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a0085 讀書劄記-明-徐問 (master)


[001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讀書劄記卷一
             明 徐問 撰
程子曰乾天也天專言之則道也分而言之以形體謂
 之天以主宰謂之帝以功用則謂之鬼神以妙用則
 謂之神以性情則謂之乾愚謂維天之命於穆不已
 性也乾道變化各正性命情也故受形天地者謂之
 人身係綱常有天下國家之責謂之主其精氣魂魄
[001-1b]
 得於隂陽者亦為鬼神心統性情涵動靜妙運不測
 處故亦謂之神此人之道可以叅天地也
周子論太極隂陽分動靜至謂動極復靜靜極復動愚
 觀十一月冬至子半是初動而生陽至於壯夬遇姤
 一隂生而歸剥是動極而靜也自十月純隂隨至於
 復其動之端倪易謂見天地之心是靜極復動也動
 靜互為其根中間隂陽變合而生五氣五行播於四
 時散為萬物其跡可見
[001-2a]
易謂原始要終故知死生之説蓋三才之理始終不過
 太極生隂陽剛柔為動靜闔闢隨理卷舒生生死死
 以終始萬物聖人窮理盡性至命故知其説所以能
 作易與天地參矣
天體渾淪輕清積氣南高北傾側輪而左旋其旋有九
 上軟下堅道家謂之剛風其氣最緊以二十八宿定
 布為天之體日月五星為七曜皆運乎氣機行止各
 有躔度隨天左旋地北高南下相函乗之者氣也故
[001-2b]
 冬陽氣在下而水温夏隂氣在下而水寒春陽氣達
 而草木萌動秋隂氣肅而百卉殞落隂陽雜亂氣不
 收歛則有冬花胎殰陽伏不能出隂廹不能蒸則有
 地震陽火煎熬隂脉枯絶則有川竭山崩蓋地以剛
 柔之質隨隂陽闔闢而用其形耳易曰牝馬地類行
 地無疆以其隨天引御貞合則和睽雜則漓而生異
 矣隂陽二氣程子朱子皆云如兩扇磨其齒不齊磨
 來磨去物之出者參差萬變巧歴不能窮也易曰剛
[001-3a]
 柔相摩八卦相盪鼓之以雷霆潤之以風雨日月運
 行一寒一暑乾道成男坤道成女是也朱子曰天之
 外無窮而其中央空缺處有限又曰天外無水地下
 是水載又曰康節言天依形地附氣天理無外以其
 形有涯而氣無涯也其氣極緊故能扛得地住不然
 則墜矣氣外更須有軀殻甚厚所以固此氣也愚謂
 天之中極南北以日道有度分而知其數八極之外
 水氣交蓄便不可窮然以天運在内之常度約之於
[001-3b]
 外似亦不可委諸恍惚汗漫而不可知矣
前軰李文達以天一日轉運一遭豈有無邊際既有限
 不知限外又是何物雖再有千萬個天也無了期誠
 不可知而可疑也愚謂天能化生人物各全具一太
 極人之形體上顱下趾四肢之外更無餘物天地人
 之一大軀殻也故周流通徹只是一箇理氣數氣盡
 則數盡數盡則理亦盡而無餘矣故觀諸夷圖海外
 之國其人形體各異唐太宗收骨利幹其地夜易曉
[001-4a]
 至熟一羊胛而天明蓋天地氣脉到此已盡不能蔽
 日矣若以為别有物則是天地之外又别有天地無
 始終無晝夜剥復日月無升沉無一元之㑹至於十
 二萬九千六百年恍惚虛無亦將何所底極哉善乎
 邵子曰天依形地附氣天地何所依附曰自相依附
 斯言盡之矣
攷書璿璣註及諸儒論天體至圓而動似鳥卵包乎地
 外地體至方而靜如卵之裹黄處乎天之中故曰渾
[001-4b]
 天儀言其形體渾渾然也其制起於漢耿夀昌鑄銅
 為象宋錢樂始鑄銅為儀趙宋為儀三重曰六合曰
 三辰曰四遊蓋以天半覆地上半在地下而左旋不
 息北極出地三十六度常見不隠南極入地三十六
 度常隠不見南北極為天之樞紐子午相對只此處
 不動如磨臍然乃天地中至極之處也嵩高正當天
 之中極南五十五度當嵩高之上天居地上見者一
