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2k0025 延祐四明志-元-袁桷 (master)


[001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延祐四明志卷一
             元 袁桷 撰
  沿革攷
詩書紀明堂社稷田制與周官殊後雖旁曲傅會卒不
相似何邪或曰周官太平書也周公嘗行之周祀歴八
百是果無更改邪繇秦至宋率數十年輒易矣郡縣城
邑廢徙率無常所陵谷變易然也兼之以人事其理若
[001-1b]
是作沿革攷
句章鄞為越舊名國語曰勾踐之地南至于句無北至/于禦兒東至于鄞西至于姑蔑又曰
吾請達王甬句東韋昭曰今句東東浹口外州宋景文/公補音州與洲同越語註曰甬甬江句句章也晉孫恩
冦浹口入餘姚通典云明州東北到大海/浹口七十里輿地廣記定海縣有大浹江秦平越始皇
二十五年以吳越地為會稽郡治吳漢地志會稽所部
郡縣二十六上應牽牛之宿下當少陽之位今屬明者
曰句章曰鄞曰鄮則鄮立縣繇秦來久矣陸士龍言秦/始皇留鄮縣
三十/餘日景帝四年吳王濞反誅復為郡治於吳元鼎五年
[001-2a]
除東越因以其地為治并屬於此而立東部都尉後徙
章安陽朔元年又徙治鄞或有冦害復徙句章後漢晉
宋齊梁皆因之隋平陳併餘姚鄞鄮三縣入句章𨽻吳
州後改越州仍𨽻焉王象之按隋志有餘繼縣而輿地/廣記於餘姚縣下註云隋平陳省
入句章唐志於餘姚縣下註云析故句章縣置以縣置/姚州則隋志之所謂餘繼即餘姚也是隋句章一邑之
地既割餘姚𨽻越州/又為明州之全境也鄞以堇得名加邑為鄞羅愿云齧/苦堇釋曰
可食之菜也郭云今堇葵葉如栁子如米汋食之滑本/草唐本注云此菜野生非人所種俗謂之堇菜葉似蕺
花紫草色本草云堇汁味甘説者以為堇苦而言甘者/古人語甘草謂之大苦也觀綿之詩言沮漆之間土地
[001-2b]
肥美則曰周原膴膴堇荼如飴堇荼皆苦莱也地既饒/美其所生菜雖有性苦者皆甘如飴則此地皆可居矣
是堇得地味亦甘也内則棗栗飴蜜以甘之堇荁枌榆/兔薧滫瀡以滑之脂膏以膏之言養老者懼其腸澁故
用此物調和飲食荁亦堇𩔖冬用堇夏用荁廣雅曰夏/荁秋堇滑如粉是也士虞禮則曰夏用葵冬用荁鄭注
云荁堇𩔖也乾則滑夏秋用生葵冬春用乾荁此蓋隨/文解之故不同 嚴氏曰詩註孔氏謂堇即烏頭且引
驪姬置堇於肉蓋以堇為爾雅芨堇之堇也如此則與/鴆毒同與堇荼可食之物非其𩔖矣按地志有赤堇山
乾道舊志在/東四十里鄮易也亦加邑焉輿地志曰邑人以其海/中物産於山下鄮易因
名鄮/縣唐武德四年析句章縣立鄞州八年州廢更置鄮
縣𨽻越州開元二十六年採訪使齊澣奏以鄮縣為明
[001-3a]
州以其境内山四明為名領縣四曰鄮曰奉化慈溪翁
山天寶初改為餘姚郡肅宗至德二年復為明州長慶
元年刺史韓察欲移州城以白浙東觀察使薛戎上言
明州北臨鄞江地形卑隘請移明州置於鄮縣而以州
舊城近南高處置縣從之見唐㑹要/及移城記州初置時領縣四
曰鄮曰翁山曰奉化曰慈溪要不出秦三縣之境雖郡
號餘姚而餘姚縣仍𨽻越州廣德二年益以象山縣大
厯六年省翁山海壖舊置望海鎮元和十四年從薛戎
[001-3b]
言不𨽻明州唐㑹要元和十四年八月浙東觀察使薛/戎奏准勅諸道所管支郡别置鎮遏守捉
兵馬者宜竝屬刺史其邊徼溪峒接連蠻夷之處特建/城鎮者則不在此限今當道望海鎮去明州七十餘里
俯臨大海與新羅日本諸蕃接/界請據勅文不𨽻明州許之錢鏐時以明州為節鎮
置望海軍又更望海鎮曰靜海鎮尋置望海縣梁開平
三年也未幾改縣為定海鄮縣亦改為鄞漢乾祐二年
錢俶命其弟億判明州宋建隆元年陞為奉國軍授億
為節度使開寶八年又命俶子惟治領之太平興國二
年吳越王納土改授惟治鎮國軍節度使自是始用文
[001-4a]
臣為知州熙寧六年析鄞東之海中洲富都等三鄉剏
立昌國縣而明之屬縣凡六矣在唐為上郡大觀元年
始陞為望高宗駐蹕吳㑹明婺俱為要郡而明州控扼
海道紹興三年置沿海制置使以鎮之寧宗在藩邸領
明州觀察使即位改元慶元陞州為府因以名之皇元
混一改府為路罷制置使立浙東宣慰使司於紹興後
徙處復徙婺至元十六年以正使趙孟傳副使劉良
分治於慶元尋併於婺大德七年島夷厖雜宜用重臣
[001-4b]
鎮服海口遂立浙東都元帥府即舊府治為之至元十
五年以昌國陞州元貞元年奉化縣以戸口及格陞為
下州
   辨證王應麟/
唐武德元年改郡為州太守為刺史權置州郡頗多太
宗命省分為十道開元二十一年分為十五道天寶元
年以州為郡刺史為太守至德二載復以郡為州太守
復為刺史今按開元始置明州則曰明州刺史天寶以
[001-5a]
州為郡則曰餘姚郡太守志云置州之時名郡曰奉化
以備封爵一州豈有兩郡名哉圖經開元謂開元郡名
奉化天寶元年改為餘姚郡未詳所據元豐九域志始
曰奉化郡未知何時改辨州郡/
唐志明州餘姚郡以境有四明山為名山海經瞿父山
又東四百里曰句餘之山郭璞注山在餘姚南句章北
二縣因以名州曰明郡曰餘姚皆本於句餘山虞氏餘
姚人九域志晉虞喜陳虞茘墳在慈溪鳴鶴山辨餘姚/郡
[001-5b]
鄞縣東有鄮郭古鄮縣城也漢地理志㑹稽郡鄮縣姓
苑有鄮氏蓋以邑為氏五代改鄮曰鄞圖經云唐有鄞
縣非也地理志無鄞陸雲集秦始皇南巡登稽嶽在鄮
縣三十餘日圖經云後漢改鄞為鄮山之隂既而復為
鄞非也西漢已有鄮辨鄮/
越語勾踐之地東至於鄞韋昭注今鄞縣是也後漢書
注鄞故城在鄮縣東南圖經曰白杜里有鄞城山漢志
鄞有鮚埼亭今在奉化有天門山今象山之東門山然
[001-6a]
則奉化象山二縣漢之鄞也鄞城山其古鄞城歟今鄞
縣有鄞塘鄉接奉化蓋鄞之境四皓黄公鄞大里人世
説注孫承公性好山水求鄞縣遺心細務縱意游肆名
阜勝丘靡不歴覽辨鄞/
句章九域志云因山為名戰國䇿有句章昧蓋以邑為
氏漢伐東粤遣横海將軍韓説出句章浮海從東方往
史記正義句章故城在鄞鄮縣西一百里此張守節以
開元之鄮言之元和郡志句章故城在今州西一里此
[001-6b]
李吉甫以元和之明州言之後漢注與史記正義同圖
經古句章城在鄞縣南六十里此今之地里也虞翻傳
注句章董黯則慈溪乃漢句章之地晉劉牢之東屯上
虞使劉裕戍句章今鄞縣有句章鄉蓋自此鄉及慈溪
皆句章境古句章城在小溪鎮辨句章/
左傳越滅吳請使吳王居甬東注句章縣東海中洲也
吳語云甬句東注今句章東海外洲也越語注云甬甬
江句句章也晉孫恩冦浹口入餘姚破上虞通典云越
[001-7a]
徙夫差於甬東韋昭曰即句章東浹口外洲明州東北
到大海浹口七十里今按甬東浹口即定海縣之浹港
輿地廣記定海有大浹江今以城東為甬東誤矣浹口
外洲即翁洲也郡志有甬東為昌國蓋本於元和郡縣
志昌國乃唐之翁山縣乃熙寧六年析鄞縣置豈亦句
章地歟辨甬東/
   本路
東至海岸一百四里自海岸二百五十里方出海洋至
[001-7b]
石馬山凡兩潮約六百里為本路之界
西至本路界一百二十里以慈溪縣之西金川鄉桐下
浦為界自界首至紹興路一百九十五里
南至本路界一百四十六里以奉化南松林鄉柵墟嶺
海為界自界首至台州路二百四十里
北至海岸六十二里自海岸至蘇州洋二百二十里其
分界處係大海即無地里相距自界首至平江府一千
五百里
[001-8a]
東南到海岸一百十二里自海岸汎大海八百三十八
里至海中鋸門山為本路之界
西南到本路界一百二十六里以奉化州松林鄉杉木
嶺為界自界首至台州寧海縣七十里
東北到海岸七十二里自海岸汛大海一千二十八里
為本路之界
西北到本路一百五里以慈溪縣鳴鶴鄉雙河為界自
界首至紹興路二百五十五里
[001-8b]
   鄞縣境土
東距西六十五里
南距北五十七里
東南距西北一百二十五里
西南距東北二百一十五里
東至縣界三十五里以陽堂鄉育王寺山隴東河頭鋪
為界自界首至定海縣三十五里
西至縣界三十里以桃源鄉潘奥嶺為界自界首至慈
[001-9a]
溪縣三十里
南至縣界五十一里以鄞塘鄉傳霸河為界自界首至
奉化州三十五里
北至縣界一十五里以老界鄉陳渡橋鋪為界自界首
至定海縣五十里
東南到縣界九十里以豐樂鄉金峨山嶺為界自界首
至奉化州六十里
西南到縣界一百七十四里以通逺鄉梅山嶺為界自
[001-9b]
界首至紹興路餘姚州一百二十里
東北到縣界四十一里以老界鄉褚浦堰為界自界首
至定海縣三十五里
西北到縣界三十五里以清道鄉西渡江心為界自界
首至慈溪縣一十五里
   奉化州境土
東西一百七十里
南北一百五里
[001-10a]
東至鄞縣界七十里以藤嶺并道陳嶺為界自界首至
鄞縣五十里
西至紹興路&KR0792縣界一百里以陸照嶺為界自界首至
&KR0792縣一百四十里
南至台州寧海縣界六十里以柵墟嶺為界自界首至
寧海縣六十五里
北至鄞縣界四十五里以北渡大江為界自界首至鄞
縣三十五里
[001-10b]
東南到象山縣界以鄞港中流白石山南港為界陸路
再折海計五百七十里自界首至象山縣二百四十五

