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c0036 李遐叔文集-唐-李華 (master)


[003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李遐叔文集巻三
             唐 李華 撰
   中書政事堂記
政事堂者自武徳已來常于門下省議事謂之政事堂
故長孫無忌授司空房𤣥齡起復授左僕射魏徴授太
子太保皆知門下省事至髙宗光宅元年裴炎自侍中
除中書令執宰相筆乃移政事堂於中書省記曰政事
[003-1b]
堂者君不可以枉道於天反道於地覆道於社稷無道
於黎元此堂得以議之臣不可悖道於君逆道於人黷
道於貨亂道於刑尅一方之命變王者之制此堂得以
移之兵不可以擅誅權不可以擅施貨不可以擅蓄王
澤不可以擅奪君恩不可以擅間私讐不可以擅報公
爵不可以擅私此堂得以誅之事不可以輕入重罪不
可以生入死法不可以剥害於人財不可以擅加於賦
情不可以委之於倖亂不可以啟之於萌伐紊不賞削
[003-2a]
紊不封聞荒不救見饉不驚逆諫自賢違道傷古此堂
得以殺之故曰廟堂之上樽爼之前有兵有刑有挺有
刃有斧鉞有酖毒有夷族有破家登此堂者得以行之
故伊尹放太甲之不嗣周公逐管蔡之不義霍光去昌
邑之亂狄公正廬陵之位自君弱臣强之後宰相主生
殺之柄天子掩九重之耳燮理化為權衡論思變成機
務道變傾身禍敗不可勝數列國有傳青史有名可以
為終身之誡無罪記云
[003-2b]
   御史大夫壁記
君以文明照臨百官官紏其邪職有邦憲由京師而端
下國王化所係不惟威行御史大夫其任也用捨决於
天心得失震於人聽舉直錯枉果而不撓則公卿屏氣
道路生風率其屬以正於朝瞻我衣冠不仁者逺茍異
於是為君子羞政之雄雌與徳輕重故名公在位天下
仰賴焉秦官有御史大夫在漢為三公職副丞相丞相
闕則大夫遷或名司空或復舊號史足徵也議大政必
[003-3a]
下丞相御史其廷署古曰府近曰臺其衣冠章綬品秩
所視載於甲令聖朝臣唐虞髙尚之賢内周漢不賓之
俗登人於五福荐樂於九歌帝徳廣運而瑞草生天威
震動而神羊至故柱石骨鯁之老更拜焉距義寧至先
天登宰相者十二人以本官叅政事者十三人故相任
者四人藉威聲以陵徼外按戎律者八人官或改稱大
司憲臺或分為左右肅政罷置不恒從其宜也開元天
寳中刑措不用元元休息由是務簡益重地清彌尊在
[003-3b]
難其人多舉勲徳至宰輔者四人宰輔兼者一人故相
任者一人兼節度者九人異姓封王者二人尊號加孝
徳之明年樂成公自尚書左丞兼文部遷崇徳也昭融
禮經嗣續文雅張仲孝友山甫將明風度可以師長人
倫動静可以訓齊天下喬岳鎮定嘉量平均心為百行
之宗體備四時之氣雅有之曰文武吉甫萬邦為憲樂
成有焉至若教行於無訟之前慮辨於未萌之始未萌
而慮則求煩不獲無訟而教則何用不臧寛細瑕為大
[003-4a]
體復故事為新政小人畏法君子夷心無隠情於國家
無愧辭於神道堂堂乎大雅之素也初㕔壁列先政之
名記而不叙公以為艱難之選將俟俊人謂華嘗備屬
僚或知故實授簡之恩至屬詞之藝寡無以允副非常
