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2g0017 古列女傳-漢-劉向 (master)


[004-1a]
劉向古列女傳卷之四
 貞順傳
  召南申女
召南申女者申人之女也既許嫁于鄷夫家禮不備
而𣣔迎之女與其人言以為夫婦者人倫之始也不
可不正傳曰正其本則萬物理失之毫釐差之千里
是以本立而道生源潔而流清故嫁娶者所以傳重
承業継續先祖為宗廟主也夫家輕禮違制不可以
行遂不肯徃夫家訟之于理致之于獄女終以一物
不具一禮不備守莭持義必死不徃而作詩曰雖速
[004-1b]
我獄室家不足言夫家之禮不備足也君子以為淂
婦道之儀故舉而揚之傳而法之以絶無禮之求防
淫慾之行焉又曰雖速我訟亦不女從此之謂也
  頌曰
 召南申女 貞一脩容 夫禮不備 終不肯從
 要以必死 遂至獄訟 作詩眀意 後丗稱誦
[004-2a]
[004-3a]
  宋恭伯姬
伯姬者魯宣公之女成公之妹也其母曰&KR1230姜嫁伯
姬于宋恭公恭公不親迎伯姬迫于父母之命而行
既入宋三月廟見當行夫婦之道伯姬以恭公不親
迎故不肯聴命宋人告魯魯使大夫季文子如宋致
命于伯姬還復命公享之繆姜出于房再拜曰大夫
勤勞于逺道辱送小子不忘先君以及後嗣使下而
有知先君猶有望也敢再拜大夫之辱伯姬既嫁于
恭公十年恭公䘚伯姬寘至景公時伯姬嘗遇夜失
火左右曰夫人少避火伯姬曰婦人之義保傳不俱
[004-3b]
夜不下堂待保傳来也保母至矣傳母未至也左右
又曰夫人少避火伯姬曰婦人之義傳母不至夜不
可下堂越義而生不如守義而死遂逮于火而死春
秋詳録其事為賢伯姬以為婦人以貞為行者也伯
姬之婦道盡矣當此之時諸侯聞之莫不悼痛以為
死者不可以生財物猶可復故相與聚㑹于澶淵償
宋之所䘮春秋善之君子曰禮婦人不得傳母夜不
下堂行必以燭伯姬之謂也詩云淑慎爾止不愆于
儀伯姬可謂不失儀矣
  頌曰
[004-4a]
 伯姬心専 守禮一意 宫夜失火 保傳不備
 逮火而死 厥心靡悔 春秋賢之 詳録其事
[004-4b]
[004-4b]
  衞宣夫人
夫人者齊侯之女也嫁于衞至城門而衞君死保母
曰可以還矣女不聴遂入持三年之䘮畢弟立請曰
衞小國也不容二庖請碩同庖終不聴衞君使人愬
子齊兄弟齊兄弟皆𣣔與君使人告女女終不聴乃
作詩曰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厄
窮而不憫勞辱而不苟然後能自致也言不失也然
後可以濟難矣詩曰威儀棣 不可選也言其左右
無賢臣皆順其君之意也君子羙其貞一故舉而列
之于詩也
[004-5a]
  頌曰
 齊女嫁衞 厥至城門 公薨不反 遂入三年
 後君欲同 女終不渾 作詩譏刺 䘚守死君
[004-5b]
[004-5b]
  蔡人之妻
蔡人之妻者宋人之女也既嫁于蔡而夫有悪&KR0858
母将改嫁之女曰夫之不幸乃妾之不幸也柰何去
之適人之道一與之醮終身不改不幸遇悪疾不改
其意且夫采芣苢之草雖其臭悪猶始于捋采之
終于懐襭之浸以益親况于夫婦之道乎彼無大故
又不遣妾何以得去終不聴其母乃作芣苢之詩君
子曰宋女之意甚貞而一也
  頌曰
 宋女専慤 持心不碩 夫有悪疾 意猶一精
[004-6a]
 母勸去歸作詩不聴詩人美之以為順貞
[004-6b]
[004-6b]
  黎荘夫人
黎荘夫人者衞侯之女黎荘公之夫人也既徃而不
