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047 都官集-宋-陳舜兪 (master)


[004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都官集巻四      宋 陳舜俞 撰
  書
   上言災異書
具官臣陳某謹昧死上書皇帝陛下臣伏見去嵗江淮
之間水潦涌溢頼陛下遣使收撫發粟貸濟尚圖今嵗
幸致豐穰而自冬徂春愆失雨雪麥禾槁死榖土未耕
萬室憂嗟以謂無復嵗望且聞内自京師外至朔方陕
[004-1b]
右江浙湖廣幅貟數千里旱暵之患十有八九陛下精
𠂻格天焦慮憂民羣臣侍從奉詔齋祈四望山川莫不
伸禱然而嘉應未云獲者何也臣聞古之明王哲后消
復變異之時言必過乎憂畏使天下莫不聳聴而感悦
行必過乎恭儉使天下莫不改觀而嗟咨如此則民動
于下天應于上未有災眚不弭休祥不臻者矣臣不敢
逺引古事嘗恭聞太宗皇帝端拱淳化之際先已䧏詔
仲秋饗太廟俄有彗出東井自七月至于十二月不雨
[004-2a]
太宗皇帝首下罪已之詔暫停親饗之禮復自盡貶尊
號命四方上書只稱皇帝當時中外震駭封章五請始
尊法天崇道之號未㡬果獲嘉雪而致豐年如前所謂
過乎憂畏恭儉之責可以感動天人者也著于國史炳
炳焉真聖人側身修行消禍興福之意雖成湯六事周
室雲漢之詩無以加矣伏惟陛下聞善若驚稽古甚鋭
况先帝之美奚憚修講伏願陛下深懼災孽斷自宸𠂻
䧏詔責躬盡損徽號如端拱之故事兩府大臣既見陛
[004-2b]
下先身貶損必以兩漢水旱三公䇿免為請陛下慰諭
嘉納量奪其官而復其位使修文武之闕政然後布告
天下守臣長吏所在有旱者必有知道博學之臣閉閤
引咎愧無漢臣鄭巨君隨車致雨之政亦不敢不體上
之意勤身政事疏理寃訟罷厨饋之餙廢不急之務以
召和氣以致膏澤况今卜郊之年亦可如端拱親饗暫
議停罷申告天下以待時雨應洽秋田收成則行躬謝
天地宗廟之禮如不幸終旱自可不待躬謝肆眚天下
[004-3a]
問民疾苦慶賜六軍以厭羣望則陛下享懼災罪已之
鴻名國家順時適變之大義不其美歟然臣又聞京房
易傳曰欲徳不用兹謂張厥災荒懐聖人之大政皆以
議天下之大政皆欲徳之謂也人君徒張用之意而不
果其災為旱况陛下仁孝神聖丕冒上下所宜隂陽和
風雨時然而未能者臣竊計之朝廷有大廢置當行而
未行天下有大根本當立而未立陛下張聖意于深宫
而斷之不果大臣持祿取容避而不言此上天所以垂
[004-3b]
戒而致荒旱之變也亦惟陛下畱神而思之
   上英宗皇帝書
具官臣陳某謹惶恐昧死上書皇帝陛下臣嘗聞古者
天子即位上卿進曰如之何憂之長也能除患則為福
不能除患則為賊授天子一策中卿進曰配天而有下
土者先事慮事先患慮患先事慮事謂之捷捷則事優
成先患慮患謂之豫豫則禍不生事至而後慮者謂之
後後則事不舉患至而後慮者謂之困困則禍不可禦
[004-4a]
授天子二策下卿進曰恭戒無怠慶者在堂弔者在閭
禍與福鄰莫知其門豫哉豫哉萬民望之授天子三策
夫寳位至貴也天下至大也四海至富也臣妾至衆也
