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2o0003 唐鑑-宋-范祖禹 (master)


[012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唐鑑卷十二      宋 范祖禹 撰
              吕祖謙 註
   代宗
廣德元年閏正月以史朝義降將薛嵩為相衛邢洺貝
磁六州節度使田承嗣為魏博德滄瀛五州都防禦使
李懷僊仍故地為幽州盧龍節度使時河北諸州皆已
降嵩等迎僕固懷恩拜於馬首乞行間自效懷恩亦恐
[012-1b]
賊平寵衰故奏留嵩等及李寳臣分帥河北自為黨援
朝廷亦厭苦兵革茍冀無事因而授之
 臣祖禹曰僕固懷恩既平河北而除惡不絶其本復
 留賊黨以邀後功亦由任蕃夷為制將故也唐失河
 北實自此始使郭李為將其肯遺國患乎遺去/聲
六月禮部侍郎楊綰上疏論進士明經之弊請令縣令
察孝亷取行著鄉閭學知經術者薦之於州刺史考試
升之於省任各占一經朝廷擇儒學之士問經義二十
[012-2a]
條對策三道上第即注官中第得出身下第罷歸左丞
賈至議以為自東晉以來人多僑寓士居鄉土百無一
二請兼廣學校保桑梓者鄉里舉焉在流寓者庠序推
焉勅禮部具條目以聞七月綰上貢舉條目秀才問經
義二十條對策五道國子監舉人令博士薦於祭酒試
通者升之於省如鄉貢法明法委刑部考試或以為明
經進士行之已久不可遽改事雖不行識者是之
 臣祖禹曰自三代以後取士之法不本於鄉里學校
[012-2b]
 三代以前以鄉舉里選取士記王制命鄉論秀士升/之司徒曰選士司徒論選士之秀而升之學曰俊士
 升於司徒不征於鄉升於學者不征於司徒曰造士/大樂正論造士之秀者以告於王而升於司馬曰進
 士司馬辨論官材論進士之賢者以告於王而定其/論論定然後官之任官然後爵之位定然後祿之
 至唐而其弊極矣惟楊綰貢舉之議最為近古可行
 而卒為庸人沮止况先王所以致治之具欲舉而措
 之天下不亦難乎
二年二月僕固懷恩叛其子瑒為其衆所殺傳首詣闕
羣臣入賀帝慘然不悅曰朕信不及人致勲臣顛越深
[012-3a]
用為愧又何賀焉命輦懷恩母至長安給待優厚月餘
以壽終以禮葬之功臣皆感歎帝之幸陜也李光弼竟
遷延不至帝恐遂成嫌隙其母在河中數遣中使存問
之吐蕃退除光弼東都留守以察其去就光弼辭以就
江淮糧運引兵歸徐州帝迎其母至長安厚加供給使
其弟光進掌禁兵遇之加厚
 臣祖禹曰傳曰禹湯罪己其興也勃焉左莊十一年/臧文仲曰禹
 湯罪己其興也勃焉桀/紂罪人其亡也忽焉代宗之責己也厚其待人也
[012-3b]
 恕韓原毁古之君子其責己也/重以周其待人也輕以恕而誠不能感物何哉
 賞罰無章而善善惡惡不明上下之情不通讒巧得
 行於其間故也是以有功者不自保無罪者恐見誅
 以恩加人而人不親以信示人而人益疑紀綱壞亂
 恩威不立為唐世姑息之主記檀弓小人之愛人也/以姑息鄭氏云息猶安
 也言茍容/取安也由不得其道也
大厯五年十一月元載以李泌有寵於帝忌之與其黨
攻之不已㑹江西觀察使魏少㳺求參佐帝謂泌曰元
[012-4a]
載不容卿朕今匿卿於魏少游所俟朕决意除載當有
信報卿可束裝來也乃以泌為江西判官且屬少游使
