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a0026 張子全書-宋-張戴 (master)


[009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張子全書巻九
易說上
  乾
乾元亨利貞
 乾之四德終始萬物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
 然推本而言當父母萬物
 明萬物資始故不得不以元配乾坤其偶也故不得
[009-1b]
 不以元配坤
 天下理得元也㑹而通亨也說諸心利也一天下之
 動正也
 貞者專靜也
 不曰天地而曰乾坤言天地則有體言乾坤則无形
 故性也者雖乾坤亦在其中
初九潛龍勿用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
 大而得易簡之理當成位乎天地之中時舍而不
[009-2a]
 受命乾九二有焉及夫化而聖矣造而位天德矣則
 富貴不足以言之
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九四或躍在淵无

 處隂故曰在淵
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上九亢龍有悔用九見羣龍
无首吉彖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綂天雲行雨施品
物流形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乗六龍以御天乾道變
[009-2b]
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
 雲行雨施散而无不之也言乾發揮徧被於六十四
 卦各使成象變言其著化言其漸萬物皆始故性命
 之各正惟君子為能與時消息順性命躬天德而誠
 之行也精義時措故能保合太和健利且正孟子所
 謂終始條理集大成於聖智者歟易曰大明終始六
 位時成時乗六龍以御天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
 太和乃利貞其此之謂乎
[009-3a]
 乾道變化各正性命此謂六爻言天道變化趨時者
 六爻各隨時自正其性命謂六位隨時正性命各有
 一道理盖為時各不同
首出庶物萬國咸寧
 不一則乖競
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潛龍勿用陽在下也見
龍在田德施普也終日乾乾反復道也
 道行也所行即是道易亦言天行健天道也
[009-3b]
或躍在淵進无咎也
 或躍進退皆可在淵者性退也故指其極而言也
飛龍在天大人造也
 乾之九五曰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乃大人造位天德
 成性躋聖者耳若夫受命首出則所性不存焉故不
 曰位乎君位而曰位乎天德不曰大人君矣而曰大
 人造也
 成性則躋聖而位天德乾九二正位於内卦之中有
[009-4a]
 君德矣而非上治也九五言上治者通言乎聖人之
 德聖人之性捨曰君而謂之天見大人德與位之者
 皆造也
 至健而易至順而簡故其險其阻不可階而升不可
 逸而至仲尼猶天九五飛龍在天其致一也
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用九天德不可為首也文言曰
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㑹也利者義之和也貞者事
之幹也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嘉㑹足以合禮利物足以
[009-4b]
和義貞固足以幹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

 仁綂天下之善禮嘉天下之㑹義公天下之利信一
 天下之動
初九曰潛龍勿用何謂也子曰龍德而隠者也不易乎
世不成乎名遯世无悶不見是而无悶樂則行之憂則
違之確乎其不可拔潛龍也
 孔子喜弟子之不仕盖為德未成則不可以仕是行
[009-5a]
 而未成者也故潛勿用龍德而未顯者也不成名不
 求聞也養實而已樂行憂違不可與德者語也用則
 行舍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顔子龍德而隠故遯世
 不見知而不悔直與聖者同能
 遯世不見知而不悔聖人不為沽激之行以求時知
 依乎中庸人莫能知以此自信不知悔也大而得簡
 易之理當成位乎天地之中時舍而不受命乾九二
 有焉及夫化而聖矣造而位天德矣則富貴不足以
[009-5b]
 言之
 樂則行之憂則違之主於吾志而已无所求於外故
 善世博化龍德而見也潛而未見則為己而已不暇
 及夫人者也
 孟子不得已而用潛龍者也顔子不用潛龍者也孟
 子主教故湏說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
九二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龍德而正中
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謹閑邪存其誠善世而不伐德
[009-6a]
博而化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
 庸言庸行盖天下經德達道大人之德施於是者博
 矣天下之文明於是著矣然非窮變化之神以時措
 之宜則或陷於非禮之禮非義之義此顔子所以求
 龍德而正中乾乾進德思處其極未敢以方體之常
 安吾止也
 顔氏求龍德正中而未見其止故擇中庸得一善則
 拳拳服膺歎夫子忽焉前後也乾三四位過中重剛
[009-6b]
 時不可舍庸言庸行不足以濟之雖大人之盛有所
 不安外趨變化内正性命故其危其疑艱於見德者
 時不得舍也九五大人化矣天德位矣成性聖矣故
 旣曰利見大人又曰聖人作而萬物覩亢龍以位畫
 為言若聖人則不失其正何亢之有德博而化言化
 物也以其善世即是化也善其身自化也兼善天下
 則是化物也知化則是德化聖人自化也化之況味
 在學者未易見焉但有此次序
[009-7a]
九三曰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何謂也子曰君
子進德修業忠信所以進德也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
也知至至之可與幾也知終終之可與存義也是故居
上位而不驕在下位而不憂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
无咎矣
 乾九三修辭立誠非繼日待旦如周公不足以終其
 業
 忠信所以進德學者止是一誠意耳若不忠信如何
[009-7b]
 進德不驕德當至也不憂業當終也
 適在不安之位故曰因其時
 求致用者幾不可緩將進德者渉義必精此君子所
 以立多凶多懼之地乾乾德業不少懈於趨時也知
 至極盡其所知也
九四曰或躍在淵无咎何謂也子曰上下无常非為邪
也進退无恒非離羣也君子進德修業欲及時也故无

