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a0057 經濟文衡-宋-朱熹 (master)


[010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經濟文衡前集卷十
             宋 滕珙 撰
 東西銘類
  論東西銘詞義不同
 答汪尚書
   此段論程門專以西銘開示學者而東銘則未
   之嘗言
[010-1b]
某竊思之東西銘雖同出於一時之作然其詞義之所
指氣象之所及淺深廣狹逈然不同是以程門專以西
銘開示學者而於東銘則未之嘗言蓋學者誠於西銘
之言反復玩味而有以自得之則心廣理明意味自别
若東銘則分别長傲遂非之失於毫釐之間所以開警
後學亦不為不切然意味有窮而於下學工夫蓋猶有
未盡者又安得與西銘徹上徹下一以貫之之㫖同日
而語哉竊意先賢取舍之意或出於此至於體用一原
[010-2a]
顯微無間之語近嘗思之前日看得大段鹵莽子細玩
味方知此序無一字無下落無一語無次序其曰至微
者理也至著者象也體用一原顯微無間蓋自理而言
則即體而用在其中所謂一原也自象而言則即顯而
微不能外所謂無間也其文理密察有條不紊乃如此
若於此看得分明則即西銘之書所謂一原無間之實
已瞭然心目之間矣亦何俟於東銘而後足耶若俟東
銘而後足則是體用顯微判然二物必合為一書然後
[010-2b]
可以發明之也
  論人物無資天地之説
 答陸子美
   此段專以陸公之言為非是
某所論西銘之意正謂長者以横渠之言不當謂乾坤
實為父母而以膠固斥之竊疑之以為若如長者之意
則是謂人物實無所資於天地恐有所未安爾非某本
説固欲如此也今詳來誨猶以横渠只是假借之言而
[010-3a]
未察父母之與乾坤雖其分之有殊而初未嘗有二體
但其分之殊則又不得而不辯也
  論伊川理一分殊之説
 答郭冲晦
   此段專發明伊川之説尤為切至
叢書云理出乎三才分出於人道西銘專為理言不為
分設某竊謂西銘之書横渠先生所以示人至為深切
而伊川先生又以理一而分殊者賛之言雖至約而理
[010-3b]
則無餘矣蓋乾之為父坤之為母所謂理一者也然乾
坤者天下之父母也父母者一身之父母也則其分不
得而不殊矣故以民為同胞物為吾與者自其天下之
父母者言之所謂理一者也然謂之民則非真以為吾
之同胞謂之物則非真以為我之同類矣此自其一身
之父母者言之所謂分殊者也又况其曰同胞曰吾與
曰宗子曰家相曰老曰㓜曰聖曰賢曰顛連而無告則
於其中間又有如是等差之殊哉但其所謂理一者貫
[010-4a]
乎分殊之中而未始相離耳此天地自然古今不易之
理而二夫子始發明之非一時救弊之言姑以彊此而
弱彼也
  再論伊川説充盡之義
 答郭冲晦
   此段以伊川説充得盡時便是聖人非專為始
   學者發
又云西銘止以假塗非終身之學也某竊謂西銘之言
[010-4b]
指吾體性之所自來以明父乾母坤之實極樂天踐形
窮神知化之妙以至於無一行之不慊而没身焉故伊
川先生以為充得盡時便是聖人非專為始學者一時
所見而發也
  論西銘首句之義
 答陸子美
   此段謂古之聖賢只要人明義理之言行義理
   之實
[010-5a]
西銘之説猶更分明今亦且以首句論之人之一身固
是父母所生然父母之所以為父母者即是乾坤若以
父母而言則一物各一父母若以乾坤而言則萬物同
一父母矣萬物既同一父母則吾體之所以為體者豈
非天地之塞吾性之所以為性者豈非天地之帥哉古
之君子惟其見得道理真實如此所以親親而仁民仁
民而愛物推其所為以至於能以天下為一家中國為
一人而非意之也今若必謂人物只是父母所生更與
