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c0004 商子-秦-商鞅 (master)


[005-1a]
商子卷第五
  境内第十九
四境之内丈夫女子皆有名於上者著死者削
其有爵者乞無爵者以爲庶子級乞一人其無
役事也其庶子役其大夫○六日其役事也隨
而養之軍爵自一級巳下至小夫命曰校徒操
出公爵自二級以上至不更命曰卒其戰也五
人來簿爲伍一人羽而輕其四人能人得一首
則復夫勞爵其縣過三日有不致士大夫勞爵
[005-1b]
能五人一屯長百人一將其戰百將屯長不得
斬首得三十三首以上盈論伯將屯長賜爵一
級五百主短兵五十人二五霸主將之主短兵
百千石之令短兵百人八百之令短兵八十人
七百之令短兵七十人六百之令短兵六十人
國封尉短兵千人將短兵四千人戰及死吏而
輕短兵能一首則優能攻城之邑斬首八千以
上則盈論野戰斬首二千則盈論吏自操及杖
以上大將盡賞行間之吏○故爵公士也就爲
[005-2a]
上造也故爵上造就爲簪褭就爲不更故爵爲
大夫爵吏而爲縣尉則賜虜六加五千六百爵
大夫而爲國治就爲大夫故爵大夫就爲公大
夫就爲公乘就爲五大夫則稅邑三百家故爵
五大夫皆有賜邑三百家有賜稅三百家爵五
大夫有稅邑六百家者受客大將御叅皆賜爵
三級故客卿相論盈就正卿就爲大庶長故大
庶長就爲左更故四更也就爲大良造以戰故
暴首三乃校三日將軍以不疑致士大夫勞爵
[005-2b]
其縣四尉訾由丞尉能得甲首一者賞爵一級
益田一頃益宅九畆一除庶子一人乃得人兵
官之吏其獄法高爵訾下爵級高爵能無給有
爵人隷僕爵自二級以上有刑罪則貶爵自一
級以下有刑罪則矣小夫死以上至大夫其官
級一等其樹墓級一樹其攻城圍邑也國司空
訾其城之廣厚之數國尉分地以徒校分積尺
而攻之爲期曰先已者當爲最國家已者訾爲
最殿再訾則廢内通則積薪積薪則燔柱陷隊
[005-3a]
之士面十八人之隊陷之士知疾鬭不得斬首
隊五人則陷隊之士人賜爵一級死則一人後
不能死之千人環&KR1169諫黥劓於城下國尉分地
以中卒隨之將軍爲木壹與國正監與王御史
參望之其先入者舉爲最口其後入者舉爲最
殿其陷隊也盡其幾者不足/幾者乃以欲級益之
  弱民第二十
民弱國强國强民弱故有道之國務在弱民樸
則强淫則弱弱則軌淫則有志弱則有用有志
[005-3b]
則強故曰以強去強者弱以弱去强者強民善
之則親利之用則和用則有任和則匱有任乃
富於政上舍法任民之所善故姦多民貧則力
富力富則淫淫則有蝨故民富而不用則使民
以食出各必有力則農不偷農不偷六蝨無萌
故國富而貧治重强兵弱/易難强○○民樂生安
佚死難難正易之則強事有羞多姦寡賞無失
多姦疑敵失必利兵至強威事無羞利用兵九
處利勢必王故兵行敵之所不敢行強事興敵
[005-4a]
之所羞爲利法有民安其次主變事能得齊國
守安主操權利故主貴多變國貴少變利出一
孔則國多物出十孔則國少物守一者治守十
者亂治則强亂則弱强則物來弱則物去故國
致物者强去物者弱民辱則貴爵弱則尊官貧
則重賞以刑治民則樂用以賞戰民則輕死故
戰事兵用曰强民有私榮則賤列卑官富則輕
賞治民羞辱以刑戰則戰民畏死事亂而戰故
兵農息而國弱農商官三者國之常食官也農
[005-4b]
闢地商致物官法民三官生蝨六曰嵗曰食曰
美曰好曰志曰行六者有樸必削農有餘食則
薄燕於嵗商有淫利有美好傷器官設而不用
志行爲卒六蝨成俗兵必大敗法枉治亂任善
言多治衆國亂言多兵弱法眀省任力言息治
者國治言息兵强故治大國小治小國大政作