西南到台州寧海縣界五十里以杉木嶺為界自界首
至寧海縣七十里
東北到鄞縣界六十里以金峨嶺為界自界首至鄞縣
八十四里
西北到紹興路&KR0792縣界一百二十里以箬坑嶺為界自
[001-11a]
界首至&KR0792縣一百三十里
   昌國州境土
東西五百里
南北三百里
西南至本路三百五里
東五潮至西莊石馬山與高麗國分界
南五潮至龍嶼與象山縣分界
西一潮至蛟門山與定海縣分界
[001-11b]
北五潮至大磧山與平江路分界
東南三潮至韮山與象山縣分界
西南二潮至三山與定海縣分界
東北五潮至神前壁下與海州分界
西北三潮至灘山與嘉興路分界
   慈溪縣境土
東西一百里
南北九十里
[001-12a]
東至定海縣界六十里以梅林涇及雙橋鸕鷀浦為界
西至紹興路餘姚州界八十里以桐下湖從浦至大江
為界
南至鄞縣界三十里以鍾乳山及潘粤嶺孤兒岡為界
北至嘉興路海鹽州界六十里以大海岸中桑嶼并黄
牛山為界
東南到鄞縣界一十五里以西渡江心為界自界首至
本路三十五里
[001-12b]
東北到定海縣界六十里以雁門嶺為界
西南到紹興路餘姚州界一百里以楊溪村及高巖并
石門山為界
西北到紹興路餘姚州界八十里以上林鄉為界
   定海縣境土
東西三百九十里
南北二百五十七里
東至昌國州界以本縣崇丘鄉青山嶼接海面號鮫門
[001-13a]
山為界縣東至海岸三里自海岸至鮫門山約半潮折
三十七里計四十里自界首至昌國州約一潮計二百

