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5a0125 黃帝陰符經註解--鄒訢 (HFL)


[000-001a]
黄帝陰符經注解餘八
    崆峒道士鄒訢註
   上篇
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
 道分而爲天地天地分而爲萬物萬物之
 中人爲最靈本與天地同體然人所受於
 天地有純雜不同故必觀天之道執天之
 行則道在我矣言天而不言地者地在其
 中也
天有五賊見之者昌五賊在心施行于天宇
[000-001b]
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
 五賊五行也天下之善由此五者而生而
 惡亦由此五者而有故即其返而言之曰
 五賊五賊雖天地之所有然造天地者亦
 此五者也降而在人則此心是也能識其
 所以然則可以施行于天地而造化在我
 矣故曰見之者昌
 朱子曰陰符說那五箇物事在這裏相生
 相剋曰五賊在心施行於天用不好心去
 看他便都是賊了五賊乃言五性之德施
[000-002a]
 行於天言五行之氣
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
 天地之所以爲性者寂然至無不可得而
 見也人心之所禀即天之性故曰天性人
 也人之心自然而然不知其所以然者機
 也天之所以動地之所以靜者也此機在
 人何所不至爲堯舜爲桀紂同是機也惟
 立天之道以定之則智故去而理得矣
天發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
發殺機天地反覆天人合發萬化定基
[000-002b]
 殺機者機之過者也天地之氣一過則變
 異見而龍蛇起陸矣人之心一過則意想
 生而天反地覆矣天人合發者道之所在
 天意人情所同然天序有典天秩有禮人
 之大倫是也四方之學以此爲世網而絶
 之然而不能摇者以萬變之基一定而不
 可易也
 按唐褚遂良得太極眞人所注本於長孫
 趙國公家以其書爲非一人之言如首二
 句注云聖母岐伯言次四句注云天眞皇
[000-003a]
 人言以下皆然間與諸本不同者如云天
 發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
 發殺機天地反覆諸本逸移星易宿地發
 殺機八字當以褚氏本爲正
 須溪劉氏云天人合發草昧之運也合則
 定
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竅之邪在乎三要可
以動靜
 聖人之性與天地參而衆人不能者以巧
 拙之不同也惟知所以伏藏則拙者可使
[000-003b]
 巧矣人知所以伏藏者以有九竅之邪也
 竅雖九而要者三耳目口是也知所以動
 靜則三返而九竅可以無邪矣目必視耳
 必聽口必言是不可必靜惟動而未嘗離
 靜靜非不動者可以言動靜也
火生於木禍發必尅姦生於國時動必潰知
之修鍊謂之聖人
 火生於木有時而焚木姦生於國有時而
 必潰五賊之機亦由是也知之修鍊非聖
 人孰能之修鍊之法動靜伏藏之說也
[000-004a]
   中篇
天生天殺道之理也
 生殺者道之降而在炁自然而不可逃者
 也
天地萬物之盗萬物人之盗人萬物之盗三
盗既宜三才既安
 天地生萬物而亦殺萬物者也萬物生人
 而亦殺人者也人生萬物而亦殺萬物者
 也以其生而爲殺者也故返而言之謂之
 盗猶曰五賊云爾然生殺各得其當則三
[000-004b]
 盗宜三盗宜則天地位萬物育矣
故曰食其時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
 天地萬物主於人人能食天地之時則百
 骸理矣動天地之機則萬化安矣此爲盗
 之道也時者春秋早晩也機者生殺長養
 須溪劉氏曰食其時猶列子所謂盗天地
 之和
人知其神之神不知不神之所以神
 神者靈怪不測也不神者天地日月山川
 動植之類也人知靈怪之爲神天地日月
[000-005a]
 山川動植耳目所接不知其神也
日月有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
 日月者人不知其神也日之數大運三百
 六十日月之數小運三百六十辰天地變
 化不外乎三百六十聖功之所以生知此
 而已神功之所以出由此而已
其盜機也天下莫能見莫能知君子得之固
躬小人得之輕命
 盜機者即五賊流行天地之間上文所謂
 日月之數也見之知之則三盗宜三才安
[000-005b]
 矣然黄帝堯舜之所以得名得壽蘇張申
 韓之所以殺身赤族均是道也民可使由
 之不可使知之至哉言乎
  下篇
瞽者善聽聾者善视絶利一源用師十倍三
返晝夜用師萬倍
 瞽聽聾視用志不分也一可以當十三返
 者即耳目口也返者復其初也晝夜者陰
 陽之運三者既返則超乎陰陽之運而通
 晝夜一死生矣一可以當萬易所謂神武
[000-006a]
 而不殺也
 朱子曰瞽者善聽聾者善視則其專一可
 知絶利一源者絶利而止守一源絶利者
 絶其二三一源者一其本源三返晝夜者
 更加詳審豈惟用兵凡事莫不皆然倍如
 事半古之人功必倍之之倍又曰三返晝
 夜之說如修鍊家子午行持今日如此明
 日如此做得愈熟俞有效驗
 須溪劉氏曰三返只是三省
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目
[000-006b]
 心因物而見是生於物也逐物而喪是死
 於物也人之接之物者其竅有九而要有
 三而目又要中之要者也
 老子曰不見可欲使心不亂孔子答克己
 之目亦以視爲之先西方論六根六識必
 先曰眼曰色者均是意也
大之無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風莫不蠢然
 無恩之恩天道也惟無恩而後能有恩惟
 無爲而後能有爲此用師萬倍必三返而
 後能也
[000-007a]
 按褚氏本此下有制在氣三字
至樂性餘至靜性廉天之至私用之至公禽
之制在氣
 至樂者無事故性餘裕而能先天下之憂
 至靜者無染故性廉潔而能同天下之患
 此三返之道無爲之至也若不拔一毫者
 之所爲也然天之道至私而用之至公是
 至樂至靜乃所以有爲也惟物亦然物之
 可取者謂之禽萬物之相制伏彼豈有爲
 於其間蓋氣之自然也虎豹之於麟鷹隼
[000-007b]
 之於鳳非以其才之搏與鷙也此三返晝
 夜所以能至於一當萬也
 按褚氏本無禽之制在炁五字
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於害害生於

