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a0008 新序-漢-劉向 (master)


[005-1a]
劉向新序卷第五
   雜事第五
魯哀公問子夏曰必學而後可以安國保民乎
子夏曰不學而能安國保民者未嘗聞也哀公
曰然則五帝有師乎子夏曰有臣聞黄帝學乎
大真顓頊學乎緑圖帝嚳學乎赤松子堯學乎
尹壽舜學乎務成跗禹學乎西王國湯學乎威
子伯文王學乎鉸時子斯武王學乎郭叔周公
學乎太公仲尼學乎老聃此十一聖人未遭此
師則功業不著乎天下名號不傳乎千世詩曰
不愆不忘率由舊章此之謂也夫不學不明古
[005-1b]
道而能安國家者未之有也
吕子曰神農學悉老黄帝學大真顓頊學伯夷
父帝嚳學伯招帝堯學州文父帝舜學許由禹
學大成執湯學小臣文王武王學太公望周公
旦齊桓公學管夷吾隰朋晉文公學咎犯随會
秦穆公學百里奚公孫支楚莊王學孫叔敖沈
尹竺吳王闔閭學伍子胥文之儀越王勾踐學
范蠡大夫種此皆聖王之所學也且夫天生人
而使其耳可以聞不學其聞則不若聾使其目
可以見不學其見則不若盲使其口可以言不
學其言則不若喑使其心可以智不學其智則
[005-2a]
不若狂故凡學非能益之也達天性也能全天
之所生而勿敗之可謂善學者矣
湯見祝網者置四面其祝曰從天墜者從地出
者從四方來者皆離吾網湯曰嘻盡之矣非桀
孰為此湯乃解其三面置其一面更教之祝曰
昔蛛蝥作網今之人循序欲左者左欲右者右
欲髙者髙欲下者下吾取其犯命者漢南之國
聞之曰湯之徳及禽獸矣四十國歸之人置四
面未必得鳥湯去三面置其一面以網四十國
非徒網鳥也
周文王作靈臺及為池沼掘地得死人之骨吏以
[005-2b]
聞於文王文王曰更葬之吏曰此無主矣文王曰
有天下者天下之主也有一國者一國之主也寡人
固其主又安求主遂令吏以衣棺更葬之天下聞之
皆曰文王賢矣澤及朽骨又况於人乎或得寶
以危國文王得朽骨以喻其意而天下歸心焉
管仲傅齊公子紏鮑叔傅公子小白齊公孫
無知殺襄公公子糺奔魯小白奔莒齊人誅
無知迎公子糺於魯公子糺與小白争入管
仲射小白中其帶鈎小白佯死遂先入是為
齊桓公公子糺死管仲奔魯桓公立國定使
人迎管仲於魯遂立以為仲父委國而聽之九
[005-3a]
合諸侯一匡天下為五伯長里鳬湏晉公子重
耳之守府者也公子重耳出亡於晉里鳬湏竊
其寶貨而逃公子重耳反國立為君里鳬湏造
門願見文公方沐其謁者復文公握髪而應之
曰吾鳬湏邪曰然謂鳬湏曰若猶有以面目而
復見我乎謁者謂里鳬湏鳬湏對曰臣聞之沐
者其心覆心覆者言悖君意沐邪何悖也謁者
復文公見之曰若竊我貨寶而逃我謂汝猶有
面目而見我邪汝曰君何悖也是何也鳬湏曰
然君反國國之半不自安也君寧弃國之半乎
其寧有全晉乎文公曰何謂也鳬湏曰得罪於
[005-3b]
君者莫大於鳬湏矣君謂赦鳬湏顯出以為右
如鳬湏之罪重也君猶赦之況有輕於鳬湏者
乎文公曰聞命矣遂赦之明日出行國使為右
翕然晉國皆安語曰桓公任其賊而文公用其
盗故曰明主任計不任怒闇主任怒不任計計
勝怒者强怒勝計者亡此之謂也
寗戚欲干齊桓公窮困無以自進於是為商旅
賃車以適齊暮宿於郭門之外桓公郊迎客夜
開門辟賃車者執火甚盛從者甚衆寗戚飯牛
於車下望桓公而悲擊牛角疾商歌桓公聞之
撫其僕之手曰異哉此歌者非常人也命後車
[005-4a]
載之桓公反至從者以請桓公曰賜之衣冠將
