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a0015 孫子集注-宋- (master)


[011-1a]
孫子集註卷之十一
   九地篇曹操日欲戰之地有九○李筌曰勝/敵之地有九故次地形之下〇王晢
曰用兵之地利害有九也〇張預曰用兵之/地其勢有九此論地勢故次地形
孫子曰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輕地有爭地有交地有
衢地有重地有圯地有圍地有死地
 曹操曰此九地之名也○張預曰此九地之名
諸侯自戰其地爲散地
曹操曰士卒戀土道近易散○李筌曰卒恃土懷
妻子急則散是爲散地也○杜牧曰士卒近家進
 無必死之心退有歸投之處○杜佑曰戰其境内
[011-1b]
 之地士卒意不專有潰散之心故曰散地○梅堯
 臣同杜牧註○王晳同曹操註○何氏曰散地士
 卒恃之懷戀妻子急則散走是爲散地一曰地無
 關鍵士卒易散走居此地者不可數戰又曰地遠
 四平更無要害志意不堅而易離故曰散地吳王
 問孫武曰散地士卒顧家不可與戰則必固守不
 出若敵攻我小城掠吾田野禁吾樵採塞吾要道
 待吾空虚而急來攻則如之何武曰敵人深入吾
 都多背城邑士卒以軍爲家專志輕鬪吾兵在國
 安土懷生以陳則不堅以鬪則不勝當集人各衆
[011-2a]
 聚榖蓄帛保城備險遣輕兵絶其糧道彼挑戰不
得轉輸不至野無所掠三軍困餒因而誘之可以
有功若欲野戰則必因勢依險設㐲無險則隱於
 天氣隂晦昏霧出其不意襲其懈怠可以有功○
張預曰戰於境内士卒顧家是易散之地也鄖人
將伐楚師楚鬪廉曰鄖人軍其郊必不誡恃近其
城莫有鬪志果爲楚所敗是也
入人之地而不深者爲輕地
曹操曰士卒皆輕返也○杜牧曰師出越境必焚
舟梁示民無返顧之心○李筌曰輕於退也○梅
[011-2b]
 堯臣曰入敵未遠道近輕返○王晳曰𥘉&KR0881敵境
 勢輕士未有鬪志也○何氏曰輕地者輕於退也
 入敵境未深往返輕易不可止息將不得數動勞
 人吳王問孫武曰吾至輕地始入敵境士卒思還
 難進易退未背險阻三軍恐懼大將欲進士卒欲
 退上下異心敵守其城壘整其車騎或當吾前或
 擊吾後則如之何武曰軍至輕地士卒未專以入
 爲務無以戰爲故無近其名城無由其通路設疑
 佯惑示若將去選驍騎㗸枚先入掠其牛馬六畜
 三軍見得進乃不懼分吾良卒密有所㐲敵人若
[011-3a]
來擊之勿疑若其不至捨之而去又曰軍入敵境
 敵人固壘不戰士卒思歸欲退且難謂之輕地當
 選驍兵伏要路我退敵追來則擊之也○張預曰
 始入敵境士卒思還是輕返之地也尉繚子曰征
 役分軍而歸或臨戰自北則逃傷甚焉言民兵四
集分屯占地使北來者當北道則多逃以其開之

我得則利彼得亦利者爲爭地
曹操曰可以少勝衆弱擊强○李筌曰此阨喉守
險地先居者勝是爲爭地也○杜牧曰必爭之地
[011-3b]
 乃險要也前秦符堅先遣大將吕先討西域堅敗
 績後光自西域還師至宜禾堅涼州刺史梁熈謀
 拒之高昌太守楊翰曰吕光新定西國兵强氣銳
 其鋒不可當若出流沙其勢難測高梧谷口險要
 宜先守之而奪其水彼旣困竭人自然投戈如以
 爲遠不可守伊吾之關亦可拒之若廢此二要難
 爲計矣地有所必爭眞此機也熈不從竟爲光所
 滅也○陳皥曰彼我若先得其地者則可以少勝
 衆弱勝强也○杜佑曰謂山水阨口有險固之利
 兩敵所爭○梅堯臣曰無我無彼先得則利○王
[011-4a]
 晳同陳皥註○何氏曰爭地便利之地先居者勝
 是以爭之吳王問孫武曰敵若先至據要保利簡
 兵練卒或出或守以備我奇則如之何武曰爭地
 之法先據爲利敵得其處愼勿攻之引而佯走建
 旗鳴鼓趣其所愛曵柴揚塵惑其耳目分吾良卒
 宻有所㐲敵必出救人欲我與人棄我取此爭先
 之道也若我先至而敵用此術則選吾銳卒固守
 其所輕兵追之分㐲險阻敵人還鬪㐲兵旁起此
 全勝之道○張預曰險固之利彼我得之皆可以
 少勝衆弱勝强者是必爭之地也唐太宗以三千
[011-4b]
 人守成臯之險坐困竇建德十萬之衆是也
我可以往彼可以來者爲交地
曹操曰道正相交錯也○杜牧曰川廣地平可來
 可往足以交戰對壘○陳皥曰交錯是也言其道
 路交横彼我可以來往如此之地則須兵士首尾
 不絶切宜備之故下文云交地吾將謹其守其義
 可見也○杜佑曰交地有數道往來交相無可絶
 ○梅堯臣同陳皥註○何氏曰交地平原交通也
 一曰可以交結不可杜絶之絶之致隙又曰交通
 四遠不可遏絶吳王問孫武曰交地吾將絶敵使
[011-5a]
 不得來必令吾邊城修其守備深絶通路固其隘
 塞若不先圖之敵人已備彼可得而來吾不得而
 往衆寡又均則如之何武曰旣我不可以往彼可
 以來吾分卒匿之守而易怠示其不能敵人且至
 設㐲隱廬出其不意可以有功也○張預曰地有
數道往來通達而不可阻絶者是交錯之地也
諸侯之地三屬
曹操曰我與敵相當而旁有他國也○孟氏曰若
 鄭界於齊楚晉是也
先至而得天下之衆者爲衢地
[011-5b]
 曹操曰先至得其國助也○李筌曰對敵之傍有
 一國爲之屬先往而通之得其衆也○杜牧曰衢
 地者三屬之地我須先至其衝據其形勢結其旁
 國也天下猶言諸侯也○梅堯臣曰彼我相當有
 旁國三面之㑹先至則得諸侯之助也○王晳曰
 曹公云先至得其國助晳謂先至者結交先至也
 言天下者謂能廣助則天下可從○何氏曰衢地
 者地要衝控帶數道先據此地衆必從之故得之
 則安失之則危也吳王問孫武曰衢地必先若吾
 道遠發後雖馳車驟馬至不能先則如之何武曰
[011-6a]
諸侯參屬其道四通我與敵相當而旁有他國所
謂先者必先重幣輕使約和旁國交親結恩兵雖
後至衆已屬矣我有衆助彼失其黨諸國掎角震
鼓齊攻敵人驚恐莫知所當○張預曰衢者四通
之地我所敵者當其一面而旁有鄰國三面相連
屬當往結之以爲已援先至者謂先遣使以重幣
約和旁國也兵雖後至巳得其國助矣
入人之地深背城邑多者爲重地
曹操曰難返之地○李筌曰堅志也白起攻楚樂
毅伐齊皆爲重地○杜牧曰入人之境已深過人
[011-6b]
 之城巳多津梁皆爲所恃要衝皆爲所據還師返
 斾不可得也○杜佑曰難返還也背去也背與倍
 同多道里也遠去已城郭深入敵地心專意一謂
 之重地也○梅堯臣曰乗虚而入渉地愈深過城