[009-8a]
 以陽居隂故曰在淵位非所安故或以躍德非為邪
 故進退上下惟義所適惟時所合故曰欲及時也能
 如此擇義則无咎也
 九四以陽居隂故曰在淵能不忘於躍乃可免咎非
 為邪也終其義也
九五曰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同聲相應同
氣相求水流溼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
覩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則各從其類也
[009-8b]
 谷神能象其聲而應之非謂能報以律呂之變也猶
 卜筮叩以是言則報以是物而已易謂同聲相應是
 也王弼謂命呂者律語聲之變非此之謂也聖人作
 萬物覩故利見大人
 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此一章止為飛龍在
 天而發龍虎水火之喻盖明各逐一類去本在上者
 却上去本在下者却逐下德性本得乎天者今復在
 天是各從其類也
[009-9a]
上九曰亢龍有悔何謂也子曰貴而无位髙而无民賢
人在下位而无輔是以動而有悔也
 亢而自喪之也
潛龍勿用下也見龍在田時舍也終日乾乾行事也或
躍在淵自試也飛龍在天上治也亢龍有悔窮之災也
乾元用九天下治也
 居大中安止之地至于三四則不得所安也
 聖人神其德不私其身故乾乾自强所以成之於天
[009-9b]
 耳
潛龍勿用陽氣潛藏見龍在田天下文明終日乾乾
與時偕行或躍在淵乾道乃革飛龍在天乃位乎天德
亢龍有悔與時偕極
 顔子未成性是為潛龍亦未肯止于見龍盖以其德
 其時則須當潛顔子與孟子時異顔子有孔子在可
 以不顯孟子則處師道亦是已老故不得不顯耳九
 二九三九四至上九皆是時也九四曰上下无常非
[009-10a]
 為邪也進退无恒非離羣也君子進德修業欲及時
 也此時可上可下可進可退非為邪也即是直也天
 道不越乎直直方大則不須習行之自无不利非為
 邪則是陟降庭止也進德修業欲及時即是无然畔
 援无然歆羨誕先登于岸也言无畔去亦无援引亦
 无歆向亦無羨而不為誕知登于岸耳岸所處地位
 也此與進无咎同意惟志在位天德而已位天德大
 人成性也九三九四大體相似此二時處危難之大
[009-10b]
 聖人則事天愛民不恤其他誕先登于岸九五大人
 造也造成就也或謂造為至意亦可大人成性則聖
 也化化則純是天德也聖猶天也故不可階而升聖
 人之教未嘗以性化責人若大人則學可至也位天
 德則神神則天也故不可以神屬人而言莊子言神
 人不識義理也又謂至人真人其辭險窄皆无可取
 孟子六等至於神則不可言人也上九亢龍縁卦畫
 而言須分初終終則自是亢極言君位則易有極之
[009-11a]
 理聖人之分則安有過亢
 易雖以六爻為次序而言如此則是以典要求也乾
 初以其在初處下況聖修而未成者可也上以居極
 位畫為亢聖人則何亢之有若二與三皆大人之事
 非謂四勝於三三勝於二五又勝於四如此則是聖
 可階也三四與二皆言所遇之時二之時平和見龍
 在田者則是可止之處也時舍時止也以時之和平
 故利見不至於有害三四則皆時為難危又重剛又
[009-11b]
 不中至九五則是聖人極致處不論時也飛龍在天
 況聖人之至若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大人與聖人自
 是一節妙處精義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
 也以理計之如崇德之事尚可勉勉修而至若大人
 以上事則无修故曰過此以往未之或知言不可得
 而知也直待己實到窮神知化是德之極盛處也然
 而人為者不過大人之事但德盛處惟己知之黙而
 成之不言而信不怒而威如此方是成就吾之所行
[009-12a]
 大人之事而已故於此爻却說大人者與天地合其
 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
 如此則是全與天地一體然不過是大人之事惟是
 心化也故嘗謂大可為也大而化不可為也在熟而
 已盖大人之事修而可至化則不可加功加功則是
 助長也要在乎仁熟而已然而至於大以上自是住
 不得言在熟極有意大與聖難於分别大以上之事
 如禹稷臯陶輩猶未必能知然須當皆謂之聖人盖
[009-12b]
 為所以接人者與聖同但已自知不足不肯自以為
 聖如禹之德斯可謂之大矣其心以天下為己任規
 模如此又克己若禹則與聖人直无間别孔子亦謂
 禹於吾无間然矣久則須至堯舜有人於此敦厚君
 子无少異聖人之言行然其心與真仲尼須自覺有
 殊在他人則安能分别當時至有以子貢為賢於仲
 尼者惟子貢則自知之人能以大為心常以聖人之
 規模為己任久於其道則須化而至聖人理之必然
[009-13a]
 如此其大即是天也又要細宻處行之并暗隙不欺
 若心化處則誠未易至孔子猶自謂若聖與仁則吾
 豈敢儻曰吾聖矣則人亦誰能知故曰知我者其天
 乎然則必九五言乃位乎天德盖自成聖實到也不
 言首出所性不存焉其實天地也不曰天地而曰天
 德言德則德位皆造故曰大人造也至此乃是大人
 之事畢矣五乾之極盛處故以此當聖人之成德言
 乃位即是實到為己有也若由思慮勉勉而至者止
[009-13b]
 可言知不可言位也乃位則實在其所矣大抵語勉
 勉者則是大人之分也勉勉則猶或有退少不勉勉
 斯退矣所以須學問進德修業欲成性也成性則縱
 心皆天也所以成性則謂之聖者如夷之清惠之和
 不必勉勉彼一節而成性若聖人則於大以成性
 剛健故應乎天文明故時行
 乾二五皆正中之德五則曰大人造也又曰聖人作
 而萬物覩大人而升聖乃位乎天德也不言帝王而
[009-14a]
 言天德位不足道也所性不存焉潛龍自是聖人之
 德備具但未發見
 見龍成性至飛龍則位天德
乾元用九乃見天則乾元者始而亨者也利貞者性情

 利貞者性情也以利解性以貞解情利流通之義貞
 者實也利快利也貞實也利性也貞情也情儘在氣
 之外其發見莫非性之自然快利盡性所以神也情
[009-14b]
 則是實事喜怒哀樂之謂也欲喜者如此喜之欲怒
 者如此怒之欲哀欲樂者如此樂之哀之莫非性中
 發出實事也
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大哉乾乎剛
健中正純粹精也六爻發揮㫄通情也
 剛健中正中爻之德
 剛健中正純粹精也主以中正為精也六爻發揮言
 時各異㫄通情也情猶言用也六爻擬議各正性命
[009-15a]
 其乾德㫄通不失大和而和且正也
時乗六龍以御天也雲行雨施天下平也君子以成德
為行日可見之行也
 成德為行德成自信而不疑所以日見于外可也
潛之為言也隠而未見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君
子學以聚之問以辯之寬以居之仁以行之
 君子之道成身成性以為功者也未至於聖皆行未
 成之地耳顔子之徒隠而未見行而未成故曰吾聞
[009-15b]
 其語矣未見其人也龍德而隠聖修而未成者也非
 如學者之未成凡言龍喻聖也若顔子可以當之雖
 伯夷之學猶不可言龍龍即聖人之德顔子則術正
 也
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九三重剛而不中上
不在天下不在田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无咎矣九
