有維城磐石之固使之而不弱天
[007-8b]
下無土崩瓦解之憂如是謂之善得天下之勢奕秋天
下之善奕也其為必勝之道亦先審其勢使彊而不驕
弱而能守奕者尚爾况天下乎詩曰懐徳惟寧宗子維
城今天子之諸子弟是也不胙之土不居之邑不專之
刑政猶未病也使生於宫庭溺而妾婦内而不見禮義
之習外而不知稼穡之重非有師傅之嚴學校之美以
養之至於制而不任其賢抑而不考其材雖有峩冠大
帶之美髙車列駟之盛其特禁錮之而巳天下之材則
[007-9a]
養之親親之材則不養天下之賢則用之親親之賢則
不用語曰不愛其親而愛他人者謂之悖徳豈所謂彊
其勢者乎詩曰四國于蕃四方于宣今天下之郡邑是
也今不賦其土田不錫其山澤不武其厮養不假其生
殺固制之善矣然假守之臣間歲一易民不識其容色
士不聞其命令庫無利兵邑無完壘一夫攘臂羨卒不
可以當關千夫揭竿市人誰為之赴死書曰儆戒無虞
傳曰有備無患軍之善政也彊其勢者果若是乎圃人
[007-9b]
知愛其桐梓歲一斬其蘖而枝不繁所以固其幹也使
昧于所養而甚於所去卒然使至於無枝而本根無所
庇非育材之道也圃人知愛其桐梓為天下者不愛天
下乎臣愚不佞故為勢説
   説官原缺/
   説任
説曰天下之任無有大小惟其人之賢不肖患乎不擇
既擇之欲盡其才患乎不乆雖有騏驥駕不終日不能
[007-10a]
致千里雖有聖人仁不一世王道不備頌聲不作夫成
天下之亹亹盡天下之事業其乆之謂乎奚由知其然
也天地乆以生日月乆以明山川乆以髙水泉乆而達
石火乆而燃金砂乆而鏤玉蘭槐之根滌之而為芷吳
越之人傅之而齊言乆其可巳乎記曰凡學官先事士
先志古之官人者皆有天下之事業凡三公至于百執
事之人推其所負見其所施者皆若固有之居之又且
乆是以治道日至而天下和平今之官人者其業非素
[007-10b]
具至于職事皆暴集於時而驟取其術其間雖有聰明
敏博之性臨事而達復不至于三年而一易甚者數月
或不待暖席也天之於萬物也春生之夏長之秋冬以成
之必厯四時而後生育之功就星辰之經日月之緯陰
陽之交晝夜之代必至三年而小備五年而後大備嗚
呼以天生物其乆若是以人治人而有不暖席之化耶
是以治道日戾於古生民無所聊生其當天下之責者
晏然不思亦惑矣夫事修於誠乆而敝起於間隙中人
[007-11a]
勉於總覈而懈於無所歸責今吏既數易事無以責其
實人人習為苟簡之道以取容悦其人心不同則非有
繼繼續續之政前之所興則後之所置去者之好則來
者之惡是以刑姦未必改冀於復幸進善未必勸有以
復廢簿書縁絶吏生姦饕迎送相仍民用紛擾此前世
論之舊矣惜乎聖朝之未能改也縣令者有百里之任
二年而去民不能識其容色况知疾苦乎况不三年者
乎二千石者有數百里之任三年而去民不能聞其聲
[007-11b]
音况美風俗乎况不三年者乎其敝由官冗而進不擇
郡縣之職不精於補吏有司幸遷徙之速而不復知有
吾民休戚之政也今按舉者有千里之任三年而去行
不能徧况知賢不肖乎省府者視邦國之事朝更南司
暮入北署手操一柄目佇一權何補敝興利之暇乎其
敝由搃覈之理䘮官人不考其績大官大柄以履渉為
階而不復知有朝廷治忽之任也至於宰相者材百官
平賞罰以治天下也夫人主不為金石之信大臣有不
[007-12a]
自安之心雖䕫龍周召不足成天下之事業况中材稠
人乎今求名而進唯恐天下之勢不加於己完己而退
復不顧未嘗有以塞天下之責由朝廷待之之禮重責
