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h0034 書小史-宋-陳思 (master)


[006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書小史卷六
             宋 陳思 撰
  傳五晋/ 宋/ 齊/
康昕字君明外國人官至臨沂令善正草書與南州惠
式道人俱學二王輙以已書貨之世人有謬寶其蹟或
謂為羊欣王獻之嘗題方山亭壁數行昕宻改之獻之
後過不疑又為謝居士題畫像以示獻之獻之歎能以
[006-1b]
為西河之絶矣
惠式道人右軍之甥也學二王書歐陽通云其書與王
無别
何充字次道廬江人官至侍中司空善行書書賦云次
道淳實寡於風彩自是雄姿翰墨具在如士大夫之遊
華處叅貴胄而膚質未改
劉訥字行仁瑯琊人官至散騎常侍善正書書賦云行
仁靡雜唯鍾是師悅端閒於髙軌能終始於清規雖帶
[006-2a]
偏薄亦能隣幾若鳯雛始備於五彩長松僅攀乎一枝
劉璞字子成南陽人官至光禄勲郎得道南嶽魏夫人
之子善行草書書賦云猗歟子成徇蹟過名正隷敦實
藁草沉輕元常髙風雖踈復呈猶不考擊之鐘鼓含律
呂之音聲
劉瓌字元寶沛國人官至御史中丞義成伯善行草八
分太元中孝武帝令八分題諸門榜書賦云元寶剛直
兩王之次骨正力全軌範宏麗凌突子敬病於輕肆同
[006-2b]
變武而習文若訪龍而獲驥
韋昶字文休即魏侍中誕兄凉州刺史康之元孫官至
潁川太守散騎常侍善古文大篆及草書毎覧羲之父
子書云二王未是知書者也又妙作筆子敬得其筆稱
為絶世太元中孝武改治宫室及廟門並欲使王獻之
隷書題牓獻之固辭乃使劉瓌以八分書題之後又使
昶以大篆改之
江灌字道羣陳留人官至侍中中䕶軍善行書書賦云
[006-3a]
道羣閒漫氣格自充始習新制全移古風與伯輿王/廞
合極若子敬之童䝉猶富禮樂之世胄備神彩於厥躬
沈嘉字長茂呉郡人官至呉興太守善草書書賦云長
茂草勢既㨗而踈慕王不及獨斷所如猶鷙鳥擊搏而
失中因蹭蹬於古墟
温放之太原人嶠之子官至黄門侍郎善草書書賦云
放之率爾草徤筆力豈忘保持足見凖則猶片錦呈巧
細流不極
[006-3b]
許静民髙陽人官至鎮軍叅軍工草隷為右軍髙足善
題宫殿額得方直之體其草稍乏筋骨亦景則李/式之亞

