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2c0014 欽定剿捕臨清逆匪紀略-清-舒赫德 (master)


[008-1a]
欽定四庫全書
欽定𠞰捕臨清逆匪紀略卷八
  戊寅
  何煟奏言本月二十五日接奉
上諭令臣/等發兵與舒赫徳等定期㑹𠞰查本月二十
  日臣/在滑縣途次先已准山東撫臣/徐績札稱定
  於二十四日㑹𠞰臣/即於二十日馳抵内黄將現
  到滿漢官兵一千一百餘名派令河北鎮總兵黄
[008-1b]
  模城守尉七十九帶領前往臨清查内黄距臨清
  二百八十里臣/限令三日凖到現據該鎮等禀報
  已於二十三日到杏園又二十二日續到兵五百
  六十名臣/即於二十三日派令㕘將福昌阿帶領
  前往接應是日申刻接舒赫徳札令従館陶一路
  堵截杏園一帶之賊適有續到之兵五百四十名
  即連夜令往館陶一路堵𠞰計三次共派發滿漢
  官兵二千二百餘名因豫省各營路途逺近不等
[008-2a]
  所調之兵尚未到齊臣/嚴檄飛催二十五日又有
  續到之兵臣/即於二十六日親自帶領滿漢官兵
  八百名自内黄起程由大名府一路徑趨館陶杏
  園接應堵𠞰至内黄為豫省緊要邊界臣/檄調南
  陽鎮總兵許時中前来駐守彈壓合併陳明奏入
上命軍機大臣傳諭舒赫徳拉旺多爾濟阿思哈周元
 理何煟徐績曰據何煟奏調派總兵黄模等帶兵由
 内黄至館陶往堵杏園一帶之賊何煟亦帶兵前往
[008-2b]
 該處防截所辦頗為周密但官兵攻𠞰臨清舊城賊
 匪有豫行逃出者一二千人雖經春寜音濟圖等在
 塔灣追截殺賊六七百又經楊景素在西岸堵截浮
 水之賊擊射鈎擒百餘人此外尚有千餘賊俱作何
 著落且此奔竄之賊見楊景素所守河岸不能逃出
 或循東岸南竄館陶冠莘等縣或泅而西由邱縣一
 路奔逃此皆何煟所派河南協𠞰弁兵經行之地著
 諭令設法捕戮并將楊景素摺抄寄閲看令其仿照
[008-3a]
 妥辦再舒赫徳前摺所稱拉旺多爾濟帶兵前往四
 處村莊捜殺奔逃賊衆之語自即係捕此豫逃之賊
 但曽否拏獲幾人拉旺多爾濟因何即回至臨清其
 賊作何著落均未見舒赫徳奏及至舒赫徳初到臨
 清派春寜音濟圖帶領東三省善射手擊𠞰羣賊甚
 多尚有滿洲勇壯氣概而在臨清舊城圍捕逆賊以
 来則並未見有出色之處即使大宅堅牆賊衆聚守
 其内究非賊番石碉可比金川之碉阿桂尚能連奪
[008-3b]
 此等釡底㳺魂一牆拒隔何竟聴其自斃雖所殺逆
 匪内如王倫之弟及扑刀楊五舞刀女賊稍有名目
 而首犯王倫及緊要賊黨如王經隆梵和尚及孟姓
 等尚皆蔵匿豈有此等兇徒肯束手就斃之理或逆
 首等自知罪大惡極為國法所不容冀免碎磔之苦
 情急自戕亦情事所有但須有屍軀足據衆耳衆目
 可以共相指信萬一草率完局逆犯等竄身潛匿數
 年後復出而聚衆滋患舒赫徳能當此重戾乎至逆
[008-4a]
 犯等眷口是否俱在汪姓大宅及大當舖兩處均應
 就現獲活口訊明若有在别處者即當速拏到案盡
 法處治至賊匪随行之車甚多有云數百輛并有云
 千餘者今掃蕩賊氛此等車輛作何著落前奏僅云
 搶獲騾馬無算而不言車輛所在且既有賊聞我兵
 聲勢豫行逃竄者約有一二千人之語則逆犯王倫
 等安知不溷跡在内同衆逃竄又前日瑪爾清阿截
 殺過橋之賊其擊斃之楊壘即係賊總兵可見奔逃
[008-4b]