之之實輕故人臣輕為進退之分不復知有朝廷安危
之繫也總是數者官人之失可謂極矣其當天下之責
者又從而不思生民無所賴而治道卒不可見矣古者
以官為氏吏有子孫復於當今宜未為易若漢之得人
盖有總覈名實增秩賜金之事矣顧不為耳臣愚不佞
[007-12b]
故為任説
   説使
説曰使人之道上世使賢中世使智下世使力使賢者
王使智者覇使力者强使人之力不盡其勇使人之智
不窮其變使人之賢不竭其徳徳不竭天下望之變不
窮四方神之勇不盡敵國畏之天下不望不王四方不
神不覇敵國不畏不强此古今之通義有天下國家者
之利器也是謂使人之善術也無術者不然以小徳職
[007-13a]
大化猶决畎澮而益江河江河不益而畎澮之深可窺
矣以邇變而臨廣用猶捧一杯之水而救輿薪之火燔
者不滅而汲者無所繼矣以匹夫之勇而制三軍猶以
一枝之木而榰九厦之壊棟梁卒仆而枝摧無完矣理
勢然也故善使人者得其功勞則利格乎一世不善使
人者豈惟不任責功利無所獲功成而敗利至而害随
又從而禍之者多矣賢者難使而易保者也智力者易
使而難保者也賢者不屑就不利禄不逢君豈易使哉
[007-13b]
然名踰而實不至位過而才不足則有之矣有可奪之
禄無可奪之節有可忘之生無可忘之義豈難保哉智
者敏於用謀力者果於自試是易使也智者動動則無
守心力者塞塞則無顧義是起禍之源也此天下國家
之至慎也易曰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慎使之
謂也漢之使人也蕭何投馬箠而位公相黥彭逃鑕斧
而為功臣至於朝為王侯暮為戮辱生為節旄死汚鋒
鍔是不善慎其終也唯建武可謂善使之主乎咳唾金
[007-14a]
帛必以萬數賜與之人結轍於道然分土不踰十邑封
爵不過特進一世之人皆終於福禄而死於功勲是非
人人之賢如是使之之術然也臣竊謂今非無魁壘之
材比肩於太平勲烈之佐接武於本朝要在使之以器
而不竭其量保之以道而不侈其心則君不疑於臣臣
不負於君人人皆可用之材世世無凌奪之憂矣臣愚
不佞故為使説
   説進
[007-14b]
説曰天下之患患在人樂髙位而進樂髙位而進利禄
之心也抱道而往者雖進不樂也故堯以不得舜為己
憂舜亦以不得禹為己憂然則舜禹又果樂乎竊負而
逃卒得天下不如海濱之樂也孔子曰富與貴是人之
所欲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不以
其道得之不去也道者富貴之保也有道去貧賤易行
道保富貴難無道而富金玉者賈禍之幟也無徳而貴
軒冕者暴惡之器也今夫人力足以舉百鈞加一鴻羽
[007-15a]
則訴而不受是謂之匹夫量力善使其力者以三十鈞
任百鈞則人有餘力致逺而不困以匹夫任匹夫知不
過其力為天下國家者以豐禄重爵而加之不量力之
士惑矣孟公綽為趙魏老則優不可為滕薛大夫魯申
公處經義則長問天下治亂則否黄覇入為三公則聲
名減於治郡李文博善語政道而短於治國經濟皆力
不足也明足以視百里而秋毫不遺千里之外拱把之
木有所不見者矣百里之智加之千里之任則民不厭
[007-15b]
望又加之數千里之事則枉橈紛委而民棄矣况愛一
室之智取之以制天下之術是棄天下也不量力之患
由使之不度徳受之不任責退而無所歸其罪由是天
下有不量力之進有不量力之進未有不利禄者也有
