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2g0018 高士傳-晉-皇甫謐 (master)


[003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髙士傳巻下
            晉 皇甫謐 撰
  王霸
王霸字儒仲太原廣武人也少立清節及王莽篡位棄
冠帶絶交宦建武中徴到尚書拜稱名不稱臣有司問
其故霸曰天子有所不臣諸侯有所不友司徒侯霸讓
位於霸故梁令閻陽毁之曰太原俗黨儒仲頗有其風
[003-1b]
遂止以病歸隠居守志茅屋蓬戸連徴不至以夀終
  嚴光
嚴光字子陵㑹稽餘姚人也少有髙名同光武遊學及
帝即位光乃變易姓名隠逝不見帝思其賢乃物色求
之後齊國上言有一男子披羊裘釣澤中帝疑光也乃
遣安車𤣥纁聘之三反而後至司徒霸與光素舊欲屈
光到霸所語言遣使西曹屬侯子道奉書光不起於牀
上箕踞抱膝發書讀訖問子道曰君房素癡今為三公
[003-2a]
寧小差否子道曰位已鼎足不癡也光曰遣卿來何言
子道傳霸言光曰卿言不癡是非癡語也天子徴我三
乃來人主尚不見當見人臣乎子道求報光曰我手不
能書乃口授之使者嫌少可更足光曰買菜乎求益也
霸封奏其書帝笑曰狂奴故態也車駕即日幸其館光
卧不起帝即卧所撫其腹曰咄咄子陵不可相助為理
邪光又眠不應良久乃張目而言曰昔唐堯著徳巢父
洗耳士故有志何至相迫乎帝曰子陵我竟不能下汝
[003-2b]
邪於是升輿歎息而去復引光入論道舊故相對累日
因共偃卧除為諌議大夫不屈乃耕於富春山後人名
其釣處為嚴陵瀨焉建武十七年復特徴不至年八十
終於家
  牛牢
牛牢字君直世祖為布衣時與牢交遊嘗夜共講説䜟
言云劉秀當為天子世祖曰安知非我萬一果然各言
爾志牢獨黙然世祖問之牢曰丈夫立義不與帝友衆
[003-3a]
大笑及世祖即位徴牢稱疾不至詔曰朕幼交牛君真
清髙士也恒有疾州郡之官常先到家致意焉刺史郡
守是以每輒奉詔就家存問牢恒被髪稱疾不答詔命
  東海隠者
東海隠者不知何許人也漢故司直王良之友建武中
良以清節徴用歴位至一年復還通友不肯見而讓之
曰不有忠信竒謀而取大位自知無徳曷為致此而復
遽去何往來屑屑不憚煩也遂距良終身不納論者髙
[003-3b]

  梁鴻
梁鴻字伯鸞扶風平陵人也遭亂世受業太學博覽不
為章句學畢乃牧豕上林苑中曾誤遺火延及他舎鴻
乃尋訪燒者問其所去失悉以豕償之其主猶為少鴻
又以身居作執勤不懈鄰家耆老見鴻非恒人乃共責
讓主人而稱鴻長者於是始敬異焉悉還其豕鴻不受
而去歸鄉里埶家慕其髙節多欲女之鴻並絶不娶同
[003-4a]
縣孟氏有女狀醜擇對不嫁父母問其故女曰欲得賢
如梁伯鸞者鴻聞而聘之及嫁始以裝飾入門七日而
鴻不答妻乃跪請鴻曰吾欲裘褐之人可與俱隠深山
者爾今乃衣綺縞傅粉墨豈鴻所願哉妻曰以觀夫子
之志耳妾自有隠居之服乃更為椎髻著布衣操作而
前鴻大喜曰此真梁鴻妻也能奉我矣字之曰徳曜名孟
光居有頃乃共入霸陵山中以耕織為業詠詩書彈琴
以自娛仰慕前世髙士而為四皓以來二十四人作頌
[003-4b]
因東出關過京師作五噫之歌肅宗求鴻不得乃易姓
運期名耀字侯光與妻子居齊魯之間有頃又去適吳
居臯伯通廡下為人賃舂每歸妻為具食舉案齊眉伯
通察而異之乃方舎之於家鴻潛閉著書十餘篇疾且
困告主人曰昔延陵季子葬子於嬴博之間不歸鄉里慎勿
令我子持喪歸去及卒伯通等為求葬地於吳要離冡

  髙恢
[003-5a]
