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6e0087 華嚴經問答-唐-法藏 (CBETA)




No.1873


上華嚴經問答上卷


沙門法藏撰


問。三乘事理。普法事理云何別。答。三乘中
事者心緣色礙等。理者平等真如。雖理事不
同而相即相融不相妨礙。亦不相妨而事義
非理義也。普法中事理者。理即事事即理。理
中事事中理。即中中恣。雖事理不參而冥。無
二隨言全盡。全盡而全不盡。如理事事理亦
爾。以心言一切法而無非心。以色言一切法
而無非色。餘一切人法教義等差別法門皆
[001-0598c]
爾。所以者何。緣起陀羅尼無障礙法。隨舉一
法盡攝一切。無礙自在故。一無一切無故。三
乘即不爾。廢理但事言一向不雜事。事中不
自在故。一相教門隨情安立不盡理故。


問。言盡不盡者。約一法者云何爾。答。其一法
若一法是者豈爾。而一乘中一法。即一切法
是一法。一法是一切法。一切法是一法故。一
法言者即一切盡。一法即一切法。是故一法
言不可盡。雖不可盡而一言無殘。雖無殘而
全不盡。


問。此言盡不盡。但言以是耶。有所盡不盡法
耶。答。亦得云但言以是。言以外何有法乎。亦
得有盡不盡法。盡不盡之言即當法故。法言
能所不參。而冥無二相。隨意得為也。


問。盡即不盡不盡即盡者。何義耶。答。隨緣生
智之義。謂以盡生智即須之盡。以不盡生智
即須不盡。所以其法不在於盡不盡。即不在
於自故隨須即恣。何物不成乎。其猶虛空無
自相。故一切中無妨。隨至即是。謂尺中至
即是尺。步中至即步。何物非虛空。是所以
無障礙故。緣起之法亦爾。准可思也。


問。普法中何義事。何義理乎。答。且前方便約
一色中。五尺義事。此無礙義理等。若正觀
中五尺義理。無礙義事。亦得。此反亦得。約
事中礙義是心。緣義是色亦得。此反亦得。隨
須緣恣言。所以正觀智於法得善巧方便。能
見機益故。


問。若緣義色時中。緣義心壞耶。緣心義不壞
緣義色是耶。答。壞亦得。不壞亦得。所以者
[001-0599a]
何。緣心義不壞終不得緣色故壞。又心緣義
壞亦即無緣色義。故亦得不壞。壞全不壞。不
壞全壞。非壞不非壞。不非壞非壞。餘一切
亦爾。准思也。


問。若壞者即不壞義不成。若不壞者壞義不
成。云何得言壞故不壞不壞故壞耶。答。汝壞
言即聞壞不見不壞。壞亦言不壞即聞不壞。
不得聞壞不壞故。自分別情無由息。入理
無日。正聞人即不爾。若聞壞時即能解不
壞。壞聞不壞時即能解壞不壞。由解壞不
壞故得不壞。而不捨壞。由解不壞壞故得
壞而無捨不壞。得壞而無捨不壞故非存壞。
由得不壞而非捨壞故不存不壞。非捨非存
故能入中道。既入中道無所不為。能隨順
於無礙自在法。修諸行德。契會自原聖人
發教意趣。益其爾為也。如色心一雙法爾。
餘一切法界法門亦爾。准思用心也。又夢
喻可解云云。又疏中釋文前約八教互成。約三
教辨三次第意何耶。答。大意者為顯此經內
一切教義等無不攝故。謂佛始第二七日道
樹中臨大人說大法時。一切虛空法界一切
微塵處。一切微塵處一切十世九世前後時
中。一切五乘三乘一乘無量乘機中。頓應
說一切法門。所臨機眾生各各隨應聞解行
證。如是一切教義等。十十法門頓同時顯
現中。大機人如是法。門見聞解行證。一
處一切處中。一時一切時中。一根一切根。
一行一切行。頓頓修行。乃至三界六道四生
等因果法。皆無所殘此經內在。為顯此義故
[001-0599b]
疏家先顯八教互成三教逆順次第法門也。


問。如是三乘一乘教等皆此經內在者。皆
十佛說耶。三身佛說耶。答。亦得皆十佛說。十
佛外無別三身故。三身者十佛用故。三乘即
一乘故。此約一乘說。亦得隨教宗。三乘教三
身說。一乘教十佛說。見機不同故。一處一時
如來善巧無所不應故。


三途眾生所聞教三途佛說。人天所聞教人
天佛說。小乘所聞教小乘佛說。三乘所聞教
三乘佛說。一乘所聞教一乘佛說。各各能
化所化相當不乖違故。然如是能化所化。能
說所說隨在不動自位。而全全攝無所殘。可
思也。