利禄之進未有能愛君者也髙山之下必有不測之淵
髙明之家必有不可逭之禍故古者有天地大變三公
䇿免不勝任布衣歩出府為庶人有他過棧車牝馬放
之田里甚者牛酒在道間以不起昔者責實之世責實
[007-16a]
之君嘗行之是以君子居其時也命至而涕泣不敢受
榮劇則傴僂而益恭防患於未萌保身於未危豈悻悻
而樂進耶樂進之世人不省己力不足以敵匹雛而氣
凌三軍材不足以奉刀筆而志慕公相總覈之理䘮而
朋黨之事起修潔之方不自顧而惟占術是問天下之
患莫不始此臣竊謂國家之法以卑官減小刑以髙官
贖殊罪此條目之常非馭臣責實之大柄今州縣疲懦
不任職免官奪禄數歲而後復丞相不任職不失加節
[007-16b]
旄雄視方靣州縣貪墨犯法終身不齒甚者黥錮之夷
島丞相犯法不失進華職偃息屛輔雖陛下進退大臣
之禮適當然奈亷恥之風不競人人思得此高位為不
危不辱之地哉今天下之治莫先乎使仕者量力而進
指髙位而人不敢為則立法宜自丞相始然後大臣法
而小臣亷治道亦幾乎立矣臣愚不佞故為進説
   説黨原闕/
   説副
[007-17a]
説曰一目之視跬歩不知背影一耳之聽席間不聞附
語聖人鍳其然以獨見不足盡情偽也以專聽不足察
隱逺也天下之任斯置天下之副一國之任斯置一國
之副一邑之任斯置一邑之副天子者有公侯伯子男
丞相至于百執事而後發號出令立于兆人之上公侯
伯子男者有卿大夫士而後奉職貢以保社稷以和人
民自丞相至於百執事者府有丞屬司有胥吏而後奉
法度備官責夫張官置吏者非位號而表著居之也非
[007-17b]
使令而左右先後取之也愛人任其仁慮事任其智臨
難任其勇仁羣則愛博矣智集則慮至矣勇衆則力果
矣聖人恐己不足而待副善推其所以為聖人賢人恐
已不足而求副善得其所以為賢人衆人是已而背副
仁鄙而智墨材日益不贍矣舉天下而言唯挈缾之任
雖孺子可以獨受匹夫扛鼎則有失跌者矣况九鼎能
以一手足負哉天下之勢何翅九鼎雖堯君舜臣不敢
獨任後世之人視堯舜孰愈也堯之時天下簡易比屋
[007-18a]
仁夀舜居百揆亦有十六族後世天下嵬𤨏比屋鄙夫
萬幾之事唯丞相一二人是問猶匹夫而負九鼎其不
勝必矣武徳正觀之治尚書省舍人六員天下之利害
朝廷之與奪抗庭而闗決分席而與議是當天下之任
嘗不下七八人開元之後亡矣姚崇雖有治今之功而
有變古之罪趙誨之禍所縁而起也以今視姚崇又孰
愈耶六房者吏而巳是謂使令而左右前後取之耳非
副也百畆之田一夫治之可也千畆之田必十夫治之
[007-18b]
萬畆之田必百夫治之此耕者之智力不足田不耕雖
有豐年稂莠生焉今百里之宰副以丞副以主簿副以
尉為愛百里千里之長副以倅貳副以幕府副以掾
屬為愛千里天下之相無所副特副之吏而巳愛天下
乎臣愚不佞故為副説
   説士
説曰古之士其學也為己其仕也為道為己者在我其
為善也無所不勉為道者在命故貧而樂賤而自分定
[007-19a]
其於世未嘗有求而求之者人也今之士其學也為人
其仕也為利為人者在人故其為善也無常心為利者
不知命其於得失也皆蔽皇皇然常恐求之不逮也貧
者必求自富賤者必求自貴晦者必求自白窮者必求
自達天下如是行誼無復立亷恥無復自貴是以明王
之治天下使學者莫不為己而仕者皆為道然後天下
可得而治也天下之器或量乎大或量乎小以五斗之
受較天下之器則受鈞石者棄而不用天下之木或分
[007-19b]