西至鄞縣界五十里以本縣清泉鄉西陳渡橋鋪北為
界自界首至鄞縣十五里
南至鄞縣界三十五里以本縣靈巖鄉河頭鋪育王山
壠為界自界首至鄞縣三十五里
北至本縣岸二里即是海面直連至平江路海洋為界
[001-13b]
但以潮下行舟約一潮折二百二十里其分界處係大

東南到本縣海晏鄉烏崎山海洋為界計一百一十里
本縣至海洋一百五里自海岸至烏﨑山五里其分界
處係大海
西南到鄞縣界三十五里以本縣崇丘鄉褚浦堰東為
界自界首至鄞縣三十五里
西北到慈溪縣界一百二十里以本縣靈緒鄉東墟步
[001-14a]
為界自界首至慈溪縣三十里
東北到本縣岸二里即是大海直接至昌國州界以潮
下行舟約半潮至昌國州金塘鄉折一百五十里自金
塘鄉至昌國州二百里
   象山縣境土
東西二百里
南北二百五里
縣治西北距府城驛三百七十一里
[001-14b]
東至鄞縣界八十里以東殊山為界
西至台州寧海縣一百里以磕蒼山脊為界
南至台州寧海縣界一百九十里以秋盧門海港為界
北至鄞縣界一十五里以嶼山為界
東南到海六十里
西南到台州寧海縣界一百十五里以漁溪海港磕蒼
山脊為界
東北到鄞縣界四十里以鄞港及中流及翁山為界
[001-15a]
西北到奉化州界二百四十五里以鄞港中白石山為

  土風攷
漢地理言揚為輕揚㮣言之也吳地繇㑹稽抵臨淮水
旱異宜禹貢任土曷嘗以風俗言哉浙東七州習俗各殊
陸士龍書王先生七觀盡矣止矣不得踰越也作土風

   陸士龍答車茂安書
[001-15b]
雲白前書未報重得來況知賢甥石季甫當屈鄮令尊
堂憂灼賢姊涕泣上下愁勞舉家慘慼何可爾邪輒為
足下具説鄮縣土地之快非徒浮言華艶而已皆有實
徴也縣去郡治不出三日直東而出水陸竝通西有大
湖廣縱千頃北有名山南有林澤東臨巨海往往無涯
氾船長驅一舉千里北接青徐東洞交廣海物惟錯不
可稱名遏長川以為陂燔茂草以為田火耕水種不煩
人力決泄任意高下在心舉鍤成雲下鍤成雨既浸既
[001-16a]
潤隨時代序官無逋滯之穀民無饑乏之慮衣食常充
倉庫恒實榮辱既明禮節甚備為君甚簡為民亦易季
冬之月牧既畢嚴霜隕而蒹葭萎林鳥祭而罻羅設因
民所欲順時游獵結置繞岡密罔彌山放鷹走犬弓弩
亂發鳥不得飛獸不得逸真光赫之觀盤戲之至樂也
若乃斷遏海浦隔截曲隈隨潮進退採蜯捕魚鱣鮪赤
尾䱟齒比目不可紀名鱠鰡鰒炙䱥鯸蒸石首臛□&KR1736
真東海之俊味肴膳之至妙也及其蜯蛤之屬目所希
[001-16b]
見耳所不聞品𩔖數百難可盡言也昔秦始皇至尊至
貴前臨終南退燕阿房離宮别館隨意所居沉綸涇渭
飲馬昆明四方奇麗天下珍玩無所不有猶以不如吳
㑹也鄉東觀滄海遂御六軍南巡狩登稽嶽刻文石身
在鄮縣三十餘日夫以帝王之尊不憚爾行季甫年少
受命牧民武城之歌足以興化桑弧蓬矢丈夫之志經
營四方古人所嘆何足憂乎且彼吏民恭謹篤慎敬愛
官長鞭扑不施聲教風靡漢吳以來臨此縣者無不遷
[001-17a]
變尊大人賢姊上下當為喜慶歌舞相送勿為慮也足
下急啟喻寛慰真説此意吾不虚言也停及不一一陸
雲白
   車茂安答書
永白即日得報披省未竟懽憙踊躍輒於母前伏讀三
周舉家大小豁然忘愁也足下此書足為典誥雖山海
經異物志二京三都殆不復過也恐有其言無其事耳
雖爾猶足息號泣懽抃笑也府君入後月當西出足下
[001-17b]
可豫至界上吾欲先一日與卿相見也答不復多車永