是何古之聖賢不以為樂而以為憂君臣相戒慮患求
福之意如此其早耶然天子者上為天之所子下為天
下之父母父愛其子有不扶持而安全之者乎子孝其
親有不奉養而嚴尊之者乎要在側身于寅畏之際履
道於淵氷之外上所以承乎天之心者著見而明白下
[004-4b]
所以得乎人之心者漸漬而洋溢則可以銷禍於未萌
享福於無窮耳臣不逺言方冊之陳迹竊嘗伏觀先皇
帝始於冲妙享有神器涵育天下四十餘年自三代以
還千有餘年之君夐乎無有安樂長乆偕於此者何耶
由先皇帝聖性至孝帝心至仁天徳至容服御至儉禮
容至恭而天人之助昭格旁逹之騐也臣請得别白而
言之昔者先皇帝悼痛章懿皇太后不及享四海之養
言念毎至涕泗隨之其後奉冊升祔入廟奠享未嘗不
[004-5a]
感哀動容然所事章獻眀肅皇太后甚謹兩宫制政不
失子道陛下謂先皇帝孝徳如此天人有不助乎基祚
有不長乆乎先皇帝深惡惨酷之吏吏部考課雖有罪
笞撻猶恐為痕累故自臨御四十餘年未嘗輕殺一夫
獄疑奏書囚悉緩死陛下謂先皇帝仁徳如此天人有
不祚乎基祚有不長乆乎先皇帝時有誣大臣將廢立
者然則宜如何哉大則宜族死其次誅其人也先皇帝
雖信於始猶不加以法次疑於中未嘗少其任使卒辨
[004-5b]
於終親信而大用之然則誣罔者又宜如何哉先皇帝
猶弗窮治而保全之書曰與其殺不辜寜失不經正謂
此也陛下謂先皇帝容徳如此天人有不助乎基祚有
不長乆乎先皇帝不好逰畋池臺苑籞無所増葺皇祐
中違豫宰相近臣因入見宫寢帷幄施青碧黄褥素裏
木器無文當時嘆頌之聲羣口一舌且知愧奢而變約
矣陛下謂先皇帝儉徳如此天人有不助乎基祚有不
長乆乎先皇帝薦享郊廟齋宿拜立雖禮文極煩不以
[004-6a]
為勞而恭益加入浮屠老子之宇皆盡容禮宴遇臣下
無有大小天顔玉色威嚴若神四十餘年不聞有所狎
侮陛下謂先皇帝恭徳如此天人有不助乎基祚有不
有不長乆乎匹夫庶士誠於一徳人與令名神與祥報
况夫履髙眀而撫廣大一躬而衆徳安行以乆之不懈
以終之如此其至者乎恭惟皇帝陛下天資睿聖雷聲
淵黙龍潜宫闈克享眷命日麗宸極赫然大明謂非天
所啟耶則臣見乾坤清夷象緯照爛瑞物薦至風雷弗
[004-6b]
迷矣謂非人所歸耶則臣見宫禁無譁冠劔皷舞邉鄙
弗聳梯航馳走矣陛下之道徳可謂羙矣陛下之得天
人之符可謂久矣然天無常親答之以善則吉不善則㓙人
無常心應之以徳則治不徳則亂臣伏見陛下既善其
始必善其成以位為憂不以為樂上則念祖宗創業之
艱難次則體先帝之所以享國長乆思其所奉慎其所
行臣又聞夫孝者善繼人之志善述人之事故父作子
述記美文王無憂盡循堯道史以虞舜為聖伏願陛下
[004-7a]
體先帝之至孝以奉先帝之法度以執長樂之子道則
純心逹乎宗廟矣體先帝之至仁以赦過宥罪欽刑慎
罰則㤙澤洽乎萬物矣體先帝之至容以信遇勲賢包
納臣庶則朝廷無閒言矣體先帝之至儉以損節服御
矩法萬事則可以化天下淳樸矣體先帝之至恭以祗
事鬼神宴見臣下則福祥日來忠力樂盡矣况今生財
匱而國用不足兵力屈而戎夷内侮陛下先事慮事先
患慮患天下之計無大於此伏惟陛下奉安陵廟之後
[004-7b]