問。疏云。五種教體五教云何今當耶。答。初
實音聲等當小乘薩婆多等宗教。第二可似
音聲等初從成實宗至初教始。成實者破薩
婆多因緣實法。以立假用教。而猶不明心似
音等顯現道理。故同小乘教。初教大乘中。因
緣假有法識變似顯現不離識。而但生滅妄
識中明。非真唯識。第三不可以似似音等
者。當初教終空以去所至熟教始。謂初教終
一切法皆空故。熟教始一切法皆虛妄無可
似故。第四唯識音等者。遠者有初教位等正
熟教終以去。一切法但一如來藏真識作故。
第五真如音聲者。熟教終以去極當圓教位。
一切法皆如故。


問。餘可爾。頓教中一切皆絕為宗。云何唯識
及音聲等乎。答。頓教三乘中極處故。終教中
真識以默為極。現不無法故。又音等者凡此
[001-0599c]
界佛教以聲為體故。所作佛事默言皆得為
音。不謂發音聲故為音聲。維摩以以默現
不二法門。豈非教。既教亦得從方說為音聲
也。又三乘中以理即事事而無非理。既理即
言默說皆理。理無二故默亦音聲。餘法亦爾。
此義玄可思也。


問。十佛相貌云何。答。一無著佛經云。安住世
間成正覺故。嚴師釋云。所有功德無住著故。
解云。教義等乃至逆順一切世法門。皆佛功
德無障無礙。離住著義以為無著佛。二願佛
經云。出生故。法師釋云。所有功德隨願皆成
故。解云。一切功德皆隨佛願。隨眾生願無所
不成義為願佛。三業報佛者。經云。信故。釋
云。所有功德隨業應成故。解云。一切功德
法及眾生一切業中果應故。決定能生信。若
違者不決定義故曰信故。四持佛經云。隨順
故。釋云。所有功德住持一切解行故。解云。一
切功德皆一切行者解行中契。若佛以者即
佛隨順德。若眾生以者。即所起解行佛非隨
持。即不得自解行故。如是任持義以為持佛。
故曰隨順故。五涅槃佛經云。永度故。釋云。所
有功德常寂靜故。解云。一切功德寂滅義為
涅槃佛。六法界佛經云。無處不至故。釋云。所
有功德與法性相應無盡故。解云。一切功德
皆與法性相應。即一切法是十方三世一切
處中。無盡義以為法界佛故。七心佛經云。安
住故。釋云。所有功德種種相故。解云。此宗中
心種種義。釋謂。功德一切種種相各各自是。
以不壞義以為心佛。故曰安住故。八三昧佛
[001-0600a]
經云。無量無著故。釋云。所有功德與定相應
故。解云。一切功德與定相應故。無盡故無量。
亦寂靜無喧動無著。九性佛經云。決定故。釋
云。所有功德即法性故。解云。一切功德即法
性。餘緣不所動。故如其性。譬如印所印法故
決定故。十如意佛經云。普覆故。釋云。所有功
德隨意增微現前故。解云一切功德隨意隨
機。弱強深淺等事皆現前無所不為。故曰普
覆故。如是十皆別義不參一切功德。一一
德每具十義無盡。經第六卷明難品一切
諸佛身唯是一法身。一心一智慧力無恐亦
爾。自在功德無所不知故為佛。此十佛即諸
法盡窮之原。十即表無盡。此十亦相即相入
無礙自在。重重無盡義可思也。


問。此十佛說法其相云何。答。總言三種世間
皆實有三業皆能作利益眾生事。名為十佛
說法。


問。此十佛成佛經云念念新新斷煩惱成佛。
而不云住學地者。其義云何。答。若三乘教中
三身佛成者。因時中住學地修諸行。至果時
中住無學地無修學。一向果位。一乘中佛自
他竝同成故。已成以去非唯住果地不修因
行。或成佛與一切眾生前前已成。後後亦成。
十世九世無不成時。同一緣起因果故。


問。三乘教中亦有此義。何故但是十佛乎。答。
三乘教中但約一真如法身一體無二義以說
耳。未明別別相續事事門中如是義。是故分
齊不同也。


問。若佛與眾生同一緣起者。以佛者全佛無
[001-0600b]
眾生。以眾生者全眾生無佛。若爾云何有能
化所化之義乎。答。全佛不捨全眾生。全眾生
時不捨全佛義。非全佛無眾生。非全眾生無
佛。雖冥無二而不相參。豈得無能化所化之
義。雖非無能所而非有能所。