髙恢字伯達京兆人也少治老子經恬虚不營世務與
梁鴻善隠於華隂山中及鴻東游思恢作詩曰鳥嚶嚶
兮友之期念髙子兮僕懐思想念恢兮爰集兹二人遂
不復相見恢亦髙抗匿燿終身不仕焉
  臺佟
臺佟字孝威魏郡鄴人也不仕隠武安山中峯鑿穴而
居采藥自業建初中州辟不就魏郡刺史執棗栗為贄
見佟語良久刺史曰孝威居身如此甚苦如何佟曰佟
[003-5b]
幸得保終正性存神養和不屏營於世事以勞其精除
可欲之志恬淡自得不苦也如明使君綏撫牧養夕惕
匪忒反不苦耶遂去隠逸終身不見
  韓康
韓康字伯休京兆霸陵人也常遊名山采藥賣於長安
市中口不二價者三十餘年時有女子買藥於康怒康
守價乃曰公是韓伯休邪乃不二價乎康歎曰我欲避
名今區區女子皆知有我何用藥為遂遯入霸陵山中
[003-6a]
博士公車連徴不至桓帝時乃備𤣥纁安車以聘之使
者奉詔造康康不得巳乃佯許諾辭安車自乗柴車冒
晨先發至亭亭長以韓徴君當過方發人牛修道橋及
見康柴車幅巾以為田叟也使奪其牛康即釋駕與之
有頃使者至奪牛翁乃徴君也使者欲奏殺亭長康曰
此自老子與之亭長何罪乃止康因中路逃遁以夀終
  丘訢
丘訢字季春扶風人也少有大材自謂無伍傲世不與
[003-6b]
俗人為羣郡守始召見曰明府欲臣訢耶友訢邪師訢
邪明府所以尊寵人者極於功曺所以榮禄人者巳於
孝亷一極一已皆訢所不用也郡守異之遂不敢屈
  矯慎
矯慎字仲彦扶風茂陵人也少慕松喬導引之術隠遯
山谷與南郡太守馬融并州刺史蘇章鄉里並時然二
人純遠不及慎也汝南吳蒼甚重之因遺書以觀其志
曰葢聞黄老之言乗虚入㝠藏身遠遯亦有理國養人
[003-7a]
施於為政至如登山絶迹神不著其證人不覩其驗吾
欲先生從其可者於意何如昔伊尹不懐道以待堯舜
之君方今明明四海開闢巢許無為箕山夷齊悔入首
陽足下審能騎龍弄鳯翔嬉雲間者亦非狐兔燕雀所
敢謀也慎不答年七十餘竟不肯娶後忽歸家自言死
日及期果卒後人有見慎於燉煌者故前世異之或云
神仙焉慎同郡馬瑤隠於汧山以兔罝為事所居俗化
百姓美之號馬牧先生焉
[003-7b]
  任棠
任棠字季卿少有竒節以春秋教授隠身不仕龎參為
漢陽太守到先就家俟焉棠不與言但以薤一本水一
盂置户屏前自抱孫兒伏於户下主簿白以為倨傲參
思其為意良久曰棠置一盂水者欲諭太守清也投一
本薤者欲諭太守擊强宗也抱孫兒當户者欲諭太守
開門䘏幼也終參去不言詔徴不至及卒鄉人圖畫其
形至今稱任徴君也
[003-8a]
  贄恂
贄恂字季直伯陵之十二世孫也明禮易遂治五經博
通百家之言又善屬文詞論清美渭濱弟子扶風馬融
沛國桓驎等自逺方至者十餘人既通古今而性復温
敏不恥下問故學者宗之嘗慕其先人之髙遂隠於南
山之隂初馬融如恂受業恂愛其才因以女妻之融後
果為大儒文魁當世以是服恂之知人永和中常博求
名儒公卿薦恂行侔顔閔學擬仲舒文參長卿才同賈
[003-8b]
誼實瑚璉器也宜在宗廟為國碩輔由是公車徴不詣
大將軍竇武舉賢良不就清名顯於世以夀終三輔稱

  法真
法真字髙卿扶風郿人也學無常家博通内外圖典關
西號為大儒弟子自逺而負笈嘗數百人真性恬靜寡
欲不涉人間事太守請見之真乃輻巾詣謁太守曰昔
魯哀公雖為不肖而仲尼稱臣太守虛薄欲以功曺相
[003-9a]
屈光贊本朝何如真曰以明府見待有禮故敢自同賓
末若欲吏之真將在北山之北南山之南矣太守戄然
不敢復言凡辟公府賢良皆不就同郡田羽薦真曰處
士法真體兼四業學窮典奥幽居恬泊樂以忘憂將蹈
老氏之髙蹤不為𤣥纁屈也臣願聖明就加衮職必能