見之寗戚見説桓公以合境内明日復見説桓
公以為天下桓公大説將任之群臣爭之曰客
衛人去齊五百里不逺不若使人問之固賢人
也任之未晩也桓公曰不然問之恐其有小惡
忘人之大美此人主所以失天下之士也且人
固難全權用其長者遂舉大用之而授之以為
卿當此舉也桓公得之矣所以覇也
齊桓公見十臣稷一日三至不得見也從者曰
萬乘之主布衣之士一日三至不得見亦可以
止矣桓公曰不然士之傲爵禄者固輕其主其
[005-4b]
主傲覇王者亦輕其士縱夫子傲爵禄吾庸敢
傲霸王乎五徃而後得見天下聞之皆曰桓公
猶下布衣之士而况國君乎於是相率而朝靡
有不至桓公所以九合諸侯一匡天下者遇士
於是也詩云有覺徳行四國順之桓公其恤之

魏文侯過叚干木之閭而軾其僕曰君何爲軾
曰此非叚干木之閭乎段干木盖賢者也吾安
敢不軾且吾聞叚干木未甞肯以己易寡人也
吾安敢髙之叚干木光乎徳寡人光乎地段干
木富乎義寡人富乎財地不如徳財不如義寡
[005-5a]
人當事之者也遂致禄百萬而時徃問之國人
皆喜相與誦之曰吾君好正叚干木之敬吾君
好忠叚干木之隆居無幾何秦興兵欲攻魏司
馬唐且諫秦君曰叚干木賢者也而魏禮之天
下莫不聞無乃不可加兵乎秦君以為然乃案
兵而輟不攻魏文侯可謂善用兵矣夫君子善
用兵也不見其形而攻已成其此之謂也野人
之用兵皷聲則似雷號呼則動地塵氣充天流
矢如雨扶傷舉死履腸涉血無罪之民其死者
已量於澤矣而國之存亡主之死生猶未可知
也其離仁義亦逺矣
[005-5b]
秦昭王問孫卿曰儒無益於人之國孫卿曰儒
者法先王隆禮義謹乎臣子而能致貴其上者
也人主用之則進在本朝置而不用則退編百
姓而敵必為順下矣雖窮困凍餒必不以邪道
為食無置錐之地而明於持社稷之大計呌呼
而莫之能應然而通乎裁萬物養百姓之經紀
勢在人上則王公之才也在人下則社稷之臣
國君之寶也雖隠於窮閭漏屋人莫不貴之道
誠存也仲尼為魯司寇沈猶氏不敢朝飲其羊
公慎氏出其妻慎潰氏喻境而走魯之鬻牛馬
不豫賈布正以待之也居於闕黨闕黨之子弟罔罟
[005-6a]
分有親者取多孝悌以化之也儒者在本朝則
美政在下位則美俗儒之為人下如是矣王曰
然則其為人上何如孫卿對曰其為人也廣大
矣志意定乎内禮節修乎朝法則度量正乎官
忠信愛利形乎下行一不義殺一無罪而得天
下不為也若義信乎人矣通於四海則天下之
外應之而懐之是何也則貴名白而天下治也
故近者謌謳而樂之逺者竭走而趨之四海之
内若一家通達之属莫不從服夫是之謂人師
詩曰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此之謂也
夫其為人下也如彼為人上也如此何為其無
[005-6b]
益人之國乎昭王曰善
田賛衣儒衣而見荆王荆王曰先生之衣何其
惡也賛對曰衣又有惡此者荆王曰可得而聞
邪對曰甲惡於此王曰何謂也對曰冬日則寒
夏日則熱衣無惡於甲者矣賛貧故衣惡也今
大王萬乘之主也富厚無敵而好衣人以甲臣
竊為大王不取也意者為其義耶甲兵之事析
人之首刳人之腹墮人城郭係人子女其名尤
甚不榮意者為其貴邪苟慮害人人亦必慮害
之苟慮危人人亦必慮危之其貴人甚不安之
二者為大王無取焉荆王無以應也昔衛靈公
[005-7a]
問陣孔子言爼豆賤兵而貴禮也夫儒服先王
之服也而荆王惡之兵者國之凶器也而荆王
喜之所以屈於田賛而危其國也故春秋曰善
為國者不師此之謂也
哀公問於孔子曰寡人聞之東益宅不祥信有