桓温字元子譙國龍亢人尚南康公主官至丞相大司
馬南郡公諡宣武善行草書唐人云温書如快馬入陣
屈伸随人書賦云元子正草厚而不倫若遺翰墨猶帶
真淳似山林之樂道非玉帛之能親
桓𤣥字敬道温之子官至義興太守其後簒晉僭號偽
[006-4a]
楚劉裕誅之𤣥景慕二王善於草法王僧䖍云毎自比
右軍議者未之許云可比孔琳之張懐瓘云𤣥草法譬
之於馬則肉肋已就蘭筋初成蓄怒而行日可千里𤣥
嘗取羊欣為征西行軍恭軍𤣥愛書呼欣就坐仍遣信
呼顧長康與共論書至夜不倦長康亦善書𤣥愛重圖
書毎示賔客客有非好事者正食寒具以手授書書大
㸃汚𤣥惋惜移時自後毎出圖書具令客盥手𤣥愛二
王書不能釋手乃選縑素及紙書正行之尤美者各為
[006-4b]
一秩嘗置左右及南奔雖甚狼狽猶以自随將敗並投
於江書賦云敬道耽玩銳思毫翰依慿右軍志在凌亂
草狂逸而有度正疎澁而猶憚如浴鳥之畏人等驚波
之泛岸
顧愷之字長康小字虎頭晉陵無錫人博學有才氣為
桓温殷仲容恭軍善書畫寫特妙謝安深重之謂有蒼
生以來未之有也時人號為三絶謂癡書畫也張彦逺/云按長
康三絶者才絶書絶/癡絶也畫非其數
[006-5a]
諸葛長民瑯琊陽都人官至輔國將軍宣城内史善行
書書賦云長民則全効子敬便於性分宏逸生於天機
衆妙總而獨運凌所師而小薄壯若已而不紊猶豁其
流而氷開殷其響而雷奮
袁山松官至呉郡太守少有才名博學有文章善書梁
武帝云袁山松書如深山道士見人便欲退縮
殷仲堪陳郡人官至冠軍將軍荆州都督能清言善屬
文能書亦王敬仁之亞也
[006-5b]
陳暢滎陽人官至秘書令史善八分書晉宫觀城門皆
暢書
楊真人諱羲𢎞農人居句容該渉經史有通靈之鑒善
正行書簡文用為公府舎人後得道書賦云楊真人之
正行兼淳熟而相成方圓自我結構遺名如舟檝之不
繫混寵辱以若驚
謝静不知何許人善隷書
謝敷字慶緒㑹稽人性澄静寡慾隠居徵辟皆不就善
[006-6a]
隷書王僧䖍云謝静謝敷並善寫經亦入能境
宋珽廣平人官至相府恭軍善行書書賦云宋珽矯矯
足光利用習古者或以為輕目新者必因而重猶樸散
而分形器務成而立賦頌
王綏字彦猷坦之之孫官至冠軍將軍荆州刺史善正
行書
羊忱㤗山人官至徐州刺史善行草書庾肩吾云聲擅
毫翰動成楷則
[006-6b]
羊固㤗山人官至臨海太守善正行書
盧循字子先少名元龍官至征虜將軍廣州刺史善草
隷奕棊之勢循善尺牘尤珍名法西南豪士咸慕其風
家贏金帛競逺尋求於是京師三呉二王之蹟頗為所