之待所報者直質而少文天寳十四載六月十五日記
   御史中丞壁記
皇帝受天明命垂五十年大道成俗黎民於變百官設
而無事三辟存而不論振古未然也猶以為成嵗資於
[003-4b]
降霜律人本於持憲憲司之拜尤覈名實王猷其逺乎
夫察風俗平寃滯踣邪佞延俊賢云誰司之職惟御史
御史亞長曰中丞貳大夫以領其屬士丐為伯游之佐
司馬乃令尹之偏古之制也漢儀大夫副丞相以備其
闕㕘惟國綱鮮臨府事故中丞專焉意者殄兇人之豪
挾君子之道各行其志無所牽束行止與大臣絶位指
顧則周行振聳政體宜之晉宋元魏以還無御史大夫
由是中丞威望愈尊禮有加等如火烈烈如霜肅殺不
[003-5a]
可犯也屬時清無獄朝尚寛政行葦忠厚王化根源周
室仁及草木而愷悌流乎頌聲漢文好黄老而公卿恥
言人過舉盛徳則儀刑著矣焉用察察闕闕以恟主人
哉欲以此道行於軍旅故東西幕府皆兼大夫餘軍多
假憲司之號聖皇之志也天寳中君臣於道徳之間又
新其化以尚書左丞張公為大夫太府少卿庾公為中
丞天下翕然名教知勸大夫睦中丞也羽翮得清風之
助中丞奉大夫也律呂本黄鍾之宮耆儒碩老罕云遇
[003-5b]
此盛矣公中和備體沉潜經徳易直且武温文而清遵
王路以整多方由夫身而貞百度此外盡餘事也古之
制記者先諸徳而後諸事至若命官之始省復之代名
號冠緌之差禄秩位員之數辭尚體要況皆知之今不
書省文也華昧學淺藝承命維谷羣言之首非所克堪
然故史也勉以酧徳天寳十四載九月十日記
   著作郎壁記
化成天下莫尚乎文文之大司是為國史職在褒貶懲
[003-6a]
勸區别昏明故駉牧頌于魯侯祈招諷於楚子史官之
任有述作焉盖王者之元符生人之極教也昔沮諷倉
頡為黄帝史臣文字以興其來尚矣若南正北正建于
顓頊羲氏和氏命於唐堯更虞夏商代序天地周官宗
伯之屬有太史正嵗年以序事小史奠系代辨昭穆内
史受納訪以詔王聴理外史達書名於四方前志所載
有左史記事或箴王之闕或司過於朝所典不同其納
君於善一也傳曰天子有日官則史使史偏是也諸侯
[003-6b]
有日御則禆灶子韋是也倚相在楚南史在齊董狐在
晉邦司之直也其事舉則三靈不慝其政息則百度惟
危故先王貴之至於漢廷參用周禮太史公既殁其子
遷緘金匱石室之文焉降及東京永平中特詔班固著
作東觀繼其事者楊彪蔡邕由是太史但掌天文律厯
而已小雅寢周聖人生魯道尊而文武將墜徳至而天
地不通感於獲麟嘆於與蜡爰制國典丘明傳之因厯
象以正時元假鬼神而討有罪善人勸焉滛人懼焉百
[003-7a]
代之英所由用也向若前代闕能文之史曠記事之官
雖舜禹之烈無聞焉有國有家何以直道而行也魏太
和年肇以著作名官為中書屬晉元康年改𨽻秘書朝
服單衣介幘始親職必選名臣傳厯宋齊梁陳官品第
六元魏髙齊周隋秩從五品魏則王沉以侍中兼之衛
凱以尚書帶之至於有晉若史材之美陳壽自佐郎遷
元舅之尊庾亮以中書領宋則徐爰何承天齊則沈約
裴子野梁則陸雲姚察陳則顧野王張正見後魏則
[003-7b]
崔光髙允北齊則邢子才魏收周則蘇亮栁蚪隋則虞
綽王邵皆一朝名選也貞觀初詔梁文昭公鄭文貞公
統英儒盛才修五代史天子親垂筆削與春秋合符巍
巍乎史氏之光耀也因是開館於内别立史官多以著
作郎領帶其職而舊司所掌唯碑誌宗祝之文在焉然