之乎孔子曰不祥有五而東益不與焉夫損人
而益己身之不祥也弃老取幼家之不祥也釋
賢用不肖國之不祥也老者不教㓜者不學俗
之不祥也聖人伏匿天下之不祥也故不祥有
五而東益不與焉詩曰各敬爾儀天命不又未
聞東益之與為命也
[005-7b]
顔淵侍魯定公于臺東野畢御馬于臺下定公
曰善哉東野畢之御顔淵曰善則善矣雖然其
馬將失定公不悦以告左右曰吾聞之君子不
讒人君子亦讒人乎顔淵不悦歴階而去湏臾
馬敗聞矣定公躐席而起曰趨駕請顔淵顔淵
至定公曰向寡人曰善哉東野畢御也吾子曰善
則善矣雖然其馬將失矣不識君子何以知之也
顔淵曰臣以政知之昔者舜工於使人造父工
於使馬舜不窮於其民造父不盡其馬是以舜
無失民造父無失馬今東野畢之御也上車執
轡御體正矣周旋步驟朝禮畢矣歴險致逺而
[005-8a]
馬力殫矣然求不已是以知其失矣定公曰善
可少進與顔淵曰獸窮則觸鳥窮則啄人窮則
詐自古及今有窮其下能無危者未之有也詩
曰執轡如組兩驂如舞善御之謂也定公曰善
哉寡人之過也
孔子北之山戎氏有婦人哭於路者其哭甚哀
孔子立輿而問曰曷爲哭哀至於此也婦人對
曰徃年虎食我夫今虎食我子是以哀也孔子
曰嘻若是則曷爲不去也曰其政平其吏不苛
吾以是不能去也孔子顧子貢曰弟子記之夫
政之不平而吏苛乃甚於虎狼矣詩曰降䘮飢
[005-8b]
饉斬伐四國夫政不平也乃斬伐四國而况二
人乎其不去宜哉
魏文侯問李克曰吳之所以亡者何也李克對
曰數戰數勝文侯曰數戰數勝國之福也其所
以亡何也李克曰數戰則民疲數勝則主驕以
驕主治疲民此其所以亡也是故好戰窮兵未
有不亡者也
趙襄子問於王子維曰吳之所以亡者何也對
曰吳君吝而不忍襄子曰冝哉吳之亡也吝則
不能賞賢不忍則不能罰姦賢者不賞有罪不
能罰不亡何待
[005-9a]
孔子侍坐於季孫季孫之宰通曰君使人假馬
其與之乎孔子曰吾聞取於臣謂之取不曰假
季孫悟告宰曰自今以來君有取謂之取無曰
假故孔子正假馬之名而君臣之義定矣論語
曰必也正名詩曰無易由言無曰苟矣可不慎

君子曰天子居闉闕之中帷帳之内廣厦之下
旃茵之上不出䄡幄而知天下者以有賢左右
也故獨視不如與衆視之明也獨聽不如與衆
聽之聦也
晉平公問於叔向曰國家之患孰為大對曰大臣
[005-9b]
重禄而不極諫近臣畏罰而不敢言下情不上
通此患之大者也公曰善於是令國曰欲進善
言謁者不通罪當死
楚人有善相人所言無遺䇿聞於國莊王見而
問於情對曰臣非能相人能觀人之交也布衣
也其交皆孝悌篤謹畏令如此者其家必日益
身必日安此所謂吉人也官事君者也其交皆
誠信有好善如此者事君日益官職日進此所
謂吉士也主明臣賢左右多忠主有失皆敢分
争正諫如此者國日安主日尊天下日富此之
謂吉主也臣非能相人能觀人之交也莊王曰
[005-10a]
善於是乃招聘四方之士夙夜不懈遂得孫叔
敖將軍子重之屬以備卿相遂成霸功詩曰濟
濟多士文王以寧此之謂也
齊閔王亡居衛晝日步走謂公玉丹曰我已亡
矣而不知其故吾所以亡者其何哉公玉丹對
曰臣以王為已知之矣王故尚未之知邪王之
所以亡者以賢也以天下之主皆不肖而惡王
之賢也因與合兵而攻王此王之所以亡也閔
王慨然太息曰賢固若是其苦邪丹又謂閔王
曰古人有辭天下無憂色者臣聞其聲於王見
其實王名稱東帝實有天下去國居衛容貌充
[005-10b]
盈顔色發揚無重國之意王曰甚善丹知寡人
自去國而居衛也帶三益矣遂以自賢驕盈不