同𣣔所務者異未嘗得見甚不得意其傳母閔夫人
賢公反不納憐其失意又恐其已見遣而不以時去
謂夫人曰夫婦之道有義則合無義則去今不得意
胡不去乎乃作詩曰式㣲式㣲胡不歸夫人曰婦人
之道一而巳矣彼雖不吾以吾何可以離于婦道乎
乃作詩曰㣲君之故胡爲乎中露終執貞一不違婦
道以俟君命君子故序之以編詩
  頌曰
[004-7a]
 黎荘夫人 執行不衰 荘公不偶 行節及乖
 傳母勸去 作詩式㣲 夫人守一 終不肯歸
[004-7b]
[004-7b]
  齊孝孟姬
孟姬者華氏之長女齊孝公之夫人也好禮貞一過
時不嫁齊中求之禮不備終不徃躡男席語不及外
逺别避嫌齊中莫䏻備禮求焉齊國称其貞孝公聞
之乃脩禮親迎于華氏之室父母送孟姬不下堂母
醮房之中結其衿縭戒之曰必敬必戒無違宫事父
誡之東階之上曰必夙興夜寐無違命其有大妨于
王命者亦勿従也諸母誡之両階之間曰敬之敬之
必終父母之命夙夜無怠爾之衿縭父母之言謂何
姑姊妹誡之門内曰夙夜無愆爾之衿鞶無忘父母
[004-8a]
之言孝公親迎孟姬于其父母三顧而出親迎之綏
自御輪三曲顧姬與遂納于宫三月廟見而後行夫
婦之道既居久之公逰于琅邪華孟姬従車奔姬墮
車碎孝公使駟馬立車載姬以歸姬使侍御者舒帷
以自障蔽而使傳母應使者曰妾聞妃后踰閾必乗
安車輜軿下堂則従傳母保阿進退則鳴玉環佩内
餙則結紐綢繆野處則帷裳擁蔽所以正心一意自
歛制也今立車無軿非所敢受命也野䖏無衞非所
敢久居也三者失禮多矣夫無禮而生不若早死使
者馳以告公更取安車比其反也則自絰矣傳母救
[004-8b]
之不絶傳母曰使者至輜軿已具姬氏蘇然後乗而
歸君子謂孟姬好禮禮婦人出必輜軿衣服綢繆既
嫁歸問女見弟不問男昆弟所以逺别也詩曰彼君
子女綢直如髮此之謂也
  頌曰
 孟姬好禮 執節甚公 避嫌逺别 終不冶容
 輦不並乗 非禮不従 君子嘉焉 自古寡同
[004-9a]
[004-10a]
  息君夫人
夫人者息君之夫人也楚伐息破之虜其君使守門
将妻其夫人而納之于宫椘王出逰夫人遂出見息
君謂之曰人生要一死而已何至自苦妾無須臾而
忘君也終不以身更貳醮生離于地上豈如死歸于
地下㢤乃作詩曰榖則異室死則同穴有如不信死
如曒日息君止之夫人不聴遂自殺息君亦自殺同
日俱死椘王賢其夫人守莭有義乃以諸侯之禮合
而葬之君子謂夫人説于行善故序之于詩夫義動
君子利動小人息君夫人不為利動矣詩云徳音莫
[004-10b]
違及尔同死此之謂也
  頌曰
 椘虜息君 納其適妃 夫人持固 弥久不衰
 作詩同穴 思故忘新 遂死不顧 列于貞賢
[004-11a]
[004-12a]
  齊杞梁妻
齊𣏌梁殖之妻也荘公&KR0670莒殖戦而死荘公歸遇其
妻使使者弔之于路𣏌梁妻曰今殖有罪君何辱命
焉若令殖免于罪則賤妾有先人之弊廬在下妾不
得與郊弔于是荘公乃還車詣其室成禮然後去𣏌
梁之妻無子内外皆無五屬之親既無所㱕乃枕其
夫之屍于城下而哭内諴動人道路過者莫不為之
揮俤十日而城為之崩既葬曰吾何歸矣夫婦人必
有所倚者也父在則倚父夫在則倚夫子在則倚子
今吾上則無父中則無夫下則無子内無所依以見
[004-12b]
吾誠外無所倚以立吾莭吾豈能更二哉亦死而已
遂赴溜水而死君子謂𣏌梁之妻貞而知禮詩云我
心傷悲聊與子同歸此之謂也
  頌曰
 𣏌梁戦死 其妻収丧 齊荘道弔 避不敢當
 哭夫于城 城為之崩 自以無親 赴淄而薨
[004-13a]
[004-14a]
  椘&KR0685伯嬴