善待之
 臣祖禹曰代宗以萬乘之主不能庇一臣而匿之於
 逺藩既相元載知其不可則退之而已矣乃欲稔其
 惡而誅之稔熟/也且載方見任而與泌密除載然則人
 臣誰敢自保皆非人君之道此天下所以多亂也
六年八月帝厭元載所為思得士大夫之不阿附者為
[012-4b]
腹心漸收載權内出制書以浙西觀察使李栖筠為御
史大夫宰相不知載由是稍絀音/屈
 臣祖禹曰代宗知元載之惡欲罷其相位一言而已
 可也誰敢不從且載所以方命專政者挾君以為重
 也君去之則失其所恃何惡之能為乃立黨自助以
 傾其相視之如敵國敵匹也相匹敵之國/如春秋時秦晉之類主勢不已
 卑乎代/宗
九年三月以皇女永樂公主許妻魏博節度使田承嗣
[012-5a]
之子華帝意欲固結其心而承嗣益驕慢
 臣祖禹曰齊景公涕出而女於呉以為既不能令又
 不受命是絶物也孟離婁既不能令又不受命是/絶物也涕出而女於呉女去聲
 與呉皆列國也後世且猶羞之代宗德不足以柔服
 刑不足以御姦以天子之尊而以女許嫁叛臣之子
 茍欲姑息而反以納侮君道卑替亦已甚矣此公卿
 大臣之耻也
十年十月諸鎮討田承嗣帝嘉李寳臣之功遣中使馬
[012-5b]
承倩齎詔勞之將還寳臣自詣其館遺之百縑承倩詬
罵擲出道中寳臣慙其左右兵馬使王武俊說寳臣曰
令公在軍中新立功豎子尚爾况寇平之後以一幅詔
書召歸闕下一匹夫耳不如釋承嗣以為己資寳臣遂
有玩寇之志
 臣祖禹曰齊寺人貂漏師于多魚左僖公二年齊寺/人貂始漏師于多
 魚杜預云寺人内閹官豎貂也多魚地名齊桓多嬖/寵内則如夫人者六人外則幸豎貂易牙之等終以
 此亂國傳言貂於此始被貴寵/漏泄桓公軍事為齊亂張本夙沙衛殺馬以塞道
[012-6a]
 而殖綽郭最見獲左襄十八年叔向告晉侯曰城上/有烏齊師其遁十一月丁夘朔入
 平隂遂從齊師夙沙衛連大車以塞隧而殿殖綽郭/最曰子殿國師齊之辱也子姑先乎乃代之殿衛殺
 馬於隘以塞道晉州綽及之射殖綽中肩兩矢夾脰/曰止將為三軍獲不止將取其𠂻顧曰為私誓州綽
 曰有如日乃弛弓而自後縛之/其右具丙亦舍兵而縛郭最皆以宦寺敗國䘮師
 䘮去/聲承倩一怒寳臣而諸鎮解體巨猾逋誅終唐之
 世不能取魏其為害也過於寺人貂夙沙衛逺矣
十二年元載伏誅楊綰為相綰性清簡儉素制下之日
朝野相賀郭子儀方宴客聞之减坐中聲樂五分之四
[012-6b]
京兆尹黎幹騶從甚盛即日省之止存十騎中丞崔寛
第舍宏侈亟毁撤之
 臣祖禹曰上之化下如風之靡草也語十二君子之/德風小人之德
 草草上之風/必偃靡亦偃楊綰以清名儉德為相而天下從之如
 此况人君能正己以先海内其有不率者乎是以先
 王必正其心脩其身而天下自治記大學心正而后/身脩身脩而后家
 齊家齊而后國治/國治而后天下平孟子曰君仁莫不仁君義莫不義
 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國定矣孟離/婁云此之謂也
[012-7a]
是秋霖雨河中府池鹽多敗户部侍郎判度支度徒/諾切
滉恐鹽户減稅奏雨雖多不害鹽仍有瑞鹽生帝疑其
不然遣諫議大夫蔣鎮徃視之京兆尹黎幹奏秋霖損
稼滉奏幹不實帝令御史案察奏所損凡三萬餘頃渭
南令劉澡阿附度支稱縣境田獨不損御史趙計奏與