 百八十二度半强地下亦然其渾天分野嵩高極南
[001-5a]
 十二度為夏至之日道天在地上最高故日長又其
 南二十四度為春秋分之日道天在地上稍低故晝
 夜平又其南二十四度為冬至之日道天在地上最
 低故晝短南下去地三十一度而已是夏至日北去
 極六十七度春秋分去極九十一度冬至去極一百
 一十五度此其大率也自天皇氏始制天有十干為
 幹為母地有十二支為枝為子以定嵗之所在黄帝
 命大撓探五行占斗綱始定支干相配為甲子如言
[001-5b]
 閼逢干攝提支為甲寅嵗又以十干為嵗陽十二支
 為嵗隂葢天數中於五地數中於六天有隂陽故二
 其五而為十地有剛柔故二其六而為十二十干者
 五行有隂陽也十二支者六氣有剛柔也堯厯象以
 日月所㑹為辰其所㑹二十八宿經星之次舎取其
 中星初昏為候而考之以正四時如東方七宿自角
 至箕是為蒼龍以次舎而言則房心為大火之中南
 方七宿自井至軫是為鶉鳥以形而言則有朱鳥之
[001-6a]
 象虛者北方七宿之中星也昴者西方七宿之中星
 也其四方之星隨時轉動復以斗柄所建指之處而
 定十二月焉至於考日景之長短漢天文志曰日有
 中道黄道也北至東井去北極近南至牽牛去北極
 逺東至角西至婁去極中夏至至於東井近極故晷
 短立八尺之表而景長尺五寸八分冬至至於牽牛
 逺極故晷長立表而景長三尺一寸四分春秋分日
 至婁角去極中立表景長七尺三寸六分晷景所以
[001-6b]
 知日之南北也日陽也陽用事則日進而北晝進而
 長陽勝故為温暑隂用事則日退而南晝退而短隂
 勝故為寒凉也故日進而為暑退而為寒若日之南
 北失節晷過而常寒退而短為常燠此寒燠之表也
横渠以天左旋日月亦左旋凡圜轉之物動必有機機
 動非自外也七曜恒星所以為晝夜者直以地氣乘
 機左旋於中故使回北為南日月因天隠見順天少
 遲則反右矣朱子以其言為至精小雅十月之交註
[001-7a]
 以日行遲月行速皆右行於天乃舊説非也蓋天行
 甚健從東方角起一日一夜於天之内繞地一周三
 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又進過一度其外四遊以
 薄四表而升降於六合之外日月亦從角起日行徤
 次於天亦左旋一日夜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
 之一起度端終度端無贏縮郤比天退一度趕天不
 及積至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則天進度周得
 本數而日亦恰退盡本數遂與天㑹而成一年月亦
[001-7b]
 左旋一日夜行不盡前數比天退了十三度十九分
 度之七至二十七日半强而一周天與初躔合又行
 二日有竒為二十九日半强與日㑹一嵗十二㑹得
 全日三百四十八日三百六十日者一嵗之常數也
 而三百四十八日不盡周天十二月内二十四節氣
 故置閏蓋日與天㑹而天多五日為氣盈月與日㑹
 而月少五日為朔虛合盈虛而生閏焉故一嵗閏則
 餘十日有竒三嵗閏則餘三十二日有竒五嵗再閏
[001-8a]
 則餘五十四日有竒十有九嵗七閏則氣朔分齊是
 為一章也故日月進數為順天而左退數為逆天而
 右厯家以進數難筭只以退數算之故謂右行者錯
 也又如天大輪在外一小輪載日月在内雖都左轉
 只有急慢便覺日月在右矣又按漢張衡周王朴隋
 張胃元及朱子諸説以日行黄道月有九行黒道二
 出黄道北赤道二出南白道二出西青道二出東皆
 斜入黄道内并黄道而九可見日行一道而速月行
[001-8b]
 八道而遲也月道雖不同然皆隨黄道而出其旁黄
 赤道當天中南北合縫處黄道半在赤道内半在赤