 已多津要絶塞故曰重難之地○王晳曰兵至此
 者事勢重也○何氏曰重地者入敵巳深國糧難
 應資給將士不掠食取吳王問孫武曰吾引兵深
 入重地多所踰越糧道絶塞設欲歸還勢不可過
 欲食於敵持兵不失則如之何武曰凡居重地士
 卒輕勇轉輸不通刖掠以繼食下得粟帛皆貢於
[011-7a]
上多者有賞士卒無歸意若欲還出卽爲戒備深
溝高壘示敵且乆敵疑通途私除要害之道乃令
輕車㗸枚而行以牛馬爲餌敵人若出鳴鼓隨之
隂㐲吾士與之中期内外相應其敗可知也○張
 預曰深渉敵境多過敵城士卒心專無有歸志是
難退之地也司馬景王謂諸葛恪卷甲深入其鋒
不可當是也
行山林險阻沮澤凡難行之道者爲圯地
曹操曰少固也○賈林曰經水所毀曰圯沮洳圯
地不得乆留宜速去也○梅堯臣曰水所毀圯行
[011-7b]
 則猶難況戰守乎○何氏曰圯地者少固之地也
 不可爲城壘溝隍宜速去之吳王問孫武曰吾入
 圯地山川險阻難從之道行乆卒勞敵在吾前而
㐲吾後營在吾左而守吾右良車驍騎要吾隘道
 則如之何武曰先進輕車去軍十里與敵相候接
 期險阻或分而左或分而右大將四觀擇空而取
 皆㑹中道倦而乃止○張預曰險阻漸洳之地進
 退艱難而無所依
所由入者隘所從歸者迂彼寡可以擊吾之衆者爲
圍地
[011-8a]
 李筌曰舉動難也○杜牧曰出入艱難易設奇㐲
 覆勝也○杜佑曰所從入阨險歸道遠也持乆則
 糧乏故敵可以少擊吾衆者爲圍地也○梅堯臣
 曰山川圍繞入則隘歸則迂也○何氏曰圍地入
 則隘險歸則迂回進退無從雖衆何用能爲奇變
 此地可由吳王問孫武曰吾入圍地前有强敵後
 有險難敵絶我糧道利我走勢敵鼓譟不進以觀
 吾能則如之何武曰圍地之宜必塞其闕示無所
 往則以軍爲家萬人同心三軍齊力幷炊數日無
 見火煙故爲毀亂寡弱之形敵人見我備之必輕
[011-8b]
 則告勵士卒令其奮怒陳㐲良卒左右險阻擊鼓
 而出敵人若當疾擊務突我刖前鬪後拓左右椅
 角也又曰敵在吾圍㐲而深謀示我以利縈我以
 旗紛紜若亂不知所之柰何武曰千人操旌分塞
 要道輕兵進挑陳而勿摶交而勿去此敗謀之法
 ○張預曰前狹後險之地一人守之千人莫向則
 以奇㐲勝
疾戰則存不疾戰則亡者爲死地
曹操曰前有高山後有大水進則不得退則有礙
○李筌曰阻山背水食盡利速不利緩也○杜牧
[011-9a]
 曰衛公李靖曰或有進軍行師不因鄕導陷於危
 敗爲敵所制左谷右山束馬懸車之逕前窮後絶
 鴈行魚貫之巖兵陳未整而强敵忽臨進無所息
 退無所固求戰不得自守莫安駐則日月稽留動
 則首尾受敵野無水草軍乏資糧馬困人疲智窮
 力極一人守隘萬夫莫向如彼要害敵先據之如
 此之利我已失守縱有驍兵利器亦何以施其用
 乎若此死地疾戰則存不疾戰則亡當須上下同
 心倂氣一力抽腸濺血一死於前因敗爲功轉禍
 爲福此乃是也○陳皥曰人在死地如坐漏船㐲
[011-9b]
 燒屋○賈林曰左右高山前後絶澗外來則易内
 出則難誤居此地速爲死戰則生若待士卒氣挫
 糧儲又無而持乆不死何待○梅堯臣曰前不得
 進後不得退旁不得走不得不速戰也○何氏曰
 死地力戰或生守隅則死吳王問孫武曰吾師出
 境軍於敵人之地敵人大至圍我數重欲突以出
 四塞不通欲勵士激衆使之投命潰圍則如之何
 武曰深溝高壘示爲守備安靜勿動以隱吾能告
 令三軍示不得巳殺牛燔車以饗吾士燒盡糧食
 塡夷井竈割髮捐冠絶去生慮將無餘謀士有死
[011-10a]
 志於是砥甲礪刃幷氣一力或攻兩旁震鼓疾譟
 敵人亦懼莫知所當銳卒分行疾攻其後此是失
 道而求生故曰困而不謀者窮窮而不戰者亡吳
 王曰若吾圍敵則如之何武曰山峻谷險難以踰
 越謂之窮冦擊之之法㐲卒隱廬開其去道示其
 走路求生透出必無鬪意因而擊之雖衆必破兵
 法又曰若敵人在死地士卒勇氣欲擊之法順而
 勿抗隂守其利必開去道以精騎分塞要路輕兵
 進而誘之陳而勿戰敗謀之法也○張預曰山川
 險隘進退不能糧絶於中敵臨於外當此之際勵
[011-10b]
士決戰而不可緩也
是故散地則無戰
李筌曰恐走散也○杜牧曰已具其上○賈林曰
地無關闥卒易散走居此地者不可數戰地形之
說一家之理若號令嚴明士卒愛服死且不顧何
散之有○梅堯臣曰我兵在國安土懷生陳則不
堅鬪則不勝是不可以戰也○王晳曰決於戰則
懼散○張預曰士卒懷生不可輕戰吳王問孫武
 曰散地不可戰則必固守不出若敵攻我小城掠
 吾田野禁吾樵採塞吾要道待吾空虚而來急攻
[011-11a]
則如之何武曰敵人深入專志輕鬭吾兵安土陳
則不堅戰則不勝當集人聚穀保城備險輕兵絶
 其糧道彼挑戰不得轉輸不至野無所掠三軍困
 餒因而誘之可以有功若欲野戰則必因勢依險
 設㐲無險則隱於隂晦出其不意襲其懈怠
輕地則無止
李筌曰恐逃○杜牧曰兵法之所謂輕地者出軍
 行師始入敵境未背險要士卒思還難進易退以
 入爲難故曰輕地北當必選精騎宻有所㐲敵人
卒至擊之勿疑若是不至踰之速去○杜佑曰志
[011-11b]
 未堅不可遇敵○梅堯臣曰始入敵境未背險阻
 士心不專無以戰爲勿近名城勿由通路以速進
 爲利○王晳曰無故不當止也○張預曰士卒輕
 返不可輙留吳王曰士卒思還難進易退未背險
 阻三軍恐懼則如之何武曰軍在輕地士卒未專
 以入爲務無以戰爲故無近其名城無由其通路
 設疑佯惑示若將去乃選精騎㗸枚先入掠其六
 畜三軍見得進乃不懼分吾良卒宻有所㐲敵人
 若來擊之勿疑若其不至捨之而去
爭地則無攻
[011-12a]
 曹操曰不當攻當先至爲利也○李筌曰敵先居
 地險不可攻○杜牧曰無攻者謂敵人若已先得
 其地則不可攻○王晳曰敵居形勝之地先據乎
 利而我不得其處則不可攻○張預曰我欲往而
 爭之而敵已先至也吳王曰敵若先至據要保利
 簡兵練卒或出或守以備我奇則如之何武曰爭
 地之法讓之者得求之者失敵得其處愼勿攻之
 引而佯走建旗鳴鼓趣其所愛焚柴揚塵惑其耳
 目分吾良卒宻有所㐲敵必出救人欲我與人棄
 我取此爭先之道也若我先至而敵用此術則選
[011-12b]
 吾銳卒固守其所輕兵追之分㐲險阻敵人還鬭
 㐲兵旁起此全勝之道也
交地則無絶
曹操曰相及屬也○李筌曰不可絶間也○杜牧
 曰川廣地平四面交戰須車騎部伍首尾聮屬不
 可使之斷絶恐敵人因而乗我○賈林曰可以交
 結不可杜絶絶之致隙○杜佑曰相及屬也俱可