問。佛全覺人。眾生全惑。若佛與眾生一者俱
惑是耳。何有能化佛。以眾生與佛一者俱全
覺人是耳。何有所化乎。答。有二義。全作眾生
故無能化亦得。全佛是故無所化亦得。全全
作二故有能所亦得。無障無礙法不有於一
故隨須皆得。其猶如虛空化虛空。在於聖說
也。莫為緣起法中隨分別情所計見。


問。佛見惑眾生時中。惑見耶覺見耶。若惑見
者惑不見惑。何能見惑。若覺見者覺非惑。故
即不及見。云何能見眾生乎。答。二俱得。二俱
不得。所以者何。言二俱得者。若非惑不得見
惑故。得以惑見。以他非自知故。既云自惑見
故。見者即非惑。故亦得以覺見。是故佛言我
與汝不異汝自為別此意。佛見眾生全吾身
是。而自佛是汝不知。徒自受諸苦故。永劫
起同體大悲不捨眾生故。同修同成同苦同
樂。暫時無捨離時也。是故經云大悲牛也。此
以疏況親也。


問。一人修行一切人皆成佛。其義云何。答。
此約緣起之人說故。一人即一切人。一切人
即一人故。修言亦爾。一修一切修。一切修一
修故同云也。


問。現一人修而餘不修。亦一人非餘人。何得
為爾也。答。汝所見但是遍計耳。不關緣起
[001-0600c]
之法不足言也。


問。一人作惡餘人生天者亦何為耶。答。此約
善惡相是之義說。謂此惡非彼善即失。既彼
善即是惡故。得由此惡生天。由善生地獄之
義准可思也。


問。若爾惡即善是義生天。非善即惡是義生
天耶。答。爾亦得然。爾義不難。而善即惡義
故。惡以生天亦得。


問。但善惡順生逆生耶。亦不生耶。答。亦得不
生生隨順緣故皆得。為無礙故亦皆不得。以
有著處故也。


問。解行位至得一法時。一切分別識障減
耶。餘法門未得故。餘障未除耶。答。得一法門
時一切障滅亦得。未得餘法門故餘障未除
亦得。所以者何。此一法門即盡餘法門故。此
一障即餘障故。得一法時無餘門非得。斷一
障時無不斷餘障故。又得一門未得餘門故。
斷一障時未斷餘障故。無量劫中次第新新
斷惑障。新新得法門。而此即一時一門。所以
此一門非彼餘門即無故。此一時無彼無量
劫即無故。


問。得一法門時中。餘門無非盡者。餘門何須
乎。答。無須何有餘門乎。


問。若爾得一門時即盡。豈無盡法門乎。答。得
一門故餘門為盡。非得餘門故餘門盡。何得
盡餘門也。


問。餘門不得者即非得一門。一門即餘故。
答。爾。不得一門以非餘不一門故。然得一門
時餘無殘。何得不得一門也。
[001-0601a]


問。何義為爾乎。答。一多相是前後相是相
入故。是故善財者無量劫中。仕無量知識得
無量法門。而不過第二七日一時。可思也。


問。三乘教中立諸位地令生信解者。不為如
衍立要至自究竟果耶。有要至自究竟果人
耶。答。不定。汎三乘教大意為欲生信解。隨眾
生意安立。受此教人有多重。若利根人始聞
方便教。即知方便之意即入一乘。又有聞教
不知方便之意如教修行人。此中有多品類。
隨根熟處入一乘位。最鈍根人如所聞教至
自究竟果。方迴入一乘見聞位。


問。見聞位不定位者。其退相云何。答。聞大
法而即不得如聞自在故。細有違教。有墮三
途人也。


問。以何知是。答如小相品云。以佛小相光照
阿鼻地獄人等。彼光即生兜率天。聞空聲即
得十眼十耳等大功德。若無前大善根云何
能得爾許大功德乎。


問。此等人可權。往利眾生豈取為退人乎。
答。既空聲中教。汝所受地獄之苦無來去處。
但汝惡業所感。何不為退乎。


問。若實惡業所受者。凡夫位自所造之業受
地獄苦。由佛光大故令出得大功德。何有取
退大人等乎。答。若爾何人令不出苦。而其中
有限苦者。必有深善根人等令出苦也。


問。如是退人等住下位中。迴入一乘。有惑業
人等耶。設三乘自究竟果位中。至成佛人等
是耶。答。此義實難解。然教品玄差者自宗中
雖至究竟。而為不聞一乘教。始聞同故。隨位
[001-0601b]
判竝同有退不退也。