乎長或分乎短以十尋之度度天下之木則千尺者無
所材夫天下之士有不齊之器有不可一較之材而求
者持一人之度量去取之其曠職而失士也必矣故詩
曰缾之&KR0034矣維罍之恥言取小而遺大也故明王用人
之仁不求其勇用人之智不考其信用人之言不較其
徳故詩曰采葑采菲無以下體言明王收士如此之博
也明王之士賓於鄉齒於學材於官廪於位皆不待其
求而人求之又其博如此故士得習為無求其進無苟
[007-20a]
道官必稱事必舉而民用賴今夫不採其長不用其實
較天下之士以言語為度量古之言也經其賦也史猶
可以通天下之事業猶足以得方聞博達之類今之言
唯是聲病工拙有司持以為度量以待天下之士天下
之士不求則不聞不自進則不達不合於有司則又棄
之盖有英雄魁壘之人寧自貧賤不詘於俯就而自試
者矣若是人者上固無科以求之故士習為自求其進
未必賢不材其官不事其事而民不被其澤矣古之人
[007-20b]
未必皆賢今之人未必皆不賢古之進未必皆恬今之
進未必皆不恬由上不為愧厲之道天下相習而成風
也古之人上既求之言不聽諌不從遇之不以禮則悠
然而逝豈若今俛首求信於有司耶夫士不待其求而
進故衆以濫計者不探其源而止其流仕以歲月為資
而每進又責之保任然後得一命加一級夫保任者非
問賢否徒以上舉下大官薦小官其人未必盡賢其自
致於為上也未嘗無求而視人之於己乃謂不能無爾
[007-21a]
非有脅肩順指之人交親貴勢之階貨利力役之奉不
惟不得其舉將恐逭罪戾之不暇嗚呼保任者茲所以
毆天下之士相與為利也其蹈道自信韜光不耀之人
宜不在其選矣鵷鶵非竹實不食非醴泉不飲况肯下
儕鴟鳶而爭腐䑕乎以今科條歲增舉路日廣然進士
不脱乎聲病科目猶規于名數經術必貴乎訓詁此數
者皆徒能待中材之人望於利禄者奈何將有非常之
材不試之業耕莘釣渭之賢漆園柱下之吏不為世俗
[007-21b]
之事朝廷且不為殊科以求之夫安得不遺斯人之徒
乎故詩曰皎皎白駒在彼空谷言賢者有以隱處也士
者天下所以繫而治亂王覇之路也今徒得中材習俗
之人而用之豈朝廷之利也誠能科試之外間發明詔
並訪遺逸待以不次使天下之士髙材獨行嘗有不求
聞達而朝廷求之者則庶乎行義立而士厲矣臣愚不
佞故為士説
   説農
[007-22a]
説曰嗚呼生民之困無甚於農也古之農一夫受田百
畆今之農十夫無百畆之田古之耕皆為己今之耕皆
為人古者時使薄斂以安之力田以尊之今者力役厚
租以困之上不為科以勵之古之民四而農居其一今
之民士工商老佛兵游手合為八而農居其一古者士
則不稼大夫不為園夫紅女之利今者公卿大夫兼幷
連阡陌古者工商與農相生養皆有度今者工商之取
於農詐偽無厭古之老佛入於中國則驅之今者老佛
[007-22b]
詔民以養之古者養生送死皆有常費今者婚嫁䘮𦵏
淫祀皆無節古者山澤陂湖之利與民共其水旱皆利
之今者障筦而皆有禁槁而不得救潦而無所泄古者
教蓄積又有倉廪以發其匱今者不制不蓄凶年無所
賴不免為流亡古之天下即今之天下而異於古者十奈
何農之不困也古之農常重其君臣相與講謀必先及
之今之農常輕為吏者聞有勸農之事則相與非笑之
此古之農雖勞然悦其利而趨之故常多而愈富今之
[007-23a]
農既勞又無利以悦之故常少而愈困以今天下之口
無慮二千萬躋漢軼唐可謂盛矣然籍而為兵戎者常數
百萬遁而為老佛者又數萬琱琢之工游靡之商府史