四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不在人故或之
或之者疑之也故无咎
[009-16a]
 此以六畫分三才也以下二畫屬地則四逺於地故
 言中不在人若三則止言不在天在田而已
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
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
且弗違而况於人乎况於鬼神乎亢之為言也知進而
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亾知得而不知喪其唯聖人乎知進
退存亾而不失其正者其唯聖人乎
 浩然无間則天地合德照无偏係則日月合明天地
[009-16b]
 同流則四時合序酬酢不倚則鬼神合吉凶
 天地合德日月合明然後能无方无體然後无我先
 後天而不違順至理以推行知无不合也雖然得聖
 人之任皆可勉而至猶不害於未化爾
  坤
坤元亨利牝馬之貞君子有攸往先迷後得主利西南
得朋東北喪朋安貞吉
 以西南為得朋乃安貞之德也以東北為喪朋雖得
[009-17a]
 主有慶而不可懐也西南土之位東北木之位也
 西南得朋東北喪朋江沱之間有嫡不以其媵備數
 是不能喪朋也媵遇勞而无怨却是能喪朋者其卒
 嘯也歌是乃終有慶也此婦人之教大者也西南致
 養之地東北反西南者也隂陽正合則隂相對者必
 陽也西南得朋是始以類相從而來也東北喪朋喪
 朋相忘之義聴其自治不責人不望人是喪其朋也
 喪朋則有慶矣江有沱有汜有渚皆是始離而終合
[009-17b]
 之象也有嫡不以其媵備數是不能喪朋媵遇勞而
 无怨是能喪朋也以其能喪朋故能始離而終合之
 子歸自嫡也不我以不我與不我過皆言其始之不
 均一也其後也悔嫡自悔也處既安既處之處也始
 離而終旣處也歌是乃終有慶慶則同有慶
彖曰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坤厚載物德合无
疆含𢎞光大品物咸亨牝馬地類行地无疆柔順利貞
君子攸行先迷失道後順得常
[009-18a]
 坤先迷不知所從故失道後能順聽則得其常矣
西南得朋乃與類行東北喪朋乃終有慶安貞之吉應
地无疆象曰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初六履霜堅氷
至象曰履霜堅氷隂始凝也馴致其道至堅氷也六二
直方大不習无不利象曰六二之動直以方也不習无
不利地道光也
 地道之有孚者故曰光也
六三含章可貞或從王事无成有終象曰含章可貞以
[009-18b]
時發也或從王事知光大也
 六三以隂居陽不獨有柔順之德其知光大含蘊文
 明可從王事者也然不可動以躁妄故可靜一以俟
 時不可有其成功故无成乃有終也
六四括囊无咎无譽象曰括囊无咎慎不害也六五黄
裳元吉象曰黄裳元吉文在中也上六龍戰于野其血
𤣥黄象曰龍戰于野其道窮也用六利永貞象曰用六
永貞以大中也文言曰坤至柔而動也剛至靜而德方
[009-19a]
後得主而有常含萬物而化光坤道其順乎承天而時

 效法故光
 屈伸動靜終始各自别今以剛柔言之剛何嘗无靜
 柔何嘗无動坤至柔而動也剛則柔亦有剛靜亦有
 動但舉一體則有屈伸動靜終始乾行不妄則坤順
 必時也
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
[009-19b]
 餘慶餘殃百祥百殃與中庸必得之義同善者有後
 不善者无後理當然其不然者亦恐遲晚中間譬之
 瘠之或秀腴之或不秀然而不直之生也幸而免遇
 外物大抵適然耳君子則不恤惟知有義理
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
矣由辯之不早辯也易曰履霜堅氷至盖言順也直其
正也方其義也君子敬以直内義以方外
 敬以直内則不失於物義以方外則得已敬義一道
[009-20a]
 也敬所以成仁也盖敬則實為之實為之故成其仁
敬義立而德不孤直方大不習无不利則不疑其所行
也隂雖有美含之以從王事弗敢成也地道也妻道也
臣道也地道无成而代有終也天地變化草木蕃天地
閉賢人隠易曰括囊无咎无譽盖言謹也君子黄中通
理正位居體美在其中而暢於四支發於事業美之至
也隂疑於陽必戰為其嫌於无陽也故稱龍焉猶未離
其類也故稱血焉夫𤣥黄者天地之雜也天𤣥而地黄
[009-20b]
 正位居體所以應黄裳之美
  屯
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彖曰屯剛柔始交而
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
侯而不寧
 往則失其居矣
象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
 雲雷皆是氣之聚處屯聚也
[009-21a]
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
下賤大得民也
 磐桓猶言柱石磐磐石也桓桓柱也謂利建侯如柱
 石在下不可以動然志在行正也
六二屯如邅如乗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
乃字象曰六二之難乗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
 班布不進之貌
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象曰
[009-21b]
即鹿无虞以從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
 處非其地故曰入于林中虞防禁也二以乗剛有寇
 故五若可親五屯其膏故不若捨之
六四乗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象曰求而往明也
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上
六乗馬班如泣血漣如象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
 待求而往
  䝉
[009-22a]
䝉亨匪我求童䝉童䝉求我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
利貞
 禮聞取道義於人不聞取其人之身來之為言屬有
 道義者謂之來來學者就道義而學之往教者致其
 人而取教也童䝉求我匪我求童䝉是也
 教人當以次守得定不妄施易曰初筮告再三瀆瀆
 則不告是剛中之德也
彖曰蒙山下有險險而止䝉
[009-22b]
 險而止䝉蒙亨以亨行時中也夫險而不止則入于
 坎入于蹇不止則是安其危之類也以其知險而止
 也故成䝉之義方以有求童䝉求我匪我求童蒙以
 䝉而求故能時中所以亨也
 人心多則无由光明䝉雜而著著古着字雜着於物
 所以為蒙䝉昬䝉也
蒙亨以亨行時中也匪我求童䝉童䝉求我志應也初
筮告以剛中也再三瀆瀆則不告瀆蒙也䝉以養正聖
[009-23a]
功也象曰山下出泉䝉君子以果行育德
 時之義甚大如䝉亨以亨行時中也者䝉何嘗有亨
 以九二之亨行蒙者之時中故蒙所以得亨也䝉无
 遽亨之理以九二循循行時中之亨也䝉卦之義主