聽覽萬㡬之餘延問左右大臣文武舊徳以何術流衍
財賦而國有九年之藴以何策教養兵力而天威暢於
四夷斷用施行之宜不為苟簡之習如此則中國日尊
奠枕而治為善繼於四聖不慙徳於百王太平之祚無
疆㣲眇之禍不作矣臣再惟陛下含光蓄徳天下傾心
臨朝踐阼不聞失徳至於法先帝所以保天下之羙講
古人所以憂天下之心必皆陛下之所能左右勲賢之
所可道而微臣身在踈賤言發狂妄盖欲以廣陛下納
[004-8a]
諫之聖為陛下啓天下之言若陛下赦而不誅收采一
二臣將見草茅有致國之論布韋陳經世之䇿不絶於
上前陛下不出户牖以收天人之助以成帝王之功豈
不羙歟如以臣言狂惑賜之斧鉞臣亦既報國死無所
恨惟陛下念之臣謹頓首頓首
   上英宗皇帝書二
具官臣陳某謹昧死上書皇帝陛下臣聞欲治之主千
載然後一遇愚者之言千慮亦有一得以千載一遇之
[004-8b]
時忠臣義士莫不願竭力而盡心以千慮一得之言聖
王哲后所以不厭留神而垂聴臣誠愚闇今遇其時恭
惟陛下聖智發乎天縱恭儉本乎生資潜徳宫闈儲精
墳典不邇聲色不好㳺畋孝徳日躋仁厚淵黙此百王
之所不能備者而陛下兼之故自陛下受遺寳命繼體
宸極臣民鼔舞不聞問言天地清明無有災癘此固前
世之所不易得者而陛下享之今陛下履天下之正位
安天下之廣居上則有祖宗之威靈中則有忠賢之腹
[004-9a]
心下則有億兆之臣妾洗耳以聴陛下之命拭目以觀
陛下之致太平昔仲舒有言曰居得致之位操可致之
勢又有能致之資真陛下之謂也又曰尊其所聞則髙
明矣行其所知則光大矣今陛下欲為二帝則可以侔
徳於勛華求為三代則無慙徳於啟誦豈區區漢唐之
君文景開元之盛足為儗倫哉顧陛下加之意如何耳
而臣聞天下之政有大體有小體大體者人主之務也
小體者諸臣羣有司之事也何謂大體審國勢之强弱
[004-9b]
操主柄之與奪辨左右之忠邪察謗譽之是非是所謂
大者也何謂小體進賢退不肖治軍旅通貨財覈刑名
謹簿領是所謂小者也人主得大體以齊庶政使王道
燦然可觀天下無有逺邇洪纎皆服從而治定則又有
三徳一曰容以蓄徳二曰宻以蔵用三曰神以行權臣
誠不佞請得為陛下别白而重言之何謂審國勢之强
弱夫天下之勢無常也前世之法規摹宏逺可以子孫
長乆矣後世守而勿失則日以强或可以持循而失之
[004-10a]
或不可持循而不新之則浸以弱强弱者興亡之所繫
人主者不可不審也天下雖無事未可謂强也度吾天
下萬一不幸有大變故有大甲兵有數千里水旱螽螟
之憂吾力足以支吾民不廹而至於死亡則可謂强也
四夷雖無兵革之患未可謂强也度吾命令足以服其
心威武足以加其不臣則可謂强也四方雖無强跋之
臣未可謂强也度為吾守則為金城湯池為吾戰則為
堅革利兵則可為强也不然者皆弱也今天下之勢正
[004-10b]
居兩端前世之法亦有得失陛下守其所可守革其所
可革則强日至守其所可革革其所可守則其弱日
成臣故曰審國勢之强弱以此何謂操主柄之與奪夫
人主之柄曰刑賞善用其柄者操諸已非有司諸臣之
所敢窺也以爵祿慶賞加有功人主必從而稱譽之以
刑戮黜責寘有罪人主或從而愧恥之故雖以薄賞賞
大功而士加勸以重罰罰輕罪下服從而不敢怨是何