以其能綜羣言且居百乘出典下國轉為郎官經緯斯
文昭宣有政或上遷秘書少監或擢拜中書舍人固不
易其任也天命元聖降而為唐唐之建官罔非俊乂若
[003-8a]
虞永興徳函大雅魏侍中才髙王佐鄭吏部絶韻鏘鳴
崔司業雄詞飛動皆厯焉今上兼帝王之極功摠文武
之能事思所以比崇軒皥紹美唐虞潤色乎大猷發明
乎皇道問誰獻箴則賔客崔氏問誰執簡則恒傳吳公
胡諭徳遊刃詩騷韋庶子貫珠今古濟濟多士時惟秉
文盛矣哉同風乎雅頌也名岳已遷别封天柱舊章不
改尚列周官登陟蓬萊之峰循環藏室之奥從容簡貴
信君子保明𢎞道之司歟今大著作清河崔公名傑天
[003-8b]
寳三載自秘書郎拜閱天禄之圖書踐人文之苑囿澡
身於三徳研慮於六經執謙而光好善能擇惠風吟於
秀水朗月鏡於安流代為元臣家曰茂緒壯宮室者必
鄧林之條幹乎以儒雅之姿從班蔡之後揮綽令譽達
於清朝則百禄隨之曷其有極矣先是命官之記不列
於齊以華職忝末班與聞前志拜命之辱敢叙官之守
云時天寳七載二月辛亥記
   壽州刺史壁記
[003-9a]
禹貢淮海惟揚州彭蠡三江在焉漢文帝封淮南王長
子安為王都壽春即此州也兩漢揚州刺史治于此州
墠壇猶在後魏盧潜為揚州亦鎮于兹潜有惠政時人
比之羊祜厥後州境或南或北隨人推遷國朝一家天
下華夷如一壽春郡在淮南𨽻揚州其風俗山川可得
而知也某年以兼侍御史揚州司馬獨孤問俗為壽州
刺史公有徳政理外如内易不遺物周不害通忠孝簡
于王室亷平聞於天下剛克以順柔謹而肅公理州三
[003-9b]
年遷御史中丞鎮江夏工部郎中楚中張緯之代公為
州牧某部郎中韋延安代張典此州僉有政聞故書其
事以慰楚人之心
   京兆府員外參軍壁記
東漢中平以來王室多難元臣統戎括郡才而不遺徵
衆慮而從善故公府置參軍事雖位髙八命權重三軍
茍好謀而成亦參于幕下迄于魏氏沿漢舊章洎有晉
將殄于全吴石苞責禮于孫楚由是府朝致敬稍用下
[003-10a]
寮逮南北分于帝郊華夷寖于王澤而此官之選益以
衆矣及隋平江嶺唐有天下聖人貴因循而重改作思
豫備而戒不虞故因其名而降之秩則殷周之損益可
知也至若兩京垂戎於四方府吏同體于郎署非夫公
卿盛徳之𦙍才望當仁之流不可膺其任今王國多士
賢能嵗益職員之外猶以命之取類乎律呂起于黄鍾
滄浪發于清漢人皆以為美也趙郡李諲碣石峯巒藂
臺楨幹嬰年聞禮敬睦傳於家庭綺嵗入官名節動于
[003-10b]
寮友敏以經徳清而達和自懐濟衆人之心仍有封侯
之骨嘉魚在藻良馬食苗如其人有其位干雲萌于甲
拆貫革兆于機張且曰清階因之故事則鍾繇李𦙍魏
舒王尊事炳于前代韋僕射李大夫陸少保杜尚書功
宣于盛朝叔父侍郎發跡於河南黄門顧公漸羽于京
兆驥子躡乘黄之皁鵷雛入威鳳之巢榮縻九霄縱遊
千里其可必也夫其職諧易簡道在中和髙步同于列
仙彈冠預于朝㑹若乃簿書堆案則譽發彀中醪醴蒲
[003-11a]
壺亦名髙方外動静皆適剛柔兩持是以為從事者所
貴師古之事車服盤盂畢聞旌記用垂後代飾布徳音
況朝之命官闕而不載以華聞于舊史請以直書故畧
具所知疑殆頗闕云爾
   河南府參軍壁記
文與武邦之大司㕘以彌綸而果于折中軍以厲禁而