   王深寧先生四明七觀
東野先生弢光環堵根極深寧慕白賁以息影玩素履
以洗心有南州公子儼然蹐門言曰竊懷太史公之志
廣攬四方之恢詭譎怪升高能賦山川能説庶幾一二
於君子之九能
 詩定之方中傳建邦能命龜田能施命作器能銘使
[001-18a]
 能造命升高能賦師旅能誓山川能説喪紀能誄祭
 祀能語君子能此九者可謂有德可以為大夫也能
 叶奴代切
今至是邦也願啟我以偉觀博我以奇㮣先生曰余卧
游詩書之囿眎不踰几席敢誦舊聞吾子自擇焉昔嘗
窺宛委之簡見神禹之山經
 吳越春秋禹東巡登衡嶽夢見赤綉衣男自稱𤣥夷
 蒼水使者謂禹曰欲得我山書者齋於黄帝之嶽禹
[001-18b]
 退齋三日登宛委山發石得金簡玉字言治水之要
 山海經十二篇相傳為夏禹所記
東有山曰句餘實維四明南餘姚北句章二縣以為名
 山海經南山經又東四百里曰句餘之山注今在餘
 姚南句章北二縣因此為名九域志四明山句餘山
 為二以地理攷之其實一也
即山氏州俶自開元之盛
 叶音成唐地理志江南名山四明其一也明州開元
[001-19a]
 二十六年採訪使齊澣奏以越州之鄮縣置以其境
 有四明山名之
其山㠎嶫巃嵸谽谺嶔崟駿極顥蒼危碧峭青方石四
面天劃神剜出入三光窻豁牖谹對脩眉於天姥接五
界於金庭
 四明山二百八十峯洞周回一百八十里有四門通
 日月星辰山居賦注天台四明相接連四明方石四
 面自然開窻沃州天姥山在剡白樂天記南對天台
[001-19b]
 而華頂赤城列焉北對四明而金庭石皷介焉沃州
 天姥為眉目孫綽遊天台賦落五界而迅征注五縣
 之界五縣餘姚鄞句章剡始寧金庭宫在桐栢山㑹
 稽記四明山高峰軼雲連岫蔽日
兹謂赤水之天分瑶扉闢而不扃
 福地記三十六洞天九曰四明山名丹山赤水之天
 上有石窗四穴
松晉羨期之儔來宅來燕彷彿壺瀛駟虯乘鷖娭翔紫
[001-20a]
清山中人兮冠切雲駒皎皎兮鴻𠖇𠖇或梯空而上或
履雪而行
 韓文公送惠師詩發迹入四明梯空上秋旻少陵詩
 履穿四明雪謂鄭䖍
從逸老以逍遥賦二韭與三菁景幽栖之至行道義重
而貨輕
 四明逸老賀知章見李太白集知章自號四明狂客
 謝靈運山居賦天台桐栢方石太平二韭四明五
[001-20b]
 奥三菁注韭以菜為名三菁太平之北諸山神仙所
 居宋書山隂孔祐至行通神隠於四明山嘗見山中
 有數百斛錢視之瓦石不異
珍木嘉艸薆薱□榮呫甘嚌芳有果青櫺
 陸龜䝉集四明山中有果名青櫺極甘九域志山有
 四面各産異木不雜
茗十二雷采襭區萌
 晁以道詩官有白茶十二雷注四明茶名區音勾
[001-21a]
川原出焉練澄黛渟雲蒸雨降豐我稻秔
 南豐廣德湖記源出四明山
其下桑土蠶緰繭純紅女織棐交梭吳綾
 緰七候切唐地理志云明州土貢吳綾交梭綾
躡跂蹻以攀隮徑沓嶂之紆縈跂蹻即/屐屩字傃參同之伯陽
佇客星之子陵軼埃壒乎區外逴飛遯而離羣安石
之東山謝敷之太平
 世説謝敷入太平山中十餘年
[001-21b]
咫尺可尋也爾乃地載神氣支分&KR0890聯大隠之峰名士
楊適生焉
 慶厯五先生大隠楊適其一也
鳴鶴之岫二虞喜茘兆焉
 九域志古迹鳴鶴山有虞喜虞茘墳
將與子朋霞侶月釣石耕烟諷逺游於穹谷吟考槃於
鳴泉分靈藥之刀圭友造化而飛高圓
 九域志夏侯曽先地志云大隠山南入天台北蜂峯
[001-22a]
 四明東足乃謝康樂鍊藥之所
倘有意乎彼謂鰐鮫霧溼之蟠欝
 蔡肇明州謝表鰐鮫霧溼之所蟠欝夷𨽻&KR1299舶之所
 往來
未知有建德之國空同之仙公子曰愚行天下睹終南
嵩岱之高興公登陸𥚹矣
 孫綽字興公遊天台山賦序登陸則有四明天台
先生曰海於天地間最鉅故觀於海者難為水駕言徂
[001-22b]
東浩溔滄溟羲和浴於榑桑日杲杲兮金鉦朝潮夕汐
與月虧盈有鰌如山從以鯤鯨
 風俗記海鰌長數千里穴居海底入穴則潮上出穴
 則水退
神虬驤首吐雷嘘雲方其駿濤虎浪之興銀峯萬仞雪
屋千層簸空扤嶽沃日吞江雷公為之矍踼天杭為之
蕩震叶平/聲盧賦竇志未能該也
 唐盧肇海潮賦竇叔䝉海濤志
[001-23a]
穆之圖論目擊其真
 燕肅字穆之知明州著海潮圖論二篇
天門之水瀖泋㴸□浤浤汩汩逺注析木
 漢地理志鄞東南有天門水入海有越天門山輿地
 廣記象山縣東門山即越天門山
三吳轉粟粲粲粒玉饑甿仰哺檣連尾屬夐舶迅舸蠻
䌖夷琛東洎青徼南薄朱垠
 陸雲答車茂安書鄮縣東臨巨海往往無涯氾船長
[001-23b]
 驅一舉千里北接青徐東洞交廣
登山而望渺渺鷗鷺之浮天根候五兩以颿讀為/帆飇爰