 者非盡無名目即如党家店係王倫所居張四孤莊
 為王經隆所居二十八夜従此兩村起事自係賊首
 等窩巢或此時竄歸潛匿亦未可定何不派兵數百
 前往捜查但須令勇幹大員帶往切不可為打草驚
 蛇之事至賊人既已逃散非若羣聚搶掠時之有踪
 可指或南或北四散奔逃尤難物色現在周元理何煟
 俱在東省其選派弁兵嚴速緝捕固不待言恐其或
 沿河而南隻身竄逸則豐沛與山東接壤之地髙晉
[008-5a]
 亦當嚴密盤詰勿視為海捕具文現在雖賊氛已熄
 而渠魁要犯未獲舒赫徳非不經事之人朕之秉公
 無私従不看人顔面當所深知能不敬懼乎至舒赫
 徳將舊城之賊辦畢即應查舊城居民店户其兵到
 時即行投出者毋罪或竟従賊始終抗拒則罪無可
 赦或脅従而未投首者亦當問遣其或官兵一到跪
 出投首及賊初至時先行逃避者自可免議此等均
 須逐一確查分别妥辦其堂邑跪迎賊衆之男婦百
[008-5b]
 餘人實為可惡必須查明為首倡約者十數人立時
 正法餘皆發遣伊犁烏嚕木齊黒龍江等處兵丁為
 奴至臨清新城百姓同文武官員保䕶城池實屬良
 民能知大義甚屬可嘉著舒赫徳令徐績據實確查
 在城各户明春酌量蠲免正供以示嘉奬至惟一所
 帶之綠營兵及格圖肯所帶之駐防兵臨陣潰逃罪
 難輕恕今惟一格圖肯業經正法同逃之兵豈可不
 行嚴究著即查明十二日臨清城外首先倡逃之駐
[008-6a]
 防綠營兵丁各十餘人即正法示衆其餘已潰者亦
 當查明發往伊犁等處兵丁為奴勿稍輕縦此等皆
 係善後事宜舒赫徳俟捕賊之事一完即速逐條妥
 辦至現在所獲賊犯内應擇其有名賊目先行嚴究
 王倫等因何起釁根由及同黨正賊約有若干頭目
 有名稱者若干有無僭稱偽號經過縣邑村落如何
 搶掠殺害情形及緊要正犯内殱斃若千現獲若千
 并首黨要犯之家口作何従重懲處即逐一詳晰具
[008-6b]
 奏至王倫等所倡邪教煽惑甚衆其傳播之處諒亦
 不少直𨽻河南俱係鄰境自不能免其山東邪教源
 委著舒赫徳於𠞰賊事畢徹底妥協清查勿使再留
 遺孽其直𨽻河南交周元理何煟各令詳細稽查毋
 任萌芽復發再生事端
   臣/等謹按官兵𠞰捕逆匪其首惡要犯俱已圍
   截臨清舊城無異釡魚阱獸而楊景素近控西
   岸周元理遙扼油坊何煟等分堵杏園一帶層
[008-7a]
   層佈置蟻衆更無従他軼乃
睿算周詳恐賊匪或徑循東岸遁至冠莘或泅水渡河
   奔往邱縣並
敕豫省協𠞰將弁嚴為之防仍虞其四散潰逸沿河而
   南竄入豐沛境内則
諭髙晉於徐州與山東接壤處所派兵詰捕真不啻罘
   野周阹徼遮&KR1224詘宜賊黨悉就擒誅無能倖脱
   法網也
[008-7b]
  同日周元理奏言據萬朝興楊景素瑪爾清阿派
  各營員拏獲賊匪並地方文武續拏逸匪共三十
  一名先後解送到臣/随提犯逐一嚴加究訊内王
  全朱國祥吳大名陳讓范玉成楊起韓魁等七犯
  俱従賊入夥沿路搶劫殺人放火攻打城池抗拒
  官兵當令各犯互相質証委係助逆之犯均屬罪
  大惡極未便稍稽顯戮随將該犯等綁赴市曺凌
  遲處死梟示訖其餘劉有徳初昌時宋金王夫
[008-8a]
  趙雨孟士信于文煥孫柱孫具尹士俊李萬倉李
  萬良孫六王子亮劉天成常天生張有年劉元達
  李大庸十九名又幼孩韓志發于二小王江王三
  闗狗五名反復究詰實係臨清州民人賊入舊城
  内强令剉草磨麵煑飯不従即殺防守甚嚴不使