問。彼上果人既業煩惱盡。豈得有業煩惱為
主以大悲助往惡趣乎。答。自宗雖盡有一乘
障不斷。豈不往乎。


問。此一乘障前自宗所斷之惑耶。更有別耶。
答。義不定。所障不同故別亦得。又前斷為。
而此乘以者全不斷故。乃至亦得。惑法無
自。隨處故。


問。前所得智此中障耶不耶。答。亦得障。亦
得不障。何為雖彼宗智而不知一乘無障礙
法故為障。復雖不知而順於一乘進故不障。
可思。


問。何知三乘極為佛而還入一乘也。答。如法
華經云。既至三車處方又索車故。佛乃與一
車故。彼三車處即三乘果喻故。不可不爾
也。


問。三乘大乘教中。盛明三淨土。諸眾生令
為不退處。三乘行者等必至八地上者。定生
他受用土。成佛者定在自受用土。豈至不退
處而有退墮惡趣乎。答。自宗如問。然而望一
乘普法法門不關何妨有退也。又彼教中云。
三賢十聖住果報。唯佛一人居淨土。何八地
上定生淨土乎。十地下位唯在自異熟識所
變果報土。然就增上緣故為淨土耳。斷惑亦
爾。彼經云。至金剛三昧以無想信伏諸煩惱
不斷。唯佛斷也。


問。若爾彼宗佛既在淨土。亦斷惑。何不入一
乘乎。答。彼教中一乘隱於極處。故作如是說。
若約教分齊。約行分齊者。彼佛亦有自報土。
[001-0601c]
或復不永斷。以至三車處方便索故。


問。若爾生淨土得無生忍者。約何無生忍乎。
答。不定。若生變化淨土人聞一乘。根熟聞一
乘法人得一乘中真實無生忍。若乃在三乘
分齊人得自宗定慧相應無生忍。以一乘望
者相似無生忍也。餘二三等土亦爾。又三乘
教所明淨土等者。此一乘教中世界海中攝。
非十佛在十種淨土門攝。種種身等十種淨
土但十佛在處。一切法之本原雖不別而非
餘眾生分齊。竊欲現此義故。仁王經云。唯佛
一人居淨土也。


問。若十種淨土但佛在不餘分齊者。與三乘
教中自受用土有何差別乎。答。不似。何以故。
三乘自受用土但成人所感。自識中因所生
五塵等土最勝故。不餘所及。今一乘淨土雖
但在佛在而非捨眾生業身等法。雖不捨而
不同分齊。雖不同而即是其也。猶如夢所
見等物唯覺心量。雖覺心量而不如夢計。雖
不如夢計而不捨夢所見法。彼中道理應知。
亦爾也。


問。若爾與終教中法性土何有別乎。答。彼亦
不同。所以何者。彼教所明但修人所證。寂照
照寂。能所平等一實如為佛土。非隨眾生妄
識所生等種種法即為。其故唯自定慧等智
所識之分齊。在此一乘中即其事法不壞。全
攝為佛土故也。


問。經云。欲知至大有小相者。大因緣成大即
為小相耶不耶。答。得大因緣成即有小相。此
大全小。因緣成故。
[001-0602a]


問。若爾因緣全別。云何即為其乎。答。以因緣
別故。無關而非他故即為其。


問。若所成即是者。能成因緣亦爾。答。亦得即
是。隨須無妨故。即中中自在。能成因緣既爾。
所成之法亦爾。一切因緣法皆如是可知。


問。如夢中所見法。唯心量是者三教中唯識
門中有何別乎。答。少不同。唯識門者雖所
見法多。而唯一識作無外別法也。今所取者
此心隨睡眠因緣。作種種法時是諸法皆因
緣之法。無住無我法。故無自住。無不時所
是之義。此義隨因緣無住。不隨作心故不同
也。


問。此因緣無住即是所喻之緣起法。云何為
能喻法乎。答。即是因緣非別喻然。而迷人此
夢因緣法。隨分可解故。取喻諸因緣法耳。


問。一乘中三處回向之義何為。答。謂回向眾
生菩提實際三處中無所回向。是名為回向。


問。既三處中向。云何無所向乎。答。菩薩起
行中即為眾生故。又菩薩行無眾生不起故。
眾生所與由此二義故。菩薩行古以眾生物
非適今回向。解如是義。即無能所二中入。名
為回向。又菩提回向者。菩薩行從菩提生。
為成菩提故。古以是菩提具無更所回向處
故。又菩薩行即如實法。為顯如實古以實際
具。無別所回向。如是三義故。一切菩薩行無
不爾。解如是名為回向。此義深趣緣起中道
理。三乘回向者。有隨事別迴向之義。可知。