 進退不可以兵絶之○梅堯臣曰道旣錯通恐其
 邀截當令部伍相及不可斷也○王晳曰利糧道
 也交相往來之地亦謂之通地居高陽以待敵宜
[011-13a]
 無絶糧道○張預曰往來交通不可以兵阻絶其
 路當以奇㐲勝也吳王曰交地吾將絶敵使不得
來必令吾邊城修其守備深絶通道固其隘塞若
不先圖之敵人巳備彼可得而來吾不得而往衆
寡又均則如之何武曰旣我不可以往彼可以來
則分卒匿之守而易怠示其不能敵人且至設㐲
隱廬出其不意
衢地則合交
曹操曰結諸侯也○李筌曰結行也○杜牧曰諸
侯之交又云旁國也○孟氏曰得交則安失交則
[011-13b]
危也○梅堯臣曰地處四通何以得天下之助當
 以重幣合○王晳曰四通之境非交援不强○張
預曰四通之地先交結旁國也吳王曰衢地貴先
若吾道遠而發後雖馳車驟馬至不得先則如之
 何武曰諸侯參屬其道四通我與敵相當而旁有
他國所謂先者必重幣輕使約和旁國交親結恩
 兵雖後至衆巳屬矣簡兵練卒阻利而處我有衆
助彼失其黨諸國掎角敵人莫當
重地則掠
曹操曰畜積糧食也○李筌曰深入敵境不可非
[011-14a]
 義失人心也漢高祖入秦無犯婦女無取寳貨得
 人心如此筌以掠字爲無掠字○杜牧曰言居於
 重地進未有利退復不得則須運糧爲持乆之計
 以伺敵也○孟氏曰因糧於敵也○梅堯臣曰去
 國旣遠多背城邑糧道必絶則掠畜積以繼食○
 王晳曰深入敵境則掠其饒野以豐儲也難地食
 少則危○張預曰深入敵境饋餉不繼當勵士掠
 食以備其乏也吳王曰重地多逾城邑糧道絶塞
 設欲歸還勢不可過則如之何武曰凡居重地士
 卒輕勇轉輸不通則掠以繼食下得粟帛皆貢於
[011-14b]
上多者有賞若欲還出深溝高壘示敵且乆敵疑
通途私除要害乃令輕車㗸枚而行揚其塵埃餌
以牛馬敵人若出鳴鼓隨之隂㐲吾士與之中期
内外相應其敗可知
圯地則行
曹操曰無稽留也○李筌曰不可爲溝隍宜急去
 之○梅堯臣曰旣毀圯不可依止則當速行勿稽
留也○王晳曰合聚軍衆圯無舍止○張預曰難
行之地不可稽留也吳王曰山川險阻難從之道
 行乆卒勞敵在吾前而㐲吾後營在吾左而守吾
[011-15a]
 右良車驍騎要吾隘道則如之何武曰先進輕車
 去軍十里與敵相候接期險阻或分而左或分而
 右大將四觀擇空而取皆㑹中道倦而乃止
圍地則謀
 曹操曰發竒謀也○李筌曰智者不困 杜牧曰
 難阻之地與敵相持須用竒險詭譎之計○杜佑
 曰居此當權謀詐譎可以免難○梅堯臣曰前有
 隘後有險歸道又迂則發謀慮以取勝○張預曰
 難以力勝易以謀取也吳王曰前有强敵後有險
 難敵絶我糧道利我走勢彼鼓譟不進以觀吾能
[011-15b]
 則如之何武曰圍地必塞其闕示無所往則以軍
爲家萬人同心三軍齊力幷炊數日無見火煙故
爲毁亂寡弱之形敵人見我備之必輕則告勵士
卒令其奮怒陳練良卒左右險阻擊鼓而出敵人
若當疾擊務突則前鬪後拓左右掎角
死地刖戰
曹操曰死地戰也○李筌曰殊死戰不求
陳皥曰陷在死地則軍中人人自戰故曰置之死
地而後生也○賈林曰力戰或生守隅則死○梅
堯臣曰前後左右無所之示必死人人自戰也○
[011-16a]
 張預曰陷在死地則人自爲戰吴王曰敵人大至
 圍我數重欲突以出四塞不通欲勵士激衆使之
 投命則如之何武曰深溝高壘安靜勿動告令三
 軍示不得巳殺牛燔車以饗吾士燒盡糧食塡夷
井竈割髮捐冠絶去生慮砥甲礪刃幷氣一力或
 攻兩旁震鼓疾譟敵人亦懼莫知所當銳卒分行
 疾攻其後此是失道而求生故曰困而不謀者窮
窮而不戰者亡
所謂古之善用兵者能使敵人前後不相及
 梅堯臣曰設竒衝掩
[011-16b]
衆寡不相恃
 梅堯臣曰驚撓之也
貴賤不相救
 梅堯臣曰散亂也
上下不相收
 梅堯臣曰倉惶也
卒離而不集兵合而不齊
 李筌曰設變以疑之救左則擊其右惶亂不暇計
 ○杜牧曰多設變詐以亂敵人或衝前掩後或驚
 東擊西或立僞形或張竒勢我則無形以合戰敵
[011-17a]
則必備而衆分使其意懾離散上下驚擾不能和
合不得齊集此善用兵也○孟氏曰多設疑事出
東見西攻南引北使彼狂惑散擾而集聚不得也
 ○梅堯臣曰或已離而不能集或雖合而不能齊
○王晳曰將有優劣則然要在於竒正相生手足
相應也○張預曰出其不意掩其無備驍兵銳卒
猝然突擊彼救前刖後虚應左刖右隙使倉惶散
亂不知所禦將吏士卒不能相赴其卒巳散而不
復聚其兵雖合而不能一
合於利而動不合於利而止
[011-17b]
曹操曰暴之使離亂之使不齊動兵而戰○李筌
 曰撓之令見利乃動不亂則止○梅堯臣曰然能
使敵若此當須有利則動無利則止○張預曰彼
雖驚擾亦當有利則動無利刖止
敢問敵衆整而將來待之若何
曹操曰或問也○梅堯臣曰此設疑以自問言敵
人甚衆將又嚴整我何以待之耶○張預曰前所
陳者須兵衆相敵然後可爲故或人問
 於我而又整肅則以何術待之也
曰先奪其所愛則聽矣
[011-18a]
 曹操曰奪其所恃之利若先據利地刖我所欲必
 得也○李筌曰孫子故立此問者以此爲祕要也
 所愛謂敵所便愛也或財帛子女吾先困辱之則
 敵進退皆聽也○杜牧曰據我便地略我田野利
 其糧道斯三者敵人之所愛惜倚恃者也若能俱
 奪之則敵人雖强進退勝敗皆須聽我也○陳皥
 曰愛者不止所恃利但敵人所顧之事皆可奪也
 ○梅堯臣曰階先奪其所顧愛則我志得行然後
 使其驚撓散亂無所不至也○王晳曰先據利地
 以竒兵絶其糧道則如我之謀也○張預曰武曰
[011-18b]
敵所愛者便地與糧食耳我先奪之則無不從我
之計
兵之情主速乗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

曹操曰孫子應難以覆陳兵情也○李筌曰不虞
不戒破敵之速○杜牧曰此統言兵之情狀以乗
敵間隙由不虞之道攻其不戒之處此乃兵之深
情將之至事也○陳皥曰此言乗敵人有不及不
虞不戒之便則須速進不可遲疑也蓋孫子之㫖
言用兵貴疾速也○梅堯臣曰兵機貴速當乗人
[011-19a]
 之不備乗人之不備者行不虞之道攻不戒之所
 也○王晳曰兵上神速奪愛尤當然也○何氏曰
 如蜀將𥘉達之降魏魏朝以達領新城太守達復
 連吳固蜀濳圖中國謀洩司馬宣王秉政恐達速
 發以書紿達以安之逹得書猶與不決宣王乃濳
 軍進討諸將皆言達與二賊交構宜審察而後動