胥徒之類醫巫卜祝聲樂之伎合而言之無慮數百萬
此其略也由是觀之天下之民百人而一農農之人一
而食穀之人百古以一農飬三民猶患其不足故命冡
宰制國用視年之上下一有水旱則命鄉師賙之均人
恤之今以一而養百其至於窮且盜也宜矣嗚呼農之
[007-23b]
困未有甚於今也以漢文之時天下富庻衣食蕃滋尚
能賜田租寵强力賈誼晁錯或勸上敦本以杜游末然
為漢文者不求文王之法治之乃躬耕籍田以粟賞罰
其為勸勵之道亦末矣所謂文王之法何也五畆之宅
植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雞豚狗彘無失其時七
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畆之田無失其時八口之家可以
無飢矣昔孟軻為齊宣言之詳矣宅不毛者有里布田
不耕者出屋粟民無職事者出夫家之征載師紀之舊
[007-24a]
矣或曰今可為乎曰未也十室之夫耕人之田食人之
食者九而欲為勸勵之道猶無車而教之載無弓矢而
教之射惑矣今天下之法必始於名田而終於勸農名
田之法必始於公卿大夫而終於黎庻勸農之法必始
於法孟子而終於如載師聖君賢相講求太平之䇿無
先乎此矣志不云乎王法本於農臣愚不佞故為農説
   説工
説曰工者天下之末作也不為其末不可以養本不制
[007-24b]
其末本亦從而害矣古者百工之屬有六曰陶旊之工
曰築冶之工曰玉石之工曰車梓之工曰韋革之工曰
萑葦之工工雖多不過是六者天下之用蔑不濟矣先
王知後世不能無亂故分之以不易業制之以不雜處
禁之以不作滛巧故記曰異服竒技滛巧以疑衆者殺
無赦然猶患其未也不美宫室不侈黻冕車不雕幾器
不刻鏤當是時也百工之人持度量繩墨以事其上無
一不在於禮其為衣食之道皆才足以自贍三代之所
[007-25a]
以務農重穀者由斯道也然三代衰世之君皆不顧先
王之法窮天下之侈麗以奉一時之欲末作者從而利
之浸以無巳以至秦漢之君池䑓塗金碧之飾衣冠增
文繡之美皿器施珠玉之華君好於上民好於下君為
其一民為其二天下紛然盖不可禁巳嗚呼民之不幸
其亦甚矣乎三代之時其君義而有制其民儉而有禮
其末作僅足以相生養後世其君侈而無度其民縱而
無節其末作顧巳如何矣然而浮屠老子者何居而來
[007-25b]
也其為衣食棟宇之費皆非取諸己是以用而不㑹窮
奢極靡而無所厭古之工居民之一今之工居民之百
古之財君取其一民食其九今之財君取之浮屠老子
者又取之轉以衣食於百工是以百工日富而農日貧
噫先王務農重穀之道亡矣今山林斧斤無有休日天
下之財聚於宫塔而生民之居有暴露者文繡纂組有
被於土木而生民之衣有藍縷者金玉雕靡施於服器
而生民之食有蒲葦者今之所市古之所禁也今之所
[007-26a]
以獲養於上者古之所殺也木不得蕃於林珠不得藏
於淵金玉不得抵於山其餘翡翠玳瑁象貝之屬皆不
得遂其生今之所忽古之所重也故曰唯天下至誠為
能盡物之性夫百工要利而日偽上焉者不設經制又
從而好之求盡其性不可得也臣伏以陛下恭儉之徳
雖漢之孝文未能及也惟是承平以來經國之人不著
法度以杜機巧浮屠老子又從而招之所以末游盛而
風俗靡今其可謂甚矣不可不止也朝廷以純素之化
[007-26b]
先之於六宫次之於大臣後之於天下天下以畫一之