唱清廟之歌致來儀之鳯矣㑹順帝西巡羽又薦之帝
虛心欲致前後四徴真曰吾既不能遯形逺世豈飲洗
耳之水哉遂深自隠絶終不降屈友人郭正稱之曰法
[003-9b]
真名可得聞身難得而見逃名而名我隨避名而名我
追可謂百世之師者矣乃共刋石頌之號曰𤣥徳先生
年八十九中平五年以夀終
  漢濱老父
漢濱老父者不知何許人也桓帝延熹中幸竟陵過雲
夢臨沔水百姓莫不觀者有老父獨耕不輟尚書郎南
陽張温異之使問曰人皆來觀老父獨不輟何也老父
笑而不答温下道百步自與言老父曰我野人也不達
[003-10a]
斯語請問天下亂而立天子耶理而立天子邪立天子
以父天下邪役天下以奉天子邪昔聖王宰世茅茨采
椽而萬人以寧今子之君勞人自縱逸遊無忌吾為子
羞之子何忍欲人觀之乎温大慙問其姓名不告而去
  徐穉
徐穉字孺子豫章南昌人也少以經行髙於南州桓帝
時汝南陳蕃為豫章太守因推薦穉於朝廷由是五舉
孝亷賢良皆不就連辟公府不詣未嘗答命公薨輒身
[003-10b]
自赴弔太守黄瓊亦嘗辟穉至瓊薨歸葬江夏穉既聞
即負笈徒步豫章三千餘里至江夏瓊墓前致酹而哭
之後公車三徴不就以夀終
  夏馥
夏馥字子治陳留圉人也少為諸生質直不茍動必依
道同縣髙儉及蔡氏凡二家豪富郡人畏事之唯馥閉
門不與髙蔡通桓帝即位災異數發詔百司舉直言之
士各一人太尉趙戒舉馥不詣遂隠身久之靈帝即位
[003-11a]
中常侍曺節等專朝禁錮善士謂之黨人馥雖不交時
官然聲名為節等所憚遂與汝南范滂山陽張儉等數
百人並為節所誣悉在黨中詔下郡縣各捕以為黨魁
馥乃頓足而嘆曰孽自巳作空汙良善一人逃死禍及
萬家何以生為乃自翦鬚變服易形入林慮山中為冶
工客作形貌毁悴積傭三年而無知者後詔委放儉等
皆出馥獨歎曰已為人所棄不宜復齒鄉里矣留賃作
不歸家人求不知處其後人有識其聲者以告同郡止
[003-11b]
鄉太守濮陽潛使人以車迎馥馥自匿不肯潛車三返
乃得馥
  郭太
郭太字林宗太原人也少事父母以孝聞身長八尺餘
家貧郡縣欲以為吏歎曰丈夫何能執鞭斗筲哉乃辭
母與同縣宗仲至京師從屈伯彦學春秋博洽無不通
又審於人物由是名著於陳梁之間步行遇雨巾一角
墊衆人慕之皆故折巾角士爭往從之載䇿盈車凡太
[003-12a]
知之于無名之中六十餘人皆言後驗以母喪歸徐穉
來弔以生芻一束頓太廬前而去太曰此必南州髙士
徐孺子也詩不云乎生芻一束其人如玉吾不堪此喻
耳凡司徒辟大常趙典舉有道皆不就以建寧二年卒
於家
  申屠蟠
申屠蟠字子龍陳留外黄人也少有名節同縣緱氏女
玉為父報讐外黄令梁配欲論殺玉蟠時年十五為諸
[003-12b]
生進諌曰玉之節義足以感無恥之孫激忍辱之子不
遭明時尚當表旌廬墓況在清聽而不加哀矜配善其
言乃為讞得減死論鄉人稱之蟠父母卒哀毁思慕不
飲酒食肉十餘年遂隠居學治京氏易嚴氏春秋小戴
禮三業先通因博貫五經兼明圖緯學無常師始與濟
隂王子居同在太學子居病困以身託蟠蟠即步負其
喪至濟隂遇司𨽻從事於河鞏之間從事義之為符傳
護送蟠蟠不肯投傳於地而去事畢還家前後凡蒲車
[003-13a]
特徴皆不就年七十四以夀終
  袁閎
袁閎字夏甫汝南人也築室於庭中閉門不見客旦暮
於室中向母禮拜雖子往亦不得見也子亦向户拜而
去首不著巾身無單衣足著木履母死不列服位公車
兩徴不詣范滂美而稱之曰隠不違親貞不絶俗可謂
至賢矣
  姜肱
[003-13b]
姜肱字伯淮彭城廣戚人也家世名族兄弟三人皆孝
行著聞肱年最長與二弟仲海季江同被卧甚相親友
及長各娶兄弟相愛不能相離肱習學五經兼明星緯