伯嬴者秦穆公之女椘&KR0685王之夫人昭王之母也當
昭王時椘與吴為伯莒之戦吴勝椘入至郢昭王亡
吴王闔閭盡妻其後宫次至伯嬴伯嬴持刀曰妾聞
天子者天下之表也公侯者一國之儀也天子失制
則天下亂諸侯失莭則其國危夫婦之道固人倫之
始王教之端是以眀王之制使男女不親授受坐不
同席食不共器殊椸枷異巾&KR0808所以逺之也若諸侯
外淫者絶卿大夫外淫者放士庶人外淫者宫割夫
然者以為仁失可復以義義失可復以禮男女之失
[004-14b]
亂亡興焉夫造亂亡之端公侯之所絶天子之所誅
也今君王棄儀表之行縦亂亡之欲犯誅絶之事何
以行令訓民且妾聞生而辱不若死而榮若使君王
棄其儀表則無以臨國妾有淫端則無以生世一舉
而両辱妾以死守之不敢承命且凡所𣣔妾者為楽
也近妾而死何楽之有如先殺妾又何益于君王于
是吴王慙遂退舎伯嬴與其保阿閉永巷之門皆不
释兵三旬秦救至昭王乃復矣君子謂伯嬴勇而精
一詩曰莫莫葛纍施于條枚豈弟君子求福不囘此
之謂也
[004-15a]
  頌曰
 闔閭勝椘 入厥宫室 盡妻後宫 莫不戦慄
 伯嬴自守 堅固専一 君子美之 以為有莭
[004-15b]
[004-15b]
  椘昭貞姜
貞姜者齊侯之女椘昭王之夫人也王出逰留夫人
漸臺之上而去王聞江水大至使使者迎夫人忌持
其符使者至請夫人出夫人曰王與宫人約令召宫
人必以符今使者不持符妾不敢從使者行使者曰
今水方大至還而取符則恐後矣夫人曰妾聞之貞
女之義不犯約勇者不畏死守一節而已妾知従使
者必生留必死然棄約越義而求生不若留而死耳
于是使者取符則水大至臺崩夫人流而死王曰嗟
夫守義死莭不為苟生䖏約持信以成其貞乃號之
[004-16a]
曰貞姜君子謂貞姜有婦莭詩云淑人君子其儀不
忒此之謂也
  頌曰
 椘昭出逰 㽞姜漸臺 江水大至 無符不来
 夫人守莭 流死不疑 君子序焉 上配伯姬
[004-16b]
[004-16b]
  椘白貞姬
貞姬者椘白公勝之妻也白公死其妻紡績不嫁吴
王聞其羙且有行使大夫持金百鎰白璧一雙以聘
焉以輜軿三十乘迎之将以為夫人致幣白妻辭之
曰白公生之時妾幸淂充後宫執箕箒掌衣履拂枕
席託為妃匹白公不幸而死妾願守其墳墓以終天
年今王賜金璧之聘夫人之位非愚妾之所聞也且
夫棄義從𣣔者汚也見利忘死者貪也夫貪汚之人
王何以為㢤妾聞之忠臣不借人以力貞女不假人
以色豈獨事生若此㢤于死者亦然妾既不仁不䏻
[004-17a]
従死今又去而嫁不亦太甚乎遂辭聘而不行吴王
賢其守莭有義號曰貞姬椘君子謂貞姬㢘㓗而誠
信夫任重而道逺仁以為巳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巳
不亦逺乎詩云彼美孟姜徳音不忘此之謂也
  頌曰
 白公之妻 守寡紡績 吴王美之 聘以金璧
 妻操固行 雖死不易 君子大之 美其嘉績
[004-17b]
[004-17b]
  衞宗二順
衞宗二順者衞宗室靈王之夫人而及其傳妾也秦
㓕衞君乃封靈王世家使奉其祀靈王死夫人無子
而守寡傳妾有子傳妾事夫人八年不衰供飬愈謹
夫人謂傳妾曰孺子養我甚謹子奉祀而妾事我我
不聊也且吾聞主君之母不妾事人今我無子于禮
斥絀之人也而得㽞以盡其節是我幸也今又煩孺
子不改故莭我甚内慙吾碩出居外以時相見我甚
便之傳妾泣而對曰夫人𣣔使靈氏受三不祥耶不
幸早終是一不祥也夫人無子而婢妾有子是二不
[004-18a]
祥也夫人𣣔出居外使婢子居内是三不祥也妾聞