[010-5b]
乾坤都無干渉其所以有取於西銘者但取其姑為宏
濶廣大之言以形容仁體而破有我之私而已則是所
謂仁體者全是虚名初無實體而小已之私却是實理
合有分别聖賢於此却初不見義理只見利害而妄以
己意造作言語以增飾其所無破壊其所有也若果如
此則其立言之失膠固二字豈足以盡之而又何足以
破人之梏於一己之私哉大抵古之聖賢千言萬語只
是要人明得此理此理既明則不務立論而所言無非
[010-6a]
義理之言不務正行而所行無非義理之實無有初無
此理而姑為此言以救時俗之弊者
  論西銘宗子之説
 答林侍郎
   此段推明宗子為適長之義
論西銘予曰無可疑處却是侍郎未曉其文義所以不
免致疑其餘未暇悉辯只大君者吾父母宗子一句全
錯讀了尤為明白本文之意蓋曰人皆天地之子而大
[010-6b]
君乃其嫡長子所謂宗子有君道者也故曰大君者乃
吾父母之宗子爾非如侍郎所説既為父母又降而為
子也林曰宗子如何是嫡長子予曰此正以繼禰之宗
為喻爾繼禰之宗兄弟宗之非父母之嫡長子而何此
事他人容或不曉侍郎以禮學名家豈不曉乎林乃俛
首無説而去然意象殊不平
  論西銘天地之塞之説
 答黄道夫
[010-7a]
   此段謂五行天常感動之善
西銘天地之塞似亦着擴充字未得但謂充滿乎天地
之間莫非氣而吾所得以為形骸者皆此氣耳天地之
帥則天地之心而理在其間也五行謂金木水火土耳
各一其性則為仁義禮智信之理而五行各專其一人
則兼備此性而無不善及其感動則中節者為善不中
節者為不善也
 通書類
[010-7b]
  論通書周子立言之意
 答方伯謨
   此段以男女善惡明隂陽之説以他書文義明
   中正仁義之道
所論隂陽男女之説則未然天地之間隂陽而已以人
分之則男女也以事言之則善惡也何適而不得其類
哉中正仁義如君子時中順受其正仁者愛人義以為
質之類皆周子之意他處有不同者各随所主而言初
[010-8a]
不相妨如子貢以學不厭為智教不倦為仁而中庸則
以成已為仁成物為智此類亦可推矣
  論通書繼善成性之説
 答廖子晦
   此段以物之未形則屬乎陽形器已定則屬乎
   隂
繼善成性分屬隂陽乃通書首章之意但熟讀之自可
見矣蓋天地變化不為無隂然物之未形則屬乎陽物
[010-8b]
正其性不為無陽然形器已定則屬乎隂嘗讀張忠定
公語云公亊未着字以前屬陽着字以後屬隂似亦窺
見此意
  論通書幾字之義
 答蔡西山
   此段謂通書中拈出幾字最為的當
所喻以禮為先之説又似識造化之方不免倚於一物
未是親切工夫耳大抵濓溪先生説得的當通書中數
[010-9a]
數拈出幾字要當如此瞥地即自然有箇省力處無規
矩中却有規矩未造化時已有造化然後本隠之顯推
見至隠無處不脗合也
  論通書誠幾徳之義
 答蔡西山
   此段謂誠幾徳便是太極二五
通書注脩改甚精元來誠幾徳便是太極二五此老些
子活計盡在裏許也前後把他讀了幾過都不曾見此
[010-9b]
意思於此益知讀書之難也
  論通書通復繼善成性之意
 答張元徳洽/
   此段以感物而動是通寂然不動是復
來書所喻通復二字甚密然亦有未切處繼之者善云
者道化流行萬物方資以始而未實也成之者性云者
物生已實造化與物各藏其用而無所為也在人則感
物而動者通也寂然不動者復也以此推之圖象隠然
[010-10a]
不待多言而自可黙喻矣
 正䝉類
  論通貫為一之義
 答江彦謀
   此段謂學貴循序庶免躐等妄意之失
所論正䝉大旨則恐失之太容易爾天道之極致物我
固為一矣然豈獨物我之間騐之蓋天地鬼神幽明隠
顯本末精粗無不通貫而為一也正䝉之㫖誠不外是
[010-10b]
然聖賢言之則已多矣正䝉之作復何為乎恐須反覆