問。或有文云。菩薩發心。一切眾生已度以後
成佛。或云。為欲度眾生故修行菩提。若未得
[001-0602b]
菩提者不能度眾生故。菩薩言行相應。若如
前者何故眾生未盡。而菩薩已成佛。若如後
文。先成佛者云何與前相應行乎。答。此處
實難解。然自所證之理智無障礙故隨機緣。
教何有相違。謂眾生即菩薩故。菩薩成時無
不成眾生故。永度眾生方成佛亦得。以菩薩
即眾生故。菩薩永無成佛時亦得。菩薩眾生
不亂故。先自成方能度眾生。自無德能度他
者。無有是處故亦得。菩薩與眾生不相知故。
菩薩非能度。眾生非所度亦得。如是四句遮
過遣非顯德等中自在也。


問。菩薩代受眾生苦時中。眾生惡業為因。
所生苦為自為果受耶。以眾生業所生苦令
捨。以自業所感苦受。若如前者云何他作
業自受。若如後者但受自苦不代眾生。答。
竝得。隨須處自在故。非如三乘教義。深可
思也云云


問。起信論以真如熏無明。無明熏真如。其相
云何。答。不他故。不相知故。謂真如平等義。無
明迷自。義非真如無無明。非無明無真如。是
故互熏也。此義即顯事理明闇相即相融義。
入無分別理也。


問。五門論者等約自體緣起中。明圓明具德
無礙自在義。與嚴師別教一乘普法有何別
乎。答。此義難別。然少有方便。謂彼師等約
相融離性自體門。明無凝自在義。非即約相
事明如如無礙義故。在於同教分齊。此師等
即約相明無障礙義故。當別教分齊耳。


問。如來藏自體中。明無礙自在即是熟教等
[001-0602c]
義。何故為同教分齊乎。答。此師等不別教分
齊故。一乘別教義在於藏相明也。此義但在
於藏體。同一乘。是義故同教分齊耳。若約聖
教臨機說分齊別者。其相炳別。何得不別。
謂涅槃等約如來無二義門。臨根熟二乘等
機說。說處時亦別。華嚴教者成道第二七日
十世九世時中。約一中多多中一一即多多
即一等一切事理等法界法門。臨普賢等一
向大機說。機教既別其宗豈同乎。可准解也。
疏云。九種阿含證十地為宗者。一者行教相
對。謂一切言教為阿含。即能詮教此教所詮
一切行德等為證。下論云如字藏義藏是
也。二者位地相對。謂地前一切行德依教修
故為阿含。地上一切行德教義等但依證位
修行故皆名為證也。此下論地前異生眾為
阿含淨。地上同生眾為證淨等也。三者修成
相對者。地上諸地聞思修等方便行及地前
加行。以所生自類報生識智別相可說為阿
含。真無流證真如智等為證。以不可說相故。
此即下論聞思修等可說。地智離文不可說
事也。四者真偽相對者。約真證智從前後方
便說。彼智現示等為阿含。捨方便當真證智
不可說為證。此下論義大不可說說大可說。
說大者因成就。謂慈悲願力也。因漸漸成
就大聞思修等也。教說修成熟大。謂觀修滿
足等。言觀修者從前方便說。彼真證智除障
自照之義。滿足修者從彼方便說。彼真證恒
沙德具足現也。義大者捨詮談自證智。唯證
智乃知。不可示說故。義大為證也。五者相
[001-0603a]
實相對者。證以前方便際中顯現彼證相為
阿含。即此捨現相入契實證為證。此下論如
增上妙光明法門等。言增上妙法者證之。增
前相故為增上。離相細體故為妙法也。光明
法門者。阿含以能照顯彼證法故也。六者體
德相對者。約離相真證中如自體明顯名為
證。即此體隨順方便修能成諸德名為阿含。
從彼教修行。行成德故。下論如金體莊嚴所
況等也。七者體用相對者。彼前體德含為證。
依彼證隨機緣所起教智用為阿含。如後得智
中起教用等也。此下論如珠光等所況等也。
八者自分勝進相對者。前體德用以自分所
得名為證。上地所未得中明解為阿含。此下
論讚金剛藏德中有證阿含二淨也。九者詮
實相對者。無住大虛空為證。於虛空中所盡
十地教義等諸法門。雖與虛空無異相。而
非全無為阿含也。此下論虛空處鳥迹所
況義等也。


問。是但約十地耶。通地前耶。答。說十地即盡
前位攝。以六相說十入故。可知也。


問。乃不知其相何乎。答。約十地者。加分中根
本入本分中願善決定。說分中發菩提心即
是。是約實為論。然而法門作不同。加分中十
入合體相說。本分中開體相。六決定為十地
體。即是體中有總別相等。說十地名為相。說
分中但約相門廣現行德相。不同如是。然即
其相門中十十句等總別相等說者。為欲顯
示其諸行德即是緣起無障礙普法行德。然
即是相無非體。體無非相。可知也。
[001-0603b]