居戢而澂氛
 郭璞江賦覘五兩之動静淮南子注綄候風也楚人
 謂之五兩綄音桓國語爰居海鳥
雕題卉服馯寒/貊雞林揚枻東門檥鷁江漘爰有狻猊
犀象翠羽火齊薇水龍鱗之馥郁蠙珠木難之瓌麗杜
陽所未編辛文不能計
[001-24a]
 狻猊獅子火齊玫瑰占城薔嶶水得自西域龍鱗香
 見香譜木難碧珠蘇鶚杜陽編言奇寶辛文計然也
世道窊鳥𤓰/切隆如濤降升蓋獻龜於明者治之兆
 祥符七年明州獻青毛金文龜
雨毛於鄮者亂之萌
 唐五行志神龍二年雨毛於鄮縣占曰邪人進賢人
 遁
在昔勾踐疆宇至鄞仰瞻沼吳蒲蠃之濱曰甬句東浹
[001-24b]
口外洲戰爭蟻穴興亡貉丘
 越語勾踐之地東至於鄞韋昭注今鄞縣是也後漢
 書注鄞故城在鄮縣東今奉化象山漢鄞地左傳越
 滅吳請使吳王居甬東注句章縣海中洲也吳語云
 甬句東注今句章東海内外洲也越語註甬甬江句
 句章也晉孫恩冦浹口入餘姚破上虞通典云越徙
 夫差於甬東韋昭云即句章東浹口外洲明州東
 北到大海浹口七十里輿地廣記定海縣有大浹江
[001-25a]
 九域志羅城或云越王無諸所築吳語越大夫種曰
 吳薦饑其民必移就蒲蠃於東海之濱蠃即螺
秦政騁欲狼心未滿游鄮踰月從流忘反海水羣飛洪
茶於民一瞬為墟鮑車魚罾
 陸雲答車茂安書昔秦始皇前臨終南退燕阿房離
 宮别館隨意所居沈綸涇渭飲馬昆明四方奇麗天
 下珍玩無所不有猶以為不如吳㑹也東觀滄海遂
 御六軍南巡狩登稽嶽刻文石身在鄮縣三十餘日
[001-25b]
迨漢六葉濯征東粤句章出師命臣韓説
 漢武帝伐東粤遣横海將軍韓説出句章浮海自東
 方而往
典午末造妖冦鴟張裕以豪英往戍句章
 晉孫恩之亂劉牢之東屯上虞使劉裕戍句章孫恩
 冦句章牢之擊走之夏侯曽先地志云劉牢之築城
 以遏三江口
唐季不綱盜覆此城巨容筒箭獲醜䇿勲
[001-26a]
 唐王郢陷明州鎮遏使劉巨容以筒箭射郢死拜明
 州刺史
想霸諸夏吞六王之雄圖螭舟兕楫射蛟之弧殿殿闐
闐憺陽侯駴天吳矯矯三將如熊如貙電矛雨矢揃刈
攘除威殫勢遷鮒入鯢居昆明幾刼桑田丰蕪吾將訪
其遺躅既堙没而無餘矣建炎凱獻於高橋六飛安行
於海澨隠士相如抒忠納説何懋賞之漻漻豈亦若新
城三老之縹遰
[001-26b]
 建炎間張俊用隠士劉相如之䇿留明州遂有高橋
 之捷遰音逝
[瓜*見]千古以永愾澹東波之無窮誦潛聖之緒言謇謇乗
槎其焉從壯魯連之高蹈閔精衞之深衷子好游乎公
子曰水至平端不傾心術如此象聖人荀子/成相不在
險也請更端以教先生曰海物惟錯嶲味崪焉任公垂
餌便嬛揄竿波臣效異鱗萬介千寸鮚腹蟹亭以埼名
漢律獻醬惟逺見珍
[001-27a]
 漢地理志鄞有鮚埼亭注鮚音結蚌也長一寸廣二
 分有小蟹在腹中埼曲岸也其中多鮚故名説文漢
 律㑹稽郡獻鮚醬三斗郭璞江賦璅鮚腹蟹南越志
 璅鮚腹中有蟹子如榆莢合體共生
蚶菜疲民君嚴奏免
 唐孔戣字君嚴明州嵗貢淡菜蚶蛤之屬戣以為自
 海抵京師道路役夫凢四十三萬人奏罷之
貢纔鰂骨元豐仁儉
[001-27b]
 九域志明州土貢烏鰂魚骨五斤
&KR1736蚌蛤䱥鯸鰡鰒石首䱟齒赤尾比目繽品𩔖之數
百愉茂安之慘蹙
 車永茂安外甥石季甫見使為鄮令舉家慘蹙句章
 人説此縣有短狐之疾問陸雲以土地之宜雲答書
 曰鄮縣海物惟錯不可勝名斷遏海浦隔截曲隈隨
 潮進退采蚌捕魚鱣鮪赤尾䱟齒比目不可紀名鱠
 鰡鰒炙䱥鯸蒸石首臛□&KR1736真東海之俊味肴膳之
[001-28a]
 至妙也及其蚌蛤之屬目所希見耳所不聞品𩔖數
 百難可盡言當為喜慶勿為慮也
亥市攸聚水族有簿兼韓子之南烹藹鱟蠔與章柱雖
石華海月之詩綺貝繡螺之賦弗能殫舉東暆之鰅邪
頭之鮸潘國之魦且甌之蜃珠蟞紫&KR0917居怯/切其來如
雨鱴□鰜&KR1209數以盆皷於是擊鮮鼎食羞用膳經嘯父
蝦鯗宣子魚飡陳登之鱠虞悰之鯖芼以秋菘酟以冬
橙掇苔髪以為蔌醉螯杯而未醒若乃潤下作鹹散鹽
[001-28b]
為貴宿沙肇䰞而海王之筴祈望之守昉於齊而征利
 説文古者宿沙初作煑海鹽魯連子宿沙瞿子善煑
 鹽管子海王之國謹正鹽筴王去/聲晏子曰海之鹽蜃
 祈望守之䰞讀為煑字
漢郡設官三十有六㑹稽則海鹽居一此三縣猶未置
也考諸唐志鄮始有鹽晏巽管𣙜灋寖以嚴
 地理志鄮縣有鹽劉晏李巽
海瀕稚耋弗能音/耐苦淡若作和䰞甘耆鹺鹼音/減酌醴燔
[001-29a]
枯鱐鮑恣啖繇是亭監棊布牢盆嵗増負塗山積熬素
雪凝翦竹&KR1239以供煬釋耒耨而肆勤一帣三斛川浮陸