 生死恩害道無不然此霜雪之殘所以有
 至恩雨露之滋所以有至忍也極而論之
 則有無動靜之機未嘗不相與爲往來故
 正言若返也
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
[000-008a]
 人見天有文地有理以爲聖也不知其所
 以聖我以時之文物之理而知天地之所
 以聖天文有時地理有物哲知也以天地
 之常言之其道固如是自變者言之亦如
 是也此觀天之道執天之行至於通乎晝
 夜而與造化同體動靜無違也
 須溪劉氏曰時物粗近也
 按驪山老母注本與蔡氏本我以時物文
 理哲爲書之末句褚氏本與張氏注本其
 下有二十一句百一十四字朱子所深取
[000-008b]
 者政在此内今取褚氏本爲正
人以愚虞聖我以不愚虞聖人以奇其聖我
以不奇其聖沉水入火自取滅亡
 按張氏注本云人以虞愚我以不虞聖人
 以期其聖我以不期其聖故曰沉水入火
 自取滅亡
自然之道靜故天地萬物生天地之道浸故
陰陽勝陰陽相推而變化順矣
 朱子曰四句極說得妙靜能生動便是漸
 漸恁地消去又漸漸恁地長天地之道便
[000-009a]
 是常恁地示人又曰浸字最下得好天地
 間不陡頓恁地陰陽勝又曰天地之道浸
 這句極好陰陽之道無日不相勝只管逐
 些子挨出這箇退一分那箇便進一分又
 曰若不是極靜則天地萬物不生浸者漸
 也天地之道漸漸消長故剛柔勝此便是
 吉凶貞勝之理陰符經此等處特然好
是故聖人知自然之道不可違因而制之至
靜之道律歷所不能契爰有奇器是生萬象
八卦甲子神機鬼藏陰陽相勝之術昭昭乎
[000-009b]
 進乎象矣
 高氏緯略曰蔡端明云柳書陰符經書之
 最精者善藏筆鋒子觀此書非唯柳氏筆
 法遒結全不類他書而此序乃鄭澣之作
 尤爲奇絶其曰雷雨在上典彝旁達後其
 粹精流爲聰明四句精絶不似唐人辭章
 至曰磻蹊之遇合金匱之祕奥留侯武侯
 思索其極尤足以發陰符之用也
 按書末數語引而不發頗似深秘奇器萬
 象不知何所指八卦甲子神機鬼藏殆所
[000-010a]
 謂術也在人默悟而善用之云
 又按鶴山魏氏曰李嘉猷博通經子百氏
 而深於易晚得專氣致柔之說以陰符參
 同博考精玩篤信不懈然則知道者固合
 是二書與易同用云




黄帝陰符經註解


[000-010b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