問。何故十入合體相說乎。答。經云。一切菩薩
不思議諸佛法門說令入智慧地故。諸佛法
門者。佛證智大虛空也。智慧地者。十地智。
入者即是十地智入於佛智虛空。若已入者
即是一味無別體明入。是故約一味入說十
入為別以示現。若體門以十入全體。若以相
者十入全相。若總別者九入全總根本入。根
本入全九入故。非謂根本入體九入相也。是
故體相合說也。本分中如是十入開體門為
六決定。前相門為十地名也。


問。何故十地名為相乎。答。對十障施設十地
行德分別可見之相說故為相。彼證體中無
障可對故自在無礙。諸行德具足非情可見
故非相也。


問。依位示現。普法中地前解行等中已滿顯
示。何用十地中復顯乎。答。雖所顯普法隨位
無殘現。而隨位增勝門別非無。謂前舉隨分
顯滿。約初發心一念等顯滿故。今十地中舉
滿現隨分。謂舉佛證智虛空以說十盡故。法
門不同也。


問。約所顯法雖隨位全現。而約行人進修得
證者。解行時劣。證時勝之義為有耶不耶。答。
隨行位言此義不無。然而果證時前劣無異
證勝法。以前劣自勝名為證故。若證時至有
前劣者。非為劣勝故。又非劣位動。無劣無勝
故。是故不動勝劣位。即是無二。不移無二即
是二也。緣起無住法法爾故也。


問。請分經云。解脫月菩薩讚諸眾以請中。此
眾有阿含行五證淨四。證淨四中乃至第十
[001-0603c]
地位。得證不隨他教淨等。既得證十地者何
用亦說十地請乎。答。有二義。又一義其所得
十地約前解行門所得證十地以讚。今所請
十地約證門十地以請說。又一義既請言中
云為十力淨心。論釋曰。已入證者令得佛十
力。未證入者令入證。故明知已得十地人。
欲為成佛故請也。


問。若爾者但請說佛地。何故請說十地乎。答。
十地即佛智慧無十地以外佛地。然佛地即
為果故。故不可說。十地因行故。可說示故。請
說十地。不請說佛地也。


問。若爾既得十地。已因即滿。即入佛果。何用
請十地乎。答。欲為現示十地無盡故。初地中
十地。二地中十地。乃至第十地中十地無盡。
無盡十地雖得下地十地。而未得上地十地
故請說。何有妨乎。


問。若十地無盡者即無十地滿時。即無成佛
時。何以為成佛故請說十地乎。答修如無盡
十地已入無盡佛地。何有妨也。


問。十地論通四果有何別耶。答。一者調柔
果者約行以說。謂由自地離障故。自行之行
離強健故。名為調柔果。二者發趣果者。有初
地時中。能解於十地所行諸事。約聞思慧說
也。三者攝報果者。由得初地等故。能得勝自
在報。依此報能修自他利利之義。四者願智
果者。由自地諸行熟故即入證自體無住實。
相成行用與體無異之義也。是故諸地中願
智果。雖增勝而無別增。即是雖去而不動。
調柔等果雖不動而去之義。
[001-0604a]


問。今所說之諸地。地每各各有所作之障所
行之行所得之果等不同。即此依行位等示
現普法無障礙之法。是故普法中行者。即依
此法而為修行耶。為此別耶。答。即依此法
門以修行也。


問。若爾者雖不同所依行位。而亦不壞其法
門。即為普法無障礙果行修行矣。一位一切
位。一行一切行。一斷一切斷。一得一切得故。
修德數斷惑數皆同齊。何故亦云普法中解
行移返一切識分別。自此以去無分別心中
修功德乎。答。實皆同齊。然而未得一法門時
中。全迷不知自是本不迷。已得一分無生忍
以去。全知自不迷。又知普法始終一相。此知
時中無後際迷不所斷。亦無不所修德故。更
無復所修斷之法。而法門不得故亦不盡修。
是故此以去所如是無分別心中。入法流具
諸功德。修修無盡而不動初門。不動初門
而念念斷修增。修增修斷而不修斷。以本無
不修斷故。故第八地中云。證實性不成佛。以
修功德成佛。然莫捨此忍門也。忍門。謂。自體
本來空寂滅忍。不動此忍修諸功德。雖修功
德而不動寂滅忍。是故無邊增修而毛毫不
增。如是方實增亦實不增。實不增故立願智
果。實增故說調柔等果。此四果雖十地中方
說而蓋十地。即信解行回向矣。彼即此。此即
彼乎。可思也。


問。此言增不增之相如何乎。答。經論中如
所喻也。諸虛空中畫迹等事也。得一相無二
故無增減之義。即是為願智果行體。若能畫
[001-0604b]
入言即其畫有增微之義。即是調柔果等行
用雖對體用而不有二法。雖無二法而非一
法。一切諸行皆如是知。可思也。