 之者全在九二彖之所論皆二之義教者但觀蒙者
 時之所及則道之此是亨行時也此時也正所謂如
 時雨化之如既引之中道而不使之通則是教者之
 過當時而道之使不失其正則是教者之功養其䝉
[009-23b]
 使正者聖人之功也
初六發䝉利用刑人用說桎梏以往吝象曰利用刑人
以正法也
 以柔下賢居於坎陷然无所私係用心存公雖不能
 諭人於道以辨曲直正法可也善行法者多說於任
 刑道非𢎞矣故以往吝故君子哀矜而弗喜也故一/作終
九二包䝉吉納婦吉子克家象曰子克家剛柔接也
 擇婦而納之則吉
[009-24a]
 九二以下卦之中主卦德故曰子克家以子任家必
 剛柔得中乃濟不可嚴厲也
六三勿用取女見金夫不有躬无攸利
 金夫二也不有躬履非正則不能固於一也
象曰勿用取女行不順也六四困䝉吝象曰困䝉之吝
獨逺實也六五童蒙吉象曰童䝉之吉順以㢲也
 不愿不信䝉之失正者也故䝉正如童吉與夫彖之
 義同
[009-24b]
上九擊䝉不利為寇利禦寇象曰利用禦寇上下順也
 蒙暗犯寇禦之可也以剛明極顯而寇䝉暗則傷義
 而衆不率也九二以剛居中故能包䝉而吉
  需
需有孚光亨貞吉利涉大川
 剛健而不陷而能俟時故有孚於光亨也
 訟需坎皆言有孚必然之理也又如未濟飲酒濡首
 亦言有孚義同此
[009-25a]
彖曰需須也險在前也剛健而不陷其義不困窮矣需
有孚光亨貞吉位乎天位以正中也利涉大川往有功
也象曰雲上於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
 雲上於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九五需于酒食貞吉
 未濟亦有孚于飲酒以隂在前无所施為惟於飲食
 而已
初九需于郊利用恒无咎象曰需于郊不犯難行也利
用恒无咎未失常也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終吉象曰需
[009-25b]
于沙衍在中也雖小有言以吉終也九三需于泥致宼
至象曰需于泥災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敗也六四
需于血出自穴象曰需于血順以聽也
 以柔居隂不能禦强來則聴順而辟其路
九五需于酒食貞吉象曰酒食貞吉以中正也上六入
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來敬之終吉象曰不速之客來
敬之終吉雖不當位未大失也
 上无所出故降入自穴恭以納之雖處極上不至於
[009-26a]
 失
  訟
訟有孚窒惕中吉終凶利見大人不利涉大川彖曰訟
上剛下險險而健訟訟有孚窒惕中吉剛來而得中也
終凶訟不可成也利見大人尚中正也不利涉大川入
于淵也象曰天與水違行訟君子以作事謀始初六不
永所事小有言終吉象曰不永所事訟不可長也雖小
有言其辨明也
[009-26b]
 初於正應中有隂陽之間不无訟但以隂居下體為
 柔順履險方初不永所事其理辨直故小有言終吉
 直一/作正
九二不克訟歸而逋其邑人三百户无眚象曰不克訟
歸逋竄也自下訟上患至掇也
 處險體剛好訟者也上下二隂俱非己應理為不直
 故不訟歸而逋竄使其邑人之衆无辜被禍故曰邑
 人无眚
[009-27a]
六三食舊德貞厲終吉或從王事无成象曰食舊德從
上吉也
 履非其位處險之極若能不為他累専應上九則雖
 危終吉故曰舊德以隂居陽又處成功必有悔吝故
 曰无成
九四不克訟復即命渝安貞吉象曰復即命渝安貞不
失也九五訟元吉象曰訟元吉以中正也上九或錫之
鞶帶終朝三褫之象曰以訟受服亦不足敬也
[009-27b]
 體健而比於三理為不直故不克訟
  師
師貞丈人吉无咎
 丈人過剛太公近之剛正剛中則是大人聖人得中
 道也太公則必待誅紂時雖鷹揚所以為過剛不得
 稱大人
彖曰師衆也貞正也能以衆正可以王矣剛中而應行
險而順以此毒天下而民從之吉又何咎矣象曰地中
[009-28a]
有水師君子以容民畜衆初六師出以律否臧凶象曰
師出以律失律凶也
 師出以律師之始也體柔居賤不善用律故凶
九二在師中吉无咎王三錫命象曰在師中吉承天寵
也王三錫命懐萬邦也
 懐愛萬邦故所以重將帥
六三師或輿尸凶象曰師或輿尸大无功也
 隂柔之質履不以正以此帥衆固不能一師丈人吉
[009-28b]
 非隂柔所禦
六四師左次无咎象曰左次无咎未失常也
 次之不戰之地則不失其常
六五田有禽利執言无咎長子帥師弟子輿尸貞凶
象曰長子帥師以中行也弟子輿尸使不當也
 柔居盛位見犯乃較故无咎任寄非一行師之凶也
上六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象曰大君有命以
正功也小人勿用必亂邦也
[009-29a]
 師終必推賞然小人雖有功不可胙之以土長亂也
 承猶繼世之承也
  比
比吉原筮元永貞无咎不寧方來後夫凶彖曰比吉也
比輔也下順從也原筮元永貞无咎以剛中也不寧方
來上下應也後夫凶其道窮也象曰地上有水比先王
以建萬國親諸侯
 必原筮者慎所與也
[009-29b]
初六有孚比之无咎有孚盈缶終來有它吉象曰比之
初六有它吉也
 柔而无應能擇有信者親之已之誠素著顯終有他
 吉比好先也
六二比之自内貞吉象曰比之自内不自失也
 愛自親始人道之正故曰貞吉
六三比之匪人象曰比之匪人不亦傷乎
 履非其正比之必匪其人故可傷
[009-30a]
六四外比之貞吉象曰外比於賢以從上也九五顯比
王用三驅失前禽邑人不誡吉象曰顯比之吉位正中
也舍逆取順失前禽也邑人不誡上使中也上六比之
无首凶象曰比之无首无所終也
 失前禽謂三面而驅意在緩逸之不務殺也順奔然
 後取之故被傷者少也
 以剛居中而顯明比道伐止有罪不為濫刑故邑人
 不誡為上用中此之謂也不比者不懲非用中也故
[009-30b]
 比必顯之然殺不可務也一云上使中者付得其人
 也
  小畜
小畜亨宻雲不雨自我西郊彖曰小畜柔得位而上下
應之曰小畜健而㢲剛中而志行乃亨宻雲不雨尚往
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象曰風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
文德
 自我西郊剛陽之氣進而不已也
[009-31a]
初九復自道何其咎吉象曰復自道其義吉也
 以理而升進之於應也
九二牽復吉象曰牽復在中亦不自失也
 初反自道三為說輻二以彚征在中故未為失
九三輿說輻夫妻反目象曰夫妻反目不能正室也
 近而相比故說輻而不能進反為柔制故曰反目非
 其偶也故不能正其室
六四有孚血去惕出无咎象曰有孚惕出上合志也
[009-31b]
 以隂居隂其體不躁故曰有孚能上比於五與之合
 志雖為羣下所侵被傷而去懐懼而出於義无咎
九五有孚攣如富以其鄰象曰有孚攣如不獨富也上
九旣雨旣處尚德載婦貞厲月幾望君子征凶象曰旣
雨既處德積載也君子征凶有所疑也
 六四為衆陽之主已能接之以信攣如不疑則亦為
 衆所歸故曰富以其鄰
  履
[009-32a]
履虎尾不咥人亨彖曰履柔履剛也說而應乎乾是以
履虎尾不咥人亨
 說雖應乾而二不累五也
剛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
 无隂柔之累故不疚此所以正一卦之德也
象曰上天下澤履君子以辯上下定民志初九素履往
无咎象曰素履之往獨行願也
 隂累不干无應於上故其履潔素
[009-32b]