制始之於浮屠次之於郡縣後之於生民使人人以約
易侈以質易文百工之巧無所為自然民富而農勸王
道之本立矣臣愚不佞故為工説
   説商原闕/
   説田
説曰古之聖王在上而下無不足之患者非能並耕而
食之也為其田之有制也民不可一日而無食田不可
[007-27a]
一日而無制是以聖人起必先制田三代井牧之法是
也計口而授之凡人之力能勝耕者莫不有田以耕故
民足於自養而無貧富强弱之差也井田一廢富者連
阡陌貧者無立錐黎民窮困逃秦而歸漢然而漢不為
之制方輕田租躬籍田劭農夫寵强力故民莫知勸且
不勝流冗矣由無制也此仲舒師丹荀恱為時君言之
詳矣方今之事不惟無制又從而亡之者多矣中國承
平生齒蕃衍宜無讓於漢而天下之田其數纔二百五
[007-27b]
十萬頃而廢者又嘗二十萬校之元始纔三之一是制
既不立寖入於兼幷不唯吾農無所耕朝廷之賦亦從
而亡矣景徳中增田三十餘萬而歲賦反減七十餘萬
此其驗也夫天下有兼幷之民專利之公卿大夫不耕
之釋老漫衍之陂澤而望天下之田日廣天下之稅日
增不可得也古之兼幷兼民利也今之兼幷又幷公稅
也其歸十夫之田者或不受三夫之税卒以其餘稱報
亡徙而誠無有一二由經界不明吏縁為姦不可制也
[007-28a]
古者公卿大夫専利四百頃為甚多張禹是也今之公
卿大夫動以千數而不厭由名田無法亷恥不立而風
俗不競不可不制也今之釋老古之南畆之民也一入
游惰坐而無事不唯民養之公家又以田飬之将見民
皆棄勞辱而歸游惰矣不可不制也古者陂澤之利皆
有水官以治之今水部徒有位號非有常職亷刺守長
其名勸農而未嘗知責魯有大野晉有大陸秦有陽陓
宋有孟諸楚有雲夢吳越有具區齊有海隅鄭有圃田
[007-28b]
周有焦穫盖有汪洋演迆不可得而耕植者矣不可不
知也鳴呼詩不云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田之敝如是
而不為制理之道主者得無愧乎稅租可均也兼幷可
限也游惰可止也陂澤可治也在朝廷謹於經制責於
官人而立法必始貴者天下之田日闢天下之稅日起
生民之利可勝言哉臣愚不佞故為田說
   説諫
説曰昔者天子之臣諫者七人雖有傲僻無政而不亂
[007-29a]
諸侯之臣諫者五人雖有謾讕不法而不亡卿大夫之
臣諫者三人雖有孱肆失職而不辱士庻人有諫友雖
有嵬𤨏棄業而不刑君不知君之難而昩於求諫謂之
獨開招納之名而乖虚受之實謂之愎有順聽之美而
亡力行之義謂之弱知斯三者聞善而樂聞義而徙聞
過而悔聞惡而止而巳耳臣不知任責之重而昩於為
諫謂之墨好直言而闇大理謂之愚屈禍患而回勢利
謂之賊知斯三者能强國能愛君能興治補救能進賢
[007-29b]
退不肖能不疚富貴能不畏刑戮而巳其君如是國則
為治國家則為治家其臣如是大臣不泄邇臣不私逺
臣不苟吁其可謂盛矣前此者其君未嘗不受諫而天
下未嘗治其臣未嘗不諫而名譽未嘗賢故君子不以
納諫為難而以知言為難不以進善為難而以蹈道為
難何謂知言有逢君之諫有要君之諫有一曲之諫有
醜善之諫逢君之言辯而似智要君之言訐而似直一
曲之言迂而似法醜善之言蔽而似信是以君子不可
[007-30a]
不察也故詩曰哀哉不能言匪舌是出惟躬是瘁哿矣
能言巧言如流俾躬處休何謂蹈道好古之諫昩於適
時之變好仁之諫昩於臨事之斷好動之諫昩於静謐
之理好法之諫昩於忠恕之厚是以君子不可不察也