忠臣下君無怠&KR0786時孝子養親患無日也妾豈敢以
小貴之故変妾之莭㢤供養固妾之職也夫人又何
勤乎夫人曰無子之人而辱主君之母雖子𣣔爾衆
人謂我不知禮也吾終碩居外而已傳妾退而謂其
子曰吾聞君子䖏順奉上下之儀脩先古之禮此順
道也今夫人難我将𣣔居外使我居内此逆也䖏逆
而生豈若守順而死㢤遂𣣔自殺其子泣而守之不
聴夫人聞之&KR0794遂許傳妻留終年供養不衰君子曰
二女相譲亦誠君子可謂行成于内而名立于夫世
[004-18b]
矣詩云我心匪后不可轉也此之謂也
  頌曰
 衞宗二順 執行咸固 妾子雖代 供養如故
 夫人慙辭 請求出舎 終不肯聴 禮甚有度
[004-19a]
[004-20a]
  魯寡陶嬰
陶嬰者魯陶門之女也少寡飬㓜孤無強昆弟紡織
為産魯人或聞其義将求焉嬰聞之恐不得兔作歌
眀已之不更二也其歌曰黄鵠之早寡兮七年不雙
&KR1450獨宿兮不與衆同夜半悲鳴想其故雄天命早
寡兮獨宿何傷寡婦念此兮泣下數行嗚呼㢤兮死
者不可忘飛鳥尚然兮况于貞良雖有賢匹兮終不
重行魯人聞之曰斯女不可得巳遂不敢復求嬰寡
終身不改君子謂陶嬰貞一而思詩云心之憂矣我
歌且謡此之謂也
[004-20b]
  頌曰
 陶嬰少寡 紡績養子 或𣣔取焉 乃自修理
 作歌自眀 求者乃止 君子稱揚 以為女紀
[004-21a]
[004-22a]
  梁寡高行
高行者梁之寡婦也其為人榮于色而美于行夫死
早寡不嫁梁貴人多争𣣔娶之者不䏻得梁王聞之
使相聘焉髙行曰妾夫不幸早死先狗馬填溝&KR0676
守飬其孤㓜曽不得專意貴人多求妾者幸而得免
今王又重之妾聞婦人之義一徃而不改以全貞信
之莭念忘死而趨生是不信也貴而忘賤是不貞也
棄義而從利無以為人乃援鏡持刀以割其鼻曰妾
巳刑矣所以不死者不忍㓜弱之重孤也王之求妾
者以其色也今刑餘之人殆可釋矣于是相以報王
[004-22b]
大其義髙其行乃復其身尊其號曰髙行君子謂髙
行莭禮專精詩云謂予不信有如皎日此之謂也
  頌曰
髙行䖏梁 貞専精純 不貪行貴 務在一信
不受梁聘 劓鼻刑身 君子髙之 顯示後人
[004-23a]
[004-24a]
  陳寡孝婦
孝婦者陳之少寡婦也年十六而嫁未有子其夫當
行戍夫且行時囑孝媍曰我生死未可知幸有老母
無他兄弟備吾不還汝肯養吾母乎媍應曰諾夫果
死不還婦飬姑不衰慈爱愈固紡績以為家業終無
嫁意居䘮三年其父母哀其年少無子而早寡也将
取而嫁之孝婦曰妾聞之信者人之幹也義者行之
莭也妾幸淂離襁褓受嚴命而事夫夫且行時屬妾
以其老母既許諾之夫受人之託豈可棄㢤棄託不
信背死不義不可也母曰吾憐女少年早寡也孝婦
[004-24b]
曰妾聞寜載于義而死不載于地而生且夫養人老
母而不䏻䘚許人以諾而不䏻信将何以立于丗夫
為人婦固養其舅姑者也夫不幸先死不淂盡為人
子之禮今又使妾去之莫飬老母是眀夫之不肖而
著妾之不孝不孝不信且無義何以生㢤因𣣔自殺
其父母懼而不敢嫁也遂使飬其姑二十八年姑死
葬之終奉祭祀淮陽大守以聞漢孝文皇帝髙其義
貴其信羙其行使 者賜之黄金四十斤復之終身
號曰孝婦君子謂孝婦備于婦道詩云匪直也人秉
心塞淵此之謂也
[004-25a]
  頌曰
 孝婦䖏陳 夫死無子 母将嫁之 終不聴母
 專心養姑 一醮不改 聖王嘉之 號曰孝婦
劉向古列女傳卷之四終
[004-25b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