 宣王曰達無信義此其相疑之時也當及其未定
 往討之乃倍道兼行八日到其城下吳蜀各遣其
 將向西城安橋木闌塞以救達宣王分諸將拒之
 初達與諸葛亮書曰宛去洛八百里去吾一千一
[011-19b]
 百里聞吾舉事當表上天子比相反覆一月間也
 刖吾城已固諸軍足辦所在深險司馬公必不自
 來諸將來吾無患矣及兵到達又告亮曰吾舉事
 八日而兵至城下何其神速也上庸城三面阻水
 達於城下爲木柵以自固宣王渡水破其柵直造
 城下八道攻之旬有六日達甥郡賢將李輔等開
 門出降遂斬達李靖征蕭銑集兵於夔州銑以時
 屬秋潦江水泛漲三峽路陷必謂靖不能進遂休
 兵不設備九月靖乃率師而進將下峽諸將皆請
 停兵待水退靖曰兵貴神速機不可失今兵始集
[011-20a]
 銑尚未知若乗水漲之勢倐忽至城下所謂疾雷
 不及掩耳此兵家上䇿縱彼知我倉卒徵兵無以
 應敵此必成擒也遂降蕭銑衛公兵法曰兵用上
 神戰貴其速簡練士卒申明號令曉其目以麾幟
 習其耳以鼓金嚴賞罰以誡之重芻豢以養之浚
 溝壍以防之指山川以導之召才能以任之述竒
 正以教之如此則雖敵人有雷電之疾而我則有
 所待也若兵無先備則不應卒卒不應則失於機
 失於機則後於事後於事則不制勝而軍覆矣故
 吕氏春秋云凡兵者欲急捷所以一決取勝不可
[011-20b]
 乆而用之矣故曰兵之情雖主速乗人之不及然
 敵將多謀戎卒輯睦令行禁止兵利甲堅氣銳而
 嚴力全而勁豈可速而犯之邪答曰若此刖當卷
 迹藏聲蓄盈待竭避其鋒勢與其持乆安可犯之
哉廉頗之拒白起守而不戰宣王之抗武侯抑而
 不進是也○張預曰復謂或人曰用兵之理惟尚
神速所貴乎速者乗人之倉卒使不及爲備也出
兵於不虞之徑以掩其不戒故敵驚擾散亂而前
後不相及衆寡不相待也
凡爲客之道深入則專主人不克
[011-21a]
 李筌曰夫爲客深入則志堅主人不能禦也○杜
 牧曰言大凡爲攻伐之道若深入敵人之境士卒
 有必死之志其心專一主人不能勝我也克者勝
 也○梅堯臣曰爲客者入人之地深則士卒專精
 主人不能克我○張預曰深渉敵境士卒心專則
 爲主者不能勝也客在重地主在輕地故耳趙廣
武君謂韓信去國遠鬪其鋒不可當是也
掠於饒野三軍足食
 王晳曰饒野多稼穡
謹養而勿勞倂氣積力運兵計謀爲不可測
[011-21b]
 曹操曰養士倂氣運兵爲不可測度之計○李筌
 曰氣盛力積加之以謀慮則非敵之可測○杜牧
 曰斯言深入敵人之境須掠田野使我足食然後
 閉壁養之勿使勞苦氣全力盛一發取勝動用變
 化使敵人不能測我也○陳皥曰所處之野須水
 草便近積蓄不乏謹其夾往善撫士卒王翦伐楚
 楚人挑戰翦不出勤於撫御幷兵一力聞士卒投
 石爲戲知其養勇思戦然後用之一舉遂滅楚但
 深入敵境未見可勝之利則須爲此計○梅堯臣
 曰掠其富饒以足軍食息人之力幷兵爲不可測
[011-22a]
 之計○王晳曰謹養謂撫循飮食周謹之也幷銳
氣積餘力形藏謀密使敵不測俟其有可勝之隙
 則進之○張預曰兵在重地須掠糧於富饒之野
 以豐吾食乃堅壁自守勤撫士卒勿任以勞苦令
氣盛而力全常爲不可測度之計伺敵可擊則一
舉而克王翦伐荆常用此術
投之無所往死且不北
李筌曰能得其力者投之無往之地○杜牧曰投
之無所往謂前後進退皆無所之士以此皆求力
戰雖死不北也○梅堯臣曰置在必戰之地知死
[011-22b]
 而不退走○張預曰置之危地左右前後皆無所
 往則守戰至死而不奔北矣
死焉不得
曹操曰士死安不得也○杜牧曰言士必死安有
 不得勝之理○孟氏曰士死無不得也○梅堯臣
 曰兵焉得不用命○張預曰士卒死戰安不得志
 尉繚子曰一賊仗劒擊於市萬人無不避之者非
 一人之獨勇萬人皆不肖也必死與必生不侔也
士人盡力
曹操曰在難地心并也○梅堯臣曰士安得不竭
[011-23a]
 力以赴戰○王晳曰人在死地豈不盡力○何氏
 曰獸困猶鬭鳥窮則啄況靈萬物者人乎○張預
 曰同在難地安得不共竭其力
兵士甚陷則不懼
 杜牧曰陷於危險勢不獨死三軍同心故不懼也
 ○梅堯臣同杜牧註○王晳曰陷之難地則不懼
 不懼則鬪志堅也○張預曰陷在危亡之地人持
 必死之志豈復畏敵也
無所往則固深入則拘
曹操曰拘縛也○李筌曰固堅也○杜牧曰往走
[011-23b]
 也言深入敵境走無生路則人心堅固如拘縛者
 也○梅堯臣曰投無所往則自然心固入深則自
 然志專也○張預曰動無所之人心堅固兵在重
 地走無所適則如拘係也
不得巳則鬭
 曹操曰人窮則死戰也○李筌曰決命○杜牧曰
 不得巳者皆疑陷在死地必不生以死救死盡不
 得巳也則人皆悉力而鬭也○梅堯臣何氏同杜
 牧註○張預曰勢不獲巳須力鬭也
是故其兵不修而戒不求而得不約而親不令而信
[011-24a]
 曹操曰不求索其意自得力也○李筌曰投之必
 死不令而得其用也○杜牧曰此言兵在死地上
 下同志不待修整而自戒懼不待收索而自得心
 不待約令而自親信也○孟氏曰不求其勝而勝
 自得也○梅堯臣曰不修而兵自戒不索而情自
 得不約而衆自親不令而人自信皆所以陷於危
 難故三軍同心也○王晳曰謂死難之地人心自
 然故也○張預曰危難之地人自同力不修整而
 自戒愼不求索而得情意不約束而親上不號令
 而信命所謂同舟而濟則胡越何患乎異心也
[011-24b]
禁祥去疑至死無所之
曹操曰禁妖祥之言去疑惑之計○一本作至死
無所災○李筌曰妖祥之言疑惑之事而禁之故
無所災○杜牧曰黃石公曰禁巫祝不得爲吏士
卜問軍之吉凶恐亂軍士之心言旣去疑惑之路
則士卒至死無有異志也○梅堯臣曰妖祥之事
 不作疑惑之言不入則軍必不亂死而後巳○王
晳曰災祥神異有以惑人故禁止之○張預曰欲
 士死戰則禁止軍吏不得言妖祥之事恐惑衆也
去疑惑之計則至死無他慮司馬法曰滅厲祥此
[011-25a]
 之謂也儻士卒未有必戰之心則亦有假妖祥以
使衆者田單守卽墨命一卒爲神毎出入約束必
稱神遂破燕是也
吾士無餘財非惡貨也無餘命非惡壽也
曹操曰皆燒焚財物非惡貨之多也棄財致死者
不得巳也○杜牧曰若有財貨恐士卒顧戀有苟
生之意無必死之心也○梅堯臣曰不得巳竭財
貨不得巳盡死戰○王晳曰足用而巳士顧財富
則媮生死戰而巳士顧生路則無死志矣○張預
曰貨與壽人之所愛也所以燒擲財寳割棄性命
[011-25b]
者非憎惡之也不得巳也