故詩曰匪先民是程匪大猷是經唯邇言是聽唯邇言
是争五帝之世其臣不及其都吁謀謨有戒而無諫而
天下治三王臣主俱賢誨之以治亂通之以諷諭而王
道成後世其君不及其臣不諫不治不諍不從而君臣
[007-30b]
之道無常矣故龍逄比干畏責以死諫伯夷叔齊畏道
以遁諫周公君陳畏治以詩書諫宫之竒百里奚畏亂
以辱諫鬻拳洩冶昩其無可為而以刑禍諫嗚呼君子
愛其君之心亦至矣奈何幸不幸之異也君子知言與
道之難而知其美惡猶有二蔽焉事小善而亡大患勤
於謀始而怠於樂成此天下之大患也晉武帝可謂有
容徳矣大臣劉毅比之桓靈而不愠其訐及山濤陳經
武之備而不用和嶠納儲貳之憂而不從孔恂語元海
[007-31a]
之奸而不除此事小善而忘大患也唐太宗可謂能好
善矣房魏數人者犯顔則悦逆耳則順張元素䟽乾陽
之役以同亂於桀紂且能聽而止一有翠微玉華之侈
貞觀之風殆矣此勤於謀始怠於樂成也善用諫者無
他知其難與蔽之説而存之治道其庻乎臣愚不佞故
為諫説
   説恩原闕/
   説宥
[007-31b]
説曰古者有宥而無赦故曰宥過無大又曰殺無赦宥
者刑之仁也今者有赦而無宥故比年一降三年一赦
赦者宥之失而刑之賊也易之解曰君子以赦過宥罪
盖曰過則赦而宥其罪非有罪而赦之也穆王道衰吕
侯作刑而刑罰之疑有赦穆吕之刑非舜臯陶之刑也
舜為君臯陶為士師天下宜無刑猶曰罪疑惟輕立法
以教後世也輕者忠厚之道非赦之謂也春秋肆大眚
仲尼譏之非是之也漢儒不探其意詐古以㒺今或謂
[007-32a]
國君過市則赦是國君所至詔人以殺人亂莫甚焉故
詩曰彼宜有罪女覆説之昔者天子一受命禍亂一息
新舊染定民志君子猶曰王道之薄也舜受命誅殛放
流者四人而天下服未聞赦也管子曰赦也者先易而
後難乆而不勝其禍惜乎論之小也非之而猶以為利
苟於暫恩而不知必去此桓公所以覇也漢為甚矣論
者數人焉唐不盡革也或止之或推之亦數人焉然未
有比年一降三年一赦若今之甚者也夫天豈不愛
[007-32b]
斯民而能為之五日一風十日一雨使田不耕而植乎
不耘而獲乎風雨不時豐年不常則民日仰首雲霓之
下竊幸一豐樂亦曰天之賜也勞耕而植力耘而獲其
有粱稻則知自貴而不費此天之所以不為也今天下
大澤計日而知則下非有雲霓之望小人屢罪屢脱則
不若一幸豐年而知自貴此赦而又失者也上世無赦
其刑平其次有赦而賊刑今夫屢下而賊恩賊刑者殺
人不死傷人不刑然小人猶以幸而獲免日誦天子之
[007-33a]
徳而不復蹈其姦賊恩者天下亡命屈指俟報不知朝
廷之仁而謂之典刑適爾釋而未必改謂後之日復當
赦天下由赦而偽者多矣是方於前世不獨有惠姦失
惡之嘆用恩之敝一至於此可不念哉臣伏謂事有挾
山超海不可為者折枝則非難也以今君相聖明使天
下刑措其勢猶折枝况不數赦而巳乎唐太宗何人哉
顧不為耳臣愚不佞故為宥説
   説禁
[007-33b]
説曰獸之走壙鳥之飛林民之趨利皆性也先王因民
之利而利之故國不以利為利以義為利海不愛魚鹽
山不愛金鐵天之所生地之所養苟可以衣且食民皆
共之為先王之民其亦幸矣後世酒有𣙜鹽茗有禁金
鐵有賦闗市有筭天之所生地之所養苟可以衣且食
者國皆障而取之然而民固困矣國家猶有補焉是以
後王不能改也今則異於是山海之利奪於民而筦於
官有司不為權宜通流之術而取贏焉徒設刑辟以制
[007-34a]