九二履道坦坦幽人貞吉象曰幽人貞吉中不自亂也
 中正不累无援於上故中不自亂得幽人之正
六三眇能視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為于大君象
曰眇能視不足以有明也跛能履不足以與行也咥人
之凶位不當也武人為于大君志剛也
 大君者為衆爻之主也武人者剛而不德也
九四履虎尾愬愬終吉象曰愬愬終吉志行也
 二五不累於己處多懼之地近比於三能常自危則
[009-33a]
 志願終吉陽居隂故不自肆常自危也
九五夬履貞厲象曰夬履貞厲位正當也上九視履考
祥其旋元吉象曰元吉在上大有慶也
 視所履以考求其吉莫如旋而反下則獲應而有喜
 也
 乗剛未安其進也寧旋
  泰
泰小往大來吉亨彖曰泰小往大來吉亨則是天地交
[009-33b]
而萬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内陽而外隂内健而
外順内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長小人道消也象曰天
地交泰后以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
初九㧞茅茹以其彚征吉象曰㧞茅征吉志在外也九
二包荒用馮河不遐遺朋亡得尚于中行象曰包荒得
尚于中行以光大也
 中行中立之行也若朋比則未足尚也舜文之大不
 是過也
[009-34a]
九三无平不陂无往不復艱貞无咎勿恤其孚于食有
福象曰无往不復天地際也
 因交與之際以著戒能艱貞則享福可必
六四翩翩不富以其鄰不戒以孚象曰翩翩不富皆失
實也不戒以孚中心願也
 隂陽皆未安其分故家不富志不寧
六五帝乙歸妹以祉元吉象曰以祉元吉中以行願也
 雖隂陽義反取交際為大義
[009-34b]
上六城復于隍勿用師自邑告命貞吝象曰城復于隍
其命亂也
 泰極則否非力所支故不可以師其勢愈亂正以命
 令諭衆然終吝道也故知者先幾艱貞无咎著戒未
 然也
  否
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彖曰否之匪人不利
君子貞大往小來則是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上下
[009-35a]
不交而天下无邦也内隂而外陽内柔而外剛内小人
而外君子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象曰天地不交否君
子以險德辟難不可榮以禄
 盖言上下不交便天下无邦有邦而與无邦同以不
 成國體也在天下他國皆无道只一邦治亦不可言
 天下无道須是都不治然後是天下无道也於否之
 時則天下无邦也古之人一邦不治别之一邦直至
 天下皆无邦可之則止有隠耳无道而隠則惟是有
[009-35b]
 朋友之樂而已子欲居九夷未敢必天下之无邦或
 夷狄有道於今海上之國儘有仁厚之治者
初六㧞茅茹以其彚貞吉亨象曰㧞茅貞吉志在君也
 柔順處下居否以靜者也能以類正吉而必亨不事
 茍合志在得主者歟
六二包承小人吉大人否亨象曰大人否亨不亂羣也
 處二隂之間上順下容衆不可異故其道否乃亨
六三包羞象曰包羞位不當也
[009-36a]
 處否而進履非其位非知恥者也
九四有命无咎疇離祉象曰有命无咎志行也
 居否之世以陽處隂有應於下故雖有所命无咎也
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繫于苞桑象曰大人之吉
位正當也上九傾否先否後喜象曰否終則傾何可長

 以亡為懼故能休其否
 包桑從下叢生之桑叢生則其根牢書云厥草惟包
[009-36b]
 如竹叢蘆葦之類河朔之桑多從根斬條取葉其生
 叢然
  同人
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貞彖曰同人柔得位得
中而應乎乾曰同人同人曰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乾
行也文明以健中正而應君子正也唯君子為能通天
下之志象曰天與火同人君子以類族辨物
 不能與人同未足為正也
[009-37a]
 天下之心天下之志自是一物天何常有如此間别
初九同人于門无咎象曰出門同人又誰咎也六二同
人于宗吝象曰同人于宗吝道也九三伏戎于莽升其
高陵三嵗不興象曰伏戎于莽敵剛也三嵗不興安行
也九四乗其墉弗克攻吉象曰乗其墉義弗克也其吉
則困而反則也九五同人先號咷而後笑大師克相遇
象曰同人之先以中直也大師相遇言相克也上九同
人于郊无悔象曰同人于郊志未得也
[009-37b]
 二與五應而為佗間已直人曲望之必深故號咷也
 師直而壯義同必克故遇而後笑
  大有
大有元亨彖曰大有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應之曰大
有其德剛健而文明應乎天而時行是以元亨
 柔得盛位非所固有故曰大有
 剛健故應乎天文明故時行
象曰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惡揚善順天休命
[009-38a]
 柔能大有非天道也乃天命也故曰順天休命遏惡
 揚善勉衆也
初九无交害匪咎艱則无咎象曰大有初九无交害也
 二應於五三能自通四匪其㫄惟初无交故有害然
 非其咎
九二大車以載有攸往无咎象曰大車以載積中不敗
也九三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弗克象曰公用亨于天子
小人害也
[009-38b]
 非柔中文明之主不能察非剛健不私之臣不能通
 故曰小人弗克
九四匪其彭无咎象曰匪其彭无咎明辯晳也六五厥
孚交如威如吉象曰厥孚交如信以發志也威如之吉
易而無備也
 人威重有德望則人自畏服易曰厥孚交如威如吉
 君子以至誠交人然後有威重威如之吉易而无備
 也君子至平易有何闗防擬備惟以抑抑威儀為德
[009-39a]
 之隅儼然人望而畏之旣易而無備則威如乃吉也
上九自天祐之吉无不利象曰大有上吉自天祐也
 以剛而下柔居上而志應於中故曰履信思順又以
 尚賢盖五陽一隂又無物以間焉耳剛柔相求情也
 信也
  謙
謙亨君子有終彖曰謙亨天道下濟而光明
 止於下故光明
[009-39b]
地道卑而上行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
神害盈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謙尊而光卑而不可
踰君子之終也
 人樂尊之故光而不掩志下於人故人不能加天以
 廣大自然取貴人自要尊大須意我固必欲順己尊
 己又悅己之情此所以取辱取怒也謙尊而光卑而
 不可踰夫尊者謙則更光卑者己謙又如何踰之此
 天德至虚者焉以其能謙故尊而益光卑又無人可
[009-40a]
 踰盖已謙矣復如何踰越也謙天下之良德
象曰地中有山謙君子以裒多益寡稱物平施
 隠髙於卑謙之象也
 易大象皆是實事卦爻小象則容有寓意而已言風
 自火出家人家人之道必自烹飪始風風也教也盖
 言教家人之道必自此始也又如言木上有水井則
 明言井之實事也又言地中有山謙夫山者崇高之
 物非謙而何又如言雲雷屯雲雷皆是氣之聚處屯
[009-40b]
 聚也
 多者寡者皆量宜下之
初六謙謙君子用涉大川吉象曰謙謙君子卑以自牧

 牧逸也
