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c0027 次山集-唐-元結 (master)


[010-1a]
唐元次山文集卷第十
  爲董江夏自陳表
臣某言月日勑使某官某乙至賜臣制書示臣云云
伏見詔㫖感深驚懼臣豈草木不知天心頃者潼闗
失守皇輿不安四方之人無所繫命及永王承制出
鎮荆南婦人童子忻奉王教意其然者人未離心臣
謂此時可奮臣節王𥘉見臣謂臣可任遂授臣江夏
郡太守近日王以冦盗侵偪總兵東下旁牒郡縣皆
言巡撫今諸道節度以爲王不奉詔兵臨郡縣疑王
之議聞扵朝廷臣則王所授官有兵防禦鄰郡並邑
[010-1b]
疑臣順王旬日之間致身無地臣本受王之命為王
奉詔王所授臣之官為臣許國忠正之分臣實未虧
蒼黄之中死㡬無所不圗今日得逹聖聴今臣年六
十老母在堂縦未䏻奉義捐生則豈忍兩忘忠孝臣
少以文學為諸生所多中年自頥逸在山澤聖明無
事甘為外臣無何以鄙僻之故反為人知遂汚官次
以至今日臣又頃年貶謫罪未昭洗今所授官復越
班秩罷歸待罪是臣之分今陛下以王室艱難寄臣
方面亦已忘身許國誓扵皇天伏惟陛下念臣懇至
謹因勑使某官奉表以聞臣某云云謹言
[010-2a]
  辭監察御史表上元元年進
臣某言臣伏奉某月日勑除臣監察御史裏行依前
充山南東道節度叅謀忽承天澤不勝慶喜負荷恩
任伏增憂懼臣在至徳元年舉家逃難生㡬扵死出
自賊庭逺如海濵敢望冠冕陛下過聴疑臣有才謀
可用謂臣以忠正可嘉枉以公詔徴臣延問當時之
事言未可取榮寵已殊事未可行授任過次其時以
康元狡逆陛下憂勞臣亦不辭疲駑奉宣聖㫖招集
士卒師旅未成又逢張瑾姦凶再驚江漢臣恐陛下
憂無制變遂曾表請用兵陛下嘉臣懇愚頻降恩詔
[010-2b]
聖私殊甚特加超擢至今臣自布衣未踰數月官沗
風憲任兼戎旅今不勞兵革凶竪伏辜臣不可終以
無䏻苟安非望自姦臣逆命扵今六年愧無才䏻苟
求祿位分符佩印不知慙羞戮辱及之死将不悔陛
下忍而從者其可勝言臣才弱識下非智無謀循涯
顧分實自知耻臣老母多病又無弟兄漂流殊郷孤
弱相養伏願陛下矜臣愚鈍不合齒扵朝列念臣老
母令臣得以奉養則聖朝無辱官之士山澤有純孝
之臣不任悃𣢾之至謹遣某官奉表陳請以聞臣云
云謹言
[010-3a]
  為吕荆南謝病表
臣某言臣自去秋疾疹以至今日轉加羸弱庶事不
理某月日附某官口奏請替某月日又進狀陳情未
蒙允許伏増憂懼陛下應以臣乆曾驅策未忍替臣
臣實憂陛下方隅切湏鎮守臣不䏻起止四十餘日
艱虞之際實慮變生今淮西敗散唐鄧危急在臣病
癈豈敢偷安伏望天恩即與臣替儻餘生尚在得至
闕庭犬馬之心死生願畢不勝懇欵之至謹遣某官
奉表陳乞以聞云云
  請節度使表寳應元年進
[010-3b]
臣某言臣自以愚弱無堪逺跡江湖全身之外無所
兾望陛下過聴徴臣顧問今臣起家數月之内官忝
臺省爾来三歲無益効用愧耻之甚在臣無踰臣竊
以荆南是國家安危之地伏願陛下不輕易任人陛
下若獨任武臣則州縣不理若獨任文吏則戎事多
闕自兵興巳来今八年矣使戰争未息百姓勞弊多
因任使不當致使敗亡伏惟陛下審擇重臣即日鎮
撫全陛下上㳺之地救愚臣不逮之急謹遣某官奉
表以聞
  乞免官歸養表
[010-4a]
臣某言臣以為才不稱任位過其量不自知分禍辱
皆及臣才不如人量實𥚹僻踰越秩次沗辱衣冠人
亦有慙臣自知愧臣少以愚弱不願為吏書學自業
老扵儒家今迹在軍中日預戎事此過臣才分近扵
禍辱者矣臣常恐荒浪失扵禮法自逸山澤預扵生
類今穢汚臺省紊亂時憲此過臣才分近扵禍辱者
矣伏惟陛下察臣才分不令亂官則貪冐苟進之徒
自臣知耻陛下若官不失人則天下自理故曰天下
理亂繫之官人臣以為官人之難無敢易者陛下焉
可易扵臣㢤臣無兄弟老母乆病所願免官奉養生
[010-4b]
死願足上不敢汚陛下朝列是臣之忠下不欲貽老