也人知與奪生殺者人主之所以加我而非諸臣之力
[004-11a]
也不善用其柄者不然爵賞刑殺不復操諸已一切為有
司之法故人知與奪生殺出於有司不出於人主視人
主之勢反輕於有司是以爵祿日費而君子不加多刑
戮日煩而小人無所畏也今有司治賞罰於外而天子
主諾於上為日乆矣有司賢歟則以法令資格為常不
敢為大沮勸以求免天下之謗而止耳然有賞罰而無
沮勸不可言治有司不賢歟則擅威福而厚其私威福
擅於外則主勢奪而亂益至甚可畏也臣故曰操主柄
[004-11b]
之與奪以此何謂辨左右之忠邪夫人主之左右峩冠
委佩搢紳簪筆非一二人而足其人未必皆賢也謟言
佞色有似乎愛君丹誠赤心或類乎犯上有以訐直而
為佞有以退避而餙貪有謀國而盖利其身有進人而
實䧟以禍故漢武帝以汲黯之直為妄發而不知平津
侯之詐唐徳宗以蕭復為輕已而不明盧杞之姦邪夫
忠賢得君則善人進善人進則治以興姦邪見信則正
士消正士消則亂以亡人主者不可不早辨也臣故曰
[004-12a]
辨左右之忠邪以此何謂察謗譽之是非夫君子小人
皆有黨也君子見惡如讎小人醜正亦若疾癘故孔子
曰鄉人皆好之未可也鄉人皆惡之未可也不如鄉人
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故士有蹈亷履正而被求
全之毁矯情餙貌而獲一時之譽故齊王能察左右之
詐而終賢即墨魯侯一惑嬖人之譖而不禮孟軻有國
家者不可不戒也方今毁譽不真利害淆亂小人稔為
無根之謗以誣善良以亂國政君子亦畏多言之難辨
[004-12b]
務習苟簡以為身謀薄俗浸長公道由廢此當今之大
患也臣故曰察謗譽之是非以此至於進賢退不肖則有
宰相治軍旅則有將帥通貨財則有三司覈刑名則有
審刑大理謹簿領則有羣有司臣故曰小體者諸臣羣
有司之事也陛下躬攬其大則小者徧舉一提其綱則
萬目必張古之哲王賢君皆任賢能中心無為晏安昇
平無有禍亂奸於其間者本於斯術也然臣前所謂又
有三徳一曰容以蓄徳者何也夫徧覆包含之謂容周
[004-13a]
書曰有容徳乃大中庸曰寛裕温柔足以有容也傳曰
川澤納汙山藪蔵疾國君含垢皆謂容也夫用明至於
秋毫則視有時而窮求疵至於吹毛則人無所措手足
是以古者天子前旒蔽明黈纊充耳以養其徳刑足以
去天下之姦而有所赦網足以籠天下之蔽而有所寛
謀足以奪人而守之以愚强足以服人而濟之以怯此
帝王之為盛徳也與夫漢魏之君捽責大臣詰辱細累
以苛為察以刻為明豈同科而語哉臣故曰容以蓄徳
[004-13b]
以此臣前所謂宻以蔵用者何也夫沉静淵黙之謂宻
易曰不出户庭无咎孔子曰亂之所生則言語以為階
君不宻則失臣臣不宻則失身㡬事不宻則害成是以
君子慎宻而不出也是以先王無大誅賞喜怒之氣不
作於顔色無大進退好惡之志不見於語言何則言之
為可行也苟欲行之何俟乎言且好惡者固人主之至
慎事也上好之則下有寵榮之望非所望而望者亂之
所由生上惡之則下有死亡之畏非所畏而畏者禍之
[004-14a]
所自起故孔子曰惟女子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