 帣俱便切説文囊也今鹽官三斛為一帣也
行商通其儥音/鬻巡院譏其私劉晏置巡/院捕私鹽蓋日用飲食不
可以無朝虀箬裏其功與醯醬俱馬齒水精氷鏤霜明
 魏太祖賜劉恭馬齒鹽七種 後魏明元賜崔浩水
 精戎鹽
[001-29b]
古云食肴之將詎屑玉而嘰瓊東箭箈茁越竹筍萌楊
氏之果染霞垂星鹽音/艷為夏槁屏羶撤腥飫高裴之菜
食奚猗氏之足云
 後魏高允厨中鹽菜而已裴俠食唯鹽菜栁子晉問
 猗氏之鹽晉之大寶也
魚鹽之湊民殷財阜不謂之樂郊邪公子曰海加租而
魚不出鹽顓利而人窮怨不聞蕭望之朱文李之言歟
漢食貨志後/漢朱暉傳吾冬饘夏麮丘舉/切藜羮不糝味無味夫何
[001-30a]
慊願聞所以利民者先生曰先民有夏盡力溝洫魏之
豹起西門豹/史起漢之兒白兒寛/白公疏泉灑流沕潏膏澤維鄮
之邑厥壤鹵舄原高隰下易暵以溢相時鍾洩守宰逌
職我懷休明循良輩出斡造化機卷舒神術有豐無窶
潦霽惟一觀乎句章淢陂之舊内史修復所居民富
 晉孔愉為會稽内史句章縣有漢時舊陂毁廢數百
 年愉修復故堰溉田二百餘頃
言觀乎南湖曰小江溉田置堰元緯氏王蘭鞠無絶如
[001-30b]
古桐鄉
 唐地理志鄮縣南二里有小江湖溉田八百頃開元
 中令王元緯置民立祠宇以祠之九域志它山堰王
 元緯置後封善政侯
觀乎西南堰曰仲夏頃凡數千雨我多稼築者季友惠
以厚下
 唐志鄮縣西南四十里有仲夏堰溉田數千頃太和
 六年刺史于季友築
[001-31a]
湖有廣德實在西界刺史曰侗増修勿壞夷庚起隄峋
也建埭誰其塡閼音/淤利微害大發議請復志不克遂
 唐志鄮縣西十二里有廣德湖溉田四百頃貞元九
 年刺史任侗因故跡増修南豐先生記云湖大五十
 里漕渠東北入江大厯八年令儲仙舟更今名大中
 元年刺史李敬方刻石謂湖成三百年矣湖之興其
 在齊梁之際乎至道元年守丘崇元復之天禧二年
 李夷庚正湖界起隄十八里限之熙寧元年張峋築
[001-31b]
 隄九千一百三十四丈為埭二十政和中塞為田高
 廟時李光泰發請復湖不克行
唐有西湖爰在東郊陸令開廣農殖嘉苗
 唐志鄮縣東二十五里有西湖溉田五百頃天寶二
 年令陸南金開廣之
湖姓以錢亦處東鄙受溪七十二環塘八十里四牐七
&KR0739重治者李
 明州東錢湖受七十二溪累石為塘八十里天禧元
[001-32a]
 年李夷庚重修中有四牐十&KR0739溉田五十四萬畝&KR0739
 即堰字
滈滈清渠有蒓有苽有蒲菡萏煙海鴈鳧蓋自晉以來
遏川水種既浸既潤民食無覂方勇/切
 陸雲答車茂安書鄮縣西有大湖廣縱千頃遏長川
 以為陂燔茂草以為田火耕水種不煩人力決泄任
 意高下在心舉鍤成雲下鍤成雨既浸既潤隨時代
 序官無逋滯之穀民無饑乏之慮衣食常充倉庫常
[001-32b]
 實
介甫鳴弦乃隄乃陂瘠土衍沃遺黎之思
 聞見録王荆公知鄞縣起隄堰決陂塘為水陸之利
 也邑人便之公屬民浚渠川見鄞縣經遊記
吏隨以窳棄稷弗務新溝之歌靡聞均水之約莫舉
 唐薛大鼎治新溝 漢召信臣作均水約束
甽澮塞而坼龜坊音/防庸圮而涸鮒曩畮一鍾令食二鬴
孰能諗夫愛民者塗之人可以禹公子曰佐耕以水展
[001-33a]
也民利思不出位吾將有俟欲聞閎大傑特之觀無隠
乎爾先生曰明多名山竺乾氏居之寶地金繩祖花禪
枝南有雪竇東有太白飛瀑淙淙曽巒齾齾大梅之巉
崿衣荷飡松之詠澹如也玉几之岝嶺神耀得道之銘
炳如也吳市子真松風隠居陳蹟故在是邪非歟
 大梅禪師詩一池荷葉衣無盡數樹松花食有餘東
 坡先生宸奎閣碑銘神耀得道非有師傳見八師子
 經大梅山或謂梅子真所隠南史陶𢎞景詣鄮縣阿
[001-33b]
 育王塔受五大戒
文正之詩大年希白之筆釋子之所夸詡存乎否乎
 范文正公送湛公歸四明講席詩滿面南風指四明
 山長水曲不勝情自言此去雲林下惟講華嚴報太
 平鄞有法智師名禮主天台教聚徒四百楊文公大
 年慕其道三以書留之住世錢希白碑其異於塔
雖然著本論者惡其學幻而言哤意者辟世之士晞髮
濯纓岑蔚林密魚潛龜藏思昔山人有徐廣孝經之指
[001-34a]
 唐藝文志徐浩稱四明山人上廣孝經十卷
王蔣顧三隠席珍韞璞不蘄流俗之知己
 容齋三筆載李孟𫝊所録三人王茂剛居林村巖壑
 深處刻意讀書尤䆳於易慈溪蔣季莊當宣和間鄙
 荆舒之學不事科舉閉門窮經高抑崇率一嵗四五
 訪其廬顧主簿南渡後寓慈溪亷介安貧踐履雖細
 事不茍旦起俟賣菜者過門問菜把直幾何隨所言
 便酬之它布帛皆然久之人皆信服不忍欺之
[001-34b]
璜也自謂似龎藴僧騰客之該洽故老稱美
 李璜老於韋布有詩曰此身便是龎居士也更無人
 賣笊籬為文用僧騰客事或問為何事曰侯景臺城
 事也著白樂天年譜事見攻媿集
今堪嵒之下豈無草耕木茹匪黄匪緇蟬蜕囂滓欲往
從之耄且休矣子謂斯何公子曰姑舍是側聞是邦鴻
生碩德所治教也南豐曾子江漢星斗之望牧於斯
 南豐先生曾子固名鞏守明州修州城程工賦裁省
[001-35a]
 費十六
忠肅陳公雪竹霜栢之操貳於斯
 陳忠肅公瓘瑩中以越州簽判攝倅明州寓居城之
 湖西著四明尊堯集
船司空則以道之晁倉庾氏則子約之吕正學參前修
姱節映終古
 景迂先生晁説之以道以元符上書黨人監明州造