母憂懼是臣之孝願全忠孝扵今日免禍辱扵将来
伏惟陛下許臣免官許臣奉飬在臣慶幸無以比喻
謹遣某官奉表陳請以聞云云
  謝上表廣徳二年道州進
臣某言去年九月勑授道州刺史屬西戎侵軼至十
二月臣始扵鄂州授勑牒即日赴任臣州先𬒳西原
賊屠䧟節度使巳差官攝刺史兼又聞奏臣在道路
待恩命者三月臣以五月二十二日到州上訖耆老
見臣俯伏而泣官吏見臣以無菜色城池井邑但生
[010-5a]
荒草登髙極望不見人煙嶺南數州與臣接近餘冦
蟻聚尚未歸降臣見招輯流亡率勸貧弱保守城邑
畲種山林兾望秋後少可全活臣愚以為今日刺史
若無武略以制暴亂若無文才以救疲弊若不清㢘
以身率下若不變通以救時湏一州之人不叛則亂
将作矣豈止一州者乎臣料今日州縣堪征稅者無
㡬巳破敗者實多百姓戀墳墓者蓋少思流亡者乃
衆則刺史宜精選御/名擇以委任之固不可拘限官次
得之貨賄出之權門者也凡授刺史特望陛下一年
問其流亡歸復㡬何田疇墾闢㡬何二年問畜養比
[010-5b]
𥘉年㡬倍可稅比𥘉年㡬倍三年計其功過必行賞
罰則人皆不敢兾望僥倖苟有所求臣實孱弱辱陛
下符節陛下必當御/名擇臣固宜廢歸山野供給井稅
臣不任懇欵之至謹遣某官奉表陳謝以聞
  再謝上表永樂二年進
臣某言某伏奉某月日勑再授臣道州刺史以某月
日到州上訖臣前日在官雖百姓不至流亡而歸復
者十無一二雖冦盗不犯邉鄙而不䏻兵救鄰州雖
賦歛僅䏻供給而有司不無罪狀雖人吏似從教令
而風俗未䏻移易臣又多病不無假故水旱灾沴毎
[010-6a]
嵗不兔疾疫死傷臣州尤甚以臣自訟合抵刑憲聖
朝寛貸猶宜奪官陛下過聴重有授任伏恐守㢘譲
者以臣為苟安禄位抱公直者以臣為内懐私僻有
材識者辱臣扵臺隷之下用刑法者罪臣扵程式之
中臣所以不敢即日辭免待陛下按驗虚實然後歸
罪有司今四方兵革未寧賦歛未息百姓流亡轉甚
官吏侵尅日多實不合使凶庸貪猥之徒凢弱下愚
之類以貨賂權勢而為州縣長官伏望陛下特加察
問舉其功過必行賞罰以安蒼生誰不自私臣實不
敢所言狂直朝夕待罪不任懇𣢾之至謹遣某官奉
[010-6b]
表陳謝
  廣徳二年賀赦表
臣某言伏奉某月日赦宣示百姓訖伏惟陛下以慈
恵馭兆庶以謙譲化天下凢所赦宥皆允人望凡所
敦勸皆合大經生識之類不勝大幸臣方領陛下州
縣守陛下符節不得稱慶下位蹈舞闕庭不任歡戀
之至
  永泰元年賀赦表
臣某言某月日恩赦至州宣示百姓訖百姓貧弱者
多勞苦日乆忽蒙恵澤更相喜賀歡呼忭躍不自禁
[010-7a]
止伏惟陛下増脩典禮弘正紀度勞謙慈恵與人更
新此實興王之盛烈明主之至徳戴履天地誰不慶
幸臣方守州縣不得蹈舞闕庭無任歡忻之至
  請省官狀乾元三年/上來大夫唐鄧等州縣官
 右方城縣奮萬餘戸今二百戸已下其南陽向城
 等縣更破碎扵方城每縣正員官及攝官共有六
 十人
以前件如前自經逆亂州縣殘破唐鄧兩州實為尤
甚荒草千里是其疆畎萬室空虚是其井邑亂骨相
枕是其百姓孤老寡弱是其遺人哀而恤之尚恐冤
[010-7b]
怨肆其侵暴實恐流亡今賊冦慿凌鎮兵資其給飬
今河路阻絶郵驛在其供承若不觸事救之無以勞
勉其苦爲之計者在先省官其方城湖陽等縣正官
及攝官并戸口多少具狀如前毎縣伏望量留令并
佐官一人餘並望勒停謹錄狀上
  請給将士父母粮狀上元元年/上來大夫
 當軍将二千人父随子者四人母随子者二十八
 人
以前件如前将士父母等皆因䘮亂不知所歸在扵
軍中爲日亦乆夫孝而仁者可與言忠信而忠信者
[010-8a]
可以全義勇豈有責其忠信使之義勇而不勸之孝
慈恤以仁恵今軍中有父母者皆共分衣食先其父
母寒餒日甚未甞有辭其将士父母等伏望各量事
給其衣食則義有所存恩有所及俾人感勸實在扵
此謹錄狀上
  請收飬孤弱狀上元元年/上來大夫
當軍孤弱小兒都七十六人張季秀等三十九人/無父母周國良等三
十七人有/父兄在軍
以前件狀如前小兒等無父母者郷國淪䧟親戚俱
