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047 都官集-宋-陳舜兪 (master)


[000-1a]
欽定四庫全書     集部三
 提要
  都官集十四巻    别集類二宋/
    臣/等謹案都官集十四巻宋陳舜俞撰舜俞
    有廬山記已著録其集乃舜俞殁後其壻周
    開祖所編凡三十巻蔣之奇為之序慶元中
    其曾孫杞以徽猷閣待制知慶元府復刋板
    四明名之曰都官集樓鑰為後序原本久佚
[000-1b]
    惟永樂大典所載篇什頗多檢核排比可得
    什之六七謹以類編次益以厲鶚宋詩紀事
    沈季友㩦李詩繫所録詩七首釐為文十一
    巻詩三巻舜俞少學於胡瑗長師歐陽修而
    友司馬光蘇軾等毅然有經世志所進萬言
    策自比於賈生及貶死後軾為文哭之稱其
    學術才能兼百人之器慨然將以身任天下
    事而一斥不復士大夫識與不識皆深悲之
[000-2a]
    今觀其詩大半為謫後所作氣格疎散皆自
    抒胸臆之言文則論時政者居多大抵剴直
    敷陳通達事體而三上英宗書及諫青苖一
    疏指摘利弊尤為深切著明雖不究其用而
    氣節經濟均可於是見一斑矣案宋史舜俞
    傳附於張問萹末叙述官履甚畧今考集中
    自言為天台從事十五年中再官天台四明
    二州其上唐州知郡啟注云時宰南陽又韓
[000-2b]
    琦有荅陳舜俞推官詩司馬光贈詩亦云他
    日蒼生望非徒澤夀春本集序云以光禄丞
    簽書夀州判官凡此皆傳所未及又陳杞䟦
    集後稱曾祖都官陳振孫書録解題亦云都
    官員外郎集名實取于此而本傳乃云以屯
    田員外郎知山隂諸史之中宋史最為紕漏
    此亦一證也乾隆四十六年九月恭校上
       總纂官臣/紀昀臣/陸錫熊臣/孫士毅
[000-3a]
          總 校 官 臣/陸 費墀
[000-4a]
原序
嘉祐四年仁宗皇帝臨軒䇿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之
士而以陳侯令舉為第一方是時令舉已用進士登乙
科矣而復中是選故令舉之文章聲名赫然出人上識
與不識莫不願慕而愛仰之士大夫之所期望以為公
卿可平歩至也既以光祿丞簽書夀州判官事又移宰
越之山隂秩滿當召試館職會朝廷方作新庶務變更
諸法而令舉以議論不合於執政遂擯不用乃得以其
[000-4b]
暇日而馳騁於文字之樂穴穿古今抽索秘稡嘰英咀
華㩜秀裒芳日有所為月有所増沈涵演迆卒以大肆
上追古作者為侔而下顧騷賦不足多也聖天子圖治
自熙寧以迄於元豐之閒脩起百王之墜典補完萬世
之閎規占微弊者靡不更語纎便者罔不興凡朝廷之
所施行與令舉制䇿之所開陳大略相合然後知令舉
深識治亂之根柢博達沿革之源流使令舉一逢時命
而措於朝廷之上推其所聞以輔太平之政則豈小補
[000-5a]
而已哉此余所以惜令舉之才不遇也雖然令舉雅志
之所學昔席之所談以謂為道而不為利者此學者之
所當寸而不失仕者之所當遵而不變者也若夫平日
之論髙出於䕫禹之上而至其趨時之事乃卑出於管
晏之下者此固令舉之所鄙也仲尼在魯絃歌道徳而
三千弟子未甞言利子貢貨殖則以為不受命冉求聚
斂以附益季氏之富則以為可鳴鼓而攻也梁惠王問
利國而孟子對以仁義宋牼以利說秦楚之君孟子以
[000-5b]
為不若說以仁義為可以王而何必曰利則凡令舉之
志顧豈不善而卒無以自見於世且不幸而死此余所
以傷令舉之志不就也傳曰辭達而已矣此言文者所
以傳道而辭非所尚也自天子王侯中國言六藝者折
衷於夫子其文章可謂至矣然豈尚辭哉自建武以還
迄於梁陳之閒綴文之士刻彫纂組甚者至繡其鞶帨
則辭非不華也然體制衰落質幹不完缺然於道何取
焉令舉之文大者則以經世務極時變小者猶足以詠
[000-6a]
情性暢幽鬱盖其於道如此而其辭亦不足道也令舉
少從學於安定先生為髙弟以名稱於輩流閒已而自
立卓然如此可謂不負所學矣自令舉以直言極諫登
科其後此科亦遂廢盖漢之舉賢良方正之士本以延
問災異使朝廷由此警戒以恐懼脩省思過而改之求
善而為之則不為無益而比年乃先試三千言於秘閣
中者乃得奉對於大廷則有言之士或不得以自見此
固在所應改而遂廢其科則朝廷因復不得以聞直言
[000-6b]
為可惜也令舉之卒若干年而其壻周君開祖乃類聚
其文為三十巻屬余為序開祖有學問通義理痛令舉
之不幸而纂其遺文欲以傳於後世而顧以見委以余
之不肖言不足以取信則豈足以張令舉之美而慰開
祖之意哉特以余少時舉進士於有司而令舉適當文
衡見擢為第一於知奨為最深者既惜其才之不遇又
傷其志之不就不可使斯文無述也故作序以紀其略
云蔣之奇序
[000-7a]
制置使陳公由地官貳卿出鎮四明政成暇日以家藏
曽祖都官文集刻之郡庠屬鑰為序謝不敢且曰蔣魯
公之序詳矣何敢贅既不得命敬題於後曰髙哉都官
之節也魯公稱公之學曰雅志之所學以謂為道而不
為利者此學者之所當守仕者之所當遵而不變者也
若夫平日之論髙出於䕫禹之上而至其趨時之事乃
卑出於管晏之下者此固令舉之所鄙也稱公之文曰
大者則以經世務極時變小者猶足以詠情性暢幽鬱
[000-7b]
盖其於道如此而其辭亦不足道也可謂備矣然猶若
有所畏避而不敢盡言鑰不佞敢補其所未言者嘗三
復公之遺文而得其為人抱負素已不羣本之忠義充
以學問以安定胡先生為師所友自東坡先生而降皆
天下士淵源又如此萬言之䇿經濟之規模定矣自以
親結昭陵之知身雖在外遇事輒發書論災異言尤激
烈三上英宗書又皆人所難言迨神宗作興銳意治功
王文公得君用事法度更新諸老大臣争不能得抵戲
[000-8a]
取爵位之人不可勝數風俗為之大變至有逺在蜀萬
里外官為偏州騰奏於朝盛稱青苖新法之美而㨗取
膴仕者公方宰山隂既嘗中大科例以秩滿登館閣小
忍不言豈不足以平進而抗章力辯繳納召試堂劄自
取竄責而不悔方且優㳺廬山與劉公凝之騎牛松下
窮幽尋勝以自娯適嗚呼非凝之不足以當歐陽公之
廬山髙非公不足以侶凝之之賢也使當時以公一言
而寤君相之意安有後日之紛紛哉公既窮老以死其
[000-8b]
子訴寃又重得罪然其後再傳而得秘丞删定二公三
傳而貳卿出陳氏益大矣天之報施何如哉讀公之文
者能以是求之然後知公之髙風大節猶將㢘頑立懦
於百世之下毋徒玩其華藻而已也慶元六年孟秋丙
子郡人樓鑰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