天下使民怫口腹心知之欲違賤美而就貴惡以求十
倍之利是以官刑日煩公利日耗國用日不足禁之敝
未有是也朝廷徒有專利之名而不見為利之益生民
徒有抵冒之苦不能怫飲食之樂今千室之鹽茗市於
官者不百十彜酒就𣙜者無五六由朝廷之法見利於
近不見利於逺取贏於貴不取贏於賤有司徒有畢收
之意天下常有百分之民未嘗為公利郡縣之刑僅制
其一而天下之獄嵗巳萬計將盡制之天下怨潰不可
[007-34b]
勝矣楚人載貨貝而之齊一求二稱之息踰月而後返
一求五稱之息踰時而後返其取寡者能以一時而三
之齊是其取五者五而其取二者六矣今天下之禁正
類於此主者徒見取多之數而不知速返之益故未嘗
通其法又從而增益其筭爭一時尺寸之利是無異救
人之跌而引其足不惟無益且徒速其死耳今天下以
禁入泉歲纔能二三百萬使通而求贏無慮十倍此利
害較然陛下之臣皆能知之而不為由有司不責其實
[007-35a]
徒苟且踐厯以自富貴遂使日蠧月壊將無可為也昔
孟軻見齊宣王語以王政王曰寡人好貨軻曰王如好
貨與百姓同之於王何有今天下之禁非陛下所欲為
漢武以來未有能改也誠能通法輕利寡取而求贏刑
得以清財得以博民力得以充國用得以足然則陛下
雖用禁王道何損哉臣愚不佞故為禁説
   説戒
説曰或問大禹戒舜信乎曰書有之曰毋若丹朱傲唯
[007-35b]
慢遊是好㒺晝夜頟頟朋淫於家用殄厥世若是語中
人不足道况聖人全徳巳乎曰古者養由基善射挾六
鈞之弓百步以射楊葉百發而百中有過而笑者曰是
未足以語射也夫善射者百發而百中今日百發謂之
有功明日復射弓撥矢鈎一發不中前功並棄以聖人
而治天下萬慮萬得謂之善治一慮不得萬慮之缺是
以不可不戒也曰以丹朱戒舜不巳甚乎曰戒者不可
不甚也甚者所以固其終也故詩曰靡不有初鮮克有
[007-36a]
終美哉大禹之徳也使後世下得以戒上臣得以戒君
必自大禹始故成王之為君也周公告之書曰無逸曰
立政召公遺之詩曰公劉曰泂酌曰巻阿是三者不同
謨愛君愛天下之志一也王者治天下之始何嘗不退
託不明畏神器之重念天命之大而皆博訪忠諫以補
察不逮深求民隱以順協羣附若是時也觀天下之治
易若反掌及其志磨於歲月身恬於安逸耳目悦於聲
色起居樂於臺觀馳騁快於犬馬玩好美於金玉朝燕
[007-36b]
廢朝夕飲廢夕有善始之名而無善終之美先為天下
之治而後為天下之亂是無他由戒其始而不戒其終
也故傳曰有始有卒者其惟聖人乎宣王中興之君也
君子觀鴻雁之美庭燎之箴沔水之規鶴鳴之誨祈父
白駒黄鳥之刺斯干無羊之作知宣王之無終周道不
復興矣使六月之北伐采芑之南征不為斯干無羊之
占夢文武之治斯燦然矣文皇善治之主也君子觀世
南文本之諫玉華翠微之役知文皇之無終不為純王
[007-37a]
矣使貞觀之勤不替老而納善如得魏公之時聖人之
治豈如是而巳哉語曰為山九仭功虧一簣是以君子
惡乎畫也人皆有欲善之志而乆之難君皆有欲治之
心而終之難故易曰受以未濟終焉臣伏謂陛下明徳
謹始虚心求治埀美一世前無百王巍巍乎聖人之道
不可及矣伏惟知所以始之則念所以終之成所以為
之則求所以戒之然則聖人乆於其道而天下化成陛
下之道逺足以繼舜陛下之臣不慙徳於大禹豈區區
[007-37b]
周宣唐宗足比隆哉臣愚不佞故為戒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