令發之日士卒坐者涕霑襟偃臥者涕交賾
曹操曰皆持必死之計○李筌曰棄財與命有必
死之志故割而流涕也○杜牧曰士皆以死爲約
未戰之日先令曰今日之事在此一舉若不用命
身膏草野爲禽獸所食也○梅堯臣曰決以死力
牧說是也○王晳曰感勵之使然○張預曰感激
之故涕泣也未戰之日先令曰今日之事在此一
舉若不用命身膏草野爲禽獸所食或曰凡行軍
饗士使酒㧞劒起舞作朋角抵伐鼓呌呼所以增
[011-26a]
 其氣若令涕泣無乃挫其壯心乎答曰先決其死
 力後激其銳氣則無不勝儻無必死之心其氣雖
盛何由克之若荆軻於易水士皆垂淚涕泣及復
爲羽聲忼慷則皆瞑目髮上指冠是也
投之無所往者諸劌之勇也
李筌曰夫獸窮則搏鳥窮則啄令急迫則專諸曹
劌之勇也○杜牧曰言所投之處皆爲專諸曹劌
之勇○梅堯臣曰旣令以必死則所往皆有專諸
曹劌之勇○張預曰人懷必死則所向皆有專諸
曹劌之勇也專諸吳公子光使刺殺吳王僚者劌
[011-26b]
 當爲沬曹沬以勇力事魯莊公嘗執上首劫齊桓

故善用兵者譬如率然
○梅堯臣曰相應之容易也
率然者常山之虵也擊其首則尾至擊其尾則首至
擊其中則首尾俱至
 梅堯臣曰虵之爲物也不可擊擊之則率然相應
 ○張預曰率猶速也擊之則速然相應此喻陳法
 也八陳圖曰以後爲前以前爲後四頭八尾觸處
 爲首敵衝其中首尾俱救
[011-27a]
敢問兵可使如率然乎
 梅堯臣曰可使兵首尾率然相應如一體乎
曰可夫吳人與越人相惡也當其同舟而濟遇風其
相救也如左右手
 梅堯臣曰勢使之然○張預曰吳越仇讎也同處
危難則相救如兩手況非仇讎者豈不猶率然之
 相應乎
是故方馬埋輪未足恃也
 曹操曰方縛馬也埋輪示不動也此言專難不如
 權巧故曰設方馬埋輪不足恃也○李筌曰投兵
[011-27b]
 無所往之地人自鬪如虵之首尾故吳越之人同
 舟相救雖縛馬埋輪未足恃也○杜牧曰縛馬使
 爲方陳埋輪使不動雖如此亦未足稱爲專固而
 足爲恃須任權變置士於必死之地使人自爲戰
 相救如兩手此乃守固必勝之道而足爲恃也○
 陳皥曰人之相惡莫甚吳越同舟遇風而猶相救
 何則勢使之然也夫用兵之道若陷在必戰之地
 使懷俱死之憂則首尾前後不得不相救也有吳
 越之惡猶如兩手相救況無吳越之惡乎蓋言貴
 於設變使之則勇怯之心一也○梅堯臣同杜牧
[011-28a]
 註○王晳曰此謂在難地自相救耳虵之首尾人
 之左右手皆喻相救之敏也同舟而濟在險難也
 吳越猶無異心況三軍乎故其足恃甚於方馬埋
 輪曹公說是也○張預曰上文歷言置兵於死地
 使人心專固然此未足爲善也雖置之危地亦須
 用權智使人令相救如左右手則勝矣故曰雖縛
 馬埋輪未足恃固以取勝所可必恃者要使士卒
 相應如一體也
齊勇若一政之道也
 李筌曰齊勇者將之道○杜牧曰齊正勇敢二軍
[011-28b]
 如一此皆在於爲政者也○陳皥曰政令嚴明則
 勇者不得獨進怯者不得獨退三軍之士如一也
 ○梅堯臣曰使人齊勇如一心而無怯者得軍政
之道也○王晳同梅堯臣註○張預曰旣置之危
 地又使之相救則三軍之衆齊力同勇如一夫是
 軍政得其道也
剛柔皆得地之理也
曹操曰强弱一勢也○李筌曰剛柔得者因地之
勢也○杜牧曰强弱之勢須因地形而制之也○
梅堯臣曰兵無强弱皆得用者是因地之勢也○
[011-29a]
 王晳曰剛柔猶强弱也言三軍之士强弱皆得其
 用者地利使之然也曹公曰强弱一勢是也○張
 預曰得地利則柔弱之卒亦可以克敵況剛强之
 兵乎剛柔俱獲其用者地勢使之然也
故善用兵者攜手若使一人不得已也
曹操曰齊一貌也○李筌曰理衆如理寡也○杜
牧曰言使三軍之士如牽一夫之手不得已故順
從我之命喻易也○賈林曰攜手翻迭之貌便於
 回運以前爲後以後爲前以左爲右以右爲左故
 百萬之衆如一人也○梅堯臣曰用三軍如攜手
[011-29b]
使一人者勢不得已自然皆從我所揮也○王晳
 曰攜使左右前後率從我也○張預曰三軍雖衆
 如提一人之手而使之言齊一也故曰將之所揮
莫不從移將之所指莫不前死
將軍之事靜以幽正以治
 曹操曰謂清凈幽深平正○杜牧曰清淨簡易幽
 深難測平正無偏故能致治○梅堯臣曰靜而幽
 䆳人不能測正而自治人不能撓○王晳曰靜則
 不撓幽則不測正則不媮治則不亂○張預曰其
 謀事則安靜而幽深人不能測其御下則公正而
[011-30a]
 整洽人不敢慢
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無知
曹操曰愚誤也民可與樂成不可與慮始○李筌
 曰爲謀未熟不欲令士卒知之可以樂成不可與
 謀始是以先愚其耳目使無見知○杜牧曰言使
 軍士非將軍之令其他皆不知如聾如瞽也○梅
堯臣曰凡軍之權謀使由之而不使知之○王晳
 曰杜其見聞○何氏同杜牧註○張預曰士卒懵
然無所聞見但從命而已
易其事革其謀使人無識
[011-30b]
 李筌曰謀事或變而不識其原○杜牧曰所爲之
 事有所之謀不使知其造意之端識其所緣之本
 也○梅堯臣曰改其所行之事變其所爲之謀無
 使人能識也○王晳曰巳行之事已施之謀當革
 易之不可再也○何氏曰將術以不窮爲竒也○
 張預曰前所行之事舊所發之謀皆變易之使人
 不可知也若裴行儉令軍士下營訖忽使移就崇
 岡初將吏皆不恱是夜風雨暴至前設營所水深
 丈餘將士驚服因問曰何以知風雨也行儉笑曰
 自今但依吾節制何須問我所由知也
[011-31a]
易其居迂其途使人不得慮
李筌曰行路之便衆人不得知其情○杜牧曰易
其居去安從危迂其途捨近卽遠士卒有必死之
心○陳皥曰將帥凡舉一事切委曲而致之無使
人得計慮者○賈林曰居我要害能使自移途近
於我能使迂之發機微路人不能知也○梅堯臣
 曰更其所安之居迂其所趨之途無使人能慮也
 ○王晳曰處易者將致敵以求戰也迂途者示遠
 而宻襲也○張預曰其居則去險而就易其途則
 捨近而從遠人初不曉其㫖及勝乃服太白山人
[011-31b]
 曰兵貴詭道者非止詭敵也抑詭我士卒使由之
 而不使知之也
帥與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
○梅堯臣曰可進而不可退也
帥與之深入諸侯之地而發其機
 杜牧曰使無退心孟明焚舟是也一本帥與之登
 高○陳皥曰發其心機○賈林曰動我機權隨事