 船場易𤣥星紀譜作於甬江官舍舊有祠放翁作記
[001-35b]
 大愚先生吕祖儉子約監明州苗米倉去倉中淫祠
 後為太府丞以直言謫死高安諡曰忠
前代令有琯長史有吉甫未足數也
 唐房琯慈溪令李吉甫明州長史
文獻濡染必有聞而知之者敬在下風先生曰明士鄉
也有越大夫種之英風其人通達而多能
 呂氏春秋高誘注大夫文種字㑹鄞人
有大里黄公之高標其人恬靜而自珍
[001-36a]
 㑹稽典録虞翻仲翔對王朗景興曰鄞大里黄公潔
 已暴秦之世高祖即阼不能一致惠帝恭遜出則濟
 難輿地志云鄞有大里夏里黄公所居
董子以孝行著愛親者式其儀刑
 典録虞仲翔曰孝子句章董黯盡心色養喪致其哀
 單身林野鳥獸歸懷怨親之辱白日報讎海内聞名
 昭然光著
任奕以文章進摛藻者襲其芬馨
[001-36b]
 典録朱育對濮陽興曰文章之士立言粲盛則御史
 中丞句章任奕文&KR0702曄若春榮
宏云光脩四士尚義挹其勁操思特立以獨行
 典録虞仲翔曰主簿句章梁宏鄭云皆敦始終之義
 引罪免居鄮主簿任光身當白刃濟君於難揚州從
 事句章王脩委身受命垂聲來世見吳志虞翻傳注
故虞仲翔以俊異之生為海嶽之精
 典録仲翔曰㑹稽山有金木鳥獸之殷水有魚鹽珠
[001-37a]
 蚌之饒海嶽精液善生俊異是以忠臣係踵孝子連
 閭
陸士龍因吏民之謹知禮教之明
 士龍答車茂安書鄮縣榮辱既明禮節甚備為君甚
 簡為民亦易吏民恭謹篤慎敬愛官長鞭扑不施聲
 教風靡
屯艱否閉堙曖湛𠖇宋以文治賢路恢𢎞丘樊緼褐化
為紳纓邑校求師再書延致斯廣川之淵源也
[001-37b]
 杜醇慶歴鄉先生王荆公宰鄞因孔子廟為學再書
 請醇為之師慈溪令林肇興學亦起醇為師
順昌嬰孺以俞為字斯新息之慈仁也
 俞偉字仲寛宰南劍順昌劍人生子多者皆不舉仲
 寛作戒殺子文召父老使歸勸鄉人活者以千計生
 子者多以俞為小字也
孝通神明凱風終養斯朱康叔之純誠也
 李宗質字文叔濮人文定公之裔所生母展氏罹靖
[001-38a]
 康之亂母子相失至江州水南遇展氏於㕓中物色
 良是別十餘年而奉色養者二十餘年居鄞之石塘
 攻媿先生銘墓誠齋楊公為傳而贊之曰非至孝奚
 而通神明非通神明奚而得毋
引裾强諌辛毗其直
 陳文介公禾政和初為正言抗疏言宦官上拂衣起
 禾褰挽上衣上為少留衣裾脱落上曰碎朕衣矣内
 侍請易衣上曰留之以旌直節
[001-38b]
鉤黨挂名范滂自出
 周鍔范忠宣公之甥陳忠肅公同年進士娶其女弟
 入元祐黨籍
臨難盡節解揚之匹
 吳從龍奉化人李全之變提孤軍為前鋒馬中流矢
 為賊所擒賊使偽稱援絶紿泰州開城門從龍至城下
 大呼曰馬傷被執非降賊者揚州初不破泰州可死
 守賊怒刃交下罵賊不絶口以死詔立廟官其後
[001-39a]
石交嵗寒之死不渝信義如漢脂習
 李猷字嘉仲一字獻夫鄞人建炎初以婦翁没王事
 自京師詣南都行在所見友人陳東少陽上書死猷
 為位而哭祭曰吾欲收葬少陽有知其啟我心越一
 日得尸又二日得首合而斂之㑹其鄉人胡中行欲
 求䕶喪併以行李付之猷終肇慶府節推高閌抑崇
 志其墓
卻賈胡之賻持玉雪之亷父子如魏胡質
[001-39b]
 王正已字正之慶厯鄉先生説之後父勲提舉廣南
 市舶一錢之利皆歸有司家人不識舶貨之名及卒
 賈胡率錢二百萬為賻正已固卻之曰吾父以亷直
 聞雖貧孤猶能負喪以歸不媿亷叔度也趙彦逾字
 德老帥蜀餽遺不入私家將去聚宗室在九縣者分
 餉之子䈣夫守袁州寶慶中真文忠公入朝上問有
 何亷吏以䈣夫對詔擢直祕閣與監司亦父子以亷
 著者
[001-40a]
之人也編典録而無媿令譽焯乎日星下逮里巷則有
旌閭之楊掌庫之童若&KR0693置中林之好德
 紹興間明州民楊慶以孝旌表門閭江休復雜志王
 介甫為鄞令訪義夫節婦得三人其一人可采曰童
 判子為人掌典庫其家養疏屬數口奉寡姊承順不
 違其甥不事家産屢負人債輒為償之不以告姊
菌蕣一時之榮華荃茅萬世之淑慝彼鍾黄之竊據郡
乗幾於曲筆
[001-40b]
 唐紀中和元年鄮賊鍾季文陷明州景福元年明州
 刺史鍾季文卒其將黄晟自稱刺史郡志書季文不
 書其事書晟取其墓銘不書自稱刺史非春秋懲惡
 之義
先生言未既公子起而稱曰鄭圃澤多賢衞多君子魯
東海多卿相汝潁多奇士
 見列子左傳漢地理志晉周顗傳
居使然也盍語其詳先生曰世族蟬嫣重圭累組位槐
[001-41a]
調鼎宅揆惟五袞鉞焜燿乎宗翰衡樞舄奕乎該輔牙
纛畫繡差肩踵武廢歴中王周/始守鄉郡紫艾紛綸常伯亞旅庠
聲序音洋洋鄒魯習鄉上齒長少有叙流品別渭涇公
卿列韋布俎豆秩秩章縫楚楚
 汪大猷字仲嘉冬至元日集鄉士行禮大成殿下退
 序拜明倫堂推長者祭酒自齒韋布之列
凡周之士亦世吾州之俗近古春秋二高之説詩禮曹
鄭之詁
[001-41b]
 高憲敏公閌字抑崇著春秋集傳高元之字端叔著
 春秋義宗曹粹中著詩解鄭鍔字剛中著周禮解義
殊科首登於蓬萊
 紹興初立博學宏辭科王璧炳文首中選入館閣
掄魁三冠於龍虎
 淳熙戊戌姚穎嘉泰壬戌傅行簡嘉定甲戌袁正肅
 甫
名茅膴仕多桂竇桐韓之疊矩又有文章授訣孝弟彚
[001-42a]