問。約九世十世法。得攝諸法盡耶不耶。答。約
此門盡不盡之義具足。以盡門盡以不盡門。
不盡同體異體等門。可知得且約一人相續
以作九世等者。過去中畜生。現在中人。未
來中作佛如是三世。明難品云。一切眾生
心普在三世中。又云。一念無量劫等中。過去
中有三。謂一者過去過去。謂即自當體是畜
生。二者過去現在。謂即其畜生。是現在人。三
者過去未來。謂即其畜生。是未來佛。此為過
去三世也。約現在有三。謂一者現在過去。謂
即現在人。是過去畜生。二者現在現在。謂即
是人自當時人。三者現在未來。謂即現在人
是未來佛。此現在三世也。約未來世有三。謂
一者未來未來。謂即其未來佛自當時佛。二
者未來現在。謂即其佛是現在人。三者未來
過去。謂即其佛是過去畜生。此未來三世也。
如是九世法即是一念。故為第十世。合總別
為十世。此即約即門而說也。經第三十四卷
普賢行品云。過去是未來。未來是過去。現在
是去來。菩薩悉了知。又偈云。三世即一念
說也。中門准可知也。若一相續一切相續
亦爾。如一法一切法亦爾。一切即一故。人
法相即故。


問。現在吾身成未來世佛者。彼佛化今吾身
令修行耶不耶。答。化令修行也。


問。彼佛今日吾以修行得。云何能化今吾令
[001-0604c]
修行乎。答。彼佛不化者今吾身不得作佛故。
彼佛化。方吾能修行成彼佛。


問。此義何為也。答。若約緣起道理者。非彼佛
即無今吾。非今吾即無彼佛。故知爾也。如對
今乃至盡過去際亦爾。


問。未來佛即過去等者。為成佛時即昔成
之義耶不耶。答。是也。


問。若爾但自是。何用為化。答。非他故化。若
他者不得化。所以者何。自以外有故。非自所
化也。


問。自既佛何用為化。答。是佛故化。若非是佛
終日化不得成佛。本以成佛而不知自是。以
化令知自是。以化令知自佛。是名化也。故實
化無所化。實成無所成也。


問。若爾但自以乃化。都無化他之義耶。答。
亦得化他。非他無自故。以自他緣成無分別
故。是故佛能見自全他故。無攝物也。化非
化等四句。自他等四句。設分別遣非顯德。
隨應可知也。


問。自未來佛還化自現在者。以何文知乎。答。
瓔珞經中第八地菩薩云。自見己身當果。諸
佛摩頂說法故。已其說灼然。可知。又既諸經
經每云。三世佛拜故諸罪業滅。未來諸佛者
何為乎也。


問。此他已成佛拜。何為自未成佛乎。答。拜他
佛之義非無。而遠緣非近緣。所以者何。汎
諸佛為眾生說佛德。意為欲令眾生自亦得
彼果故令修行。是故眾生證自當來所得之
果德。為欲得彼故不惜身命修行。非為得他
[001-0605a]
佛果故修行。是故正今吾令發心修行。佛但
吾當果。已成佛非他佛也。此義不疑怪也。又
有他已成佛。即是自當果佛。所以者何。他成
佛時即得三世佛平等果故。又吾當果佛即
是他今成佛。所以者何。吾得當佛時即得三
世佛平等法故。如是展轉更互平等。平等無
差別果德皆化今吾令修行。其義亦非無故
也。或今吾身全體如來藏佛等是也。今吾即
緣吾性佛。以即是而不知故悲怪發。至心修
行欲返迷。是故其觀化吾佛即是吾體佛非。
遠求他佛。此義其正觀行者大要也。又此吾
性佛者。即於一切法界有情非情中全全即
在。無非一物吾體佛故。若能拜自體佛者無
物不所拜。此亦甚大要也。常可思惟之。若行
者如是思得者。一切時一切處中。無一處一
時起三毒煩惱之義。此即入一乘之觀方便。
三世佛無非此行修成佛者也。


問。第六地中明不住道行勝文。十番十二因
緣觀相云何。答。此觀甚難解。然少少開其
門為思所趣也。第一因緣有分次第觀者。釋
名因緣有分者。即十二因緣三有之因故為
因緣有分。言次第者。此因緣法因緣漸次以
義為次第也。觀者能見通之義也。此觀以何
為所治。即以人我執為所治。謂外人計十二
但我作。即此身見邪見為體。即以三空所治。
無實我計為我故。此實即空故。以空門所治。
又緣起體非我生計有我生。以妄生故即無
生門所治。或以生及實法相更無所願故。無
願門通治彼二執也。若論觀體者。即顯因緣
[001-0605b]
理次第生義以實空。及以并實性等三性為
順觀體。逆觀即成一緣起無性性觀。即用緣
起次第理為此觀體也。