闕其暴蔑彌綸之謂文厲禁之謂武居一稱而兼二義
參軍有焉漢車騎將軍張温行司空專征闗右始徵幽
[003-11b]
州刺史陶謙參軍事由是上將之府以為常儀魏驃騎
將軍石苞鎮揚州晉文王命孫楚參苞軍事賔主降禮
始于孫石時方用武則軍師之謀主天下乂安則府公
之屬吏盖因府郡之長使持節領諸軍故雖列曹悉以
參軍為號若以漢晉儔于聖代郡國比于神州則治亂
不侔而小大相妨矣參軍自國朝以來躋盛位者數十
人逺則僕射韋公師保中朝今則中丞蔣公澄清東夏
用賢而衣冠焯叙踵武而聲度相隣選部所以較卿佐
[003-12a]
之材舉公侯之胄是以慎署斯職而要其徳藝傳所謂
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處下僚而無咎悔從吏道而
獲安閒差池鵷鷺之間宴息風雲之外矣京兆韋昱門
髙器全其文也若英敷華其武也長劍淬鍔朗玉調律
鷙禽乗秋服楚傳之訓誡傳漢相之經術每從容府中
或有異政雖不吾以必預咨謀如川决防如竹迎刃夫
然則貴與壽功與名非斯人而誰獲君子之所貴者名
位不失其人聲聞不忘於後故蒐録官族第其遷授俾
[003-12b]
將來俊茂有所觀焉時天寳九載九月十三日記
   安陽縣令㕔壁記
令長之位詳于漢官土地之宜列於禹貢談者備矣而
詞人畧焉則此官之職守此境之風俗可知也國朝之
有天下淇漳之間于京師為近守宰之寄于元元最親
故授署此官延至王庭曲䝉睿渥制令褒賜與内官同
法清貫往往超拜天寳以來東北隅節度位冠諸侯按
數軍鉦鼓兼本道連帥以河北貢篚征稅半乎九州邊
[003-13a]
于山戎嵗備勍冦每置長吏朝廷特難之或操尚虧渝
或中丞遷換或流亡未復或委罪刑書由是使臣慎簡
其人宻表陳請鍾恩光於異土萃人物于東州不然何
公方振羽青雲胡為而在此堂也公以徳行文學為人
倫羡慕自是而道藝隣于昔賢自登封主簿撫有兹邑
以西門沉巫為不仁仲康解綬為斷酌古中道為今令
圖下車無何休聞四塞他疆之人父母之尸祝之則境
内之歡可以心見君子哉至若由身立政謀近及逺邑
[003-13b]
人趨拜静聞堂上之琴軍師往來潜預幕中之畫所利
者大豈惟安陽夫然則繁纓曲縣衷甸四牡人所願也
於公宜之記事者志盛徳而旌善人今特書公何尊王
命其春秋之義歟天寳十載記
   臨湍縣令㕔壁記
鄧為天下扄闥兩都南蔽秦漢以來多封將相姻戚故
其人益豪彊内全邑曰南陽曰穰曰臨湍盖古新城也
穰州府所理吏不暇息南陽領户既寡姦俠所歸惟臨
[003-14a]
湍境清人閒從仕者所樂開元裂此鄉三千户為菊潭
縣天寳至徳之間狂虜南侵南陽為戰地地荒人散千
里無煙猶以郵置之衝往復王命權置官吏招集疲人
如寒加裘如餒併食聖朝臨下有赫哀撫兆人誅元兇
清天下詔方鎮選良吏平昌孟威字承顔自左驍位兵
曹參軍本道節度使表為此縣始至户不盈百為政七
月盡室而歸者千餘家難矣哉古之為政者先諸人後
諸身先其人則人不勞後其身則身自逸承顔勤恤老
[003-14b]
㓜而休息之損有餘補不足而煦育之人諭其心則不
勞而理矣古之來者觀諸其家知乃為政承顔奉版輿
冒虜塵北越鞏洛歸家於漢上又以清白之禄為甘旨
之資臣子之道卓然則其餘可知也令長品秩章綬人
皆知之故不書今所書儀能也寳應二年七月甲辰左