 道外月道交結黄道外十三日有竒入經黄道而與
 日㑹謂之交朔望去交前各十五度其交朔時於東
 西十字路頭相遇若月或在黄道之南少有盈縮從
 邊而過或雖近而日在内月在外如人秉燭在内而
 執扇交過不相揜故皆不蝕惟月行内道在黄道之
 北去十五度以下月在内日在外日躔月道被月在
[001-9a]
 内遮揜故為月之隂魄所掩而蝕至望時日與月正
 相向如一在子一在午火日外影其中實暗而㣲謂
 之暗虛月為日暗虛所射故亦蝕也詩註謂王者修
 徳行政用賢去奸使陽盛隂衰當食不食郤是道理
月盈虧之法厯家以為月朔去日逺魄死明生望去日
 漸近故魄生明死朱子曰此説誤矣書武成曰旁死
 魄為朔二日康誥曰哉生魄為望十六日恐厯家因
 是而襲傳之耳沈括言月本無光猶一銀九日曜之
[001-9b]
 乃光耳光初生日在其旁故光側而見纔如鈎日漸
 逺則斜照而光滿隋書云月日光照之則見日光不
 照則曰魄故望日日月相望人居其間盡覩其明故
 形圓初鈎與虧為二弦之日日照其側人觀其旁半
 明半魄晦朔之日日照其表人在其裏故不見其説
 頗近似之但月既為隂精所聚自然有魄其為日所
 照射而光生亦當有漸至望則全照而光滿矣易曰
 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蓋有一定之理數焉恐不可專
[001-10a]
 以形跡相望為據書稱生死蓋以日之照見與否而
 言非真能生死也至於月中影子即是所聚本然之
 魄光滿而魄見焉恐非先儒所謂山河之影也若以
 為山河影子日為陽光其照尤遍能無影乎明者宜
 更詳之
禮運曰播五行於四時蓋四時氣也五行象也四時各
 分九十一日有竒為一時之正而五行則以木配春
 火配夏金配秋水配冬而土則分旺四時每季十八
[001-10b]
 日有竒李氏希濂曰水火者隂陽變合之初氣至精
 且盛者也故為五行之先水隂而根於陽火陽而根
 於隂故水又為火之先也有水火而木金生焉木華
 而踈金實而固故木金次於水火而木又為金之先
 也土則四者所以成終而成始也然辰未戌丑土旺
 之月辰未為陽戌丑為隂陽則生隂則成春木氣盛
 則土為之傷夏火氣盛則土為之息故季夏本土旺
 而又加以火為尤旺故能生金而為秋也按五行家/金生於已
[001-11a]
 蓋辰之所生也但孕育方/微至季夏方成體而壯耳此言五行相生之次也張
 子曰木曰曲直能既曲而反申也金曰從革一從革
 而不能自反也水火氣也故炎上潤下與隂陽升降
 土不得而制焉木金土之華實也木水漬則生火然
 而不離也蓋得土之浮華於水火之交也金得火之
 精於土之燥得水之清於水之濡水火相待而不相
 害鑠之反流而不耗蓋得土之精實於水火之際也
 土者物所以成始而成終也此言五行之相為用也
[001-11b]
 朱子以為張子説得最好雲峰胡氏曰春屬木夏屬
 火至秋火克金者也火金之交有坤土焉則火又生
 土土生金克者又順以相生秋金冬水至春水生木
 者也水木之交有艮土焉木克土土克水生者又逆
 以相克生生克克變化無窮此言五行生克之道也
蔡氏以黄鍾為聲氣之元制律管長九寸空圍九分積
 九九八百一十分蓋九者陽之成也九為老陽取其
 變而生隂也其管一龠容秬黍中者千二百實九龠
[001-12a]
 容黍萬有八百實以統陽律六隂吕六應十二日月
 所㑹之辰自十一月黄鍾之子以歴十二月大吕丑
 正月太蔟寅二月夾鍾卯三月姑洗辰四月仲吕巳
 五月㽔賔午六月林鍾未七月夷則申八月南吕酉
 九月無射戌十月應鍾亥所以通隂陽消長十二辰
 之氣也其陽律三分損一隔八從下生隂吕三分益
 一隔八從上生陽以率乎隂隂以從乎陽陽大隂小
 損益盛衰之理也自黄鍾為初九下生林鍾為初六
[001-12b]
 林鍾上生太蔟之九二太蔟下生南吕之六二南吕