第二依止一心觀者。釋名者依止即十二因
緣。此為能依止。以梨耶一心為所依。故名為
依止一心觀。觀如前釋也。若論所治者。治彼
外境自性執。所謂一切境別治。然但自性差
別積聚等三通治。可知。若能治所依觀體以
空。以實等三空門為順觀體。即以二種唯識
為順觀體。謂一梨耶唯識。即以真識為體。二
意識唯識。即以妄識為體也。逆觀同前。成一
緣起無性性觀也。此觀合論但以十二因緣
即一如來藏。真識無別法。為應云云。


第三自業助成。論名自因觀。謂即非他外道
自性因等故。以自四緣等理為此觀體。同三
性門為順觀體。以三空門為逆觀體。


問其相云何。答。遣外執以施設。所執實即空。
分別性從緣似有為依他性。依他性所詫之
一實為真實性。如是為隨情安立三性十二
因緣法。見如此理事名為順觀也。若以三空
門見意所計。實空本來空。非適今空名為空
門。既實空非今方空。故此空計似我相非適
今似。古非似之似。如是觀為無相門。此無相
是無生無相。非無實相無相也。又此似既非
今方似故。此似所依實性即非有所願證法
故。如是觀名為無願門。此名為逆觀也。


第四不相捨離觀者。無別時生果義。治因滅
果生執。因果同時互生理為此觀體。謂無明
緣行者。同時互因果非前後義也。論云。子
[001-0605c]
時無明果時無明者。以二種義緣事現示。謂
一因義。二果義。以因義取時為子時無明。以
果義取時為果時無明。以無明令行生不
斷名為子時。即爾時以所生行果者為果時
無明。非別二時。偈曰。眾緣所生法是即不即
因。亦復不異因。非斷亦非常。此偈顯因果各
非斷常義。謂行是無明果。故即不是無明因。
以是果故不異無明因。因反此可知。非斷常
者。行因是果非斷。此果無力非常。即此時中
無明是因故非斷。是果因故非常。如是同時
因果顯中道也。


第五三道攝觀者。三道者煩惱業生為三道。
道通生義。謂三道互生如束竹。此觀所治即
廢事執理執。如言若因緣生一切法一時生。
名為理通因執。廢事別因計如一自性等。一
切因執等同分此所治。若因緣事理相應齊
生。而事理別故皆不一時生。以煩惱業等善
不善等不同故。六道差別故也。三性為順觀
體等同上觀也。


第六三際觀者。三時因果理事為此觀體。所
治無因執。無因生果即常見。又無未來老死
等執即斷見。即三際因果以為所對治。三性
等觀同上。


第七三苦觀者。十二因緣皆苦。苦治淨樂倒。
即戒取等見也。能治觀者。約實十二因緣通
三苦。隨增說無明乃至六入為行苦。漸增相
顯故。觸受二為苦苦。以對苦具起故。愛等為
壞苦。能壞現身相故。


第八因緣生觀者。此即顯因緣有力能故果
[001-0606a]
法得生義。為此觀體。治但因生果執。順逆觀
同上可知。此觀等無自生義故空。雖有此義
而俗有義增空義微也。


第九因緣生滅轉觀者。此觀以三空門為順
觀體。成一生轉無別觀為逆觀。所治者因緣
有力能生果執等。即法我我所執。能治觀者
生滅轉轉順轉。謂行果生時中因緣二法非
能生。有力故。即其果自體空故不自在。不
自在故隨因緣生。隨因緣生故即不生。此名
為轉此轉果空義增。成平等俗果故。即以三
空所見三無性為順觀體。既不當生不生故。
其心無所見處。即成無分別故。逆觀成一生
轉無分別觀也。


第十隨順無所有盡觀者。此觀有無一相不
相妨礙。如陽炎水濕乾。竝顯順觀隨順有觀
即以三空門。逆觀隨順無所有。盡觀無所有
即空理。所隨順盡即能順俗盡。於空更無攝
法。全即是空理故為盡。此即因緣法盡於自
如也。即俗事離分別之際。自此去所即是移
眾庶盡癡顛倒。即此甚深法。隨舉一盡攝一
切。無盡自在緣起法。正十數所顯普法。緣起
道理也。十番十二因緣觀略示如是。廣說如
論中三番說云云


問。三乘緣起一乘緣起有何別耶。答。三乘緣
起者。緣集有。緣散即無。一乘緣起即不爾。緣
合不有。緣散不無故。
華嚴經問答上卷
[001-0606b]