宋劉穆之字道和東莞莒人官至侍中司徒善隷行書
與朱齡石並便尺牘嘗於武帝坐與齡石並答書自旦
至日中穆之得百函齡石得八十函而穆之應對無廢
[006-7a]
書賦云道和閒雅離古躡真慢正尤徳髙踪絶塵若昻
藏博達之士謇諤朝廷之臣
朱齡石字伯兒沛人官至雍州刺史善尺牘
羊欣字敬元㤗山南城人官至中散大夫義興太守少
靖黙無競於人泛覽經籍尤長隷書師資大令張懐瓘
云敬元真書劣於子敬幾季孟之差行草則去之彌逺
子敬之後可以獨歩時人云買王得羊非意所望今大
令書中風神怯而瘦者徃徃是羊也時有丘道䕶稱工
[006-7b]
書親師子敬殊劣於羊欣書賦云敬元則親得法於子
敬雖時移而間出手稽無方心敏奥術虚薄而不忘本
分縱橫而粗得師骨遇其合時髣髴唐突猶圖騏驥而
莫展素真仙而非實
孔琳之字彦琳㑹稽山隂人廞之子官至太常卿少好
文義善隷行草書張懷瓘云師於小王稍露筋節飛流
懸沫勢則吕梁之水焉時稱云羊真孔草又以縱快比
於桓𤣥王僧䖍云孔琳之放縱快利筆道流便二王以
[006-8a]
後略無其比但功夫恨少自任故未能盡其妙故當劣
於羊欣斯言逾矣
薄紹之字敬叔丹陽人官至給事中善書張懐瓘云與
羊欣並憲章小王風格秀異若干將出匣光芒射人魏
武臨戎縱横制敵其行草書倜儻時越羊欣若周才取
之則真正懸隔袁昻云字勢蹉跌如舞女低腰仙人嘯
樹至於揮毫振紙有疾閃飛動之勢書賦云競其豐利
又覩薄氏纎圓克成骨力猶稚精彩潤宻乃誠莫掩掩
[006-8b]
友凌師抑亦其次雖鍮無金價而珉實玉類
謝靈運陳郡人晉車騎將軍𤣥之孫也官至秘書監侍
中康樂侯善書模憲小王真草俱美張懐瓘云若石藴
千年之色松標百尺之柯雖不逮師吸風吐雲&KR4240蕩山
岳其亦庶幾靈運詩書皆兼獨絶毎文竟手自寫之文
帝稱為二寶與顔延之為江左第一虞龢云靈運母劉
氏乃獻之之甥故能書而特多王法王僧䖍云子敬上
表多在中書雜事中靈運皆竊易其真本相與不疑元
[006-9a]
嘉初帝就索始進焉親聞文皇說此
謝方明陳郡陽夏人官至㑹稽太守善正書書賦云方
明寛和隠媚且潤如幽閒女徳禮教士允
謝恵連方明之子官至司徒府法曹叅軍㓜有詞學族
兄靈運深所歎伏書畫並妙
謝晦字宣明陳郡陽夏人官至中書令善書見庾肩/吾書品
謝莊字希逸官至中書令散騎常侍善行書
蕭思話南蘭陵人官至征西將軍左僕射觧音律工書
[006-9b]
受學於羊欣得行草之妙論者謂雖無竒峰壁立之秀
連岡盡望勢不斷絶亦可謂有功矣王僧䖍云蕭全法
羊欣風流媚好殆欲不减筆力恨弱𡊮昂云羊真孔草
蕭行范篆各一時之妙也然上方琳之不足下比范曄
有餘書賦云思話綿宻緩歩娉婷任性工隷師羊過青
似鳬鷗雁鶩㳺戲沙汀
王曇首僧䖍父也㓜而素尚兄弟分財曇首惟取圖書
而已文帝時為侍中驍騎將軍善行書
[006-10a]
范曄字蔚宗順陽人官至太子詹事藴良史之才通音
律之妙能&KR1308草隷小篆尤精師範羊欣慕其俊㧞王僧
䖍云與蕭思話同師羊欣而曄後背叛皆失故歩名亦
稍退曄傳自序云吾書雖小小有意筆勢不快餘竟不
成就毎愧此名
張裕字茂度齊郡人官至㑹稽太守善行草書
張永字景初裕之子官至征西將軍渉獵經史能文章
善隷書行草文帝曰卿書但少王法永對曰毎恨二王
[006-10b]
不得臣之體永更製御筆紙墨美殊前後書賦云茂度
逸翰景初清規或大言而峻薄景初對文帝云臣/恨二王不得臣體或寡
譽而拙竒王僧䖍書用/拙筆以自容並心輕兩王蹟及宗師擬鶴鳴
而子和殊鯉退而學詩
謝綜中書侍郎述之子范曄甥也官至太子中舍人有
才藝善隷書王僧䖍云謝綜書其舅云𦂳潔生起實為
得賞毎不重羊欣欣亦憚之然書法有力恨少媚好
顔延之字延年瑯琊臨沂人官至金紫光禄大夫領湘
[006-11a]
東王帥少孤貧居好讀書無所不覧文章冠絶當時尤
善書翰與陳郡謝靈運詞彩齊名江左稱顔謝焉文帝
嘗問延之諸子才能延之曰峻得臣筆測得臣文&KR0930
臣義躍得臣酒
顔峻字士遜延之之子官至右將軍揚州刺史善行書
書賦云顔氏儒門士遜墨妙大令典則中散氣調薄首
孔肩體格惟肖如驚弦履險避地膺峭
王裕之字敬宏晉驃騎將軍廙之曾孫官至侍中光禄
[006-11b]
大夫善草書名與宋武帝諱同故以字行書賦云淮水
茂族敬宏不墜故朝餘風翰墨兼至既約古而任逸亦
遺能而獨駛猶剏埏植於昔人全樸畧而成器
王微字景元瑯琊臨沂人少好學善屬文工書兼觧音
律醫方卜筮隂陽術數之事尤善行草微嘗獨處一室
尋書玩古遂足不履地終日端坐牀席皆生塵埃惟當
坐處獨浄世祖以貞栖絶俗贈秘書監
宗炳字少文南陽人前後辟召皆不就少文妙善琴書
[006-12a]
圖畫行草尤工毎遊山水徃輙忘歸凡所逰厯皆圖之
於室坐卧嚮之其髙情如此
丘道䕶善草書與羊欣同受筆法於王獻之殊劣於羊
欣李嗣真云道䕶謬登髙品迹乃浮漫
王思元瑯琊人官至南康太守善行書書賦云蔓衍枝
𣲖思元不忘穏厚而無法度淳和而蓄鋒鋩猶君子自
適順時行藏
桓䕶之字彦宗略陽人官至寧朔將軍善行書書賦云
[006-12b]
桓公䕶之神凝筆遲富雅景乏士規猶門寒道髙衣薜
言詩
駱簡字正祖丹陽人官至鉅野令善行草書書賦云翩
翩正祖恭已法則師資小王深入閫域安知逸氣未詳
筆力猶驥異真龍紫非正色
龎秀之官至江州刺史善正書書賦云二王變古法有
所屬兢兢秀之歛翰謹束如仙童樂静不見所欲
巢尚之字仲逺魯國人官至寧朔將軍善行書書賦云
[006-13a]
仲逺循常由衷邇俗企彦琳孔琳/之之墻仞遵茂度張/裕
軌躅豈聞一而得三同出呉而入蜀
裴松之字世期河東聞喜人官至散騎常侍善草書書
賦云世期旁通掘强斷利参方回郄/愔之章法得敬元羊/欣
之草意匪庖丁之觧牛同君子之不器
徐爰字長玉瑯琊人官至中散大夫善正書書賦云長
玉靡漫神閒態穠荷小王之偉質錯明帝之髙蹤執徳
而風塵不雜發言而禮義攸從
[006-13b]
江僧安陳留人官至太子中庶子善行書書賦云江侯
僧安㨗利而乾貌兼輕媚體出多端猶廣廷之卉木小
苑之峰巒
賀道力會稽人官至呉興令善草書王僧䖍云顔騰之
賀道力並便尺牘書賦云道力草雄圓轉不窮壯自躬
之體格疲逸少之遺風猶立言而逍遥出世驗迹乃夙
夜在公
王道迄呉興烏程人即道隆之兄渉學善隷書形貌又
[006-14a]
美呉興太守王韶之謂人曰有子弟如王道迄無所少