補闕李華記
   故中岳越禪師塔記
智之深者反照仁之大者無思反照而萬類同明無思
[003-15a]
而一切咸寂真如住乎無住妙有生乎不生惟禪師至
其極也禪師法號常超發定元于大照大師垂惠用於
聖善和上證無得于敬受闍黎司徒郭公舉為東京大
徳御史中丞鄭公表敷教于三吳乃沿漢至黄鶴磯州
長候途四輦瞻繞請主大雲寺浩浩羣醉願霑醒藥於
是以𣑽網地還其本源楞伽法門照彼真性荆越之俗
五都僑人有度者矣寳應二年暮春季旬之二日證滅
於禪居縗杖百千江哀山悴凡入諸佛正位二十九夏
[003-15b]
存父母遺體五十九年門人寳藏熈怡等號捧香㲲建
塔東岡遵像法也禪師滄州人姚姓靈和應于海碣弱
嵗齒於儒者既而捨孔氏之經為釋門之𦙍聞西河攝
䕶第一乃往從師次諸嵩潁服勤上法理妙詞簡神凝
道深盖六度之龜麟人天之海岳也嗟夫雨寳之珠伏
於泥下燎原之火隠在木中開示有期繼生宗範摩訶
達摩以智月開瞽法雷破聾七葉至大照大師門人承
囑累者曰聖善和上環注源流含靈福備乃灌其頂龍
[003-16a]
像如林及强敵逆天兩京淪翳諸長老奉持心印散在
羣方大怖之中人獲依怙則不言之教無為之益廣矣
大矣覺之正之黙兹闕/照不為深乎弟子司封員外郎
趙郡李華泣舉雙林敬表仁旨時廣徳二年正月六日
   盧郎中齋居記
鴻鵠遡清風凌顥氣翺翔自得於冥冥之間故虞衡矰
繳不能為患甘芻豊秣覊縶駿驥首冠䥑錫身被纓瓖
力方盛也騁於康逵及其殆也困於鞭策由是智者髙
[003-16b]
鴻鵠而卑駿驥豈妄而論哉今兇渠假息五兵未偃廟
堂有風力之臣征鎮皆方召之老則仁人静士戢伏自
持各其志也尚書左司郎中嗣漁陽公盧振字子厚奉
世徳而聿修之味道風而遊泳之處于九江南郭荒榛
之下不貽害於身不假力于人夷堆墆實窪穽尋尺無
遺材草木不移植書堂齋亭成于指顧髙松茂條森于
門巷晏然燕居勝自我得君子出則行其志也公以瑚
璉之器為郎官以干將之㫁宰赤縣君子入則善其身
[003-17a]
也公就鴻鵠之冥冥捨騏驥之馳騁況大江在下名山
當目嘉賔時來携手長望可以頥神逺壽暢其天和浴
乎沂風乎舞雩吾與㸃也尋陽僑舊推仁人焉廣徳二
年四月五日趙郡李華云
   賀遂員外藥園小山池記
悅名山大川欲以安身崇徳而獨往之士勤勞千里豪
家之制殫竭百金君子不為也賀遂公衣冠之鴻鵠執
憲起草不塵其心夢寐以青谿白雲為念庭除有砥礪
[003-17b]
之材礎礩之璞立而象之衡巫堂下有畚&KR1257之坳圩埴
之凹隨而象之江湖種竹藝藥以佐正性華實相蔽百
有餘品鑿井引汲伏源出山聲聞池中尋竇而發泉躍
波轉而盈沼支流脈散而滿畦一夫躡輪而三江逼户
千指攅石而羣山倚蹊智與化侔至人之用也其間有
書堂琴軒置酒娱賔卑痺而敞若雲天尋丈而豁如江
漢以小觀大則天下之理盡矣心目所及自不忘乎賦情
遣辭取興兹境當代文士目為詩園道在抑末敦元可
[003-18a]
以扶教趙郡李華舉其畧而記之
   鶚執狐記
某嘗目異鳥擊豊狐于中埜雙睛燿宿六翮垂雲迅猶
電馳厲若霜殺吻决肝腦𤓰刳腎腸昂藏自雄倐歘而
遊問名於耕者對曰此黄金鶚也其何快哉因識之曰
仁人秉心哀矜不暇何樂之有曰是狐也為患大矣震