  外出並未随同拒敵官兵因聞大兵合集圍𠞰乗
  勢逸出並民人潛出逃命被獲嚴訊之下委屬被
  脅逃出鄉愚毫無遁飾臣/即欽遵
[008-8b]
諭㫖釋放事平後押回臨清州安挿復業奏入
上命軍機大臣傳諭舒赫徳周元理何煟曰周元理奏
 審訊拏獲賊匪請將劉有徳等釋放復業所辦甚屬
 錯謬此等賊犯俱係随賊同行為之㔍草磨麫煑飯
 甘心執役與賊何異豈可妄行開脱此内如幼孩五
 名年未及嵗或随其父兄同走童稚無知尚可寛釋
 至劉有徳等十九犯即以尋常盜案而論亦當減等
 遣發不得僅予省釋豈有辦理逆案轉不若盜案乎
[008-9a]
 朕非不愛百姓必欲従嚴但小民䝉國家休養生息
 一百二十餘年厚澤深仁淪肌浃髄豈宜有従賊抗
 拒之事此皆奸頑自取其罪實不能為之曲宥周元
 理何尚欲行其煦煦之私乎况周元理所辦凌遲七
 犯何故擬以重罪其釋放之十九犯又何故従輕亦
 未據詳晰聲叙著傳諭周元理即將所放各犯仍速
 拘回訊取確供另行従重辦理並傳㫖嚴行申飭令
 其明白回奏至舒赫徳現有查辦従賊各犯之事何
[008-9b]
 煟防𠞰逸賊查辦邪教均當以周元理為戒也
  己夘
  舒赫徳拉旺多爾濟阿思哈徐績奏言臣/等於二
  十六日帶領官兵親赴舊城督兵𠞰捕居民房屋
  鱗次櫛比垣墉俱極髙厚葢緣臨清為南北水陸
  衝途商賈輻輳人民蕃庶所以馬市街鈔闗大街
  及大寺一帶所有民房皆堅壁峭牆以禦盜賊水
  火逆匪一至臨清即與黨羽盤踞各宅南北兩街
[008-10a]
  週圍五六里街道偪窄門户叢雜其中間小巷多
  至百十處縦横相錯只容單人行走不能旋馬其
  路徑復處處可通賊等因得藉以蔵身為茍延旦
  夕之計臣/等随督令官兵就賊所佔一帶房屋一
  面放火焚燒一面仍分頭奮進賊匪情急到處直
  前迎撲復上屋抛擲磚瓦並手執紅旗招呼黨類
  各持大刀長槍等械抗拒經我兵礮轟鎗擊殱戮
  千餘賊復逃入屋内不出侍衛音濟圖探得王倫
[008-10b]
  確實住處帶前鋒綳阿爾圖等直入屋内將王倫
  擒住正在捆縛間兩廂突出十數賊一擁至前槍
  戳刀砍音濟圖猝不及備身受刀傷羣賊即將王
  倫奪去其綳阿爾圖塔堪保凖得保色楞萬挺額
  爾登保色爾固美烏爾固爾濟等八人同時亦俱
  受傷是時天色已晚即飛遣春寜帶兵百名前往
  代音濟圖統率官兵堵截各口以防賊人夜逸二
  十七日黎明挑選勇壯滿兵四十名綠營兵八十
[008-11a]
  名令侍衛巴圖保㕘將王普分領將火箭鳥鎗先
  設屋上以防賊人救援徑入屋内擒捉而王倫所
  居樓房已被火延燒並無匪酋踪跡此宅屋宇深
  邃房間甚多逐處挨查并於近處分路捜捕所遇
  皆零星賊匪随時殱殺共一二百人亦尚無王倫
  下落計自二十三日進攻以来廢城内西北隅房
  屋燒燬及半至所殺屍身填塞街巷人馬行走幾
  無駐足之處沿河一帶浮屍滿岸其巷内賊人車
[008-11b]
  輛半皆焚毁牛騾倒斃甚多看此城内光景賊黨
  實已掃浄惟賊首未獲終難蕆事酉刻據那木札
  爾拏獲賊人楊佩係王倫乾兒據供王倫所住樓
  上火起時我即乗空逃出王倫及伊母伊妻并兩
  弟同梵和尚俱仍在一處王倫説就在這裏燒死
  我是不出去的所有在王倫一處之人亦俱是離
  不開的這幾時王倫飲食俱不能得只是哭泣王
  倫出来打仗時手上中傷馬眼被鎗打壊手下親
[008-12a]
  随之人亦俱散盡等語計逆酋除困守待死之外