齊王僧䖍瑯琊臨沂人曇首之子官至尚書令簡穆公
弱冠工書張懐瓘云祖述小王尤尚古直若溪㵎含氷
岡巒被雪雖極清肅而寡於風味子曰質勝文則野此
之謂乎初宋文帝見其書素扇歎曰非惟蹟踰子敬方
當雅量過之齊髙帝善書及即位篤好不已嘗與僧䖍
賭書畢謂僧䖍曰誰為第一僧䖍對曰臣書臣中第一
[006-14b]
陛下書帝中第一上笑曰卿可謂善自謀矣武帝工書
欲擅書名僧䖍不敢顯其蹟嘗用拙筆書以此見容書
賦云僧䖍則宻緻豐富得能失剛鼔怒駿爽阻圎任強
然而神髙氣全耿介鋒鋩發卷伸紙滿目輝光才行兼
而雙絶名實副而特彰如運籌决勝威震殊方
王慈字伯寶僧䖍之子官至侍中冠軍善行書少與從
弟儉共書學謝鳳子超宗嘗候僧䖍乃徃東齋詣慈慈
正學書未即放筆超宗曰卿書何如䖍公慈曰慈書比
[006-15a]
大人如雞之比鳯超宗狼狽而退
王志字次道慈之弟官至侍中吏部尚書善藁隷當時
以為楷法㳺擊將軍徐希秀亦號能書常謂志為書聖
書賦云伯寶次道並資義訓兄則雜而外兼禀家君於
已分弟則纎薄無滯過庭益俊並能寛閒墨妙逸速毫
奮比達士與君子人不知而不愠
王儉字仲寶僧綽之子官至尚書令善正書
褚淵字彦回河南陽翟人少有世譽善草隷書宋末與
[006-15b]
髙帝同掌樞宻齊臺建以佐命功授司徒中書監書賦
云彦回無節筆翰亦爾决利不拘足用而已如㧞楓栁
抑亦把梓
禇賁字蔚先淵之子官至秘書監善隷書因父憂免職
便不仕時人以為恥父失節於宋室遂爾屏居書賦云
蔚先忠良自我名揚老成不虧和雅允臧如窮隠肥遯
志傲侯王
劉休字宏明沛郡相人建元初官至御史大夫出為豫
[006-16a]
章太守善隷書初羊欣授子敬正隷法衆共宗仰以右
軍之體㣲古不復見貴及休始好右軍法因此大行
源楷之字郍延官至黃門侍郎善草隷
徐孝嗣字始昌東海人官至太尉尚書令善正書書賦
云非禮不言從容始昌如碩徳君子道義難量而盛徳
有素筆精源長
劉係宗丹陽人官至寧朔將軍宣城太守少便書畫尤
工行草在宋為竟陵王誕子景粹侍書入齊為東宫侍
[006-16b]