六二鳴謙貞吉象曰鳴謙貞吉中心得也
 體柔居正故以謙獲譽與上六之鳴異矣故曰貞吉
九三勞謙君子有終吉象曰勞謙君子萬民服也
[009-41a]
 中心安之也有終則吉人則難能
六四无不利撝謙象曰无不利撝謙不違則也
 裒多益寡无不盡道舉措皆謙
六五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无不利象曰利用侵伐征
不服也上六鳴謙利用行師征邑國象曰鳴謙志未得
也可用行師征邑國也
 下應於三其迹顯聞故曰鳴謙最上用謙為衆所服
 故利用行師然聲鳴其謙必志有求焉非如六二之
[009-41b]
 正也三止於下如邑國之未賔也一云鳴謙則師有
 名
  豫
豫利建侯行師彖曰豫剛應而志行順以動豫豫順以
動故天地如之而况建侯行師乎
 上動而下不順非建侯行師之利也
天地以順動故日月不過而四時不忒聖人以順動則
刑罰清而民服豫之時義大矣哉象曰雷出地奮豫先
[009-42a]
王以作樂崇德殷薦之上帝以配祖考
 王者之樂莫大於是
初六鳴豫凶象曰初六鳴豫志窮凶也
 知幾者上交不諂今得應於上豫獨著聞終凶之道
 也故几豫之理莫若安其分動以義也
六二介于石不終日貞吉象曰不終日貞吉以中正也
六三盱豫悔遲有悔象曰旴豫有悔位不當也九四由
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簪象曰由豫大有得志大行也六
[009-42b]
五貞疾恒不死象曰六五貞疾乗剛也恒不死中未亡
也上六㝠豫成有渝无咎象曰㝠豫在上何可長也
 不終日貞吉言疾正則吉也六二以隂居隂獨无累
 於四故其介如石坤體柔順以其在中而靜何俟終
 日必知幾而正矣體順用中以隂居隂堅介如石故
 在理則悟為豫之吉莫甚焉不以悅豫而流也
  隨
隨元亨利貞无咎彖曰隨剛來而下柔動而說隨大亨
[009-43a]
貞无咎而天下隨時隨時之義大矣哉象曰澤中有雷
隨君子以嚮晦入宴息
 上九下居於初也故曰剛來下柔
初九官有渝貞吉出門交有功象曰官有渝從正吉也
出門交有功不失也
 言凡所治務能變而任正不膠柱也處隨之初為動
 之主心無私係故能動必擇義善與人同者也
六二係小子失丈夫象曰係小子弗兼與也六三係丈
[009-43b]
夫失小子隨有求得利居貞象曰係丈夫志舍下也
 舍小隨大所求可得必守正不邪乃吉
九四隨有獲貞凶有孚在道以明何咎象曰隨有獲其
義凶也有孚在道明功也
 以陽居隂利於比三則凶也處隨之世為衆所附茍
 利其獲凶之道也能以信存道則功業可明无所咎
 矣
九五孚于嘉吉象曰孚于嘉吉位正中也上六拘係之
[009-44a]
乃從維之王用亨于西山象曰拘繫之上窮也
 處隨之世而剛正宅尊善為衆信故吉或曰孚於二
 則吉
  蠱
蠱元亨利涉大川
 元亨然後利涉大川
先甲三日後甲三日彖曰蠱剛上而柔下㢲而止蠱
 憂患内萌蠱之謂也泰終反否蠱之體也弱而止待
[009-44b]
 能之時也
蠱元亨而天下治也利涉大川往有事也先甲三日後
甲三日終則有始天行也象曰山下有風蠱君子以振
民育德
 後甲三日成前事之終先甲三日善後事之始也剛
 上柔下故可為之倡是故先甲三日以蠲其法後甲
 三日以重其初明終而復始通變不窮也至於㢲之
 九五以其上下皆柔故必无初有終是故先庚後庚
[009-45a]
 不為物首也於甲取應物而動順乎民心也一本為/事之倡
 法一/作治
初六幹父之蠱有子考无咎厲終吉象曰幹父之蠱意
承考也
 處下不係應於上如子之專制雖意在承考然亦危
 厲以其柔㢲故終吉
九二幹母之蠱不可貞象曰幹母之蠱得中道也
 處中用㢲以剛係柔幹母之蠱得剛柔之中也
[009-45b]
九三幹父之蠱小有悔无大咎象曰幹父之蠱終无咎

 義如初六小有悔者以其剛也
六四裕父之蠱往見吝象曰裕父之蠱往未得也
 裕父之蠱不能為父除患能寬裕和緩之而已以柔
 居隂失之太柔故吝正固乃可幹事以柔致逺往未
 得也
六五幹父之蠱用譽象曰幹父用譽承以德也
[009-46a]
 雖天子必有繼也故亦云幹父之蠱
上九不事王侯高尚其事象曰不事王侯志可則也
 隠居以求其志故可則也
  臨
臨元亨利貞至于八月有凶彖曰臨剛浸而長說而順
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道也至于八月有凶消不久
也象曰澤上有地臨君子以教思无窮容保民无疆
 臨言有凶者大抵易之於爻變陽至二便為之戒恐
[009-46b]
 有過滿之萌未過中已戒猶履霜堅氷之義及泰之
 三曰无平不陂无往不復皆過中之戒也
初九咸臨貞吉象曰咸臨貞吉志行正也
 臨為剛長已志應上故雖感而行正也
九二咸臨吉无不利象曰咸臨吉无不利未順命也
 非咸則有上下之疑有所不利
六三甘臨无攸利既憂之无咎象曰甘臨位不當也既
憂之咎不長也
[009-47a]
 體說乗剛故甘邪說求容而以臨物安有所利能自
 憂懼庶可免咎
六四至臨无咎象曰至臨无咎位當也
 以隂居隂體順應正盡臨之道雖在剛長可以无咎
 正一/作說
六五知臨大君之宜吉象曰大君之宜行中之謂也
 順命行中天子之宜
上六敦臨吉无咎象曰敦臨之吉志在内也
[009-47b]
 體順則无所違極上則无所進不以无應而志在於
 臨故曰敦臨志在内也
  觀
觀盥而不薦有孚顒若
 盥求神而薦䙝也
彖曰大觀在上順而㢲中正以觀天下觀盥而不薦有
孚顒若下觀而化也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
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象曰風行地上觀先王以省方
[009-48a]
觀民設教
 内順外㢲示民以順而外從㢲此祭所以為教之本
 故盥而不薦中正以觀天下又曰大觀在上皆謂五
 也凡言觀我生亦皆謂五也天不言藏其用而四時
 行神道如盥而不薦之類盥簡潔而神薦䙝近而煩
 也
 有兩則須有感然天之感有何思慮莫非自然聖人
 則能用感何謂用感凡教化設施皆是用感也作於
[009-48b]
 此化於彼者皆感之道聖人以神道設教是也
 天不言而四時行聖人設教而天下服誠於此動於
 彼神之道歟
初六童觀小人无咎君子吝象曰初六童觀小人道也
 所觀者末小人之道施於君子則吝
六二闚觀利女貞象曰闚觀女貞亦可醜也
 得婦人之道雖正可羞
六三觀我生進退象曰觀我生進退未失道也
[009-49a]
 觀上所施而進退雖以隂居陽於道未失以其在下
 卦之體而應於上故曰進退
六四觀國之光利用賔于王象曰觀國之光尚賔也
 體柔㢲而以隂居下賔之必无過也故利下一/作隂
九五觀我生君子无咎象曰觀我生觀民也
 觀我所自出者
上九觀其生君子无咎象曰觀其生志未平也
 以剛陽極上之德居不臣不任之位以觀國家之政
[009-49b]
 志有所未平也有君子循理之心則可免咎俯視九
 五之為故曰觀其生
  噬嗑
噬嗑亨利用獄彖曰頥中有物曰噬嗑噬嗑而亨
 子路禮樂文章未足盡為政之道以其重然諾言為
 衆信故片言可以折獄如易利用獄利用刑人皆非
 卦爻盛德適能是而已焉
剛柔分動而明雷電合而章
[009-50a]
 九五分而下初六分而上故曰剛柔分合而章合而
 成文也
柔得中而上行雖不當位利用獄也象曰雷電噬嗑先
王以明罰勅法
 六自初而進之於五故曰上行
初九屨校滅趾无咎象曰屨校滅趾不行也
 戒之在初小懲可止故无咎
六二噬膚滅鼻无咎象曰噬膚滅鼻乗剛也
[009-50b]
 六三居有過之地而已噬之乗剛而動為力不勞動
 未過中故无咎
六三噬腊肉遇毒小吝无咎象曰遇毒位不當也
 所間在四四為剛陽故曰腊肉非禮傷義故曰遇毒