逺之則怨此好惡之深戒也臣故曰宻以蔵用以此臣
前所謂神以行權者何也夫神者帝王之獨見天下莫
之敢知也易曰神而化之使民宜之伏惟陛下以至容
為聖人之量則天下親之不忍欺以至宻韜聖人之用
則天下測之不可見非大利害我未嘗斷義然後斷則
其斷神矣非大謀猷我未嘗言時然後言則其言神矣
天下之進退雖付之宰相陛下特攬其大而親决於内
[004-14b]
天下之誅賞雖責之有司陛下忽舉其要害而治於中
如此則大臣循法而不敢専小臣盡力而無有懈天下
畏而不我踈愛而不我侮其智不勞而易眀其務至簡
而易功臣故曰神以行權以此恭惟陛下享祖宗甚重
之基繼先帝至仁之後無安寳位惟危無易善世惟艱
慎終宫闈之舊徳以固人之心無忘前日之素藴以致
萬事之治攬前所謂大體者而畧細務用所謂三徳者
以全盛美則可以憑几以養神奠枕以致平歌頌美無
[004-15a]
前之功社稷永不拔之基惟陛下擇焉臣雖卑賤淺陋
幸嘗以直言奉先帝大問愛君納説死且不悔况逢聖
明必赦其罪此臣所以夙夜拳拳為陛下披極肝膈無
有諱避於此不宣臣某昧死再拜
   上英宗皇帝書三
具官臣陳某謹昧死上書皇帝陛下臣雖愚闇先皇嘗
以賢良方正科擢臣為第一幸逢陛下大明繼照萬事
更始早有聖徳天下屬望臣懐忠憤少知治體忍不為
[004-15b]
陛下於此時言之乎十一月二十八日謹詣閤門上書
其畧曰審國勢之强弱操主柄之與奪辨左右之忠邪
察謗譽之是非其次曰容以蓄徳宻以蔵用神以行權
冀陛下察焉臣退思學識至淺辭繁而理不白其左右
之人蔽匿而不即誅乎然臣不知諱忌終願竭盡愚慮
上以廣陛下納諫之聖次以補朝廷威御萬分之一
臣出入朝行中日聞臣士大夫稱誦陛下臨朝恭黙尊
嚴若神朝廷議論刑賞與奪陛下未嘗親所可否惟二
[004-16a]
三大臣是任此誠盛徳雖古之賢王諒隂不言何以加
此而臣竊惑者古之天子諒隂不言百官總已以聴冡
宰三年當是時也朝廷之䘮未聞以日易月也君臣之
服不以冠冕代衰絰也四海之人遏宻而不樂也於是
天子斬焉在衰絰之中不自任天下責彼其所謂冢宰
者固非具臣備位天下之人知其可以代天子為政而
其自任以責亦斷然不疑故人無間言國無廢事三代
之後秦漢以來不復如此乆矣繼體守成之君要在躬
[004-16b]
親政事收攬威柄以厭服天下惟恐人心之不早得也
如機之張審括而發勢不得乆甚可懼今陛下即位以
來奉承先帝遺制以日易月變服從吉山陵既備升祔
成禮四海之人拭目而望洗耳而聴以謂陛下將大有
為親用威柄興舉庶政以强王道今乃退託淵黙委政
大臣小不聞興滯補敝之論大無進賢退不肖之議天
下萬事無有大小皆宰相羣有司是非廢置於下而陛
下不過主諾而已以謂天子諒隂之義適當然無乃泥
[004-17a]
古而不切於今習小而遺大豈所以厭塞天下想聞之
意乎古者周官八柄之法曰爵禄廢置與奪生殺冢宰
所以告諸王而馭羣臣豈大臣之所得為而天子特主
諾之事耶夫天子者非以位號冨貴可為尊嚴為其得
操是數柄大臣有所不與知天下莫之敢窺故也不操
此柄徒恃位號不足長乆此臣夙夜為陛下凛然寒心
也伏惟陛下恭黙思道行欲逾年改元布政必稽典禮