  諒不過於所佔各店屋内潛伏偷生臣等定於明
  日帶現有官兵并添派直𨽻兵五百名共計三千
  餘人四面分路挨屋捜擒以期必獲倘被火燒死
  亦必尋覔屍身斷不敢稍有含混謹先將兩日捜
  捕情形奏
聞餘俟辦理明確再行馳奏
  同日何煟奏言本月二十六日午刻在直𨽻大名
[008-12b]
  府途次據河北鎮總兵黄模城守尉七十九禀稱
  職等帶滿漢官兵於二十三日至杏園二十四日
  五鼓起身督令官兵直抵臨清飭令沿途留心查
  拏逃出之賊行至離臨清十餘里竟有賊匪逃竄
  西行者随率官兵立時擒拏而賊匪竟敢持械拒
  捕被官兵殺死者二名生擒者十一名内亦有穿
  黄色紅紬衫褲束黄紅色帶者及抵臨清西南之
  土城随一面於運河閘口用杉木棚架督令官兵
[008-13a]
  扒過用鎗礮一齊攻擊賊匪有被鎗礮打死者更
  有由河浮水而逃亦被鎗礮打死水中者現在親
  督官兵於緊要閘口堵𠞰務盡根株不留餘孽等
  情臣/飭該鎮將所獲生口解赴大學士舒赫徳處
  查辦謹繕摺由驛馳遞奏入
上命軍機大臣傳諭舒赫徳拉旺多爾濟阿思哈周元
 理何煟曰舒赫徳等奏逆匪王倫已被音濟圖擒住
 復被羣賊搶去實為可恨可惜音濟圖此次頗屬奮
[008-13b]
 勉著仍賞給頭等侍衛及副都統銜並與綳阿爾圖
 等八人各賞銀一百兩但音濟圖捜捕王倫時止帶
 綳阿爾圖等八人前往人數本覺太少彼時若選勇
 壯數十人同往在院内堵截則兩廂之賊何由得出
 舒赫徳何以不早為調度及此此時自以捜捕王倫
 為要務巴圖保等入屋時王倫已無踪跡或先竄匿
 别處亦未可知自當上緊擒拏毋使稽誅漏網據稱
 賊首未獲終難蕆事並不敢稍有含混等語覽之略
[008-14a]
 為放心朕前日見舒赫徳奏到𠞰捕賊首一事恐其
 欲遷就完事甚以為慮即於舒赫徳亦大有闗係因
 舉班衮事明切申諭令其引以為戒今舒赫徳於未
 奉朕㫖之前所奏實力捜捕賊首不肯草率朦混處
 與朕意適相合是舒赫徳胸中尚有主宰可不致於
 舛誤惟當倍加努力務獲真賊據楊佩供王倫及其
 母妻兩弟梵和尚等俱在一處等語逆匪尚聚有數
 人且擕眷屬其轉移易於知覺無難躡捕而婦女逃
[008-14b]
 竄更不若男賊之便易尤不慮其軼出重圍又供王
 倫説就在這裏燒死是不出去的之語或係逆匪狡
 計詭為此言遣楊佩外出傳説冀官兵信而不疑守
 株坐待逆匪便思潛踪狡脱亦未可知舒赫徳斷不
 可為其所愚至該處牆壁雖稱堅厚究係尋常房屋
 捜覔尚非難事況楊佩供王倫近日飲食俱不能得
 自難久為抵抗即或捨死拒守亦當設法捜擒至火
 攻一事初圍時用之原可得利今賊人困守宅舍之
[008-15a]
 内惟宜計取力擒牆堅可以鎗礮轟摧屋多可以分
 兵掩捕若復用火攻轉致賊屍混淆難辦尤屬非宜
 舒赫徳於此不可不慎又據何煟奏總兵黄模等於
 二十四日在臨清十餘里外追殺逃竄西行逆匪之
 事所報殊未明晰黄模所遇見之賊共有若千其未
 獲者又逃往何處黄模曽否親往追擒有無弋獲均
 未詳晰聲叙何煟既派該鎮助𠞰賊匪即當授以機
 宜何竟聴其冒昧前往漫無措置乎並著何煟明白
[008-15b]
 覆奏至二十四日舒赫徳已在臨清集兵攻𠞰並據
 奏賊敗後仍追入舊城則閘口土城等處安得有存
 留之賊為黄模擒殺此事亦著交舒赫徳查奏至賊
 匪雖屢經殱𠞰而豫行逸出未經就獲者不少况前
 此被殪之楊壘即係逆匪偽總兵恐有類此兔脱者