驚我姻族撓亂我閭里喜逃徐子之盧不畏申孫之矢
皇祇或者其惡貫盈而以鶚誅之予非斯禽之快也而
[003-18b]
誰為悲夫髙位疾僨厚味腊毒遵道致盛或罹諸殃況
假威為孽能不速禍在位者當洒濯其心㧞除兇慝惡
是務去福其大來不然則有甚于狐之害人庸忸于鶚
之能爾
   厨院新池記
遇知已而用者非唯于人物亦有之初厨院因前池餘
𣲖浸潤坳堂數步及霤纔供厨飪滌器而已邑大夫南
陽范愔跡累人羣心在遐曠每沐浴之暇訪道山林見
[003-19a]
其有天造池沼之形而遂為溝瀆乃命黄冠等頥指廣
袤鑿周於下駢石以涯之蓄流以深之清瀾忽平秋隂
滿院執爨無欲清之僕挈瓶無汲深之勞不造機事而
功贍於物范公實所謂新池知已矣静勝則道純境幽
則神完予與吳天師采真洞府朝夕窺臨瑩澈心膽滑
昏潜遁事茍愜于心則與登姑蘓望五湖而齊矣故因
碑籀餘地刻而誌之猶詩人有泌泉之作大厯五年嵗
號閹茂八月一日記
[003-19b]
   太子少師崔公墓誌銘
聖唐祖宗重光丕變萬國𤣥宗肅宗今上三后繼明格
于上下其輔弼之臣曰趙公奉先少師之訓有大功于
王室少師諱璟眰字某清河東武城人也惟成于姜水
氏曰有呂徳莫厚乎粒蒸人大庭之烈也勲莫盛乎除
暴虎尚父之明也讓莫大乎推社稷季子之髙也丁公
之元子曰季克讓乞歸老于崔氏宜乎其盛也八代祖
元孫宋度支郎中以忠順烈見危致命夫人携二子亮
[003-20a]
敬黙依夫人之黨挺志羈旅之中安親危窘之際亮即
公七代祖也八為尚書一為僕射孫肇官至中書侍郎
元子北齊安州摠管府掾諱道淹公之曾祖也生萬年
主簿臨洺令諱方騫公之大父也生武功主簿贈吏部
尚書諱貞固公之考也郎中珣王侍僕射利主公中書
之名望安州之道徳臨洺之愛人武功之體道荀淑以
盛徳及子陳寔以素風及孫誠哉吾聞其語矣今見其
人也公孫抱太夫人終童㓜武功府君逝根于至性毁
[003-20b]
過乎哀鄉黨憐之皆曰純孝既除喪外從禮訓内積憂
慕啜菽飲水厲志讀書誦無遺文釋無遁義皆一覽也
年十七與親兄䀵同舉明經調補梁州南鄭尉轉蜀州
晉原尉前後使臣表公第一遷大理評事親累貶利州
葭葫丞厯梓州鹽亭丞樂天知命貞獨自晦君子哉改
晉州司法參軍政尤一道刺史按察使皆以上聞克河
東支使畢尚書構為連帥也假公判官仁者悅不仁者
懼遘厲終于官舍春秋四十權厝于山邙𤣥元廟西北
[003-21a]
原識與不識罔不相弔時人之安放後人之不幸滎陽
夫人鄭氏皇朝兵部郎中衛州長史𤣥昇之女吏部侍
郎平章事愔之妺終京兆崇賢里權殯於長安東南杜
陵原夫人鞙佩紛燧以寧顔色澄羃酒以奉蒸嘗輔佐
君子黔婁之室也撫道賢子孟軻之母也内訓傾謝婦
儀無師嗚呼哀哉大厯四年龜筮從吉嗣子圓尚書右
僕射趙國公哀奉先少師夫人之裳帷合祔于河南北
邙山某原禮也趙公初為益州刺史屬逆藩内向天下
[003-21b]
兵起至尊出長安避狄未有岐下之都因奉表上迎保
寧聖徳遷為中書令翼大明復天下肅宗申養𤣥宗申
慈趙公之宣力也事今上鎮揚州為吏部尚書左僕射
崔氏之門公盡善哉洪河在北清洛在南二室之下邙
原髙起是地也是宜君子幽宅寧于斯永保子孫昌于
斯其文曰翼翼孝嗣衘哀不言祇感永斯常試討論齊
為霸國鄭甸姬姜協徳貽慶後昆在昔貞烈爰有魏嶼
