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j0051 賓退錄-宋-趙與旹 (master)


[000-1a]
欽定四庫全書     子部十
 賓退録        雜家類三雜説之屬/
  提要
    臣/等謹案賓退録十卷宋趙與旹撰與旹字
    行之 案寳祐五年陳宗禮作是書序稱其/字曰徳行與墓銘不同或有兩字亦
    未可知謹/附識于此以宋史宗室世系考之盖太祖七
    世孫也宋史無傳志乘亦不載其名惟趙孟
    堅彛齋文編有從伯故麗水丞趙公墓銘曰
[000-1b]
    有宋通直趙君行之之墓在安吉州歸安縣
    鄉山之原君以敏悟之資秀出璇源方弱冠
    已薦取應舉寜考登寳位補官右選調筦庫
    之任于婺于㤗于衢者三又監御前軍器所
    司行在草料塲踸踔西階逾三十年未嘗一
    日㤀科舉業也故自丁夘迄乙夘以鎖㕔舉
    而試者亦三春闈率不偶積階至忠翊今上
    皇帝賚賜予換文階舊制宗姓換階視見服
[000-2a]
    官品忠翊則應得京秩新制裁革回視初薦
    僅循從事丞處之麗水君平昔㳺際貴逹方
    將汲引而君疾不可復起矣年五十七紹定
    四年十一月終上章告謝尋通直命下弗之
    覿也云云其叙與旹生平最詳惟墓銘之首
    稱其子孟珤乞銘于某以丙戌進士同科則
    與旹當為理宗寳慶二年進士而乃稱其春
    闈不偶殆與孟珤同登進士歟案孟堅亦非/丙戌進士此
[000-2b]
    文下註代作二字/當為所代之人也是書前後皆有與旹題識
    前題不署年月稱平生聞見所及喜為客誦
    之賓退或筆于牘故命以賓退録後題稱閼
    逄涒灘盖於嘉定十七年甲申也陳崇禮序
    稱其從慈湖先生問學盖楊簡之門人然書
    中惟論詩多渉迂謬於吟咏之事茫然未解
    至於考証經史辨析典故則精核者十之六
    七可為夢溪筆談容齋隨筆之續觀其於王
[000-3a]
    建及花蕋夫人宫詞前後再見並自糾初考
    之未詳知其刻意叅稽與年俱進前乎是者
    有鄭康成之註禮註詩後説不遷就前說後
    乎是者有閻若據之尚書古文疏證後說能
    証前說得失並存愈見其所學之加宻葢惟
    不自是所以能歸於是也視宋人之務自回
    䕶違心而争勝負者其識趣相去逺矣乾隆四十
    五年六月恭校上
[000-3b]
         總纂官臣/紀昀臣/陸錫熊臣/孫士毅
         總 校 官 臣/ 陸 費 墀
[000-4a]
賔退録原序
何代無文人何世無佳公子兼之為難以為善稱以好
禮樂著固漢宗室之瑞也然求其大篇短章見知四明
狂客納交東京才子者至唐然後盛至於行藏出處之
際或得或失則盛之中又有可憾者焉惟吾宋徳麟生
華屋而身寒士心明氣肅文藝亦稱金枝玉葉中一人
而已余生晚不可得而見之矣及得大梁趙君賔退録
見其包羅今古抉隱發微有耆儒碩生所未及然後知
[000-4b]
公族未嘗無人特惜不得升堂叩擊以聞所未聞爾既
而又見甲午存藁亦君所吟賦主以義理之精微而鑄
辭以發之古律清潤閒逺不作時世粧長短句亦不效
花間靡麗之習如花似於人曾識面鳥如對客自呼名
寒鴈挾風過古木春鳩帶雨集荒園隨物寫形若留情
於外者然達人澄此心肯為萬法起眼㸔聲色塵不直
一杯水則反求諸内有為之主者矣蓋公之學每以為
己先之故發為文詞舎喧而就寂脫葉而就實昔東坡
[000-5a]
先生為徳麟賦秋陽曰公子何自知秋陽哉恐其固於
富貴不知田野之勤約也今觀公之詩曰粲粲香秔雪
不如新菘况復滿盃盂侯門肉食紛紛是有此清竒風
味無使坡僊見之當曰公子眞知秋陽矣余分符章貢
君之子孟適來為宰余嘗薦之於朝曰有儒生廉謹之
風無公子貴驕之習蓋紀實也一日出示二書又以甲
午存藁請為之序繙閲之乆又知宰之所以為宰者有
所自傳也因不復辭遂書所見以與之君諱與旹字徳
[000-5b]
行嘗從慈湖先生問學寳祐五年臘月朔千峰陳宗禮
書於崆峒小院
[000-6a]
賔退録自序
余里居待次賔客日相過平生聞見所及喜為客誦之
意之所至賔退或筆於牘閲日滋久不覺盈軸欲棄不
忍因稍稍傅益析為十卷而題以賔退録云大梁趙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