 能以為毒而舍之雖近不相得小有吝而无咎也
九四噬乾胏得金矢利艱貞吉象曰利艱貞吉未光也
 五為隂柔故喻乾胏能守正得剛直之義故艱正吉
 其德光大則其正非艱也
[009-51a]
六五噬乾肉得黄金貞厲无咎象曰貞厲无咎得當也
上九何校滅耳凶象曰何校滅耳聰不明也
 九四上九難于屈服故曰乾肉得居中持堅之義正
 而危則得无咎也
  賁
賁亨小利有攸往彖曰賁亨柔來而文剛故亨分剛上
而文柔故小利有攸往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
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象曰山下有火
[009-51b]
賁君子以明庶政无敢折獄
 无敢折獄者明不兼於下民未孚也故止可明政以
 示民耳
初九賁其趾舍車而徒象曰舍車而徒義弗乗也
 文明之德以貴居賤修飾於下故曰賁其趾義非茍
 進故曰舍車而徒
六二賁其須象曰賁其須與上興也
 賁其須起意在上也
[009-52a]
九三賁如濡如永貞吉象曰永貞之吉終莫之陵也
 上下皆柔无物陵犯然不可邪妄自肆故永貞然後
 終保无悔
六四賁如皤如白馬翰如匪宼婚媾象曰六四當位疑
也匪宼婚媾終无尤也
 以隂居隂性為艮止故志堅行深終无尤累
六五賁于丘園束帛戔戔吝終吉象曰六五之吉有喜也
 隂陽相固物所阜生柔中之徳比於上九上九敦素
[009-52b]
 因可恃而致富雖為悔吝然獲其吉也其道上行故
 曰丘園悔一/作隘
上九白賁无咎象曰白賁无咎上得志也
 上而居髙潔無所累為物所貴故曰上得志也上一/作止
  剥
剥不利有攸往彖曰剝剝也柔變剛也不利有攸往小
人長也順而止之觀象也君子尚消息盈虚天行也象
曰小附於地剥上以厚下安宅
[009-53a]
 處剥之時順上以觀天理之消息盈虚
初六剥牀以足蔑貞凶象曰剝牀以足以滅下也六二
剝牀以辨蔑貞凶象曰剥牀以辨未有與也
 三雖隂類然志應在上二不能進剥陽爻徒用口舌
 間說力未能勝故象曰未有與也然志在滅陽故亦
 云蔑貞凶
六三剥之无咎象曰剥之无咎失上下也
 獨應於陽故反為衆隂所剥然无所咎
[009-53b]
六四剥牀以膚凶象曰剥牀以膚切近災也
 迫近君位猶自下剥牀至牀之膚將及於人也不言
 蔑正剥道成矣一云五於隂陽之際義必上比故以
 喻膚
六五貫魚以宮人寵无不利象曰以宮人寵終无尤也
 六五為上九之膚能下寵衆隂則陽獲安而无不利
 矣異於六三者以其居尊制裁為卦之主故不云剥
 之也終无尤怨者以小人之心不過圖寵利而已不
[009-54a]
 以官人見畜為恥也隂陽之際近必相比六五能上
 附於陽反制羣隂不使進逼方得處剥之善下无剥
 之之憂上得陽功之庇故曰无不利
上九碩果不食君子得輿小人剝廬象曰君子得輿民
所載也小人剝廬終不可用也
 處剥之世有美實而不見採然其德備猶為民所載
 小人處下則剥牀處上則反傷於下是終不可用之
 也
[009-54b]
  復
復亨出入无疾朋來无咎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利有攸

 靜之動也无休息之期故地雷為卦言反又言復終
 則有始循環无窮人指其化而裁之耳深其反也幾
 其復也故曰反復其道又曰出入无疾
彖曰復亨剛反動而以順行是以出入无疾朋來无咎
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天行也利有攸往剛長也復其見
[009-55a]
天地之心乎
 復言天地之心咸恒大壯言天地之情心内也其原
 在内時則有形見情則見於事也故可得而名狀自
 姤而剥至於上九其數六也剥之與復不可容線須
 臾不復則乾坤之道息也故適盡即生更无先後之
 次也此義最大臨卦至于八月有凶此言七日來復
 何也剛長之時豫戒以隂長之事故言至于八月有
 凶若復則不可須臾㫁故言七日七日者晝夜相繼
[009-55b]
 元无斷續之時也大抵言天地之心者天地之大德
 曰生則以生物為本者乃天地之心也地雷見天地
 之心者天地之心惟是生物天地之大德曰生也雷
 復於地中却是生物彖曰終則有始天行也天行何
 嘗有息正以靜有何期程此動是靜中之動靜中之
 動動而不窮又有甚首尾起滅自有天地以來以迄
 于今盖為靜而動天則无心无為无所主宰恒然如
 此有何休歇人之德性亦與此合乃是已有茍心中
[009-56a]
 造作安排而靜則安能久然必從此去盖靜者進德
 之基也
象曰雷在地中復先王以至日閉闗商旅不行后不省

 凡言后者大率謂繼體守成之主也復言先王以至
 日閉闗商旅不行后不省方以此校之則后為繼承
 之主明矣先王以至日閉闗者先王所重於至日以
 其順隂陽往來閉闗者取其靜也閉闗則商旅不行
[009-56b]
 先王無過放事順時以示法亦以示民后不省方如
 言富庶優暇不甚省事又明是繼文之主
初九不逺復无祗悔元吉象曰不逺之復以修身也
 祗猶承也受也一云祗悔作神祗之祗祗之為義示
 也効也見也言悔可使亡不可使成而形也
六二休復吉象曰休復之吉以下仁也
 下比於陽故樂行其善
六三頻復厲无咎象曰頻復之厲義无咎也
[009-57a]
 所處非位非頻蹙自危不能无吝吝一/作咎
六四中行獨復象曰中行獨復以從道也
 柔危之世以中道合正應故不與羣爻同
六五敦復无悔象曰敦復无悔中以自考也
 性順位中无它應援以敦實自求而已剛長柔危之
 世能以中道自考故可无悔不然取悔必矣
上六迷復凶有災眚用行師終有大敗以其國君凶至
于十年不克征象曰迷復之凶反君道也
[009-57b]
 君道過亢反常无施而可故天災人害師敗君凶久
 衰而不可振也
  无妄
无妄元亨利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彖曰无妄剛
自外來而為主於内動而健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
命也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无妄之往何之矣天命
不祐行矣哉
 无妄四德无妄而後具四德也其曰匪正有眚對无
[009-58a]
 妄雷行天動也天動不妄故曰无妄天動不妄則物
 亦无妄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也
象曰天下雷行物與无妄先王以茂對時育萬物
 物因雷動雷動不妄則物亦不妄故曰物與无妄育
 不以時害莫甚焉
初九无妄往吉象曰无妄之往得志也
 易所謂得志者聖賢獲其願欲者也得臣无家堯之
 志也貞吉升階舜之志也
[009-58b]
六二不耕穫不菑畬則利有攸往象曰不耕穫未富也
 柔之為道不利遠者能遠利不為物首則可乘剛處
 實則凶
六三无妄之災或繫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災象曰行
人得牛邑人災也
 妄災之大莫大於妄誅於人以隂居陽體躁而動遷
 怒肆暴災之甚者繫牛為說縁耕穫生詞
九四可貞无咎象曰可貞无咎固有之也九五无妄之
[009-59a]
疾勿藥有喜象曰无妄之藥不可試也
 體健居尊得行其志故以无妄為疾
 无妄之疾疾无妄之謂也欲妄動而不敢妄是則以
 无妄為疾者也如孟子言有法家拂士是疾无妄者
 也以无妄為病而醫之則妄之意遂矣故曰勿藥有
 喜又曰不可試也言不可用藥治之
上九无妄行有眚无攸利象曰无妄之行窮之災也
 進而過中是无妄而行也
[009-59b]
  大畜