民之所惡民弱政作民之所樂民强民强國贏
民之所樂民强民强而强之兵重弱故民之所
樂民强民强而弱之兵重强故以强重弱弱重
[005-5a]
强王以强政强弱弱存以弱政弱强强去强存
則弱强去則王故以强政弱削以弱政强王也
眀主之使其臣也用必加於功賞必盡其勞人
主使其民信如○日月無/此敵矣今離婁見秋毫
之末不能以眀目易人烏獲舉千鈞之重不能
以多力易人聖賢在體性也不能以相易也今
當世之用事者皆欲爲上聖舉法之謂也背法
而治此任重道遠而無馬牛濟大川而無舡楫
也今夫人衆兵强此帝王之大資也茍非眀法
[005-5b]
以守之也與危亡爲鄰故眀主察法境内之民
無辟淫之心游處之士迫於戰陣萬民疾於耕
農有以知其然也楚國之民齊疾而均速若飄
風宛鉅鐡拖利若蜂蠆脅蛟犀兕堅若金石江
漢以爲池汝潁以爲限隠以鄧林緣以方城秦
師至鄢郢舉若振槁唐蔑死於埀涉莊蹻發於
内楚分爲五地非不大也民非不衆也甲兵財
用非不多也戰不勝守不固此無法之所生也
釋權衡而操輕重者
[005-6a]
  第二十一篇亡
  外内第二十二
民之外事難於戰故輕法不可以使之奚謂輕
法其賞少而威薄淫道不塞之謂也奚謂淫道
爲辯智者貴游宦者任文學私名顯之謂也三
者不塞則民不戰而事失矣故其賞少則聽者
無利也威薄則犯者不害也故開淫道以誘之
而以戰輕法戰之是謂設䑕而餌以狸也亦不
幾乎故欲戰其民者必以重法賞則必多威則
[005-6b]
必嚴淫道必塞爲辯志者不貴游宦者不任文
學私名不顯賞多威嚴民見戰賞之多則忘死
見不戰之辱則苦生賞使之忘死而威使之苦
生而淫道又塞以此遇敵是以百石之弩射飄
葉也何不䧟之有哉民之内事莫善於農故輕
治不可以使之奚謂輕治其農貧而啇富技巧
之人利而游食者衆之謂也故農之用力最苦
而贏利少不如商賈技巧之人茍能令商賈技
巧之人無繁則欲國之無富不可得也故曰欲
[005-7a]
農富其國者境内之食必貴而不農之徴必多
市利之租太重則民不得無田田不得不易其
食食貴則田者利田者利則事者衆食貴糴食
不利而又加重徴則民不得無去其商賈技巧
而事地利矣故民之力盡在於地利矣故爲國
者邊利盡歸於兵市利盡歸於農邊利歸於兵
者强市利歸於農者富故出戰而强入休而富
者王也農食錢重則商富末事不禁則技巧云/商富下一本有故其食賤者錢重食賤則
  君臣第二十三
[005-7b]
古者未有君臣上下之時民亂而不治是以聖
人列貴賤制節爵位立名號○以别君臣上下
之義地廣民衆萬物多故分五官而守之民衆
而姦邪生故立法制爲度量以禁之是故有君
臣之義五官之分法制之禁不可不愼也處君
位而令不行則危五官分而無常則亂法制設
而私善行則民不畏刑君尊則令行官修則有
常事法制明則民畏刑法制不明而求民之行
令也不可得也○民不從令而求君之尊也雖
[005-8a]
堯舜之智不能以治眀主之治天下也縁法而
治按功而賞凡民之所疾戰不避死者以求爵
祿也眀君之治國也士有斬首捕虜之功必其
爵足榮也祿足食也農不離廛者足以養二親
治軍事故軍士死節而農民不偷也今世君不
然釋法而以智背功而以譽故軍士不戰而農
民流徙臣聞道民之門在上所先故民可令農
戰可令游宦可令學問在上所與上以功勞與
則民戰上以詩書與則民學問民之於利也若
[005-8b]
水於下也四旁無擇也民徒可以得利而爲之
者今上與之也瞋目扼腕而語勇者得垂衣裳
而談說者得遲日曠久積勞私門者得尊向三
者無功而皆可以得民去農戰而爲之或談議
而索之或事便辟而請之或以勇爭之故農戰
之民日寡而游食者愈衆則國亂而地削民弱