澡同帝曰霖雨溥博豈得渭南獨無更命御史朱敖視
之損三千餘頃帝歎息久之曰縣令字人之官不損猶
應言損乃不仁如是乎貶澡南浦尉計澧州司户而不
[012-7b]
問滉蔣鎮還奏瑞鹽實如滉所言仍上表賀請宣付史
臣并置神祠錫以嘉名帝從之賜號寳應靈慶池時人
醜之
 臣祖禹曰代宗責縣令職在字人無恤隠之心隠憫/也
 而阿黨權勢黜之當矣韓滉掌邦計之臣滉判度支/故云掌邦
 計/敢為靣欺乃置而不問是刑罰止行於卑賤而不
 行於貴近也蔣鎮以諌官受委覆實而共為姦罔人
 主卒受其欺廷臣亦無敢言此二臣者豈非以其君
[012-8a]
 雖欲恤民而卒歸於好利受佞可以䝉蔽故敢行詐
 而無所忌憚也是以雖有仁心而民不被其澤孟離/婁今
 有仁心仁聞而民不被/其澤者不行先王之政天下愈受其弊由賞罰不平
 聽任不明故也且在縣令與御史則始疑而終察之
 在户部與諫官則始疑而終信之其為欺一也明於
 疎逺而眩於貴近是朝廷無公道也書曰無偏無黨
 王道蕩蕩書洪範五皇極無偏無黨王/道蕩蕩無黨無偏王道平平若代宗者其
 何責焉
[012-8b]
十四年五月德宗即位在亮隂中動遵禮法閏月詔罷
省四方貢獻之不急者罷棃園使及樂工三百餘人又
詔天下無奏祥瑞及獻珍禽竒獸怪草異木内莊宅使
上言諸州有官租萬四千餘斛帝令分給所在充軍儲
放諸國所獻馴象於荆山之陽凡四十有二及豹豽豽/女
猾/切鬭雞獵犬之類悉縱之又出宫女數百人於是中外
皆悅淄青軍士至投兵相顧曰明主出矣吾屬猶反乎
 臣祖禹曰德宗即位之初思致太平知天下厭代宗
[012-9a]
 之政滌其煩穢决其㡳滯四海之内聞風震悚以為
 不世出之主也唐太宗紀賛至/治之君不世出不數年而致大亂何
 哉燭理不明而所任非人求欲速之功役其獨智而
 不本於人情故也前晁錯傳策三王計/安天下必本於人情孟子曰其進
 銳者其退速其德宗之謂乎
代宗優寵宦官奉使者不禁其求取嘗遣中使賜妃族
還問所得頗少代宗不悅以為輕我命妃懼遽以私物
償之由是中使公求賂遺無所忌憚宰相常貯錢於閤
[012-9b]
中每賜一物宣一㫖無徒還者出使所厯州縣移文取
貨與賦稅同皆重載而歸德宗素知其弊及即位遣中
使卲光超賜李希烈旌節希烈贈之僕馬及縑七百匹
黄茗二百斤帝聞之怒杖光超六十而流之於是中使
之未歸皆潜棄所得於山谷雖與之莫敢受
 臣祖禹曰代宗寵宦者而縱之受賂雖為蠧政其害
 未大也德宗矯其失而深懲之豈不明哉然其終也
 舉不信羣臣惟宦者之從至委以禁兵持天下之柄
[012-10a]
 而授之唐劉貞亮傳德宗貞元末宦人領兵附順者/益衆宦者傳序德宗懲艾泚賊以左右神䇿
 天威等軍委宦者主之置中䕶軍尉中䕶軍分提禁/兵是以威柄下遷政在宦人舉手伸縮便有輕重
 其後人主廢置於其手如王守澄弑憲宗於中和殿/立穆宗楊復恭立昭宗自稱
 立天子既得位乃廢定策/國老奈負心門生何之類則其為害又甚於代宗何
 其明於知父之失而闇於知己之非乎昔者明王欲
 改其先君之過者殆不然故夫德宗即位之初凡深
 矯代宗之政者愚人以為喜而哲人以為憂蓋出於
 一時之銳而無忠信誠慤之心以守之記檀弓茍無/忠信誠慤之
[012-10b]
 心雖固結之/民其不解乎未有不甚之者也
右代宗在位十八年崩年五十三
   德宗一