止閔王亡走衛衛君避宫舍之稱臣而供具閔
王不遜衛人侵之閔王去走鄒魯有驕色鄒魯
不納遂走莒楚使淖齒將兵救齊因相閔王淖
齒擢閔王之筋而懸之廟梁宿昔而殺之而與
燕共分齊地悲夫閔公臨大齊之國地方數千
里然而兵敗於諸侯地奪於燕昭宗廟䘮亡社
稷不祀宫室空虚身亡逃竄甚於徒隷尚不知
所以亡甚可痛也猶自以為賢豈不哀哉公玉
丹徒隷之中而道之謟佞甚矣閔王不覺追而
[005-11a]
善之以辱為榮以憂為樂其亡晚矣而卒見殺
先是靖郭君殘賊其百姓害傷其群臣國人將
背叛共逐之其御知之豫裝齎食及亂作靖郭
君出亡至於野而飢其御出所裝食進之靖郭
君曰何以知之而齎食對曰君之暴虐其臣下
之謀久矣靖郭君怒不食曰以吾賢至聞也何
謂暴虐其御懼曰臣言過也君實賢唯群臣不
肖共害賢然後靖郭君悦然後食故齊閔王靖
郭君雖至死亡終身不諭者也悲夫
宋昭公出亡至於鄙喟然歎曰吾知所以亡矣
吾朝臣千人發政舉吏無不曰吾君聖者侍御
[005-11b]
數百人被服以立無不曰吾君麗者内外不聞
吾過是以至此由宋君觀之人主之所以離國
家失社稷者謟䛕者衆也故宋昭亡而能悟盖
得反國云
秦二世胡亥之爲公子也昆弟數人詔置酒饗
群臣召諸子諸子賜食先罷胡亥下堦視群臣
陳履狀善者因行踐敗而去諸子聞見之者莫
不太息及二世即位皆知天下必弃之也故二
世惑於趙髙輕大臣不顧下民是以陳勝奮臂
於關東閻樂作亂於望夷閻樂趙髙之婿也爲
咸陽令詐爲逐賊將吏卒入望夷宫攻射二世
[005-12a]
就數二世欲加刃二世懼入將自殺有一䆠者
從之二世謂曰何謂至於此也䆠者曰知此久
矣二世曰子何不早言對曰臣以不言故得至
於此使臣言死久矣然後二世喟然悔之遂自

齊侯問於晏子曰忠臣之事君也何若對曰有
難不死出亡不送君曰列地而與之䟽而貴之
君有難不死出亡不送可謂忠乎對曰言而見
用終身無難臣奚死焉諫而見從終身不亡臣
奚送焉若言不見用有難而死是妄死也諫不
見從出亡而送是詐為也故忠臣也者能盡善
[005-12b]
與君而不能與陷於難
宋玉因其友以見於楚襄王襄王待之無以異
宋玉讓其友其友曰夫薑桂因地而生不因地
而辛婦人因媒而嫁不因媒而親子之事王未
耳何怨於我宋玉曰不然昔者齊有良兎曰東
郭㕙蓋一旦而走五百里於是齊有良狗曰韓
盧亦一旦而走五百里使之遥見而指屬則雖
韓盧不及衆兎之塵若躡迹而縱緤則雖東郭
㕙亦不能離今子之屬臣也躡迹而縱緤與遥
見而指屬與詩曰將安將樂弃我如遺此之謂
也其友人曰僕人有過僕人有過
[005-13a]
宋玉事楚襄王而不見察意氣不得形於顔色
或謂曰先生何談説之不揚計畫之疑也宋玉
曰不然子獨不見夫玄蝯乎當其居桂林之中
峻葉之上從容游戯超騰徃來龍興而鳥集悲
嘯長吟當此之時雖羿逢䝉不得正目而視也
及其在枳棘之中也恐懼而掉慄危視而蹟行
衆人皆得意焉此皮筋非加急而體益短也處
勢不便故也夫處勢不便豈可以量功校能哉
詩不云乎駕彼四牡四牡項領夫久駕而長不
得行項領不亦宜乎易曰臀無膚其行赼趄此
之謂也
[005-13b]
田饒事魯哀公而不見察田饒謂魯哀公曰臣
將去君而鴻鵠舉矣哀公曰何謂也田饒曰君
獨不見夫雞乎頭戴冠者文也足傅距者武也
敵在前敢鬭者勇也見食相呼仁也守夜不失
時信也雞雖有此五者君猶曰瀹而食之何則
以其所從來近也夫鴻鵠一舉千里止君園池
食君魚鼈啄君菽粟無此五者君猶貴之以其
所從來逺也臣請鴻鵠舉矣哀公曰止吾書子
之言也田饒曰臣聞食其食者不毁其噐䕃其