播遷建都公將南轅造舟人便開漕利源宜有令𦙍中
[003-22a]
書玉振安州榮道臨洺體順尚書葆光公以徳鎮既輸
典刑亦清維晉天不我遺時將疇師夫人之徳柔善有
則鼓鍾於宫聞於四國從夫訓子天下是式不及劬勞
趙公罔極克誕趙公蓼莪孝思奉若先訓其貴如斯今
日之禄先人之慈保寕幽宅天地無期
   揚州司馬李公墓誌銘
公諱某字某趙郡髙邑人也在昔咎繇謨明𤣥元道徳
安武之功秦人息甲廣武之畧淮隂東面魏則中書為
[003-22b]
臣齊則常侍參佐命丞動隣邦明喆于周隋水部才冠
時倫訓迪于忠孝國朝則蒲州之仁政趙州之懿徳趙
州生晉陽尉諱某道崇位卑鍾慶身後官婚人物為山
東上族五百餘年矣公少孤以經明行修登第直崇文
館授雍丘尉屬國家升中秦山縣當馳道徵責萬計臨
事無違居至卑而不折當大務而不撓外兄許公蘇尚
書頲特親重之秩滿考六經覽羣書手抄二百巻觀其
仁義厯交城尉無何丁内艱柴毁終禮授榆次尉裴尚
[003-23a]
書伷先為太原尹亷察河東公引公在幕賢者知勸不
仁者懼既而從調朝廷詔有司精求令長公以崇璧之
咨鍾彛之重屈為蕭令邑臨古汴之衝每歳為害公因
租之集兩稅一石置于水濵治之為防水不敗稼蕭人
賴之徐方歌之則政之利人餘可知也選授太原府法
曹參軍事大都阜殷囂訟填積公鏡其詐實皆叶身中
大原王之北門枕扼夷夏屬强敵首亂悉衆來攻公撫
弦登陴左右軍師完城池潰㐫醜有力焉詔加朝散大
[003-23b]
夫遷太子洗馬拜右諭徳進階正議大夫東宫圖書亡
逸有司命公留北部蒐訪焉淮南節度故相崔尚書圓
表公為揚州右司馬將任以州政方祖道遘厲而終享
年六十有六廣徳二年六月十三日也長子規前刑部
員外郎兼侍御史次子覲故沂州沂水縣丞次子覿故
太原府榆次縣尉次子峴前汾州平遥縣丞㓜子觀前
左監門衛率府兵曹參軍事泣血茹悲哀號萬里求仁
者之助于江湖奉迎裳帷于太原歸安洛汭禮罔不備
[003-24a]
某年月日窆於某原禮也規有公遺風國之才臣嘗為
晉州吏職中外宣力王室聞于天下公其不亡矣公有
文有武簡而能肅不伐其勞推其美于人神明質髙嶷
如山孤味道于老莊還性于禪惠每渉危必免阽患無
傷冥然禮順疑若靈助盖徳之所至者也嗚呼位不尊
壽不遐時耶命耶華於公諸從雁行為公所知感規之
孝祇述盛烈以慰諸孤之心其銘曰
貴為侯伯來日赫赫百夫之特所稱者徳神錫純嘏道
[003-24b]
無違者淮南鎮楊為右司馬嘗蒞蕭人蕭人以淳嘗掾
太原功宣北藩艾綬銀章大夫之尊春秋匪懈榮於寢
門宜其永世天胡降戾仁而有子哀號萬里維嵩之隅
維汾之涘我卜我筮壽宮修止與天無期寧極于斯子
孫百代拜手於斯
   著作郎贈秘書少監權君墓表
君姓權氏諱皋字士繇天水人符秦尚書僕射翼之後
世為著姓祖某父某咸有令徳君既冠進士及第試臨清尉
[003-25a]
持節兼本道使籍君表為薊縣尉充判官無何主將以
逆節露君乃詐死扶親渉江既免禍累知幾其神先帝
聞而嘆之除評事御史方議大用屬太夫人病危君侍
奉憂勞因中痼疾無何太夫人終君泣血三年厥疾用
加服除遷起居舍人著作郎大厯元年四月某日不幸
逝于丹徒因殯焉享齡四十嗚呼識者痛哭聞者痛心
君有大節不可奪大名不可掩大才不可及大行不可
名天與之仁不與之年哀哉自開元天寳以來髙名下