大畜利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彖曰大畜剛健篤實輝
光日新其德剛上而尚賢能止健大正也不家食吉養
賢也利涉大川應乎天也象曰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
多識前賢往行以畜其德
 剛健篤實日新其德乃天德也
 陽卦在上而上九又在其上故曰剛上而尚賢强學
 者往往心多好勝必无心處一乃養也定然後始有
[009-60a]
 光明惟能定己是光明矣若常移易不定何求光明
 易大抵以艮為止止乃光明時止時行動靜不失其
 時其道光明謙天道下濟而光明天在山中大畜君
 子以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德定則自光明故大學
 定而至於能慮人心多則无由光明蒙雜而著著古/着字
 雜着於物所以為䝉蒙昬䝉
初九有厲利己象曰有厲利己不犯災也
 趨其應則有二三之阻故不若己也
[009-60b]
九二輿說輹象曰輿說輹中无尤也
 不阻於三則見童於四不躁進者位中也
九三艮馬逐利艱貞日閑輿衛利有攸往象曰利有攸
往上合志也
 不防輿衛而進歴二隂則或有童牿說輻之害不利
 其往也本乎天者親上故上合志也
六四童牛之牿元吉象曰六四元吉有喜也六五豶豕
之牙吉象曰六五之吉有慶也上九何天之衢亨象曰
[009-61a]
何天之衢道大行也
 其道大行也升於天何待衢路而進言无所不通也
 衢字當為絶句艮為止止二隂也不以止其類也故
 亨
  頤
頥貞吉觀頤自求口實彖曰頥貞吉養正則吉也觀頥
觀其所養也自求口實觀其自養也天地養萬物聖人
養賢以及萬民頥之時大矣哉
[009-61b]
 觀頥辨養道得失欲觀人處已之方
象曰山下有雷頥君子以慎言語節飲食
 山下有雷畜養之象
初九舍爾靈龜觀我朶頥凶象曰觀我朶頥亦不足貴

 體躁應上觀我而朶其頥求養而无恥者也
六二顛頥拂經于丘頥征凶象曰六二征凶行失類也
 凡頥之正以貴養賤以陽養隂所謂經也頥卦羣隂
[009-62a]
 皆當聴養於上六二違之反比於初以隂養陽顛頥
 者也羣隂上所聚養者也六二亂經於聚養之義失
 隂類之常故以進則凶
六三拂頥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象曰十年勿用道大
悖也
 履邪好動係說於上不但拂經而己害頥之正莫甚
 焉故凶係說於上一/作係而說上
六四顛頥吉虎視耽耽其欲逐逐无咎象曰顛頥之吉
[009-62b]
上施光也
 體順位隂得頥之正以貴養賤而得賢者雖反陽爻
 養隂之義以上養下其施光矣然以柔養剛非嚴重
 其德廣大其志則未免於咎
六五拂經居貞吉不可涉大川象曰居貞之吉順以從
上也
 聴養於上正也以隂居頥卦之尊拂經也
上九由頥厲吉利涉大川象曰由頥厲吉大有慶也
[009-63a]
 由頥自危然後乃吉者下有衆隂順從之慶驕則有
 它吝此卦得養之正者方利涉大川盖養然後可動
 耳
  大過
大過棟橈利有攸往亨彖曰大過大者過也棟橈本末
弱也剛過而中㢲而說行利有攸往乃亨大過之時大
矣哉象曰澤滅木大過君子以獨立不懼遯世无悶
 陽剛過實於中本末過弱於外故當過矯相與也
[009-63b]
初六藉用白茅无咎象曰藉用白茅柔在下也九二枯
楊生稊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象曰老夫女妻過以相
與也
 扶衰於上使枯木生稊拯弱於下使微隂獲助此剛
 中下濟之功亦自獲助於物也
九三棟橈凶象曰棟橈之凶不可以有輔也九四棟隆
吉有它吝象曰棟隆之吉不橈乎下也
 志在拯弱則棟隆而吉若私應為心則撓乎下吝也
[009-64a]
九五枯楊生華老婦得其士夫无咎无譽象曰枯楊生
華何可久也老婦士夫亦可醜也
 九五上係上六故不能下濟大事徒益其末耳无拯
 物之心所施者狹老婦士夫所與者不足道枯楊生
 華勢不能久故无譽未至長亂故无咎
上六過涉滅頂凶无咎象曰過涉之凶不可咎也
 隂居上極雖過而不足涉難故凶大過之極故滅頂
 而无咎也
[009-64b]
  習坎
習坎有孚維心亨行有尚
 習坎重襲之義八純卦惟此加習者餘皆一字可盡
 其義坎取其險故重之而其險乃著也
 色以離見聲以震聞臭以㢲知味以坎達
 坎離者天地之中二氣之正交然離本隂卦坎本陽
 卦以此見二氣其本如此而交性也非此二物則无
 易
[009-65a]
彖曰習坎重險也水流而不盈行險而不失其信維心
亨乃以剛中也行有尚往有功也天險不可升也地險
山川丘陵也王公設險以守其國險之時用大矣哉象
曰水洊至習坎君子以常德行習教事
 可盈則非謂重險也中柔則心无常何能亨也内外
 皆險義不可止故行有尚也
 坎維心亨故行有尚外雖積險茍處之心亨不疑則
 雖難必濟而往有功也
[009-65b]
 今水臨萬仞之山要下即下无復凝滯人在前惟知
 有義理而己則復何迥避所以心通
初六習坎入于坎窞凶象曰習坎入坎失道凶也
 比于二无出險之志故云入于坎窞也
九二坎有險求小得象曰求小得未出中也
 險難之際弱必附强上下俱隂求必見從故求則必
 小得然二居險中而未出也
六三來之坎坎險且枕入于坎窞勿用象曰來之坎坎
[009-66a]
終无功也
 前之入險退來枕險入窞與初六同
六四樽酒簋貳用缶納約自牖終无咎象曰樽酒簋貳
剛柔際也
 四五俱得隂陽之正險阻之際近而相得誠素既接
 雖簡略於禮无咎也上比於五有進出之漸故无凶
九五坎不盈祗旣平无咎象曰坎不盈中未大也
 險難垂出而下比於四不能勉成其功光大其志故
[009-66b]
 聖人惜之曰只旣平无咎而已矣不能往有功也一/本
 云坎盈則進/而往有尚矣
上六係用徽纆置于叢棘三嵗不得凶象曰上六失道
凶三嵗也
 上六過中逃險而失道者也不附比陽中幾於迷復
 之凶故為所係累也隂柔不能附比於陽處隂之/極乗剛宜其為所拘戮也
  離
離利貞亨畜牝牛吉
[009-67a]
 以柔麗乎中正故利貞
彖曰離麗也日月麗乎天百穀草木麗乎土重明以麗
乎正乃化成天下柔麗乎中正故亨是以畜牝牛吉也
 日月草木麗天地麗附著也
象曰明兩作離大人以繼明照于四方
 明目達聴繼明之道也人患墮於博覽惟大人能勉
 而繼之
初九履錯然敬之无咎象曰履錯之敬以辟咎也
[009-67b]
 履錯然與之者多也无應於上无所朋附以剛處下
 物所願交非矜慎之甚何以免咎
六二黄離元吉象曰黄離元吉得中道也九三日昃之
離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凶象曰日昃之離何可久

 明正將老離過於中故哀樂之不常其德凡人不能
 久也故君子為德夭壽不貳
 人向衰暮則尤樂聴聲音盖留連光景視桑榆之暮
[009-68a]
 景不足則貪於為樂惟鄭衛之音能令人生此意易
 謂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凶悲衰暮故為樂不為
 則復嗟年景之不足也
九四突如其來如焚如死如棄如象曰突如其來如无
所容也
 處多懼之地而以乗剛故其來也遽其處也危无所
 容安如見棄逐皆所麗之失中也三剛而不可乗五
 正而不見容
[009-68b]
六五出涕沱若戚嗟若吉象曰六五之吉離王公也
 言王公之貴人之所附下以剛進已雖憂危終以得
 衆而吉者柔麗中正也
上九王用岀征有嘉折首獲匪其醜无咎象曰王用出
征以正邦也
 有嘉折首服而善之也獲匪其醜執訊弗賔示威以
 正邦而己離道已成然後不附可征
 張子全書卷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