 上生姑洗之九三姑洗下生應鍾之六三應鍾上生
 㽔賔之九四㽔賔下生大吕之六四大吕上生夷則
 之九五夷則下生夾鍾之六五夾鍾上生無射之上
 九無射下生仲吕之上六隂陽六體易卦六爻之位
 也五聲皆從黄鍾起故為第一宫宫為中央以暢四
 方下生林鍾為徴為南方夏火為事上生太蔟為商
 為西方秋金物盛當傷下生南吕為羽為北方冬水
[001-13a]
 為物舒毛翼上生姑洗為東方春木為民為蒼龍之
 角蓋黄鍾聲濁而長故漸以清短五音節之俾清濁
 高下遞應而和迭相為經也其宫與商角相去各一
 律則音節和惟徴羽去宫二律則音節逺故於角徵
 之間近徴收一聲比徴稍下故謂之變徴羽宫之間
 近宫收一聲少高於宫故謂之變宫變者二故置一
 而兩三之得九以九歸之以從五聲古人謂之和繆
 所以濟五聲之不及也考周禮圜鍾侈約之制容六
[001-13b]
 斛四斗斛即量以銅為之内方外圓深廣各一尺左
 耳為升右耳為合下足為斗起於黄鍾之龠十龠為
 合十合為升十升為斗十斗為斛也鍾之廣長凖度
 度以銅為之長一丈廣二尺高三尺始於黄鍾秬黍
 之廣度之如十分黄鍾之一為一分十分為寸十寸
 為尺十尺為度十度為引也權衡亦起於黄鍾一龠
 之黍重十二銖二十四銖為兩十六兩為斤積三百
 八十四銖至三十斤為鈞當月之數萬有一千五百
[001-14a]
 二十銖當萬物之數四鈞為石重百二十斤以象十
 有二月之數則量度權衡皆起於黄鍾以為則也國
 語景王將鑄無射而為之大單穆公諫之周禮典同
 掌六律六吕之和以辨天地四方隂陽之聲以為樂
 器是十二鍾及凡樂皆凖律也故伶州鳩曰琴瑟尚
 宫鍾尚羽石尚角匏竹大不逾宫細不逾羽革木一
 聲是八音皆依乎五聲而五聲又凖乎律也又太師
 敎六詩曰風賦比興雅頌以六徳為之本虞書詩言
[001-14b]
 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則詩歌其聲長短亦必合
 六律五音也夫古帝王建中和立皇極厚典庸禮聲
 律身度以為禮樂之本而其制律作樂又足以通天
 地隂陽五行四時十二辰八方之風節宣其氣俾無
 滯隂亦無散陽奏之郊廟朝廷以禮天神地祗百神
 王出入奏王夏聽之以平其心中和以平其氣仁義
 以平其政達於天下以和其俗宜其位天地而育萬
 物也
[001-15a]
張子論雨雲雷風皆本隂陽二氣其理然耳然未及乎
 地之剛柔與五行變化若無所繫屬邵子觀物内篇
 以水為雨火為風土為露石為雷雨風露雷變而地
 化盡之矣要之隂陽成象剛柔成質五行變化運用
 隨之易曰山澤通氣雷風相薄則知雨雲風雷皆出
 乎地八卦方位蓋分繫五行剛柔之質而動於隂陽
 二氣之變所以盡天地之用也至於時暘時雨而雷
 出不震者又係君徳中和之極所感召耳
[001-15b]
中庸言鬼神之為徳易所謂鬼神之情狀是也乾坤闔
 闢所以為晝夜昬明為寒暑進退為日月盈虛為風
 霆流止為萬物生長收藏榮枯動蟄者是也在人則
 為血氣為魂魄為語黙為作息為寤寐呼吸死生者
 是也本之隂陽氣機變合而生五行消息屈伸其間
 體萬物無乎不在顯諸仁藏諸用故張子以為良能
 然皆原於太極之有動靜而生隂陽以成化育道涵
 乎器器形於道真實無妄自然而然故言誠之不可
[001-16a]
 揜也
延陵季子塟其子於嬴博之間號曰骨肉歸復於土命
 也若魂氣則無不之也與易精氣為物遊魂為變意
 同故孔子以為合禮子孫為祖宗遺魄若祭以誠意
 求之則氣有可合之理故以蕭合羶薌爇之使臭達
 墻屋所以求神於陽以鬱鬯酒灌地所以求神於隂
 亦此意也
 
[001-16b]
 
 
 
 
 
 
 
 讀書劄記卷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