而主卑此其所以然者釋法制而任名譽也故
主/眀愼法制言不中法者不聴也行不中法者不
高也事不中法者不爲也言中法則辯之事中
[005-9a]
法則爲之行中法則高之故國治而地廣兵强
而主尊此治之至也人君者不可不察也
  禁使第二十四
人主之所以禁使者賞罰也賞隨功罰隨罪故
論功察罪不可不審也夫賞高罰下而上無必
知其道也與無道同也凡知道者勢數也故先
王不恃其强而恃其信○恃其數今夫飛蓬遇
飄風而行千里乘風之勢也深淵者知千仭之
之數也故託其勢者雖遠必至守其數者
[005-9b]
雖深必得今夫幽夜山陵之大而離婁不見清
朝日䵎則上别飛鳥下察秋毫故目之見也託
日之勢也得勢之至不參官而潔陳數而物當
今官恃多官衆吏官立丞監夫置丞立監者且
以禁人之爲利也而丞監亦欲爲利則何以相
禁故恃丞監而治者僅存之治也通數者不然
别其勢難其道故曰其勢難匿者雖跖不爲非
焉故先王貴勢員曰人主執虚後以應則物應
稽驗稽驗則姦得臣以爲不然夫吏爵制決事
[005-10a]
於千里之外十二月而計書以定事以一嵗别
計而主以一聴見所疑焉不可蔽員不足夫物
至則目不得不見言薄則耳不得不聞故物至
則變言至則論故治國之制民不得避罪如目
不能以所見遁心今亂國不然恃吏吏雖衆同
體一也夫同體一者相不可且夫利異而害不
同者先王所以爲保也故至治夫妻交友不能
相爲棄惡蓋非而不害於親民人不能相爲隠
上與吏也事合而利異者也今夫騶虞以相監
[005-10b]
不可事合而利異者也○○○○○○○○○
○○○○○○○若使馬焉能言則騶虞無所
逃其惡矣利異也利合而惡同者父不能以問
子君不能以問臣吏之與吏利合而惡同也夫
事合而利異者先王之所以爲端也民之蔽主
而不害於蓋賢者不能益不肖者不能損故遺
賢去智治之數也
  愼法第二十五
凡世莫不以其所以亂者治故小治而小亂大
[005-11a]
治而大亂人主莫能世治其民世無不亂之國
奚謂以其所以亂者治夫舉賢能世之所治也
而治之所以亂世之所謂賢者言正也所以爲
善正也黨也聴其言也則公爲能問其黨以爲
然故貴之不待其有功誅之不待其有罪也此
其執正使汚吏有資而成其姦險○小人有資
而施其巧詐初假吏民姦詐之本而求端慤其
末禹不能以使十人之衆庸主安能以御一國
之民彼而黨與人者不待我而有成事者也上
[005-11b]
舉一與民民倍主位而嚮私交倍主位而嚮私
交則君弱而臣强君人者不察○也非侵於諸
侯必却於百姓彼言○説之勢愚智同學之士
學於言説之人則民釋實事而誦虚詞民釋實
事而誦虚詞則力少而非多君人者不察也以
戰必損其將以守必賣其城故有眀主忠臣産
於今世而散領其國者不可○須臾忘於破勝
黨任節去言談任法而治矣使吏非法無以守
則雖巧不得爲姦使民非戰無以効其能則雖
[005-12a]
險不得詐夫以法相治以數相舉者不能相益
訾言者不能相損民見相譽無益相管附惡見
訾言無損習相憎不相害也夫愛人者不阿憎
人者不害愛惡各以其正治之至也臣故曰法
任而國治矣千乘能以守者自存也萬乘能以
戰者自完也雖桀爲主不肯詘半辭以下其敵
外不能戰内不能守雖堯爲主不能以不臣諧
謂所不若之國自此觀之國之所以重主之所
以尊者力也於此 二者力本而世主莫能致
[005-12b]
力者何也使民之所苦者無耕危者無戰二者
孝子難以爲其親忠臣難以爲其君今欲敺其
衆民與之孝子忠臣之所難臣以爲非刼以刑
而敺以賞莫可而今夫世俗治者莫不釋法度
而任辯慧後功力而進仁義民故不觸耕戰彼
民不歸其力於耕即食屈於內不歸其節於戰
則兵弱於外入而食屈於内出而兵弱於外雖