伏願陛下早攬權綱親制威柄謹用馭臣之術發明求
[004-17b]
治之心於其進人材也問其進之所以然陛下亦曰可
進則進之不可則勿進不必資格為拘也於其罰有罪
也問其罪之所由致陛下亦曰可罰則罰之不可則勿
罰不必文法為用也是亦可謂馭臣之術矣至於宴見
大臣願陛下親降聖問且以今天下為治時耶為未治
時耶大臣以為治耶則問其欲致陛下侔徳於何王以
為未治時耶則問其天下萬事孰先為本務如此則陛
下願治之心丕冐於萬物馭臣之聲震慴於區宇威權
[004-18a]
歸於掌握法制不出於臣下天下蒼生矯首翹足將見
太平之政矣臣位踈言親忠義所激誅死無恨惟陛下
擇焉不宣臣謹昧死再拜
   上神宗皇帝言天變書
具官臣陳某謹昧死上書皇帝陛下臣聞天之於人君
猶父之與子今夫家有嚴君盛色厲訓毅然不可犯夫
豈致惡於其子歟庸非念家道付與之重欲以大義日
成就其賢耳善為子者戰戰慄慄畏親之威求為克家
[004-18b]
之道則不失為賢子也故夫上天之出灾異變怪以告
人君者正如嚴父之盛色厲訓以誨其子非將有以致
禍敗於當世将以天下負荷之難欲以感動夙夜不皇
康寜以成就其安樂長乆善為天子者要在兢兢業業
畏天之怒求為保安天下之道則不失為賢君恭惟陛
下聖哲英睿天縱神賛緝熈光明經文緯武伏自纉臨
寳御親擇俊髦講新治道天下之人拭目洗耳望皇極
之丕光聴太平之休聲日夜于兹顧何有政之繆盭徳
[004-19a]
之愆失可以致譴於天邇者地震京師河北郡縣甚者
覆城櫓壊廬舍殺人不可勝數流離滿道愁嗟籲天陛
下上當威變凛如朽馭故復調遣執法侍從以便宜出
行收撫凋瘵恩澤甚厚然臣聞遇災而懼側身修行周
宣王之所以中興也唐太宗将有封禪之事星孛太㣲
納禇遂良之諌車駕至洛而罷此貞觀之太平所以比
隆於三代也臣比者伏讀七月御札将以仲冬迎至之
日躬享南郊夫郊吉禮也陛下稽古總攬留神威柄勉
[004-19b]
節孺慕躬親萬機然猶在先帝諒隂之中盖禮官博士
引漢唐駁雜之議苟為傅㑹非二帝三王之禮也夫三
載四海遏宻八音記于堯典䘮事未畢魯禘荘公譏於
春秋此聖人之法所可用者陛下何近慕于漢唐哉且
陛下以是月甲戌誕降丕號欲有事于就陽越十日甲
申而太隂為變似天意有所未合惟陛下昭然逺寤引
咎自厚降恐懼之詔停親享之禮申命有司如嵗四郊
褒加節文以大臣攝行終事陛下又或挹損徽稱止四
[004-20a]
方駿奔之豆籩賜諸侯貢賀之玉帛以給朔方支調營
繕然則天監陛下奉承威靈不為進見之安民知陛下
哀憐困苦未尸盛徳之事後世仰陛下甄正失禮逺遵
經典一舉而三美合又豈止道延休嘉消去灾眚而已
乎且臣又聞隂之為物也為甲兵為隂謀為彊臣為夷
狄為宦官宫妾或者天以其類大為動揺以告陛下亦
惟陛下深思逺慮憂患而豫防之鑾輿雷動宫禁夜寂
廟垣郊畤列㦸施焉非有九重之嚴金湯之固苟陛下
[004-20b]
觀變自重以愛社稷亦不得自比於和平之時也臣誠
私憂過計輙凛凛於此不知忌諱觸冒萬死惟陛下察
焉誠惶誠恐頓首頓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