亡誰家可歸傭丐未得有父兄者其父兄自經艱難
[010-8b]
乆從征戌多以忠義遭逢誅賊有遺孤弱子不忍棄
之力相恤飬以至今日乞令諸将有孤兒投軍者許
收驅使有孤弱子弟者許令存飬當軍小兒先取回
殘及回易雜利給飬謹錄狀上
  舉吕著作狀寳應元年奏
 故荆南節度觀察使江陵尹兼御史大夫吕諲姪
 男季重
  右見任祕書省著作郎
以前件狀吕某立身無私歷官清儉身没之後家無
餘財長男㓜小未了家事前件姪質性純厚識理通
[010-9a]
敏仁孝之性不慙古人自其疾甚不視事向五六十
日軍府之事皆季重諮問事無大小處之無情以臣
所見季重不獨為賢子弟今時榖湧貴道路多虞漂
流異郷無以自給伏望天恩與季重便近州一正員
官令其恤飬孤㓜謹錄奏聞伏聴勑㫖
 奏免科率狀廣徳二年奏勑依
當州准勑及租庸等使徴率錢物都計一十三萬
六千三百八十八貫八百文
  一十三萬二千四百八十貫九百文嶺南西原
 賊未破州已前
[010-9b]
  三千九百七貫九百足賊退後徴率
以前件如前臣自到州見庸租等諸使文牒令徴前
件錢物送納臣當州𬒳西原賊屠䧟賊停留一月餘
日焚燒粮儲屋宅俘掠百姓男女驅殺牛馬老少一
州㡬盡賊散後百姓歸復十不存一資産皆無人心
嗷嗷未有安者若依諸使期限臣恐坐見亂亡今来
未敢徴率伏待進止又嶺南諸州冦盗未盡臣州是
嶺北界守捉處多若臣州不安則湖南皆亂伏望天
恩自州未破巳前百姓乆負租稅及租庸等使所有
徴率和市雜物一切放免自州破巳後除正租正庸
[010-10a]
及准格式合進奉徴納者請據見在戸徴送其餘科
率並請放免容其見在百姓産業稍成逃亡歸復似
可存活即請依常例處分伏碩陛下以臣所奏下議
有司苟若臣所見愚僻不合時政千亂紀度事渉虚
妄忝官尸禄欺上罔下是臣之罪合正典刑謹錄奏

  奏免科率等狀永泰二年奏勑依
 當州奏永泰元年配供上都錢物總一十三萬二
 千六百三十三貫三十五文
  四萬一千二十六貫四百八十九文請據見在
[010-10b]
  堪差科徴送
  九萬一千六百六貫五百四十六文配率請放
  免
以前件如前臣當州前年䧟賊一百餘日百姓𬒳焚
燒殺掠㡬盡去年又賊逼州界防捍一百餘日賊攻
永州䧟邵州臣州獨全者為百姓捍賊今年賊過桂
州又團練六七十日丁壯在軍中老弱餽粮餉三年
已來人實疲苦臣一州當嶺南三州之界守捉四十
餘處嶺南諸州不與賊戰毎年賊動臣州是境上之
州若臣州䧟破則湖南為不守之地在扵徴賦稍合
[010-11a]
優矜今使司配率錢物多扵去年一倍巳上州縣徴
納送者多扵去年二分已下申請矜減使司未許伏
望陛下以臣所奏令有司類㑹諸經賊䧟州㨿合差
科户臣當州每年除正租正庸外更合配率㡬錢庶
免使司随時加减庶免百姓每歲不安其今年䡖貨
及年支米等臣請准狀處分謹錄奏聞
  論舜廟狀永泰二年奏勑依
右謹按地圗舜陵在九疑之山舜廟在太陽之溪舜
陵古老以失太陽溪今不知處秦漢巳来置廟山下
年代寖逺祠宇不存每有詔書令州縣致祭奠酹荒
[010-11b]
野恭命而巳豈有盛徳大業百王師表殁扵荒裔陵
廟皆無臣謹遵舊制扵州西山上已立廟訖特乞天
恩許蠲免近廟一兩家令嵗時拂灑示為恒式豈獨
表聖人至徳及扵萬代實欲彰陛下玄澤及扵無窮
謹録奏聞
  舉處士張季秀狀永泰二年奏勑依
臣州僻在嶺隅其實邉裔土風貪扵貨賄舊俗多習
史事獨季秀䏻介直自全退守㢘譲文學為業不求
人知寒餒切身彌更守分貴其所尚願老山林臣切
以兵興巳来人皆趋競苟利分寸不愧其心則如季
[010-12a]
秀者不可不加褒異臣特望天恩令州縣取其穏便
與造草舍十數間給水田一兩頃免其當戸徭役令
得保遂其志此實聖朝旌退譲之道亦為士庶識㢘
耻之方謹錄奏聞
[010-12b]


唐元次山文集卷第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