建中元年正月始用楊炎議約百姓丁産定等級作兩
稅法比來新舊徵科色目一切罷之二稅外輒率一錢
者以枉法論
 臣祖禹曰立法者其始未嘗不亷而終於貪出令者
 其始未嘗不戒而終於廢法令者人君為之而與天
[012-11a]
 下共守之者也唐李乾祐法令/者與天下共之茍朝廷自不守其法
 則天下其誰守之德宗之政名亷而實貪故其令始
 戒而終廢其初禁暴非不嚴也而刻剝之令紛然繼
 出天下不勝其弊勝平/聲蓋法雖備具而意常誅求人
 君用意出於法外天下之吏奉朝廷之意而不奉其
 法逆意有罪奉法無功是以法雖存而常為無用之
 文也德/宗
帝初即位疎斥宦官親任朝士而張涉以儒學入侍薛
[012-11b]
邕以文雅登朝繼以賍敗宦官武將得以藉口曰南牙
文臣賍動至巨萬而謂我曹濁亂天下豈非欺罔邪於
是帝心始疑不知所倚仗矣
 臣祖禹曰德宗之不明豈足與有為哉二臣以賍敗
 而疑天下之士皆貪何其信小人之深而待君子之
 淺也舜不以朝有四凶而不舉元凱左文十八年昔/高陽氏有才子
 八人齊聖廣淵明允篤誠天下之人謂之八凱高辛/氏有才子八人忠肅共懿宣慈恵和謂之八元舜舉
 八凱使主后土以揆百事舉八元敷五/教於四方四凶謂共工驩兜三苗鯀周不以家有
[012-12a]
 管蔡而不封懿親管叔蔡叔/周武王弟夫以失於一人而不入/聲
 取於衆是以噎而廢食也已則不明不能求賢卒委
 宦者以為腹心乃疑朝士皆不可倚仗不自知其蔽
 也
二年二月以御史大夫盧把為門下侍郎同平章事把
隂狡欲起勢立威小不附己者必欲寘之死地引太常
博士裴延齡為集賢直學士親任之
 臣祖禹曰君子與小人莫不引其類而聚於朝前劉/向傳
[012-12b]
 封事賢人在上位則/引其類而聚之於朝人君得一賢者而相之為相者
 舉其類而進之後之進者亦舉其類繼之者莫非賢
 也其國未嘗無人焉則是得一賢而百姓被其德澤
 者數十年而未已也其任小人也豈特一時之患哉
 亦舉其類而進之後之進者亦舉其類繼之者莫非
 小人也是以任一不肖而天下被其災害者亦數十
 年而未已焉德宗既相盧把而把復引延齡以為助
 則其國政可知矣盧杞相於建中之初而延齡用於
[012-13a]
 正元之後是始終之以小人也故德宗之時賢人君
 子常阨窮而道不得行由小人彚進而不已也彚類/也
 人君置相可不慎哉
三年四月帝遣中使發河朔三鎮兵討田悅王武俊不
受詔執使者送朱滔滔言於衆曰將士有功者吾奏求
官勲皆不遂今欲與諸君共趨魏州擊破馬燧以取温
飽何如皆不應三問乃曰幽州之人自安史之反從而
南者無一人得還今其遺人痛入骨髓况太尉司徒皆
[012-13b]
受國寵榮將士亦各䝉官勲誠且願保目前不敢更有
僥覬滔黙然而罷乃誅大將數十人厚撫循其士卒帝
聞之以力未能制滔賜滔爵通義郡王冀以安之滔反
謀益甚分兵營於趙州劉怦以書諌止之滔不從遣人
誘張孝忠孝忠拒之滔將兵發深州至束鹿將行士卒
忽大亂諠譟曰天子令司徒歸幽州奈何違勅南救田
悅滔大懼走匿蔡雄等矯傳滔令諭士卒曰今兹南行
乃為汝曹非自為也衆乃共殺勅使又呼曰雖知司
[012-14a]
徒此行為士卒終不如且奉詔歸鎮雄復諭之衆然後
定滔即引軍還深州密令訪察唱亂者得二百餘人悉
斬之乃復引兵而南衆莫敢前郤