蕭惠基思話之子官至左僕射善隷行書及奕棊之勢
張欣泰字義亨竟陵人少有志貌不以武業自居好讀
子史善隷書
到撝字茂謙彭城人官至太子洗馬御史中丞善行書
書賦云茂謙則壯而不宻騁志恒俗輕師模任縱欲如
勇夫格獸徑越林麓
顧寶光呉郡人官至司徒左曹掾工畫善行書寶光卓
[006-17a]
越多竒自以伎能王僧䖍嘗作飛白書以示之寶光曰
下官今為飛白屈矣
胡諧之豫章南昌人官至度支尚書善行書書賦云寶
光諧之同調合韻差池去就羽翮齊振依蕭附王但曰
慕藺論骨氣而胡壯驗精神而顧峻猶岸栁之先春得
地連於河潤
紀僧真建康人善隷書事髙帝在淮隂以嫻書題令答
逺近書蹟自寒宦厯至髙帝冠軍府將軍主簿初上在
[006-17b]
領軍府令僧真學上手蹟下名至是報答書疏皆付僧
真上觀之笑曰我亦不復能别也
紀僧猛僧真之弟官至晉煕太守有風姿舉止善隷書
又能飛白書
徐希秀瑯琊人官至驍騎將軍善行書書賦云希秀之
蹟敬叔薄紹/之之倫正則謹促有度草則拘檢靡伸如儉
徳君子清朝士人
張融字思光呉郡人官至司徒左長史書兼諸體尤工
[006-18a]
於草如風裊春林甚有媚好齊梁之世殆無以過嘗自
美其能帝曰卿書殊有骨力但恨無二王法融答曰非
恨臣無二王法亦恨二王無臣法書賦云思光逸才揮
翰無滯超寶光之力從僧䖍之制越恒規而渉徃出衆
格而靡繼如塞路蓬轉摩霄鳶唳
謝脁字元暉陳郡陽夏人官至吏部郎中風華黼藻獨
歩當時工草隷蟲篆張懐瓘云書甚有聲草殊流美亦
猶薄暮川上餘霞照人春晚林中飛花滿目顔延之亦
[006-18b]
善草書即脁之亞也
宗測字敬微炳之孫也代居江陵不應召辟驃騎將軍
豫章王嶷請為叅軍測答曰何為謬傷海鳥横斤山木
性善書畫傳其祖業
劉瑱字士温彭城人官至吏部郎中聰慧多才藝工書

劉繪字士章彭城人性通悟有文義善隷書進對華敏
數被召賞官至司馬從事中郎撰能書人名一卷嘗自
[006-19a]
云善飛白書言論之際頗好矜知
王僧祐字允宗微之從子官至黄門郎雅好博古善老
莊不尚繁華工草隷善鼓琴
周顒字彦倫汝南安城人初為文惠太子中軍恭軍厯
官至中書郎兼著作常㳺侍東宫少從外氏車騎將軍
臧質家得衞恒散隷書法學之甚工尤善行隷文惠太
子使顒書元圃茅齋壁國子祭酒何允以倒薤書求就
顒換之顒笑而答曰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李嗣真云
[006-19b]
彦倫迹少俊銳可嘉
 
 
 
 
 
 
 書小史卷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