弟子自逺方至者三千餘人聲重於時凡一舉孝亷十
辟公府九舉有道至孝賢良公車三徴皆不就仲季亦
不應徴辟建寧二年靈帝詔徴為犍為太守肱得詔乃
告其友曰吾以虛獲實遂籍聲價盛明之世尚不委質
況今政在私門哉乃隠身遯命乗船浮海使者追之不
[003-14a]
及再以𤣥纁聘不就即拜太中大夫又逃不受詔名振
于天下年七十七卒於家
  管寧
管寧字幼安北海朱虚人也靈帝末以中國方亂乃與
其友邴原涉海依遼東太守公孫度虚館禮之其後中
國少安人多南歸唯寧不還黄初中華歆薦寧寧知公
孫淵必亂乃因徴辭還以為太中大夫固辭不就寧凡
徴命十至輿服四賜常坐一木榻上積五十五年未嘗
[003-14b]
箕踞榻上當膝皆穿常著布裙貉裘唯祠先人乃著舊
布單衣加首絮巾遼東郡國圖形於府殿號為賢者
  鄭𤣥
鄭𤣥字康成北海髙密人也八世祖崇漢尚書𤣥少好
學長八尺餘須眉美秀姿容甚偉習孝經論語兼通京
氏公羊春秋三正厯九章算術周官禮記左氏春秋大
將軍何進辟𤣥州郡迫脅不得已而詣進設几杖之禮
以待𤣥𤣥以幅巾見進一宿而逃去公府前後十餘辟
[003-15a]
並不就
  任安
任安字定祖少好學隠山不營名利時人稱安曰任孔
子連辟不就建安中讀史記魯連傳歎曰性以潔白為
治情以得志為樂性治情得體道而不憂彼棄我取與
時而無爭遂終身不仕時人號為任徴君云
  龎公
龎公者南郡襄陽人也居峴山之南未嘗入城府夫妻
[003-15b]
相敬如賓荆州刺史劉表延請不能屈乃就候之曰夫
保全一身孰若保全天下乎龎公笑曰鴻鵠巢於髙林
之上暮而得所棲黿鼉穴於深淵之下夕而得所宿夫
趣舎行止亦人之巢穴也且各得其棲宿而巳天下非
所保也因釋耕於壟上而妻子耘於前表指而問曰先
生苦居畎畆而不肯官禄後世何以遺子孫乎龎公曰
世人皆遺之以危今獨遺之以安雖所遺不同未為無
所遺也表歎息而去後遂攜其妻子登鹿門山因采藥
[003-16a]
不反
  姜岐
姜岐字子平漢陽上邽人也少失父獨以母兄居治書
易春秋恬居守道名重西州延熹中沛國橋𤣥為漢陽
太守召岐欲以為功曹岐稱病不就𤣥怒敕督郵尹益
收岐若不起者趣嫁其母而後殺岐益爭之𤣥怒益撾
之益得杖且諫曰岐少修孝義棲遲衡廬鄉里歸仁名
宣州里實無罪狀益敢以死守之𤣥怒乃止岐於是髙
[003-16b]
名逾廣其母死喪禮畢盡讓平水田與兄岑遂隠居以
畜蜂豕為事教授者滿於天下營業者三百餘人辟州
從事不詣民從而居之者數千家後舉賢良公府辟以
為茂才為蒲坂令皆不就以夀終于家
  荀靖
荀靖字叔慈潁川人也少有雋才以孝著名兄弟八人
號曰八龍闔門悌睦隠身修學動止合禮弟爽字慈明
亦以才顯於當時或問汝南許章曰爽與靖孰賢章曰
[003-17a]
皆玉也慈明外朗叔慈内潤太尉辟不就及卒學士惜
之誄靖者二十六人潁隂令丘禎追號靖曰𤣥行先生
潁川太守王懐亦諡曰昭定先生
  胡昭
胡昭字孔明潁川人也始避地冀州不應袁紹之命武
帝亦辟昭昭自陳本志帝曰人各有志出處不同勉卒
髙尚義不相屈昭乃隠陸渾山中躬耕樂道以經籍自
娛至嘉平初年八十九卒于家
[003-17b]
  焦先
焦先字孝然世莫知其所出也或言生漢末及魏受禪
常結草為廬於河之湄獨止其中冬夏袒不著衣卧不
設席又無蓐以身親土其體垢汗皆如泥滓不行人間
或數日一食行不由邪徑目不與女子迕視口未嘗言
雖有警急不與人語後野火燒其廬先因露寢遭冬雪
大至先袒卧不移人以為死就視如故後百餘嵗卒
 髙士傳巻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