樹者不折其枝有士不用何書其言為遂去之
燕燕立以為相三年燕之政大平國無盗賊哀
[005-14a]
公聞之慨然太息為之避寢三月抽損上服曰
不慎其前而悔其後何可復得詩曰逝將去汝
適彼樂土適彼樂土爰得我所春秋曰少長於
君則君輕之此之謂也
子張見魯哀公七日而哀公不禮託僕夫而去
曰臣聞君好士故不逺千里之外犯霜露冒塵
垢百舍重趼不敢休息以見君七日而君不禮
君之好士也有似葉公子髙之好龍也葉公子
髙好龍鈎以寫龍鑿以寫龍屋室雕文以寫龍
於是夫龍聞而下之窺頭於牖施尾於堂葉公
見之弃而還走失其魂魄五色無主是葉公非
[005-14b]
好龍也好夫似龍而非龍者也今臣聞君好士
故不逺千里之外以見君七日不禮君非好士
也好夫似士而非士者也詩曰中心藏之何日
忘之敢託而去
昔者楚丘先生行年七十披裘帶索徃見孟嘗
君欲趨不能進孟嘗君曰先生老矣春秋髙矣
何以教之楚丘先生曰噫將我而老乎噫將使
我追車而赴馬乎投石而超距乎逐麋鹿而搏
豹虎乎吾已死矣何睱老哉噫將使我出正辭
而當諸侯乎决嫌疑而定猶豫乎吾始壯矣何
老之有孟嘗君逡巡避席靣有愧色詩曰老夫
[005-15a]
灌灌小子蹻蹻言老夫欲盡其謀而少者驕而
不受也秦穆公所以敗其師殷紂所以亡天下
也故書曰黄髪之言則無所愆詩曰壽胥與試
美用老人之言以安國也
齊有閭丘卭年十八道遮宣王曰家貧親老願
得小仕宣王曰子年尚稚未可也閭丘卭對曰
不然昔有顓頊行年十二而治天下秦項槖七
嵗為聖人師由此觀之卭不肖耳年不稚矣宣
王曰未有咫角驂駒而能服重致逺者也由此
觀之夫士亦華髪墮顛而後可用耳閭丘卭曰
不然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長驊騮騄驥天下之
[005-15b]
俊馬也使之與貍鼬試於釡竈之間其疾未必
能過貍鼬也黄鵠白鶴一舉千里使之與燕服
翼試之堂廡之下廬室之間其便未必能過燕
服翼也辟閭巨闕天下之利器也擊石不缺刺
石不銼使之與管槀决目出眯其便未必能過
管槀也由此觀之華髪墮顛與卭何以異哉宣
王曰善子有善言何見寡人之晩也卭對曰夫
雞豚讙嗷即奪鐘鼔之音雲霞充咽則奪日月
之明讒人在側是以見晚也詩曰聽言則對譖
言則退庸得進乎宣王拊軾曰寡人有過遂載
與之俱歸而用焉故孔子曰後生可畏安知來
[005-16a]
者之不如今此之謂也
荆人卞和得玉璞而獻之荆厲王使玉尹相之
曰石也王以和為謾而㫁其左足厲王薨武王
即位和復奉玉璞而獻之武王武王使玉尹相
之曰石也又以為謾而斷其右足武王薨共王
即位和乃奉玉璞而哭於荆山中三日三夜泣
盡而繼之以血共王聞之使人問之曰天下刑
之者衆矣子獨何哭之悲也對曰寶玉而名之
曰石貞士而戮之以謾此臣之所以悲也共王
曰惜矣吾先王之聽難剖石而易斬人之足夫
死者不可生斷者不可属何聽之殊也乃使人
[005-16b]
理其璞而得寶焉故名之曰和氏之璧故曰珠
玉者人主之所貴也和雖獻寶而美未為玉尹
用也進寶且若彼之難也况進賢人乎賢人與
姦臣猶仇讎也於庸君意不合夫欲使姦臣進
其讎於不合意之君其難萬倍於和氏之璧又
無斷兩足之臣以推其難猶拔山也千嵗一合
若繼踵然後賢王之君興焉其賢而不用不可
勝載故有道者之不戮也宜白玉之璞未獻耳
劉向新序卷第五
[005-17a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