應變○梅堯臣曰發其危機使人盡命○王晳曰
皆勵決戰之志也機之發無復廻也賈詡勸曹公
 曰必決其機是也○張預曰去其梯可進而不可
[011-32a]
 退發其機可往而不可返項羽濟河沈舟之類也
焚舟破釡若驅羣羊驅而往驅而來莫知所之
曹操曰一其心也○李筌曰還師者皆焚舟梁堅
 其志旣不知謀又無返顧之心是以如驅羊也○
 杜牧曰三軍但知進退之命不知攻取之端也○
 梅堯臣曰但馴然從驅莫知其他也○何氏曰士
 之往來唯將之令如羊之從牧者○張預曰羣羊
 往來牧者之隨三軍進退惟將之揮
聚三軍之衆投之於險此謂將軍之事也
曹操曰險難也○梅堯臣曰措三軍於險難而取
[011-32b]
勝者爲將之所務也○張預曰去梯發機置兵於
危險以取勝者此將軍之所務也
九地之變屈伸之利人情之理不可不察
曹操曰人情見利而進見害而退○杜牧曰言屈
伸之利害人情之常理皆因九地以變化今欲下
文重舉九地故於此重言發端張本也○梅堯臣
曰九地之變有可屈可伸之利人情之常理須審
察之○王晳曰明九地之利害亦當極其變耳言
屈伸之利者未見便則屈見便則伸言人情之理
者深專淺散圍禦之謂也○張預曰九地之法不
[011-33a]
 可拘泥須識變通可屈則屈可伸則伸審所利而
 巳此乃人情之常理不可不察
凡爲客之道深則專淺則散
 梅堯臣曰深則專固淺則散歸此而下重言九地
 者孫子勤勤於九變也○張預曰先舉兵者爲客
 入深則專固入淺則士散此而下言九地之變
去國越境而師者絶地也
梅堯臣曰進不及輕退不及散在二地之間也○
 王晳曰此越鄰國之境也是謂孤絕之地當速決
其事若吳王伐齊近之○如此者鮮故不同九地
[011-33b]
 之例○張預曰去巳國越人境而用師者危絶之
 地也若秦師過周而襲鄭是也此在九地之外而
言之者戰國時間有之也
四逹者衢地也
梅堯臣曰馳道四出敵當一面○張預曰敵當一
 面旁國四屬
入深者重地也
梅堯臣曰士卒以軍爲家故心無散亂
入淺者輕地也
 梅堯臣曰歸國尚近心不能專
[011-34a]
背固前隘者圍地也
 梅堯臣曰背負險固前當阨塞○張預曰前狹後
 險進退受制於人也
無所徃者死地也
 梅堯臣曰窮無所之○張預曰左右前後窮無所
 之地
是故散地吾將一其志
 李筌曰一卒之心○杜牧曰守則志一戰則易散
 ○梅堯臣曰保城備險一志堅守候其虚懈出而
 襲之○張預曰集人聚榖一志固守依險設伏攻
[011-34b]
 敵不意
輕地吾將使之屬
 曹操李筌曰使相及屬○杜牧曰部伍營壘宻近
 聮屬蓋以輕散之地一者備其逃逸二者恐其敵
 至使易相救○杜佑曰使相仍也輕地還師當安
 道促行然令相屬續以備不虞也○梅堯臣曰行
 則隊校相繼止則營壘聮屬脫有敵至不有散逸
 也○王晳曰絶則人不相恃○張預曰宻營促隊
使相屬續以備不虞以防逃遁
爭地吾將趨其後
[011-35a]
 曹操曰利地在前當速進其後也○李筌曰利地
 必爭益其備也此筌以趨字爲多字○杜牧曰必
 爭之地我若巳後當疾趨而爭況其不後哉○陳
 皥曰二說皆非也若敵據地利我後爭之不亦後
 據戰地而趨戰之勞乎所謂爭地必趨其後者若
 地利在前先分精銳以據之彼若恃衆來爭我以
 大衆趨其後無不尅者趙奢所以破秦軍也○杜
 佑曰利地在前當進其後爭地先據者勝不得者
 負故從其後使相及也○梅堯臣曰敵未至其地
 我若在後則當疾趨以爭之○張預曰爭地貴速
[011-35b]
 若前驅至而後不及則未可故當疾進其後使首
 尾俱至或曰趨其後謂後發先至也
交地吾將謹其守
 杜牧曰嚴壁壘也○梅堯臣曰謹守壁壘斷其通
道○王晳曰懼襲我也○張預曰不當阻絶其路
 但嚴壁固守候其來則設伏擊之
衢地吾將固其結
杜牧曰結交諸候使之牢固○梅堯臣曰結諸侯
使之堅固勿令敵先○王晢曰固以德禮威信且
 示以利害之計○張預曰財幣以利之盟誓以要
[011-36a]
 之堅固不渝則必爲我助
重地吾將繼其食
曹操曰掠彼也○李筌曰館穀於敵也繼一作掠
 ○賈林曰使糧相繼而不絶也○杜佑曰深入當
 繼其糧餉○梅堯臣曰道旣遐絶不可歸國取糧
當掠彼以食軍○張預曰兵在重地轉輸不通不
 可乏糧當掠彼以續食
圯地吾將進其塗
曹操曰疾過去也○李筌曰不可留也○杜佑曰
疾行無舍此地○梅堯臣曰無所依當速過○張
[011-36b]
 預曰遇圯塗之地宜引兵速過
圍地吾將塞其闕
曹操李筌曰以一士心也○杜牧曰兵法圍師必
闕示以生路令無死志因而擊之今若我在圍地
敵開生路以誘我卒我返自塞之令士卒有必死
之心後魏末齊神武起義兵於河北爲爾朱兆天
光度律仲遠等四將㑹於鄴南士馬精强號二十
萬圍神武於南陵山時神武馬二千歩軍不滿三
萬兆等設圍不合神武連繫牛驢自塞之於是將
士死戰四面奮擊大破兆等四將也○孟氏曰意
[011-37a]
 欲突圍示以守固○杜佑曰塞其闕不欲走之意
 ○梅堯臣曰自塞其旁道使士卒必死戰也○王
晢曰懼人有走心○張預曰吾在敵圍敵開生路
當自塞之以一士心齊神武擊牛馬以塞路而士
卒死戰是也
死地吾將示之以不活
曹操李筌曰勵志也○杜牧曰示之必死令其自
奮以求生也○賈林曰禁財棄糧塞井破竈示必
死也○杜佑曰勵士也焚輜重棄糧食塞井夷竈
示無生意必殊死戰也○梅堯臣曰必死可生人
[011-37b]
 盡力也○王晳同梅堯臣註○何氏同杜牧註○
張預曰焚輜重棄糧食塞井夷竈示以無活勵之
 使死戰也
故兵之情圍則禦
曹操曰相持禦也○李筌曰敵圍我則禦之○杜
牧曰言兵在圍地始乃人人有禦敵持勝之心相
 禦持也窮則同心守禦○梅堯臣同杜牧註○張
預曰在圍則自然持禦
不得巳則鬪
曹操曰勢有不得巳也○李筌曰有不得巳則戰
[011-38a]
 ○梅堯臣曰勢無所往必鬪○王晳曰脫死難者
 唯鬪而巳○張預曰勢不可巳須悉力而鬪
過則從
 曹操曰陷之甚過則從計也○李筌曰過則審躡
 又云陷之於過則謀從之○孟氏曰甚陷則無所
 不從○梅堯臣同孟氏註○張預曰深陷於危難
 之地則無不從計若班超在鄯善欲與麾下數十
 人殺虜使乃諄諭之其士卒曰今在危亡之地死
 生從司馬是也
是故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預交不知山林險阻沮
[011-38b]
澤之形者不能行軍不用鄕導者不能得地利