 尤不可不留心查緝一經捕得即訊明正法毋稍寛
 縱此等近則直𨽻逺則河南蔵名匿跡冀避刑誅亦
 事所必有此乃周元理何煟専責務須挨查密緝勿
[008-16a]
 容稍有餘孽若根株不浄數年復有嘯聚滋擾之事
 咎有攸歸是養癰縱㓂不獨貽害地方實周元理何
 煟自貽患也凜之慎之再據稱所獲賊犯内有束紅
 黄色帶者此等自係要犯如尚未正法著何煟訊明
 最要之犯選派妥幹員弁解京候訊將此傳諭知之
上又命軍機大臣傳諭舒赫徳阿思哈徐績曰閲舒赫
 徳奏報近日𠞰捕賊匪之事係舒赫徳一人經理而
 阿思哈徐績並無所辦殊不可解朕派阿思哈同拉
[008-16b]
 旺多爾濟帶兵前往原因拉旺多爾濟騎射嫻習殺
 賊勇往自屬可恃而籌度賊情則非拉旺多爾濟所
 長自須阿思哈同往調度前此拉旺多爾濟帶兵捜
 捕各村之賊阿思哈不與同行已屬非是因傳㫖嚴
 飭並令明白回奏朕非因拉旺多爾濟係額駙稍為
 䕶庇而因材器使實不肯責人以所不能若係福隆
 安領兵在彼則非拉旺多爾濟可比一切調度彼皆
 能之倘亦如阿思哈之安坐臨清則其獲戾較阿思
[008-17a]
 哈更大朕又豈肯因其額駙而貸之乎况由京派往
 之人如春寜等原以備舒赫徳驅遣指揮即拉旺多
 爾濟欲其厯練成材亦應聴舒赫徳調度至阿思哈
 係軍機大臣奉差前往舒赫徳而下諸事伊當分任
 豈亦待舒赫徳督辦乎再著阿思哈明白回奏至徐
 績係山東巡撫各處地方皆其責任凡屬偏僻村落
 稍有一二賊蔵匿亦其干係今舒赫徳現在督兵擒
 捕賊首徐績即應親赴各村莊捜拏逆賊毋令竄跡
[008-17b]
 稽誅此乃分内應辦之事無可推諉即邪教傳播之
 處徐績亦應加意訪查勿存萌孽而被賊擾害之區
 並當酌為綏輯以安善良庶不負封疆職守况徐績
 在山東不能經理地方察詰奸究致有邪教糾衆滋
 擾之事其罪已無可寛今尚不思黽勉自効實不知
 其欲自取何罪也徐績著傳㫖嚴行申飭並著明白
 回奏併諭舒赫徳知之
  庚辰
[008-18a]
  國泰奏言臣/於九月二十六日傍晚遄抵恩縣查
  詢許文明供出之教師李萃據該縣知縣黄栻面
  稟日前因賊黨蔓延訪知縣民李萃并有郭景順
  褚文俱係學習拳棒之人随即密拏到縣嚴加刑
  訊李萃郭景順俱已監斃現有褚文及李萃之弟
  李照李智妻董氏可訊等語當即提犯嚴訊據褚
  文李照等供稱李萃邪教傳自臨清李浩然八月
  二十日李浩然曽到恩縣指引李萃接應嗣因李
[008-18b]
  萃身死糾合無人等供復分遣員弁前赴李萃家
  中捜出刀劍二把綾軸一副語句含混可疑軸内
  姓内恐係羽黨亦交恩縣一併査拏奏入
上命軍機大臣傳諭舒赫徳國泰曰恩縣知縣黄栻所
 訪之邪教李萃郭景順二犯業已監斃亦係其自作
 之孽該縣以案犯重大求供過急刑訊後斃於獄中
 亦可無庸置議其查出李萃家綾軸詩句以為隠語
 亦可以為常言俚句亦可似非此案緊要闗鍵如執
[008-19a]
 此究詰轉不能得有實據惟應將案内各犯嚴行鞫
 訊務得邪教傳播根源勿任狡飾擇其闗係緊要情
 節重大人犯派妥員管押解京訊究其餘案内實有
 千碍之人並當従重究治毋稍姑息然亦不得節外
 株連將此傳諭國泰並令舒赫徳知之
 
 
 
[008-19b]
 
 
 
 
 
 
 
欽定𠞰捕臨清逆匪紀略卷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