 迂齋樓先生昉字暘叔以古文訣授諸生俞觀能象山
 人著孝弟𩔖鑒
灊山清篇武子妙句
 朱翌字新仲以詩名為中書舍人有灊山集張良臣
 字武子有雪窻詩
潛虚有辯杜集有注
 張漢慈溪人著辯虚見攻媿集卞圜字養直注少陵
[001-42b]
 集
家自以為舒向人自以為揚馬兹可以言文獻乎公子
曰媺則媺矣然世祿非不朽科舉外有學願識其大者
先生曰故國下車喬木蒼蒼理義雨露名節風霜古之
遺直曰豐清敏排姦詆奄讜論廩廩託興荷花聞者斂

 豐清敏稷字相之為御史中丞入對蔡京於殿陛間
 揖稷曰今日必有高論稷正色答曰行自知之與殿
[001-43a]
 中侍御史陳師錫共言京姦惡宦官寖盛稷懷唐書
 上殿為上讀仇士良傳方數行上曰已喻稷若不聞
 者讀畢乃止致身常伯累鎮大藩資産纔七十畝賦
 荷花詩有人心正畏暑水面獨揺風蔡京見之曰此
 人豈肯受我籠絡邪
慶厯師儒燕及孫曽曰樓宣獻斯文統盟有德有言既
和且清
 樓宣獻鑰字大防慶厯鄉先生郁之曽孫為給事中
[001-43b]
 上疏留彭龜年而去性寛厚好賢樂善知貢舉以文
 獻之傳語真文忠公許以致逺
泗沂絶學闡自關洛朱張吕子緒承先覺臨川二陸自
得於心若異而同為已功深淳熙四儒探賾性淵竝游
三先生之門獨契陸子之心傳
 舒文靖璘元質沈端憲煥叔晦楊文元公簡敬仲袁
 正獻公燮和袁甫廣微朱文公答項平甫書曰子
 思以來教人之法惟以尊德性道問學兩事為用力
[001-44a]
 之要子静所説專是尊德性事而某平日所論却是
 問學上多了所以為彼學者多持守可觀又言陸子
 静楊敬仲有為已功夫若能窮理當甚有可觀
處則講貫以淑艾仕則善教以昌言長庚曉月惟楊暨
袁袁亦有子受業于楊進禮退義家學用光春木芚兮
高山仰止人固亡而書存世未逺而道邇顔何人哉希
之則是若昔魯廬江贊名德先賢沛三輔序耆舊節士
後有作者孰謂知管晏而已
[001-44b]
 隋經籍志漢光武始詔南陽撰作風俗故沛三輔有耆
 舊節士之序魯廬江有名德先賢之贊郡國之書由
 是而作
公子肅然改容離席而拜曰廣哉觀乎井鼃甕蠛昭然
開明乃知西河俗美以子夏北海風移由康成文藝抑
末歸根六經滌源雝本敬義明誠鄉黨之化漢學是崇
讀書尚友作聖之功闕里近只遵海而東從羣叟兮問
涂貫今古兮心同
[001-45a]
 河東為晉問濟北為錢塘七述余頗識鄉里故事
 欲擬相如久矣年六十始克為之眎鼂子十六嵗之
 作汗顔滋甚筆力衰薾見聞單陋效矉不能奇也後
 十年篋中得舊藁不忍棄録而藏之山川不改風俗
 非昔祗以増懷古之一慨云浚儀深寧老人王伯厚
 父述
 
 
[001-45b]
 
 
 
 
 
 
 
 延祐四明志卷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