曹操曰上巳陳此三事而復云者力惡不能用兵
故復言之○李筌曰三事軍之要也○梅堯臣曰
巳解軍爭篇中重陳此三者蓋言敵之情狀地之
利害當預知焉○王晳曰再陳者勤戒之也○張
預曰知此三事然後能審九地之利害故再陳於
 此也
四五者不知一非覇王之兵也
曹操曰謂九地之利害或曰上四五事也○張預
曰四五謂九地之利害有一不知未能全勝
[011-39a]
夫覇王之兵伐大國則其衆不得聚威加於敵則其
交不得合
 李筌曰夫幷兵震威則諸侯自顧不敢預交○杜
 牧曰權力有餘也能分散敵也○孟氏曰以義制
 人人誰敢拒○陳皥曰雖有覇王之勢伐大國則
 我衆不得聚要在結交外援若不如此但以威加
 於敵逞巳之强則必敗也○梅堯臣曰伐大國能
 分其衆則權力有餘也權力有餘則威加敵威加
 敵則旁國懼旁國懼則敵交不得合也○王晳曰
 能知敵謀能得地利又能形之使其不相救不相
[011-39b]
 恃則雖大國豈能聚衆而拒我哉威之所加者大
 則敵交不得合○張預曰恃富强之勢而亟伐大
 國則巳之民衆將怨苦而不得聚也甲兵之威倍
 勝於敵國則諸侯懼而不敢與我合交也或曰侵
 伐大國若大國一敗則小國離而不聚矣若晉楚
 爭鄭晉勝則鄭附晉敗則鄭叛也小國旣離則敵
 國之權力分而弱矣或我之兵威得以增勝於彼
 是則諸侯豈敢與敵人交合乎
是故不爭天下之交不養天下之權信音/伸巳之私威
加於敵故其城可㧞其國可隳
[011-40a]
 曹操曰覇者不結成天下諸侯之權也絶天下之
 交奪天下之權故巳威得伸而自私○李筌曰能
 絶天下之交惟得伸巳之私志威而無外交者○
 杜牧曰信伸也言不結鄰援不蓄養機權之計但
 逞兵威加於敵國貴伸己之私欲若此者則其城
 可㧞其國可隳齊桓公問於管仲曰必先頓甲兵
 修文德正封疆而親四鄰則可矣於是復魯衞燕
 所侵地而以好成四鄰大親乃南伐楚北伐山戎
 東制令攴折孤竹西服流沙兵車之㑹六乗車之
 㑹三乃率諸侯而朝天子吳夫差破越於會稽敗
[011-40b]
 齊於艾陵闕溝於啇魯㑹晉於黃池爭長而反威
 加諸侯諸侯不敢與爭句踐伐之乞師齊楚齊楚
 不應民疲兵頓爲越所㓕越王句踐間戰於申包
 胥曰越國南則楚西則晉北則齊春秋皮幣玉帛
 子女以賔服焉未嘗敢絶求以報吳願以此戰包
 胥曰善哉蔑以加焉遂伐吳滅之○賈林曰諸侯
 旣懼不得附聚不敢合從我之智謀威力有餘諸
 侯自歸何用養交之也○不養一作不事○陳皥
 曰智力旣全威權在我但自養士卒爲不可勝之
 謀天下諸侯無權可士也仁智義謀巳之私有用
[011-41a]
 以濟衆故曰伸私威振天下德光四海恩沾品物
 信及豚魚百姓歸心無思不服故攻城必㧞伐國
 必隳也○梅堯臣曰敵旣不得與諸侯合交則我
 亦不爭其交不養其權用巳力而已爾威亦增勝
 於敵矣故可㧞其城可隳其國此謂覇王之兵也
 ○王晳曰結交養權則天下可從申私損威則國
 城不保○張預曰不爭交援則勢孤而助寡不養
 權力則人離而國弱伸一已之私忿暴兵威於敵
 國則終取敗亡也或曰敵國衆旣不得聚交又不
 得合則我當絶其交奪其權得伸巳所欲而威倍
[011-41b]
於敵國故人城可得而㧞人國可得而隳之
施無法之賞懸無政之令
賈林曰欲㧞城隳國之時故懸國外之賞罰行政
外之威令故不守常法常政故曰無法無政○梅
堯臣曰瞻功行賞法不預設臨敵作誓政不先懸
 王晳曰杜姦隃也曹公曰軍法令不預施懸之司
馬法曰見敵作誓瞻功行賞此之謂也○張預曰
法不先施政不預告皆臨事立制以勵士心司馬
法曰見敵作誓瞻功行賞
犯三軍之衆若使一人
[011-42a]
曹操曰犯用也言明賞罰雖用衆若使一人也○
李筌曰善用兵者爲法作攻而人不知懸事無令
而人從之是以犯衆如一人也○梅堯臣曰犯用
也賞犯嚴明用多若用寡也○張預曰賞功不逾
時罰罪不遷列賞罰之典旣明且速則用衆如寡

犯之以事勿告以言
梅堯臣曰但用以戰不告以謀○王晳曰情泄則
謀乖張預曰任用之於戰鬪勿諭之以權謀人知
謀則疑也若裴行儉不告士卒以徙營之由是也
[011-42b]
犯之以利勿告以害
曹操曰勿使知害○李筌曰犯用也卒知言與害
 則生疑難○梅堯臣曰用令知利不令知害○王
晳曰慮疑懼也○張預曰人情見利則進知害則
 避故勿告以害也
投之亡地然後存䧟之死地然後生
曹操曰必殊死戰在亡地無敗者孫臏曰兵恐不
 投之死地也○李筌曰兵居死地必決命而闘以
求生韓信水上軍則其義也○梅堯臣曰地雖曰
 亡力戰不亡地雖曰死死戰不死故亡者存之基
[011-43a]
 死者生之本也○何氏曰如漢王遣將韓信擊趙
 未至井陘口三十里止舎夜半傳發選輕騎二千
 人人持一赤幟從間道&KR1181山而觀趙軍誡曰趙見
 我走必空壁逐我汝疾入趙壁㧞趙幟立漢幟令
 其禆將傳餐曰今日破趙㑹食信乃使萬人先行
 出背水陳趙軍遥見而大笑平旦信建大將軍之
 旗鼓行出井陘口趙開壁擊之大戰良乆於是信
 走水上軍趙空壁逐信信巳入水上軍軍皆殊死
 戰不可敗信所出奇兵二千騎馳入趙壁皆㧞趙
 幟立漢赤幟趙軍攻信旣不得還壁見漢幟大驚
[011-43b]
 遂亂遁走於是漢兵夾擊大破虜趙軍斬陳餘泜
 水上擒趙王諸將因問信曰兵法右背山陵前左
 水澤今者將軍令臣等反背水陳曰破趙會食臣
 等不服然竟以勝此何術也信曰此在兵法顧諸
 君不察耳兵法不曰陷之死地而後生置之亡地
 而後存乎且信非得素推循士大夫也此所謂驅
 市人而戰其勢非置之死地使人人自爲戰今與
 之生地皆走寧尚可得而用之乎諸將皆服曰非
 所及也梁將陳慶之守渦陽城與後魏軍相持自
 春至冬數十百戰師老氣衰魏之援兵復欲築壘
[011-44a]
 於軍後諸將恐腹背受敵議退師慶之曰共來至
 此渉歷一歲麋費糧㐲其數極多諸軍竝無闘心
 皆謀退縮豈是欲立功名直聚爲鈔暴耳蓋聞置
 兵死地乃可求生須虜大合然後與戰必捷諸將
 壯其計從之魏人掎角作十三城慶之銜枚夜出
 陷其四壘所餘九城兵甲猶盛乃陳其俘馘鼓噪
 而攻遂大奔潰斬獲略盡後魏末齊神武興義兵
 於河北時爾朱兆等四將兵馬號二十萬夾洹水
 而軍時神武士馬不滿三萬以衆寡不敵遂於韓
 陵山爲圓陳繫牛驢以塞道於是將士皆死戰四
[011-44b]
 面奮擊大破之齊神武兵少天光等兵十倍圍而
 缺之神武乃自塞其缺士皆有必死之志是以破
 敵也高齊北豫州刺史司馬消難請降後周周將