研究其説求其所以一者而合之於其所謂一者必銖
銖而較之至於鈞而必合必寸寸而度之至於丈而不
差然後為得也孟子曰博學而詳説之將以反説約也
正為是爾今學之未博説之未詳而遽欲一言探其極
致則是銖兩未分而臆料鈞石分寸不辯而目計丈引
不惟精粗二致大小殊觀非所謂一以貫之者愚恐小
差積而大繆生所謂鈞石丈引者亦不得其真矣此躐
[010-11a]
等妄意之蔽世之有志於為己之學而未知其方者其
病每如此也明道先生行狀云先生教人自致知至於
知止誠意至於平天下洒掃應對至於窮理盡性循循
有序病世之學者舍近而趨逺處下而窺髙所以輕自
大而卒無得也
 啟䝉類
  論推求卦畫蓍數之義
 答劉徳秀
[010-11b]
   此段謂啟䝉之書本為卜筮而作
所喻讀易甚善此事本為卜筮而作其言皆依象數以
斷吉凶今其法已不傳諸儒之言象數者例皆穿鑿言
義理者又大汗漫故其言為難讀此本義啟䝉所以作
也然本義未能成書而為人竊出再行模印有誤觀覽
啟䝉本欲學者且就大傳所言卦畫蓍數推尋不須過
為浮説而自今觀之如論河圖洛書亦未免有剰語要
之此書真是難讀不若詩書論孟之明白而易曉也幸
[010-12a]
細思之
  論推求初三三揲之法
 答蔡西山
   此段謂以揲之次而分奇偶
啟䝉近又推得初揲之餘不五則九其數皆奇而其為
數之實五三而九一亦應圍三徑一之數第二三揲之
餘不四則八其數皆偶而其為數之實四八皆二亦應
圍四用半之數是三揲之次亦己自有奇偶之分若第
[010-12b]
三三揲不掛則不復有此差别矣
 參同契類
  論參同納甲之法
 答袁侍郎
   此段謂參同雖不為明易而設可推而通亦無
   害於易
參同之書本不為明易乃姑借此納甲之法以寓其行
持進退之候異時每欲學之而不得其傳無下手處不
[010-13a]
敢輕議然其所言納甲之法則今所謂京房占法見於
火珠林者是其遺説沈存中筆談解釋甚詳亦自有理
參同所云甲乙丙丁庚辛者乃以月之昏旦出没言之
非以分六卦之方也此雖非為明易而設然易中無所
不有茍其言自成一説可推而通則亦無害於易恐不
必輕肆詆排也
  論晦朔弦望之氣
 答蔡西山
[010-13b]
   此段以一息之間便為晦朔弦望之理
參同之説子細推尋見得一息之間便有晦朔弦望上
弦者氣之方息自上而下也下弦者氣之方消自下而
上也望者月之盈也日沉於下而月圓而上也晦朔之
間者日月之合乎上所謂舉水以滅火金來歸性初之
類是也眼中見得了了如此但無下手處耳
 近思錄類
  論銓次近思錄之義
[010-14a]
 與吕東萊
   此段專論近思錄銓集事件次序并求跋於東
   萊
近思錄近令抄作册子亦自可觀但向時嫌其太髙去
却數段如太極及明道/論性之類也今看得似不可無以顔子論為
首章却非專論道體自合入第二卷作第/一段又事親居家
事直在第九卷亦似太緩今欲别作一卷令在出處之
前乃得其序卷中添却數段草卷附呈不知尊意如何
[010-14b]
第五倫事閫範中亦不載不記曾講及否不知去取之
意如何因來告諭及也此書若欲行之須更得老兄數
字繫於目録之後致丁寧之意為佳千萬勿吝也
  論纂集近思錄之意
 答或人
   此段謂此書乃入道之漸學者當熟看浹洽通
   曉
近思錄本為學者不得徧觀諸先生之書故掇其要切
[010-15a]
者使有入道之漸若已看得浹洽通曉自當推類旁通
以致其博若看得未熟只此數卷之書尚不能曉會何
暇盡求頭邊所載之書而悉觀之乎又云少輟工夫取
而詳味不知是輟何功夫此語尤不可曉
 
 
 
 
[010-15b]
 
 
 
 
 
 
 
 經濟文衡前集卷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