[003-25b]
位華方疾不能備舉然所憶者曰河南元君徳秀元終
十年而南陽張君有畧張没二年而君夭元之志如其
道徳張之行如其經術君之才如其聲望一人倫其瘁
乎公素與昌黎韓㓜深京兆王鎮卿洎華友善韓許君
曰可以為宰輔王評君曰可以為師保華評君曰分天
下之善惡一人而已矣夫人隴西李氏仁賢有一子某
生七年哀禮過成人嗚呼有後哉朝廷贈君以秘書少
監悼賢也華自疾病風曳杖而往哭之嘗聞師乙之言
[003-26a]
曰温良而能斷者宜歌齊權君可謂温良而能斷者也
故為齊風表君之墓云
忠於而國孝於而家潔而不滓瑜而不瑕仁胡不壽為
善者何君不幸耶時不幸耶
   元魯山墓碣銘并序/
維唐天寳十二載九月二十七日魯山令河南元公終
于陸渾草堂春秋五十九服名節者無不痛心嗚呼堂
内有篇簡巾褐枕履琴杖簞瓢而已堂下有接賔之位
[003-26b]
孤甥受學之室過是而往無以送終名髙之士陸渾尉
梁園喬潭賻以清白之俸遂其喪塟以明月十二日窆
於所居南岡禮也公諱徳秀字紫芝延州使君之子後
魏七葉易為元公其裔也世有明哲承而述之㓜挺全
徳長為律度神體和氣貌融視色知教不言而信大易
之易簡黄老之清浄惟公備焉延州即世之後昆弟凋
落慈親羸老無小無大仰給于公及應府貢如京師不
忍離親躬負安輿往復千里以才行第一進士登科丁
[003-27a]
艱聲動於心既過苴枲刺血畫佛像冩經以不貲之身
申罔極之報食無鹽酪居無爪翦者三年先人未祔于
兆身迫堂室緘未忘之哀參調求仕銓試超等補南和
尉黜陟使以至行上聞授左龍武軍録事因墜傷足樂
正之憂愀然滿容以甥姪婚仕為念受署魯山令以痼
疾不能趨拜故後長吏僉以客禮待之嘗獲盜未刑屬
濵山之鄉稱猛獸為害盜請于庭曰感明府慈仁願殺
獸贖罪公哀而許焉僚佐堅請公旡變慮乃從破械縱
[003-27b]
之盜果屍獸復命吏人老㓜咨嗟震動發于庭宇播于
四鄰則政化之行可知也公自㓜居貧累服齊斬故不
及親在而娶既孤之後單獨終身人或以絶後諭焉對
曰兄有息男不曠先人之祀矣厯官俸禄悉以經營𦵏
祭衣食孤遺代下之日柴車而返南遊陸渾考一畝之
宅發八笥之直唯匹帛焉居無扃鑰牆藩之禁達生齊
物從其所好時屬歉嵗渉旬無烟彈琴讀書不改其樂
好事者携酒食以饋之陶陶然脫遺身世涵泳道徳拔
[003-28a]
清塵而棲顥氣中古以降公無比焉知我或希晦而不
耀故也是宜為國老更論道佐世而羔雁不至殁于空
山可勝慟耶所著文章根𤣥極則道演寄情性則𤣥于
思善人則禮咏多能而深則廣吳公子觀樂曠達而妙
則現題窮于性命則蹇士賦可謂與古同轍自為名家
者也又其惡萬金之藏鄙十卿之禄富貴之辯吾得其
真至哉元公越軼古今冲邃㝠冥純朗朴渾範於生靈
凡與門人吟慕遺風諡曰文行先生從古也夫誄徳銘
[003-28b]
功厥義有三上以簡神明中以鋪光烈下以聳示後人
斯文之作由此志也其銘曰
天地元醇降為仁人隠耀韜精凝和葆神道心𤣥微消
息詘伸載襲先猷竭盡報親貞玉白華不緇不磷縱翰
祥風蛻跡泥塵今則已矣倐反其真仰徳如在瞻賢靡
因懐哉永思泣涕銘云
 
 李遐叔文集巻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