 楊忠與柱國逹奚武援之於是共率騎士五千人
 各乗馬一匹從間道馳入齊境五百里前後遣三
 使報消難而皆不反命去豫州三十里武疑有變
 欲還忠曰有進死無退生獨以千騎夜趣城下四
 面峭絶徒聞擊柝之聲武親來麾數百騎以西忠
 勒餘騎不動候門開而入乃馳遣召武時齊鎮城
 將伏敬逺勒甲士二千人據東陴舉烽嚴警武憚
[011-45a]
 之不欲保城乃多取財帛以消難及其屬先歸忠
 以三千騎爲殿到洛南皆解鞍而卧齊衆來追至
 於洛北忠謂將士曰但飽食今在死地賊必不敢
 渡水以當吾鋒食畢齊兵佯若渡水忠馳將擊之
 齊兵不敢逼遂徐引而退○張預曰置之死亡之
地則人自爲戰乃可存活也項將救趙破釡焚廬
 示以必死諸侯從壁上觀楚戰士無不一當十遂
 虜秦將是也
夫衆䧟於害然後能爲勝敗
 梅堯臣曰未䧟難地則士卒心不專旣䧟危難然
[011-45b]
 後勝敗在人爲之爾○張預曰士卒用命則勝敗
 之事在我所爲
故爲兵之事在於順詳敵之意
曹操曰佯愚也或曰彼欲進設伏而退欲去開而
 擊之○李筌曰敵欲攻我以守待之敵欲戰我以
 奇待之退伏利誘皆順其所欲○杜牧曰夫順敵
 之意蓋言我欲擊敵未見其隙則藏形閉跡敵人
 之所爲順之勿驚假如强以陵我我則示怯而伏
 且順其强以驕其意候其懈怠而攻之假如欲退
 而歸則開圍使去以順其退使無闘心遂曰因而
[011-46a]
擊之皆順敵之㫖也○陳皥曰順敵之㫖不假多
 說但强示之弱進示之退使敵心不戒然後攻而
破之必矣○梅堯臣曰佯怯佯弱佯亂佯北敵人
輕來我志乃得○張預曰彼欲進則誘之令進彼
欲退則緩之令退奉順其㫖設奇伏以取之或曰
敵有所欲當順其意以驕之留爲後圖若東胡遣
使謂冒頓曰欲得頭曼千里馬冒頓與之復遣使
來曰願得單于一閼氏冒頓又與之及其驕怠而
擊之遂滅東胡是
幷敵一向千里殺將
[011-46b]
 曹操曰幷兵向敵雖千里能擒其將也○杜牧曰
 上文言爲兵之事在順敵人之意此乃未見敵人
 之隙耳若已見其隙有可攻之勢則須幷兵專力
 以向敵人雖千里之逺亦可以殺其將也○賈林
 曰能以利誘敵人使一向趨之則我雖逺千里亦
 可擒殺其將○梅堯臣曰隨敵一向然後發伏出
 奇則能逺擒其將○王晳曰順敵意隨敵形及其
 空虚不虞幷兵一力以向之乗勢可千里而覆軍
 殺將也○張預曰敵旣驕惰則幷兵力以向之可
 以覆其軍殺其將則明如冒頓烕東胡之事是也
[011-47a]
此謂巧能成事者也
曹操曰是成事巧者也一作是謂巧攻成事○梅
堯臣曰能順敵而取勝機巧者也○何氏曰能如
此者是巧攻之成事也○張預曰始順其意後殺
其將成事之巧也
是故政舉之日夷關折符無通其使
曹操曰謀定則閉關以絶其符信勿通其使○李
筌曰政令旣行閉關折符無得有所沮議恐惑衆
士心也○杜牧曰其所不通豈敵人之使乎若敵
 人之使不受則何必夷關折符然後爲不通乎答
[011-47b]
 曰夷關折符者不令國人出入蓋恐敵人有間使
 潜來或藏形隱跡由危歷險或竊符盜信假託姓
 名而來窺我也無通其使者敵人若有使來聘亦
 不可受之恐有智能之士如張孟談婁敬之屬見
 其微而知著測我虚實也此乃兵形未成恐敵人
 先事以制我也兵形巳成出境之後則使在其間
 古之道也○梅堯臣曰夷滅也折斷也舉政之日
 滅塞關梁斷毀符節使不通也使不通者恐泄我
 事也○張預曰廟筭已定軍謀巳成則夷塞關梁
 毀折符信勿通使命恐泄我事也彼有使來則當
[011-48a]
 納之故下文云敵之開闔必亟入之
厲於廊廟之上以誅其事
 曹操曰誅治也○杜牧曰厲揣厲也言廊廟之上
 誅治其事成敗先定然後興師一本作以謀其事
 ○梅堯臣曰嚴整於廊廟之上以計其事言其察
 也○何氏曰磨厲廟勝之䇿以責成其事○張預
 曰兵者大事不可輕議當惕厲於廟堂之上宻治
 其事貴謀不外泄也
敵人開闔必亟入之
 曹操曰敵有間隙當急入之也○李筌曰敵開闔
[011-48b]
 未定必急來也○孟氏曰開闔間者也有間來則
 疾内之○梅堯臣同孟氏註○張預曰開闔間謂
使也敵有間來當急受之或曰謂敵人或開或闔
 出入無常進退未決則宜 乗之
先其所愛
曹操曰據利便也○李筌曰先攻其積聚及妻子
 利不擇其用也○杜牧曰凡是敵人所愛惜倚恃
以爲軍者則先奪之也○梅堯臣曰先察其便利
愛惜之所也○何氏同杜牧註
微與之期
[011-49a]
 曹操曰後人發先人至○杜牧曰微者潜也言以
 敵人所愛利便之處爲期將欲謀奪之故潜往赴
 期不令敵人知也○陳皥曰我若先奪便地而敵
 不至雖有其利亦奚用之是以欲取其愛惜之處
 必先微與敵人相期誤之使必至○梅堯臣曰微
 露之期使間歸告然後我後人發先人至也後發
 者欲其必赴也先至者奪其所愛也○王晳曰權
 譎也微者所以示宻曹公曰先敵至也○張預曰
 兵所愛者便利之地我欲先據當微露其意與之
 相期敵方趨之我乃後發而先至也所以使敵先
[011-49b]
趨者恐我至而敵不來也故曰爭地吾將趨其後
踐墨隨敵以決戰事
曹操曰行踐規矩無常也○李筌曰墨者出道也
出遲道而從之恐不及○杜牧曰墨規矩也言我
常須踐履規矩深守法制隨敵人之形若有可乗
之勢則出而決戰也○陳皥曰兵雖要在迅速以
決戰事然自始及末須守法制縱獲勝捷亦不可
爭競擾亂也城濮之戰晉文公登有莘之墟以望
其師曰少長有禮其可用也 踐墨一作剗墨○
賈林曰剗除也墨繩墨也隨敵計以決戰事惟勝
[011-50a]
是利不可守以繩墨而爲○梅堯臣曰舉動必踐
法度而隨敵屈伸因利以決戰也○王晳曰踐兵
法如繩墨然後可以順敵決勝○張預曰循守法
度踐履規矩隨敵變化形勢無常乃可以決戰取
勝墨繩墨也婦人左右前後跪起皆中規矩繩墨
是也
是故始如處女敵人開戸後如脫兔敵不及拒
曹操李筌曰處女示弱脫兔往疾也杜牧曰言敵
人初時謂我無所能爲如處女之弱我因急去攻
之險迅疾速如兔之脫走不可捍拒也或曰我避
[011-50b]
 敵走如脫兔曰非也○梅堯臣曰始若處女踐規
矩之謂也後若脫兔應敵決戰之速也○王晳曰
處女隨敵也開戸不虞也脫兔疾也若田單守卽
墨而破燕軍是也○張預曰守則如處女之弱令
敵懈怠是以啓隙攻則猶脫兔之疾乗敵倉卒是
 以莫禦太史公謂田單守卽墨攻騎劫正如此語
 不其然乎
孫子集註卷之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