 臣祖禹曰民皆有常性書湯誥惟皇上帝降𠂻下民/若有恒性克綏厥猷惟后
 飢食渇飲以養其父母妻子而終天年此人情之所
 欲也豈樂為叛而沈其族哉然自古治少而亂多由
 上夫其道而民不知所從語十九上失其/道民散久矣故姦雄得
 以詭其衆而用之也天寳以後幽薊為反逆之區中
[012-14b]
 國視之無異戎狄朱滔刼其民如此不得已而後從
 之亦足見其本非好亂也君人者可以省己而脩政
 矣詩序曰小雅盡廢則四夷交侵六月詩小雅盡廢/則四夷交侵中國
 微/矣先王不以罪四夷而咎中國反求諸已自脩而已
 矣孟公孫丑反求/諸已而已矣人君茍行仁政使民親其長愛其
 上孟梁惠下君行仁政斯/民親其上死其長矣驅之為亂莫肯從也姦雄
 豈得而詐之哉
時兩河用兵月費百餘萬緍府庫不支數月太常博士
[012-15a]
韋都賓陳京建議以為貨利所聚皆在富商請括富商
錢出萬緍者借其餘以供軍計天下不過借一二千商
則數年之用足矣帝從之詔借商人錢令判度支條上
判度支杜佑大索長安中商賈所有貨意其不實輒加
搒捶人不勝苦有縊死者長安囂然如被寇盜計所得
纔八十餘萬緍又括僦櫃錢凡蓄積錢帛粟麥者皆借
四分之一封其櫃窖百姓為之罷市相帥遮宰相馬自
訴以千萬數盧把始慰諭之勢不可遏乃疾驅自他道
[012-15b]
歸計悉借商所得二百萬緍人已竭矣
 臣祖禹曰人君用天下之力取天下之財征伐不庭
 以一海内所以保民也而兵革既起未嘗不虐其民
 暴斂之害甚於寇盜寇盜害民之命而暴斂失民之
 心害民命者君得而治之君失民心則不可得而復
 收也孔子曰苛政猛於虎也記檀弓孔子過泰山側/有婦人哭於墓者而哀
 夫子式而聽之使子路問之曰子哭也一似重憂者/而曰然昔吾舅死於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
 夫子曰何為不去也曰無苛政夫子/曰小子識之苛政猛於虎也識音志借商之事可見
[012-16a]
 矣議者必曰不有小害不得大利不有小殘不成大
 功一勞而久逸暫費而永寧是以人主甘心焉而卒
 致大亂此不可以不戒
帝初即位崔祐甫為相務崇寛大故當時以為有貞觀
之風想望太平及盧把為相知帝性多忌因以疑似離
間羣臣勸帝以嚴刻御吏中外失望
 臣祖禹曰德宗性本猜克克當作刻唐本傳德宗/猜忌刻薄以彊明自任
 小人易入用崔祐甫則治用盧把則亂祐甫輔之
[012-16b]
 以寛大固益其德矣把輔之以嚴刻則合其性焉由
 其本猜克故也當其即政之始勵精求治舊本紀史/臣曰帝初
 摠萬機勵/精治道猶能任賢一為小人所指導而終身不復
 使祐甫用於貞元之後亦豈得行其志哉
淮南節度使陳少遊奏本道税錢每千請増二百五月
詔他道皆如淮南又鹽每斗價皆増百錢十一月加少
遊同平章事
 臣祖禹曰少遊重斂加賦以媚上求寵此民賊也德
[012-17a]
 宗推其法於天下而以宰相賞之是以百吏承風競
 為刻剝民不勝困以至大亂夫以天官賞民賊孟告/子君
 不鄉道不志於仁而求富之是富桀/也今之所謂良臣古之所謂民賊也安得無顛覆之
 禍乎
 
 
 
 
[012-17b]
 
 
 
 
 
 
 
 唐鑑卷十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