有地萬里帶甲百萬與獨立平原一○也且先
王能令其民蹈白刃被矢石其民之欲爲之非
[005-13a]
如學之所以避害故吾教令民之欲利者非耕
不得避害者非戰不免境内之民莫不先觸耕
戰而後得其所樂故地少粟多民少兵强能行
二者於境内則霸王之道畢矣
  定分第二十六
公問於公孫鞅曰法令之當時立之者眀旦欲
使天下之吏民皆眀知而用之如一而無私奈
何公孫鞅曰爲法令置官置吏樸足以知法令
之謂者以爲天下正則奏天子天子各則主法
[005-13b]
令之則主法令之皆降受命發官各主法令之
民敢忘行主法令之所謂之各各以其所志之
法令名罪之主法令之吏有遷徙物故之輙使
學讀法令所謂爲之程式使日數而知法令之
所謂千中程爲法令以罪之有敢剟定法令損
益一字以上罪死不赦諸官吏及民有問法令
之所謂也於主法令之吏皆各以其故所欲問
之法令明告之各爲尺六寸之符眀書年月日
時所問法令之名以告吏民主法令之吏不告
[005-14a]
及之罪而法令之所謂也皆以吏民之所問法
令之罪各罪主法令之吏即以左劵予吏之問
法令者主法令之吏謹藏其右劵木柙以室藏
之封以法令之長印即後有物故以劵書從事
法令皆副置一副天子之殿中爲法令爲禁室
有鋌鑰爲禁而以封之内藏法令一副禁室中
封以禁印有擅發禁室印及入禁室視禁法令
及禁剟一字以上罪皆死不赦一嵗受法令○
○○天子置三法官殿中置一法官御史置一
[005-14b]
法官丞相/及吏置一法官諸侯郡縣皆各爲置一法
官及吏皆此秦一法官郡縣諸侯一受寶來之
法令學問拜所謂吏民知法令者皆問法官故
天下之吏民無不知法者吏眀知民知法令也
故吏不能敢以非理法遇民民不敢犯法以有
法官也遇民不修法則問法官法官即以法之
罪告之民即以法官之言正告之吏公知其如
此故吏不敢以非法遇民民又不敢犯法如此
天下之吏○雖有賢良辯慧不能開一言以枉
[005-15a]
法雖有千金不能以用一銖故智詐賢能者皆
作而爲善皆務自治奉公曰愚則易治也此所
生於法明白易知而必行法令者民之命也爲
治之本也所以備民也爲治而去法令猶欲無
饑而去食也欲無寒而去衣也欲東西行也其
不幾亦眀矣一兔走百人逐之非以兔也夫賣
者滿市而盜不敢取由名分已定也故名分未
定堯舜禹湯且皆如物而逐之名分已定貧盜
不取今法令不眀其名不定天下之人得議之
[005-15b]
其議人異而無定人主爲法於上民/下議之於下
是法令不定以下爲正也此所謂名分之不定
也夫名分不定堯舜猶將皆折而姦之而况衆
人乎此令姦惡大起人主奪威勢之國㓕社稷
之道也今先聖人爲書而傳之後世必師受之
乃知所謂之名不師受之而人以其心意議之
至死不能知其名與其意故聖人必爲法令置
官也置吏也爲天下師所以定名分也名分定
則大詐貞信民皆愿慤而名自治也故夫名分
[005-16a]
定勢治之道也名分不定勢亂之道也故勢治
者不可亂世亂者不可治夫世亂而治之愈亂
勢治而治之則治故聖王治治不治亂夫微妙
意志之言上智之所難也夫不待法令繩墨而
無不正者千萬之一也故聖人以千萬治天下
故夫智者而後能知之不可以爲法民不盡知
賢者而後知之不可以爲法民不盡賢故聖人
爲法必使之眀白易知名正愚知徧能知之爲
置法官置主法之吏以爲天下師令萬民無陷
[005-16b]
於險危故聖人立天下而無刑死者非不刑殺
也行法令明白易知爲置法官吏爲之師以道
之知萬民皆知所避就避禍就福而皆以自治
也故眀主因治而終治之故天下大治也
[005-17a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